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2章 学低调

等到出来的时候,杜天野已经把酒菜端到了桌子上,一碟花生米,一碟松花蛋,还有一锅炖好的排骨。
杜天野道:“你因为这件事和他发生了冲突?”
杜天野没想到张扬会拒绝的如此坚决,他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扬,换成过去,他听到这种事情,怕不是要高兴地跳起来。
张扬道:“朱恒怎存处理的?”
杜天野拧开酒瓶,给张扬面前的玻璃杯满上,自己也倒了一杯:“东江体育场看台塌陷的事情解决了?”
张扬道:“看我干吗?你弟弟又不是我杀的!”
张扬淡然笑道:“已经过去了!”他不想提赵国梁的事情,看了看手表道:“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
那司机笑道:“我好不容易排到了这个位置,您是本地人,乡里乡亲的就别给我添乱了。”
张扬把刚才在火车站外的遭遇告诉了杜天野,他愤愤然道:“火车站脏乱差的面貌是该好好整顿一下了,这是江城的门脸,现在搞成这样,让人家外地来的客人作何感想?”
张扬道:“趁着我没发火之前,你赶快离开,既然你是警察就应该尊重事实证据,别在这儿跟我说不负责的话。”
让张扬前往丰泽担任副市长,以张扬来牵制孙东强,这是一招妙棋,杜天野知道这件事并不简单,以张扬的经历和年龄,想要担任丰泽市副市长,必将面临许多人的反对,想要做成这件事,必须要力排众议,还要利用一定的领导艺术。
家属院的门卫对张扬都是十分熟悉,不过看到他步行走了进来还是有些好奇,那一次这位招商办主任都是开着吉普车长驱而入,这次怎么回事?风格好像有些改变了。
“我爸说你太喜欢站在风口浪尖!”
周云帆明白人家两人不喜欢自己跟着掺和,他起身道:“我得先走,还有点重要事要办!”他向路边摊的老板挥了挥手,示意要结账。
杜天野多少也了解了一些关于4.17事件的情况,他低声道:“贿赂裁判的事情是不是赵国梁搞出来的?”
“你居然想让我这个省十佳青年去给市十佳青年当下属?”
张扬道:“看来你最近心情不错,过得挺滋润!”
张大官人忙不迭的点头道:“去,我去,那啥……我这级别是不是还得往上动一动?”这厮惦记着把副处给磨正呢。
依着他的脾气,冲上去打那司机一顿的心都有,可今儿张大官人要低调,低调就是忍耐。
张扬道:“你先去睡,我看会儿电视!”
还好这次没等大久,就有一辆车驶了过来,张扬坐上出租车,那司机颇为健谈,听说张扬的遭遇之后,不禁笑了起来:“我说哥们,你也别生气,我们干出租的也不容易,火车站这边的出租车,活是不少,可费用也不少,平日里要交给广场派出所、停车场不少钱,老老实实的拉客载客,哪有多少钱赚,所以司机们就开始在外地客人身上做文章,计价器那玩意儿都不顶用,全都动过手脚,只要是上了他们的车,随便一个小飞机,就让计价器几十上百的往上翻,我听说最牛的一个司机,从火车站拉人到江城大酒店,不到三公里的距离,敲走了三百块。”
张扬道:“什么话!我本来就是清白的,我说杜书记,咱们有日子没见了,别一见面就往我伤口上撒盐行吗?”
张扬这时候看到远处一名警察正在看着自己,他向那警察招了招手道:“警察同志,你来得正好,这小子无证经营,还公然宰客!”
张扬道:“我发现年龄已经成为阻碍我进步的桎梏m.hetushu.com,回头我找荣局帮帮忙,把我的年龄改大五岁,这样当市长就里说当然了。”
张扬微微一怔:“你认识我?”
那警察点了点头:“我是赵国梁的哥哥!”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你别找我,我听到重建就打心底发憷,东江体育场就是整修重建后坍塌的,工程质量也没问题,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不干,别人都觉着这里面有油水,如果我去干,用不了两天,就会有人投诉我以权谋私。”
杜天野道:“滋润?烦心才对,现在乔振梁要来平海当省委书记的事情已经基本落实,赵洋林那帮老家伙又活跃了起来,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和乔书记攀上关系的,难怪他们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作对。”
杜天野道:“大小也是个副市长,以后人家见到你都叫你张市长了!”
杜天野道:“什么意思?”
张大官人听到张市长这三个字,宛如三伏天吃了块冰激淋,心里别提多痛快了,每一个毛孔都透露着畅快。
张扬不满的看了杜天野一眼道:“难不成你也以为是我把他给撞死了?”
张扬看到他这副样子肯定开不了车,把车钥匙要了下来,将张德放送回了公安局宿舍。
张大官人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开始悟到了低调的重要性,顾佳彤原本打算让他把自己的奔驰车开去江城的,可张扬想要低调,于是乎选择了坐火车。
常海心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个人太喜欢出风头不是什么好事,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张扬从他的目光中感觉到有些不对,奎准备离开的时候,那警察道:“张扬!”
“这身肌肉换成别人肯定是健美,可在你身上就有些不伦不类了,一个市委书记练成这幅模样,人家肯定合说你四肢发达……”下半句张扬没说。
杜天野道:“团市委书记孙东强已经被派往丰泽担任市长,市委副书记!”
他转向张扬道:“你既然对这件事那么有兴趣,不如火车站的改造工程交给你来做!”
两人来到花园内的长椅坐下,一阵夜风吹来,常海心打了个喷嚏,张扬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常海心的俏脸有些发热,她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脸红了,好在夜色融融,张扬应该不会看到。
张扬笑道:“就是说我爱出风头了?”
杜天野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每次权力交接都会引起一系列的变动,平海的政坛因为顾书记的离去会发生很大的变动,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应该做的是做好本职工作,低调、平稳过渡。”
张扬笑骂道:“印度人了不起啊?放着好好的中国人不做,非得去做印度阿三!”
张扬笑了起来:“你爸跟我提过这件事,不过我还是喜欢江城,岚山菜我吃不习惯!”这根本不是借口,岚山市市长常颂对张扬十分欣赏,副市长秦清又是张扬的爱人,正因为此,张扬才不能去岚山,秦清也跟张扬提起过,如果在江城不如意,可以考虑调往岚山,对他们来说,做成这件事轻而易举,可张扬考虑到当初秦清离开江城就因为她和自己的礞昧,如果自己前往岚山,他们之间的关系很难瞒住这么多人的眼睛,很可能会给秦清制造麻烦,张扬是不想这种状况发生的。
张扬拎着包向一辆出租车走去,那司机本来笑眯眯的迎向他,可一听张扬开口,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哥们,对不住,往前多走两步吧!
从公安局宿舍出来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张和*图*书扬在门口站了十多分钟都没有等到汽车,他沿着马路一边往市中心走着,一边看着过路的车辆,走了五分钟左右,总算有一辆车在他面前停下:“哥们!打车吗?”
杜天野正在院子里健身,没想到张扬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杜天野穿着紧身背心,健美的体魄显露无疑,张扬看着他双臂上的疙瘩肉不禁赞道:“杜书记快赶上史泰龙了!
张扬道:“这点小钱不用你算了!”
常海心这才醒了过来,笑道:“没什么事,就是想劝劝你,以后做事别这么冲动!”
张扬点了点头,他在杜天野面前没必要隐瞒什么:“我在江城得罪的人多,留下来肯定还会惹事,所以想去基层锻炼锻炼,培养下自己的政治素养,顾书记也是这么建议我的。”张扬把顾允知抬出来,加重自己这句话的份量。
那司机嘿嘿笑了一声:“都不容易!”
“少废话,你拉我走就是!”
张扬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你让我去给孙东强当下属?”
张扬穿过火车站门前的广场,来到前进路上方才打到了一辆出租,拉开车门坐进去:“锦绣庭院!”
张扬走出没两步,那司机已经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你他妈给我站住!打发叫花子啊?”
杜天野道:“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顾书记为你作证,谁也不敢怀疑你!”
张扬冷笑道:“你他妈还真敢要,五十块!觉着我不是本地人?欺生?”他扔给那司机十块谶,推门走了下去:“爱要不要!”
杜天野瞪上大了眼睛,放眼江城,敢这么指使自己的只有这小子了,杜天野无奈的笑了笑:“得,我怕你了,去洗澡吧,我把晚上的剩菜热一热!”
“出口威胁别人之前,最好搞清楚对象,你们赵家人都是不讲理的吗?”
杜天野道:“很多事都是有硬杠杠的,你不是常说,不在乎当多大的官,而在意做多大的事,副市长啊!你小子算是一步登天了。”
汽车驶过市委家属院的时候,张扬忽然改了主意,他在市委家属院下车,拎着包去了杜天野家。
常海心道:“我指的不仅仅是这件事,别人都说冲动是魔鬼,你回想一下,有多少次自己的麻烦是因为冲动而起来的?”
“没问题!”
从东江到江城的快车五个小时,可因为途中晚点,原定六点车到达江城的火车,迟了一个多小时,张扬背着旅行包走出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随着拥挤的人群走出出站口,马上被举着牌子的旅馆拉客人员给围了起来。
张大官人愤愤不平道:“他那副德行也能当市长?”
赵国强向前走了一步,怒视张扬:“我只有一个弟弟,这件事我跟你没完!”
张扬喝了口酒道:“解决了!”
张扬把旅行袋扔到地上:“我今晚就住在这儿了,我先去洗个热水澡,你去弄点吃的,咱哥俩喝两杯!”
杜天野道:“这件事也有很多常委提起过,今年火车站会动工改造,我打算让建筑改造和精神文明建设同步进行,等到火车站整修完成之后,肯定会以焕发然一新的面貌迎接世人。”
杜天野笑道:“你改大几岁就要早退休,弊大于利,你考虑清楚。
两人很快喝完了那二斤二锅头,张扬没什么事,可张德放舌头有些大了,他的酒量原本就不能喝张扬相比,人喝多了,话也就多了起来,张德放道:“人一是茶就凉,我舅舅离任之后,我这仕途也就快到头。”
“什么意思?你拒载?”
“赵国强?”
张扬道:“我已经竭力控和*图*书制了,打赵国梁的事情是因为他欺人太甚,再这么多老师同学的面前,如果我不出手惩戒惩戒他,别人都会以为我懦弱。”
那司机带着张扬兜起了圈子,原本不到五公里的路途,被这厮兜了足有半个小时,不过好在他还是把张扬送到了党校门口,他咧开嘴笑道:“哥们给五十块钱吧!”
常海心道:“有没有考虑过来岚山工作,换个环境对你要好一些。
张扬道:“丰泽就是个县级市,说穿了还是个副县长,就是名字好听点罢了!”
那司机笑道:“不好意思哥们,我是来交车的!”
那司机看到警察走了过来,吓得爬起身,慌忙钻入车内,开车一溜烟跑了。警察来到张扬面前,一双阴冷的眼眸死死盯住张扬。
张扬惊喜道:“那不是说春阳已经没有县委书记了?”他这是在提醒杜天野。
杜天野笑了起来。
杜天野回卧室之后,张扬看着晚间新闻,想起自己就要成为张副市长,内心中激动的久久不能平复,虽然是个县级市,那也是市啊!自己过去干副市长,那干得是秦副市长,眼看自己就要真真正正的干市长了,这幸福距离自己咋就这么近呢!
张扬笑道:“生活不错嘛!到底是市委书记,顿顿都能见肉!”
其实张扬是另有打算,自从和张德放谈话之后,张扬有了下去任职的念头,呆在江城,肯定要呆在政治斗争的中心,张大官人想暂时离开,从别人瞩目的的方离开,好好调整一下,顺便积蓄一下自己的能量,为以后向上走打下坚实的基础。
“到头了!”张德放摇摇旯旯站起身道:“我该走了!”
杜天野微笑道:“你们都是市十佳青年,应该可以配合默契!”
周云帆道:“偏见,你们对我有偏见!我现在洗心革面了!我是印度人!”
杜天野笑着把他请进房内。
张扬道:“我既然能改大,以后就能改回来,这点能量都没有,我在江城这么多年岂不是白混了。”
杜天野道:“你小子孙搞这么多的阴谋论,阳光点不好吗?”
张扬推开门愤愤然走了下去,他刚一下车,那出租车就向前驶去,张扬这才注意到,前面有一对男女拎着大包袱小行李的在路边等车,张扬这个郁闷呐,感情本地人在火车站打车这么不受待见。
“省党校!”
“我们住宿条件一流,还有娱乐设施,服务员都是大学生!”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他和乔书记的关系很好,过去他一直都很低调,所以我对他的实力也没有真正的认识,因为乔振梁的到来,这个人开始复苏,我发现他的能量不小。”
又是低调,张大官人最近听了很多低调的字眼,事实上他也正尝试着学会低调,至少是学会低调一段时间。
张扬点了点头。
“忘了,忘了!”
可杜天野悟出来了,这厮拐弯抹角的骂自己头脑简单,杜天野在他肩头上拍了一巴掌:“你这趟在东江可折腾得不轻,我算是发现了,你小子到哪儿哪儿出事!”
张扬笑道:“怎么会,你才三十多岁,还有很大的希望往上提升!”
张扬骂道:“麻痹的,那不是明抢吗?江城的脸面前被这帮黑司机给丢完了。”
张扬知道常海心是真正出于对自己的关心才这样说,他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会记住你的话,遇到了这么多的麻烦,我怎么都要长点记性了。
杜天野让张扬去丰泽当副市长并不是一时性起,自从孙东强确定前往丰泽担任市长之后,杜天野就有了让张扬前往丰泽的打算,孙东强能够m.hetushu.com前往丰泽担任副市长,是因为乔振梁的作用,乔振梁虽然还没有来到平海,可是他的影响力已经悄然渗透到平格的体制之中,杜天野意识到乔振梁已经开始构筑一个从上到下的势力机构,平海的官场必将面临一场变草,孙东强显然是乔系的班底,未来省委书记的触角伸得太远,杜天野虽然无意和乔书记作对,可是对乔书记过度干涉江城内政还是有些不满的,他对孙东强并没有太多的成见,可是人大主任赵洋林是孙东强的岳父,目前在江城,正有一股势力团结在赵洋林的周围,不时的挑战杜天野的权威,杜天野必须要想出应对之策。
张大官人听得直皱眉头,这火车站一带的风气是该好好整治整治了,外地来的客人看到这种情况,又怎会留下好印象?江城火车站素来以脏乱差闻名,从许常德到洪伟基,到现在的市委书记杜天野,每个人都提出过要好好整治火车站的面貌,可到现在也没有根本上的转变,张扬准备见到杜天野的时候要重点提一提这件事,引起他的注意。
张扬明白了,这些司机专宰外地旅客,本地人他们不乐意拉,因为本地人对行情都很熟悉,拉了也挣不了几个钱,拉外地人他们就能兜圈子宰客,张扬想起在东江的遭遇不由得有些上火,正准备教训教训这司机,忽然想起常海心劝他低调的那番话,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奶奶的,老子要低调。
两名中年妇女争先恐后的向张扬叫道:“小伙子,去我们旅馆住吧,包你满意!”
赵国强向后退向自己的警车:“我一定会尽快查清楚这件事,你逃不掉!”
常海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听说你明天就返回江城了我想让你捎点东西给我哥!”
张扬看了看这辆车,并不是营运车辆,马上明白了,这是一干黑活的司机,没有营运证,这里距离长途客运站不远,有不少黑车司机专门在这一带拉活。
杜天野何等境界,马上就明白了,这厮绕了一个弯子,搞了半天是对春阳县委书记的职位有兴趣,可张扬无论资历还是级别,距离春阳县委书记还差不少,他想担任春阳县委书记是不可能的,杜天野道:“经过组织上慎重考虑,已经决定由县长沙普源担任春阳县委书记一职,原副县长徐兆斌代理县长之职。”
张扬道:“每个人都有他的生存空间!不过周云帆对胡茵茹还算不错!”
张扬道:“不提这件事了,一提就头疼!”
常海心道:“回去也好!
周云帆道:“好,有机会我再做东!”
常海心道:“我爸曾经评价过你!”
张德放苦笑着摇了摇头:“官场之中真正靠能力的不多,没有关系没有背景,想顺风顺水的走下去很难!”张扬道:“别那么悲观,你已经是南锡市公安局副局长了!”
赵国强道:“别以为有人庇护你,就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
张扬也不跟他客气,找出替换衣服,去浴室冲了个热水澡。
张扬不等他跟到面前,一脚就踹了过去,那司机被踹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张扬和张德放当然明白周云帆打得什么算盘,张德放道:“周总,你能躲过牢狱之灾已经很不容易了,以后多做点好事,多积点德,多给社会做点贡献。”
张扬笑道:“我是挺冲动的,可人要是连起码的血性都没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望着周云帆离去的背影,张德放不屑的笑了笑:“这老狐狸真是命大,犯了这么大的案子居然能够安然无恙。”
“哪儿敢呢,不过你还是应m.hetushu.com该注意一下形象!”
“你是江城的第一领导人,他能量再大也不敢大过你!”
张扬道:“你是市委书记,这会怕那几个跳梁小丑?杨庆生不是被你给废了?你大可将他们全都废了,现在不动手,等老乔过来掌权恐怕就晚了。”
张扬看到她欲言又止的神情不禁笑了起来:“有什么话你说呗,干嘛吞吞吐吐的?”他指了指党校的小花园:“咱们进去坐坐!”
“没人求你,你不去,有的是人等着!”
张扬道:“冤枉!我那是凑巧赶上了,我没折腾,是被折腾了!”
杜天野道:“他挪用清台山投资款的事情已经查出了,虽然个人没有什么把柄被捉,不过这件事也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暂时调到江城科委工作。”
常海心点了点头,跟张扬一起并肩向小花园走去,夜晚总会让人生出许多遐思,常海心走着走着,感觉和张扬孤男寡女的在这种时候走出来有些不安,双手的十指交缠在一起,偷偷向张扬望去,却见张扬仰着头看着夜空,这厮在欣赏空中的明月。
杜天野笑骂道:“你骂我?”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因为他是外地口音,那司机马上动起了坏心眼:“哥们,去哪儿?
杜天野抿了口酒,他低声道:“赵洋林暂时不好动!”
“因为乔书记?”
杜天野想想自己也是荒唐,这么严肃的事情,居然跟这小子聊到了修改年龄上。他打了个哈欠道:“睡了,明天还得上班。”
杜天野看出这厮心中的想法,微笑道:“你先别高兴太早,这件事我得跟常委们好好商量商量,你毕竟太年轻了,以你的资历担任副市长还是太早了点。”
张扬道:“海心,我的名字叫张扬,你让我低调,难!太难!
张扬心中暗叹,想不到这块馅饼落在徐兆斌嘴里了,妈的,老子辛苦了半天,最后反倒没落什么好处。杜天野试探道:“你想下去任职?”
张扬停下脚步,不一会儿,就看到常海心从女子宿舍单元门内出来,张扬笑道:“这么晚了,还在等我回来?”
赵国强点了点头:“我等了你一个晚上,就是想当面好好看看你!”
周云帆笑着点头,他向张扬道:“张主任,听说你遇到了点麻烦。”
周云帆心说我也不想当印度人,可继续当中国人就意味着触犯法律,现在这个身份合法。
“说我什么?”张扬饶有兴趣道。
张扬有些无奈的看着赵国强,这赵家人都一个德行,什么事都赖在自己头上,赵国梁的死跟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张扬也清楚,这个偷走吉普车,用车撞死赵国梁的人,其目的就是想把赵国梁的死嫁祸给自己,看来自己的仇家可真不少。
张扬道:“混官场还想阳光,除非你不想往上升了。”
杜天野笑道:“我知道你肯定对赵国梁不爽,不过撞死他的应该不是你,你不会傻到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赵国梁撞死。”
杜天野笑道:“心里不平衡了,人家是团市委书记,工作成绩卓著,怎么不可以担当市长?丰泽还缺一个主管文教卫的副市长,你去不去?”
张扬溜达到楼下,正准备返回宿舍,听到后面传来常海心的声音,常海心在宿舍窗口看到了夜归的张扬,推开窗户喊了他一声。
常海心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看你是改不了了,不过你尽量控制一下自己,不然在体制中混很难!”
“哟,不近啊!”
张扬看到常海心不说话,不禁笑道:“你不是有话跟我说吗?怎么到了这里,却不说话了?”
张扬怒道:“交车你还打空车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