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8章 一枪飙血

苏媛媛半信半疑道:“他还会看病?我不信!”
春阳县公安局局长邵卫江亲临现场指挥,当他知道市委书记杜天野也在械斗现场,并受了伤之后,吓得面无血色,他马上给县委书记朱恒打了电话。
杜天野吃惊的转过身去,却见那名想要攻击自己的村民缓慢的倒了下去,胸口的血迹不断地扩大。
“蓬!”地一声枪响,枪声回荡在山谷之中,沉浸在狂乱和血腥中的山民被枪声震慑,一个个瞬间冷静了下来。
县公安局长邵长江把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简略的汇报了一下:“根据我们在现场勘察的情况来看,这的确是一个藏宝洞,里面有一些金银器皿。至于是不是当年马匪安大胡子留下的还有待考证,引起这场械斗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那些财宝,人的本性实在是自私啊。”
陈崇山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还没等他靠近,一个穿着蓝色中山装的人就呵斥道:“老头,你干什么?”
张扬算了算:“不到一百天了!”他展开手臂,顾佳彤枕在他的手臂之上,轻声道:“我爸这次退下来的意思很坚决,他打算去老家西樵去住!”
张大官人道:“那是,我属于那种看着好看,用着好用,用过说好的,这就是有口皆碑!”
邵卫江道:“杜鹃坡发现了一个地洞,据说是当年马匪安大胡子的藏宝库,里面有不少金银财宝。这消息不知怎么传了出来,所以周围的村民都过来争抢,这才发生了械斗。”
陈崇山笑着点了点头,望着苏媛媛走入厨房,陈崇山小声向杜天野道:“小苏是你的杜天野害怕被他误会,慌忙将苏媛媛和自己的关系介绍了一下。
邵卫江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杜天野确信父亲没事这才转向邵卫江道:“有没有查明他们械斗的原因?”
陈崇山的收获颇丰,打了三只山鸡,一只野兔,回来得路上经过杜鹃坡,这儿本来已经开发了,可安家的投资款无法到位,从去年年底就停工了,可今天却有十多个人正在那里,他们拿着各种各样的测绘仪器,似乎在考察着什么。
对陈崇山来说,他的清晨和清台山一起苏醒,最近几乎每个周日,杜天野都会过来看他,他天不亮就起来了,去山上打两只山鸡,给儿子做顿丰盛的午餐。
“清台山?哇!春天的清台山一定很美的,我跟你一起去吧?”苏媛媛是鼓足了勇气说出这句话的。
顾佳彤很讨厌他在这种时候提起外人,伸出手恶作剧的在他两腿之间捏了一把。却觉察到张扬又有了反应,吓得慌忙将手抽了回来,向一旁挪动了一下:“怕什么?中央台都已经给你正名了,这件事的性质是捍卫国家利益,你是正面人物,换句话来说,杜天野为你出头也是理所当然。”
张扬道:“你爸快退了吧?”
杜天野叫了声陈叔,虽然他和陈崇山都明白彼此间的关系,可是谁都没有捅破这最后一层窗户纸。
几名男子对望了一眼,还是那名身穿中山装的男子拿出一个绿本奔向陈崇山晃了晃,然后道:“这清台山真是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算了,咱们是给国家打工,别这么卖力,走,歇着去!”
苏媛媛道:“我还以为他只会打人呢!”
苏媛媛歇了一会儿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起身道:“走,继续爬山!”
杜天野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笑道:“我现在单单江城的政务都忙不过来,哪里顾得上考虑其他!”
杜天野向邵卫江道:“当时的情况很复杂,他开枪也是逼不得已!”
张扬轻吻www.hetushu.com她的耳珠,抓住她的双手将她的手臂压了下去:“我发现我是个容易冲动的人!”
苏媛媛摇了摇头道:“我不能拖杜书记的后腿!”
杜天野用纱布擦了擦扔在流血的嘴唇,站起身道:“好好查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所有涉案人员,不可以让任何人漏网。”
邵卫江面露难色,他向杜天野请示道:“杜书记,有个叫朱红卫的村民被猎枪打死了!”说话的时候他向远处的陈崇山望去,陈崇山开枪打死朱红卫的情景很多人都看到了。
杜天野道:“平时不注重去抓思想工作,出了问题说什么人性,真是可笑!我看清台山的开发存在很大的问题,这些问题从根本上是你们这些做领导的造成的,不要强调这方面那方面的问题,我不要听原因,我要看到结果,我要看到问题马上解决。”
邵卫江点了点头道:“杜书记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查清楚,至于陈崇山,我们会好好对待他,目的是调查清楚这件事。”
此时那名刚刚被他踹倒的那名村民从地上爬起,悄声无息的来到杜天野身后,扬起铁锹向杜天野的头顶砸去。苏媛媛离得最近,眼看杜天野已经躲避不及,她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张扬道:“我在想,顾书记退下来之前我这个副处能不能够转正!”
陈崇山听说是这件事,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张扬表面上看大大咧咧的,其实心中很有回数,我看他正义感很强,这件事你要帮他!”
杜天野内心一沉,他的头脑冷静了下来,刚才的形势混乱,他顾不上考虑这件事,可现在,他不得不谨慎的考虑这件事,他平静道:“当时朱红卫正在用铁锹攻击我,已经危害到我的生命,所以人家才会开枪!”
“人不可貌相嘛!”
医生道:“皮外伤,没事的!”
张扬轻轻抚摸她的秀发,低声道:“我在想我的事情会不会给杜天野带来麻烦啊?”
“从见到你第一眼的时候!”
苏媛媛可怜兮兮道:“害怕你把我忘了!”
张扬又想到了宋怀明,宋怀明因为出国考察并不在平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宋怀明将成为未来平海的掌门人,他和顾允知一样,都保持着清廉简朴的作风,不过宋怀明的施政方针更为严格,他看重法制,和顾允知的重点发展平海南部地区,以区域带动全省的方针不同,宋怀明注重均衡发展,他提出重点发展平海北部经济,以江城为中心形成新的区域发展热点,在短时间内改变北贫南富的现象,缩短南北差距。
苏媛媛的厨艺让陈崇山赞不绝口,心中对这女孩儿更增加了一分好感,自从知道杜天野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之后,陈崇山的心中就多出了无尽欣慰,同样也多出了不少的牵挂。爷俩虽然没有正式相认,可心中都已经明白彼此的关系,杜天野询问一些昔日的往事。
张扬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宋怀明才是自己的未来岳父,张扬道:“我就是这么一说,其实我谁都不想让帮,我就不信凭着自己的本事混不出一个人样来。”
苏媛媛和杜天野约定第二天五点半出发,她激动的彻夜未眠,一早就起来了,五点钟就来到约好的公车站台前等着,春寒料峭,偏偏又起了风,大清早站在风里的感觉可不好受,可苏媛媛的心里是火热的,她一边跺脚一边向马路上张望着。
邵卫江来到杜天野的面前关切的问候道:“杜书记,您有没有受伤?”
苏媛媛道:“时好时坏,老是m.hetushu.com头疼!”
苏媛媛道:“我感觉你心里压得事情太多,其实你应该定期放松一下,休息的时候出去走一走,到处看一看。这样既可以起到放松的作用,又能够体察民情,何乐而不为呢?”
杜天野道:“可能是平时的公务太忙。开会开得太多,开会的时候始终都是我一个人在说,所以下班回家就不想说话。”
苏媛媛很礼貌的叫了声陈叔叔。
陈崇山笑道:“我看这孩子倒是不错!”
苏媛媛一边喘气一边摆着手,坐在大石头上歇了一会儿方才道:“杜书记,你还说自己年纪大了。”
陈崇山冷冷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苏媛媛道:“杜书记,我觉着你越来越不爱说话了,是不是所有当大官的都这样?”
此时有警察来到邵卫江的身边,向他耳语了几句。
江天野道:“小苏,你妈妈身体怎么样。”
张大官人坏坏的笑了笑,然后因顾佳彤的这句话对她进行了一番暴风骤雨般的惩罚。
风雨过后的顾佳彤美眸凄迷,娇躯酥软,一动不动的伏在张扬的怀中,连话都懒得说了。
当晚杜天野并没有返回江城,而是留在春阳县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春阳县委县政府的所有重要领导都参加了这个会议,看到市委书记鼻青脸肿的样子,县委书记朱恒内心忐忑不安,他知道这次麻烦大了,这帮乡民械斗把市委书记给牵涉进去了,而且还挨了揍,差点命都丢在清台山上,杜天野很恼火,他一定不会善罢罢休,这次怒火的宣泄点十有八九会选在自己的身上。
陈崇山被愤怒的乡民推倒在地,十多名乡民围着他打。
县委书记朱恒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老百姓在突然到来的财喜面前失去了理智,所以才爆发了这场血腥械斗。”
“你第一眼见我时,对我有什么感觉。”
陈崇山微微一怔,起身道:“怎么了?”
张大官人感叹道:“沉冤得雪啊!”
杜天野看到父亲被围殴,眼睛都红了,他不顾一切的向前跑去,苏媛媛试图阻止他,拉住他的手臂乞求道:“杜书记,你要注意安全……”
那边已经有警察在向陈崇山闻讯,陈崇山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很平静。他举起手道:“人是我杀的,我跟你们走!”
“话也不能这么说,你今年都四十岁了,个人问题也该解决了,总不能当新中国第一个打光棍的市委书记?”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还有三个月!”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在顾佳彤的心中她的父亲无疑是一个好官,张扬也这么看,顾允知主政平海这么多年,平海的发展有目共睹,而且顾允知为人清廉,大公无私。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
其中有人冷静了下来,意识到今天事情的严重性,有人已经开始逃离,这时候山下又有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上清河村的前村支书刘传魁,刘传魁大叫道:“妈的个八字,谁都不许走!”
邵卫江道:“我们需要陈崇山协助调查!”他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老道士先去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咕嘟咕嘟灌了两口道:“下面来了很多的村民,都跑到杜鹃坡去了,说是发现了什么宝藏,在哪儿抢起来了,场面很混乱。”
“不休息了?”
陈崇山刚才开枪是情非得已,现在他不能开枪,李信义看到形势不妙,冲上前去连续击倒了四名乡民,大吼道:“全都住手听我说!”老道士虽然武功不错,可现场几百号人,全都如同疯虎一样,形势根本无法控制。和*图*书
还没等杜天野离开,一人已经挥舞着铁锹向杜天野冲了上来,抡起铁锹向杜天野的头上砸来,杜天野一闪身,躲过他的攻击,抬脚就将那人踹倒在地。
杜天野怒道:“全都给我住手。我是市委书记杜天野!”他马上就发现自己的话根本起不到任何的威慑作用,这帮山民已经争红了眼。
杜鹃坡之上聚集了几百号人,全都是黑山子乡的乡民,有朱小桥村的也有上清河村的,还有闻讯赶来的其他村人。事情的起因是杜鹃坡发现了宝藏,这消息不知怎么传出去的,这帮乡民听说之后全都赶了过来,在杜鹃坡东北角的土洞里发现了不少的金银器皿,在突然出现的财富面前这帮老百姓顿时失去了理智,从开始的争抢变成了拳脚,继而变成了械斗,铁锨、铁锹、木棍、钢叉都派上了用场。
顾佳彤咯咯笑着,两条美腿常春藤一样缠住了他的双腿,手臂抱紧了他,缠住他不让他动作,柔声道:“人家吃不消了。”
陈崇山对儿子还是很关心的,他低声道:“最近工作上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吧?”
杜天野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杜鹃坡。
杜天野笑道:“他正义感强不强我不知道,这次他打安达文的原因是安达文欺负了安语晨,不过他为人倒是不错,能让这么多人帮他说好话,就证明他身上的闪光点不少。”
一句话引得杜天野又笑了起来,张扬在江城的口碑的确不怎么样,可这次中央台的正面报道对他应该有些好处,至少起到了转移视线的作用。
又有一人扬起铁锨朝着杜天野的后脑勺拍去,杜天野反手抓住木杆用力夺了下来,他反转铁锨,用平面拍在那名村民的胸膛上,怒吼道:“全都给我助手,我是杜天野,我是市委书记!”
苏媛媛并没有得到杜天野的回应,美眸之中不禁流露出些许的失落。
所有人都惊呆了,陈崇山这一枪是逼不得已,他如果不开枪,杜天野至少也得重伤。
杜天野指向青云峰的方向:“咱们要爬到峰顶,到了峰顶你才能够感到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苏媛媛紧跟在杜天野的身边,被眼前的场面吓得脸色苍白,她拉住杜天野的手臂:“杜书记,危险,赶快离开这里!”
陈崇山把猎枪背好,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向自己的方向走来,男的是杜天野,女孩子陈崇山不认识,很年轻很漂亮,在陈崇山的记忆里,杜天野还是第一次带女孩子上山。他对文玲的事情十分清楚,了解文玲带给儿子的伤害,如今看到儿子带女孩子过来,难以形容心中的喜悦,可陈崇山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惊喜,微笑道:“天野来了!”
苏媛媛主动请缨道:“陈叔叔,我来吧,你和杜书记聊天!”
先是黑山子乡派出所的警员闻讯赶来,春阳县的大批警察在一个时后才赶到,现场死了一个,重伤五个,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轻伤,市委书记杜天野也是鼻青脸肿,苏媛媛的额头也磕破了,不过好在她还算幸运,没有受到重伤。
张扬道:“可能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官真的厌烦了!”
杜天野五点半的时候准时开车到来,推开车门,笑道:“这么早啊?”
顾大小姐虽然内功小有所成,体质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仍然禁不住这厮的折腾,终于求饶道:“你今儿怎么这么兴奋?”
陈崇山走了两步,又转身回去取了猎枪,这才和李信义一起追赶了。
顾佳彤看到张扬沉思不语,用手指轻轻抚摸他的胸膛道:“想什么?”
www.hetushu.com天野赶到的时候,现场正混战一团。一名乡民挥舞铁锨,一下就把对面一人拍到在地,那人怀中的金盆落在地上。
杜天野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向那名正在为陈崇山检查身体的医生道:“医生,他没事吧?”
杜天野听他说得有趣也不禁笑了起来。
“滚开!”杜天野一挥手将苏媛媛的手摔开,苏媛媛重重摔倒在地上。
陈崇山道:“说起来这清台山的开发还是张扬一手搞起来的,当初安老投资就是被他给说动了。”
来到陈崇山的石屋,陈崇山已经烧开水将山鸡褪好毛,野兔也剥好了。听闻老道士不在,陈崇山不禁笑道:“看来只能我动手给你们做饭了!”
杜天野道:“遇到点小麻烦,现在已经解决了,就是张扬把安老的孙子安达文给打了,他是招商办主任打了投资商当然会造成一些不良影响。”
“我早就发现了!”
杜天野抄起铁锨已经冲了上着,一名村民试图拦住他,被他一铁锨拍倒在地上,他冲向那帮围殴父亲的村民,扬起铁锨疯了一样的挥舞出去,终于将这帮村民驱散,扶起的上满脸鲜血的陈崇山,此时村民又冲了上来。
杜天野抱住陈崇山,用身体阻挡着雨点般的进攻。他不知这样的攻击过了多少时候,还是枪声响起,陈崇山沾满鲜血的手拿起猎枪,朝天放了一枪,然后怒吼道:“谁敢靠近,我杀了他!”
苏媛媛今天特地穿了全身的运动装,看起来就像一个运动员。可到了爬山的时候,她的体力就有些不济了。杜天野不得不停下来让她休息,杜天野微笑道:“你平时缺乏锻炼!”
跟着过来的急救医生在现场进行紧急包扎救治。
杜天野笑道:“人想要保持青春就得坚持运动。”
“不要……”
被陈崇山一枪击中的那名乡民已经气绝身亡。
顾佳彤道:“做官容易,可是做好官却很难,往往人们都看到做官表面上的风光,谁知道背后要付出多少的努力和辛苦!”
杜天野犹豫了一下,居然点了点头:“好啊!”
杜天野走过去帮着陈崇山拿猎物,陈崇山道:“我估摸着你今天要来,所以早起去打猎,收获还不错!”
不远处陈崇山端着双筒猎枪,神情冷峻,枪口之上还冒出缕缕青烟。
杜天野微笑不语,他觉察到苏媛媛话后的意思。
杜天野冷冷道:“清台山开发旅游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相关部门有没有注意到监管问题?清台山的环境由谁来保护?清台山的治安由谁来负责?发生了这种事,你们不要把责任往老百姓身上推,说什么人性自私?要找找自己的问题,你们有没有做好工作?”
陈崇山哈哈大笑:“他的运气一直都不错!”
苏媛媛道:“那你下次运动的时候叫着我!”
朱恒默然不语,一旁县长沙普源、副县长徐兆斌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有些幸灾乐祸,他们对朱恒的霸道早有不满,这次是个机会,是个将朱恒扳倒的机会,可现在并不是落井下石的最好时机,市委书记杜天野正处于震怒之中,他们不方便说话。
顾佳彤咯咯笑道:“你在我心中最最厉害!”
那男子走了过来:“我们是市勘探队的,在这里执行工作,你赶紧走,别在这儿影响我们的工作!”
陈崇山道:“停工好一阵了,过去说在这儿要建游客休息处,挖得一片狼藉,缺钱就停在那里了,早知道这样。清台山还不如不开发。”杜天野明白陈崇山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也皱了皱眉头道:“清台山的旅游开发m.hetushu.com一直都是春阳县具体主管,安家的那笔投资迟迟不能到位,是开发受阻的主要原因,不过这件事应该很快能够得到解决。”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知道安语晨利用股权换取内地投资权,而且安语晨也表示安家在江城的投资不会有任何变化。
这个周末的夜晚对张扬来说是美妙和幸福的,他喝了不少酒,这是他的庆祝方式之一,顾佳彤载着他回到秋霞湖别墅,仍然处在兴奋状态的张扬开始了他的第二轮庆祝,这次的庆祝就要顾佳彤密切配合了。
“不信?要不,你先感受感受?”
朱恒不方便说话,悄悄向县公安局长邵长江递眼色,邵长江硬着头皮出头道:“杜书记放心,我们会尽快查清整件事,对涉案人员做到彻查到底,一个都不放过。”
陈崇山觉着这帮人十分可疑,浓眉紧锁,一脸严峻道:“清台山是市里重点景区工程,你们在这里搞勘探,我没听说过,证件呢?拿出来给我看看!”
杜天野道:“我经常出去啊,明天一早我就去清台山!”
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话。
苏媛媛脱口道:“那谁要是嫁给你多郁闷呢!”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道:“对不起,我瞎说八道:“杜天野笑了笑,他缓缓放下茶杯道:“多数人都想改变周围的环境,可到最后都是被环境所改变。”
短暂的沉默过后,听到一个悲愤的声音吼叫道:“弟弟!”伤者的哥哥不顾一切的向陈崇山冲了上去,他们都是朱小桥村的村民,在他们的带动下,那些村民一窝蜂的冲向陈崇山。
杜天野道:“您老放心吧,他这次已经逢凶化吉了,昨晚中央台都播出了他的事情,不过是把他当成正面形象宣传的,不但没提他打人的事情,反而说他是捍卫国家利益的排头兵。”
李信义杀出一条血路,怒吼道:“你们都疯了,这是市委书记,他是市委书记!”
顾佳彤啐道:“大言不惭!”
杜天野听到之后,马上站起身道:“我去看看!”他已经冲了出去,苏媛媛连忙追了出去。
“什么时候?”
杜天野道:“改天让张扬过去帮她看看,他一手祖传的针法很好,专治头疼。”杜天野是少数知道张扬医术的人。
杜天野道:“习惯了!”他忽然意识到每次苏媛媛来的时候。他的心情都很愉悦,可以暂时忘记官场上的勾心斗角,他可以畅快淋漓的笑出声来,他就像个年轻人一样,其实他并不老,可他却感觉自己最近老得很厉害。
经过紫霞观的时候,杜天野带着苏暖援进去转了一圈,老道士李信义不在。一道早就到后山采茶去了。
杜天野冷哼了一声,起身走出门去。
顾佳彤笑了起来,她知道张扬是故意这么说,他很少借用父亲的力量,顾佳彤小声道:“其实你并不需要我爸帮你!”
陈崇山觉着很奇怪,可在现场也没看到太多可疑的地方,再看那群人并没有在山上逗留,径直向山下去了。
杜天野哈哈大笑:“我答应过的事情就不会忘记!”他看了看时间:“咱们争取七点爬山!”
陈崇山也并不隐瞒,将过去的事情很婉转的告诉了杜天野,每次父子相见总有谈不完的话,下午的时候。老道士李信义回来了,他有些惊慌的寻了过来:“不好了,不好了!”
苏媛媛环视客厅道:“杜书记,你闷不闷啊?”
顾佳彤的娇躯在张扬的动作下抖动着,她咬着樱唇,媚眼如丝,死命抱住张扬,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过了好久顾佳彤方才娇滴滴道:“你不是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