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8章 石之美

朱红军的脸耷拉了下去。
楚镇南道:“真是麻烦!玩政治的没一个爽利的,我不管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想老陈平平安安的回来!”
朱亮道:“大师,我们已经号召村里人把那些财物缴了出来,朱红星父子几个也被我们赶了出去,为什么还是没有效果呢?”
“我……!”
朱红军哆嗦了一下。
乔老道:“我喜欢方方正正的石头!”他示意文国权跟着他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指向东南角的那片石头道:“现在你看看,刚才的那块石头!”
杜宇峰道:“有必要告诉你吗?”他向秦白道:“整理一下材料,尽快对朱红军提起公诉!”
文国权来到乔家探望乔老,乔老的女儿乔振红引着他走入大门,乔振红笑道:“文总理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我了解到春阳县的一些情况。春阳县委书记朱恒在春阳县城道路改造施工过程中,存在着挪用清台山旅游投资款的行为,希望省纪委能够给予重视,彻底调查清楚这件事。”
那村民结结巴巴道:“这不是在安大胡子那里抢得,是我去年在西山陇古墓里挖出来的!”
朱红军吓得嘴唇哆嗦了三下。背脊上已经全是冷汗。
谢志国是荆山歹公安局局长,他对法律很清楚,也通过关系了解了这件事的全貌,作为一个从事刑侦工作多年的老刑警,谢志国很习惯的分析了当时的情况,朱小桥村的事情很明显是张扬在做局,三宝和尚是他从江城请来的,那些关于朱小桥村的传言始于三宝,随后发生的那一连串事件,奠定了三宝在村民们心中预言帝的地位,而三宝把生病的朱小桥村村民全部医好,直接把他推向了神坛,现在他已经成功的变成了朱小桥村人心中的活菩萨,应该说不单单是朱小桥村,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黑山子乡,连温泉度假村的客人也纷纷打听这个神奇的三宝大师。三宝和尚泡过的温泉也成了热点,客人们争先恐后的去沐浴佛光。谢志国和楚镇南一样,他们都是行伍出身,相信党,相信枪,就是不相信这些过于玄虚的东西,谢志国也认为三宝和尚在装神弄鬼,不过他并不像楚镇南那样对三宝和尚充满鄙视和唾弃,他看出三宝和尚对解决清台山械斗事件的重要作用,如果不是三宝和尚现身说法,朱小桥村的村民们是不会心甘情愿的把那些赃物交出来的。单从这一点来说。三宝和尚起到的作用是积极的。
这时候秦白走入审讯室,他来到杜宇峰面前耳语了几句,杜宇峰笑道:“行了,今天到此为止,朱红军。想不到你弟弟虽然是个杀猪的。可比你明智的多!”
朱红军张大了嘴巴,满脸的错愕,他实在无法想象,连自己的这点隐私都被人家给挖掘了出来,对方的能量也实在太强悍了。
“你好像没有认识到自己罪行的严重性!好,我跟你重复一遍!”
顾允知转过身去,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是吗?”
谢志国道:“司令,您千万别小看了他的这一枪,张扬是故意打出这一枪,他这一枪分担了陈崇山的压力,也让所有人不禁把目光聚焦在陈崇山的身上,看似小冲动,实则大智慧!”
在那名村民的带动下又有不少人缴出财物,三宝和尚发现这朱小桥村的犯罪率还真不低,居然还有人把私藏的三棱刮刀、自制土枪也缴了来。
谢志国点了点头,妻子的头脑素来冷静。剖析问题之清晰尖锐在很多时候甚至超过了自己,谢志国道:“我虽然不在平海,可这件事我也了解的很多,最近我和郭亮他们探讨了这件事,这件事的发生很偶然,也没有什么特别,可随后的发展却精心策划,有条不紊,杜天野之所以能够成为江城市委书记,这和他的家世当然有关,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是文副总理,而杜天野也差一点就成为了文副总理的女婿。”
“你输钱的时候说了什么话?”
林秀道:“经你这么一闹和*图*书,三宝和尚在清台山一带的名气可了不得了。连度假村的客人都知道了他。全都说他是活菩萨显灵,你帮我跟他说一声,抽空在度假村讲讲经,做一场佛事。怎么样?”
谢志国点了点头道:“刑法上的确是这么说的!”
张扬明白刘艳红这句话后的,这次能够解除杜天野的困境已经算是最大的胜利,继续查下去并没有太多的意义,随着在体制中混的时间越来越久,张扬对很多事情的处理方法也越来越清楚,做任何事都要把握好尺度,要把事情的影响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到必要的时候,千万不要刨根问底,如果太认真太执着,最终面临的肯定是图穷匕见的结局。
坐在下面的朱红军听得清清楚楚,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滑落下来,朱红军不同于其他两个弟弟的鲁莽。他毕竟是小学教师,还是有些墨水的。也有一些基本的法律常识,他大声道:“你们凭什么抓我?我要上告。我要把你们欺压老百姓的恶行告诉媒体。”
“我后悔什么?我又没犯罪!”
张扬微笑道:“刘书记,您只管放心,这件事我明白应该怎么做!不过还有一个重要的情况我想跟你反映一下。”
文国权笑了笑,跟着参振红来到小花园,看到身穿灰色运动装的乔老。正蹲在那儿用水冲刷着刚刚得到的一块石头,小花园内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奇石,乔老一直都喜欢搜集这些东西,退下来之后,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石头上。
乔老道:“花园这么大,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把石头摆在这个位置?”
三宝和尚道:“想要让朱小桥村恢复原来的气象,你们就必须以诚待人,把自己经过的见到的原原本本说出来,绝不可以丹说谎言,那天械斗之时,你们是不是还隐瞒着什么?”
文国权内心一凛,表面上仍然从容自若,微笑道:“听乔老这么一说。好像有些意思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家有四个孩子吧?要是你坐了牢,孩子们怎么办?你老婆还不知道你跟周寡妇的事情吧?要是她知道了,以你老婆的脾气,那啥……”不要我说了吧?”
一旁秦白道:“你是不是说,只要我一个电话就有人给我送钱过来?”
谢志国道:“无论现在杜天野和文家的关系如何,可有一点可以肯定。杜天野是文副总理派系的人,清台山械斗引发出的这么多事情,针对的就是杜天野,陈崇山之所以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也是因为别人想在他的身上做文章,想利用他对付杜天野。
朱红军道:“我工作兢兢业业。有口皆碑!”
杜宇峰厉声喝道:“你没犯罪?你组织清台山械斗,挑唆村民围堵政府机关,散步谣言,反党反社会主义,协助朱红星追杀三宝和尚,这些罪名成立,你最少是个无期!”
林秀道:“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咱们先去吃饭吧!”
文国权道:“每个人对美的理解都不同!”
朱红星脸色苍白。
文国权道:“我听说乔老生病了。所以特地过来探望!”
杜宇峰道:“你不必否认,当天和你聚赌的几个人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供出来了,你最好老老实实交代。什么人给你送钱,他给你送钱想让你做什么?”
谢志国道:“也就是说,我们代表了杜天野的父辈力量,您老出山的动静这么大,别人不可能不知道,我想这件事的幕后推手也一定一清二楚。”
林秀道:“不是他还有谁?三宝和尚是他请回来的,事情不是明摆着吗?”
林秀和张扬一起向餐厅走去,林秀笑道:“张扬,你和三宝在车内鬼鬼祟祟的又在打什么主意?”
黑山子乡乡委书记祝庆民在一帮乡干部的陪同下也来到了朱小桥村。他是来慰问朱小桥村村民的,来到后就看到三宝和尚讲经的场面,心中这个佩服,这和尚太能说了,换成自己。携乡党委书记之雄风也无法吸引这么多的目光hetushu•com
张扬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春阳县公安局呢,他陪着杜宇峰提审朱红军兄弟两个。挂上电话,他笑着把情况跟杜宇峰说了。
顾允知笑了笑,在他知道宋怀明把张扬派回江城的时候,就猜到他想要走一招怎样的棋,在这件事上顾允知更乐于做一个旁观者,他向窗前走了两步,望着阴云笼罩下的东江,阳光总会到来,可是他走后的平海却要重新进入一场风雨飘摇之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次宋怀明应对及时,派出张扬在火势形成之前成功灭火,可这火星虽然灭了,平海内外却仍然有数不尽的星火。顾允知道:“平息下去最好,我就快离休了,也不想平海闹出什么乱子!”
林秀道:“事情发展到现在千头万绪纷乱如麻,朱小桥村的这帮老百姓群情汹涌!再加上春阳来了这么多的媒体记者,处理不当的话。只能把事情闹得更大!”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我说朱红军。你他妈怎么就这么不知死活呢?你别动不动就是媒体记者,我不妨告诉你,你说的那几个媒体记者现在都在黑山子乡派出所里关着呢,知道为什么吗?他们袭警!知道什么叫泥菩萨过江吗?”
谢志国道:“您之前不还是怒火填膺,怎么忽然间又转变了念头。”
张扬把好消息汇报给了刘艳红。刘艳红对他的工作进行表扬的同时,又叮嘱张扬道:“别忘了你这次任务的重点,是平息清台山械斗事件的影响。”
朱明川被这突然来临的惊喜弄的有些发懵,他感觉就跟做梦似的,当初因为带头到春熙谷温泉度假村闹事,他的村支书被拿下,现在又被官复原职,一切来得太快。
张扬笑道:“我是正当防卫!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谢局长,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文国权笑道:“您老放心,我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文国权围着石头看了看,说心里话,这石头普通的很,除了颜色暗红。里面应该富含铁矿之外,看不出其他的特别。他实事求是道:“我实话实说,这块石头很普通!”
朱明川道:“多亏了三宝大师,现在生病的村民们已经好了!”
朱明川又去将三宝和尚请了回来,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详细诉说了一遍之后。
林秀笑道:“首长,任何人都无法避免衰老,这样不是更好,可以放手将这些事交给年轻人去做!”
杜宇峰和张扬已经走到门前,听到朱红军的声音不仅相视一笑,杜宇峰转身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楚镇南道:“我也没转变念头,我只是觉着做事情应该堂堂正正。搞封建迷信,耍小聪明,这些伎俩都见不得光,也和我党的政策不符!”老司令的脑筋还是稍显古板。
谢志国微笑道:“所以宋怀明就派出了张扬这么一把快刀,他看出文国权不方便出手,顾允知不方便出手。他当然也不方便出手,越复杂的事情越是要用简单的方法处理,宋怀明让张扬来春阳,就是让他来搅局,这个幕后人物想把事情复杂化,他就派出张扬把问题简单化,至少在目前看来,张扬把任务执行的很不错。”
张扬道:“你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抢劫、帮凶、还他妈作伪证!就你还是一小学老师,你怎么为人师表?”
乔振红轻声道:“爸,文副总理来看您了!”
三宝和尚的讲经论道果然起到了良好的作用,终于有人主动承认,看到了朱红卫挥动铁锹袭击杜天野,陈崇山为了救杜天野,迫不得已开枪将朱红卫击毙的事情了,这件事极其关键,三宝和尚强忍着内心的激动。详细问了当天的事情,没想到看到这件事的还真不少,又有三个人站了出来。
文国权和乔老相视而笑和图书,他似有所悟道:“我发现了另外一个要点。”
宋怀明接到刘艳红电话的时候,正在顾允知的办公室中喝茶,顾允知即将离休,两人之间的交流突然多了起来,宋怀明虚心向这位执掌平海多年的当家人请教,顾允知也很坦诚,借着这段时间,将自己对平海未来的期望,将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实现的蓝图抱负一一告诉了宋怀明。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实现想要去做的事情了,不过这些事可以通过宋怀明去实现,当然前提是宋怀明赞同他观点的情况下。
祝庆民点了点头,低声道:“经乡党委讨论决定,由你暂时担任朱小桥村党支部书记!”
文国权道:“一个底座之上只能摆一块石头!”
张扬离开公安局的时候,天空仍然有些阴郁,风很清爽,张扬的心情也随风飞扬,变得轻松起来,清台山械斗事件发展至今,终于完全出现了转机,利用老百姓心中因果报应的观念,他成功控制了朱小桥村村民的情绪,在不发生暴力冲突的前提下,让村民们上缴了抢走的财物。更为重要的是,有四名村民主动站出来为当天的枪击事件作证。这将顺利化解陈崇山所面临的危机。朱家兄弟在一连串的讯问下,精神的防线先后崩溃,他们的证词将会让局面朝着更为有利的方向发展。
宋怀明道:“顾书记放心吧。平海永远不会乱!”
文国权摇了摇头,很谦虚的求教道:“乔老请说!”
张扬又道:“再不说实话,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祝庆民又低声道:“是张主任推荐的!”
乔老也没回身,笑了一声道:“国权来了,正好,帮我把这块石头搬到东南角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楚镇南又提起张扬用气枪打伤朱红星的事情。
张扬道:“你不是说他像个骗子吗?”
楚镇南皱了皱眉头道:“操!你说话别跟我故作高深,有话直说!”
谢志国道:“问题的关键在于人证,苏媛媛翻供,可现场并不止她一个人在场,我看张扬的下一步行动就是找出证人!”
张大官人继续在心理上发动攻势:“你坐了牢,老婆走了,就剩下你爹带这四个孩子。你还违反了计划生育,按照计生政策,还得罚你,这笔罚款也不是小数目……”
朱红星愣了,没想到人家从这儿问起,他正考虑应该怎么回答,杜宇峰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老实交代!”
谢志国道:“司令,您老不是常说兵不厌诈吗?
乔老抽了口烟,微笑道:“玩石头的一个要点之一,就是要把合适的石头,摆在合适的位置!”
朱红军道:“你别吓唬我,我……我弟死了……这是事实,你抹煞不了……”
楚镇南对这些政治上的勾心斗角没有任何的兴趣,他起导道:“懒的听你废话,我睡觉有!”走了两步,他又转过身来:“谢志国,你说得那么能耐,照你看,老陈什么时候能放出来?”
朱明川做出一副十分迫切的表情道:“大师,请您给我们指点迷津,我们应该怎么做?”
张扬道:“现场我有几十口子人证,物证是杀猪刀,至于气枪,我是顺路去打鸟的,刚巧遇到了那个局面。见义勇为的事情我常干,所以不由自主就出枪了!”
楚镇南点了点头,陈崇山是杜天野的亲生父亲,难道这件事已经被别人知道?
楚镇南道:“别的不说,他那一枪打得倒是解气!”
楚镇南哈哈大笑,他也看出整件事都是张扬在策划。
林秀道:“因为市委书记杜天野在现场,所以有人想借着这件事给杜天野一个教训!”
朱红军软绵绵躺倒在座椅上。警察过来带他的时候,他忽然醒悟了似的,大声道:“等等……等等……”
楚镇南道:“我回房间换件衣服!”谢志国跟着他一起去了。
谢志国道:“政治上的事情永远都不能只看表面,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在这件事上始终表现的很淡然。并没有主动说什么做什么,这或许是因和图书为他即将面临离休,又或许因为他看清了幕后的指使者,他不想招惹是非!事情的初始阶段,宋怀明不在平海,张扬这才想起请您出山,司令,你有没有想过您出山代表着什么?”
在三宝和尚的浮谆诱导之下,很快就有村民站出来把还私藏的财物缴了出来,马上招来其他村民的唾弃。三宝和尚望着桌上的金器,眼睛发亮,他奶奶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想不到这村里还有这么多人私藏东西。
乔老道:“小心!”
三宝和尚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尔等就不要责怪他了!”
三宝和尚趁机宣扬他的教义,给这帮老百姓讲讲何谓善,讲到动情之时,这帮老百姓听得潸然泪下。几十年的党政工作还不如三宝和尚这两天的宣经释义。
楚镇南道:“你是说这朱小桥村的事情是他全盘策划的?”
乔老哈哈大笑了起来,跟着文国权走了过去,指点他把石头放在底座上。文国权把石头放好,乔老道:“这石头是振梁送给我的,怎么样?”
刘艳红道:“说吧!”杜天野的事情如今有了眉目,刘艳红和整个工作组都轻松了起来。
张扬道:“那就公事公办走程序呗!”
乔老道:“你是个外行。不能只看石头,要结合底座一起看,这石头方方正正的,是平海清台山最常见的一种。”
楚镇南道:“老杜就是被文家丫头给气死的,杜天野敢娶她就是忤逆,老子第一个不答应!作为杜山魁的亲密战友,楚镇南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张扬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怒喝道:“你弟到底是怎么死的?”
文国权搬着石头走了过去。
朱明川跟着清点,暂时由村委会保管这些东西。
朱红军咬了咬嘴唇,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低声道:“报告警官,我……我可以作证!”
楚镇南叹了口气道:“老咯!”
乔振红指了指后面的小花园道:“他一早就起来了,正摆弄他的石头呢!”
“事情太久不记得了!”
“还他妈嘴硬!”张扬把卷宗在桌子上摔了摔:“你干了多少缺德事你自己清楚,你和你们村的周寡妇是什么关系?”
杜宇峰看着张扬,心中对这厮佩服到了极点,人才啊,真是人才!这厮威逼利诱的本事一流,不做警察可惜了!
其实不用他说,朱明川也知道是张扬在起作用,张扬的能量已经让他心悦诚服,虽然村支部书记不是什么大官,可朱明川在这个个置上混,也明白了站队的重要性。对张扬他从开始的仇视。到后来的害怕,到现在已经变成了由衷的佩服。
谢志国笑道:“司令,清台山械斗的事情本来并不大,说穿了就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可为什么搞到最后却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蒙上了这么浓重的政治色彩?
顾允知站起身,舒展了一下双臂:“休息休息,该说的基本上都说完了,都是我一个人在说,你还没发表意见呢?”
楚镇南道:“那是在战场上。可那些人都是普通的老百姓!”
“属实,我掌握了一些证据!”
宋怀明道:“春阳的事情出现转机了,张扬帮陈崇山找到了证人!朱小桥村村民的情绪也安抚了下去。”
朱红星虽然蛮横,可是张扬的一枪已经打得他胆颤心惊,他原本抱着对抗到底的心思。
乔老用目光鼓励他说出来。
文国权望去,却见几十块石头之中,只有刚刚他放上去的那块石头方方正正最为显眼。乔老道:“很多人喜欢鳞绚的怪石。而我却喜欢方方正正的顽石,需知石之美在于它的方正!”
林秀不禁笑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都被人家当成了活菩萨,活菩萨住在我们温泉度假中心,我也脸上有光!”
当晚朱小桥村的祠堂再度失火,因为烧过一次的缘故,这次村民们并不像上次那么震惊,不过他们都听到了鬼哭狼嚎的声音,冲出来的村民看到屋顶上有一道白影来回穿梭,形容m.hetushu•com恐怖,这两天接连发生的奇怪现象已经让朱小桥村的村民们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他们连救火都不敢去了,任凭祠堂烧了个干干净净,一个个缩在家中,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杜宇峰一旁道:“他说不说实话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我们有了四个新证人,已经可以证明陈崇山那一枪是为了阻止朱红卫伤害杜书记,他的证词我们已经不需要了!”
宋怀明听刘艳红汇报完悄况。挂上电话,向顾允知笑了笑:“顾书记,咱们接着聊!”
祝庆民淡然笑道:“我就是来探望探望生病的村民们,情况怎么样了?”
朱红星吓了一跳:“是……是输了点钱……”
朱明川和朱亮对望了一眼道:“因为我们村参与抢劫安大胡子留下的宝藏!”
林秀俏脸一红,虽然她认识这个老司令多年,仍然受不了他的说话方式,她本想走开,可又想听谢志国说下去。
望着张扬的背影,林秀不禁感叹道:“老首长,你这个孙女婿机灵得很!”
乔振红道:“没什么病,去医院做过检查了,只是有点小感冒!”
林秀毕竟是女性,她不免有些担心道:“张扬,你用气枪打人不会惹上官司吧?”她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有陈崇山的事情在先。张扬这次开枪的性质虽然没有造成死亡,可性质和陈崇山很类似。
三宝叹道:“我早就说过,想要彻底驱散这些冤魂,你们的村民必须痛改前非,千万不可再造冤孽!”
朱红军的精神原本就濒临崩溃,被他们这么一弄,整个人就快瘫倒在地,他颤声道:“我弟说啥了?”
乔老身材不高,头发花白但是精神星标。他拿起烟盒,抽出一支香烟点上,指了指花园的东南角。
宋怀明很坚决的点了点头。
谢志国被楚镇南骂惯了,没觉着什么,继续道:“到底谁在幕后推手和我们无关,我们关心的是杜天野,我绝不相信文副总理对这件事毫无觉察!杜天野面临这么尴尬的处境,他竟然没有任何的表示,这件事是不是很怪?他究竟是不方便插手呢?还是不想插手?”
文国权应了一声,那石头并不重,五斤左右,方方正正,通体暗红,文国权小心搬起石头。
杜宇峰开头的一句问话就让他乱了方寸:“你弟弟死后第三天,你在村里赌博输了七百块是不是?”
张扬道:“朱红军,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三宝道:“这件事因何而起?”
三宝和尚掏出了手机,这手机还是张扬临时借给他用的,拨通了张扬的电话,带着激动的腔调道:“张主任……那啥……证人找到了!”
朱红军不住用手掌在额头上擦汗。
朱明川看到了祝庆民,慌忙来到他身边,恭敬道:“祝书记,您怎么来了?也没提前说一声!”
楚镇南道:“我没想这么多,陈崇山是我战友,老杜是我老上级,他死了,我不能看着他儿子被别人欺负!”
楚镇南道:“手段可不太光明!”
三宝和尚摇了摇头道:“因为你们心中的贪念,以为你们心中存在的恶,所以才招致了这一场又一场的报应!”
“那就好!”
乔老笑道:“我是个固执的人。我认为美的东西,就要求家里的儿女都说好,我影响了他们的审美观!”他吐出一团烟雾:“国权,还没有告诉我,你最喜欢那一块石头?”
刘艳红道:“这件事先不要声张。等处理完眼前的事情再说!”
刘艳红暗叹,刚夸这小子长进呢。想不到这么快又生出事来,他可真不省心,刘艳红道:“事情属实吗?”
谢志国道:“张扬返回江城是省长宋怀明的主意,现在看,这是一招妙棋,这件事的幕后策发者想借着朱小桥村的老百姓把事情一层层推上去,通过舆论造出声势,让事情越闹越大,而关键时刻女证人的翻供。让陈崇山和杜天野都陷入了尴尬之中。事情无疑已经进入了僵局状态。”
张扬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巴,起身道:“你们慢慢吃,我找三宝还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