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1章 明白也得打

张扬暗自叹了一口气,换成谁也不会放弃眼看就到嘴的肥肉。他低声道:“看来安达文未必像他自己所说的独揽大权,安语晨的意见在集团内仍然有相当重要的作用,他利用内地的事情做文章,其用意可能是要削弱安语晨的权力,甚至清除她在公司内的影响。”当然这也和安达文本身不看好内地投资有着密切的关系。在签约现场,他和安语晨矛盾爆发之后,接下来的那番绝情言辞十有八九是为了刺激自己,张扬已经意识到,安达文必然会利用今天自己打他的事情制造事端,将自己陷于困境之中。
杜天野微微一怔道:“成大事者必须能忍一时之气,如果你这样做,我一定会理解!”
杜天野道:“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样!”
马常青点了点头,对方跟他握了握手道:“我是杜书记的秘书江乐,杜书记的条件你知道吧?”
杜天野道:“你要是觉着咱们还有同学情分,你就帮我尽量拖延这件事,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张扬微笑道:“那倒不用,不过这次的事情有些邪乎,安达文的目的是想排挤安语晨,市里那帮老家伙想兴风作浪,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盘算,不过他们共同的目的就是都想看我倒霉。”
张扬笑了笑道:“没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说的虽然轻松,可此时头脑已经开始慢慢冷静下来了,他意识到这件事正在往对自己不利的一面发展,安达文似乎要把这件事闹大,按理说自己和安达文之间没有这么深的仇怨。就为了这一巴掌,这厮就要跟自己势不两立吗?
江乐一边道歉一边退了出去。其实搜身就是杜天野交代的,杜天野对这帮记者的手段可谓心知肚明,就算是老同学也不能掉以轻心。
杜天野又道:“你去肖副市长那里去一趟,让他出面,好好招待这帮中央台的记者!”
李长宇和严新建两人走出书记办公室之后,同时叹了一口气,严新建苦笑道:“这次我也要跟着背黑锅了!”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打断赵洋林的话:“赵主任,事情的起因还没有查清楚,现在商量处理意见是不是太早了?
乔梦媛道:“江城的新闻媒体反应之快前所未见,今天的事情十分的敏感,按理说电视台对此应当十分谨慎,至少要通报宣传部,才能定下来是不是播出,可事情还没超过五个小时,新闻上已经曝光了你打安达文的事情,对江城来说,这叫自爆家丑。市委宣传部方面似乎存心在搞你!”
江乐匆匆去了。
罗慧宁听说这件事也吃了一惊,她吃惊的并不是张扬打人,而是央视新闻时空介入这件事,罗慧宁明白杜天野打电话来的目的,这件事已经让杜天野无能为力了,他必须求助于自己。
杨庆生毕竟是副厅级干部,也不是你说撤就撤的,可杜天野就是这么说了,且看他的势头,大有要这么干的意思,你们这帮老家伙不是要拧成一股绳跟我干吗?我就是要说给你们听,不但如此,我还要做给你们看!
杜天野道:“我不管什么原因。从现在起,如果我看到电视、报纸上再有关于这件事的报道,你就别干了!”杜天野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霸道之极。
张扬道:“因为你是爷们,可安语晨是个女孩子,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我忍不了。我就得跳出来!就算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就算明白安达文设个套坑我,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明白也得打!”
乔梦媛看了张扬一眼道:“你不要忘了,我是一个商人,无论安达文有什么问题,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项目是干干净净的,面对利益。难道你让我选择放弃?”
谁都知道今天的这件事不同寻常。事件的性质变得越发严重了,常委中自然有人高兴,人大主任赵洋林就是其中一个,他第一个开口道:“杜书记,其实最难管的就是舆论。咱们能就算能管住报纸、电视,可管不住老百姓的嘴巴。”
张扬微微一怔:“新闻?电视台居然播出这件事?”对张扬而言这种事情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以他在江城今时今日的地位,就算是有关他的新闻,也都是正面的。电视台犯的上跟他过不去吗?今天的事情十分敏感,市委宣传部杨庆生那个人虽然和他没多少交情,可和他也没仇没恨。
张扬冷笑道:“问候他做什么?他算什么东西了一个六亲不认得纨裤子弟。”
张扬道:“想不到这招转移视线还真有用。”
杨庆生感觉到自己很悲剧,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自己成为火力宣泄点的和-图-书。他的目光看了看人大主任赵洋林,赵洋林嘴唇动了动,却终于还是没有说话。他内心在犹豫着,是继续挑战杜天野的权威,还是暂避锋芒?
马常青道:“哟嗬,这就开始威胁我了,我既然敢来江城,我还怕你威胁啊?”
张扬道:“杜书记觉着矛盾是始终隐匿在身边好呢,还是爆发出来好?”
杜天野道:“我是书记,你是无冕之王,你比我大!”
张扬此时居然出奇的平静,他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严新建道:“他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是香港投资商。这下好了,人家有了充分的理由,招商办主任把他打了,这件事捅出去,搞不好都能上新闻联播!”
罗慧宁道:“你放心吧,没事儿!”她的话虽然不多,可是杜天野听到之后,心底的一块石头顿时落地,罗慧宁说没事就一定没事。
马常青明白了他的意思,低声道:“你在京城这么多的关系,还是动用一下,我是个跑腿的,只要上头说话,什么都好办。”
“知道你还那么干?”
罗慧宁道:“宋怀明怎么说?”
罗慧宁道:“天野,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应该先向长辈请教,就算长辈没有能力帮你解决问题,至少他们有经验,知道应该怎样做!”
两人这边说这话,外面有人过来探望,却是乔梦媛和她的表妹时维。两人和秦萌萌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原本早就想过来探望秦欢,可是当时秦欢的病情并不明朗,张扬的一番话让她们打消了念头,直到秦萌萌和时维在街头遇到,她们姐妹俩这才过来。
杜天野显然已经没有了继续会议的兴致,起身道:“谁敢往江城的脸上抹黑,我就让他好看!散会!”宣布散会之后,杜天野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
杜天野从鼻息中闷哼了一声。江乐已经充分感觉到杜天野身上弥漫的怒气,心中暗叫不妙,看来张扬这次要倒霉了。
杜天野道:“李市长,安达文那边你去探望一下,无论他以后投资与否,我们都要拿出一个态度,不能让江城因为这件事成为一个反面典型。”
杜天野道:“我正在调查,在情况没有明朗之前,我希望你们不要报道这件事,否则我一定会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杜天野道:“肯定要处理的,现在就要看那个港商的态度,这件事盖不住,我估计省里已经知道了。”
文国权笑道:“让他播!辛辛苦苦搜集了这么多的素材,不播多可惜啊!这个电话我来打!”
李长宇道:“事情有点麻烦,安达文那个人不是个善类!”
杜天野道:“你想了解什么?”
杜天野道:“赵主任,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带来的影响?”杜天野所指的是电视台报道的事情。
杜天野不无嘲讽道:“行啊,真是英雄!你以为自己很厉害,威风八面,为安语晨出头,痛打香港投资商,是不是觉着有那么点壮我中华国威的意思?”
杜天野看着张扬:“哟嗬,看不出,你还真是个重情重义的真君子!”他的语气稍稍缓和。
江乐红着脸垂下头去。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把一个香港投资商给打了!如今有人把录像材料都递到央视了,央视派出一个采访组,要报道这件事,江城电视台也播出了这件事!”
马常青当然明白杜天野在惺惺作态,叹了口气道:“你也别拐着弯儿的骂我,我们记者怎么不厚道了?道德操守哪里差了?”
马常青走后,杜天野把江乐叫了进来。
杜天野道:“我不知道!”
杜天野道:“罗阿姨,目前央视的几个记者都在江城,我先把他们稳住了,带队的是我的老同学,听他说,这次是上面发话,要做这个新闻,所以……”
马常青道:“知道,知道!”
杜天野心中暗自感叹,张扬说得轻松,这一关未必好过,这次搞不好这小子的仕途真的要遭受重创,杜天野现在还想着自己应该可以保住张扬,他提醒张扬道:“你最好有个思想准备,这次一定会处分你!”
可赵洋林却很狡猾的将问题转移到张扬的身上,他平静道:“这件事的影响实在恶劣到了极点,张扬出拳打人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后果?他把我们整个江城市的颜面至于何处?他有没有想过自己代表的是招商办的形象,代表的是江城市的形象,甚至代表整个中国党员干部的形象?”说到这里赵洋林的情绪明显激动了起来,他挥动手臂道:“对这种害群之马,我们绝不能一味的纵容下去,对他的放纵就是对江城市民www•hetushu•com的不负责,就是对改革开放的不负责,我建议……”
严新建摇了摇头道:“我看这件事很麻烦,事情发生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劝安达文了,可是安达文的态度很坚决,大有要把这件事追究到底的势头。”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看不出,你还真是个明白人,你说说,搞到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怎么办?”
张扬道:“我不后悔,就算安达文故意设下圈套让我转,我一样不后悔,任何后果我都承担,敢打人我就敢认!”
新闻记者最想采访到的就是打人者张扬,可是张扬这会儿神奇的失踪了,去招商办找不到人,打他电话关机。于是他们又去采访受害者安达文,安达文那边明显是希望声势做得越大越好,安达文也有些奇怪,这件事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惊动中央台,事情虽然是他挑起的,可他并没有想到影响居然会这么大。
乔梦媛看到张扬也在,向他笑了笑,目光中多少流露出几分同情的成分。张扬今天为了安语晨,一怒出拳的场面还是很男人的,不过在旁观者看来,张扬这个人太冲动,不顾忌后果,出拳的时候没有考虑到有可能招惹得麻烦和后续的恶劣影响。
马常青道:“你又威胁我!”
杜天野沉默下去,罗慧宁的意思他明白。可自从他和文玲之间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和文家之间已经产生了隔阂,他们的关系永远不可能恢复到以前那样了。
这次负责采访的记者是新闻时空的专栏记者马常青,巧的是,他和杜天野还是中学同学,如今杜天野已经是江城市市委书记,马常青在央视这个新兴栏目中刚刚混上了副主任,上级对这个新闻很重视,所以由他亲自带队进行采访,他们提出采访市委书记的时候被拒绝。马常青这才亮出老同学的关系,杜天野听说是他这才同意见他。不过有个条件,不许采访,只能以私人关系拜访。
杜天野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笑意:“你别跟我油腔滑调,这事可不小,招商办主任殴打投资商,够上新闻联播的了。”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下次做的隐蔽点!”
张扬道:“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但是我做人有自己的原则。可能你会认为我蠢,我也知道保持冷静和理智的重要性,但是我要是无动于衷,我就不是张扬,我就是要帮安语晨讨还这个公道。”
杜天野笑着迎了出来,双手很热情的握住马常青:“老同学,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过来找我晦气来了!欢迎,欢迎!”
市委书记当场爆出粗话,让现场出现了一个短时间的沉默,杨庆生一张脸憋得通红。他今天已经成为杜天野首先发泄的目标。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明白,省委宣传部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我可以保证省里不会报道这件事!”
张扬打安达文的时候只是一时气愤。他并没有想到这件事的后果。来到医院探望秦欢的时候,连秦萌萌都已经听说了这件事,秦萌萌把张扬叫到外面,她并不想让小孩子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关切道:“张扬,你打人了?”
杜天野道:“她真是你女徒弟?”
乔梦媛道:“张扬,今天我始终在场,看到了整件事的全部,你仔细想一想,有没有觉得这件事十分的蹊跷。安达文对待安语晨的时候有些一反常态,他对你说那番话的时候,好像在故意刺激你!”
杨庆生终于开口解释道:“电视台的事情是我的疏忽,可是我不可能管住每一个记者,控制每条新闻的播出!”
杜天野并不领情:“听你这意思,这新闻你们是一定要播了?”
张扬眯起眼睛看着她:“这话我怎么听着那么刺耳呢?”
多数常委都已经看出,人大主任赵洋林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势,他在主动挑战市委书记杜宇峰的权威,确切地说,不但是他,政协主席马益民,副市长袁成锡,他们旗帜鲜明的站在赵洋林的身边,宣传部杨庆生虽然保持沉默,可今天杜宇峰的火是他给撩拨起来的。
杜天野咬了咬嘴唇,这件事越来越不妙了。如果张扬打安达文的事情上了新闻时空,影响范围就扩大到全国,谁也把握不住事情的发展。
经乔梦媛提醒,张扬方才仔细回忆自己打安达文的情景,正是安达文的那句,她本来就有病,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的话把自己刺激到了,所以张扬才会义愤填膺,才会给了这厮一巴掌,现在冷静想想,一直以来。安达文和安语晨的关系还算不错。安达文没理由说出这么绝情的话。如果他真的是趁和*图*书机刺激自己。这小子就太阴险了。张扬剑眉紧锁道:“我和他无怨无仇的,他害我做什么?”
张扬道:“假如你被人欺负了,我仍然作壁上观,毫无反应,等事后再帮你出气,你心里会不会舒服?”
“我说你小子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罗慧宁并不明白他的意思:“国权,你看这件事怎么办?我给韩台长打个招呼行吗?”罗慧宁在征求丈夫的意见,其实无论文国权同不同意,这个招呼她是一定要打的。
杜天野冷冷看着杨庆生,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愤怒和不屑,杨庆生在他的逼视下低下头去,然后听到杜天野清晰的说道:“扯淡!”杜天野真的被激怒了,身为市委宣传部长居然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他明白了。张扬的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这帮跳梁小丑都跟着一个个跳了出来。他们要趁机发难,他们要兴风作浪。
张扬对杜天野的了解远超其他人,他清楚自己给杜天野捅了一个大漏子,所以见到杜天野,不等杜天野骂他。他已经主动承认道:“杜书记,我被安达文算计了!”
张扬道:“你放心吧,有我呢,回头我问问医生,如果没事,今晚我带他回家去住!”
马常青忍不住笑道:“你不把我当贼防就行了!”
“怎么了?”
马常青道:“我们采访了一些在场的群众,还有安达文,目前找不到肇事者!天野,我来找你不是为了别的,我是好意,我想你在新闻里表个态,趁机撇清关系,免得舆论对你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马常青这句话倒是真的,他不想陷老同学于囫囵之中。这种事情很常见,只要杜天野在新闻中表个态,表明要严肃处理肇事者之类的话,撇清自身关系,马常青是好意。
杜天野当然知道他们为难,他低声道:“安达文那边还是要尽量安抚一下,希望他能够顾忌张格和安家的关系,不要把事情闹得无法收拾!”
江乐道:“杜书记,你放心,我仔细搜过了,他没带录音装置!”
张扬道:“千真万确!”
杜天野道:“我就不明白了,既然能把事情看透,为什么非要采取这样的极端手段,非要把自己搞得没有退路?”
乔梦媛见惯了官场上的事情,她小声提醒张扬道:“这件事务必要控制住影响,江城这边已经盖不住了,你必须抢在省新闻部门做出反应之前将这件事盖住。”
文国权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张扬打人算不上什么大事,可在江城打人,江城电视台居然敢迅速播出这一事件,证明江城的领导层内存在相当大的问题,从这件事他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杜天野是江城市委书记,连电视台都控制不住,究竟是他的能力有问题,还是有人在公然挑战他的权威呢?
“我怎么觉着你们之间有点不正常呢?”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我今晚必须得过去,小欢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好了,我也能放心离开两天。”
杜天野的雷霆震怒让会场的毛氛更加紧张,所有的焦点矛头都聚集在杨庆生集上,这种时候,没有人主动为他说话。
张扬道:“有些事儿我不糊涂。江城电视台敢报道这件事,人家不仅仅是给我难堪,我看有些人是想制造事端挑战你杜书记的权威。”
杜天野道:“老同学,咱们丑话说在前头,你来我江城旅游观光,叙叙旧情,我是双手欢迎,可你要是来我这里捕风捉影,搬弄是非,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张扬不屑道:“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而已,我会向他低头?你就别管了,大不了我不干这个招商办主任,士可杀不可辱!”
江乐确信他身上没带微型摄像机,录音笔之类的东西,这才拍了拍他的手臂道:“不好意思,以防万一!”他带着马常青来到里面。
左援朝因为在丰泽视察,并没有出席今天的会议,然而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常委会上的火药味道。
杨庆生被他呵斥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他居然没有辩驳,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秦萌萌道:“殴打港商,影响很坏的,这件事很麻烦!”
江乐微微一怔:“什么?”
罗慧宁道:“张扬这孩子就是不省心,这才回江城几天,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马常青道:“能让你市委书记给我倒茶真是诚惶诚恐!”
乔梦媛道:“我们先做个假设。如果安老真的在家族内部,公司内部,明确了内地海外事务分开管理,那么安达文就没有权力处理内地投资的事情,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安达文急需用钱。他想要撤回内地的投资,安语晨在这和-图-书件事情上坚持立场,寸步不让,这就导致他们姐弟俩的矛盾不断加深,最终走向激化,安语晨提请召开董事会,无论从她所持有的股权,还是她在家族中的身份而言,安达文都无法阻止,所以才上演了今天的一幕。”
杜天野笑道:“现在时兴一句话,防火防盗防记者,你说你们的口碑能好到哪里去?”他乐呵呵把马常青请到沙发上坐下,亲自给马常青泡了杯茶送到他手里。
张扬咬了咬嘴唇,冷笑道:“杨庆生这个老混蛋,我倒要看看他敢跳到什么程度!”
罗慧宁停顿了一下又道:“天野,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张扬?”她对事情看得很清楚,这次张扬捅了一个大漏子。
张扬和乔梦媛来到走廊上,乔梦媛叹了口气道:“刚才我去问候了一下安达文!”
杜天野道:“不能掉以轻心,安达文那边你该低头还是去低头,毕竟你和安家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如果他能放弃追究你的责任,这件事就好办多了。”
“那是怎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赵洋林冷眼看着李长宇,在他看来李长宇活该是个失败者,这种人在选择队伍的时候始终模棱两可,一个搞不清立场的人,怎么会有前途可言,他败给左援朝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张扬有些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杜天野想骂他的话被他给憋了回去,狠狠瞪了张扬一眼,来到椅子上坐下,右手握拳,手指的关节敲了敲桌面道:“我懒得说你,你哪像个国家干部,根本就是一个活土匪,动不动就出人?拜托你打人之前看清楚对象好不好?安达文他是港商,你这一巴掌下去有什么后果你不知道?”
杜天野没理他,忽然感觉到这件事闹出来也并不是什么坏事,从赵洋林这帮人最近的做派来看,他们显然有所依仗,通过张扬的这件事可以让矛盾提前激化,在这帮人的实力没有丰满之前,提前将他们的气焰打压下去。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赵洋林有句话并没说错,最难管的就是舆论,虽然张扬给省委宣传部打了招呼,虽然杜天野拍案怒起,把江城市委宣传部长杨庆生骂了个狗血喷头。可这件事仍然控制不住,招商办主任暴打香港投资商太有新闻点,第二天一早,中央台华夏时空的记者就来到了江城,人家这次是专门为了调查这一事件。
秦萌萌小声道:“我刚刚看新闻!”
乔梦媛秀眉微颦道:“安老做了一辈子生意,没理由会有这么大的疏忽,既然他指明安语晨负责内地的投资,应该会有相关的法律程序。”
杜天野拨打张扬的手机,果然是关机状态,杜天野咬牙切齿骂道:“混账东西,搞什么?当缩头乌龟吗?”他想了想,中央台来人的事情必须马上解决,如果晚了,就无法控制住了,慎重考虑之后,杜天野拨通了罗慧宁的电话,杜天野对张扬的性情很了解,这厮轻易不开口求人,还是由自己告诉罗慧宁这件事更好一些。
马常青叹了口气道:“天野,咱们这么多年同学,你也别防着我。我也不想坑你,这事情是你们江城内部给捅上去的,我跟你实话实说,你们那个招商办主任殴打香港投资商的照片、录音、录像全都在我们的手上,我们来不是为了取证,只是为了丰富材料,这件事是我们台重点关注的新闻,台长都发了话,我是个执行者,说穿了就是个跑腿的。”
张扬道:“那又怎样?安达文是董事长,还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张扬的事情,罗慧宁当然不会袖手旁观,她暗骂这小子鲁莽。
乔梦媛不想他和时维再发生争执,轻声道:“张扬,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李长宇笑道:“哪有那么夸张!”
杜天野道:“记住,要用最高规格的标准招待他们,让他们吃好喝好住好,总之给我记住。尽量多留他们一些时间,这些事肖副市长很在行,你跟他说,他会明白。”
张扬道:“我不是傻子,我看得透形势,其实从安达文对安语晨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就想打他了,可我有些犹豫。毕竟我是江城招商办主任。我代表江城市的形象,我打他不会是普通的纠纷,有可能上升到政治意义上。”
张扬道:“简单啊。人是我打的,当然要有我来承担这个责任,他安达文冲着我来的,我既然敢打他,就不怕后果。至于借着这件事跳出来的那帮小丑,他们的用意,你比我还要清楚,怎么办,你应该知道。”
杜天野道:“你多会挑时间挑地点。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当着那么多记者www•hetushu.com的面,这一巴掌抽得多威风。多响亮,整个江城上上下下没有不知道的了!连电视新闻都把你打人的事情报道了!行啊,你怎会转移视线,现在没人再说你有病的那事儿了!”
秦萌萌道:“哥,妈什么时候回江城?”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用哥来称呼张扬,张扬笑道:“明天下午吧,怎么?是不是北京那边催得紧?”
杜天野的秘书江乐在门外迎了过来,从杜天野的脸色他已经看出这位市委书记的心情很差,他小心翼翼道:“杜书记,张主任来了,在办公室等您呢!”
罗慧宁道:“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女婿犯了错,他应该知道!”
张扬道:“你既然看出安达文有问题。为什么要和他签约?”
马常青走入杜天野的办公室,一个年轻人迎了上来,笑道:“您是马记者吧!”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张扬身为招商办主任,竟然当众殴打投资商,这件事的性质极其恶劣,先让他把手头的工作放下来,好好反省两天,至于怎么处理,等等再说。”杜天野之所以等等再说是满怀深意的,到现在为止,他仍然无法确定安达文方面的反应,如果安达文执意要把这件事闹大,他必须要对张扬进行处理,不可能流于表面,做做样子就完了。如果安达文能够私下协商解决,低调处理这件事,对张扬的相应处理也会轻一些。
杜天野怒道:“你还知道,知道还那么干?”
杜天野道:“照你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你明明捅了大漏子,我还得把你当成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一般供着?”
李长宇和严新建对望了一眼,杜天野让他们说处理意见这分明在难为他们。
“我不允许他侮辱安语晨,安老生前把安语晨托付给我,让我照顾她。我不可以让任何人欺负她,打安达文的时候我想得很清楚,就算是拼着被开除,我一样要揍他,我不帮她还有谁帮她?那种时候,我再不出头,我对不住安老,我也对不住安语晨。”
张扬道:“我说杜书记,你能不能别抹黑我们纯洁的师徒感情!”
杜天野道:“你是新闻时空的采编部副主任,这件事你看在我面子上别折腾了!”
杜天野知道马常青身上有些文人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故意瞪了江乐一眼道:“小江,你怎么搞的?这么没礼貌?这是我老同学,别把他当记者看!他跟别的记者不一样,人很厚道,道德操守很高!”
张扬道:“如果不是我闹出这件事,你也不知道杨庆生在背后给你捣蛋吧?通过我这件事,你能够看清很多人和事,这也不算什么坏事吧?”
马常青和他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有些生气道:“杜天野啊杜天野,你当了市委书记果然和过去不一样了嘛,派头大了,架子也大了,见你还得先搜身,就算是去见国家主席也没有这个样子嘛!”
张扬点了点头,省委妄传部部长陈平潮是陈绍斌的父亲,陈绍斌是他的铁哥们,这件事陈平潮应该会给他面子。他实在想不透,杨庆生胆子这么大?难道他就丝毫不顾忌自己方方面面的关系?
杜天野看到这厮的坐姿,内心极其不爽,怒道:“谁让你坐了?”
张扬道:“那到没有,安达文也是中国人!换个小日本或许会。”
马常青点了点头。
文国权笑道:“小小江城能有几只苍蝇?不闹动静,怎么能把这些苍蝇轰出来?”他捻起茶盏,一饮而尽。
罗慧宁挂上电话,一旁正在品茶的文国权转过头来:“张扬惹事了?”
市委书记杜天野在常委会上发火了,他也看到了那则新闻,当着众常委的面,他拍了桌子,指着杨庆生的鼻子吼道:“杨庆生,你搞什么?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身为市委宣传部部长,你连把握正确舆论导向都不懂吗?一起普普通通的纠纷,你非要搞到人尽皆知,你居心何在?”
马常青道:“你们这个招商办主任也够牛的,放眼整个中国,找不出第二个。”
乔梦媛道:“当初安老临终前真的将旗下的业务分成两部分,明确指定由安语晨负责内地部分吗?”
时维也听说张扬打港商的事情了。她乐呵呵道:“张扬,你快成江城第一明星了,我敢保证,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全都是你的照片。我跟公司门口报亭老板说好了,明天凡是有你的报纸我全部买一份,作为收藏留念。”
“知道就好!”江乐上上下下把马常青搜了一遍,马常青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苦笑道:“搜身啊,有这必要吗?”
杜天野怒道:“混蛋,你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