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3章 女暴徒

张扬提醒她们两个道:“出门在外,低调做人,千万别惹事!”
张扬所说的泥鳅馆在老街附近。他是听杜宇峰说的,杜宇峰新分了房子就在这里不远,邀请张扬几次了,可张扬一直都有事,没顾得上过来。
时维上去又补了一脚,踢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运动鞋上沾上了一片油污,气得又冲上去在泥鳅的肚子上踢了一脚。
安达文笑道:“我也恨他!”
乔梦媛的酒量很不错,这一斤酒基本上都进了她和张扬的肚子,乔梦媛居然没有任何的醉意。她很痛苦的发现了一件事,越是自己想麻醉自己的时候,头脑反倒越清醒。
左援朝道:“你把他的职务全都给免了,让他去哪里?”
政协主席马益民咳嗽了一声,他已经看出挺张派在今天还占据多数,如果杜天野让大家投票表决,己方肯定是弱势,赵洋林的坚决反而会对形势不利,他成功的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身上之后,慢条斯理道:“我看,对张扬处理是必须的,不过他毕竟是个年轻人嘛,人家又不追究了,也不能太重,就按照左市长说得,党内记过,扣除本年度职务津贴,至于招商办和企改办的工作,我看还是放一放,人家投资商听说了这件事,谁还敢来我们江城投资啊?”
其实谁都能看出来他是故意说错。
许嘉勇叹了口气道:“张扬的后台很硬啊!”
安达文没说话,目光盯着咖啡杯内旋转的液面。
许嘉勇已经醒来,整好了衣服,下体被时维踢过的地方已经肿了起来,好不疼痛。他低着头,没法不低头。今天这事情太丢人了。
许嘉勇望着安达文远走的背影,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怨毒和仇恨,安达文的傲慢他早有领教,却想不到这厮狂傲到这种地步。他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却忘了咖啡很烫,烫得他随手将咖啡杯摔在了地上,咖啡杯四分五裂,也惊动了喝咖啡的其他人。
左援朝不禁苦笑,他也不想在这种时候接下这个差事,叹了口气道:“先让他歇着吧!”
安达文笑道:“你告得密?”
时维和安语晨扶着乔梦媛来到隔壁休息室,乔梦媛哭得好不伤心,一直以来她对许嘉勇都是一往情深,早已抱定非他不嫁的念头,可没想到他会这样对待自己。
安达文抿了口咖啡,一语道破许嘉勇找他的真实目的:“你狠恨他?”
张扬、安语晨和时维都愣了,谁都没想到乔大小姐发火了,那杯茶虽然不是滚开,也得有八九十度,烫得泥鳅捂着脸惨叫了一声,他红了眼,抄起板凳就冲了上来。
许嘉勇道:“张扬的处罚决定已经出来了,免除他的领导职务,党内警告处分,扣发94年全年职务津贴。”
张扬原本也没打算出手,虽然他很想出手,可事情是时维挑起来的。第一个出手的是乔梦媛,正面战斗的是安语晨,别的不说,就凭安语晨的武功,对付这帮小混混肯定是绰绰有余。张大官人坐在那里端着酒杯,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护法,保证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干我屁事啊!”
泥鳅愣了:“你怎么说话呢?”
许嘉勇已经开始撕扯她的衣服。他野兽般嚎叫道:“我为什么要等到结婚那天,我现在就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那小子是这一带的一个混混,辉号就叫泥鳅,也是派出所的常客,今天刚好拘留期满,被放出来,他的几个小兄弟正给他接风呢。这年月。越是这帮社会渣滓,越觉着自己如何如何,仿佛进过局子,自己便多了一道光环是的。他不认识hetushu.com张扬,看到张扬一个人带了三个美女进来。心里早就有些不平衡,时维当着这么多小兄弟的面呵斥他,他脸上可挂不住。
每个人都看出了乔梦媛的企图,安语晨道:“别喝了!”
许嘉勇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缓慢的向门外走去,经过时维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帮我跟梦媛说一声对不起!”
安达文又抿了一口咖啡,皱了皱眉头道:“大陆的咖啡真难喝!”他起身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咖啡,有需要我会找你!”
时维瞪大眼睛道:“你敢!”她发觉一旁有个流里流气的小子看着自己,怒道:“看什么看?”
离开泥鳅馆,乔梦媛脸儿红红的,美眸异常明亮,拍了拍手道:“真痛快!”人遇到不快之后,就得找个发泄的途径,乔梦媛算是找着了,泼了泥鳅一脸的热茶,还跟着踢了几脚,今天的行为可和她昔日的淑女形象大相径庭。
张扬笑道:“我就流氓怎么着?你这么晚跟我出来不害怕啊?”
许嘉勇道:“我听说了一些事。想必安先生会感兴趣。”
杜天野并没有给常委们表决的机会,他缓缓落下茶杯道:“我决定,免除张扬招商办副主任职务,免除企改办副主任职务,给予张扬同志党内警告处分并内部通报,扣发94年全年职务津贴。”
泥鳅这帮人才把张扬认出来。一个个悔得恨不能抽自己俩嘴巴子,灰溜溜逃离了饭店。
许嘉勇站起身来到乔梦媛的面前:“你跟踪我?”
安达文不屑笑道:“安职免了可以再任命,全年职务津贴加起来恐怕都不到两千港币,至于什么党内警告处分根本就是应付。”
所有常委都在看着杜天野,左援朝此时心潮起伏,他感到一种压力。感到无形的压力正在朝杜天野的头上压过去,赵洋林这帮老家伙的能力不容小觑,他们在玩逼宫啊!他心中暗忖,如果自己处理这件事,他会提出意见然后举手表决。
张扬却道:“该吃饭了,我请大家晚上一起去吃一顿,然后去皇家假日唱歌怎么样?”
时维道:“我又不是我姐,我哪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杜天野道:“不重不足以平民愤!”
公安局长荣鹏飞打破僵局道:“有件事我想大家都知道了,被打的香港商人安达文已经决定撤回对张扬的起诉,不再追究他的责任,现在不必担心后续的麻烦,对张扬的处理只是我们内部的问题。”
他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臭婊子,你他妈说谁的?信不信我干了你?”
许嘉勇主动伸出手去:“安先生,你好,我是汇通的许嘉勇!”
左援朝适时纠正道:“我可没说是记过,我说的是党内警告!”
许嘉勇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一步步逼近乔梦媛道:“还说没有跟踪我?你为什么跟踪我?是!我是要对付张扬,我恨他,恨不得他去死!”
安达文摇了摇头道:“你和我不同,你来找我,你是想借助我的力量,你想利用我,而我这个人不喜欢被别人利用,而且我做事也不喜欢假手于人。”
时维毫不客气的把菜单拿了过去。点了四凉四烧两炒,她点菜也有个特点,只点贵的,反正是张扬请客。可不能给他省钱。
时维还要补上一脚的时候,被安语晨拉住:“别打出人命!”
安语晨不清楚情况,可是看到刚才的一幕也是愤愤不平:“这种垃圾。你还这么喜欢他,跟他解除婚约。”
时维笑道:“你也配说低调这两个字?”
许嘉勇唇角的肌肉和图书痛苦的抽搐了一下。
杜天野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左援朝快步跟了上来,他低声道:“杜书记,对小张的处理是不是太重了?”
乔梦媛开始流泪,她拼命挣扎着:“你说过要尊重我,你说过……”
“操你妈的,什么东西!”伴随着张大官人的一声怒吼,许嘉勇被他扔了出去,整个人平贴在墙上,然后顺着墙壁滑落了下去,落地的时候。裤子也滑了下去,露出光溜溜的屁股,许嘉勇痛到了极点,也惨到了极点。
许嘉勇笑道:“还不是为了你的南林寺商业广场!”
乔梦媛道:“别忘了,对面就是公司总部,在办公室内可以看到你的车!”
虽然还不到五点,包间已经订满了。他们只能在大厅坐下。
安语晨这次过来是想告诉乔梦媛,南林寺商业广场开发权不会转让,以后她们仍将保持合作,可发生了这件事,自然就没办法提起了。
许嘉勇低声道:“我是特地来问候安先生的!”
张大官人脸上一热,麻痹的,老子这么有名啊!
张扬是专门陪着安语晨过来找乔梦媛商谈南林寺商业广场开发项目的,时维接待他们,陪着他们两人前来办公室,刚出电梯门,张扬就听到了乔梦媛的呼救声,虽然乔梦媛的办公室做足了隔音措施,可张大官人何等耳力,仍然第一时间听到了她的尖叫,张扬顾不上解释就冲了过来。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嘉勇,放手吧!你已经成为仇恨的奴隶,你被仇恨改变了,再这样下去,你会变得失去自我,你让我感到陌生!”
菜上来之后,张扬叫了一瓶清江特供。时维酒量不行,张扬担心安语晨的身体,没让她喝,乔梦媛自己倒了一玻璃杯:“我陪你喝!”
许嘉勇望着张扬:“你恨我?”
张扬有些莫名奇妙的笑了起来。
“活该!”
杜宇峰叫道:“别走啊,把帐结了!”
反正周围也没人,张扬抽出金针在许嘉勇身上扎了两下,狗日的,这两针保你一辈子做个活太监,张大官人的阴险可见一斑。
安语晨抬腿踢去,稳准狠,三字要诀掌握的炉火纯青,一脚将泥鳅手中的板凳踹得四分五裂,踢中泥鳅的胸口,泥鳅的身体跟踉跄跄向后退去,撞在后面的桌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桌面上的菜肴洒了他一身。
时维怒道:“你才三陪呢,什么鬼话!”她一咋呼,周围的食客都向他们看来,其中不乏有猥琐的眼光,乔梦媛跟着出来只是要消遣一下心中的苦闷,有些心不在焉,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目光,安语晨和时维都是大咧咧的性子有人看她们。她们便用凶狠的眼光回敬过去。
房门蓬!地一声被踹开了,冷风让许嘉勇打了个冷颤,随即这厮的头发就被人从身后给揪住。
时维和安语晨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才跟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是大吃一惊,可看到许嘉勇的样子,又看到乔梦媛的情况,谁都能猜到刚刚发生了什么,时维最疼得就是这个表姐,看到表姐脸上的指痕,唇角的血迹,她火大了。冲上去照着许嘉勇的下阴就是一脚:“去死!”
许嘉勇恨恨道:“我失去理智,我把你当女神一样供着,我在你面前摇尾乞怜的就像一条狗,我碰都不敢碰你,你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荡妇。心里想着那个无赖,那个流氓!”他的目光变得疯狂。
周围人有人认出张扬来了,窃窃私语,泥鳅的几个兄弟叫苦不迭的爬了起来,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快走吧,人家连港商都敢打,别说你们了!”和_图_书
杜天野望着这帮老狐狸,心中这个怒啊,不过对张扬的这一板子是不能打轻了,如果打轻了,等于被别人抓住了把柄,自己以后的工作很难开展,针对张扬的处理宋怀明也说过,秉公处分,他之所以说处分,而没有说处理,就是要往重里打。杜天野早有准备,张扬职务暂时是要拿下,不然没法交代,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乔梦媛听出了这厮话里的暧昧含义。不知为何心中却没有反感,反而感觉到舒服了一些,连乔梦媛都无法解释。
乔梦媛还算坚强,洗澡换衣之后,重新走了出来,张扬、安语晨、时维都在办公室等她,其实谁都明白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儿,乔梦媛和许嘉勇是未婚夫妻,两人已经订婚,就算许嘉勇真的得逞了,估计乔梦媛也不会告他,可这件事被张扬撞破。以后事情发展的轨迹必然完全改变,这厮借着这件事把许嘉勇给悄悄处理了一下,许嘉勇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变化。不过就算以后意识到,这笔帐十有八九也会算在时维的头上。
张扬把乔梦媛交给时维和安语晨两个照顾,来到许嘉勇面前摸了摸他的脉息,这厮还没被时维给踢死,向这厮的双腿间看了看,心中不屑道:“麻痹的,就这样也敢出来混!”他忽然生出一个念头,趁机把这混蛋给捏死,可转念一想,那不是把时维给坑了吗?咱可不能干那事儿。望着许嘉勇的模样,张扬心中暗骂,这混账东西平时人模狗样的。竟然想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不给他点惩戒是万万不行的,告他个强奸未遂,可乔梦媛跟他是未婚夫妻,乔梦媛未必肯告,今天许嘉勇还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对付女人哪有那么硬来的?
跟泥鳅一起喝酒的五个人全都站了起来,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他们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泥鳅就让三个女孩子给打了。
张扬笑道:“我一大老爷们有什么不行的?干就干!”
时维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不等她说完,张扬就笑道:“什么事儿?我们刚到什么都不知道:“乔梦媛的心中感到一丝温暖,张扬这个人绝非表现出的那样嚣张蛮横。他很会体察别人的心理。
张扬拿起菜单递给乔梦媛让她点菜。乔梦媛道:“随便,选特色的来两样。”
张扬道:“抽吧!要是进了监狱就没得抽了!”
连安语晨也以为乔梦媛肯定会拒绝,可乔梦媛居然就点了点头道:“新帝豪吧,我让他们准备!”
这饭店本来就很混战刚刚开始,整个饭店就乱成了一团。
许嘉勇道:“央视是不是已经采访过你了?”
“赶紧走人,再留在这儿碍眼小心我把你弄进去!”杜宇峰不耐烦道。
许嘉勇微笑道:“安先生少年有为,就算你可以在商场中游刃有余。可是中国内地的官场独具特色。外行人永远都看不明白。”安达文没说话。
乔梦媛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别在我面前哭穷,大不了我请客!”
张扬嬉皮笑脸道:“小声点,最近严打,三陪是不合法的!”
这一脚够狠,许嘉勇连裤子也没来得及提上,被时维准确命中目标。疼得他惨叫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杜天野说完就宣布散会,细心的常委留意到一件事,杜天野并没有说张扬的去向问题,也就是说只有免职没有任命。
乔梦媛笑道:“我没事,张扬,你行吗?再干一瓶?”
经乔梦媛她们几个这么一闹。这顿饭自然没办、法吃下去了,张扬起身去结账,却发现泥鳅那帮人把他的那份钱也给结了,张扬中暗和_图_书笑。真是鬼怕恶人,自己在江城真的是恶名在外了。
时维愤愤然道:“表姐,他不是人,是个畜生,报警抓他!”
张扬看得于心不忍,这世道女人还真不能惹。
时维道:“最贵的一个菜才58,你可真会挑地方!”
马益民讪讪道:“我听错了。我听错了!”
乔梦媛此时颇有些万念俱灰的感觉,她对许嘉勇的感情是真挚的,在许嘉勇最需要她的时候,来到他的身边,顶住家庭的压力,勇敢的和他订婚,许嘉勇对此也很感动,甚至表示要到结婚之日才要她,齐梦妹为他的这份尊重还深深感动。可今天生的事情,已经完完全全把乔梦媛的幻梦击碎。她看到了许嘉勇疯狂无情的一面。在内心深处,第一次产生了恐惧。
安达文跟他握了握手:“我知道,你找我来,是不是想跟我谈南林寺商业广场的那块地?”
张扬道:“没办法,我马上成无业游民了,今年的职务津贴全都被扣了,穷啊!”说这话的时候他看着乔梦媛。
此时时维走了进来,她冷冷扫了许嘉勇一眼,目光中充满了鄙夷:“我姐让你滚!”乔梦媛明明是让许嘉勇走的。
时维怒道:“便宜了那个混账!”她起身去隔壁办公室。
时维骂了一句:“流氓成性!”她的这句话把乔梦媛的脸给说红了。
安达文听出他所指的是自己被打的事情,淡然笑道:“都过去了,一场误会!”安达文嘴上说得平淡,眼前浮现出张扬当众给他耳光的场面。内心之中恨到了极点,安达文的性情极其怪戾,他为人冷血无,情。做事阴狠不择手段,这次放过张扬,也绝非是看在安语晨的面子上。短时间内他不想股权转让节外生枝。
许嘉勇道:“我想我们找到共同点了。”
“你撒谎,你根本就是想和他一起联手对付张扬!”
他发疯般扑了上去,抓住乔梦媛的头发:“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你喜欢他,你喜欢那个混账,那个无赖,那个流氓!”
张扬道:“值得吗?说实话,我没把你看在眼里!”
许嘉勇笑了笑道:“那块地皮是乔小姐独自开发,和我没有关系。”
乔梦媛的唇角已经流血,她倔强的望着许嘉勇:“放开我,你已经失去理智!”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时维道:“不报警了?”
安达文有些奇怪,此时侍者送上咖啡,许嘉勇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安达文向咖啡中加了一些糖和奶沫。拿起汤匙轻轻搅拌着。
乔梦媛身上的衣裙被撕裂多处,露出无数春光,张大官人此时也无心欣赏,慌忙脱下自己的风衣给乔梦媛披在身上。乔梦媛整个人宛如傻了一般,无力的瘫倒在张扬怀里只是哭。
许嘉勇靠着墙边坐着,哆哆嗦嗦从衣带中找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如此疯狂,是张扬,是张扬把他刺激成这个样子。
安语晨看到乔梦媛的情绪已经基本稳定了下来,起身告辞道:“那我们先走了!”
乔梦媛表面上虽然镇静,可内心却是极其复杂,她不知道这件事发生之后,自己应该怎样和许嘉勇相处。她轻声道:“张扬、安小姐,今天的事儿。”
许嘉勇感觉到一双熟悉的目光在远处注视着自己,他转过头去,看到乔梦媛,乔梦媛的表情很复杂。脸色很苍白。
张扬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乔梦媛颤声道:“混账,你滚开……救命……”她的办公室做过专门的隔音,外面听不到动静。
张扬摇了摇头道:“大酒店的套菜早吃腻歪了,那啥,我知道新开了家泥鳅馆,www•hetushu•com专做泥鳅的,咱们去尝尝!”
张扬道:“没办法,最近走背字,我不低调也不行啊!”
“你约安达文见面有什么目的?”
打得正热闹的时候,杜宇峰走了进来,他到不是来喝酒的,下班回家刚好经过这里,听到里面打起来了。所以进来看看,谁想闹事的全都是熟人。
张扬笑道:“成,咱们认识这么久。我还真没领教过你的酒量!”
许嘉勇走后,张扬忍不住问:“搞什么?真打算这么放过他?”
乔梦媛此时方才有些害怕,她颤声道:“你醒醒!你……”
张扬道:“你还真够仗义,我这边刚出了点事儿,马上你就主动犯罪来陪我,冲着你这份精神,等你入狱之后,我会经常去看你的。”
时维道:“那可不成,我们三位大美女陪你吃饭,你赏心悦目的,没找你要陪护费都不错了,还要我们到贴请客?没门!”
安达文望着对面的许嘉勇,表情显得有些淡漠。
许嘉勇大吼道:“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乔梦媛无助的乞怜道:“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
“你笑什么?”
‘嗤’!地一声,乔梦媛的筒裙被撕裂开来,雪白细腻的美腿暴露出来。她奋起全身力气给了许嘉勇一记耳光,却激起了许嘉勇更狂热的兽性。他抓住乔梦媛的手,一手去解开自己的腰带。
回到乔梦媛的办公室,许嘉勇从落地窗向外看了看,果然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汽车,他点了点头。
时维心想这张扬可真没眼色,发生了这种事情,表姐哪有心情,她并不知道,张扬知道乔梦媛这个时候是心绪最为烦乱的时候,大家在一起放纵发泄一下对她反而有好处。
张扬坐在办公桌上,抱着膀子冷冷看着他:“许嘉勇啊许嘉勇,真是有出息!”
许嘉勇微笑道:“新闻界对这些事总是特别感兴趣,我只是给他们提供线索而已。”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人家被打,人家都可以做到这么宽容。我们对自己的同志难道要一打到底,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吗?”
泥鳅的五名同伴刚想围上来,安语晨已经冲到他们的身边拳打脚踢。三下五除就将他们全部击倒在地。时维冲上去跟着趁火打劫。乔梦媛也照着到在自己面前的那混混儿身上狠踢了几脚。
泥鳅捂着被烫出水泡的脸站了起来。他认识杜宇峰:“杜警官,我们被人打了!”
张扬这会儿倒是沉得住气,端起酒杯跟乔梦媛碰了碰,乔梦媛咬了咬嘴唇,忽然站起身,抓起自己面前刚刚倒好的热茶,一下泼在了泥鳅的脸上,她愤然道:“畜生,你懂不懂得尊重女人?”
杜天野道:“这个惹祸精,放哪儿也不安分,先老老实实反省反省!他的工作安排你看着办!”
许嘉勇冷笑道:“我让你感到陌生?是不是姓张的让你感到亲切?”他一把抓住乔梦媛的手腕,用力捏住怒吼道:“说!”
张扬笑道:“贵的未必好吃!”
许嘉勇内心最娇嫩的部分如同被猛抽了一边,他痛苦的大叫了一声。然后狠狠给了乔梦媛一记耳光,打得乔梦媛立足不稳摔倒在地上。
许嘉勇对安达文的精明并不意外,也知道在这种精明人面前继续隐瞒并没有任何的必要,他点了点头。
乔梦媛道:“他至少不像你这么处心积虑,他比你坦荡的多!”
乔梦媛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她红着眼睛道:“算了!让他走吧,这件事不要声张出去!”
张扬带着她们三个来到了泥鳅馆。乔梦媛虽然表面上一切如常,可从她的目光中仍然可以轻易就找到落寞和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