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9章 拍桌子

肖鸣道:“赶快上班吧,只要你健健康康的走上工作岗位,许多谣言不攻自破!”
肖鸣呵呵笑了一声,和张扬一起走入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肖鸣笑眯眯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打个招呼?”
张扬一直都惦记着苏小红的藏酒,笑着点了点头道:“冲在酒的份上,我跟你去!”
张扬好奇的着着他。
杜天野哦了一声,他仍然保持着刚才的步伐,杜天野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这和他出身军人家庭有关,很多人第一次见到他都以为他有参军的经历,其实并非如此。
张扬道:“杜书记让我歇一个月。我今儿过来就是想销假的,不知道杜老板恩准不?”
如果说在人代会之前,李长宇在很多人的心中还有和左援朝一争长短的实力。在人代会之后,左援朝最终登上市长之位,所有人眼中的李长宇已经成为败军之将,事实上李长宇也表现的越发低调,这并非是韬光隐晦,而是接受现实,作为春阳的前县委书记,李长宇对春阳的情况是清楚的,朱恒这么搞,让他心底也很不爽,他明白朱恒是想出政绩,想让春阳成为江城第二个县级市。
左援朝点了点头道:“杜书记这一点说得对,道路的施工改造,必须要在不影响老百姓工作生活的前提下进行,有件事我必须提出批评。春阳县最近县城道路的改造搞得怨声载道,最近市信访办接连接到老百姓的投诉,春阳县的道路施工已经严重影响到老百姓正常的生活。前两天我专门去县城看了看,现在的春阳县城就像一个大工地。”
“您什么真思?”
肖鸣道:“九楼十楼都是扬灰层,是空气质量最差的地方,你问问搞建筑的就知道了。”
杜天野对此表示赞同:“江城市区的道路改造的确已经迫在眉睫,不过我们必须要做出合理的规划,在不影响市民正常出行的前提下对江城道路进行逐步改造。”
张扬道:“谁说的?我这就去抽他丫的!”
江乐轻声道:“杜书记,张主任来了,在办公室等您呢!”
杜天野来到大班椅上坐下,本想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扬,可发现这厮仍然站在那里,在高度上比自己要有优势,杜天野皱了皱眉头道:“坐下!”
杜天野无比平静,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赵洋林、马益民、袁成锡之间显然有一个默契的联盟,他们将目标直指张扬,表面上看是这样。可是这江城体制之中,谁不知道张扬是他的铁杆,张扬是他杜天野的人,明明知道,他们三个还敢在常委会上公然唱反调,这有些不同寻常。究竟是谁突然给了他们底气?杜天野选择暂时沉默下去,他要观察。他要给他们三个一定的空间。看看他们究竟要将这出戏怎样唱下去?看看还会不会有人跳出来?
杜天野淡然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具体的事情我也清楚,这次赴欧考察期间,考察团副团长张扬因为生病,所以提前从欧洲返回,最近他都在病假,一切手续都符合程序。”他向严新建点了点头道:“张扬提前返回是经过严副市长批准的吧。”
今天的确有些奇怪,袁成锡这个一向都不喜欢发言的人又说话了:“前两天我招待英国外商的时候。人家就提起这件事,说我们江城考察团的某位领导,在英考察期间去了红灯区!”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做出愤慨的表情道:“还染上了性病!”
张扬道:“刚到,这不就跑来跟你们几位领导报道了嘛!”
肖鸣听出他这句话另有所指,九楼是市委书记办公的地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拉开冰吧,从中取出一瓶苏打水扔了过来,和-图-书张扬伸手接住。拧开喝了一口。
朱恒这样的做法等于否定了李长宇昔日的政绩,李长宇在春阳定下的基调就是围绕春水河做文章,春阳这样的小县城在保持特色的基础上进行发展,李长宇当年和葛春丽也身体力行,在春水河畔上演了一出激情大戏,结果险些把性命也丢在那里,如果不是遇到了恰巧经过那里的张扬,李长宇恐怕要成为江城乃至整个平海体制内的一个笑柄。李长宇自从邂逅张扬之后,这两年的经历也算得上是起起伏伏,不过有一点他无可否认,没有张扬,他肯定不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人在经历失败和挫折之后总能悟出一些道理,这就是常说的吃一堑长一智。
左援朝再次提起了江城的交通问题,随着三环路的通车,缓解了市区道路的交通压力,可改革的发展日新月异,接下来城区干道的改建工程就要提上日程。左援朝道:“江城历史悠久,因为过去城市在规划上存在很多不足。所以市区现存的道路已经很难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想要提升城市的竞争力,就必须在城市面貌上做文章,在做好道路施工改造的同时,做好城市的园林绿化工作。”
张扬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一怒而起:“我感情的事跟工作无关,你管不着!”
杜天野道:“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党内总是有些同志对捕风捉影的事情那么感兴趣,整天把实事求是挂在嘴上,可说一套做一套,什么公款吃喝?什么公款嫖娼?连我们自己都不注意维护这个集体的形象,别人还会在乎吗?”他一双虎目冷冷盯住赵洋林。
有些常委已经将目光转向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春阳县委书记朱恒是他的班底,朱恒在春阳城区干道改造的事情上弄得天怒人怨,老百姓上访上告事件层出不穷,根据眼前两位江城当家的态度来看,对朱恒其人都有些不满。
袁成锡明显怒了:“徐部长,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杜天野道:“你不是住院了吗?回头把出院病历复印一份送过来!”
随着这次人代会的结束,江城市政府领导班子已经完全确立,左援朝不负重望,当选为江城市市长。然而他心里也清楚得很,自己虽然把这个代字去掉了,可在江城只能是二号人物,年轻的市委书记杜天野才是江城的大老板。
左援朝并没有公开支持张扬,可他心中对赵洋林这帮人的作为感到十分的不解,赵洋林、马益民、袁成锡这三个老家伙全都是政治上的老油条,在江城官场上混迹多年,这次抱成一团公开挑战杜天野的权威。难道是老糊涂了?可以他们的头脑来说应该不像,左援朝的政治嗅觉无疑是极其敏锐的,他察觉到其中的微妙之处。
常海天因为最近的业务关系经常出入皇家假日,和苏小红熟悉了起来,荣鹏飞和苏小红见过几次,也知道她和张扬的关系,如果苏小红单独请他未必请得动,可是有了为张扬接风做借口,他就不好拒绝了。
杜天野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指着张扬的鼻子吼道:“什么叫欲加之罪?你自己能把欧洲的事情说清楚吗?我行我素,特立独行在别的地方可以行得通,可是在体制中就是行不通,你上班之后,好好把这段时间的事情解释清楚,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别人为什么会诋毁你,那还是因为你有毛病。”
张扬道:“我做什么错事了?该解释的我都解释了,请假手续也齐全。别人愿意怎么说,我也管不住啊!”
杜天野内心咯噔一下子,这小子什么耳朵,离这么老远居然能听出电话是苏小红http://m•hetushu.com打来的。他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热,咳嗽了一声道:“苏小红想请我吃饭,你去不去?”
赵洋林笑了笑,低声道:“这天要变了!”
这次的会议让杜天野的心情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回到办公室。秘书江乐已经看出了这一点,想当好秘书,首先就要学会察言观色,要懂得揣摩领导的心理,现如今平海省内,南锡市新任市长夏伯达已经成为所有秘书们的典范,人家就是善于揣摩领导心理,默默跟随顾书记多年。终于在顾书记临退之前修成正果。如今已经成为一方大员。
苏小红是个很会做事的人,自从她和杜天野在酒后发生关系之后,她便一直避免和杜天野见面,今天是从那天起她第一次和杜天野同桌吃饭。如果不是张扬提议,她是不会主动给杜天野打电话的,同时还有公安局长荣鹏飞,还有江城制药厂业务厂长常海天,她知道自己的位置,也懂得为别人考虑,如果她单独和杜天野吃饭,一定会惹人闲话。
袁成锡明白这是让自己说话了,袁成锡道:“我新近也听说了不少的风言风语,咱们的干部是讲究实事求是的,对于那些毫无根据地流言我们是一笑置之的,可是我们必须要行得正坐得直,要以身作则。这样才能树立我们干部的正面形象,这样才能让老百姓信赖我们!”
杜天野道:“散会!”
“跟你有什么关系?”
其实新帝豪和水上人家的前身过去都属于方文南的盛世集团,短短一年之间,已经物似人非,不但酒店易主,方文南如今也锒铛入狱,甚至在狱中割脉自杀,让人不禁感叹命运弄人。
政协主席马益民也说话了:“现在社会上都在风传赴欧考察团的一些事,影响很不好。”
“我有什么毛病?”别人怕杜天野,张扬可不怕他。
“什么意思?现在江城到处都在传你在欧洲独自行动,去了红灯区,结果染上了性病,这段时间北京就是治病。”
杜天野道:“你也不看看自己,你的感情世界是不是太丰富多彩?你跟多少人有暧昧!”人就怕话赶话,杜天野在张扬的面前原本就没有什么领导架子,一激动说话也不顾忌那么多了。
人家领导盛情相邀,张扬当然不好拒绝。跟着肖鸣来到他的办公室。肖鸣让秘书泡茶后出去。他也是刚刚来市府办公不久,办公室刚刚装修过,味道还没散尽,窗户大开着。肖鸣来到窗前深吸了几口气道:“这儿的空气质量比开发区差多了!”
张扬也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和杜天野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可人家毕竟是江城市委书记,是他的领导,他刚才的举动的确有些不合适,他趁机道歉道:“对不起啊,我这两天火气有点大,那啥……”道歉的话还没说完,他的手机也响了,是秦欢打来的电话。
肖鸣道:“咱们中国人讲究风水,什么事情都图个吉利,九楼五室暗合九五之尊的意思,在体制内混的,谁不想获得提升啊,不过这楼层来说,九层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杜天野怒道:“混小子,你敢跟我拍桌子,你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他啪!地拍了一下桌子,也站起身来。一双眼睛充满威势的瞪着张扬。
赵洋林道:“在江城我们是党的干部,有老百姓监督我们,走出去。我们就代表了江城的形象,代表了平海的形象,甚至代表了国家的形象,要考虑到我们的一举一动会带给国家怎样的影响!”
杜天野道:“张扬的问题,既然大家都这么感兴趣,那么咱们就让他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件事很简单。欧洲的事情有严副市长和考察团这么http://m•hetushu•com多人证明,北京住院的事情有病历,我想这件事就不用麻烦纪委了,严副市长,你身为考察团团长,这件事就交给你,希望你在下次常委会上拿出一份让大家都满意的报告。”
组织部长徐彪冷笑道:“这么多常委聚在这里原来是讨论一个副处级干部的事情!”
赵洋林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知道杜天野肯定会维护张扬,却没有想到赵洋林会维护他到这种地步。
杜天野骂道:“你这个混小子越来越没规矩,居然敢跟我拍桌子!”
马益民又道:“常言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咱们今天是不是触到某些人的痛处了?”
张扬笑道:“九楼空气质量最好!”
赵洋林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如果我们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能严于律己,也就不会产生这么多的流言。”
宴请的地点是在新帝豪,苏小红在经营上有她的一套,她新近和乔梦媛的关系也不错,业务安排基本上都在新帝豪。
马益民笑了笑,目光却向袁成锡看了看。
严新建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他微笑道:“说到不足,我们多数代表都是第一次出去,缺乏和外国商人企业家沟通的经验,不过改革是个逐步探索的过程,我相信随着以后交流的增多,这一点我们的同志会做的越来越好。”他想用几句冠冕堂皇的话敷衍过去。
张扬听到这么回事儿也不禁笑了起来。肖鸣也拧开一瓶苏打水喝了,来到张扬身边坐下:“小老弟,我听说你在欧州犯错误了?”
肖鸣道:“杜书记说你自由散漫,在欧洲期间没有团队精神,脱离集体行动,没有很好的起到副团长的领导责任。”
肖鸣道:“杜书记他们几位常委都在开会,去我办公室坐会儿吧!”
严新建知道这些人的目标指向的就是张扬,他不露声色道:“益民同志说的是什么事?”
严新建决定今天不提张扬的事情。可他不提,只有人说,张扬在常委之中有朋友,也有敌人,人大主任赵洋林就看他不顺眼,很不顺眼,赵洋林道:“新建同志,咱们也不能报喜不报忧啊,成绩说完了,该说说你们这次有什么不足了?”
张扬道:“我罪名够重的!”
张扬嘿嘿笑道:“怕我有病啊?”
肖鸣笑道:“只是口头上说说,又没说要处理你,不过你这病假休得可够长的,快一个月了吧,考察团都回来了,你怎么还不回来上班?”
肖鸣这才明白这小子的意思,一边笑一边指着他的脑袋:“你啊!外面传的那些谣言,我才不信呢!”
徐彪嘲讽道:“别人见外商都是谈经济。袁副市长和外商见面却是谈红灯区,真是佩服佩服!”
杜天野道:“你还蛮横,你当自己是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整一个社会无赖,哪里还像个国家干部?”
张扬却没有回到沙发上坐下。伸手拉了张转椅,拖到杜天野的对面。
张扬也能够理解,笑道:“肖市长好!”
张扬点了点头道:“回来两天了,因为病假不到期,我怕回来早了被人说闲话,所以窝在家里呆了两天。”
张扬心中一阵温暖,他笑道:“小欢,我待会回去,怎么?你们不在医院?”
一直没有说话的公安局长荣鹏飞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不过我们搞刑侦出身的,任何事都要讲究证据。对手社会上那些毫无根据地流言。我们应该一笑置之!”
张扬嬉皮笑脸道:“这不是拉近领导和下属的距离嘛!”
在场常委谁都知道这是个严肃的场合,可徐彪的话也太惹人发笑了。终于有几个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带头,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她请你又没请我!”其和-图-书实苏小红提前就给他打过了电话。还是他提出让苏小红把杜天野给请过去的。
徐彪的一统歪搅胡缠把袁成锡气得够呛。
杜天野狠狠瞪了他一眼,拿起了电话:“喂!”是苏小红的电话,杜天野看了张扬一眼,向窗户的地方走了几步,这才说话。
杜天野前些日子也去过春阳。在这一点上和左援朝很有同感。
杜天野结束了这个议题,他向刚刚进入市委常委班子的副市长严新建道:“新建同志,借着这个机会,把欧洲考察的事情向大家汇报一下吧。”
张扬道:“要是别人都像肖市长这么明白,咱们的改革开放早就成功了。”
张扬坐在沙发上等他,看到杜天野回来,他笑眯眯站起身来:“杜书记好!”
马益民道:“成锡同志反应的事情耳不是小事,现在社会上传得很广。说我们赴欧考察团成了考察观光团,说有人趁着这次机会公款吃喝,公款嫖娼,还染了一身病,把咱们江城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李长宇的应对方式无疑是正确的,可在很多人眼里,李副市长已经失了锐气,没了斗志,怂了!李长宇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谁不喜欢看热闹?老子没工夫表演给你们看。
张扬点了点头,把晚上和杜天野一起吃饭的事情说了,胡茵茹轻声道:“早些回来,小欢这孩子特粘你!”
严新建点了点头道:“是,这件事是我批准的。”其实张扬压根没有向他请假,可杜天野这么问,严新建当然要出来挺一下。这不仅仅是表明立场的问题,他和张扬的私交很好,也清楚张扬的背景,在他看来以赵洋林为首的这帮人显然是自取其辱,别说这些事只是流言,就算是事实又怎样?远的不说,就说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和张扬的关系谁不知道?只要杜天野想罩着张扬,这帮人跳得再欢又能怎样?
左援朝也没说话,眼前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可是绝比不上杜天野,杜书记不说话,他何必跳出来当排头兵?
袁成锡一张老脸涨红了,他大声道:“徐部长,是人家找我谈,我都不知道红灯区是什么?”
李长宇暗自好笑,赵洋林真是老糊涂了,他将目标指向张扬,这不是自取其辱吗?人老了,为什么总是搞不清自己的位置,你老老实实的做你的人大主任,何必去挑战杜天野的权威?
那边胡茵茹接过电话,却是秦欢做完检查之后,不想在医院呆着,于是她们带着秦欢回到了木屋别墅。今晚秦萌萌从北京过来,这边住着也方便一些。
杜天野有些不满的瞪着他:“谁让你坐在这儿的?”
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直到杜天野的手机响起,张扬的目光方才软化下来:“电话!”
严新建微笑着点了点头,能够坐在这里召开常委会对他而言已经前进了一大步,体制之中竞争无处不在,就算是朋友之间也难免,这个常委名额在他和新任副市长肖鸣之间产生,最后他得偿所愿,进入了常委会。
张扬被说得有些火了,别人这么说他就算了,可杜天野这里他是提前请过假的,而且邢朝晖还专门打了招呼,张扬道:“杜书记,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算看透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张扬点了点头道:“说来话长,下班了,走,咱们边走边说。”杜天野跟秘书交代了一声,和张扬一起走了出去,两人在停车场遇到了人大主任赵洋林和政协主席马益民。赵洋林和马益民招呼了杜天野一声,看到张扬和杜天野上了吉普车。马益民不由得笑道:“看到没有,人家的革命友谊那是非同一般啊!”
李长宇很好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他现在所想的就是干好自和-图-书己的本职工作,市长之争已经尘埃落定,近几年内不会有什么变动,他不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他也明白常委们看自己的原因,一是因为朱恒和自己是老同学,别人不由自主的会把他当成自己的班底,还有一个原因是别人都想看他和左援朝斗,想看热闹。李长宇心说,你们越想看热闹老子越不让你们得逞,脸上拿捏出古井不波的表情:“对于一些好大喜功的干部,我们应该及时提醒一下。”这句话一说等于公开表明,你们想怎么对付朱恒就怎么对付,跟老子没关系。
常委中和张扬关系好的人不在少数,可大家统一选择了沉默,最近关于张扬的风言风语很多,但是一直都没有什么明确的说法,赵洋林几个公然把这件事捅出来,表面上看针对张扬,可实际上却是剑指杜天野。不是他们不愿替张扬说话,而是没有必要,以杜天野的性情,肯定会反击的,而且这反击不会等待太久。
杜天野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还知道回来?”
张扬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水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放着自己的不拿,反而去拿肖鸣的那一瓶,肖鸣提醒他道:“你那瓶在那里!”
秦欢脆生生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爸爸,晚上你回家吃饭吗?奶奶炖了母鸡汤,香着呢!”
肖鸣就纳了闷了,你小子那点破事儿至于和改革开放联系在一起吗?
张扬挂上电话,杜天野凑了过来:“我听说你认了个儿子?”
常委中第一个跳出来的人是组织部长徐彪,谁都看出今天这三个老家伙在联手唱戏,他们的目标直指张扬,就算别人不说话,他徐彪不能不说,张扬对他徐彪有恩,如果不是张扬,他徐彪可能会气死在东江。他女儿徐雅蓓的公道就无人帮着讨回,徐彪道:“袁副市长英文不错。已经能够和外商直接交流了!”
“苏小红!”
严新建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市里怎么说?”
徐彪道:“学习资本主义先进地方的同时,也要认清资本主义的腐朽一面,袁副市长就算去了也没什么,以你一个老党员的素质,去了也是以批判的眼光看待问题。”
严新建咳嗽了一声道:“这次欧洲考察是圆满顺利的,我们先后考察了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意大利五国,签下了五笔合同,达成了二十一个合作意向,最有意义的事。我们的工程机械厂和德国海德集团的长期合作合同已经签署下来了!”
现场响起一片掌声,这次欧洲招商考察的成果是相当丰硕的,严新建听到这些掌声,欣慰之余也感到些许的遗憾,多好的机会,这笔政绩。张扬原本有份分享的,可惜这小子在赴欧第一站就出了事。
袁成锡笑道:“有翻译嘛!”
杜天野向后仰靠在椅背上,眯起双目:“你怕影响?你做哪件事怕过影响?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你做每件事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后续影响?哪怕是多说一句话,多做一点解释,事情也不会闹倒满城风雨的地步。”
张扬道:“女的!”
徐彪叹了口气道:“袁副市长不知道红灯区是什么?你出国也有几次了,难道没去过?”
赵洋林没有说话。
杜天野道:“谁说没请你?人家今晚就是给你接风的,还专门把家里窖藏的美酒带去了。”
杜天野聊了几句,挂上电话,发现张扬已经换成了一副阳光灿烂的笑脸,杜天野余怒未消道:“笑什么笑?一脸淫贱样!”
这次的常委会还是围绕如何深化改革进行,杜天野做了一番开场陈词之后,将发言权交给其他的常委。他的发言稿都是江乐起草的,张扬给他介绍的这个秘书还是相当不错,写得一手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