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8章 人真他妈虚伪

许嘉勇慌忙表决心:“孟阿姨。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梦媛!”
时维白了他一眼道:“你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
张扬笑道:“咱们不都是朋友吗?朋友间相互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
乔梦媛慌忙咳嗽,这个表妹是想帮他们,可她说话实在有欠考虑。
张扬在南林寺绝对属于贵宾级别,按照三宝和尚的说法,张大官人就是南林寺的大救星,如果不是张大官人发现了南林寺地宫,寺院也不会有今日兴旺的局面。
孟传美道:“女儿喜欢他很久了。当初从美国突然回来也是为了他!”
张扬道:“干我屁事,是老齐找我过来喝酒的!”
张扬笑了笑道:“乔书记,我这人不禁夸!”知道乔振梁的身份之后,他自然不敢老乔老乔的叫了。
乔振梁站在新帝豪的观景平台之上,望着许嘉勇驱车远去,不禁发出一声叹息。
张扬点了点头道:“放心,我准时到!”
许嘉勇知道岳母信佛,所以特地安排了在佛祖舍利前上香,岳母孟传美此时仍在地宫诵经,乔梦媛的表妹时维陪着她。乔振梁是个彻头彻尾的共产党员,他不信这些,所以连地宫都没进,一个人在外面选景拍照片,乔梦媛和许嘉勇担心他寂寞,所以上来陪他。
“嘉勇!”乔梦媛的美眸中荡漾着泪光。
三宝和尚看到张扬真生气了。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小心翼翼道:“那……我去跟方丈商量商量……”
许嘉勇殷勤道:“乔叔叔,我在新帝豪准备了酒宴为您接风洗尘!”
乔梦媛看到张扬抱着一坛酒走进来也是微微一怔,她诧异道:“张扬,我们把酒准备好了!”
三宝和尚陪着笑道:“我这儿有刚刚开光的上好紫檀,我送给几位施主一些。”
许嘉勇听在耳朵里,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自从他和乔梦媛订婚之后,孟传美连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这次来江城也不搭理他,本来许嘉勇也没什么,毕竟未来岳母大人一直都反对他和乔梦媛的亲事从没喜欢过他,可看到孟传美对张扬如此和蔼,许嘉勇的内心深处顿时失衡起来,他张扬凭什么?
张扬不屑道:“不就衬俩臭钱吗?至于这么大排场吗?有种他就把南林寺给包下来,每天都捐十万善款。”
张扬乐道:“老乔,还别说,咱俩真是有缘,从春阳到江城,哪几都能遇到你,你是不是一直在跟踪我啊?”
张扬恭恭敬敬叫了声乔叔叔,他心里清楚得很,眼前这个是乔老的儿子,也是乔家在政坛上最为突出的一位,乔振梁今年不过五十二岁,前景还是很光明的,从古到今,政治都是少数人的玩物,越往上走,你的出身背景就变得越来越重要。张扬对乔振梁其人并不了解,可是有一点他知道,乔振梁搞经济很有一套,自从他前往云安之后,云安河的经济连年增长,过去平海在各方面都远超云安,可是近近年来云安发展的速度极其迅速猛,俨然可以和平海并驾齐驱。
老乔笑道:“没有,绝对没有,我陪我家那口子过来上香的,她去上香,我随便走走,拍几张照片,这南林寺的古迹还真多!”
许嘉勇笑着劝道:“孟阿姨,再喝一杯吧,好事成双!”
“你……”时维想发作几句。张扬却已经大步走入了国宾一号。
乔振梁在这个问题上和老爷子甚至发生了一些争执,可是他至多表现出不满,在乔家,父亲的决定是不可更改的。
老乔点了点头道:“江城比我想象中好多了!”
张扬没好气道:“不要!”
三宝和尚心说,要是许嘉勇每天捐十万,我们肯定拍手欢庆,耳http://www.hetushu•com人家又不是傻子,捐善款也有个限度。不可能把身家全都捐给佛门。
乔振梁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任何治疗的关键都在于心理,我虽然身体有些问题,不过我首先要拥有一个健康的心理,只有拥有乐观向上的心理,我才能活得更加健康。”
许嘉勇端着酒杯的手僵在那里,他想不到未来岳母大人当中就让他下不来台。
晚宴结束之后,时维跟着张扬一直来到停车场,张扬这边拉开车门。她也钻到了张扬的吉普车内。
张扬道:“我准点过来的,再说了,我是贵客,来早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送我到市政府,我住在那儿附近!”
这顿饭吃得很不开心,许嘉勇几度尝试缓和关系,可是都被乔振梁夫妇的冷淡给挡了回去,相比张扬的谈笑风生,许嘉勇这个夜晚是郁闷和愤怒的。
张扬给他倒满一杯,又给孟传美倒了半杯,许嘉勇那里,他也帮着倒上,给许嘉勇倒酒,张扬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今天许嘉勇算是沾光了。如果不是乔振梁夫妇,张扬才不肯给他倒酒呢。
乔振梁笑道:“原来你们都认识啊!”
张扬恭敬道:“孟阿姨好!”
孟传美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父亲?”
许嘉勇举杯道:“咱们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欢迎乔叔叔、孟阿姨到江城来,大家干杯!”
乔梦媛从许嘉勇的眼神中意识到了什么,她挽住父亲的手臂道:“爸,咱们该走了!”
许嘉勇看到了正在路边等车的张扬,他猛然踩下油门,落下车窗。
可从一开始起,乔振梁夫妇就不喜欢许嘉勇,乔振梁对许常德的事情是清楚的,在许常德出事后不久,许嘉勇就和乔梦媛订婚,以乔振梁的头脑,肯会仔细考虑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他认为许嘉勇在追求女儿的事情上抱有很强的目的性,所以他坚决反对女儿和许嘉勇来往。许嘉勇最终和乔梦媛订婚成功,得益于乔老的首肯,乔老对这个孙女儿是相当关爱的,他认为在儿女感情上要开明,许常德的错误不该延续到他儿子的身上,许嘉勇的个人条件很出色,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最关键的是孙女儿喜欢他。
张扬正想说不用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招呼道:“小张,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你了!”
乔振梁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孟传美不知丈夫为年会突然说出这句话?
自从佛祖舍利在南林寺地宫内被发现之后,南林寺的香火已经是越发兴旺,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南林寺内的香客还是络绎不绝,常海龙的目的是参拜佛祖舍利,佛祖舍利被收藏在地宫之中,寻常香客是无缘参拜的。
这时候孟传美诵完经,在时维和普源方丈的陪伴下离开了地宫,看到张扬,她也笑着打了个招呼:“小张,又遇到你了!”
张扬也跟着来了一句:“是啊,孟阿姨你只管放心吧,我们都会好好照顾她的,谁欺负她我首先就不乐意!”
这句话一说,张扬明白了,孟传美是没拿自己当外人,她拿自己当枪使呢,利用自己刺激许嘉勇。张大官人不喜欢被人利用,可这次不一样,利用他打击许嘉勇,这是大好事啊。他喜欢,他甘心被利用。
乔振梁道:“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告诉我一句话,英雄不问出处,绝不可以有门楣的观念,许嘉勇无论长相学识都算得上出类拔萃。可我还是不喜欢他。”
张扬道:“乔叔叔说得对,糖尿病本来就不算啥大事儿,只要控制得当,就是一正常人!”
孟传美冷和图书淡道:“成双的未必都是好事儿!”
许嘉勇一张脸涨得通红,乔振梁两口子摆明了不待见他,一点面子都没给他留。
张扬道:“时维,你什么意思?我张扬是那种人吗?”
乔振梁哈哈大笑道:“我是云安的书记,可不是平海的书记,你别这么叫我,还是叫我老乔更顺耳一些。”
张扬笑着往前凑了凑:“开了。钥匙被时维给扔湖里了!”
许嘉勇虽然竭力控制情绪,可脸上仍然不免流露出尴尬,未来岳母大人根本就没打算给他面子。他现在也明白乔振梁夫妇邀请张扬并来参加家宴的目的了,他们要利用张扬敲打自己。许嘉勇笑了笑道:“我们一起敬乔叔叔、孟阿姨!”他转的很快,只当没有觉察到孟传美在打击自己。
时维指着张扬的鼻子骂道:“过去我以为你人虽然混蛋了点,可心地还是很善良的,还算有些正义感,可现在我算看透你了。你就是一个流氓一个无赖!你看不得别人幸福!”
孟传美并没有响应淡然道:“还不是一家人!”
常海心轻声道:“张扬,你就别为难这位师傅了,既然不方便,何必强人所难呢?”
乔梦媛笑了笑,目光却落在那中年人的身上,轻声道:“爸,你认得他?”
两人正聊得热闹,张扬看到普源方丈陪同许嘉勇、乔梦媛从远处走来。许嘉勇看到张扬,一双眼睛不由得瞪得滚圆,充满了惊诧莫名的表情。乔梦媛脸上的惊奇也比他少不到哪里去,嘴巴张开形成了个O形状,好半天都没有合拢。
乔梦媛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
乔振梁道:“痛苦有很多种,感情上的困扰不会影响她一生,可是婚姻的不幸却会让一个人痛苦终生。”他轻声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邀请张扬过来?”
许嘉勇点了点头,开动了汽车。人是这世上最虚伪的动物,两人明明彼此都把对方恨得不得了,可表面上还要装出笑味味的样子,乍看上去,他们就像是一对相交莫逆的朋友。
许嘉勇居然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然后他很清楚的说:“活该!”
张扬走过去和老乔握了握手:“怎么样,在我们江城玩的还开心吧?”
乔梦媛狠狠瞪了张扬一眼,心说这厮可够无礼的,居然称呼父亲为老乔。
张扬心中暗乐,他知道乔梦媛夫妇拿自己当枪使,利用自己敲打许嘉勇,可有生以来,头一次被人利用的这么爽。
孟传美道:“看到女儿这么痛苦。我有些于心不忍了。”
乔振梁点点头,转向张扬道:“小张,一起去吧!”
乔振梁的唇角露出讳莫如深的笑意:“许嘉勇恨他,这种仇恨不仅仅因为嫉妒,今晚这顿饭让我看清一件事,许嘉勇的心胸并不广阔。”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一个心胸狭窄的男人绝不会是一个好男人!”
张扬愣了一下,没想到许嘉勇和乔梦媛也到南林寺上香了,难道他们是来求姻缘的?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许嘉勇心中宛如打翻了五味瓶,诸般滋味一起涌上心头,他望着张扬,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嫉意。
乔振梁笑道:“既然你们都是朋友。叫我乔叔吧,我跟你干爹也是好朋友!”
张扬把常家三兄妹送回制药厂。然后去了皇家假日,他此次前去的目的是找苏小红要酒的,张扬做事有自己的一套,他和乔振梁的相识纯属机缘巧合,就目前的了解而言。乔振梁这个人还算不错,没有太多的官架子,做人一团和气,让人很难相信他出身于官宦之家,自身又身居高位,以乔振梁的身份,能够邀请自己喝酒,已经m.hetushu.com是很给他张扬面子。作为地主,张扬应该有所表示,新帝豪是乔梦媛的产业,就算张扬想结账,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他想着带酒过去。像乔振梁这种级别。什么名酒没见过,张扬想来想去,也就是苏小红窖藏的那几坛酒有特色。
孟传美道:“你想用张扬来刺激许嘉勇。”
张扬在酒上做文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乔振梁也是好酒之人。张扬开口要酒,苏小红当然不会拒绝。
张扬笑道:“我不跟你这丫头一般见识,说完了吗?说完就下车,我明天还有工作!”他想要启动汽车。却被时维一把将车钥匙抢在手里,然后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常海龙点了点头,他去了大殿。
“西边吗?”许嘉勇一语双关道,他心里巴不得把张扬给送上西天。
张扬看了桌上的茅台一眼,笑道:“茅台酒可不成,我这酒是解放前就窖藏的,有四十多年了,特地带过来给乔叔叔尝尝!”他一口一个乔叔叔叫得倒是亲切。
一杯酒喝完,许嘉勇抢先起来去到酒。乔振梁让他满上,可给孟传美倒酒的时候,孟传美用手掌挡住杯口道:“我不喝了,再喝就醉了!”
乔梦媛道:“我和张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刚来江城那会儿。他可没少给我出难题。”乔梦媛极其聪颖,看出许嘉勇的尴尬处境,她刻意将矛盾引向张扬,转移父母的注意力,从而化解许嘉勇的困境。
许嘉勇阴沉着脸启动了汽车,乔梦媛追了出来:“嘉勇,你别生气。”
张扬叫道:“钥匙给我!”
三宝和尚道:“汇通的齐总和许总!”
孟传美道:“老乔啊,你就是改不了喝酒的毛病,反正你向我保证过。最多半斤酒,多一点都不能喝!”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这次的订婚太突然。让我不能不怀疑他的目的。他可以不爱我的女儿。但是绝不可以利用我的女儿!”说这句话的时候,乔振梁一向温暖敦厚的脸上闪过一丝戾气,连站在身边的妻子也不由得内心一颤。
乔梦媛微笑道:“认识,他是江城招商办主任张扬,我们是老朋友了。”
张扬听到两人对老乔的称呼。这才明白了,搞了半天,这个脸上一团和气,淳朴憨厚的中年人就是乔梦媛的老爹。云安河省委书记乔振梁。在张扬的概念中,省委书记这级别的官员少有乔振梁这样的,此人的身上并没有多少的官气,与其说是省委书记还不如说他更像个普普通通的车间主任。
三宝和尚道:“实不相瞒,这会儿方丈正陪着几位贵客在参观呢,他专门嘱咐过,今天任何人都不可以接待。”
许嘉勇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物,乔振梁夫妇今晚对他的态度让他感到一种被侮辱的感觉,一个人如果极度自尊往往他的内心深处又是极度自卑,这并不矛盾。在齐家的背景面前,许嘉勇始终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之所以改变念头追求乔梦媛,根本的原因就是想借用乔家的力量,他要报仇他要为父亲讨还公道。
乔梦媛及时道:“爸、妈、我们几个小辈一起敬你们!”望着母亲的目光中不免带有几分幽怨。
张扬道:“什么人这么牛逼啊?”心中已经猜到能让普源方丈亲自陪同的人,肯定身份不同寻常。
时维道:“舅妈,虽说成双的不是好事儿,我看表姐和表姐夫成双成对的就挺幸福的!”
张扬转过身去,看到那位姓乔的中年人正挂着个照相机笑眯眯望着自己。
张扬笑道:“算了,你们一家人吃饭,我就别跟着凑热闹了!”
乔振梁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和-图-书反对女儿和许嘉勇来往?”
许嘉勇道:“乔叔叔有糖尿病,再好的酒也不能多喝!”
张扬拍开了酒坛的泥封,一时间酒香四溢,整个房间内充满了沁人肺腑的酒香。乔振梁用力吸了吸鼻子,他赞道:“果然好酒!”
乔振梁笑道:“做任何事都不会一帆风顺的,你能够再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江城站稳脚跟,证明我的女儿还是很厉害的。”他这句话等于抹煞了许嘉勇的全部功劳。
张扬本不想跟着掺和,可是他也留意到许嘉勇的表情,不知为了什么。自从张扬把一系列事情的疑点放在许嘉勇身上之后,他就不由自主的把快乐建立在对方的痛苦之上,你许嘉勇越是不想让我去,我还偏得去。你越是不爽,我越是高兴,有了这样的心理,张扬就点头应承下来。
乔振梁看了张扬一眼,笑道:“国权同志的干儿子吧?年轻有为啊!”
乔振梁微笑道:“是啊,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梦媛一个人在江城是得靠这些朋友多帮忙,小张啊。你和梦媛是朋友,以后可得帮我多照顾照顾她。”
张扬笑眯眯道:“任何事情都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乔叔叔、孟阿姨。我谨代表我自己这个外人敬你一杯,欢迎你们到江城来,我和梦媛、时维都是好朋友,你们千万别拿我当外人,需要我做什么,只管吩咐!”
许嘉勇也叫了声:“乔叔叔!”他此时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他从来都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张扬和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云安河省委书记乔振梁言谈甚欢,乔振梁这次来江城很突然,原本他做好了准备。却没有想到乔振梁竟然会自己开车过来,而且来江城之前,已经去清台山游玩过了。他虽然和乔梦媛已经订婚。可是他对未来的岳父岳母缺乏了解,可以说如果不是乔老干涉,他和齐梦媛现在不可能订婚,乔振梁夫妇都不赞同他和女儿交往。岳母孟传美把这种不愉快写在脸上。到现在都没有搭理过他,岳父乔振梁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可他心里也对这门亲事十分反感。
张扬也看到了他,笑了笑。
孟传美叹了口气道:“可老爷子已经首肯了!”
乔梦媛道:“爸!嘉勇是关心你身体嘛!”
如果许嘉勇的目光就是利剑。那么此刻张扬已经被他戳得千疮百孔。可许嘉勇明明增恨张扬到了极点,脸上却非得要挤出一丝笑容:“没开车?”
乔振梁道:“又没什么外人,一起来吧!”他邀请的很诚恳,乔梦媛也跟着说道:“张扬,我爸可是真心实意的请你啊!”
时维首先看不过眼了:“张扬,我表姐他们两人的事儿碍你什么事了?你跟着瞎参合什么?”
两人都没有想到张扬居然也在南林寺,更没有想到张扬还和乔振梁在一起,两人聊得热火朝天。
张扬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您别怪罪啊,那啥,我也不知道您是乔总的父亲!”
常海天看到三宝和尚为难,向常海龙道:“海龙,其实上香这种事主要是心诚,未必一定要去佛祖舍利跟前去进香,你去大殿还不是一样?”
乔振梁道:“老爷子尊重梦媛的决定,如果梦媛提出和他分手,老爷子一样会站在梦媛身边。”
时维及时为他解围道:“是啊,不是一家人,有人明明不是这家里的,非得凑进来!”说话的时候,她朝张扬递眼色,目的是让张扬配合。
时维站在门外等他,看到张扬抱着一坛酒过来,迎了过去,轻声道:“你怎么才来!架子蛮大啊!”
张扬找到三宝和尚,参拜佛祖舍利的事情三宝和尚就能搞定,没必要去麻烦普源方丈了,可三宝和*图*书听说是这件事,颇为为难道:“今天不行,地宫有人参观,明天吧!”
张扬准时来到新帝豪,乔家人都已经到齐了,除了乔振梁夫妇以外。就是乔梦媛、许嘉勇和时维,果然没有外人。
乔梦媛其实也不想让张扬去,她最近和许嘉勇之间常闹别扭,究其原因,很多都和张扬有关,她提出邀请也只是客气客气罢了,张扬如果有点眼色应该不会答应前往,可这厮偏偏就答应了,乔梦媛心说我们是家宴,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表面上却还要装成很愉快的样子:“这样啊,晚上六点半,新帝豪国宾一号。”
许嘉勇低声道:“让开,让我好好静一静!”
时维晃了晃,然后一扬手,钥匙在夜空中划出一道晶亮的弧线,消失在不远处的湖面。
孟传美看在眼里,心中产生了些许的恻隐,她端起酒杯,乔振梁笑道:“好,我们干了这一杯!”
乔振梁笑道:“小许啊,别总是提醒我。我身体好得很,无非是血糖高了点!”
常海龙心很诚,他微笑道:“这样吧,我可以等他们离开后再去上香。还望大师行个方便,今晚我就要返回岚山了。”
时维俏脸一热,虽然知道这厮在胡说八道,可心里还是暖融融的,她小声叮嘱道:“你今晚别胡说八道啊,我舅舅、舅妈一直对表姐的事情不怎么赞同。”
孟传美道:“幸不幸福只有自己才知道!”
许嘉勇冷冷看着乔梦媛:“我没生气,我有什么资格生气?你是乔大小姐,我怎么敢生你的气!”
张扬笑道:“乔总、许总,你们也来上香啊!”
张扬明白乔梦媛的意思,微笑道:“我只当他是老乔,不是乔书记!”
张扬一听就有些火了,他不止一次带客人来南林寺,哪一次都是随到随看,怎么今天反到不行了,他瞪大眼睛冷冷看着三宝和尚道:“我说大师,今天晚上我朋友就离开江城了!”
乔梦媛瞪了这厮一眼,心说张扬啊张扬你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过来就是添乱的。
三宝面露难色道:“许总捐了十万块善款,他的条件是今天佛祖舍利只能让他们参观,张主任,咱们这关系还用说吗?实在是不好意思,既然答应了他,我们这些佛门弟子不可以反悔的。”
乔梦媛把张扬叫到一边,低声叮嘱道:“我爸这次来江城是私人身,你不要声张啊!”
孟集美的目光始终望着远处形只影节的女儿,她轻声道:“老乔,女儿看来是真的喜欢他!”
孟传美居然端起了酒杯,和善的笑道:“张扬,我可没说你,我当你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真没拿你当外人!”
张扬毫不客气的拉开了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送我一程吧!”
张扬笑眯眯道:“说实话,我是冲你来的!”
时维怒道:“张扬,你真不是个好东西,是不是非得把我表姐他们拆散了你才高兴?”
许嘉勇望着张扬笑眯眯的,可笑容背后藏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他当初之所以决定追求乔梦媛,和乔梦媛订婚。其目的就是想得到乔家这个巨大的靠山,乔振梁夫妇从一开始对他们之间的来往就持有坚决反对的态度,如果不是乔老发话,他和乔梦媛是不可能订婚的。他察觉到张扬身上的变化,自从这次张扬从北京返回之后,这厮就变得咄咄逼人,在对自己的关系上,处处采取攻势,甚至利用乔梦媛来刺激自己。
张扬指了指三宝和尚,这厮心里的确有些不爽,常海龙大老远来了。就这个小小的要求,自己都不能满足,感觉很没面子。
张扬笑道:“这么晚了,你跟着我不怕人说闲话?我可提醒你,我最近名声可不怎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