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3章 强人所难

张扬哈哈笑道:“乖徒儿,又给我买衣服了!”他向身边的杜天野道:“杜书记你看到了,我这不是行贿受贿啊!”
乔梦媛和安语晨同时笑了起来,杜天野笑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徐立华没想到儿子把安语晨给带来了,正如安语晨所说,徐立华对她的印象一直都不好,可徐立华还是表现的很客气。她越是客气,安语晨就越是觉着不好意思。
张扬只能联系了杜天野,他把目前的情况向杜天野反映了一遍,然后道:“我看这事情有些不妙,刚才秦萌萌跟我说了,昨晚她把什么话都跟文浩南说明白了,让他以后不要再来找她,你说文浩南会不会受不了刺激,一时想不开做了什么傻事?要不我报案吧!”
文浩南在重症监护室外见到了秦萌萌,此时的秦萌萌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她隔着玻璃望着秦欢,脸上带着温婉安详的笑意,虽然她不能走近儿子的身边,可是她从医生和护士那里反应的情况来看,秦欢术后的情况很稳定,并没有任何异常状况出现。现在她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暂时不让她进入重症监护室。也是为了谨慎起见,于子良不敢冒险。这次的手术对他也极为重要,他必须保证万无一失,于子良当晚也没有离开了医院,亲自值班以应付有可能出现的意外。
张扬真的去了门口的小屋,反正老妈在江城也住不了几天,他还是让老人家心里踏实点,说实话,张大官人最近憋得慌,有老妈虎视眈眈的在一旁监视着,他连和胡茵茹亲近的机会都没有。
事情果然让杜天野说中了,上午十点多的时候罗慧宁又打来了电话,告诉张扬,文浩南已经抵达了北京,整个人很疲惫很憔悴,好像大病了一场,回到家里倒头就睡,一句话都没说,罗慧宁是想问张扬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浩南英俊的面庞抽搐了一下,内心宛如被鞭子狠抽了一记,秦萌萌的话深深刺激到他的自尊,他是个骄傲的人,一开始和秦萌萌相识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可是秦萌萌的冷淡,秦萌萌的若即若离,却深深吸引了他,越是得不到,越会激起他的好胜心,文浩南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女人有了这种感觉。文浩南道:“萌萌,我不相信你对我毫无感觉,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我相信你对我也有感觉。”
乔梦媛这会儿已经调整好了情绪,端起酒杯淡然笑道:“是张主任喜欢强人所难才对!”
于子良暗自叹了口气,他放弃了继续劝说的打算,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却见秦萌萌软绵绵到了平去,他慌忙把秦萌萌扶住,和护士一起把秦萌萌扶到床上。
乔梦媛道:“这都是张主任的功劳,不但蓝星,还有天骄集团,还有海德集团,这些大企业入住江城开发区,已经让江城开发区在国内的影响越来越大,作为一个入住开发区的企业,我深切感受到开发区日新月异的变化。”
秦萌萌明澈的美眸看了文浩南一眼:“我的未来就是小欢,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重要。在我的心中,除了小欢,也不会有其他人的位置。浩南,你是个优秀的男人,我配不上你,从一开始起,我们的相识就是一个错误,我不爱你,也从没有爱过你。”
张扬顾不上吃早点,开了胡茵茹的皇冠车直接前往了市政府一招,到了一招才知道,文浩南昨天晚上就退房离去了,他的手机自始至终处于关机状态,张扬这才感到有些紧张,他给秦萌萌打了个电话,询问文浩南的下落,秦萌萌http://www.hetushu•com昨晚和文浩南分手之后,也再没有和他联系过。
张扬微笑道:“我让杜书记来当三陪,你们的面子够大吧!”
张扬道:“你是我徒弟,又不是我媳妇儿,她喜不喜欢你又有什么关系?”
徐立华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脑门:“你要是敢做坏事,妈一样可以大义灭亲!”
张扬又夹了个鸡翅膀放在乔梦媛碗里:“都是客人,我得一碗水端平了,咱不能厚此薄彼,不然乔总心里肯定不好受。”
安语晨红着俏脸道:“你妈不喜欢我的!”
张扬去后背箱拿出他的运动服给安语晨披上,指了指远处亮灯的木屋别墅:“没多远了,咱们走过去吧!”
张扬道:“我也搞不清楚,可能是撞了几回落下了内伤,最近频繁趴窝,搞得我都烦了!”
安语晨咯咯笑道:“师父,你也不怕我们嫌你脏!”
“我可以!我可以理解你!”文浩南大声道。
“我说丫头,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残羹剩饭?你看看这满桌的菜动了没有?算你有口福,捡了个漏子,如果请你,我最多花几十块钱烧烤。”
胡茵茹为安语晨准备房间的时候,徐立华把张扬给拉到一边:“你这个混小子,这样可不行!”
杜天野道:“一个成年人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也别跟着掺和,先老老实实等着,说不定很快就有他的消息。”
文浩南望着秦萌萌的双眼,他试图从中找到一丝属于自己的感情,然而他失望了,凝望良久,文浩南挺直了脊梁,作为男人,他必须保持自己的自尊:“我明白了……”
乔梦媛道:“我们先生产的是显像管。另外还有几个车间正在建设之中,金先生对我们集团的情况十分满意,他打算和我们进行更深层的合作。”
张扬道:“我刚问过于博士,小欢的恢复情况很好,这两天,你和我妈辛苦点,多帮着秦萌萌分担一下。”
安语晨白了他一眼道:“我用得上贿赂你?是不是吃饱撑的?”
乔梦媛被他噎得美眸圆睁,可一时间也不知怎样应对。
杜天野意味深长道:“人不可以太贪心,你今年才多大?这样的年纪,这样的级别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他大步向远方走去,始终没有回头,却没有发现秦萌萌的美眸中终有一点晶莹在闪动……安语晨和乔梦媛携手出现在张扬的面前,安语晨手中拎着两个大纸袋,重重甩在张扬的怀里:“师父,孝敬您老人家的!”
胡茵茹红着俏脸啐道:“别瞎说,干儿子!”
杜天野对张扬这厮的行径只有一个评价,够无耻,乔梦媛是许嘉勇的未婚妻,张扬这么干,该不会是绕着弯儿的报复许嘉勇吧?如果真是这样,这小子可有些不够厚道,人家乔梦媛又没得罪他,不过想想乔梦媛身后的背景,杜天野意识到有必要提醒这小子一下,乔家可不是他能惹起的。
安语晨此时方才知道张扬的母亲也在江城,顿时停下脚步,有些怯场:“张扬,徐阿姨在啊,我看,我还是回去住酒店吧!”
杜天野对文浩南要比张扬了解的多,他冷静阻止张扬道:“你别胡闹,浩南这个人很理智,轻重分得很清楚,不可能做傻事,也许他已经返回北京了。你报案干什么?想闹笑话啊?”
安语晨道:“这一点上我倒是欣赏西方的分餐!”
张扬叹了口气道:“伤自尊了!我说乔梦媛,你啥时候能不歧视我?”
张扬道:“我是春阳县人,祖祖辈辈都是农村种田的,没你们m•hetushu•com这么多穷讲究,爱吃不吃!”他笑眯眯倒满了一杯酒,跟杜天野碰了碰,两人对干了一杯。
张扬道:“乔总最近春风得意啊,我听说蓝星那边也要来人了。”
秦萌萌道:“浩南,我之所以答应见你,是想当面跟你说清楚,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我配不上你!”
乔梦媛微笑着和杜天野打了个招呼:“杜书记,想不到你也在这里!”
安语晨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张扬自从升到了副处之后,便开始止步不前,当然这跟体制中的规定有关,凭心而论,张大官人的升迁速度已经不慢了,从一个没编制的编外人员在两年内就混到了副处,并登上江城市招商办副主任的位置,这蹿升速度已经可以用坐火箭来形容了。
安语晨突然插口道:“师父,你有了这么多政绩,肯定升官了,那啥,现在是正处了吗?”
秦萌萌的情绪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产生变化,轻轻点了点头:“很成功,医生说他一定会恢复健康的。”
胡茵茹没有说话,咬了咬嘴唇,可那忸怩的神情分明是已经承认了。
乔梦媛真是服了这厮,他有什么资格给自己夹菜,而且夹菜不懂得用公筷吗?俏脸被憋得通红,咬了咬樱唇,正想开口。
安语晨狠狠瞪了张扬一眼道:“早知道你没这么好心!原来是请人家没来,这才轮到我吃残羹剩饭。”
乔梦媛笑道:“一提升官就是张扬心中永远的痛!”
胡茵茹道:“还用你说,放心吧,我什么事都推掉,安安心心的伺候你的宝贝儿子。”
张扬一脸坏笑的看着乔梦媛:“要不你给乔老打一电话,给我弄个市长啥的干干!”
乔梦媛慌忙解释道:“我可没说,你别这样看着我!”
安语晨却不生气:“其实这些菜还不如烧烤好吃呢!”她向杜天野道:“都说你们大陆的官员铺张浪费,今天我算亲眼看到了,两个人吃饭居然点这么多菜,你们吃得下吗?真是腐败啊!”一句话把杜天野也说的满脸通红。
杜天野道:“乔小姐给江城的企业开了一个好头,蓝星在整个亚洲乃至世界上都有很大的影响力,等他们的生产基地建起,我们江城在国内电子行业的影响力会大大增加。”
夜风将她的发香送入文浩南的鼻息中,文浩南的眼中流露出几许柔情。
安语晨点了点头,从车内拎下她的行李箱,张扬锁好吉普车,帮她拿了行李,两人沿着湖堤缓缓而行,张扬道:“我妈在!”
几个人在酒店外分手,乔梦媛把杜天野送回市委家属院,张扬则开车带着安语晨前往木屋别墅。
橘色的灯光从别墅的窗口投射出来,张扬看到窗口胡茵茹和安语晨并肩而立,两人都托腮看着他,俏脸上带着笑意,老太太把这个不安定因素从别墅内清理了出去,看来她对自己儿子的品行还是信不过张扬轻声道:“睡吧!明天会是一个艳阳天!”
徐立华半信半疑的看着儿子,她这个儿子周围的小姑娘实在太多,徐立华真的不放心,她语重心长道:“三儿,人家都是好女孩,咱可不能祸害人家!”
让所有人欣喜的是,秦欢在术后23个小时后苏醒了过来,他虽然不能说话,可是一双清澈的眸子在灵活的转动,寻找到秦萌萌的位置,马上定格在她的身上。
文浩南望着她:“我们之间再不着说这句话!”
杜天野真是服了他,这厮的这张嘴没有不敢说的话。
乔梦媛随着跟张扬的接触增多,对他也有所了解,自然不会当真,微笑道:“用和图书得着那么麻烦吗?你未来岳父就是平海省长,你干爸是文副总理,想升官不用绕这么大弯子吧!”
张扬苦笑道:“妈,有您在旁边看着,还有什么不放心,这样吧,晚上我去门口的小屋睡,您把大门给锁了,把我拒之门外行吗?”
挂上电话,张扬开始相信杜天野的话,文浩南的感情永远不会战胜他的理智,什么轻,什么重,他分得很清楚。现在他表现出的伤心和颓丧可能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恢复过去那个冷静而世故的文浩南。
“我当师父也不能由着她欺负!”张扬嘴上这么说,却夹了个鸡腿放在安语晨碗里:“丫头,先吃,吃饱了才有力气跟我吵架!”安语晨横了他一眼,眼波却突然变得温柔了起来。
张扬也没隐瞒,就把秦萌萌回绝文浩南的事情说了,罗慧宁听完松了一口气,自从知道秦萌萌有个私生子的事情之后,罗慧宁生怕儿子和她继续纠缠下去,她虽然是个开明的人。可是无法容忍儿子和一个有儿子的女人来往,文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儿子当真娶了秦萌萌。恐怕他们家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在儿女的婚姻上,罗慧宁已经承受了一次失败,她绝不容忍第二次失败的发生。
张扬知道秦萌萌对秦欢抱有深深的负疚心理,这段时间秦萌萌肯定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下,她终于疲惫的倒下了。
张扬过来的时候,母亲徐立华和胡茵茹都陪在秦萌萌的床前,秦萌萌脸色苍白睡得正熟。
乔梦媛不想他们一直斗嘴,笑着解围道:“行了,张扬,人家安小姐大老远来了,还给你买了礼物。你让她一点不成?还是人家师父呢!”
安语晨饿了,坐下来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她看了看桌上的饭菜,有些诧异道:“奇怪,我这次过来很突然,只跟乔总联系了一下,你怎么会知道?”她转向乔梦媛。
徐立华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安语晨摇了摇头道:“我也没觉得!”
安语晨听他这么说胆气顿时壮了一些,是啊,自己怕什么?她怎么会怕张扬的母亲呢?
秦萌萌叹了口气道:“浩南,我不否认你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可是你要清楚一件事,我不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我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从现在起,我所做的任何事都要围绕着我的儿子,我心中第一个想到的也是我的儿子,你问问你自己,你可以容忍吗?”
张扬斥道:“有的吃就行了,别那么多废话,居然在这里上纲上线来了,你说你一个资产阶级小千金,到这儿跟我们谈腐败问题,你懂什么?”
乔梦媛道:“还不是托了张主任的洪福,和蓝星集团之所以能够达成合作,多亏了你的牵线搭桥,现在韩方的设备流水线已经全部运达了江城,金尚元先生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考察一下装配情况。”
杜天野点了点头,对江城的商业前景他也是无限看好的,江城拥有整个平海第二位的人口,这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消费群体,随着旅游的开发,前来江城旅游的客人会越来越多,这会极大的促进商业的发展。
当晚安语晨跟着张扬去了木屋别墅,她性情率真,根本不会在乎别人说什么闲话,张扬更不会在乎,他的名声在江城原本就不怎么样,随便别人去说吧,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乔梦媛的这番话对张扬极尽誉美之词,张扬听得晕乎乎的,仔细想想,自己在招商方面做得的确很不错,不过别人都习惯忽视他的成绩而放大他的错误。
http://www.hetushu.com张扬抢在她说话之前开口了:“那啥……你放心吧,我没病,你知道的,我没病!”
安语晨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可她也不笨,笑道:“你是嫌他用自己的筷子给你夹菜!”
一个人躺在小床上,打开电视,胡乱摁着,电视节目不是新闻就是广告,张扬不耐烦的摁灭了电视。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此时风突然平息了下去,夜深人静,黑天鹅绒般的夜空中挂着一颗颗宛如宝石般的繁星,大隋朝的夜空和现在并没有任何不同,仰望星河的时候会不由自主产一些错觉,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
乔梦媛道:“南林寺商业广场工程进度顺利,不久以后就会打造成江城的新亮点。”
文浩南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萌萌,你让我说多少次?我不会在意,我喜欢小欢,我相信我也可以让他喜欢上我,我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我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我只想和你一起联手创造未来。”
张扬道:“可他昨晚退房之后就不知去向,我干妈都急死了!”
吉普车开到南湖翠堤路的时候,突然抛镭了,张扬下了车,掀开引擎盖捣鼓了一会儿,可惜他修车的水准实在一般。
秦萌萌并没有什么病,只是太过疲惫了。
杜天野对他的厚脸皮无可奈何:“我反正没觉得。”
杜天野道:“效率还是蛮高的,也就是说下周你们就可以为蓝星生产出第一批显示屏了?”
安语晨推开车门跳了下来:“怎么回事儿?你这破车尽是出毛病!”
秦萌萌道:“说这句话,至少证明我把你当成朋友,如果连这句话我都不愿说,我根本不会见你!”
张扬没好气的瞪了安语晨一眼:“别提这个!”
张扬道:“我也没啥不满足的,我也不是个贪恋权力的人,我是觉着,我这样的干部得不到进一步的重用,是江城百姓的损失,是平海老百姓的损失……乔梦媛和安语晨同声道:“是全中国老百姓的损失!”
乔梦媛道:“我也没觉着。”
张大官人肯定无法成为一个称职的气象预报员,第二天非但不是艳阳天,反而阴雨绵绵。
秦萌萌好不容易才劝徐立华离去,作为母亲,她有责任守候在这里,她不想假手于人。
张扬叹了口气道:“天下间像我这种不靠裙带关系,只靠自己的努力,靠自己的能力努力打拼的人实在太少了,你们说我是不是很优秀?”
秦萌萌摇了摇头,她握着儿子的手,就是不愿离开。
安语晨又向杜天野道:“杜书记,你这么大的干部可不能说谎话,到底怎么回事儿?这桌饭是为我们准备的吗?”
张扬一早就被电话铃声惊醒,电话是罗慧宁打来的,从昨晚到现在。她都联系不上儿子,心里感到十分紧张。
果不其然,安语晨道:“还不是为了南林寺广场的事情,我奉了公司的命令,来看看工程的进度情况,当然顺便去清台山那边看看。”
文浩南道:“太好了!”
文浩南默默走到她的身边,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秦欢,轻声道:“手术很成功?”
秦萌萌指了指通道的尽头,她率先走了过去,文浩南跟在她的身后。来到窗前,秦萌萌拢了拢被夜风吹乱的秀发,很熟练的扎了个马尾。
于子良为秦欢再次检查之后,微笑道:“放心吧,孩子的术后恢复情况很好,你已经熬了一天一夜了,快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医生护士照顾,还有这么多陪人,够了,你去休息!”
张扬道:“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咱可没有那穷讲究,如果你们想分餐,以后我可不敢跟你们一起m.hetushu.com吃饭了。”
张扬安慰了罗慧宁几句,毕竟文浩南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就算感情受挫也不会做傻事,他让罗慧宁放心。自己这就去找文浩南,只要他还在江城,马上让他给罗慧宁打电话。
杜天野道:“张扬说来了贵宾,所以把我叫来作陪的!”
乔梦媛望着那个鸡翅膀,再看到张扬一脸的洋洋得意,恨不能抓起这鸡翅膀摔到他脸上去,转头看看安语晨夹着鸡腿吃得正香,丝毫不介意上面有可能沾着张扬的口水。乔梦媛是相当聪颖的,她顺势夹起那个鸡翅膀放在了安语晨碗里:“安小姐吃吧,我不喜欢吃鸡!”
安语晨道:“那得你先别干让人歧视的事儿。”
张扬笑道:“我儿子就是你儿子!”
乔梦媛当场被点破,俏脸更红。
“萌萌,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张扬道:“怎么了?”看到安语晨心虚的表情这才想起当年安语晨冒充他女朋友的糗事,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退了出去,胡茵茹跟了出来小声道:“她守了一天一夜。实在受不了。”
杜天野道:“安小姐这次来为了什么事?”其实他从乔梦媛接安语晨已经猜到,这次安语晨来江城十有八九和南林寺商业广场的事情有关。
杜天野笑道:“我可不能骗你们,这桌饭是请文浩南的,不过浩南没来,所以张扬就改成请你们了!”杜书记轻易不说谎话,说起谎话那可信度都是刚刚的,明明文浩南来了,他偏说文浩南没来,这谎话编的真是高明。
秦萌萌的眼圈红了,她穿着无菌服坐在床边,从手术过后,她连一刻也没有休息过,握着儿子的手,感觉到秦欢的小手抓紧了她,秦萌萌哽咽道:“好儿子,妈……妈对不起你……”
安语晨道:“正因为我是你徒弟,所以才不想丢你人!”
秦欢的嘴儿动了动,很快又睡了过去。
秦萌萌微笑着摇了摇头,纵然老道如文浩南,在感情的面前也会暴露出冲动和幼稚,秦萌萌道:“浩南,让我们做朋友,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感情对我而言只是一个雷区,我不想碰,也不会碰!”
一旁的乔梦媛和杜天野都察觉到这师徒俩之间好像并不是那么正常。杜天野心说你小子该不会连女弟子都不放过吧?乔梦媛暗忖,谁要是喜欢上这家伙真是可悲,他那颗心快变成万花筒了。
湖边风很大,安语晨穿的单薄,站了一会儿被风吹得连打了几个喷嚏。
张扬笑道:“放心吧,那件事过去这么久了,我妈早就忘了,而且你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她哪次对你不是客客气气的,你怕什么?又不是见不得人!”
“谢谢!”秦萌萌的语气充满了距离感。
“我哪样啊?”张扬知道母亲又要给自己上课了,他拱手讨饶道:“您别说了,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你放心,安语晨是我的徒弟,人家大老远从香港来,我总不能不安排人家吃住,您千万别想歪了,过去说是我女朋友,那是逗你玩,其实我们之间纯洁着呢!”
张扬道:“怎么?你是不是想给我生一个自己的?”
好在胡茵茹和安语晨很熟,她去香港的时候,安语晨对她的接待十分热情周到,现在安语晨来到江城。她当然要尽地主之谊。
最初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张扬曾经想过如果一切不曾改变该有多好,随着他在这个时代越来越久,他开始淡忘自己的过去,淡忘大隋朝的一切,过去对他而言更像是一场梦,张扬甚至分不清自己究竟应该属于大隋还是应该属于这里,不过有一点他能够确认,他越来越喜欢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