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5章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什么约定?”
严新建心说现在被看笑话的是人家肖桂堂父子,老子白白挨了顿揍,儿子又被你给弄派出所里呆着了,现在你还得理不饶人,严新建道:“张扬,我看算了,老肖年纪这么大了,抹不开这张面子,你就看在我的情面上,这件事到此为止。”
常凌峰笑道:“我可没那本事,蓝星是你搞定的,海德上次的食物中毒事件,如果不是你,别说签约了,人家说不定要告到上头,张主任厉害啊!”
常凌峰看了看她手中的行李箱,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低声道:“本想过来请你吃饭,为你送行,却想不到,你走的这么急!”
乔梦媛道:“咱们打循环赛吧,我先和嘉勇打!你和时维打!”乔梦媛十分的聪颖,她害怕张扬又借着打网球的机会偷袭许嘉勇,所以提出循环赛,由自己对许嘉勇,这样她只要留意张扬和时维的战局,就能避免许嘉勇和张扬直接对阵。
提起章睿融,常凌峰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些不舍之意,他在内心深处对章睿融产生了情愫,可以说招商办里,他是最不想章睿融离开的一个。
安语晨道:“你挺让我失望的!”
张扬说完之后,把话语权交给常凌峰,具体的工作还是由常凌峰负责。张大官人的任务是统筹全局。
乔梦媛的如意算盘每个人都看出来了,她是对许嘉勇好,可许嘉勇感觉很不舒服,乔梦媛这么做,摆明了是说他不是张扬的对手,把他置于一个弱者的位置,许嘉勇感到被侮辱了,他淡然笑道:“我和张扬打吧!”
乔梦媛心里清楚没事,轻声道:“我休息一下就好!”
常凌峰道:“都跟你说过了,我不想耽误人家的前程。”
车内陷入短时间的沉默之中,还是章睿融笑着打破沉默道:“谢谢你能来送我啊!”
乔梦媛愣在那里。
常凌峰布置细节工作的时候,张扬坐在一旁,可脑子里却已经飞到了会场外,想不到这次把肖桂堂踢出去这么容易,原指望着等一段时间,找到他的毛病再对付他,没想到他自己主动送上来这个机会,追溯根源,还要感谢章睿融,如果不是她的那两巴掌,也不会把肖金山激到老市委来,自己也就没有对付肖桂堂的理由。
安语晨道:“我不知道你和许嘉勇之间有什么恩怨,可是利用一个女人去打击别人是不是很卑鄙?谁都看得出,你在利用乔梦媛!”
张大官人满面喜色:“全都是你的功劳!”
时维来到表姐身边,有些心疼的看着她苍白的俏脸,轻声道:“表姐,你对他这么好,他有什么资格对你大吼大叫?”
时维瞪了他一眼道:“你还好意思问?怎么谁跟你打球都得受伤啊?”
章睿融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常凌峰,对常凌峰这个人她打心底是敬佩的,常凌峰经商出身,身上却没有商人常见的市绘和俗气,他现在身在官场,却没有官场中的那种圆滑世故,常凌峰博学多才,宛如一个超然的隐者,是章睿融在江城期间唯一尊敬的人。所以章睿融才会听到肖桂堂诋毁常凌峰忍无可忍,一怒出手。
张扬道:“这个世界,女人很多,可出类拔萃的女孩子确实有数的,正所谓咱们常说的那句话,狼多肉少,你惦记上了,别人也会惦记上,你不下手,自然会有胆大的先出手,等人家出手了,万一得手了,你就追悔莫及了。”
张扬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大声道:“常凌峰,别怪哥们没提醒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现在不下手。将来后悔都晚了!”
左援朝也听说了发生在招商办的事情,心说这张扬可真不省心,回http://www.hetushu•com到工作岗位没几天,屁股还没擦干净又开始生事儿,左援朝知道肖桂堂这帮老人和张扬的矛盾由来已久,不过这次矛盾突然激化,搞得整个江城体制内人尽皆知,一个招聘的普通科员把肖桂堂给打了,肖桂堂的儿子带领一帮人去给老爹出气,结果气没出成。自己又让派出所给扣了。
常凌峰摇了摇头,他站起身:“张主任,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行,很好!”张扬压根没听到他说啥,不过答应的很痛快,无条件赞同常凌峰的说法。
张扬道:“失望什么?”
常凌峰微笑道:“那你帮我指点指点迷津!”
常凌峰道:“我是实话实说!”
严新建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扬也只能点头,不过张扬也有个条件,你肖桂堂不公开道歉也可以,老老实实在家里歇几天病假吧。
“丫头,我是你师父,你就这么说我?”
乔梦媛巴不得他挑选自己当对手,反正只要他不盯着许嘉勇就行。
张扬意味深长的看着常凌峰:“既然不想人家走,为什么不亲口对她说?”
乔梦媛道:“不用,真不用,我歇歇就没事了,你们接着玩!”
许嘉勇知道他在挑衅,心里不服输,可想起上次张扬发球的速度,仍然心有余悸,在几个女孩面前怎么都不能示弱,许嘉勇硬着头皮道:“好啊!”
时维和许嘉勇一起扶着她来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严新建听说这件事闹到了左援朝那里,的确有些头疼了,他明明给张扬打过招呼了,可这小子根本不吃自己那套,严新建心里不免有些不爽,给张扬再打电话的时候,自然流露出埋怨之意:“小张啊,差不多就行了,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现在老肖那帮人已经告到了左市长那里,如果这件事得不到解决。他们肯定会继续上告张扬明白肯定是左援朝给严新建施压了,他笑道:“严市长,其实我要求并不过分啊。让肖桂堂在招商办全体工作人员面前表个态,他儿子带人打到招商办门上来了,现在江城体制内谁不在看我们的笑话?”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你这么聪明一个人,在这种事情上怎么这么迷糊?”
张扬默然无语。
张扬道:“你觉着章睿融算不算一个出色的女孩子?”
张扬忽然踩下刹车,他盯住安语晨道:“他这个人很不简单,做很多事都抱有目的,我就是要刺激他,让他露出马脚。”
肖桂堂霍然站起,他恨恨点了点头道:“算你狠!”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算了,是我自己不小心,你们别怪张扬!”
肖桂堂又去了市政府,这次不仅仅是他。连其他几位副主任都跟了过去,他知道严新建拿张扬没辙,这次找得是市长左援朝,这帮老同志一起过来向左市长反映,招商办干不下去了,这位小张主任根本没有容人之量。
张扬已经端起茶盏,慢条斯理的饮了起来,对于肖桂堂这种级数的对手,他连眼皮都不屑抬一下,对方根本没有资格跟自己对阵。
章睿融道:“有你帮他,这招商办肯定能红火起来!你们两个一文一武,全都不可多得的人才!”
安语晨道:“无论怎样,你利用乔梦媛都是不对的,你和许嘉勇之间的事情,不应该牵涉到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别人对付你的时候,利用你的亲人,你的爱人来刺激你,你会怎么想?”
张大官人召开了他重新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次会议,几位副主任都不说话了,前一阵子,张扬病假的时候,他们着实风光了两天,可那种好光景没持续多久,又让人家http://www.hetushu.com一杆子给打回了原形。肖桂堂的下场每个人都看得清楚,感叹之余,不得不重新估量张扬的实力,眼前的招商办、企改办,人家大权在握,颇有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味道。
张扬道:“趁着章睿融还没有离开江城,你还有机会,就算你不舍得出手,也得让她明白。”
马德华率先鼓起掌来,其余人员也跟着一起鼓掌。马德华也不知道为啥要鼓掌,不过他认为只要张主任说话,就有鼓掌的道理。
张扬向后靠在椅背上:“说实话,这次如果不是小章打了肖桂堂两巴掌,招商办的事情还真不好解决。”
常凌峰笑而不语。
许嘉勇的面庞因为激动而变得通红,他点了点头道:“我先走了,你们自己回去吧!”
张扬道:“你少拍我马屁,我有些晕了。”
乔梦媛和时维也记得,乔梦媛首先想到的就是,今天说什么不能让张扬跟许嘉勇打网球。
许嘉勇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他知道张扬是故意叫给自己听的,这厮在故意气自己。
张扬返回回江城后。很快就恢复了昔日的生活,周六下午,例行来到体育场拳击馆和荣鹏飞、杜宇峰他们一起运动,张大官人在运动上的天赋得到每个人的认同,现在少有人愿意跟他交手了,他出拳不但速度快,而且力量大,没人是他的对手。没有对手的时候也是一种悲哀,所以张扬很快就把兴趣转移到了其他的方,比如乒乓球,又比如网球。
常凌峰淡然笑道:“应该说谢谢的是我,这次的麻烦是因我而起!”
常凌峰听着张扬的逻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摇着头道:“按照你的逻辑,看到出色的女孩子就要毫不犹豫的出手,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乔梦媛伸出手握住时维的手,她的手异常冰冷,正如她此刻的心情,乔梦媛低声道:“我们回去吧!”
乔梦媛咬住嘴唇做痛苦状,其实她压根没事,刚才跌倒是她故意伪装,她不想许嘉勇因为张扬而生气,更不想被张扬利用。
常凌峰叹了口气道:“你的这种境界我永远也不会达到,也不能理解。”
望着许嘉勇生硬的轮廓,乔梦媛一双美眸之中闪烁着清冷的丹光,她随即仰起头,抑制住就要流下的泪水,时维看不过去了,她叫道:“许嘉勇,你是不是男人?你凭什么对我表姐吼叫?”
章睿融在副驾坐下:“送我去火车站,还有一个小时就开车了!”
肖桂堂把儿子从派出所领出来,他已经接到了严新建的电话。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肖桂堂明白上头的意思,领导们在搞平衡,他更清楚张扬的意思,张扬是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从招商办踢出去,张扬病假的这段日子。他肖桂堂很风光,抢了不少的政绩,现在是吃了多少让他吐出来多少。肖桂堂很郁闷。他并不是个输不起的人,可这件事败得实在窝囊,自己被一个黄毛丫头打了不算,连儿子也被弄进了派出所,差点被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冲击政府机关的帽子。
感情无法用道理来解释,正如常凌峰也不知道自己因何会喜欢上章睿融,他生性内向,喜怒不行于色,虽然也遭遇过几次感情,可最终都因为他的淡漠而不了了之,这次不同,章睿融的青春活力感染了他,常凌峰真的很希望章睿融留下,在和张扬谈话之后,几经犹豫,常凌峰终于作出决定。
左援朝道:“老肖啊,这件事是严市长负责吧!”到这种时候,左援朝还想推出去。
张扬道:“我回来了!”言简意核,我张扬又回来了,从今天起,这招商办还是我说了算。
张扬hetushu.com笑眯眯道:“脸是自己给自己的,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两人打了几局,安语晨摆了摆手道:“热死了,休息一会儿!”
乔梦媛无心的一句话却触到了许嘉勇敏感的神经,他突然大吼道:“我为什么要多想?在你眼里我心胸就是那么狭窄吗?”
乔梦媛听出他语气有些怪怪的,轻声道:“我怕你多想所以才……”
乔梦媛很快就后悔了,她发现了张扬越来越无耻了,对!就是无耻,大力扣杀之前,这厮还要装腔作势的叫一声:“乔小姐,小心了!”脸上拿捏出关切万分的表情。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了,张主任真是政绩显赫啊!”
章睿融道:“最应该谢我的那个人是张扬,我打了肖桂堂帮他出了气,他又利用肖桂堂儿子上门闹事,把肖桂堂爷俩儿都整了一顿,现在的招商办已经每人敢跟他唱对台戏了。”
在这个时代,中国网球运动远不如羽毛球乒乓球普及,张扬打网球是陪安语晨,虽然安语晨叫他师父,可是在网球方面,安语晨比他要厉害一些,不过张扬凭借着发球的优势也能和安语晨打个基本平手。
章睿融微笑道:“常主任,来送我啊?”
安语晨道:“要不要去医院?”
常凌峰的目光充满了犹豫。
常凌峰轻声道:“你也是人才,江城招商办其实很有前途,为什么不留下来发展?”他终于鼓足勇气提出挽留。
张扬心中暗笑,打网球都把许嘉勇吓成这样,这厮凭什么跟自己斗?其实他这次不会用网球袭击许嘉勇了,同样的事情干一次那叫偶然,干第二次就是存心了,张大官人不屑用重复的手段。他揶揄时维道:“你那水平不行,我还是跟乔总打吧!”
肖桂堂充满悲愤道:“左市长,现在不是文革吧?怎么还有这种人存在,他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在工作中处处刁难我们这帮老同志,还鼓动其他人对付我们,章睿融打我就是受了他的指使。”
乔梦媛厉声道:“时维,你给我回来。”
去找章睿融的时候,她正要出门,手中拎着的行李箱预示着她就要离开江城。
常凌峰没说话,唇角却露出一丝微笑。
张扬道:“得,我看出来了,我成全民公敌了,算了,我还是走吧,你们玩,回头再跟你们联系,晚上我请吃饭!就当给我个赔罪的机会,好不好?”
安语晨很不屑的看着张扬,张扬被她的目光刺激的很不自然,咳嗽了一声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许嘉勇和时维都跑了过去,许嘉勇扶住乔梦媛的手臂道:“梦媛,你没事吧?”
张扬拿起讲演稿,目光扫视了一下与会人员,今天常凌峰也特地过来捧场,他本来就没什么病,一直都在关注招商办的情况,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张扬可没觉得自己过份,就算过份也是你肖桂堂过份在先,你居然敢抢我的政绩,胆子真是大啊!肖金山没有得罪自己,当儿子的但凡有点血性,也不能看到老子受辱坐视不理,张扬也明白肖金山带人来招商办的目的是为了找章睿融算账,而不是冲击政府机关,更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可谁让你是肖桂堂的儿子,整你也不为别的,都是你爹惹得祸。
“过去我以为你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文化,做事鲁莽冲动,不过好在人还算得上正直,可今天我才发现,你和很多人一样,很虚伪很阴险。”
安语晨打累了,坐在一旁休息,他们四个分成两对,同时比赛。
“明白什么?”
常凌峰想了想,点了点头:“是挺不错的!”
张扬过去对开会很反感。不过那时候是坐和_图_书在台下,当他真正坐在主席台上,方才知道为什么领导都喜欢开会,当你成为全场的焦点,当你的一举一动可以牵引别人的目光,当你可以掌控别人情绪,当周围人的心情随着你的喜怒哀乐而起伏的时候,那种满足感是无法言喻的。
许嘉勇笑着点了点头,可张扬离去之后,他一张面孔顿时又阴沉起来。
常凌峰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和他之间有约定!”
章睿融笑道:“我打肖桂堂是因为他在背后说你坏话,当然,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想着反正已经辞职了,我再不用对他有什么顾忌,有冤的伸冤,有仇的报仇,我就狠狠给了他两巴掌。”
张扬陷入长久的沉默中。若非安语晨说出这番话,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许嘉勇的手段有什么不对,自从他开始怀疑自己身边接二连三的事件和许嘉勇有关之后,他就开始有意利用乔梦媛刺激许嘉勇,可安语晨让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对乔梦媛来说的确是有些残忍,无论许嘉勇是好是坏,乔梦媛对他的感情是无可指责的。
时维被张扬夸张的声音叫得心烦,怒道:“你不会好好打球啊,叫得跟个娘们似的!”
张扬的目光何其敏锐,从刚才乔梦媛跌倒的动作上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猜到乔梦媛一定是不甘被自己利用,害怕造成许嘉勇误会,所以才这样做,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乔梦媛没得罪自己,他只想着刺激许嘉勇,把乔梦媛也拉进来了。
安语晨道:“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的精力。”说话的时候,看到乔梦媛、时维和许嘉勇拿着球拍过来,他们也经常来这里运动。
常凌峰天笑道:“也好!”他伸出手,主动接过章睿融手中的行李,章睿融也没有拒绝,看着他把行李放入汽车的后背箱。
张扬淡然笑道:“既然你看得出,许嘉勇一样可以看得出,如果他的心胸足够宽广,应该一笑置之。”
安语晨凝望张扬道:“既然你不喜欢她,又何必招惹她?你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内心没来由一颤,慌忙扭过头去,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常凌峰点点头,启动引擎,在任何时候他都表现的从容镇定,即便是此时内心中心潮起伏,可是他的表情却一如往常,古井不波。
左援朝皱了皱眉头,他听出肖桂堂的话中有夸张的成分在内,不过有些事肯定还是靠谱的,在左援朝看来,这件事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干部内部矛盾还是内部解决,闹得整个江城体制内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就没有什么必要了,他先把肖桂堂一帮老干部安抚了一下,让他们先回去。
常凌峰微笑道:“其实张扬从来没有把肖桂堂看成对手!”
章睿融道:“我在江城惹了麻烦,还是走为上策,省得后患无穷!”
乔梦媛和安语晨打招呼的时候,张扬乐呵呵向许嘉勇走了过去:“来打网球啊!一起玩吧!”
张扬笑了起来,果然一个大力的扣杀回敬了过去,乔梦媛救球的时候不慎摔倒在了地上,球拍甩到一边,秀眉已经颦在一起,好半天没从地上站起来。
许嘉勇冷哼了一声:“演得真好,我还以为你是真的!”
“明白你心里惦记着她,明白你喜欢她!”
章睿融道:“我真是不明白,你就是一个闷葫芦,怎么会和张扬那个混世魔王混在一起?”
会议结束之后,常凌峰跟着张扬来到他的办公室:“张主任,德国那边来了消息,海德集团已经决定投资江城了,这个月他们会过来签合同。”
乔梦媛笑道:“我可不给你这个机会,晚上我有事!”
肖桂堂脸色铁和-图-书青道:“张主任,你是不给我面子了?”他气急败坏之下率先撕破了脸皮。
“那就改天!”张扬很友善的拍了拍许嘉勇的肩膀道:“我走了!”
直到常凌峰征求他意见的时候,张扬方才从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他梦醒般道:“啊?”
张扬道:“在经济上我赶不上你,可在感情问题上,你拍马也赶不上我。听我的,去找章睿融,你心里想什么,就对她说什么。要不要我给你创造一个机会,摆个送行宴啥的?”
常凌峰被章睿融的情绪感染了,他哈哈笑了起来:“你这两巴掌打得江城体制内人尽皆知,肖桂堂什么脸面都没有了。”
常凌峰知道他开了小差,不禁笑道:“张主任,你看咱们最近的工作这样安排行不?”
时维道:“我来吧,都说他发球厉害。我试试!”关键时刻她也想帮许嘉勇解围。
张扬和乔梦媛打网球的时候,当然不会像对许嘉勇这么野蛮,几乎没有什么大力扣杀,场面很平和,平和的甚至有些温柔。
许嘉勇看到张扬内心咯噔一下,上次张扬借着发球的机会差点没把他砸个半死,许嘉勇仍然记忆犹新。
常凌峰迎上去,轻声道:“小章!”
张扬道:“不好意思,我这人出手没轻没重的,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张扬笑道:“也就是说,蓝星和海德都搞定了?”
张扬体力充沛,他没觉着累,笑道:“你歇着,我去拳击馆玩玩,好久没跟老杜他们过招了。”
乔梦媛以为他担心自己,小声道:“我没事,好了,脚一点都不疼了!”她站起身,原地转了一个圈。
左援朝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找张扬,他给副市长严新建打了个电话,让严新建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招商办既然已经交给了严新建分管,出了任何事当然要找他,左援朝作为江城市市长没有这么多精力管这些小事。
张扬最后一个走过来:“怎么了?”
“可你有没有想过,这对乔梦媛是一种伤害?”
肖桂堂道:“左市长,我知道您忙,可严市长那边我找过了,他张扬是什么人?您应该清楚,整个江城他还把谁放在眼里?严市长说的话他根本不听,我也是没法子了,我肖桂堂是个老党员,从二十岁参加革命工作,我一直鼓兢业业,我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我的为人对得起天地良心,我知道现在提倡干部队伍年轻化,年轻人有他们的长处,从他张扬来到招商办,我就真心配合他工作,可他干了什么?他向社会招聘一帮闲杂人员,为的就是排挤我们这些老同志,那个章睿融连个正式编制都没有,他竟然可以带着她出国,还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暧昧关系?他病假期间,我们这几个老同志好不容易把招商办的工作理顺,没想到这也得罪了他,章睿融当众殴打我就是受了他的盅惑。”人一旦识破了脸皮就什么也不顾忌了。
张扬对热烈的掌声还是很满意的,他清了清嗓子道:“自从我主持招商办工作以来,大家的工作成绩还是值得肯定的,你们的努力我是看得到的,可以说,我们基本是在良性发展的道路上前进,可是,我病假期间,发生了一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我们的工作因为某些人别有用心的行为,而出现了停滞不前,这让我很是痛心!”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拿起茶杯,这厮在官场中混久了,也琢磨出来一些门道,开会的时候,茶杯是必不可少的道具之一,适当的停顿可以起到吸引群众眼光的作用。
时维道:“谁还敢跟他打球啊,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张扬笑道:“错杀了你还可以补偿,要是错过了,你只能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