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9章 控制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这些天我没睡过一个好觉,如果工程质量存在问题,那是要杀头的!我他妈还没活够,我的事业才刚刚起步这样死了我不甘心。”他停顿了一下,接连抽了几口烟。
顾允知道:“其实追查球迷骚乱事件,并不是想推卸责任,我只是不想云安河方面给我们施加太多的压力,想让他们意识到在这次事件上他们也有责任。”
张大官人微微一怔,他怎么觉着顾书记这句话话里有话,难道自己痛揍赵国梁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乔振梁淡然道:“不这么做,不足以平民愤!”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现在之所以搞到如此尴尬的局面,和泰鸿俱乐部行购案密切相关,否则他们和平海之间的博弈中,云安会占尽上风,事情发展到现在,平海表面看上去雷声很大,覆盖面很广,可雨点却很小,并没有将事件深入下去,不知顾允知和宋怀明出于怎样的考虑?乔振梁也明白,他们之所以顺利的将泰鸿俱乐部行贿案移交给云安方面,绝不是一种妥协,而是一种态度,他们期待自己有所表现,双方协同合作,将4.17事件处理好。
张扬哈哈笑道:“如果我是你,趁早滚回老家去,当你的小少爷,做你的纨绔子,东江这片地方不适合你,万一走路不小心,有个什么闪失,后悔都晚了!”
赵国梁指着张扬的鼻子道:“我知道你的背景,没什么了不起,一个靠着裙带关系往上爬的小人而已,泰鸿俱乐部的事情,我还没跟你清算!”
张扬不屑笑道:“赵国梁,你这人是不是自我感觉特别好?这次高勇没有把你牵连进来,你应该朝上天三叩九拜,谢谢老天爷对你的法外开恩!”
宋怀明道:“板子必须要打,梁成龙非法转包,其中涉及到有人收取工程回扣,打他们板子,是为了给公众看,也是为了给他们教训!”
赵国梁是个极爱面子的人,优越的家庭条件和深厚的背景让他养成了目空一切的性格,他怒吼道:“张扬,你死定了!”
宋怀明并非是不想查,而是这件事没办法查下去,事实已经很清楚,体育场看台坍塌和工程质量无关,但工程之中的确存在问题,责任总得有人承担,制造这起坍塌事件的是球迷,正是他们的这场骚乱方才导致这场惨剧的发生,可球迷已经成为受害者,仍将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引起他们骚乱的原因是这场不公平的比赛,而比赛的制造者是执场裁判和俱乐部。
宋怀明道:“这是事实,可却不容易被老百姓接受,多数人都会直观的认为工程质量存在问题,如果现在我们把真正的原因抛出去,估计那些死难者的家属肯定不会答应,事态非但不会平息,反而会更加的激化!”
刘艳红道:“你只要主观臆断,缺少证据,张扬!我的正义感不比你逊色,可是我更清楚大局观的重要性,我相信领导们考虑的更多,他们不但要考虑如何将老百姓的伤害降低到最低点,还要考虑到平衡局面,如果把这件事比作一场战争,我们看到的只是局部,他们必须要做全盘考虑,你懂吗?”
张扬笑了笑道:“车被人给砸了,没法开了!”
张扬一把将路旁的铁皮垃圾桶拽了起来,扬起双臂,将垃圾桶向奔驰车投掷过去,只听到咣当一声,垃圾桶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奔驰车的前挡风玻璃,砸得挡风玻璃宛如蜘蛛网般龟裂开来。司机因为视线被阻挡,不得不踩下刹车。
张扬仍然没有马上放过他的意思,冷冷道:“高勇向朱毅行贿十万块,是不是你让他干的?”
张扬笑道:“顾书记不喝了,那我也不喝了!”
赵国梁疼得只剩下喘气的份儿。
洪伟基点了点头:“平海专家组,中央专家组都进行了论证,我们旁听了论证会,工程的设计符合标准,施工质量也没有问题,应该说真正导致看台坍塌的是这场球迷骚乱,短时间内看台上涌入了太多的球迷,大大超出了看台的承受上限,进而发生了这次惨剧。”
刘艳红苦笑道:“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云安方面反馈过来的消息,说高勇投诉你对他用刑,他是屈打成招!”
赵国梁感到一阵剧痛,宛如一根钢针沿着他的脊髓一直刺了进去,疼得赵国梁满头大汗,他脸色苍白,低声惨叫了起来。
洪伟基道:“平海方面已经做出了反应,省体委主任、东江市体委主任、足协官员、建筑承建商全都被控制起来了,看样子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工程的质量不存m•hetushu•com在问题,这让平海省内方方面面前松了口气,无论体育场的翻修工程存在怎样的漏洞和问题,工程的质量走过关的,这是事实,也通过了两次专家组的论证,换句话来说,施工方不应该为这次看台坍塌事件承担主要的责任,造成坍塌的真正原因,还是短时间内涌到看台上的观众人数大大超过了看台本身设计的承载能力,坍塌在所难免。
张扬停下脚步,转身看了看赵国梁:“找我有事?”
洪伟基内心深处是很想接近乔振梁的,可乔振梁的为人绝非像他表面上那样和蔼可亲,乔振梁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一团和气,可他和任何人之间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和这种人相处,很难拉近彼此的关系,乔振梁的出身和背景决定,他根本不需要去考虑别人的感受,他生来就是一个上位者,如果你认为他向你笑得温暖代表着他愿意向你敞开心扉,那你就错了,大错特错。
宋怀明道:“顾书记觉着我们应该把泰鸿俱乐郜行贿案交给云安河方面嘛?”
张大官人压制住内心的愤怒,低声道:“拿开你的爪子,再敢在我面前放肆,我会折断它!”
张扬回到省党校的时候,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宿舍楼下,不远的地方还停着一辆垃圾车,赵国梁身穿黑色西服,带着金丝边眼镜,靠在奔驰车前,静静看着他,脸上带着笑意,很奇怪的笑。
洪伟基道:“乔书记真的要是?”
赵国梁点了点头,他走向张扬,双目充满挑衅的看着他:“你很恨我?是不是很想整我?”
张扬对顾家的酒柜还是很熟悉的,他抢先去酒柜前,抱了一坛太雕出来,三斤装的太雕,看年头有二十五年了。
梁成龙抽了一口道:“今天你是以朋友的身份来探望我还是以纪委方面的身份来讯问我?”
张扬蹲了下来,冷冷看着赵国梁,捡起地上的几张钞票,反手在他脸上抽了两下:“你他妈什么东西,也敢上门来主动挑衅!”
洪伟基不知道他的这句话和今天探讨的主题有什么关系,笑了笑道:“乔书记要多注意身体,我们还要靠您领导呢!”
乔振梁点了点头:“中组部已经找我谈过话了,五月底就要前往平海上任,老贺接替我的位置。”他口中的老贺是原平海省省长贺金民,今年五十五岁,年龄比乔振梁还要大一些。洪伟基哦了一声,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失落,从资历和政绩上,他距离云安河一把手的位置还很远,更何况他前来云安河并没有多久的时间,凳子还没有坐热,想要获得提升很难,不过他和贺金民相处的还算不错,他们两人是老乡,在这个意义上关系比起乔振梁还要亲近一些。
刘艳红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什么意思?来不来,给我一个明白话!
张扬道:“整件事就没有公平可言,梁成龙、刘海军他们虽然存在非法转包,可工程质量没有问题,他们却要承担法律责任,真正造成球迷骚乱的罪魁祸首是赵国梁,这混账东西却要逍遥法外!”
乔振梁即将前往平海省的事情已经悄然传播了出去,他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淡然一笑道:“领导你们的时间不多了!”这还是乔振梁第一次在人前流露出自己要走的事情。
刘艳红道:“我们是纪委,不是公安局,你要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事情过去了,你必须接受这个现实!”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这厮开口就是粗话,不过想想也情有可原,好不容易才挖出一条大鱼,一转眼这条大鱼又要跑了,谁心里也不会好受,刘艳红道:“人家也不是真想追究你,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高勇翻供了,行贿的事情和赵国梁无关!”
宋怀明道:“省体委主任惠敬民要出来承担责任,体育场翻修工程承包商要对这起事件负有一定的责任,施工方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张扬道:“这次是人家惹我!”走到顾佳彤面前,很暧昧的吸了口气:“真香,这就是那啥……催情水吧!”
赵国梁看着常海心,微笑道:“张主任很讨女人喜欢!”他摊开两只手,一步步向后退去:“不好意思,司机是个新手!”
张大官人道:“您说的太深奥,我听不懂,我这人不喜欢被约束,喜欢约束别人!”
张扬心中暗骂了赵国梁几句,这才出门打了辆出租,前往省委家属院,拜会顾书记。
这种时候,无论顾允知还是宋怀明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张大官人也不敢主动触这个霉头,他愤愤然道:“事情难道就这么结了?我都http://m•hetushu•com查到赵国梁了,他才是行贿的策划者,他是这起惨剧的罪魁祸首,为什么不查下去,为什么要将泰鸿俱乐部的事情移交给云安?”
张扬道:“你这次认罪态度挺积极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就扔在那里,明天他不给我送钱来,我去找他老子要!”
乔振梁道:“事实上泰鸿真的不干净,所以这件事才会发展到如今的境地。”
梁成龙望着张扬笑了笑:“张主任要提审我?我该说的全都说了!”
常海心担心会搞出事来,她奉劝道:“张扬,算了!”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佳彤,饭准备好了吗?”
洪伟基道:“乔书记的意思是要彻查俱乐部的事情?”
张扬道:“我听不见!”
顾允知道:“看台坍塌的真正原因是球迷骚乱,短时间内涌上西看台的人数太多,超出了看台的承载极限!”
“无关才怪,傻子都能看出是赵国梁指使他!”
张扬笑了起来,这已经是刘艳红第二次向他提出邀请了,他摇了摇头:“说实话,4.17事件刚刚发生的时候我的确动过这方面的心思,我觉着纪委工作很威风,想调查谁就调查谁,顶着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旗号,有顾书记他们撑腰,平海范围内,别管你官多大,只要你作奸犯科我就能查你,可现在看来,远不是那么回事儿!”
张扬道:“你刚才不是很威风吗?我真是搞不懂,仗着你们家有些背景,仗着你爹有几个钱,你就可以胡作非为?中国是个法治社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他妈算不上王子吧?最多也就算个纨绔恶少,就你,也敢仗势欺人!”
梁成龙道:“上面的处理意见出来了没有?”
张扬慢慢走到赵国梁身边,一脚踏在他脸上:“知道什么叫自不量力吗?知道什么叫给脸不要脸吗?你就是!”
张扬怒道:“麻痹的,什么东西,让他过来验伤!”
刘艳红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平息这次事件,让死伤者得到安慰,就算你能够证明赵国梁唆使高勇行贿,无非是多一个人入狱而已,死去的人还会复活吗?你深挖泰鸿俱乐郐,云安河方面是不会允许的,对云安和平海来说,继续深挖下去就是相互拆台,后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刘艳红道:“高勇咬死口,你证明不了这件事,现在云安方面接手了,人家认为已经查清了这件事,4.17事件应该了结了!”
张扬懒洋洋道:“是又如何?”
宋怀明没说话,他对泰鸿的背景也有所了解,虽然高勇已经承认是赵国梁指使他向朱毅行贿,可这件事被赵国梁矢口否认,将他们转交给云安,事情肯定会出现变化,但是这次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追查假球黑哨,而是引起这场球迷骚乱的原因,裁判员朱毅是受贿者,行贿者是泰鸿俱乐部副总经理高勇,但是他们的出发点是操纵比赛,球迷骚乱也不是他们想生的。如果他们对这起事件紧追不放,云安河方面势必会针对工程质量的问题继续做文章,双方会陷入艰苦的博弈之中,挖得越深,暴露出的问题就越多,事情就更加难以解决。
司机慌忙启动引擎,挂入倒档,试图离开这里。
张扬道:“前者!”
乔振梁向后靠在椅背上,低声道:“泰鸿俱乐部行贿的事情是否属实?”
张扬来到他身边,恭恭敬敬叫了声顾书记。
在众人的注目下,张扬走向路边的垃圾桶。赵国梁已经意识到他想要干什么,他催促司机道:“开车!”
张扬道:“我可以饶了他啊!可他给脸不要脸!赵国梁,我的车不是两万块就打发的事情,五十万,我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你老老实实把钱给我送过来!”
顾佳彤不无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又惹事?”
张扬道:“我懂,可我现在开始怀疑了,自己是不是能够当好一个将军!”
刘艳红笑道:“将军我不清楚,不过你肯定是个合格的士兵!”她泡了杯红茶给张扬端到面前:“考虑一下,来纪委工作吧,你的正处包在我身上!”
常海心道:“你走到哪里都不太平!”
张扬泊好车,并没有理会赵国梁,准备上楼的时候,赵国梁叫了一声:“张扬!”
顾允知淡然笑道:“他们开始积极主动起来了,开始意识到应该面对现实,而不是一味的给我们施压,这次的悲剧不是平海单方面的责任!
洪伟基道:“泰鸿俱乐部副总经理高勇已经供认了行贿的事情,执场裁判朱毅等人也承认受贿的过程,双方口供相符,不过高勇在平和图书海的时候有一份口供指认泰鸿俱乐部总经理赵国梁指使他前去行贿,可他回到云安后,又马上翻供,说是对方调查组张扬对他刑讯逼供,迫使他这么说的!”
洪伟基向省委书记乔振梁汇报完事件的进展情况,发现乔振梁好像并没有在听,洪伟基有些尴尬的停住说话。
想起顾书记那双深邃的眼睛,张大官人顿时老实了许多,他跟着顾佳彤一起来到客厅,顾允知刚刚放下电话,脸上并没有笑容,显得有些严肃。
洪伟基道:“他们把泰鸿俱乐部的事情移交给了我们!”
乔振梁闭上双目,似乎入定一般,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查的越多,云安方面的责任就越大!”洪伟基有些迷惑的看着乔振梁。
顾允知道:“交过去,云安河方面会继续查吗?”
赵国梁冷笑了一声,他挥了挥手,那辆停在后面的垃圾车,启动了,司机将档位挂入倒档,车尾重重撞击在张扬的吉普车上,吉普车被撞得面目全非,警报器不断鸣响。如果说这次是误撞,接下来司机的行为就让人忍无可忍了,他启动翻斗,将满车的垃圾全都倾倒在吉普车上。
宋怀明道:“查不查是他们的事情!”
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和省长宋怀明在事情初步明朗之后再度聚在了一起,他们商量这件事的应对方法,宋怀明首先向顾允知汇报了一下赔偿的方案,赔款方面他们参照相关规定给予了最高限额的赔付,伤者的医药费也由平海方面全部负责。
张扬道:“这次怨不得我,我是帮省纪委背了黑锅!”
赵国梁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一叠钱,向天空中抛去:“两万块,给你修车!”
顾佳彤红着脸骂道:“胡说八道,我爸在楼上看着呢!”
顾允知让顾佳彤拿去放些姜片加热,自己倒了一碗,张扬和顾佳彤也各自来了一碗。直到一碗酒喝完,顾允知都没有说话。他不说,张扬自然也不好说,饭桌上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乔振梁的目光望着办公桌的桌面,若有所思,他忘记了眼前洪伟基的存在,足足出神了三分钟左右,方才醒了过来,不好意识的笑了笑道:“昨晚睡得太晚了,忽然感到有些倦了!”
顾佳彤道:“好了,走!先去吃饭!”
洪伟基也已经看清了这件事,不得不佩服顾允知高明的手腕。
但张扬心里并不舒服,他辛辛苦苦追查泰鸿俱乐部行贿一案,利用各种方法,突破高勇的心理防线,让他供出了赵国梁,就在张扬准备对赵国梁下手的时候,上面将泰鸿俱乐部一案移交给了云安方面,这让张扬有种一拳落空的感觉,他很失落,他去找刘艳红发牢骚,刘艳红也很郁闷,只说是上头的意思,自己也没有办法。
洪伟基已经明白了乔振梁的意思,正如他刚才所说,查的越多,云安方面的责任就越大,就算查,也不是现在。他低声道:“乔书记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张扬道:“你还算有担当,算得上一条汉子!”
张扬冷笑道:“政治果然是少数人的游戏,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死了31个人,如今追查到了原因,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彻底给搞清楚?”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来,坚决不来!”
宋怀明道:“按道理来说我们应该交,如果不转交,我们最多查到泰鸿俱乐部,再往下也查不下去!”
乔振梁低声道:“根据你所说的情况,客观的来看,这次的坍塌事件是球迷骚乱造成的?”
赵国梁忍痛想从地上爬起,被张扬一脚踹中屁股,腾空飞出三米多远,重重摔倒在地上,刚才还气焰嚣张的赵国梁此时狼狈到了极点,脸上被刮破了多处,眼镜也飞到了一边。
专家组关于体育场看台工程的第二次论证结果出来了,事实证明工程质量并不存在太多的缺陷,这个结果绝对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包括刘艳红在内的所有调查组成员都没有想到,这个连工程资质都没有的刘海军,带着一帮农民工居然没有干出豆腐渣工程来,或许刘海军的一句话能够解释这一奇怪的现象:“我娘说了,干事就得踏踏实实的,拿了钱就得把事情做好!”刘海军的娘已经过世多年,可能她也没想到自己当初的一句话会给儿子日后造成这么大影响。
张扬已经冲到奔驰车前,想要拉开车门,司机已经锁下中控,这根本难不住张大官人,他一拳就砸在右侧的窗口,玻璃碎屑四处纷飞,坐在后座的赵国梁下意识的用双手护住面孔,避免被玻璃蹦伤,没等他从震骇中清醒过来,张扬已经抓住他的头发,和*图*书将他整个人从破碎的窗口拽了出来,然后老鹰捉小鸡一样将他抓起,抛在草地上。
张扬望着梁成龙,忽然感觉到这厮的身上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人在经历大起大落之后的确会让人操心态产生变化,梁成龙经历这次事件,和死过一次没什么分别,所以他对现在的结果能够坦然接受。
张扬这才伸手解开了他的穴道,赵国梁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他双目血红的望着张扬,咬牙切齿道:“张扬,我要让你死!”
宋怀明对中国的体育机制并没有大多的兴趣,可问题摆在眼前,他必须要有所作为,他虽然是一省之长,对这方面所做的事情却并不多,这种机制的范围太广,并不是他一己之力可以改变。
顾允知点了点头,这件事涉及到两个省,极其敏感和微妙,如果处理不好,双方继续僵持,拒不合作,其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他相信乔振梁是个聪明人,平海方面把泰鸿俱乐部行贿案交给云安方面,乔振梁就会明白他们的态度,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乔振梁就会前来平海担任省委书记,在这件事上他不可能做绝,如果一追到底,在他没来到平海之前,就会给平海的各级官员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会激发官员们的抵触情绪,这对乔振梁未来的工作是不利的。
乔振梁道:“这么说,罪魁祸首是这场不公平的比赛咯?”
宋怀明叹了口气道:“工程的设计和施工质量虽然没有问题,可是其中仍然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如果没有4.17惨案的发生,这些内幕可能会被永久的隐藏起来,可随着看台的坍塌,这些藏在阳光背后的内幕交易也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顾允知淡然道:“想喝就喝吧,你想做的事情,就算我阻止你,你一样还会去做,年轻人还是随意一点好!”
梁成龙吸了一口气,嘴巴中冒出的白烟被他的鼻孔吸了进去他的表情很享受,可张扬看着却感觉到有些恶心。梁成龙道:“真的,我本来以为这次我死定了,只要不牵连到别人,不给别人造成影响就行!”他口中的别人就是他的叔叔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
宋怀明道:“云安河方面要求接手调查泰鸿俱乐部行贿案!”
洪伟基点了点头。
赵国梁忍痛道:“是我……是我……是我让他去贿赂朱毅的,是我让他做的!”
梁成龙道:“只要不死我就已经万幸了,我服从任何判罚!”
常海心抓住张扬的手臂,以她对张扬的了解,面对这样的挑衅,张扬绝对无法忍受。她小声道:“我报警,不要冲动!”
顾允知反问道:“你认为呢?”
“我不信上天,我信我自己,我的命运从来只是由我自己掌控!”
跟随赵国梁一起过来的司机还有两名助手,慌忙推开车门冲了下来,他们想要帮忙,却被党校前来看热闹的学员给围住了,在场的多数人都看清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们对赵国梁的嚣张都深感不满,中国人讲究一致对外,张扬是党校学员,这些人就是外来侵入者,大家不明帮,可暗地里做点小动作还是应该的,这么一围,三人顿时陷入群众的包围圈中。
顾允知道:“既然已经证明工程设计和施工质量不存在问题,为什么还要打他们板子?”
张扬在4.17事发之后,第一次以朋友的身份探望了梁成龙,事情已经基本明朗,梁成龙必将承担责任,不过责任没有如预想中严重。
常海心道:“如果是,应该马上把情况汇报给省纪委,把他缉拿归案!”
洪伟基感叹道:“真舍不得您走啊!”
看到顾允知把那碗酒喝完了,张扬殷勤的要给顾允知倒酒,顾允知摆了摆手道:“不喝了,年纪大了,酒量一天天往下掉,再喝就醉了!”
张扬笑了笑,上面已经定下来的事情,并不是他能够改变得,就算赵国梁刚才已经承认了,上面也会认为他是被自己屈打成招,大局观,去他妈的大局观!
张扬道:“你的违规转包会面临一大笔罚款!”
梁成龙道:“这是我罪有应得,其实如果从一开始我咬死口,不把刘海军供出来,我的责任会更轻一些,别人也就不会知道转包工程的事情。”
张扬在他对面坐下,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拆开后递给梁成龙一支,又帮他将香烟点燃。
乔振梁道:“组织管理上存在很大的问题!”
顾允知意味深长道:“4.17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乔振梁又笑了,他长相很亲民,笑起来很亲切,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的身份,谁也不会跟省委书记联系http://m.hetushu.com在一起。乔振梁的思维跳跃性很大,忽然又回到了4.17事件上:“东江体育场看台坍塌事件真的和工程质量无关?”
张扬不屑笑道:“别忘了,明天这个时候,把修车钱给我送来,少一分,我弄死你!”赵国梁和他的那帮手下在众人的哄笑声中逃离了党校。常海心望着那辆满是垃圾的吉普车,叹了口气:“张扬,要不要找修理厂?”
刘艳红道:“不管你什么人,不管你官做得多大,总得受到约束,正是因为有了约束,这个世界方才有了规则,如果失去了约束,这个世界也就不复存在。”
赵国梁只是一味的点头。
张扬道:“这件事影响很大,虽然工程设计和质量上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你必须要为工程中的非法转包暗箱操作埋单,据我所知,你可能会被判刑!根据性质不会超过七年。”
赵国梁疼到了极点,他的骄傲和勇气已经被这非人的疼痛折磨得一点不剩,他颤声道:“我赔……”
顾允知似乎觉察到了宋怀明此时的心中所想,低声道:“有些丑陋的东西就像生存在人身体上的毒瘤,恨不能一刀把它们全部切掉,可切掉了,这个人就会失血过多,就合引发更严重的病症,所以我们只能一步一步的来,一个一个的切!恢复健康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必须要有耐心!”宋怀明和顾允知一般想法,他叹了口气:“终有一天,我们会把这些毒瘤全部切除掉,让我们的体制健健康康,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张扬皱了皱眉头,忍不住提醒他:“少抽两口,别跟个烟鬼投胎似的!”
张扬哈哈笑道:“敢对我说这句话的人,往往都会死在我前头!”他不着痕迹的在赵国梁尾椎上轻轻一点,对这混蛋东西,必须要施以一些极端手段。
等顾允知坐下后,张扬和顾佳彤分别坐在他的两边,桌上没有酒,顾佳彤帮父亲盛了小半碗米饭,顾允知忽然道:“去酒柜里拿瓶太雕出来,我想喝两杯!”
张扬笑道:“你他妈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梁成龙道:“真是不容易啊!”
张扬笑了起来:“在抗日战争时期,你这种人就是当汉奸的料,还没怎么严刑逼供呢,你全都招了!”
梁成龙道:“死了这么多人,我良心上过不去,我认为是工程质量的问题,我后悔将工程转包给刘海军,可没想到这次的问题并不是出在工程质量上。”
顾允知道:“任何人都要尊重事实,遇难者是值得同情的,但是他们也对这次的事件负有一定的责任,这次的事情存在多方面的责任,比赛的主办方,比赛的协办方,执场裁判,俱乐部官员方面,乃至球员方面,问题无处不在!”
赵国梁已经进入了奔驰车,落下车窗,笑着向张扬挥了挥手道:“真是不好意思,钱不够的话,给我电话!”
顾佳彤看到张扬没有开车过来,不禁有些惊奇:“张扬,你没开车?”
常海心本想喊张扬一起去食堂吃饭,可张扬又接到了顾佳彤的电话,她刚刚从北京回来,让张扬晚上去家里吃饭,父亲要见张扬,顾书记的召唤,张扬不敢不去,他回宿舍稍稍整理了一下,走过楼下的时候,看到自己的那辆破破烂烂的吉普车,仍然狼狈不堪的停在那里,不过这美式吉普的质量还真他妈过关,驾驶舱居然没有变形,应该逆能开。
张扬道:“你一样要受罚,非法转包!”
梁成龙道:“除了罚款之外,我决定捐两百万给这次遇难的死者,以此表达我内心中的歉意!”
常海心想起刚才赵国梁的那句话,惊声道:“难道他才是贿赂裁判的罪魁祸首?”
张扬道:“只要抓住他,我就能让他招!”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张扬,高勇站出来承担了这件事,在法律上是没有漏洞的,虽然之前他承认是赵国梁唆使他,可赵国梁予以否认,人家洗的很干净,从财务拿钱也没有他的签字,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
张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少党校学员听到动静走了过来,常海心也在其中,她看到张扬,慌忙跑了过来,来到张扬身边担心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梁成龙感叹道:“我为什么不能笑出来?鬼门关上走了一圈我又回来了,庆幸,我真的很庆幸!”
张扬道:“那就放任赵国梁这种人逍遥法外?”
乔振梁道:“事情发生在平海,开始的时候,应该牵涉不到云安,平海方面围绕几条线齐头并进,他们查球场黑哨真正的用意就是想把我们拖进来,让云安从纯粹的受害者,转变成责任的承担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