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4章 大澡堂子

查薇一把将手机抢了过去:“爸,你烦不烦啊!能不能给我点自由,给我点空间!”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真是服了你们这帮未来艺术家了,我有个建议,要么咱们去紫霞观借宿,要么去那边石屋院墙内支帐篷!晚上万一有个野兽蛇虫的钻进帐篷里就麻烦了!”
江光亚和其他几名男生都很佩服的看着张扬,人家这嘴皮子是怎么练的,怎么这么会哄女孩子。
查薇叹了口气道:“我就没看出你哪点好,江光亚长相家世都比你强多了,可为什么养养会对他爱理不理的?”
他们取出各自的画具,选好位置,画落日时分迷人的晚霞。当然也有不画的,查薇就是。她拿着相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开始考虑篝火野营的事情。
查薇一双明澈的星眸忽然绽放出异样的神采:“你在自夸你的个人魅力吗?”
查薇道:“你是不是觉着我们这帮学生傻里傻气的,年少轻狂?”
张扬算是看出来了,他们不搞个篝火晚会是不会甘心的,他点了点头道:“先上山再说吧!”
张扬看着她煞有其事的样子,不禁笑道:“这荒山野岭的,你们还真打算在这里过夜?”查薇认真的点了点头。
查薇道:“我刚吐了,这会儿清醒过来了,我醉的快醒的也快!”
张扬诧异道:“你笑什么?”
此时杜天野打来了电话,张扬本以为是通知他去丰泽担任副市长的事情,可接到电话才知道杜天野喊他喝酒的,张扬这两天的耐性已经消磨殆尽,他忍不住道:“我那事儿什么时候才能确定啊?”
查薇咯咯笑了起来,看到江光亚仍然在那边吐,皱了皱眉头道:“光亚,你吐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再看你吐,我都忍不住要吐了!”
就在张大官人享受着融入自然天地的时候,温泉内水声变幻,张扬睁开双目,有些愕然的望着眼前这个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
张扬笑着提醒道:“接电话了!”查薇这才转过神来,打开了电话。
午饭之后,张扬带着这十二名美院学生踏上了前往青云峰的攀山之旅,张扬对清台山的一草一木十分的熟悉了,可对这些学生而言,这无疑是一次冒险之旅,树上的小松树,草丛中的野兔,甚至林间的山鸟都能引起他们的惊叹和尖叫。
查薇笑着向他摆了摆手。
杜天野笑了起来:“别管怎么说的,反正没人会说话了,你这件事,顾书记出面不合适、宋省长出面也不合适,现在查部长出面最合适,省组织部都没有什么话说,谁还敢跳出来反对!”
查薇道:“我在家里的时候,经常跟爸妈吵架,一点小事,就能吵起来!”
查薇瞪了张扬一眼:“我又不是干部……他管不着我!怎么?你怕他?”
墙上挂钟的声音惊动了顾允知,他低声道:“到点了!”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咱俩还是别在运儿泡汤了,让你同学看到,搞不好又有什么风言风语的!”
张扬道:“没啥事儿,就是上头让我去丰泽当副市长,可这件事一天天拖着,到现在都没个眉目!”
查薇道:“我们这么多人跟着你白吃白喝,我总得表示感谢,都是朋友,何必这么客气!”
张扬笑眯眯的,心里很得意,男人的虚荣心使然,他很神秘的向查薇道:“知道为什么吗?”
张扬笑道:“我不怕他,我怕你们这帮女酒鬼!”
江光亚也走了过来:“张扬,我们还是去爬山吧,这次都带着画夹出来,总不能除了喝酒一点正事不干!”
查薇打了个哈欠道:“还是睡觉舒服,我们反正又不是马上离开,明天一早去写http://www.hetushu.com生!”
“恭维我?”
张扬道:“我没瞒着你。这次叫那啥……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等见面再跟你详谈吧!”
江光亚道:“从一开始我就相信你和我表哥的死无关,你不会那样做!”
对这些学生来说,难得出来这么放松一次,他们打着写生的旗号跑了出来,他们这些人都是学生会委员,原本江光亚提议去江南古镇,可顾养养提出来清台山,查薇跟着附议,所以这件事就定了下来,他们确定的很仓促,来得也很突然,这是年轻人特有热情决定,他们不喜欢深思熟虑,不去考虑后果,但是他们敢想敢做。
查薇一旁叫他道:“张扬,帮忙支帐篷!”
张扬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手机上有五个未接来电,全都是顾佳彤的,看来不单单是查薇的父亲不放心,顾佳彤对自己也不放心,张大官人暗自检讨,我的人品难道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他还是给顾佳彤打了过去。
张扬苦笑道:“你们搞艺术的,这思维和想法就是天马行空,好好一句话,怎么到你耳朵里味道就是不一样,你能听得懂人话吗?”
张扬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顾养养显得有些不高兴,她找到机会向张扬道:“你给我姐打电话了?”
随着查薇的入水,温泉内重新平静了下去,鱼儿在他们身体周围游来游去,咬在身上的感觉痒痒的很舒服,查薇很敏感,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顾佳彤道:“交给南锡屏东县的一个朋友在做,我还没有来得及去看过!”
等他忙活完,已经是十一点了,张扬没有马上返回别墅,换了泳衣,来到温泉中泡汤,春熙谷的夜晚很静,整个温泉区就剩下张扬一个人,张大官人舒舒服服的躺在温泉内,享受着温热的水流,迎面吹来阵阵山风,随着夏日的临近,山风也失去了昔日的清冷,变得温软许多,张扬舒服的就要吟起来。
顾允知道:“快了,再有几天,我就退下来了,咱们一起去家乡好好看看!”
顾佳彤听出张扬借着这句话表白什么,她早就看出妹妹对张扬的感情有些不对头,还多次提醒过张扬,张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顾佳彤道:“辛苦你了!”
查薇喝多了,嘴巴有些不利索:“爸……你放心吧……我们就是喝了点酒……没事……没事……”
张扬喜出望外道:“这么说,我的事情定下来了?”
张扬低头看了看,发现一群小鱼聚拢在自己的双腿之间,乍一看仿佛是一个毛线团,查薇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俏脸不禁红了起来,受惊的从池水跳了出去。
张扬道:“酒后泡温泉危险,起不到什么效果!”
查薇道:“没事,我们在帐篷周围点燃篝火,野兽蛇虫不敢靠近火光的!”几名正在绘画的同学也同时附和。
查薇道:“副市长啊!你升官了!”
“准备啥,就我这素质,跟徐部长在酒桌上谈话就成!”
查晋南心疼女儿,果真打了这个电话,他的电话直接打到了省组织部,平海省组织部长接到查晋南的电话,自然慎重,虽然查晋南只是说了一句,让他关注一下张扬的事情,可这句话在下级部门听来,就是下命令。
查薇明显有点兴奋:“不去就不去,什么温泉,不就是一大澡堂子吗?我们喝酒,喝个一醉方休!”
查薇笑道:“这次不是车轮战,我们真心实意的感谢你的盛情款待,你喝酒随意!”
以张大人挑剔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查薇是个惹火美女,她的腰很细,腰臀之间的曲线完美无瑕,hetushu.com极为诱人。
杜天野听说查晋南为张扬的事情给省组织部打了电话,也是吃了一惊,他跟徐彪交流完,马上就给张扬通了电话。
顾佳彤道:“五一过后我才能去江城,最近想先去南锡老家看看,我爸说退休后回西樵居住,我得尽快把房子整修好。”
杜天野骂道:“你小子可真不厚道,绕了个弯子让查部长来往下压,行啊!”
张扬道:“酒量有高低,控制好就行,重要的是尽兴!”
张扬笑道:“看出来了,从你刚才跟你爸的电话中就能看出来!”
“就是我去丰泽的事情!”
张扬道:“很少见到像你这么爱笑的女孩子!
张扬道:“你表哥的事情我很遗憾!”
查薇瞪圆了美眸,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可她马上又咯咯笑了起来。
张扬内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顾养养对他的感情显然已经超出了友谊的界限,这对他而言是很危险的,他必须要和顾养养保持距离。
江光亚摇了摇头,真是羡慕张扬的体格,昨晚喝了这么多,今天还有这么充沛的精力。
张扬看了看她们,又看了看旁边舌势待发的三名女生,忽然想起了当初去美院参加舞会的情景,他咧开嘴笑道:“查薇,咱不带这样的,又来车轮战!”
江光亚捂着嘴走远了一些。
查薇摇了摇头。
查晋南禁不住女儿的软磨硬泡,答应过问一下,不过查薇是个急性子,让父亲这就打电话。
一群女生都咯咯笑了起来,虽然明知道张扬在调戏她们,可心里还是甜滋滋的很舒服。张大官人在官场方面远远不如他对女孩子的手段。
张扬猜得不错,这些美院的学生全都喝多了,第二天一个个都睡过了头,第一个起床的居然是江光亚,他脸色苍白的走出房间,看到张扬和康强在网球场打网球,慢慢走了过去。张扬拿起毛巾擦了把脸上的汗道:“光亚,玩不玩?”
张扬道:“成,午饭后,我带你们去爬山!”
张扬哄女孩子那都是无心,这厮身上的毛病虽然很多,可优点也不少,他为人豪爽热情,喝酒时爽快,本身又是海量,嘴皮子利索,恰到好处的调侃,幽默风趣而不低级趣味,时不时爆那么两句粗口,让人听在耳朵里非但不觉着他素质低下,反而更充满了不修边幅的男子气概。
张扬道:“算了,一个芝麻大小的事儿,用不着惊动查部长!”
张扬道:“其实你也蛮有女人味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大官人的喜悦明显写在了脸上,所有人都看出了他今天心情格外愉悦。
张扬道:“世事无绝对,喝酒有个度就行!”
查薇有些不耐烦道:“爸,你哆嗦不哆嗦?好了……要不……”她看了看张扬,把手机递了过去:“你跟我爸说!”
张扬苦笑道:“八字没一撇呢,这件事越拖我越没底,丰泽是个县级市,说穿了我还是一副处级干部,算是平调!”
张扬道:“不辛苦,为人民服务!”
张扬在江光亚的身边坐下,看着江光亚苍白的面孔,有些同情道:“喝多了是不是很难受?”
查薇道:“我们一直都生活在父母的庇护下,就像是被围在笼中的鸟儿,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出来放风的机会,放纵一下也实属正常。
“江光亚这么出色,你跟他青梅竹马,他喝多了你怎么不去照顾他,反而跑到这里来陪我泡大澡堂子,这就证明我拥有着不可抵挡的人格魅力!”
康强道:“不玩了,我还得去接侍一个团队,你们玩!”他离开了网球场。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想不到大户家的闺女说话的口气这么和_图_书想象,在她们的眼里温泉就是大澡堂子吗?
张扬叹了口气道:“这帮年轻人难得出来放松一次,没有约束,今晚开心过头了,都喝了不少,你放心吧,现在都已经睡了,养养和查薇一个房间。”
“已经报上去了,这种事情不能急!”
顾养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徐彪早就等着考察张扬呢,想不到张扬居然能够得着中组部,绕了一个圈子让上面往下压,他马上向杜天野作了汇报。
张扬对他们起来写生不报大大的希望,微笑道:“睡醒再说,晚上多照顾照顾养养,她喝了不少!”
查薇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呵呵……小鱼在咬我的脚趾……”
张扬笑道:“只要你们满意就成!”他提醒查薇道:“别喝太多,醉酒的一律不许去泡温泉!”他说完看了看,包括顾养养在内,这十二名美院学生都喝得晕晕乎乎,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今儿都别去了!”
张扬没打算把这帮学生给灌醉了,可他们明显有些放松过度,张扬不灌他们,他们自己喝,连素来文质彬彬的江光亚也喝得脸红脖子粗,他原本发生的白净,酒气上头,一张面孔红的跟猴屁股似的,端着酒杯主动找到张扬:“张扬,来,我敬你,谢谢你的招待!”
张扬道:“跟女孩子哪能随意,我要是随意,你们愿意吗?”
顾佳彤不无埋怨道:“半夜三更的,大澡堂子有什么泡头!”
查薇黑长的睫毛闪了闪:“你讽刺我!同学们,咱们跟他喝!”
查薇也跟了过来,她轻盈的跃入水中,把张扬身边刚刚聚拢的小鱼全都惊走。
张扬望着这帮理想主义的美院学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野营可以,不过地方必须我来选!”
顾佳彤望着陷入沉思中的父亲,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去惊饶他。
查晋南听到女儿说话吞吞吐吐的,明显喝多了,关切道:“你休息了吗?荒山野岭的,一定要注意安全!”
张扬笑道:“你是酒国英雌!”
张扬笑道:“这么相信我?”
杜天野道:“你准备准备,假期过后,组织部就会找你谈话!”
张大官人愣了一下:“这合适吗?”
查薇道:“我讨厌他们管着我!打小我就想当个野丫头,他们都说我是男孩性子,可惜发生成了女儿身。”
张扬道:“还不急,我都说动常凌峰跟我一起去丰泽了,您千万别放我鸽子,万一这事黄了,我肯定成了大家的笑柄。”
张扬并不想继续提起这件事,看到查薇和顾养养向这边走了过来。他起身笑着迎了过去:“两位大小姐,你们不是要早起去写生吗?”
查薇欢呼道:“好啊,不过今晚我们打算住在山上,野营工具我们都带了!”
江光亚忽然莫名奇妙的说了一句:“我听说你在东江的事情了!”
快到门口的时候,顾养养忽然双手抱住了张扬的脖子,张扬内心一紧,感觉顾养养的俏脸紧贴在自己的胸前,不一会儿泪水就把他胸前的衣襟湿透了,张大官人抱着顾养养柔软的身子忽然感觉到重逾千斤,好不容易才把顾养养放在床上,帮她脱下鞋子,盖好被子,灯光下,看到顾养养黑长的睫毛下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江光亚点了点头,感觉自己呼吸中还充满着酒气,他叹了口气道:“我不是喝酒的料,以后还是不喝了!”
杜天野提醒他道:“多注意自己的形象,站得越高,摔得就越重!”
张大官人哭笑不得:“查大小姐,您也是大户家的闺女,怎么看不出发点大家闺秀的气质!”
顾佳彤仍然没睡,听到张扬的声音,关切道:“打了半天的电和-图-书话,你怎么不接?”
杜天野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什么事儿?”
张扬正想再教育她两句,查薇和两名女生端着酒杯找了过来人家过来感谢张扬的盛情款待来了。
初听这话没什么,可仔细一品好像其中包含着一些警示的味道,张扬暗暗发笑,查晋南不但是担心女儿,还对自己的人品不放心,这会儿江光亚刚好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趴在外面吐了起来,张扬道:“查叔叔,您放一百个心,他们来这里写生,我会招待的好好的,让他们安安全全,毫发无伤的返回学校。”这等于向查晋南做了保证。
张扬只能硬着头皮接了过去,恭恭敬敬叫了声查叔叔!
张扬本来不想笑,可看到查薇的样子也不禁笑了起来。
提起这件事,张扬马上就明白,肯定是刚才顾养养搂着自己脖子哭的情景让她看到了,张扬心中暗道,你知道什么?养养那是我小姨子啊!这话他可不能对查薇说明白,张扬的表情风波不惊:“哪个少女没有怀春的时候,喜欢不等于爱,这么多女孩子喜欢大明星,也没见她们爱的死去活来啊!”
张扬看了看远处的查薇,想不到这妮子居然真的打了电话,他笑道:“怎么说的?”
张扬道:“我不是怕,我是害怕连累你,你不知道,我这人臭名昭著,别管良家妇女还是大家闺秀,但凡挨上我,名声就得受点影响。”
张扬挂上电话,站在他身边的查薇好奇道:“你去丰泽干什么?”
跟着这帮美院学生一起爬山,是需要耐性的,大自然的很多地方都能触动他们的心灵,他们时而驻足观望,时而取出相机取景,走走停停,这么一耽搁,来到青云峰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
查薇坚持把手机递给张扬。
张大官人也不是个附庸风雅的人物,人家画画他也不方便打扰,远远站着,看着这帮同龄人,张扬感觉到自己老了,事实上他是二世为人,跟这些学生的心态自然不同。
打电话过来的是她的父亲查晋南,女儿和同学一起出门,做父亲的当然有些放心不下,今天已经是他打来的第三个电话了。
查薇身穿黑色比基尼泳衣,玲珑的娇躯曲线毕露,月光之下,肌肤细腻嫩白。
张扬也没当回事儿,查薇和顾养养他们毕竟是学生,他们缺少政治理念,也不太懂官场上的复杂,所以查薇认为这件事很简单,她当即就给父亲打了个电话。
手机铃声惊醒了张扬,他转身望去,却发现跟在身边的查薇不见,走不出门,看到查薇坐在走廊上,拿着手机,正呆呆出神。
查晋南道:“张扬,我和文副总理是老朋友了,宋省长也很熟悉,这次要麻烦你了!”
“骂我!”张扬叹了口气,他起身转换了阵地,来到土耳其鱼疗池内,不一会儿,小鱼都游了过来,在张扬身体周围的肌肤上开始轻轻地咬噬。
张扬道:“我天生就是个干间谍的好材科!出门在外怎么可以不跟家人打招呼呢,儿行千里母担忧,你得顾忌家里人的感受。”
查薇咯咯笑道:“听得懂人话,听不懂你的话!”
查薇强忍住笑:“我很好笑吗?”
张扬道:“跟你爸说话也客气点,人家是中组部副部长!”
顾养养道:“过去还不知道你喜欢告密!”
张扬笑道:“有点!”
张大官人跟查薇说完那件事,就忘了个干干净净,这会儿正陪着查薇打网球呢,接通杜天野的电话,有些诧异道:“今儿是怎么了?这么诚心请我喝酒?”
查晋南道:“你就是张扬吧!”
张大官人乐呵呵笑着,他并不否认。
张扬望着这帮醉酒的女生颇有些招http://m•hetushu.com架不住,他好言好语的把他们劝住,直到十点半,方才一个个都给劝回房间,顾养养也喝多了,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张扬抱起她,这边查薇也摇摇晃晃的趴在他身上。
查薇道:“我帮你问问!”
张大官人的长相也不差,随着官位的提升,自身的气质和修养在不知不觉中也在不断提升着。
“你怕了?”
顾佳彤不明白他笑什么,轻声道:“刚才我和养养通电话,她有些不高兴,好像喝了不少!”
因为喝酒的缘故,查薇的一双美眸半睁半闭,更散发出一种慵懒的张扬道:“查大小姐怎么不去睡觉,大半夜的来这里泡大澡堂子?”查薇笑了起来,纤手撩起水,姿态很美:“喝多了,兴奋,怎么都睡不着!”
查薇道:“我喝的比她还多呢!”
省组织部长马上把电话打到了江城组织部长徐彪那里。
顾养养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我妈去世很多年了!”
张扬很无奈,他看到查薇还能走,提醒她道:“抓好我,这就把你们送回去!”
张扬道:“以后别这么喝酒了,伤身!”
张扬笑道:“是我,您放心吧,我已经安排查薇他们十二个同学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住下了,晚上他们喝多了点,现在正往房间里送呢!”
张扬指了指房间,把查薇连推带搡的给送了进去,反手带上房门,向前来送茶的女服务员道:“勤盯着点,都喝多了!”
张扬把刚才去泡温泉的事情说了,当然他不会说和他一起泡温泉的还有查薇。
杜天野笑道:“别紧张,再等两天!
张扬送查薇返回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二点,查薇的酒已经全醒了,她向张扬挥了挥手:“你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一早还要带我们去青云峰写生呢!”
顾允知望着满怀心事的女儿,不禁笑了起来,他轻轻拍了拍顾佳彤的肩头:“佳彤,一个人能够取得怎样的成就,走到怎样的位置,并不取决于别人,而是取决于他自己。”他的话锋突然一转:“家乡的房子整修的怎么样了?”
如今的时代已经不是奶油小生大行其道的时候了,糙哥也叫男人味。
杜天野道:“原本就是确定的事情,不过我担心群众影响,所以想拖一拖,现在有查部长的支持,没人会再多说话,你小子够阴的啊,这种事也瞒着我!”
原本给查薇他们安排的房间,室内都有温泉,可张扬担心他们喝多了出事,又临时让康强给调了房间。
江光亚笑得很阳光:“我是个相信直觉的人!”他和表哥的感情并不算太深,可是这次赵国梁的死让爷爷很是伤心。
“放心,我结实着呢,摔不疼我!”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意识到他在说赵国梁被撞死一事。
“没,我说的是实话!”查薇点了点头:“张扬,养养很喜欢你!”
查薇喝得有些高了,她大咧咧拍了拍张扬的肩膀:“张扬,虽然你没安排篝火野营……不过……也还算好客!”
张扬笑着点点头,陪他喝了一杯,忽然想到了他的表哥赵国梁,这个江光亚要比赵国梁顺眼的多,虽然出身差不多,可为人却差多了,江光亚这次来清台山是冲着顾养养,可看顾养养目前的表现,对江光亚仍然是一幅拒之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估计江光亚杯具的可能性很大。
张扬道:“今天怎么安排?”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你到底是夸我还是骂我?”
顾佳彤内心一怔,只觉着父亲这句话一语双关,他究竟是指时间,还是指他的仕途?又或者兼而有之。
张扬又去找江光亚,把连胆汁都吐媸来的江光亚送回了房间,江光亚含含糊糊道:“我再也不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