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2章 痴情男

杜天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用筷子指点着张扬道:“混蛋逻辑!”心中却认为张扬的话有几分道理。
文浩南明显有些神不守舍,别人举杯的时候,他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张扬和杜天野也都觉着没什么意思,虽然他们很想好好招待人家,可人家心不在这上面,于是吃饭就成了一种负累。
杜天野点了点头,话题转到了工作上:“最近市里一些人跳得很欢,把你告到了省里,还有许多陈谷子烂米的事都一并挖了出来。”
张扬淡然道:“你又不是哑巴,不会自己去问?”
两人握了握手,自从杜山魁去世之后,杜天野和文家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虽然文国权夫妇在春节期间专程去杜家拜会,可是一层无形的隔阂已经在两家之间形成,不过在表面上他们表现的还是相当亲近。
张扬道:“在江城在平海,他们几个翻不出什么花样。”
秦萌萌表现的出奇地冷静,她轻声道:“让他过来,我有些话当面对他说!”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我在北京去探望张扬的事情!”
文浩南显然没有什么喝酒的心情,和张扬一起来到餐厅炒了两个菜,随便吃了碗米饭,就回去了。
张扬笑道:“你放心吧,我想好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夹着尾巴做人,风头浪尖的滋味并不好受,我躲在杜书记的港湾里,躲避风雨。啥时候云开雾散,我啥时候出港再混!”
文浩南苦笑道:“看来我到江城真的很不受欢迎,屁股还没把凳子坐热,你们就想赶我走!”
“可是我和萌萌姐是好朋友。”
张扬有些好奇道:“我说,你跟秦家那么熟,一定知道秦萌萌的事情了?”
赵洋林笑道:“上次在你家里只打了个招呼,没顾得上和乔小姐谈话。想不到你的记忆力这么好。”
一位年轻男子来到赵洋林的身后,他是赵洋林的女婿,江城市团市委书记孙东强,孙东强和乔梦媛是认识的,他了解乔梦媛的背景,很客气的说道:“这么巧,乔小姐也来医院。”他又向时维笑了笑,望着时维手中的礼品道:“来探望病人?”
乔梦媛冷静下来之后,却感觉到张扬所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她们虽然和秦萌萌很熟,按理说秦萌萌来到江城,作为朋友,她们应当去探望,可最近外面传了许多的风言风语。秦萌萌在这个时候也许并不想和她们相见。
“你吃饭没有?”
杜天野道:“你小子少废话,对了,晚上安排去哪儿吃饭?”
乔梦媛道:“你懂什么?
时维趴在她肩膀上:“你有没有发现张扬对我们好像很有意见?”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杜哥,你说!”
赵洋林点了点头,笑道:“你爸爸什么时候过来江城?别忘了给我说一声。”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敢贪功,是于博士给他动的手术,北京中海医院那帮专家教授害怕风险过大,拒绝给秦欢做手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才找于子良开刀,幸好这次还算顺利。”
“算了?”时维充满诧异道。
杜天野知道他嘴上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可真正遇到了事情仍然是我行我素,杜天野道:“你刚刚返回工行岗位,先稳定一下,好好工作,争取尽快拿出几份亮眼的政绩,消除前些日子那些针对你不良的传言。”
张扬点了点头,起身道:“得,反正秦欢平安无事就好,等他出院,我就把他们母子给送回北京!”
张扬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拿起了电话,在文浩南和杜天野之间,他显然和后者更亲密一些,他对文浩南的感觉和杜天野类m.hetushu.com似,总觉着和文浩南很难走近。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杜天野的话也很有道理,既然文浩南要和秦萌萌见面,那就不要说什么偷偷看人家一眼就走的鬼话,把事情说开了才好。
张扬在文浩南的事情上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他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半,心中犹豫着,是不是该带文浩南去看秦萌萌。
杜天野整了整文件:“这也是秦振东托我办的事情,作为朋友,我去探望一下他妹妹和外甥也是应该的。”
乔梦媛有些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这小子是典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
杜天野道:“据我所知,秦家对你和秦萌萌的事情也不赞同,罗阿姨对这件事又持有坚决反对的态度。我看,你不要继续错下去!”
杜天野并不知道文浩南来江城的目的,身为江城市委书记,他需要关注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张扬道:“几个老家伙咬住我不放,目的是向你发难,这帮老狐狸都是官场上的老油子,他们肯定清楚江城的当家人是你,跟你作对那不是找死吗?明知道找死还敢这么做,这件事是不是有点蹊跷?”
时维笑道:“我看,考察许嘉勇才是真的!”
赵洋林目送乔梦媛的座驾离去,感到喉头一阵发痒,用力咳嗽了两声。孙东强很体贴的帮他轻轻拍了拍后背,他在女婿这个角色上扮演的很不错,赵洋林甚至把他当成亲生儿子看待,正是因为他对孙东强的回护。才在十佳青年的事情上和张扬发生了冲突,赵洋林在江城官场混迹多年,可以说这次孙东强省十佳的落败,是他感到最为耻辱的一件事,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逐渐老去。如今江城政坛的掌权者是一帮新生代,杜天野、左援朝,这些人并不给自己面子。赵洋林并不想争,他的仕途之路就快走到尽头,可是他还有希望。女婿孙东强就是他的希望。是他政治生命的延续,当他觉察到有人正在威胁到他的希望,他的斗志轻易就被唤起,虎老雄风在。江城的政坛还有我赵洋林的一席之地。
张扬道:“他自己怎么不来?”
张扬道:“自古以来,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内斗,又以官场之中最为激烈,官场是什么地方?就是人斗人的地方,玩政治就是玩人!”
两人同时大笑起来,张扬的手机这时候响了,他看了看号码,却是乔梦媛打过来的,在张扬的印象中,乔梦媛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尤其是在晚上这个时间段,他接通电话。拿捏出一副洋洋得意的腔调:“乔总,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张扬道:“看来最近应该小心一些了!”
杜天野望着文浩南没有说话。眼前的文浩南和他记忆中的完全不同。文浩南冷静而睿智,他的年纪比自己还要小,可是却拥有过人的心机,他懂得权衡利弊,在过去,这也是让文国权最为欣赏的一点,文国权对这个儿子的前程是极为看好的,杜天野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像文浩南如此冷静的人,竟然会不顾一切的爱上一个女人,这和他的性格实在太不相符。杜天野对文浩南的了解远比张扬要多得多,他认识文浩南这么多年,始终无法和他达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主要是文浩南的警惕性很高,他很善于保护自己掩饰自己,而现在出现在杜天野面前的文浩南却是一个痴情男,这就不能不让杜天野感到迷惘了,文浩南难道真的坠入情网之中了吗?
杜天野深有同感道:“我也在想这件事,这些政治老手任何的行动都会经过深思熟虑。”
两人正准备上车,m.hetushu.com听到一个声音道:“乔小姐!”
乔梦媛道:“我爸我妈不放心我在江城的事情,说是要到清台山玩两天,我看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看看汇通怎么样。”
他求助似的向杜天野看了看,杜天野知道这厮什么意思,他端起酒杯跟文浩南碰了碰:“浩南!有句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等张扬见了杜天野方才知道,这次罗慧宁也给他打了电话,张扬并不明白罗慧宁为什么要找杜天野,可仔细一琢磨,罗慧宁八成是对自己并不信任,害怕自己阳奉阴违,表面上答应她,可背地里帮着文浩南牵线搭桥。
赵洋林呵呵笑道:“乔小姐不必客气,我和你爸爸是老朋友了,有什么事只管来找我。”
张扬和文浩南前往宴宾楼的时候,刚巧看到一帮市府领导从里面出来。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那个正是市委书记杜天野,杜天野目光犀利,一眼就看到了和张扬并肩行走的文浩南。诧异道:“浩南!”
张扬道:“这么说,秦家也找你了?”
杜天野道:“浩南,你什么时候回北京?”
文浩南来到江城之后,第一个就给张扬打了电话,面对这个干哥哥,张扬的确没什么办法,文浩南已经入住了政府一招,张扬来到他所住的房间。
秦萌萌接通电话之后,张扬直截了当道:“浩南来了,他想跟你说话!”
时维咯咯笑道:“他吃醋了,这可是大好事,吃醋就表明他在乎你!”
杜天野呵呵笑了一声:“秦萌萌的儿子是不是你出手救的?”
望着杜天野远去的背影,文浩南叹了口气道:“我发现人往往都是为别人活着!”
张扬道:“走吧,去餐厅吃!”
文浩南离去之后,张扬和杜天野相互对望着,张扬感叹道:“我真没想到文浩南会这么痴情,假如秦萌萌对他也有意思,这件事岂不是更加的麻烦?”
听筒中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道:“张主任,这时候打电话是不是打扰你的春秋大梦了?”
杜天野很快就证实了张扬的猜测:“秦萌萌的父亲和我爸爸曾经共过事,我和她大哥秦振东是很好的朋友。”
时维恍然大悟道:“这混蛋家伙该不是怀疑流言是我们传出去的?不行,我得找他解释清楚!”
张扬嗤之以鼻道:“我总觉着这秦家的人情实在太淡漠了一点,既然知道女儿遇到了困难,父母兄弟就没有一个出面的,就算是普通朋友也不至于这样做!”
张扬虽然口头上答应,可内心中却感到这件事有些难办,文浩南和秦萌萌之间的感情问题他无法插手,他也不适合插手,不过文浩南既然来到江城,作为地主肯定是要跟他见面的,除了他和市委书记杜天野以外。文浩南没有其他的关系。张扬正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跟秦萌萌说一声的时候,看到了乔梦媛和时维从停车场的方向出来。
张扬道:“你冲我发什么火?你跟秦萌萌是朋友也罢,是敌人也罢。干我屁事?”
张扬道:“正是因为他痴情所以才难办,他现在是决心要跟秦萌萌见上一面,嘴里说的好听,远远看一眼就行,可我看他不见到秦萌萌是不会死心的。”张扬有些奇怪杜天野何以会对这件事如此感兴趣,毕竟他和文家现在已经有了隔阂。难道他还有其他的原因?
“拉倒吧,你少打着党的旗号糊弄我!”
张扬跟他没什么好瞒的,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简略说了一遍,杜天野道:“这么说文浩南倒是痴情啊!”
文浩南道:“我自问一直都是个很有理智的人,可是我现在终于明白,感情是不受理智所和图书控制的。”
文浩南黯然道:“行,我听你的安排!”
文浩南道:“张扬,我只想看看她。偷偷看看她都不行吗?”
杜天野道:“我很反感这种无意义的内斗,如果我们所有的干部都能把精力投入到改革建设中去,我们的发展速度会快上许多。”
杜天野到了杯酒,又华着张扬满上:“他们针对的并非是你,赵洋林一扫前些日子的低调,敢于在常委会上公开向我发难,看来底气很足。”
时维气得抓起地上的一个小石子儿狠狠扔了过去,砸在张扬的吉普车屁股上。
文浩南道:“如果她不愿意见我。我现在就走!”
安语晨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我在机场前往江城的路上呢,乔小姐的车上,喂,你这当师父的是不是应该给我接风呢?”
杜天野道:“你安排一下,明天陪我去探望一下秦欢,我和秦家的关系不错,理当去探望。”
张扬从时维手中的鲜花巳经看出她们是过来探望病人的,因为乔梦媛之前提过秦萌萌的事情,张扬猜到她们来医院肯定是为了秦欢,张扬本想回避,却被眼尖的时维看了个正着,高声道:“张扬!”
张扬道:“哪来这么多感叹,先吃饭再说!”
文浩南道:“我知道,萌萌这次过来是为了秦欢开刀的事情,现在她是最需要关心,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不在她的身边?”
张扬按着他的双肩将他推回到椅子上坐下:“我说浩南哥,咱别这样行吗?您在我心里可一直都是老成持重的人物,怎么一恋爱就变得跟傻小子似的?你动脑子想想。现在秦萌萌什么心情?她一颗心都在秦欢身上,哪有功夫听你深情表白啊?算了吧,您还是休息休息打道回府吧。别在这儿添乱,也别给老爸老妈添堵。”
张扬回来江城已经有几天了,多少也听说了一些市里的事情,他不屑道:“不就是赵洋林那帮老家伙吗?我就奇怪了?他们是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咬住我不放做什么?”
“是朋友就该多考虑一下人家的感受!”张扬扔下一句话,上了他的吉普车,驱车扬长而去。
张扬听得头疼:“我求你了,咱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你别给我上纲上线,以后我注意还不成吗?”
时维怒了:“你什么态度?我和萌萌姐是多年的好朋友,我来探望她有什么不对?”
杜天野笑骂道:“扯淡!”
杜天野道:“有些事并不是可以阻止的,想要解决问题,必须要他们自己,无论是秦家还是文家都不可能容忍他们继续交往下去,我看他们的理智最终会占据上风。”他望着满座的酒菜,叹了口气道:“你真是浪费啊,这桌饭够多少孩子的学费了。”
杜天野道:“我才懒得管这些事,可人家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了过来。我总不能一概回绝吧?”他走向张扬,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给我想办法,要劝文浩南尽快离开江城,这是党交给你的任务!”
乔梦媛微微一怔,她笑着点了点头,等她和时维上了汽车,时维方才道:“舅舅要来江城?我怎么不知道?”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轻声笑道:“现在江城到处都在传说他在欧州逛红灯区,得了那种病,他有些焦头烂额的,情绪肯定受到影响。”
乔梦媛心中暗笑,据她所知父亲的朋友之中可没有这位赵主任在内。不过出于礼貌,这种事情当然还是要敷衍的,她很礼貌的微笑道:“赵主任的这句话我可记住了!”
张扬道:“你放心吧,秦欢的手术很成功,现在秦萌萌陪着他呢!”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你别问和-图-书我,我真的是一无所知,我一直都知道秦萌萌和父母的关系不好,可从来都不知道她还有个儿子,这件事也是新近才传出来的,到现在秦家也没承认。张扬,别人的隐私,咱们不要过问好不好?”
孙东强的脸上露出崇敬的表情,他对岳父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亲情,还因为他老人家对自己在政治上的回护。
乔梦媛道:“清者自清,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们没必要解释!”
时维一点就着的脾气哪能容忍他这个态度,冲上去就要跟他理论,被乔梦媛抓住劝道:“今儿张主任不知哪根筋打错了地方,你别理他!”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张扬说的不错,我们应该考虑人家的感受。如果秦萌萌想见我们,早就跟我们联系了,既然她没和我们联系,证明她并不想我们知道她的事情,算了!”
张扬无奈只能点了点头:“现在不行,等晚上再说!”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算了!”
时维道:“表姐,走,咱们自己去找!”
张扬道:“杜书记,你什么时候也对别人的隐私感兴趣了?”
文浩南道:“张扬,算我求你。你就帮我这一次,我只看她一眼,绝不打扰她,看一眼就走!”
杜天野有些无奈道:“还要开会,身不由己啊,这样吧,晚上一起吃饭,张扬,你来安排地方,我请客!”
文浩南也没想到会和杜天野走了个碰头,他笑了笑,朝杜天野走了过去。
时维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性子。她不喜欢弯弯绕绕:“张扬,秦萌萌是不是在这里?”
张扬意味深长的看了乔梦媛一眼,想让女人保密真是难啊,自己当初都跟乔梦媛说得很清楚,秦萌萌目前并不想外界打扰她,可乔梦媛终于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时维,两姐妹居然还打探到秦欢住院的地方,不过想想人家是什么背景,在江城投资这么久,方方面面也有了相当的人脉,打听到这件事也并不困难。
孙东强低声道:“爸,您春节去北京了?”连他都不知道岳父和乔梦媛的父亲,乔老的儿子云安河省委书记乔振梁居然还是老朋友。
文浩南刚刚洗完澡,换上一身军装,没等张扬坐下就道:“张扬,马上带我去见萌萌!”
杜天野道:“你千里迢迢跑到江城来就是为了跟她见一面?如果人家不愿意见你呢?”
和楚嫣然通话后不久,张扬就接到了干妈罗慧宁的电话,罗慧宁简单询问了一下秦欢的情况之后。告诉张扬,文浩南去江城了,如果她没有猜错,儿子这次应该是去找秦萌萌的,希望张扬帮忙劝说他回去。
张扬苦笑道:“我的亲哥哥,当我求你,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我实话跟你说,你这边离开北京,那边老娘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让我劝你回去。”
乔梦媛虽然在江城投资,可她和赵洋林这位市委常委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只记得今年春节期间,在北京的家中见过赵洋林一次,当时他和父亲的一位老同学一起过来拜访。乔梦媛礼貌的笑了笑:“赵主任好!”
杜天野点了点头:“孩子没事就好。”
“带我去见她!”文浩南拉起张扬的手臂。
张扬笑道:“没让你请,我签字!”
乔梦媛也有些怒了:“张扬,你什么意思?朋友出了事情,我们表示一下关心有什么不对?”
乔梦媛笑道:“我们来探望一个朋友,没想到已经出院了!”她并不想和赵洋林继续聊下去:“赵主任,我们还得回公司,您忙!”
乔梦媛从张扬的目光中已经猜到他在想什么,她也懒得解释。
张扬跟文浩南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www.hetushu.com,借口回单位有事要办,晚上再过来接他。
张扬眯起双眼看着他:“有必要吗?”
文浩南抿了抿嘴唇,低声道:“我明白!”他缓缓落下酒杯道:“我只在乎萌萌怎么看我,有些话,我想亲口对她说!”
杜天野道:“还不是害怕秦萌萌面子上挂不住!”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你们这些女人哪有这么大的好奇心?有功夫忙活点别的事情不好?”
张大官人慷慨无比道:“就知道你来,所以我把菜都点好了,2888,想起来我都肉疼,再不来,我可要开吃了!”
提起许嘉勇,乔梦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时维和她从小就在一起。从她的表情变化中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小声道:“你们是不是闹别扭了?”
杜天野道:“浩南,我不想瞒你,罗阿姨给我打了电话,她不想你在江城停留太久,我看你还是尽早回去吧。
杜天野向张扬道:“给秦萌萌打电话,告诉她文浩南来了!既然要见。何必偷偷摸摸,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岂不是更好?”
张扬知道躲不过去了,这才硬着头皮迎了上来,微笑道:“什么风把你们吹到医院里来了?看病还是探病?”
张扬道:“水上人家吧,文浩南是见惯场面的人,普通的地方衬不上人家的身份,我订了2888的套餐!”
杜天野道:“说说看,究竟怎么回事儿?”
文浩南摇摇头。
乔梦媛转身向停车场走去,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对时维来说,表姐的决定是必须要遵从的,她跺了跺脚,终于还是跟着乔梦媛离去。
张扬微笑道:“杜书记,我正打算陪浩南吃点饭呢,一起去吧?”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刚刚通过电话。秦振东问我他妹妹的事情,你小子也真是,没事招惹那么多是非干什么?居然认秦萌萌的孩子当了儿子,真有你的!”
乔梦媛微微一怔,她转过身,叫她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长者,穿着中山装,头发有些花白,乔梦媛觉着此人的面容有些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可她很快从那位长者身后的红旗车牌号中看出了端倪,这个人应该是江城市的领导,她迅速在记忆中拨索着,此人是江城市人大主任赵洋林,春节期间还去过她的家里。
和文浩南分手之后,张扬接到了杜天野的电话,杜天野让他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
杜天野瞪大了眼睛,心说你小子也太狠了吧,一顿饭打算把我半年工资给吃干净?他低声提醒道:“我请他吃饭可是自己掏腰包。”
张扬摇了摇头,无可奈何道:“你算是没救了,咱妈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外柔内刚,她要反对你和秦萌萌的事情,你们绝对走不到一块儿,算了,你就听她一次,死了这条心吧!”
确信秦欢平安度过手术之后,张扬首先给楚嫣然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楚嫣然听闻秦欢手术成功,也是欣喜非常,只说等美国这边的事情忙完,尽快回江城去看他。
时维看到张扬没有答话,有些急了:“我说你倒是说话啊,秦萌萌是不是在这里?”
乔梦媛淡然笑道:“报纸上经常可以看到赵主任的照片,我是江城的投资商之一,自然要关注各位市委领导,以后还要靠赵主任多多关照呢?”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脸上浮现出会心的微笑:“我说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有这么跟师父说话的吗?你跟乔梦媛在一起啊?什么时候来江城的?”
赵洋林脸上的表情讳莫如深:“认识几十年了,一直都没什么深交。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喜欢攀附别人!”说完他背着手向病房大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