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6章 聆讯

惠敬民用力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刘书记,我是体委主任,并非建筑上的专家,我虽然参加了验收小组,可我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一个象征性的意义,真正的验收都是那些专业人士来做,他们说没问题,我当然就认为没问题了。”
张扬道:“你搞清楚,不是我拘捕你,我代表纪委,拘捕证是公安机关下发的,你现在把情况交代清楚,对你以后只有好处,你不交代,并不代表你就能够逃脱罪责,刘海军提供了很多证据,梁成龙那边也有证据提供,没有切实的证据,我们也不会把你叫到这儿来,回去好好想想,把这件事全都想清楚,该交代的尽快交代,晚了,后悔都来不及。”
张扬懒得听他解释,摆了摆手道:“你的拘捕证也批下来了,老老实实呆着反省去吧!”
张扬道:“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东江体育场的翻修工程由东江丰裕集团承建,开工日期是1991年9月,竣工日期1993年五月,同年5月18号正式交付使用。”
“所以我们要彻查这件事,事情调查的越清楚,越及时,对我们越有利,现在云安河方面给我们很大的压力,死去的多数都是云安河的球迷,休育场外云安河球迷正在组织示威抗议,我们要在事态没有进一步扩大之前,将所有事情搞清楚,给死者一个交代,给老百姓们一个交代。”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现场的情况真像一场噩梦,31条生命就这么不明不血的没了。”
刘艳红步步紧通道:“你能说明一下刘海军和你之间的关系吗?
顾允知睁开双目:“让她进来!”
张扬步步紧通道:“你的丰裕集团拥有国家一级资质,为什么要将工程转包给别人?难道说你们没有能力完成这一工程吗?”
林清红叹道:“你糊涂啊!合同上面是你的名字,工程也打着丰裕集团的旗号,出了问题人家当然要找你!你走吧,离开东江,看看情况再说!”
“听说了!”惠强内心一沉,他意识到终于查到了自己的身上,不用问,肯定是梁成龙把自己给卖出去了,惠强的心理素质很好,表情很平静,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突然变换的心跳节奏已经被张扬听得清清楚楚。
宋怀明道:“谁?”
顾允知道:“既然怀疑就去查,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这次我已经把尚方宝剑交给了你,不管涉及到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你都有权一查到底,出了事情我给你担着!”
宋怀明道:“情况已经基本调查的差不多了,这次看台坍塌事件是因为工程质量本身存在问题,其诱因是当时看台上聚集了太多的球迷!”
顾允知道:“你侄子梁成龙是东江体育场翻修工程的承建商,在这起工程中,你有没有介入?有没有利用你的影响力为他的公司提供便利?”
刘艳红道:“顾书记明察秋毫!”
张扬也懒得跟他绕弯子:“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东江体育场的西看台工程是你承包建设的!”
张扬问道:“梁成龙先生,我是负责4.17东江体育场事件调查组的调查员张扬,今天把你请到这里来,是想代表工作组向你了解一些情况。在问话之前,我有必要向你宣读一下我们的政策!”
梁成龙明显的憔悴了许多,双目中布满血丝,他大口大口的抽着烟,试图通过这种方式镇定下来。
宋怀明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顾允知担心这件事会被有心人利用,顾允知即将离休,这件事对他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自己就不同了,这件惨剧很可能被人利用作为www.hetushu.com攻击自己的一个借口。宋怀明道:“在这件事上,我的确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
刘艳红道:“惠主任,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在这件工程中,你儿子惠强从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惠敬民愣了一下,他摸出香烟,再度点燃,点了点头,说不知道显然是无法取信于人的。
第二天上午,梁成龙被调查组请去问话,负责讯问他的是他的老朋友张扬。
顾允知道:“据我所知,造成看台坍塌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当时看台上集中了太多的球迷,球迷冲突是看台坍塌的重要诱因。”
梁成龙听到杀头两个字,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嘴唇颤抖了一下:“清红……我不知该怎么办,但是,我真的不能走,我走了,我这辈子再也没脸回来!”
“刘海军是通过你的关系才接到了这笔工程,你老实交代,你在这起工程中收到了多少好处?”
梁成龙默默站了起来,他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我为我所造成的伤害致以深深的歉意!”他走到房门前,张扬又问道:“梁先生,在工程的进行过程中,你没有去现场看过?作为建筑界的资深人士,你难道就没有预见到这件事的发生?”
惠敬民很肯定的说道:“绝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张扬厉声道:“梁先生,我想我不用提醒你法人在这件事上所应当承担的责任,为什么合同上没有惠强的名字?新宏建设和刘海军的名字也根本没有出现过?”
“惠主任的意思是在工程的招标中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顾亢知并不清楚刘艳红又把张扬给弄到工作组里去了,看到两人一起进来顿时明白了,刘艳红也有她自己的智慧,这件事很棘手把张扬请到工作组的确是个妙招,这小子有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而且身后有这么多的关系,刘艳红让他充当先锋官无疑是正确的。
刘艳红道:“好,我们姑且认为工程的招标中不存在任何问题,在工程的验收环节有没有问题?”
张扬点了点头,梁成龙把一切说得都很清楚,作为朋友,他对梁成龙现在的处境深表同情,可是法律就是法律,就算西看台工程并不是梁成龙亲力亲为,可是承建体育场翻修工程的是他,他才是合同的执行者,他必将承担这次的责任,张扬道:“梁先生,鉴于你和体育场看台坍塌事件的关系,工作组已经决定对你实施拘留控制!”
梁成龙淡淡笑了笑道:“不必宣读了,我党的政策我都明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放心吧,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想知道什么,你只管问吧!”
惠敬民抽烟的频率明显加快了,直到手中的半支烟完全抽完,他才在烟灰缸内摁灭了烟蒂:“刘海军是我外甥!我可以用自己的党性原则做保证,在体育场工程上,我并没有提供给他任何的便利!”
梁成龙摇了摇头:“我不敢见他,我没脸见他!”
“出去躲躲吧!”林清红握着梁成龙的手道。
宋怀明皱了皱眉头:“他是代表云安河朝我们要说法咯?”
惠强道:“我很严肃!”
惠强道:“那又怎么样?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顾允知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不会推卸责任,可是怀明,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可能造成的后果,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体育场看台坍塌事件上,沿着这条线索深挖,挖出来的肯定是和体育场翻建有关的建筑商,官员,我说过一定要追究他们的责任,这件事本来很正常,但是我担心……”顾允知并没有将话说完。
张扬内http://www.hetushu.com心一怔,这是一个全新的线索,之前并不清楚这件事,梁成龙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件事,明显是想推卸自身的责任,当然他也被逼到了绝境,任何人在这种时候都会产生自保的意识。
“请问惠主任,你对你外甥刘海军的新宏建没有没有了解?知道他公司的性质吗?知道他的公司有没有承建这样工程的资质吗?”
“洪伟基!江城前任市委书记,现在的云安河副省长!”顾允知的语气显得很轻蔑。当初洪伟基出了问题,感觉到在平海再无前途,所以通过关系搭上了乔老这座靠山,才得以离开江城,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摇身一变成为了云安河副省长。
“所以你就在工程验收合格书上签字?”刘艳红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了起来。
梁天正摇了摇头:“没有!”在梁成龙竞标体育场翻修改建工程的过程中,身为市委书记的梁天正的确没有给侄子提供过任何便利,但是谈到利用影响力,无论他还是顾允知都明白,就算梁天正没有直接干预,可他的影响力肯定在工程招标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惠敬民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他摇了摇头道:“具体工程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体委基建工作也不是有我来抓!”
工作组每个人都不轻松,张扬对付惠强的同时,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正在和体委主任惠敬民谈话。惠敬民的烟瘾很大,他一边抽烟一边回答着刘艳红的问题。
张扬把卷宗摔在桌子上:“你给我严肃点!”
两人坐下之后,刘艳红道:“顾书记,我们过来是想向您汇报一下最新进展情况的。”顾允知点了点头,刘艳红将目前的情况简略说了一遍。
平海省副省长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此时正坐在顾允知的办公室内,他表情很沉重,死亡人数已经攀升至31人,身为东江市委书记,他此刻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感到空前压力的还有一件事,体育场翻修工程的承建商是他的侄子梁成龙,他为侄子担心的同时,又不免忐忑,这件事会不会牵连到自己?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完全正确!”
刘艳红又道:“引发这场球迷骚乱的,是这场球赛,我们怀疑这场比赛存在暗箱操作,正是因为比赛的不公平才造成了球迷情绪的无法控制,引发骚乱,从而引发了这场灾难。”
林清红道:“趁着他们还没有找上门来,你出去躲一躲,死了27人,不是小事!”
梁天正叹了口气:“顾书记,我会承担应付的责任!”
林清红虽然是一个女强人,此刻也不禁落下泪来,关心则乱,休育场的事情造成了这么大的惨案,这么多的死伤,在国内影响极坏,身为企业法人的梁成龙必然逃脱不了责任。
对他们来说形势已经很坏,从体育场看台坍垌到现在,他们所接到的都是一个又一个的坏消息。
顾允知望着一脸倦容的宋怀明,他叹了口气道:“怀明,你也要注意身体,熬坏了身体,可怎么工作啊?”
刘艳红这次放给张扬的权力很大,这和顾允知旗帜鲜明的态度有关,对体育场看台坍塌事件,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得清清楚楚,对一切相关责任人都要给予处理。
张扬道:“你是说西看台工程并非由丰裕公司承建?体育场的翻修工程还有第三方参与?”
惠敬民对此早有准备,他在烟灰缸中弹了弹烟灰道:“体育场翻修工程是在东江市政府的指导下,公开向社会招标,当时的招标书和竞标方案都在,我们请了不少专家进行综合评定,经过层层筛选,最终才选定了和_图_书丰裕集团作为翻修工程的承建商!”
“谢谢顾书记的支持!”
张扬道:“从联系工程到最后验收你全程参与,现在跟我说没关系?好!惠强,你可以不跟我说,以后这件事你可以去向检察机关交代,去向法院交代!”
顾允知又道:“我发现这件事你们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体育场工程质量的问题上,这只是问题之一,还有一个重要的事实你们不要忽略。”他停顿了一下道:“诱因!”刘艳红微微一怔,一旁的张扬却似有所悟。
宋怀明明显憔悴于许多,昨夜他彻夜未眠,在体育场营救现场一直坚守到凌晨三点方才离去,他给顾允知带来了一个稍感安慰的消息,死亡人数并没有进一步增加,最后两名失踪者已经找到,目前死亡数字已经定格在31人。
刘艳红继续施出第二击:“通过我们的调查取证,已经初步认定,东江体育场坍塌的西看台施工方是新宏建设,公司的负责人刘海军承认,通过惠强的关系从丰裕集团得到了工程的分包权。”
林清红道:“怎么办?怎么办?”
林清红道:“我早就劝过你,做生意一定要本本分分,投机取巧的事情千万不可以做,你通过惠强的关系拿下体育场工程,又把部分工程分包给了他!他根本没有从事建筑安装的经验。”
梁成龙的确逃不掉,在体育场惨剧发生过不久,他的住处就已经被监控起来。
梁成龙的态度还是让张扬满意的,事情既然发生,逃避就没有任何意义,只有积极面对方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梁成龙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走,我走的话,这件事就会牵连到我叔叔,我不能牵连他!”
“这次一定要查清责任,要给死者一个交代,给老百姓一个交代!”顾允知已经不止一次强调过这件事了。
刘艳红道:“惠主任,我请你过来是想了解一下体育场翻修工程的事情。”
张扬冷笑道:“惠强,你少跟我犯贫,没事我们找你干什么?你觉着自己长得有吸引力?”
惠敬民意识到刚才自己的那番话推脱责任的意思太过明显,他叹了口气,脸上做出沉痛无比的表情:“刘书记,我承认我的工作有疏忽的地方,正是我的疏忽,方才让这样的不合格工程顺利通过了验收,我有责任!我很惭愧!”
梁成龙道:“惠强是省体委主任惠敬民的儿子,如果我不把工程分包给他,我就没办法拿下体育场的翻建工程,我承认,通过惠强的关系我才拿到体育场的翻修工程,将西看台的工程分包给他是为了还他的人情,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我在工程的验收和回款上会遇到麻烦。”
梁成龙道:“丰裕集团是东江体育场翻修工程的承建方,但是我们在施工的过程中有部分工程对外进行了转包,出事的西看台,正是我们转包的部分!”
惠强很黑,这是因为他喜欢户外运动,长期阳光曝晒的缘故,他笑了笑:“谢谢,还成,追我的女孩子挺多的!”
何长安听完梁成龙的诉说,他给梁成龙一个建议:“把一切事情照实说出来,逃是逃不掉的!”
梁成龙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他拿起电话打了过去,梁成龙找的是何长安,何长安手眼通天,或许他能够帮助自己。
顾允知除下老花镜,望着坐在沙发上垂头丧气的梁天正道:“天正同志,我找你想了解一些情况?”
梁天正道:“顾书记请问!”
“那怎么办?如果上头要严办这件事,你不仅仅是赔款的问题,搞不好你会坐牢,甚至……你会被杀头的!”
宋怀明离去的时候,顾允知发现http://www.hetushu.com他的背脊微微有些驼了,看来宋怀明内心所承受的压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大。顾允知闭上眼睛,手指有节奏的在桌面上敲击了两下,秘书走了进来:“顾书记,纪委刘书记在外面等半天了!”
梁成龙道:“我并不是想拉人垫背,事情已经出了,我知道我有罪,但是我身为一个共和国的公民,我不想真正的罪犯逍遥法外!”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惠强找到了我,他让我把西看台工程交给他的表弟去做,他表弟叫刘海军,开了一家名为新宏建设的建设安装公司!西看台的工程全都是他们在做。”
顾允知道:“死的多数都是云安河球迷,乔振梁给我通了电话,他们云安已经来了一个调查小组,我让赵季廷负责接待,你猜猜这次来的是谁?”
张扬道:“顾书记,当时看台发生坍塌的时候,我就在现场,引发球迷冲突的根本原因,是裁判的误判漏判,执场裁判左右了这场比赛,双方球员因为不公平的判罚而发生了冲突,他们的不冷静在某种程度上激化了矛盾,引发了球迷的不冷静,才引发了这场大规模球迷冲突事件。
惠强明显有些慌乱,他大声抗议着掩饰内心的不安:“你有没有证据?没证据就不要乱说话!我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我也没收取任何好处!”
张扬道:“当时我在现场,这场比赛的确有问题!”
顾允知道:“如果我没理解错,你是不是对工程验收的过程存在质疑?”
顾允知提醒宋怀明道:“原则要坚持,但是起码的底线更要坚持,怀明!云安河来人你去见个面吧,我不想见他们!”宋怀明点了点头。
梁成龙的声音有些沙哑:“躲又能躲到哪里去?西看台的工程我分包给惠强的,这小子捅出了漏子,我却要承担责任!”
张扬一脸的严肃,他向身边的记录员道:“准备好了吗?”
顾允知道:“31人了!”
惠强笑道:“话可不能乱说,我是做汽车配件生意的,跟建筑这行根本风马牛不相及,你听谁说的?我和东江体育场西看台唯一的关系就是,我到那里看过比赛,不过幸好我昨天没去,不然……啧啧,想起来都后怕!”
梁成龙离开后,张扬马上将了解到的这一情况向刘艳红报告,刘艳红做出批示,让公安厅配合张扬行动,将新宏建设的刘海军和惠强请来问话。
惠敬民道:“刘书记,在工程进行到中途的时候我才知道刘海军分包了体育场西看台工程,体育场翻修工程的承建方是丰裕集团,我就这件事也向承建方询问过,他们向我保证新宏建设的施工水准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这样我才没有坚持让刘海军和他的施工队退出建设。”
顾允知道:“你不要跟我谈责任,现在最首要的问题是处理好遇难者的善后问题,还有两个失踪者没有找到,他们究竟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你身为东江市委书记,在这个时候,要想办法安定老百姓的情绪,要起事态控制住,责任的问题,最后再说!该谁承担的,谁也跑不了!”
张扬道:“刘海军已经承认,体育场西看台的工程是他分包的,他才是体育场西看台工程的直接承建者!”
惠强不像刘海军,他是体委主任惠敬民的儿子,眼界和心理素质绝非刘海军这种农民出身的包工头可比,他对自己被请到这里问话缺少应有的心理准备,很傲慢的看着张扬:“你们把我弄到这儿来干什么?我是一守法公民,从小是三好生,长大了是社会大好青年,我连闯红灯的记录都没有过。”
张扬道:“东江体育场事件你知道吗?”
“你是丰裕和图书集团的法人代表,你明白这次体育场西看台坍塌事件,自己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吗?”
刘艳红也知道他和顾允知的关系,所以也没多做考虑就答应了下来。因为顾允知刚才接见了梁天正和宋怀明,所以刘艳红和张扬在外面等了好长时间。
顾允知道:“责任要承担,但是轮不到外人说话!”他的意思很明确,这件事发生在平海,他们平海的领导人可以处理好,云安派洪伟基过来,名为了解情况,实则是在给他们施加压力,顾允知很讨厌这种踩过界的做法,尽管你乔振梁要接我的班,可我现在还是平海省委书记,我还没退休,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了?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
刘艳红道:“惠主任,我要问的就这么多!”
梁成龙道:“我是丰裕集团的法人代表,我对这件事造成的悲惨后果抱有深深的遗憾和歉疚,我不会逃避自己所应承担的责任,但是有些情况我必须申明,希望对政府的调查有所帮助!”
虽然早就有了被聆讯的心理准备,不过见到张扬,梁成龙还是吃了一惊,他也明白,现在这种敏感时刻,也不是套交情,谈友情的时候,在椅子上做好之后,静静望着张扬。
梁天正默默点了点头,这时候省长宋怀明过来见顾允知,梁天正理智的选择告退,两位平海大佬之间的谈话,自己还不够资格参与。
记录员点了点头。
梁成龙道:“中国的生意规则本来就是这样,你不给别人好处,怎么能够拿下这么大的工程?惠强找我,要我把西看台的工程交给他表弟的公司,验收也不需要我过问!”
宋怀明也考虑到这一事件可能对他未来仕途的影响,但是他如今无暇顾忌,他主要的心思是如何安抚这帮老百姓。
“你凭什么拘捕我?”
刘艳红道:“惠主任,你知道刘海军分包体育场西看台工程吗?”
“你说!”
梁成龙没有转身:“我很后悔,我和新宏建设之间签署过一份转包协议,并未公开,我想应该会有些帮助,我会把这份协议交出来。”
惠敬民拿着香烟的手却没来由颤抖了一下,他开始意识到这件事已经变得越来越严重了,儿子和外甥深陷其中,自己所要承担的恐怕不仅仅是领导责任。
惠强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他看着张扬:“你什么意思?刘海军是我表弟,我认识他,你到底想证明什么?”
张扬望着这厮装模作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心中暗道:“我看你还能神气多久?”张扬道:“刚才坐在你这个位置上的是刘海军,新宏建设的经理,你不会连他也不认识吧?”
惠敬民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惠强做得是汽车配件,他和建筑行业没有任何关系,我一向对他的要求都很严格,体育场翻建的事情十分敏感,我就是害怕别人会有说法,所以才提议公开向社会招标整个过程都很透明,不存在任何的违纪问题。”
刘艳红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跟她一起来的还有张扬,他们这次过来走向顾允知汇报最新进展情况的,刘艳红本来没让张扬跟着过来,可张扬听说她要来见顾允知,非得跟着过来。
刘海军是个没多少见识的包工头,开始的时候狡辩了两句,可在张大官人的恐吓下很快就败下阵来,他承认体育场西看台的工程是他承建的,具体施工的是他从村里请来的一帮乡亲,全都是农民工,他的施工队连施工资质都没有。
林清红道:“有没有问过叔叔?”
惠强道:“我再跟你说一遍,我和体育场的事情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宋怀明道:“顾书记,我刚刚去医院慰问了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