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7章 主动袭警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上来握住三宝和尚的手,激动的涕泪直下:“活菩萨,您真是活菩萨,如果不是您,我们村这次真的完了!”
张扬道:“我原本想跟那帮村民讲马列主义来着,可人家听不懂,所以只能把三宝请来给他们讲经,其实信佛也有好处,教人向善!要不然咱们国家也不会提倡!”
两人在车里交头接耳的时候,林秀和丈夫谢志国正陪着老司令楚镇南从一旁走过,张扬看到楚镇南。慌忙停下和三宝的说话,推门走了下去。亲切道:“首长来了!”
周良顺道:“你们又没犯法,我也不可能把你们留在这儿啊!”
张扬道:“那谁不是说过,黑猫白猫逮着耗子就是好猫,你管他是和尚还是共产党员,只要人家能够解决朱小桥村发生的问题不就行了!”
那名年纪大点的记者转身看了看外面叫嚣的村民,他咬了咬嘴唇,瞬间做了个艰难的决定,他上前一拳打在那警察胸口:“我袭警了!”
张扬笑道:“我说行一定行!”
张扬道:“老首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国家主席还经常和佛学界人士见面呢,人家是正儿八经国家注册的和尚,不是你说的那种江湖骗子!”
佛门甘霜分完了,可三宝和尚受欢迎的程度却丝毫不减,一帮中老年妇女都围在他的身边,成了他最狂热的粉丝,农村妇女不会用签名啥的表达这种仰慕,只是咧着嘴用淳朴而崇敬的眼光望着这位活佛。
朱明川自始至终都在旁听着,他不得不佩服,谈到思想工作,三宝和尚要比他这个当村支书的出色的多,如果三宝和尚早来讲两天佛门精义。估计那场抢劫就不会发生,械斗就不会发生。在三宝和尚的教导下,又有村民主动上缴了没舍得拿出来的赃物。
周良顺道:“我只能保证你们在派出所内安全,出了门我也无法保证!”
“我们哪儿也不去,就呆在派出所里!”几名记者被吓得胆寒,现在出去肯定要被暴怒的村民痛揍一顿。
可奇迹在不断上演着。几十名生病的村民在喝了三宝和尚分发的佛门甘霜之后,短时间内就止住了呕吐。症状迅速减轻,这消息宛如插了翅膀一般在一个下午就传遍了整个黑山子乡,这下好了,其他村有些久病缠身的人也过来求医,朱明川让人守住村口,所有外人一概不许入内。朱小桥村的村民一扫昨日的颓丧和郁闷。咱们村来活佛了,搁谁也得觉着荣光,谁也不会提昨天活佛挨打的事情,谁也想不起今天活佛还让朱红星那个杀猪匠追得抱头鼠窜的情景。
楚镇南向张扬竖起了拇指:“小子,好样的,有种!”
三宝和尚的确很贪财,但是他在原则上还是能把握住的,他教导这帮老百姓向善。
“那怎么办?你们是警察,你们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安全!”
张扬道:“我看他们很信任你!”
楚镇南瞪了他一眼道:“江湖术士,骗骗老百姓可以,休想骗我们这些共产党员!”他对烧香拜佛的事情十分反感,说话又不留情面,搞得三宝和尚好不尴尬。
记者们惊慌失措的上了汽车。开着车就往乡里跑,可后面朱小桥村的汉子也追了出来,人家也有交通工具。五辆手扶拖拉机跟在车后穷追不舍,如果在正常情况下手扶拖拉机无论如何也跑不过汽车,可这是在山里,道路迂曲,再加上汽车司机对路况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如朱小桥村的村民,始终无法将他们摆脱开来。
朱明川太手一挥:“乡亲们,咱们朱小桥村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兄弟,我们的姐妹儿女随时随刻都面临着一场灭顶之灾。我们没做坏事!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他们http://www.hetushu.com的恶行负责!小伙子们,跟我来!把灵棚给拆了!”朱明川毕竟是干过党支书的人,煽动和动员能力还是有的。
三宝和尚虽然是个出家人,可轮到脑筋之灵活绝不逊色于任何人,他笑眯眯道:“朱支书,此物你已经捐了功德,岂能随便拿回!”
杜宇峰在急诊手术室门前站着。向跟着他一起过来的助手道:“等朱红星出来就把他给我铐回去!”
杜宇峰冷笑着点了点头道:“追杀三宝和尚你也有份,一样得跟我们走!”
谢志国向张扬笑了笑,他已经听说张扬用气枪射击朱红星的事情了。枪击事件虽然发生的时间不久。可消息传播的速度很快,连江城方面都已经听说了。陈崇山开枪射杀朱红卫已经引起了这么大的波澜,想不到张扬居然还敢顶风作案,这小子的胆色可真是非同一般。
三宝和尚重新走向朱小桥村的村民。他朗声道:“你们想不想自己的亲人尽快好起来?想不想化去这场灾劫?”
三宝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三宝和尚踌躇满志的来到吉普车前,敲了敲车窗,惊醒了张扬之后。方才笑眯眯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张扬没顾得上和他说话呢。这厮落下了车窗,向村民们挥手道别。
三宝和尚惊魂未定的站在那里,望着身后捂着屁股哀嚎的朱红星,他指着朱红星道:“恶徒,朱小桥村的罪孽全都是你这恶徒引起!”
电话中传来祝庆民有些兴奋的声音:“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记者怎么了?记者犯法也要抓!”
三宝和尚陪着笑脸走了过来:“阿弥陀佛,贫僧三宝!敢问。”这厮看到谢志国的一身装扮,知道他身份非凡,原本想套个近乎。
朱红军道:“在急救室抢救呢!”
三宝和尚被张扬说中短处,再厚的脸皮也不禁有些发热,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看来我和朱小桥村人有缘,这场灾劫,我要帮他们化去!”
三宝和尚一直讲到日落时分,方才离开了朱小桥村,那帮村民全都依依不舍,一直将他送到村外,村口停着几辆车,警车是协助文物局过来收缴文物的,救护车是随时准备抢救生病村民的。
“大师!”
朱明忠道:“我们兄弟四个捐了五百块香火钱,大师答应把缸给我们了!”
那帮村民站在村口,望着吉普车卷起的尘烟,不知有谁叹了一句:“活佛显灵啊!”
周良顺让警员们把五名记者给关起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乡委书记祝庆民打了个电话:“祝书记,那些记者全都在派出所呢!他们袭警,犯法了!”
满满一水缸的佛门甘霜分发的差不多了,朱明川严格管理,不允许村民重复索要,他看了看水缸,估摸着还剩下一脸盆,朝儿子朱红键努了努嘴道:“红键!把水缸扛回家去!”他虽然不信,可也惦记上这剩下的一点佛门甘霜了。
朱红星这边包扎好了伤口,就被杜宇峰带来的警察给铐了起来,朱红军被带上警车之前,向老爷子叫道:“去找刘记者!”
整个过程中张扬和三宝和尚全都作壁上观,导火索已经点燃,局面就不用他们控制了,什么事情都是水到渠成。
三宝和尚道:“张主任,作为一个佛门弟子,我压力很大!”
楚镇南指着张扬道:“你这小子,一个国家干部整天跟和尚混在一起。也不怕别人说你闲话!”
三宝和尚上前一步,低声道:“张主任,那药管用吗?”
人能够走上神坛都有一定的原因,三宝和尚却在没有想透究竟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推上了神坛,他在朱小桥村装模作样的诵经做法之后。弄了一大缸清水,念珠在hetushu.com里面搅和一通之后,这缸清水就变成了圣水。他向朱明川道:“我以诚心感动佛祖。佛祖赐我一缸甘霜,这一缸净水可以洗去你们全村人身上的罪孽。”
三宝和尚装腔作势道:“善哉!善哉!张主任,我看这家人也蛮可怜的!”
朱红卫的老爹哭号着不让人拉走尸体,朱红军和朱红星两兄弟也相互搀扶着上来阻拦,可他们爷三个在几百名村民的面前,力量太薄弱了。朱明川号召道:“你们家把村子都坑成这个样子了,还嫌不够啊?现在我们就是要把晦气送走,让我们的村子恢复宁静!”
周良顺道:“谁让你们去拍人家?山里人都不喜欢抛头露面,你们这么干,叫侵犯人家的隐私权。幸亏你们跑得快,不然只怕他们就乱棍把你们给打死了!”记者们吓得六神无主:“警察同志,我们怎么办?你帮我们去解释解释!”
老头子看着原来搭灵棚的地方已经夷为平地,火葬场的运尸车也已经到了,谁也没细想这运尸车怎么到的这么快,其实张大官人早就联系好了,让他们在村子外面等着,这边一打电话就开进来了。
到了黑山子乡实在没办法了,他们一车就开进了黑山子乡派出所。
朱红军的老爹在一旁看着被吓的哆哆嗦嗦,杜宇峰道:“老爷子,您儿子今天是杀人未遂,虽然没有构成杀人事实,可性质之恶劣跟杀人罪没啥区别!”
朱红军愣了,他望着杜宇峰一脸悲愤道:“你们警察有没有搞错?凭什么抓我弟弟?是张扬用气枪打了我兄弟!”
张大官人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刚才朱红星握刀追杀你的时候,你也觉着他可怜吗?”
三宝和尚容光焕发神清气爽,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这种被众人景仰的滋味太美妙了,别说是捱了一顿揍,就是多捱两顿也值了,比惚间,他觉着自己就是拯救众人于水火之中的活菩萨,自己就是朱小桥村百姓的救世主,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
张扬看得真真切切,这和尚下脚可够黑的,他当然不会说破,现在三宝是他的亲密战友,包括朱明川、包括恶名昭彰的史家三兄弟全都是他的统一战线,那啥……哪个伟人不是说过,我们的人民战争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吗?
朱红军父子被赶出了朱小桥村。朱红卫的尸体被火葬场拉走了,朱红军跟老爹商量了一下,爷俩先用农用三轮把朱红卫送到了县人民医院。然后朱红军去报案,没等他离开急诊室,已经有警察找上门来了。
“我儿子还病着呢,我得给他送点甘霜过去!”
又有人道:“谁敢拍就揍谁!”
张扬道:“还有件事!陈崇山开枪射杀朱红卫的事情一定还有证人。你必须帮我找到证人!”
警员冷笑道:“你以为这里什么的方?说来就来啊?”
活佛脸上虽然还有被打得伤痕。可人家身上蒙着一层光环,三宝和尚耐心的为她们作答,顺便不忘继续给朱红星一家增添点罪状,让朱小小桥村人更加的鄙视这家人,唾弃这家人。三宝和尚舌灿莲花,谎话连篇。不过他这个下午还是做了不少的好事,第一,他驱除了朱小桥村民谈之色变得瘟瘦他让所有人意识到。当天去抢劫国家财物是罪孽。是罪过,正是他们的错误行为方才导致了今日的劫难。
杜宇峰指着朱红军的鼻子道:“朱红军,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清楚你?你一个乡村小学教师认识什么新闻界。认识什么媒体?就你这样的。这辈子连乡政府宣传栏都没上过。还跟我谈新闻界!”杜宇峰面孔一沉:“铐起来!”
三宝有些顾虑道:“可千万不要伤了www•hetushu•com无辜!”
三宝和尚道:“阿弥陀佛,朱家父子已经被赶出了村子,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做完了,明天我就回江城!”
几十名精壮的小伙子冲了上去,那些记者看出苗头不对,吓得掉头就跑。
三宝和尚道:“这些村民虽然把他们一家赶出去了,不过你让谁站出来作证,恐怕没人愿意。”
朱明川恭恭敬敬的点头,其实他对这一套是压根不信的,可这和尚的演技实在是高超,除了今天被朱红星兄弟俩追杀的抱头鼠窜那一幕有失风度之外,其他多数时间都是宝相庄严高深莫测,说起话来也是半文半白,当然单凭说话是不行的。朱小桥村的老百姓也不是好糊弄的。虽然一夜之间接连遭受了这么多的精神打击,可真正摧垮他们意志的还是这场突然来临的瘟瘦,瘟疫是他们自己这么认为的,到现在医院也查不出是什么病,疾控中心的技术人员装模作样的又是调查又是取样。在村里绕了一圈也走了。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调查结果?
人在遇到危机的时候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朱小桥村的这些村民已经被接连发生的事情吓得六神无主。现在三宝和尚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再加上朱明川这个前支书的鼓动,什么一致对外,什么同气连枝早就扔到了一边,几十名壮小伙子冲上灵棚,没多久就把灵棚拆了个干干净净,朱红卫的老爷子上来想要阻拦,不知让谁给撂到在地上,还挨了不少拳脚。
三宝和尚从张扬的话里似乎悟到了什么,点了点头,合上双目道:“救他们是一回事,让他们开口作证又是另外一回事!”
张大官人道:“凡事别太在意过程,想想结果,只要你的用心是好的。最终的结果是好的,佛祖都会赞成你这么做!”
五名记者躲在黑山子乡派出所内面面相觑,他们已经在派出所的小黑屋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一名警察走了过来,向他们道:“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啊?我们就快下班了,你们走吧!”
手下警员冲上去,拧住朱红军的手臂把他给铐了,朱红军大叫道:“你们算什么警察,你们就是黑社会,你们除了欺负我们老百姓还有什么本事,我要告你们!”
三宝和尚道:“把灵棚拆了,联系火葬场,把朱红卫给送过去火化了!”
周良顺道:“解释有什么用?现在他们口口声声说你们侵害了他们的肖像权,要把你们的相机录影机全都砸烂!还要把你们往死里打,这山里人来了脾气,真不好办!”
张扬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这次解救朱小桥村这么妾人。造下功德无量,好好干,我看好你,以后提个方丈啥的没问题!”
张扬把车在温泉度假村停车场泊好了。然后附在三宝和尚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朱红星握着杀猪刀想要站起来,三宝和尚眼疾脚快,狠狠一脚踩在朱红星握着杀猪刀的手上,因为刚才朱红星追得他魂飞魄散好不狼狈,所以三宝和尚这一脚压根没有留情。只听到咔啪一声,竟然将朱红星的腕骨给踩断了,朱红星疼得哇哇大叫。三宝和尚收回脚去:“阿弥陀佛!”装成没事人一样走开。
杜宇峰道:“我之所以过来就是接到报案了!”他一边说一边走入了急诊室。
“真的?”
“那你把我们这些不法分子关起来吧!”
朱明川跟上去一把将朱明忠拉住:“明忠,你干嘛扛我家的水缸啊?
朱明忠挤了过来,吆喝他的两个兄弟一起过来把水缸抬起。
张扬道:“我没这个能力,可你有啊!现在朱小桥村人都把你当活佛一样拜,你说一句话,肯定有人愿意站出来作证。”
杜宇峰道:“朱红军,你弟弟呢?”
www.hetushu.com诊医生已经把朱红星屁股里面的气枪子弹给取了出来,朱红星伤得并不重,门诊手术就解决了问题。
几名中年妇女又冲了上来。
警员满脸错愕,还没回过身来,几名记者都冲上来每人给了他一拳:“我们都袭警了,你把我们抓起来吧!”
周良顺有些鄙夷的看了看那帮记者:“你们爱呆不呆!”
里面年纪大点的那名记者道:“还有人在外面吗?”
朱明川低声道:“大师,回头我去南林寺多捐点功德!”他开始暗示了。
三宝和尚道:“阿弥陀佛,我乃佛门中人,这种事我是不会记在心里的!”
朱明川道:“你要这缸干啥?”
张扬的吉普也停在那里。他整个下午除了打几个由话就没什么事情可做,这会躺在这里睡着了。
朱明川只能眼巴巴看着朱明忠弟兄几个把水缸扛走了,他算悟了,这和尚绝不是什么济世活佛,丫的钻钱眼里了,空手套白狼,把他家的水缸都给卖了!五百块,我靠,他也真敢要。
周围村民纷纷点头,有人道:“大师,只要你能救我们村子,您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
朱明川指着那几名记者道:“不许拍!”
老头子哆哆嗦嗦道:“明明是姓张的开枪打我儿子。”
朱明川这个郁闷呐,麻痹的,什么佛门圣物,这水缸还是我家的呢!别人不清楚,他可清楚得很,水缸里的水全都是从他家压水井里现打出来的。
三宝瞪大眼睛道:“这也行?”
三宝和尚对张扬刚才的做法很是不满,气鼓鼓看着他:“你怎么可以这样?万一吓着那些女施主怎么办?”
楚镇南刚刚泡了会温泉,他在江城呆了几天,陈崇山的事情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江城军分区司令郭亮再三向他保证,这件事都交给他们负责,老司令这才同意来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歇两天。
朱红军认得其中一位警察,过去曾经在黑山子乡干过副所长的杜宇峰,不过听说他已经上调到了江城。却不知怎么又来到了春阳。
朱红军红着眼睛道:“我凭啥跟你们走?没有天理了吗?我警告你们。我会把你们的事情捅给新闻界。让他们把你们的恶行曝光,让全江城。不!全平海,全中国都知道你们的腐败,你们的黑暗!”
几名记者说什么都不愿意出去,那名警员怒了:“你们还赖在这里了,都给我出去!这里是关不法分子的地方!”
楚镇南笑骂道:“就你小子鬼精灵!”
“我骗你们干什么?快走,快走,还等着锁门呢!”
杜宇峰找了块胶布啪!地一下把朱红军的嘴巴给封了。
张扬道:“当圣人的机会留给你。我出去看看!”
派出所还没来得及问明情况。朱小桥的几十名汉子也乘坐着手扶拖拉机来到了派出所内。
五名记者走出门去,果然看到派出所院子里已经空空荡荡,为了稳妥起见,他们还是先派出一人去看看动静,外面也没人,他们五个人这才离开了派出所,可没等走出几步。就看到朱小桥村的那帮汉子呼喝着向他们冲来。吓得这帮记者掉头就向派出所跑去。
为了保障现场秩序,朱明川特的组织了八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守护在水缸前,由三宝和尚和他一起负责分发所谓的甘霜,朱明川也不是想出风头,他是怕三宝和尚一个人忙不过来,可排队的时候,没有一个走向他,宁愿在三宝和尚那边多排一会儿也不愿意从他手里接过净水,还有人生怕朱明川摸过水缸之后影响了效果,提醒他道:“朱支书,您站开点,站开点,别碰到佛门圣物了!”
三宝和尚道:“可惜,我已经答应了人家!”他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村卫生院朱明忠。
楚镇南道:“我怎么不知道国家http://www.hetushu.com提倡这些东西?全都是封建迷信!”
杜宇峰道:“他是正当防卫,现场能够找出几十个证人,当时是朱红星握着杀猪刀追杀南林寺僧人三宝,张扬是见义勇为!”
身后传来所长周良顺的声音:“光天白日下,你们当记者的竟然敢跑到派出所来袭警,好!以为我不敢铐你们?全都给我抓起来,关进去!”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把这家丧门星从村子里赶出去!免得坏了我们村子里的风水!”这种群情激动的时候,很容易就产生一呼百应的效果,村民们把朱家父子抬了起来,一直把他们架出了村子扔在了村口。
张扬瞥了他一眼,讳莫如深的笑了起来。
谢志国看了看跟在张扬身后的三宝和尚。饶有兴趣道:“这就是那位活菩萨吧?”
周良顺来到外面,看到群情汹涌的局面也有些头大,他先把那些情绪激动的村民安抚了一下,然后回到派出所内,五名记者都吓得面无人色。颤抖着声音要求派出所。
朱红军道:“你们官官相护,你们狼狈为奸!”
杜宇峰道:“您别拿开枪说事儿,如果人家不打他那一枪,阻止他的话,他一刀就把三宝和尚给杀了。怎么着?你们家还准备去告人家啊?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张扬阻止了你儿子的犯罪行为,等于保住了他的性命,人家是你们全家的救命恩人,真不知道你们这一家老人心都是肉长的,怎么你们这家人一点良心都没有?”
张扬哈哈大笑道:“今儿收成不错吧?”
朱明川道:“给我追!这帮狗日的就想把咱们村的丑事往外宣扬,一个不许走!”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绝不会害你!”
对老百姓来说谁能把他们从困境中解救出来谁就是他们的大救星,三宝和尚就在这危难关头出现了,他用那一缸净水普度众生。
朱家父子被赶出了朱小桥村。这时候围上来五名记者,他们都是最近常驻黑山子乡采访清台山械斗事件的,还有两人就在朱小桥村。昨天朱小桥村发生所谓的癌瘦之后,他们也被吓走了。听说朱小桥村又闹事了,他们马上就从乡里开车赶了过来,拿出相机摄像机对着现场开始拍摄。
“想!”朱明川带头大声响应道,其实这朱小桥村的所有村民中,最心明眼亮的就是他,他明白了。不管这件事是不是报应,张扬已经插手了,想想温泉度假村事件的场面,张扬的战斗力在当日已经被所有人认识到了,更何况朱明川还有无数把柄捏在他的手上。
三宝和尚道:“怎么个意思?”
朱红军道:“杜警官,我们要报案。我们要告状!”
张大官人看得目瞪口呆,照这样下去,只怕一时半会走不了了,这厮恶作剧的摁了一下喇叭,吓得一帮中老年妇女慌忙让开,张扬大笑着倒车离去。
林秀替三宝和尚解围道:“三宝大师先去吃饭吧,我已经让人为你准备好了斋饭!”
三宝和尚很慈祥很温暖的微笑着。拿捏出一副怜悯众发生的表情:“女施主,记住我的话,多行善事。为子孙后代积德!”
在他的鼓动下,几十名小伙子跟着他向灵棚冲去。
张大官人狡黠笑道:“要不要我再帮你添一把火!”
张扬笑道:“你真是慈悲为怀啊!那啥……朱红星的手腕断了,我给你点金创药,你追上去给他治治!”
三宝和尚眉开眼笑:“谢张主任吉言!”
杜宇峰冷笑道:“屁股上挨了颗气枪子弹就要抢救?真会夸张!”
“怎么可能?”
“早就散了!”
那警员看到他们去而复返,上前拦住他们的去路道:“干什么?你们当派出所是旅馆吗?”
张扬悠闲自得的将气枪收好,给三宝和尚投过去鼓励的目光。
“那我们就呆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