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7章 立场

张扬道:“我们怀疑这场比赛存在不公平因素,现在请你协助调查,赵先生,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而不要让事情激化,逼迫我们对你采取强制手段!”
张扬冷笑道:“你别吓我,我找你谈,是给你脸,你要不要对我来说无所谓,可有些话我得跟你说明白了,引发东江体育场看台坍塌事件的主要原因,是球迷骚乱,而球迷之所以发生冲突,全都是因为这场比赛存在太多的争议因素,我们调查组通过取证已经认定现场主裁朱毅存在错判漏判的问题,而且我们已经初步掌握朱毅拥有大量不明来路的财产,这件事的进一步调查正在进行中,如果认定朱毅在比赛中有吹黑哨的行为,我们会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刘艳红道:“洪省长对这件事怎么看?”
刘艳红皱了皱眉头,这小子问话的确江湖气太重,可对朱毅这种人也的确用不着客气。
刘艳红道:“洪省长离开平海没多久时间,已经和平海划清了界限!”
张扬道:“这起判罚是怎么回事?”
“我们怀疑这场球赛存在内幕交易事件,正是裁判朱毅的两次明显误判,方才导致了这场球迷骚乱,进而发生了球场看台坍塌事件,所以,我们会请泰鸿俱乐部方面协助调查!”
朱毅望着这个毛头小伙子,瞪着眼睛道:“是!那是我裁判水平的体现,是公众给我的荣誉!”
洪伟基道:“我是平海走出去的干部,我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公平的,我不可能只站在云安的立场上说话,刘书记,你看看这些人,他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悼念那些无辜逝去的生命,他们来平海,来东江是为了欣赏一场球赛,是为了寻求快乐,可他们得到的却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悲剧,刘书记,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到他们的痛苦,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又怎能无动于衷,我们又岂能心安?我声明过,我们这些云安河的干部过来,并非是要给平海方压力,也不是想问责,我们相信平海领导处理事情的能力,相信你们会尽早将整件事查清楚,相信你们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交代,可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十个小时了,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只是表示遗憾,表示痛心,这样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可是我们想听句实话,想看到实际行动!”
朱毅望着张扬,他的目光中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恐惧:“你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
哀悼仪式正在进行的时候,云安河副省长洪伟基带着部分省政府工作人员来到了现场,他向死者的遗像献上了鲜花,并神情凝重的鞠躬哀悼。
顾允知这样做并不是推卸责任,他是想在舆论一边倒,所有人都对平海领导层口诛笔伐的时候,分散一下大家的注意力,让自己,让平海的整个领导班子缓一口气。也让咄咄逼人的云安河领导层明白,造成这场惨剧并非是单方面的原因,大家要从自身上找问题。并希望通过这样的敲打,能够让云安方面冷静下来,奔着实事求是互相谅解的原则处理好这次的事件。
洪伟基道:“想要稳定这些死难者家属的情绪,就必须要给人家一个说法,要交出造成这场惨剧真正的罪魁祸首,而不是一味的推诿责任!”
张扬不无嘲讽道:“现在以你专业的眼光,国际级裁判的水准来告诉我,这个点球究竟应不应该判?”
张扬点了点头:“放心吧顾书记!”他又想起一件事,请示道:“顾书记,我怀疑这场球赛有问题,如果调查势必涉及到泰鸿俱乐部,要不要和云安河方面通个气!”这厮是故意这么说,此前他已经了解到泰鸿俱乐部的总经理赵国梁,是前副总埋江达m.hetushu•com洋的外孙,其父赵永福是国内最大钢铁企业的掌门人,副省级干部,这小子的背景很深,如果自己查,势必会查到他的头上,张扬必须先搞清楚顾允知的态度,换句话来说,他要清楚顾允知会不会顶他。
洪伟基道:“我之前和赵副省长见过面,我代表云安提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东江体育场为什么会发生坍塌事件?这和工程质量有没有关系?第二,为什么要把云安河球迷安排在西看台?当时体育场并没有满座!”
刘艳红指了指自己的车。
赵国梁点了点头道:“你对我有成见!”
张扬冷笑了一声,示意继续播放下一个画面,七星队的9号被对方球员拉倒在地,但是朱毅置若罔闻,非但没有判罚点球,却给了9号一个黄牌。
刘艳红和齐波都听出张扬这话里的嘲讽意味,刘艳红笑道:“有些话必报得说,无可指责!”
刘艳红意味深长道:“洪省长喜欢去纪委谈话?”
“你们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洪伟基并不想在言语上和刘艳红分个高下,他提醒刘艳红道:“在其位谋其政,我这次是代表云安方面过来处理4.17事件。”
刘艳红忽然明白了,顾允知接连强调球迷冲突的事情,却不是偶然,省委书记显然对来自云安方面的压力和问诘大为不满,工程质量固然存在问题,可正是大量的球迷冲上看台,超过了看台的承载能力,所以才引发了这场惨剧。顾允知并非要推卸责任,他是想证明,责任不仅仅在于平海,云安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的责任。
朱毅道:“我是国际级裁判不假,但是我也是人,是人就会有缺点,就有可能产生失误。”
这番话让洪伟基很不爽,他最忌讳别人提起过去这段事情,刘艳红偏偏要捡他的伤疤揭,可洪伟基在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大多的反感,淡然道:“怎么还不是一样,我还是我!”
顾允知冷冷道:“胡闹,这种时候搞追悼仪式,根本是往火上浇油!”他的目光转向张扬道:“张扬,纪委这么重视你,你要好好表现,彻底查清这件事,让整起事件早日浮出水面!”
张扬道:“洪伟基交给你们对付,我去找小鬼切磋切磋!”
张扬道:“你不是说自己不存在任何问题吗?我真希望你像自己表白的那样干净,但是我警告你,只要你身上有一丁点的毛病,我都会查出来!”
张扬眯起眼睛看着赵国梁,这小子的狂傲让人感到反感,张扬道:“我忘了介绍自己的身份,我现在是4.17东江体育场坍塌事件调查组成员,正在对这起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水平怎么样不需要你来说,我们有专门的评判机构!跟你这种外行没法说,说了你也不懂!”
张扬点了点头:“朱毅,我代表调查组通知你一件事,在体育场坍塌事件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之前,你不可以离开东江!”
洪伟基道:“大家放心,作为云安河的领导,我会尽到一个父母官的责任,会尽到公仆的责任,为你们讨还公道!”
来到自己的吉普车前,张扬方才放开赵国梁,赵国梁如释重负,他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指着张扬的鼻子怒吼道:“张扬,你给我记着,你这是人身伤害,我要告你!”
朱毅吓了一跳,随即又迅速镇定下来:“你别冲我吼,以为这样我就害怕了?我是国际级裁判,我见过的风浪多了,我没犯法,你没资格向我问话!”
朱毅道:“你什么意思?想要把看台坍塌的事件算到我的头上吗?可笑!可笑!”
赵国梁冷冷道:“我没兴趣,也没时间!”
赵国梁面色一http://m.hetushu.com凛:“你什么意思?”
张扬啪!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喝道:“朱毅,你什么态度?给我老实点!认真点!”
张扬发现朱毅不是一般的狡猾,他点了点头,录像继续播放,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播放了当时的情况,没有任何证据表明9号球员有手上动作,每一个画面前证明是泰鸿队犯规。张扬道:“我怎么看不出9号有犯规的地方?”
晚上八点的时候,东江体育场南侧的草地上,泰鸿俱乐部的全体球员、教练员以及俱乐部官员站在这里,他们点燃了31盏白色的蜡烛,默默寄托着对遇难死者的哀思。
张扬已经没兴趣继续跟他纠缠下去:“朱毅,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老老实实交代这场比赛究竟有什么内幕?我们的时间很宝贵,你最好不要让我们失去耐性!”
洪伟基笑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丰田商务车:“空间大些!”
张扬也明白了,顾书记不想公众视线全都集中在平海的身上,他的意思是要借着球迷骚乱的事情把云安拖下水来,张扬暗赞顾允知高明。
张扬道:“赵先生,良知存在于每个人的心底,而不是用嘴说出来的!”
“裁判员了不起?我告诉你朱毅,就你那级别,根本不够格让我们省纪委问话,知道为什么把你叫来?因为这次的事情后果太严重,没关系我们干嘛找上你?你配吗?”
刘艳红和张扬对望了一眼,她示意张扬发问,张扬道:“朱毅,你是国际级裁判?国家一级裁判?”
顾允知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不管涉及这件事的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都要给我一查到底!你们放心大胆的去查,出了任何问题我来负责。”张扬和刘艳红都在等着他的这句话,张扬笑道:“明白了!”
赵国梁正待一束百合花放在死难者的遗像前,很虔诚很恭敬的向遗像鞠躬。他感觉到有人来到他的身边,转身看了看,却见张扬也向遗像鞠躬,并将手中的花束敬献了上去。
两人走出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刘艳红忍不住向张扬竖起了拇指。
赵国梁痛彻心扉,唯有点了点头。
顾允知低声道:“这件事查清楚了吗?”
洪伟基道:“我知道今天在场的人中,有不少都是死者或者是伤者的亲人,我理解你们此刻的心情,我在此向大家做出保证,一定会在最短硌时间内调查清楚这件事的,会督促平海省管理方交出相关责任人,早日给死伤者一个交代,给云安河八千万老百姓一个交代!”
赵国梁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跟朱毅不熟,你这些话应该去时他说!”他随即又道:“你是不是在怀疑,我影响了朱毅的判罚?我警告你,没有证据的事情你最好不要乱说,否则我会告你诬蔑!”
朱毅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洎,他平静道:“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是个有体育道德的人,我不会违背公平公正的精神!”
洪伟基皱了皱眉头,他是个政治老手,从刘艳红的话已经听出,对方正在有意识的持重点引向珠迷骚乱,让球迷骚乱成为看台坍塌的重要因素之一,这是个不好的现象,如果证明球迷骚乱是看台坍塌的主要原因,那么也就是说云安球迷也在这次事件中负有一定的责任。洪伟基道:“刘书记,我知道你会从平海的立场出发,可是我们必须讲究实事求是,在我看来,这次惨剧的根本原因就是工程质量存在很大的问题!而不是什么球迷骚乱!
“好,我姑且相信你问心无愧!朱毅,你每月的工资是多少,你吹罚比赛的收入是多少,你照最多数目自己算一遍,然后给我一个年收入数字!”
“我问和_图_书心无愧!”
朱毅道:“我认为这次的判罚并没有任何的错误,录像只能反应一个角度,却无法反应现场全部的情况,当时9号球员有一个推人动作,虽然做得很隐蔽,但是他的确犯规在先。”
刘艳红跟着洪伟基上了他的商务车,两人对面坐下,刘艳红看了看车内环境,微笑道:“原本想把您请到我的红旗车内的,还是这里好些,洪省长占据主场之利啊!”
张扬道:“赵先生很敏感,其实你用不着这么激动,有道是清者自清,跟你没关系的事情自然不会找到你上!”
张扬暗骂,这厮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给他点真格的,这厮是不会老实。张扬抛出一份资料:“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在北京有两套三室一厅的住房,在你的老家广州拥有三套住房,你儿子在荷兰的一所足球学校踢球,你们夫妇拥有两辆汽车,总价超过七十万,就算我们不去调查你的存款数目,单单这些固定交产的累加已经超过了二百万。你可以解释一下,以你的工资收入是怎样做到的?”
洪伟基的话音刚落,就有群众代表走了过来,他是代表死伤者过来提出要求的,他情绪激动道:“洪省长,我代表死伤者家属提几个问题,我们知道东江体育场刚刚翻修不久,工程方面通过国家相关单位严格的监测,这才能通过验收,可为什么会出现坍塌事故?现在事故已经发生了近三十个小时,无论平海方面还是东江市方面前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除了道歉就是遗憾,他们什么意思?是不是想无限期的拖延下去?还有死伤的大多数都是我们云安河人,据我们了解,西看台的球票多数都卖给了我们云安河球迷,体育场这么大,为什么他们把位置最不好,质量最差的地方留给我们?同样是球迷为什么要厚此薄彼?”他的这些抗议有合理的,也有不合理的,可是作为死伤者一方,任何可以想到的事情都会成为理由,他们感觉受到了伤害,他们感觉痛苦委屈不幸,他们想要一个公道。
死者家属见到副省长来了,一个个都围了上来,他们哭喊着道:“洪省长,你要为我们做主啊!我们的家人死的太惨了!”
刘艳红针锋相对道:“我们在积极的调查,从没有过推诿责任的想法,洪省长,我刚刚说过的三个原因全都是客观存在,而不是我的主管臆造,工程的质量我们已经派出专家组进行鉴定,工程的设计也在同步论证中,只要证实这两方面出了问题,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
洪伟基点了点头。
张扬怒道:“就凭你这句话,你也不配国际级裁判的称号,场外的骚乱,完全是因为赛场内局面的失控而引起,你现在居然这样说,你有没有人性?”
洪伟基逸:“能够做到一视同仁最好!”
朱毅道:“误判,但是裁判员在赛场上和场下不同,当时的情况瞬息万变,我不可能看到球场的每一个角落,哪怕是这世界上最优秀的裁判也不可能确保一生之中不出现一次失误,我承认这个点球是误判!”
朱毅道:“我工资虽然不高,可是我妻子一直都在做生意……”
刘艳红、齐波、张扬三人站在人群中望着洪伟基的一举一动,张扬道:“老洪很会做人,这个时候劝出来,刚好是树立威信的时机,看来离开江城之后,他终于悟到群众路线的重要性了。”
赵国梁道:“你们需要的不是调查,而是交代,是要给我们俱乐部一个交代,给云安河球迷一个交代,给云安河几千万老百姓一个交代!
刘艳红道:“泰鸿俱乐部方面暂时没有离开,今晚他们会去体育场现场,和云安河球迷一起举行一个哀和_图_书悼仪式,我估计,云安河前来处理这件事的领导也会参加。”
张扬笑道:“我的确不是专业人员,但是我因为这件事专门请教了不少专业人士,他们一致认为,你的两个判罚,全都是误判!正是你的判罚,让这场比赛出现了这样的结果!”
洪伟基眼圈有些红了,他双手下压示意周围群众控制住情绪,充满感情道:“大家好,我是云安河副省长洪伟基,今天来到这里,特地参加这个追思亲人的哀悼会,我的心情无比沉重……”他停顿了一下,拿捏出低沉而痛苦的腔调:“31条生命,25个云安河的同胞,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医院里仍然躺着113名伤员,造成了多少家庭的不幸和痛苦。现场响起无可抑制的抽噎声。
张扬道:“因为,我要给31名死者一个交代,我要让每一个有责任的人无法逃脱他的责罚!”
刘艳红道:“洪省长,有些话我想和您单独探讨一下!”
刘艳红道:“我马上给齐波联系,让他把那场比赛的主裁边裁全都提过来。”
洪伟基已经一扫昔日的颓势,表情很淡定很从容:“刘书记,想不到你也来参加哀思会?”
洪伟基道:“我听说体育场的翻修工程是丰裕集团承建的!”
张扬心说,笑你麻痹!他起身指着朱毅的鼻子道:“现在七星俱乐部方面指责你在当场比赛中吹了黑哨,你作何感想?”
刘艳红道:“还有一件重要他事情想请洪书记协助我们调查!”洪伟基点了点头。
负责执法当场比赛的主裁判叫朱毅,在国内裁判界很有地位,是国际级裁判员,他对调查组找他表现出极大的抗拒和反感,嚷嚷道:“你们叫我来做什么?我只是一个裁判员,我和体育场坍塌又没关系?你们让我来什么意思?”
齐波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当然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对负责当场比赛的那些裁判员进行了重点监控,刘艳红一声令下,马上就开始收网。
朱毅道:“我买了不少的股票!”
刘艳红道:“相关责任人梁成龙已经被警方控制,其他相关人员,我们也采取了措施!洪省长,你放心,只要是在这件事上有责任的人,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
张扬笑道:“您别夸我,我这人容易得瑟!”
洪伟基道:“平海的内部事务我们是不适合干预的,可是这次死伤的大部分都是云安的球迷,我们必须要对死伤者的家属有所交代,我们过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给平海方面施压,而是想了解一些真实的情况!将这些情况反馈给老百姓,让老百姓放心,让领导安心!”
张扬微笑道:“你想多了,在我眼里无论身份地位全都一视同仁!”
赵国梁冷笑道:“强制手段?我倒要看看,你们会采取怎样的强制手段!”他身边的两名同伴走了上来,凶神恶煞般瞪着张扬,张扬镇定自若,笑眯眯在赵国梁的肩头上拍了一下,虽然只是轻轻一拍,却让赵国梁感觉到肩头骨骸如同要碎裂了一般,他痛得一张面孔变得惨白,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张扬微笑道:“赵先生同意吗?
“你不是专业人员,你不懂!”
赵国梁道:“张扬,你想干什么我明白,声东击西,避重就轻,想不到我们商场上经常这么玩,你们政治上也这么干!想转移公众视线,让老百姓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体育场看台坍塌事件上,哈哈,真是可笑!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造成这么多球迷死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体育场的工程质量才是根本的原因,承建商才是谋杀这么多球迷的罪魁祸首,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平海方面不去面对,想到的却是推卸责任,我想问问,有关方面是不是还有良和-图-书知?”
刘艳红道:“既然是实事求是,我们就应该从客观出发,调查清楚每一个原因,而不是单纯从个人立场出发,洪省长,眼前最重要的是稳定住死难者家属的情绪,让大家冷静,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就要积极面对,而不是让事态变得激化!”
张扬道:“赵先生,我想跟你谈谈!”
张扬怒道:“朱毅,你觉着你是人,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如果不是你这两个连续有争议的吹罚,现场球员的情绪怎么会控制不住?又怎么会影响到现场球迷,引起大规模的球迷骚乱,正是因为这场骚乱,才导致了西看台坍塌事件!31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你亲眼看到这幕人间惨剧,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惭愧吗?”
张扬道:“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遇难的人不仅仅是云安河的球迷,死伤的一样有平海的球迷,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绝不会逃避,可你们俱乐部方面需要承担的责任,也不可能逃脱!”
洪伟基和刘艳红并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不过之前他是江城市市委书记,而现在他已经是云安河副省长,当时刘艳红找他目的是查他,而现在洪伟基已经走出了困境。人的处境不同,心情自然也不同。
洪伟基笑道:“我不喜欢在车内谈话!”
刘艳红道:“洪省长,自从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平海方面正在积极应对,顾书记亲自过问这件事,宋省长亲临第一线进行指挥,可以说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我可以负责的说,平海领导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积极的,是主动的!”
朱毅道:“这是我个人的隐私,我无需向你说明!”
五百多名没有离开东江的云安河球迷也来到了这里,闻讯赶来的还有不少云安河企业驻东江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现场聚集了一千多人,其中有部分是死者家属,他们在现场点燃纸钱,哭得愁云惨淡。
刘艳红道:“洪省长关心的问题也是我们所关心的问题,顾书记第一时间成立了调查组,就是想尽快调查清楚整起事件,看台坍塌有很多方面的因素,你说的工程质量只是其中之一,设计也在其中占有相当大的因素,还有一个重要的诱因就是,当时发生了球迷骚乱,短时间内太多的球迷冲上了西看台,根据我们初步的统计,当时涌上西看台的人数在设计容纳人数的两倍以上。”
张扬示意记录员体电视机打开,画面中播放的是朱毅判罚第一个点球的场面。朱毅看了看电视屏幕,表情不变。
张扬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新光体育用品商店,从开业以来的经营记录全都在这里,这三年商店究竟是赚是赔,你心知肚明!”
洪伟基意味深长道:“在平海的土地上全都是你们的主场!”
赵国梁皱了皱眉头,今晚是俱乐部组织的哀悼会,来参加的都是云安河球迷、云安河的领导,张扬是平海方面的人,他来干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才是重点,那帮家伙绝对有问题!”
刘艳红微微一怔,却见张扬已经向人群中的赵国梁走去。
张扬搂着赵国梁的肩头,宛如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走向远处。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道:“我看你水平也不怎么样啊!”
刘艳红道:“洪书记,哦!不,现在应该叫您洪副省长了!”刘艳红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洪伟基的事情,当初就是她负责调查,对洪伟基的根底她清楚得很,看到洪伟基这幅模样,心中不免有些不爽,说话自然就有些不客气。
朱毅内心颤抖了一下,他仍然嘴硬道:“我只是一个裁判,我的责任是吹罚比赛,而不是控制观众的情绪!”
刘艳红道:“洪省长,不知您想要的是什么实际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