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6章 时过境迁

中年人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不过他表情还是很镇定,笑道:“行啊,有力气!”
中年人笑着点了点头
张扬点了点头:“这是我朋友,给个面子!”
此时一辆北京吉普从一旁经过,车窗落下,一位中年人有些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人推动一辆汽车并没有什么稀奇,可是这辆车将近两吨重。而且现在是上坡路,就不能不让人感到惊奇了,那中年人向张扬道:“小伙子,很有力气嘛!你累不累啊?”
张扬笑道:“是吗?可能是报纸上宣传过的缘故,我就是一普通人。没上面写的那么伟大!”
中年人笑道:“路上遇到也算有缘。不要钱了,有机会遇上,你请我喝酒吧!”
常凌峰停下脚步,看着章睿融慢慢走入候车室内。
徐立华道:“我一直都说这世上好人多!”
张大官人奋起神力,推着吉普车一溜小跑,看得常海天兄弟俩目瞪口呆,这厮是人吗?这体力也忒充实了点。
张扬进了包间才知道,左援朝今晚来水上人家是家族聚会,他一家三口,左拥军两口子,还有田庆龙一家三口。
秦欢虽然小,倒是明白得很:“大家都让我,所以我每次都赢!”
左援朝板起面孔道:“小孩子家就会胡说八道。”
章睿融笑道:“一定会的,你要是去了北京,也要和我联系!”她心中却明白,自己这次前往北京还不知道要被派到什么地方,按照她隶属四局的情况来看,她十有八九会被派往港台。
左晓雯好奇的打量着张扬,对于他的传奇故事左晓雯听说过许多,她跟张扬碰了碰酒杯道:“你就是张扬啊,你在江城很有名气啊!”
左援朝笑道:“行,不跟你抢!”
中年人向张扬笑道:“谢谢!看来应该我请你喝酒了!”
张扬听说母亲想家了,准备周六带她回去。
章睿融走了几步,回过头去,看到常凌峰仍然站在外面,她咬了咬樱唇,挤出一个笑容,向他挥了挥手,此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章睿融拿起电话,电话中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章睿融,我是四局局长邢朝晖,根据我们研究后决定,你暂时留在江城!”
张扬点了点头道:“在啊,正在和乔梦媛一起搞南林寺商业广场呢?”
中年人赔着笑道:“对不起,我真没注意,一不留神油门踩大了!”
秦萌萌俏脸一热,人世间的事情真是匪夷所思,张扬可能真是她命中注定遇到的贵人,如果不是张扬,秦欢又怎会获救?自己也不会重新感受到人世间的温情,她轻轻点了点头,小声叫了声哥,张扬道:“是不是回去办复员手续?”
张扬道:“你少拍我马屁,想把我给拍晕了,让你的小情人回招商办是不是?”
是看到张扬进来,秦欢高兴地叫了一声爸。
张扬笑道:“你也不错,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跟小伙子似的,成!我看你过去练过吧?”
“知道多危险吗?这儿限速二十。你车速四十多,超速一倍以上,够吊销驾照的了!”
常海心踩住了刹车,把车停好了:“打不着火!看来毛病大了!”
“也好,换个环境对你和小欢都有好处。”张扬笑道:“可以考虑一下来江城招商办工作,我说了算!”
中年人道:“小同志,明珠宾馆在哪里?”
徐立华将自己认秦萌萌当干女儿的事情向张扬说了,张扬也是开心无比,此时他才知道秦萌萌的年龄,秦萌萌和他同年,月份上比他还要小一个月,也就是说秦萌萌才二十二岁。这么推算一下,她怀秦欢的时候不过才十六岁http://m•hetushu.com
李长宇在张扬面前也没有隐瞒:“张扬,安小姐是不是在江城?”
张扬听着有些不顺耳:“我说常秘书,你这话啥意思?什么三心二意?你不是说我吧?”
田庆龙道:“人怕出名猪怕壮,太有名气也不是什么好事!”
彰军祥坐了没一会儿就出去了。到外面晃了一圈回来,在张扬的耳边小声道:“左市长一家在天水阁吃饭呢,您要不要过去招呼一下?”
不过这吉普车也太不配合了,张扬推了半天仍然不见启动。
秦萌萌道:“张扬,我下周要回北京一趟,上欢就交给你照顾了!”
中年人主动请缨道:“我帮你们看看!”他让张扬打开吉普车的引擎盖,在里面捣鼓了一会儿,抬头向张扬道:“小伙子,你这车没按时保养吧?这车三分开七分养,你不爱惜车,车就给你犯脾气!”他示意常海心打火试试。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本以为清台山的开发项目已经不存在任何问题了。可想不到又出现了这种事,张扬道:“我倒没留意这些事,市里让我抓招商办和企改办,清台山的开发权放给了春阳县,这应该是他们的事情。”
张大官人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什么人啊,居然看热闹,还他妈说风凉话,张扬笑道:“累不累,你下来推推不就知道了?”
张扬对这件事也没有太上心,毕竟现在清台山旅游开发也不是他分管的范围,周六的时候,他送母亲返回春阳,和他同行的还有常家三兄妹。他们是跟着一起去清台山玩耍的。
张扬走后,左援朝又瞪了女儿一眼道:“你这孩子,就会乱说话,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不懂事?”
这句话让常凌峰多少感到了一些希望。
秦欢道:“奶奶,我就要你一起去!”
张扬喜出望外:“老师傅,您还真行啊!你是修车的?”
张扬道:“美国佬跟日本佬一样。没一个好东西,下次我再买车说什么不玩美系了!”他向常海心道:“你去把住方向盘,我们推推!”
张扬笑道:“再叫我张扬,我可不答应了,你是我干妹妹,就得有个妹妹的样子。”
小交警认出了张扬,笑着叫了声张主任。
“安家答应的清台山后续投资老是无法到位,景区开发按照计刑中进行,可是款项已经拖欠了许多,按照事先的约定,现在安家已经有一亿人民币的投资没有到位。”
张扬道:“是不是中间哪个环节出了岔子?根据合同,你们安家现在已经拖延了一亿元的投资款,清台山旅游开发项目就要停工了。”
张扬笑道:“不好意思,我还真不知道是你们一家人吃团圆饭,打扰了,打扰了,左市长、左院长、田厅长,你们别见怪,就当我没有出现。我这就走!”这厮装模作样的转过身去。
招商办多章睿融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可是章睿融现在回来,还是让张大官人有些为难的,毕竟这丫头打了肖桂堂,肖桂堂目前病假之中,章睿融堂而皇之的回来,等于追上去又给了肖桂堂一记耳光,这次不是别人打的,是他张扬张大官人。张扬望着常凌峰,苦笑道:“我说你怎么尽给我出难题?章睿融当招商办是旅店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田庆龙道:“什么名声?这世上沽名钓誉的人太多了,根本不要在乎别人说什么?只要自己行得正坐得直就行!”张扬曾经救过他父子两命,不管别人说什么,田庆龙对张扬的评价很高。
张扬早就接到了邢朝晖的电话,他首先m.hetushu.com想到的是便宜常凌峰了,这下这小子得偿所愿,然后想到的是。国安对自己仍然没死心,仍然阴魂不散的缠着他,虽然邢朝晖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声明,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可张大官人信他才怪。
张扬向母亲道:“妈,嫣然也请你过去玩!”
常凌峰笑道:“我这要求也不算过分啊,再说了,肖桂堂被你搞到这步田地了,你还打算放他回来?”
徐立华慌忙摇头道:“我不去,我什么都不懂,一句英文不会说,我去干什么?”
左援朝他们并不知道张扬也在,看到张扬走进来,左援朝有些惊奇。
左晓雯道:“你很有钱啊?工资很高吗?”
张扬笑了笑,他对中年人道:“春阳现在到处在修路,路标指示牌很乱,开车多注意一点!”
胡茵茹道:“小欢!”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这时候,常海天打电话过来,却是他弟弟常海龙,妹妹常海心从岚山过来了,两人这次前来是看看哥哥在江城发展的怎么样,是不是能适应这里的工作环境,其实也是老爷子常颂的意思,张扬和常家三姐妹的关系很好,听说他们过来,马上提出要请客吃饭。
安语晨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同寻常,她对家族生意过问的并不是太多。公司的事情基本都是堂弟安达文在管理,当着张扬的面安语晨往公司打了一个电话,情况果然如张扬所说。清台山旅游开发的投资款的确没有及时给付,是安达文亲自做出的决定。
中年人脾气很好,笑道:“我第一次到春阳来,路不熟,小同志行个方便吧,我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小交警眼皮十分的活络,他笑道:“既然是张主任的朋友,这件事好说,下次注意点啊!”他把行驶证、驾证还给了那位中年人。
左援朝微笑道:“去吧!”
回到自己的车上,张扬不无感叹道:“想不到现在还是有雷锋啊!”
中年人笑着点头。
张扬笑道:“行啊,玩上了,谁赢了?”
张扬开车在前面引路,一直把中年人带到明珠宾馆门口,这才离去。明珠宾馆算得上春阳最有档次的宾馆了,经过这里的时候,张扬不禁想起海兰,当初海兰在春阳电视台的时候,这里曾经留下过他们的不少美好回忆。时过境迁,如今明珠宾馆仍在,对面的春阳电视台却已经迁往东郊新址,原址上正在兴建住宅楼。
那中年人转身向那辆北京吉普车走去,张扬追了上去,叫住那中年人。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他,从车牌号上张扬看出这是辆外地车。他向中年人道:“以后在江城遇到什么麻烦事儿可以找我!”
常海心新剪了短发,多了几分职场女性的干练,张扬笑道:“常秘书,越来越漂亮了,你来到江城。我们江城的美丽指数能跃升一个台阶。”
那交警心说谁这么嚣张?抬起头,正想呵斥对方两句,可看到张扬他顿时一惊,现在的春阳不知道张扬的已经很少,这要归功于他当选省十佳青年,大照片在江城的各大报章上都出现过。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我退伍手续这两天就办下来了,可能还要回一趟北京。”随着秦欢的康复,秦萌萌整个人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看得出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好。
左援朝狠狠瞪了女儿一眼。
张扬和常海天对望一眼,两人都笑了起来,心中对这句话有所保留。
田斌乐呵呵走了过来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按在了椅子上:“我说你现在哪有那么多废话,坐下,喝酒!”
常凌峰道:“你路程远,我回家可和_图_书以换!”
满桌人中除了左拥军的妻子蒋心慧和张扬过去有些不快,不过时过境迁,现在她女儿左晓晴身在美国,张扬也已经成了省长女婿,又是国务院副总理的干儿子,蒋心慧看张扬也没有了昔日的歧视,她又怎能想到短短的两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看张扬谈笑风生的样子。举手抬足之间的确充满了吸引力,难怪女儿当初会对喜欢上他,想起女儿,蒋心慧竟然生出一些悔意。
张扬放下电话,看到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是时候离开了,他向母亲和胡茵茹说了一声,离开的时候,秦萌萌把他送出门外。
张扬点了点头道:“咱们一言为定!”
中年人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修了几十年了,一般的毛病,我打眼就能看出来!”他手上沾了不少的油污,张扬从车里拿了个毛巾递给他,笑道:“多少钱啊?”
秦萌萌温婉笑道:“阿姨,一起去吧,跟我做个伴,小欢这么粘着你!”
常海龙道:“她上课忙着呢,再说了,两人整天呆在一起腻得慌,还是自己一个人出来透气自在。”
两人并肩在风雨中走着,他们都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该说什么?来到候车室门前,章睿融看了看常凌峰:“我走了!”
常海龙哭笑不得道:“合着你车出毛病还是我坐出来的?”
张扬来到一旁:“记我账上行吗。”
章睿融美眸之中倏然亮了一下,可随即又如天际流星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柔和的唇角露出一丝温馨的笑意:“我不适合留在这里,勉强留下来,只会给你们惹更多的麻烦。我这次离开,也并不代表我和江城就中断了联系,以后我还会回来。”
常凌峰停顿了一下:“我不是代表招商办!”不是代表招商办就是代表他自己,常凌峰说出这番话的确经过了相当的努力。
章睿融推门下了车,发现常凌峰已经撑着伞跑了过来,为她挡住头顶的风雨,她的心中涤荡着温暖。此时方才意识到,江城也有她留恋的地方。
安语晨本想给安达文打电话。可想了想还是打消了念头,下周安达文就会前来江城,亲自视察南林寺商业广场的进度,有些事还是当面问他的好。
胡茵茹笑道:“说谁谁明白,张主任,咱们是不是开始喝酒啊,朋友大老远过来了,也不能只聊天不吃饭!”
张扬道:“那是当然。”
徐立华和秦萌萌相处的很融洽。这些日子,通过秦欢这个纽带,她们之间已经产生了近乎于母女般的感情。徐立华提出要认秦萌萌当干女儿,秦萌萌心中对张扬一家十分的感谢,正不知如何报答人家,认徐立华当干妈,以后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孝敬人家,她自然心廿情愿。
安语晨听张扬说起这件事显得十分错愕,她充满诧异道:“清台山旅游开发的事情一直都在进行啊。我爷爷去世之后,把家族的生意分成了两部分,内地投资是我管,我交给专人负责了!”
张扬道:“我是想让他安安心心在家里养老,让他回来,不是给我添堵吗?”他想了想道:“让章睿融先休个病假,现在就让她上班等于公然挑战,好不容易才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我暂时不想再起什么波澜。”
张扬道:“你先帮我顶着,我去方便一下啊!”他这一松手,常海心没有第一时间踩住刹车,吉普车向后到了回来,那中年人虽然有些力气。可是他可没有张扬的本事,感觉到那吉普车向他压了过来,吓得他脸色都变了,双臂竭力撑着,心说这下完了,搞不好胳膊都保不住了。张http://www•hetushu.com扬及时伸出手去将吉普车顶住,笑眯眯道:“感觉怎么样?”
左晓雯道:“他很有名气嗳,我们同学都知道他!”
张扬的吉普车行驶到中途的时候又抛锚了,气得张扬朝着轮胎连踹了两脚。常海天和常海龙两兄弟也下了车,装模作样的拨弄了一通,他俩都会开车,可对修车全都是一窍不通。常海龙道:“早知道我把奥迪开来了,你这吉普车虽然大,可中看不中用。”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左援朝也在水上人家,自己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怎么都要过去打个招呼的。他跟常家三兄妹说了一声。起身去了天水阁,彭军祥很有眼色,派了一名服务员跟着,还给张扬专门开了瓶三十年的茅台。
常凌峰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还得去办事,先告辞了!”
秦萌萌难得的露出笑靥道:“我可没那个本事,一直都在研究所呆着。我和外面的世界都有些格格不入了。”
张扬把一圈酒敬完了,最后来到她这里:“雯雯是吧,你喝饮料吧,我把这杯酒干了!”
张扬又被噎着了,这左援朝的女儿没啥家教,说话不分场合,他也不想坐下去了,再呆一会儿还不知这孩子要说出什么混账话来,张扬起身道:“我得过去招呼客人,来了几个朋友。”
张扬来到水上人家的时候,人都已经到齐了,除了常家三兄妹之外。水上人家的经理彭军祥,胡茵茹都到了。
李长宇道:“清台山旅游开发项目当初是你一力促成的,安老虽然去世了,可是合同还在,你和安家的关系很好,这件事还是你出面协调一下的好,清台山开发已经全面展开,如果安家答应的资金迟迟不能到位。肯定会影响到开发的进度。”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奥迪车能跑山路吗?我这车平时都没事,你一上我车就熄火。”
那中年人居然真的让人把吉普车停下,他撸起袖子来到张扬身边:“我给你搭把手!”
秦欢听说奶奶要回春阳,也闹着要一起回去,张扬道:“你不行,得等身体再稳固稳固,你奶奶回去只呆两天,下周还会过来。”
张扬瞪大了眼睛:“常凌峰啊常凌峰,你居然敢威胁我!”
章睿融再次道:“别送了!”
常海心和徐立华也下了车,常海心道:“张扬,你这车看着还蛮新的。怎么这么多毛病?”
田庆龙笑骂道:“你个混小子,闯进来想这么就走?给我站住!”
张扬和常海天、常海龙两兄弟一起推着吉普车,推了五十多米,常海心还没把吉普车发动起来,常海天两兄弟受不了了,累的直喘气道:“我们得歇歇,张扬一你人推吧!”
中年人点了点头道:“我喜欢运动!”
常凌峰点点头:“以后有机会,常回来看看!”
秦萌萌道:“不是复员,我想退伍了。在军校这么多年,我有些厌烦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陪着小欢康复,工作的事情,等小欢彻底康复之后再说。”
张扬一早就被李长宇叫到了办公室里,李长宇的表情很凝重,张扬猜到他十有八九又遇到了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
常凌峰笑了笑,心头忽然感觉到难以言喻的不舍滋味。
徐立华笑着捏着秦欢的小脸蛋道:“好,好,好!”她嘴上答应着。可心里还是惦记春阳那边,自从来照顾秦欢之后,她还没有回过春阳呢。
张扬这才嬉皮笑脸的转过身来:“这酒我得敬,可坐下我不敢,我还是站着敬吧!”
张扬笑道:“我倒忘了,上菜,上菜,今天我买单!谁都别跟我抢!”
张扬看出秦萌萌有话想单独对自己hetushu•com说,和秦萌萌来到医院花园内,两人找了张连椅坐下。
常凌峰道:“你考虑事情越来越周全了!”
张扬道:“好吧,回头我找安语晨问一下。”
常海天告诉他,酒店已经订好了。就在水上人家,晚上张扬准时过去就行。
张扬把车停下走了过去,远远就听到那小交警道:“超速了,知道吗?”
常海心试着打了一下去,居然一次成功。
张扬道:“田厅这次回来也没跟我说一声,这样吧,今晚这顿我来埋单,谁也别跟我抢啊!”
常海心提醒常海龙道:“二哥,你可不能学某些人三心二意啊,人家薛燕对你多好!”
张扬转身望去,常海天兄弟俩都远远的落在身后,他点了点头,中年人双手扶住车尾。
这厮的一句话让常海心听得很舒服,明知他是恭维话儿,可那个女孩子不喜欢人家夸自己漂亮呢?常海心道:“你啊,就是没一句实话,我看江城美女多得是,我过来恐怕把你们的平均指数给拉低了。”
章睿融笑道:“张扬已经代表招商办挽留过我了!”
抵达春阳县城的时候,张扬看到那辆外地牌号的北京吉普就在前方。看样子让交警给拦住了,一个小交警正在那里记着什么,中年人站在一边赔着笑。
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常海天俩兄弟也帮不上什么忙,他一个人推这辆吉普车也绰绰有余。
常凌峰道:“你心里明白的,反正你不让她回来,我也撂挑子不干了!”
左援朝也笑道:“你敢走进来就没把自己当外人,赶紧坐下敬酒!”
常海天道:“你俩少扯犊子了,咱们还是赶紧修车吧,眼看天就黑了!”
秦萌萌把自己的凳子让给张扬,张扬也没跟她客气,坐下之后道:“嫣然又打电话过来了,那边康复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张扬看了看前方,春阳因为道路施工,整个城区到处都是一片狼藉。他暗骂朱恒胡搞,向中年人道:“你跟在我车后头走吧,我刚好从明珠宾馆旁经过。”
张扬自然不会跟这小孩子一般见识,笑道:“我这名声的确不咋地!”
章睿融可怜兮兮道:“北京的工作黄了,常主任,招商办还有我的位置吗?”
常凌峰重重点了点头道:“只要我在,位置永远为你保留着!”
这一桌人张扬基本都是认识的,除了左援朝的女儿以外,左援朝的女儿左晓雯目前在江城第一中学读高三。长得娇小玲珑的,左家人大都长得不错,这左晓雯也是个美人胚子。
张大官人尴尬了,一口酒差点没把他呛着。
章睿融听他这样说,只能由着他。
常凌峰为了避免风雨淋到她。尽量把雨伞靠到她的那一边,自己的半边身子都被雨水打湿,章睿融道:“不要只顾我,你自己都淋湿了。”
常凌峰满怀失落的启动了引擎,车窗被轻轻敲响了,章睿融被雨水淋得有些苍白的俏脸出现在他的面前。常凌峰又惊又喜:“小章!”
秦欢的情况一天好似一天,他的身体机能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张扬探望他的时候,秦萌萌、徐立华都守在他的身边,三个人正在打着扑克。
左晓雯摇了摇头道:“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小交警冷冷道:“要是你撞了人。说句下次注意能解决吗?罚款,按规定,两千块,扣12分!”
张扬在常海龙和胡茵茹之间坐下,拍了拍常海龙的肩膀道:“怎么没带女朋友过来啊?”
常海心点了点头,她上了车。
汽车已经行驶到火车站停车场,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章睿融轻声道:“我下车了,你不要送了,下雨天送人挺伤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