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5章 天下为公

文国权叹了口气道:“是啊!”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国父说过一句话,天下为公!这句话乍一听很普通。也很应该,可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却是少之又少!所有人都知道天下为公,可是一朝握权在手,就会产生私心,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种私心也许表现在对权力的留恋。也许表现在对身边人的任用,也许表现在其他的方方面面。”
郭瑞阳放着现成的清江大酒店不去,带着张扬来到平海驻京办后面的一条小巷子里,走入小巷子。里面灯火辉煌,叫卖声此起彼伏,却是一个夜市。
张扬从王学海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什么,他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王学海不敢和他对视,呵呵笑了一声道:“张主任,今晚我来买单!”
张扬笑道:“您老放心,我会对嫣然好一辈子!”
玛格丽特道:“行善积德是好事。这样的行为能够感动上天,积累阳寿!”
张扬看到了一位老熟人,王学海!
柳玉莹道:“张扬,我找你来是为了你宋叔叔和嫣然之间的事情,你今天也看到了,他们父女俩的关系还是那个样子,有没有办法让他们言归于好?”
张大官人是没有啥兴趣和郭瑞阳喝酒的。他知道郭瑞阳攀交自己的目的。就是想向宋怀明靠拢,可对这种人也不能拒绝,能够在平海驻京办这个位置上混这么多年,证明郭瑞阳还是很有本事的。
张扬跟着郭瑞阳来到了他所说的那家刘老德爆肚,郭瑞阳点了几个特色菜,和张扬在小矮桌旁坐下,从随身拎着的黑布包里取出两瓶茅台。
郭瑞阳道:“我也不瞒你,过去我还想着在北京锤炼几年,回平海去做一方大员,可后来才明白。我站队站晚了,我自以为八面玲珑,处处逢源,却不如人家旗帜鲜明,一早就确立目标。”
郭瑞阳故意板起面孔道:“寒碜老哥哥我是不是?在平海或许我还能算得上一个小官,可来到这北京城,咱屁都不是!”郭瑞阳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两人干了一杯,郭瑞阳砸了一下嘴巴,向嘴里丢了一颗花生米,一边咀嚼一边道:“老弟,你也干过驻京办,对咱们这行的工作也了解得很,咱们就是起到一个承上启下,跑部钱进的作用,我在驻京办干了这么多年,最大的收获就是眼界。”
郭瑞阳陪着他向清江大酒店走去,他为宋怀明夫妇安排的是518的总统套房,这套房的标准在各省市驻京办首屈一指,套房内从家具到陈设都是极尽豪华,为此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还把他狠狠训斥了一通,说他是假公济私,资产阶级思想作怪。不过后来顾允知也没有追究,毕竟驻京办是个特殊的单位,有些时候接待任务的确需要这样一套高标准的套房,顾允知自己来北京的时候是从不去住的。
张扬也知道顾允知今年到点之后,平海的官场势必面临新一轮的洗牌,郭瑞阳现在已经开始未雨绸缪,他想站到宋怀明阵营里,所以他才肯放下架子和自己这个宋怀明的未来女婿称兄道弟,他要把关系搞好。
张扬今天晚上在紫金阁陪着文副总理、宋怀明这些长辈,毕竟拘束的很,在他们面前很难敞开肚子大吃大喝,这会儿他也饿了。难得人家郭瑞阳盛情想要,想想人家一个正厅级干部能够屈尊来这里请自己一个小小的副处级,足见郭瑞阳的真诚。
张扬道:“柳阿姨真是体贴!”这话说完,就感觉到拍得有些过了。毕竟自己不适合说这句话。
郭瑞阳何等人物,人家干的就是眼皮活儿,马上听出柳玉莹话语中婉转逐客的意思,他笑道:“你们自家人说话,我跟着掺和什么?我还有一个小会要开,你们先聊着,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他笑着退了出去。
张扬笑道:“哪有那么严重,何长安这个人很大方的,对了王学海在东江的那块地皮被他接下来了。我想以后您肯定少不了跟他打交道!”
张扬点了点头道:“您老一定长命百岁!”
郭瑞阳道:“张老弟,我可没把你当外人,在官场里咱们不得不戴上假面,可离开那块地方,咱们就是兄弟!”
张大官人笑道:“咱别这么势利成吗?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真正的友情了?”
张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四个女孩子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其中一个女孩他认识,是和顾养养同校的查薇,查薇看到张扬笑着向他挥了挥手,起身走了过www.hetushu.com来。
王学海看到楚嫣然也是一脸的笑:“楚小姐也在北京啊!”他内心中对张扬十分的羡慕,这小子年纪轻轻不但攀上了文家的高枝,而且还成为了平海省长宋怀明的准女婿。以后在平海的发展肯定会一帆风顺。王学海又想起张扬和顾佳彤之间的关系。对张扬越发的佩服,这厮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能够平衡这种关系,在省委书记的女儿和省长女儿之间左右逢源,游刃有余,这就是本事,这就是能耐。
宋怀明淡然道:“清者自清,有些事原本就用不着解释!”他闻了闻茶盏,一股清香沁入肺腑,灯下可见茶色清澈澄亮,果然好茶宋怀明啜了一口,闭上双目品味了一会儿,方才感叹道:“真是好茶!”
郭瑞阳笑道:“我有什么资格跟你上课。你从进入体制就没站错过!”
张扬冷笑道:“王总挺忙啊,听说你把东江那块地转出去了,我还没顾得上恭喜你呢!”
郭瑞阳道:“一直都有人惦记,别说是我,你也一样,所以我们当干部的,无论大处处如履薄冰,真可谓步步惊心啊!”
宋怀明道:“文副总理的这番话。我会牢牢记下!”
宋怀明也是回来得路上才知道柳玉莹约见张扬的,他认为没有必要。可妻子的苦心和好意他明白。也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宋怀明对张扬始终抱着观察的态度,他是个开明的父亲,无论他和女儿的关系怎样。他都不会过多的干涉女儿的感情。当然,张扬也是一个很聪明,很有能力的年轻人,一个毫无背景的年轻人,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攀升到如今的位置,拥有这么多的社会关系,已经充分证明了他的能力。
张扬点了点头,郭瑞阳真的很会做人。
玛格丽特微微一怔:“神仙转世?”
宋怀明的心境是张扬看不透的,他坐下来后,拿起张扬带来的茶叶看了看,然后闻了闻,轻声道:“上好的西湖龙井,至少三千块一两!”
宋怀明哦了一声,缓缓落下茶盏道:“他很有实力,愿意投资平海是件大好事!”
郭瑞阳又道:“小老弟年轻有为,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张扬道:“国安局安排的,不知哪个混蛋故意整我,给我安排在泌尿科,还弄了个尿路感染的毛病!”
宋怀明看到张扬诚惶诚恐的样子,心中暗自想笑,他看出张扬害怕调到自己身边,他也没有把张扬调到身边的打算,宋省长可不想落一个任人唯亲的名头,他的手机此时响了,宋怀明起身去里面房间接电话。
罗慧宁笑道:“我原本不想说,可又怕你们对张扬有什么误会,还是嫣然了解张扬,根本就没怀疑过他!”
张扬来此之前已经预料到柳玉莹是这个目的,他苦笑道:“柳阿姨,这件事连外婆都无能为力。我哪有那个能耐?不过我看现在已经比过去好多了,至少能坐在一桌吃饭,恢复关系总得要有一个过程。”
楚嫣然道:“我不要,外婆长命百岁想这么长远干什么?”
笑道:“坐在马扎上喝酒特有感觉!”
宋怀明笑道:“有什么可恭喜的,只是肩头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罗慧宁笑道:“再来的时候,张扬和嫣然就该办喜事了!”
张扬笑道:“在我看来,眼界就是政治远见,有了预见性就始终能够站在正确的一方,在官场上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王学海也很识趣,让到一边,看着张扬和楚嫣然走了,心中恨到了极点。
玛格丽特轻声道:“张扬,丑话我可跟你说在前头,如果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家嫣然,我才不管你干爹是谁?走到哪里,我都不会放过你。”
张扬笑道:“我喜欢听宋叔叔说这些,我没什么经验,遇到事情总是冲动,宋叔叔对我的提点很重要。”
玛格丽特道:“谁没有年轻的时候,你像张扬这么大的时候,不也一样?”
张扬道:“有人惦记郭主任的位置了?”
宋怀明并没有表现出顾允知那样的鲜明原则,在他看来只要钱没有落在私人腰包里,其中没有经济问题就好,反正已经装修完成了,不住也是一种浪费。
一句话把楚嫣然说得俏脸通红。
张扬道:“找我有事?”
查薇也不跟张扬客气,她把几名同学都叫过来坐下。
张扬笑道:“外婆,您是神仙转世,我怎么敢怪您啊!”
玛格丽特和罗慧宁相谈甚欢,罗慧宁道:“叶落归根,您老还回和*图*书美国做什么?”
张扬道:“我从进入体制就浑浑噩噩的,我都没想过怎样去站队!”
当晚的宴会气氛还算和谐,张扬负责将楚嫣然和外婆送回酒店,玛格丽特笑道:“张扬,你不怪我将嫣然带去美国吧?”
玛格丽特道:“放心吧,我没这么快就死,我还要亲眼看着你出嫁,亲眼看着你怀孕生子呢!”
张扬听得直冒冷汗,要是真的去了东江,在宋怀明眼皮底下做事,自己的一举一动肯定逃不过他的眼睛,就算官职再大还有什么意思?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我还要慎重考虑一下呢,对你,我不放心!”
郭瑞阳道:“等你喽!”
郭瑞阳道:“整天都吃那些套菜,打心里感到腻味,这条小巷子你肯定没来过,有家刘老德的爆肚相当好吃,比起爆肚冯也差不到哪里去。”
张扬道:“你好自为之,我托你的事情千万别忘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过去在静安的时候接触过,静安的高新区有他不少的投资,这个人兴趣很广泛,在静安做过的一件最轰动的事情,就是用五百万买走了一尊佛像!”
王学海内心一颤,不寒而栗,他现在性命捏在对方手里,对张扬那是相当的顾忌。
文国权因为有事要处理,提前离开。宋怀明心领神会的把他送到门外。文国权低声道:“忘了恭喜你了!”
“胡说八道!”
宋怀明夫妇心中疑云尽散,文国权夫妇能够这样为张扬解释,足见他们对张扬的喜爱,宋怀明道:“我一直都相信张扬的人品,更相信我女儿的眼光!”说这话的时候。他看了看女儿,楚嫣然的目光和父亲刚一接触,又迅速逃开。
宋怀明笑了起来:“我本以为你在欧洲犯了错误,却想不到居然还立了大功!”
张扬道:“你陪外婆去美国吧,小欢的事情我会照顾好,一定会治好他的病!”
张扬来到房间内的时候,柳玉莹已经清洗好了茶具,正准备泡茶。
宋怀明穿着灰色睡袍走了过来。刚刚洗过澡,显得精神矍铄,张扬不得不承认,这位岳父大人的气场是越来越足了,从代省长到省长虽然只是一个字的差距,可气势上的提升非同泛泛。
柳玉莹接过张扬手中茶叶,从包装上就看出这两盒茶叶价值不菲,她轻声笑道:“出国回来眼界也宽了,喝茶的档次上去了不少!”
宋怀明当众被前岳母说出过去的事情,脸上的表情不免有些尴尬。
张扬道:“等他康复了,如果你还没有回来,我把他送过去!”
文国权哈哈笑了起来,他坐进红旗车,向宋怀明招了招手,宋怀明也跟着坐了进去。
郭瑞阳感叹道:“大概每个人的际遇都不一样!”他给张扬倒了一杯酒:“小老弟,你不会觉着,我是想通过你和宋省长拉近关系吧?”
宋怀明和张扬谈得都是些官场上的事情。柳玉莹并不怎么感兴趣。她叫张扬来是想让他帮忙调解宋怀明和楚嫣然之间的关系,忍不住道:“怀明,每次见到张扬你总是免不了要说教一番,他这么大了。自然懂得官场上的立足之道,你不要总把自己的一套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宋怀明还没有开口,柳玉莹已经提醒张扬道:“不正之风要不得。这茶叶这么贵重,你让人送就是索贿!”
张扬抢着把酒开了,给郭瑞阳满上,虽然是郭瑞阳请他,可起码的礼貌还是要表现出来的。
柳玉莹道:“你想跟你宋叔叔学东西,干脆调到东江来吧,跟在你宋叔叔的身边,耳濡目染学东西肯定会很快,而且有他在身边不时提点你,也免得你犯错误!”
柳玉莹道:“你宋叔叔喜欢喝茶。我就找了一位茶艺师专门学了学。算是了解了一些皮毛。”
楚嫣然沉默不语。
张扬道:“郭主任也年富力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张扬望着郭瑞阳的银盆大脸。心中暗自琢磨着,跟我当兄弟,你老了点儿,他的脸上仍然带着谦虚的笑容:“郭主任,您是厅级干部我可高攀不起!”
张扬道:“我跟谁说啊?他们说这次涉及到国家安全,让我不能跟任何人擅自联系,直到把所有情况都说清楚,这不,我才办好出院手续,嫣然听说这件事差点没把我给杀了。幸亏有干妈帮我做证!”
张扬笑道:“你们的关系还需要通过我吗?”
张扬帮她搬了个马扎,笑道:“查大小姐,想不到您这大户人家的闺女也能跑到这里吃和图书饭?”
宋怀明笑道:“我有吗?”
张扬笑道:“您老真是个大慈善家!”
楚嫣然脸儿红了起来。
张扬发现自己的确改变了许多,面对这种明明不喜欢的人,自己居然还能保持笑容,还能和他坐在一起饮酒。
玛格丽特禁不住笑了来,楚嫣然也笑出声来,轻声啐道:“你这张嘴,就是会胡说八道。”
宋怀明和柳玉莹都忍不住笑出声来,柳玉莹道:“你应该解释一下,别让外面误会!”
楚嫣然道:“这次我可能要去很长时间,我答应过小欢,等他康复了,我会带他去美国迪斯尼看米老鼠唐老鸭。”
张扬在宋怀明夫妇的房间内待到十点告辞,来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发现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居然还在那里等自己,张扬不禁笑道:“郭主任怎么这么晚还没去睡?”
宋怀明从房内走出来,听到了她的这句话,微笑道:“玉莹,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顺其自然,嫣然那个性子倔得很,她肯跟我坐在一张桌子吃饭已经很难得了,你别为难张扬,如果张扬去说和,搞不好嫣然会跟他翻脸。”
文国权道:“允知同志今年就到点了吧!”
张扬道:“中国,那是因为咱们人口多!”
楚嫣然红着脸道:“肉不肉麻?谁稀罕?”她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轻声道:“我还答应要陪小欢去江城开刀,看来要食言了。”
张扬端起酒杯道:“冲着郭主任这句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张扬同时又是一个话题很多的年轻人,围绕他的风言风语从来都没有停息过,在江城、在平海、这小子不缺乏朋友也不缺乏仇人,宋怀明的解释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年轻人不懂得隐藏自己的锋芒,必将遭到别人的嫉妒和暗算,这次张扬从欧洲突然回国,而后又传出他住院的事情,平海体制内风传他得了性病。宋怀明听到这一消息,感觉又是可气又是可笑,他并不相信张扬会荒唐到这种地步,张扬虽然平时行事冲动,可在大是大非得问题上从不缺乏理性,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一定是他某方面做的不好,让别人抓住了把柄,宋怀明生气的是这一流言不但损害了张扬自己的名誉,也连带损害了女儿的名誉。不过今天文国权夫妇主动站出来为张扬解释清楚了这件事,宋怀明的内心已经完全释然。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郭瑞阳这句话很有趣也很有道理。
张扬将玛格丽特和楚嫣然送回去之后,又开车来到平海驻京办,柳玉莹找他有事,张扬猜到肯定是和楚嫣然有关,柳玉莹很想让宋怀明和楚嫣然和解。可到现在父女两人的关系仍然形同陌路,她看着心急。
郭瑞阳苦笑道:“那是没人敢跟你斗,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官最多?”
罗慧宁看出楚嫣然并不想走,轻声道:“嫣然是不是舍不得我们?”这话说得委婉,其实谁都知道楚嫣然是舍不得张扬,宋怀明道:“他们年龄还正是创业的时候,天天腻在一起谈情说爱也没有什么意义!”
郭瑞阳道:“我开始也这么想,可后来我才整明白,你有了预见性。知道应该站在哪一方,可真正站队的时候,你未必能够站得进去,如同小学生分班,都知道这是重点班,谁都想进重点班去,可老师未必要你!”这句话已经说得相当明白了。
柳玉莹为他们泡茶,她专门学习了茶道,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手法已经相当的娴熟。张扬一边欣赏她泡茶的手法,一边道:“柳阿姨原来是位茶道高手!”
柳玉莹为他们倒了两杯茶,亲手交给他们,微笑道:“于是你就住进了中海医院?”
张扬道:“宋叔叔也认识他?”
张扬笑道:“岳母大人召见,不敢不来!”
张扬来到平海驻京办,驻京办主任郭瑞阳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对这位平海省长的未来女婿,他可不敢怠慢。看到春阳驻京办的那辆桑塔纳进入停车场,郭瑞阳就迎到了车前。帮着张扬拉开车门道:“张老弟,这么晚了,还来拜会岳父岳母大人?”
张扬淡然扫了他一眼道:“不用!”心说你倒是想请客,可惜不够格!
张扬笑道:“嫣然,听到了没有?要不咱俩尊重老人家意见?”
查薇摇了摇头:“我看没有!”她摸出了手机:“对了,我把江光亚喊出来,让他给咱们当司机!”
郭瑞阳道:“不提人口这档子事,中国的官也是世界第一,有在编的,又不在编的,又m•hetushu.com企业的,有事业的,一个部门只有一个正职,可配备的副职往往都有五六个,中国石油煤炭的储备量我不清楚,反正干部的储备量世界第一。”
玛格丽特道:“谁都不可能活一辈子,就算我还有几年可活,也不想将精力耗费在生意场上了,你是我的宝贝孙女儿,你不帮我,还有谁可以帮我?”
柳玉莹道:“改革开放以后,真的造就了一批亿万富翁!”
张扬笑道:“谢谢郭主任。”
文国权淡然笑道:“尽量做好就是。没有人可以完全做好。”
王学海道:“何总是我们经商者的楷模,他白手起家,能够创下如今的家业,真是让人佩服!”
张扬道:“何长安送给我的时候好像说过,这两盒茶叶得上万块!”
郭瑞阳刚才就觉着查薇有点面熟,等她坐了仔细一看,这才认出查薇是中组部副部长查晋南的女儿,他过去去过查部长家,见过查薇。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子。想不到这丫头也认识张扬,自己还号称手眼通天呢。人家这才是手眼通天。
文国权点了点头:“平海是我国的经济大省,身为这艘超级航母的船长,你要把好舵!”
柳玉莹也知道张扬说得对,可心里总不想看着丈夫为这件事困扰,轻叹了一声道:“真希望早日看到他们父女俩和好的情景!”
宋怀明道:“我现在是大副!”
郭瑞阳道:“谢什么,自家兄弟,对了,你今晚别走了,回头喝完酒回清江大酒店住,我让人给你留好房间,喝酒开车不安全。”
玛格丽特道:“还是怪我了,不过我的确没有什么办法,我年龄一天天大了,还不知道活到那一天。这次回美国主要是想把生意都交给嫣然,很多法律上的手续必须她亲自到场。”
宋怀明笑道:“什么茶叶这么夸张?”
宋怀明没说话,因为张扬和楚嫣然的关系,他和文国权已经通过姻亲这种方式密切的联系在一起,政治和亲情是两码事,作为一个拥有极高政治素养的干部,宋怀明能够很好的将两者区分开来,文国权从一开始就没有掩饰对他的欣赏,宋怀明也知道他和乔老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可是他也清楚的认识到文国权宛如旭日东升,即将迎来一个光辉灿烂的前景。而乔老虽然雄风犹在。可是他的影响力正在一天天的减弱。此消彼长,宋怀明不难做出未来阵营的选择。
玛格丽特虽然没有见过秦欢,可是从张扬和楚嫣然的口中也能感觉到他们对这个孩子的关爱,玛格丽特道:“秦欢的医药费我来出,给他最好的治疗,需要什么,只管跟我打招呼!”
张扬望着王学海嘿嘿冷笑一声。
张扬道:“真不想提这件事,我窝囊着呢,原本我还以为能获得国家表彰,给我记个一等功啥的。想不到回来之后,就被国安局叫过去问话,让我暂时装病留在北京把欧洲的事情说清楚才能离开。”
玛格丽特笑道:“我也舍不得离开。可美国那边还有一大摊子事儿。我这次回去,把公司的问题解决一下,下次再来就不走了!”
宋怀明自然听出他的这句话另有所指,淡然笑道:“把握住时代的脉搏并不容易。”
此时楚嫣然回来了,张扬本想问问关于何长安的情况,可想了想并不适合,王学海这个人过于狡诈。自己通过他打听何长安未必能打听到什么真实情况。搞不好这厮一转脸就会去何长安那里搬弄是非。
张扬忽然想起这厮在京城之中人脉甚广,想必对何长安十分的了解。他低声道:“你跟何长安很熟吗?”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早就过了工作时间,谁开会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郭瑞阳这借口找的真是牵强。
文国权道:“官位越高,要求我们的眼光越要放的长远!”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们必须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接受新鲜的事务,这样才能跟的上时代的发展,用老眼光看问题是不行的。注定要被时代所淘汰!我们要成为推动时代发展的人,而不要成为时代的负累。”
“王母娘娘转世,专门为了拆散我们这对牛郎织女!”
张扬刚刚坐下,马上又站了起来,恭敬道:“宋叔叔好!”
王学海笑得有些勉强:“多亏了张主任的引见,否则何总也不会对这块地感兴趣!”
宋怀明道:“江城的改革势头不错,你留在江城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年轻人冲动不怕,就怕畏手畏脚,做错了可以改正和图书,可是错过机会。却无法再追回来,张扬,好好做出一番成绩给大家看看,让那些质疑你的人全都闭上嘴巴。”
楚嫣然并不想离开这么久,可公司上手需要相当的一段时间,外婆年龄这么大了,她也不忍心让老人家失望。
玛格丽特看了这对小儿女一眼道:“嫣然这次还要跟我回去,一些手续必须要她过去亲自办!”老太太已经决定将自己旗下的所有财产交给楚嫣然,所以这次去美国的时间可能要久一些。
张扬笑道:“患得患失才恰当!”
郭瑞阳道:“张老弟,你喜欢看历史吗?”
楚嫣然起身去洗手间,这次张扬跟着过去了,上次发生在紫金阁的不快他仍然记得,害怕她又遇到什么麻烦。两人出了门,楚嫣然不禁笑了起来:“上个洗手间,用不着你当保镖!”
张扬点了点又道:“跟干妈去怀柔钓鱼时候认识的,这个人很有钱!”
郭瑞阳和张扬碰了碰酒杯,喝完这杯酒,他指了指右侧道:“那边的几个女孩在看你啊!”
宋怀明微笑道:“这也符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嘛!”
郭瑞阳看到人家都是一帮年轻人,自己跟着掺和也没啥意思,起身道:“我还得回驻京办开会,你们先吃,帐你们不用问,我签字就行!”一句话中带着开会,和签字两个重要因素,别人一听就知道他是位领导,有签字权的领导。
张扬笑了笑,知女莫若父,宋怀明对自己的女儿还是了解的。
柳玉莹笑了笑道:“你宋叔叔洗澡呢,你先坐!”她旋即目光又落在郭瑞阳脸上道:“郭主任也留下来喝茶吧!”
张扬道:“你太漂亮,容易招蜂引蝶!”
郭瑞阳走后,查薇和几名女同学都笑了起来,查薇心明眼亮:“刚才那个老头是不是有求于你,怎么对你这么体贴?”
张扬道:“喜欢喝,明儿我给何长安打电话,让他再送几斤过来!”
郭瑞阳道:“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啊!”他说完这句话,感觉到自己想要通过张扬传递的信号已经差不多了,笑着摇了摇头道:“不谈工作了,咱们喝酒,只要我还在驻京办,你老弟永远都是这里的上宾!”
查薇不认得郭瑞阳,平时去她家里拜访的人多了,她不可能记起一个驻京办主任,她笑道:“我有个同学住在附近,是她说这里的爆肚特别好吃。所以带我们过来了,可惜没位置了!”
张扬笑道:“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我知道是好茶叶,我也没有那饮茶的品味,所以还是带过来给宋叔叔尝尝!”这厮耳力超群,已经听到宋怀明的脚步声,这句话是故意说给宋怀明听得。
宋怀明道:“何长安,你认识他?”
张扬也没有空手过来,把何长安送给他的两盒上好春茶带了过来,他笑道:“柳阿姨,别忙着泡茶。尝尝我带来的茶怎么样!”
张扬摇了摇头:“有功夫我宁愿啃啃马列主义!”
张扬道:“他喜欢收藏,单单是北国山庄里面的藏品就价值几个亿!”
郭瑞阳摇了摇头道:“老咯,在驻京办干久了,整天面对领导,整天要处理各种各样的关系,都磨得没有脾气了,有个词儿叫什么?八面玲珑,对,我现在就是八面玲珑,省里的领导我谁都不得罪,也不敢得罪,中央各部领导我都认识,可都没有深交,在许多人的眼里咱们驻京办是手眼通天,可事实上,这个位子尴尬的很。”
郭瑞阳道:“走,边吃边说!”
张扬道:“我怎么听着,你今晚在跟我上课啊!”
张扬笑了笑,这郭瑞阳当着自己的面发了一通牢骚,十有八九是想通过自己的嘴把话传到宋怀明的耳朵里,他可没这么容易被利用,张扬又和郭瑞阳喝了杯酒道:“我当时在春阳驻京办的时候就想着回去。等我回去才发现驻京办的好处,山高皇帝远,至少不用面对这么多的勾心斗角。”
张扬道:“让她们过来一起坐吧!”
几名女生同时欢呼起来。
柳玉莹诧异道:“这么贵?”
宋怀明笑道:“的确很有钱,资产在国内排到前十绝无问题!”
王学海也看到了张扬,他试图在张扬没看到他之前躲开,可仍然被张扬看到,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笑道:“张主任,过来吃饭啊!”
郭瑞阳道:“都说中国的官好当,那是你与世无争,你不想着争权夺利。假如你稍有权力,你所在的位置,不知要有多少人惦记。”
王学海慌忙表白道:“不敢忘,不敢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