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6章 求教

骑车人也被吓了一跳,骂咧咧的走了。
张扬道:“徐部长,我对丰泽的情况并不是很熟,最近才看了一些丰泽的资料!”
时维笑道:“你总算说对了一件事,我们就是要送走你这个大瘟神!”
张扬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李长宇道:“油嘴滑舌,你现在马上就要成为丰泽副市长了要表现的稳重一些。”
乔梦媛幽然叹了口气。
赵洋林笑了笑和张扬握了握手:“小张啊,我和几个老朋友约好在这儿相聚,你是……”
张扬点头道:“是,是!”
张扬笑道:“当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李市长目光如炬!”
李长宇心中暗叹,从提名张扬担任丰泽市副市长这件事就能够看出,市常委内部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最大的一个改变在市长左援朝,左援朝投反对票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更何况关系到张扬,左援朝和张扬的关系一度走得很近,他的态度耐人寻味,和左援朝一样,新任常委肖鸣也表现出模棱两可的态度,以他和张扬的关系本该力挺,可他却提出投票表决。
张扬心中泛起一种酸溜溜的感觉,虽然他知道乔梦媛的这句话并非由衷之言,可他仍然感觉不舒服,他意识到自己的占有欲并没有因为穿越而有丝毫的减退。乔梦媛道:“我知道嘉勇和你有很深的矛盾!”
张扬打开了顶棚灯,望着花容失色的乔梦媛,安慰她道:“没事,虚惊一场!”
可有些人是不能拒绝的,比如说乔梦媛。
张扬打了辆出租车,这下不用担心乔梦媛多想了,他让司机把自己送往小南湖木屋别墅。
胡茵茹的浴袍已经解开,晶莹的玉体横陈在沙发之上,张大官人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勃发的激情毫不停歇的深入到伊人的体内。
因为是给张扬的送行宴,所以张大官人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众人关注的中心,酒自然是少不了的。
张扬看了看这一大桌子菜,做出一副很感动的样子:“我怎么觉着你们这么开心呢?是不是感觉我走了跟送走瘟神一样?”
李长宇抽了口烟道:“丰泽的话语权并不在孙东强手里,也不在你手里,而在沈庆华手里,沈庆华是个出了名的清官,这个人做事很稳,稳得有些保守,脾气固执,你和他相处要多个心眼。”
张扬道:“他一直把我当成假想敌,我不喜欢他!很多的事端都是他制造出来的!你想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他找到我,说我害死了他的父亲,说我抢走了他心爱的女人,破坏他和你之间的感情,然后他想打我,被我打倒在地!你放心,我没有伤他!”
乔梦媛道:“我送你吧!”
乔梦媛打来这个电话是恭贺张扬升官的,顺便提出当天晚上在新帝豪设宴为张扬送行。
乔梦媛感觉到内心中一阵委屈,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前方忽然闪过一个骑车人的身影,乔梦媛吓得尖叫起来,幸亏张扬一把抓住方向盘,汽车偏离了方向,乔梦媛用力踩住刹车,轮胎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响。
张扬的嘴唇轻触到她的樱唇之上,胡茵茹柔嫩的舌尖便主动奉上。两人吻得热烈缠绵,从门前一直吻到沙发上。
徐彪道:“丰泽现任市委书记沈庆华现年五十八岁,如无意外应该在丰泽干到离休,这个人从基层坐起,从没有离开过江城的政坛,是江城体制中的元老之一,他做事稳健,政治上的名声很好,是个众所周知的清官。平日里上下班,他都是从县委家属院走过去的,不用司机。”
杜宇峰道:“你那辆吉普车报废了也好,不吉利!”和-图-书
张扬帮他诊了诊脉:“没什么问题,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我教给你的打坐调息的方法,你每天练习一下。”
“一条船上能有几个人?你哪能懂得政治的复杂!”徐彪转向张扬道:“张弛有度才是处理局势的正确方法,任命你为丰泽市副市长,杜书记顶着不小的压力,你要好好工作,尽快的证实自己的能力。
“孙东强是市长,我去丰泽只怕也不太平!”在李长宇面前张扬说话一如既往的直截了当。
乔梦媛之所以提出送张扬是有话想对他说,汽车驶入滨湖路,乔梦媛道:“张扬,我爸要来平海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难得!”
徐彪道:“刚才我说过,你这个副市长好干,如果你只想混满任期,大可以服从命令听指挥,如果你想有所作为,那就得审时度势了。
张扬本想说小南湖别墅,可话到唇边又转了念头,那栋别墅是在胡茵茹的名下,如果让乔梦媛知道,肯定会产生其他的想法,张扬道:“送我到市政府就行!”
张扬本想搭江乐的车走的,可没想到乔梦媛会主动请缨,他颇有些受宠若惊,点了点头道:“好!”
张扬道:“现在还爱吗?”
乔梦媛淡然一笑,启动汽车:“去哪儿?”
乔梦媛笑道:“你少打官腔,张市长,你这次高升之后,别忘了我们这些朋友!”
苏大娘死后,张扬来李长宇家里的次数也明显减少了。葛春丽见到张扬来访,十分惊喜:“张扬!有日子没见你了!”
江乐道:“张主任马上就是张市长了,到了丰泽,出门有专车接送,用不着你自己开车了!”
“我有什么不懂,大小也是个船长!”
苏强紧张道:“那哪成啊!”说完就意识到张扬是不允许用女秘书的,人家是故意逗自己呢。
赵洋林心中咯噔一下,看着迈着优雅步伐走来的乔梦媛,心中暗忖,难道这小子想通过乔梦媛和乔书记接上关系?阴谋家的眼中任何人都是阴谋家,赵洋林颇有怀疑一切的味道,有了这个想法,内心中顿时就觉着不舒服起来。
徐雅蓓道:“我还记得,小时候就住在丰泽湖边,好多鱼虾吃。”
张扬道:“不是矛盾,是仇恨,你应该知道,许嘉勇一直都把我当成他的杀父仇人!他认为是我害死了他的父亲。”
张扬主动招呼道:“肖市长也来这里吃饭啊!”
张扬道:“我哪还有车开啊,打车来的!”
张扬笑道:“什么市长,就是一副县长,你们别把我给捧晕了,我这人容易得鏊,一得瑟要是从高处摔下来,谁接着我啊?”
杜宇峰笑道:“苏强,我过去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会拍马屁,就你这伶牙俐齿的,经商多可惜啊,干脆去混官场,跟着张市长拎包得了!”
葛春丽转身道:“长宇!张扬来了!”
张扬道:“我只是个主管文教卫的小官,我尽量不多管闲事!”
张扬想不到素来温柔娴静的乔梦媛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愣在那里。
这样一来送行宴会就等于散场了,时维建议去皇家假日唱歌,可张大官人的心思不在这上头,摇了摇头道:“我得回去休息了,这两天好好蓄精养锐,为上任做好准备。”
张扬道:“今儿安语晨不在,女暴徒只有两个!”
时维道:“你真能喝啊!酒不是你花钱买的!”
张扬悉心求教道:“徐部长,你看我去丰泽应该采用怎样的工作方式?”
张扬愣了愣。
徐彪道:“你问对人了,丰泽在成为县级市之前,我担任过丰泽县长、政法委书记,丰泽是江城www•hetushu.com的产粮大户,农业重镇,以平原居多,丰泽拥有平海第二大淡水湖丰泽湖,与清江相通,渔业资源相当丰富。”
张扬缩了缩脖子:“危险啊,早知道这样,我多叫俩帮手过来!”
乔梦媛道:“他一直都想打败你!”
乔梦媛道:“他蛮欣赏你的!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有日子没练了!”
乔梦媛道:“你喝这么多,回头就别开车了!”
赵洋林拉着肖鸣向里面走去,身后又传来张扬的声寺:“回头我去给你们敬酒!”
“我什么恶名?”
乔梦媛咬了咬樱唇:“他失踪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将汇通就这么扔了……张扬淡然道:“他扔下的不止是汇通,还有你!”
时维瞪大了眼睛道:“你想得美!”最近这丫头说话特喜欢瞪眼睛,看到张扬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张扬望着乔梦媛悲痛欲绝的目光,内心中忽然感到有些惭愧:“梦媛……”
张扬笑了起来:“有机会带着我跟他见见面,让我有个亲近领导人的机会!”
乔梦媛点了点头:“我试图说服他,许伯伯的事情是他自身的原因,和别人无关!”
当晚张扬离开徐彪家之后,又顺道去拜访了李长宇,李长宇和妻子葛春丽正在看电视,自从竞争市长落败之后,李长宇明显低调了许多,这不仅仅表现在常委会上,也表现在具体工作上,他很少提出开拓性的思路和建议,只是默默充当着一个上级政策的执行者,这也是他和左援朝之间的关系迅速缓和,乃至变得默契许多的原因。
乔梦媛的胸口不断起伏着,过了好一会儿心情方才平复下去:“我爱他!”
张扬落下了车窗,所答非所问道:“雅云湖的夜景不错!”
张扬道:“他肯定会回来,他恨我,为了仇恨他一定会回来!”
徐亚威道:“爸,您怎么老劝张扬混日子啊,人家新官上任,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你不说鼓劲的话,反而一个劲的给打退堂鼓,这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胡茵茹一双笔挺修长的美腿先是高举着,然后以一个荡人心魄的姿势缠绕在张扬的身上,鼻息中哼出一个诱人之极的声音:“想死我了……”
乔梦媛道:“我都让你多叫几个朋友一起过来了,大家热闹热闹,给你送送行!”
张扬感激的点了点头。
乔梦媛感到一阵黯然神伤,她对张扬的这句话深表赞同,可想起许嘉勇回来的理由是为了复仇,而不是为了对自己的感情,一种难言的悲伤笼罩着她的内心。
张扬来到别墅前,看到别墅内居然亮着灯,内心又惊又喜,看来应该是胡茵茹回来了,他打开房门,却见胡茵茹身穿白色浴袍,头戴同色浴巾,迎了过来,看到张扬,一张俏脸荡漾起迷人的笑靥,小鸟般冲了过来,扑入张扬的怀中。
张扬乐呵呵道:“一边玩儿去,少跟我添乱!要不我把朱晓云调到丰泽给我当秘书吧!”
苏强道:“我倒是想去,就不知道张市长要我不!”
徐彪道:“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其实那是误导,敢于放火的人必然是掌握话语权的人,丰泽市委书记可以放火,市长可以放火,甚至常委们也能放火,可你这个主管文教卫的副市长放火就不那么合适,可你要是不放火,别人会说你不作为,没本事,正如你刚才所说的低调,这年月你低调别人不会说你谦虚,只会说你怂,只会说你没本事。”
张扬抱紧了胡茵茹,仿佛要把这诱人的肉体榨出水来,胡茵茹闭着眼睛,扬起俏脸,樱红的柔唇等待着他的亲吻。
众人和_图_书齐声喝彩。
李长宇道:“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永恒不变得只有政治利益!
李长宇道:“文教卫也不好干,你踏踏实实的干两年,有什么难处,我会帮你!”李长宇的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
徐彪笑骂道:“你懂个屁!”
张扬笑道:“三十年茅台,一口一百多,我今儿赚大发了!
苏小红笑道:“我勉强算一个,我提醒你,我要是喝醉了,暴力倾向也很明显的!”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李长宇一张老脸不由得有些发烧,他干咳了两声,看了看身后,压低声音道:“最近我的身体倒是不如以前了……”
“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时维这张嘴可真敢说。
喝到中途,张扬想起去赵洋林和肖鸣那里转转,自从知道肖鸣在常委会上没有旗帜鲜明的支持自己,提出了投票表决这件事后,张扬就开始对他不爽,今天看到赵洋林和他一起,更感觉到肖鸣有可能倒向了赵洋林的阵营。他前去敬酒的时候,发现赵洋林那桌已经散了。
张扬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马上乔梦媛的老爷子乔振梁就来平海主政,他和乔梦媛之间必须保持良好的关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肖鸣笑着点点头,赵洋林微笑道:“我们一起的!”肖鸣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
乔梦媛道:“你跟他们有仇啊?目光跟刀子似的!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肖市长的酒量可不太好,少喝两杯,赵主任可是有名的海量!”
这句话问得乔梦媛心乱如麻,她的确很关心许嘉勇的下落,可现在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许嘉勇,因为每次想起他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天许嘉勇疯狂的一幕,她至今心有余悸。乔梦媛的思想剧烈挣扎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爱!”
轮番敬酒之后,姜亮代为总结道:“大家朋友一场,看到张扬政治上取得了这么大的进步,我们都感到由衷的高兴,希望张扬能够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做出成绩,力争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大家一起鼓掌。
乔梦媛含泪看着张扬道:“你以为自己又是什么好东西?你还不是利用我故意刺激许嘉勇,让我成为你们争斗的道具?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在争斗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尊重过我?”
张扬点了点头:“我准备让常凌峰去丰泽帮我,他搞经济有一套。”
张扬道:“李叔,我过来是想向你取经的,我头一次担任这样的工作,管理这么多的人,不知道从何入手!”
徐彪笑道:“不尽然,任何一个组织结构都充满了派系斗争,这是中国特色,避免不了,你去丰泽,首先面临的就是站队问题,就算你不考虑,也一定会有人拉拢你,看清楚形式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如果看不清,干脆就混混算了。”
苏强道:“你要是摔下来,我去垫着你,能给张市长垫背也是我的荣幸!”
张扬应了一声,端着茶杯跟李长宇来到院子里,在葡萄藤下面坐李长宇微笑道:“顺路来的吧?”
乔梦媛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乔梦媛看着张扬,明眸之中颇有深意。
张扬看到李长宇忸怩如同小姑娘般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李长宇更觉着不好意思,低声道:“你帮我诊诊脉!”
张扬揶揄他道:“你紧张什么?”
张扬道:“赵主任年龄大了,吃东西还是清淡一点好,新帝豪的菜有些偏辣!”他的这句话一语双关。
张扬笑道:“这些我都了解了,鱼米之乡,好地方!”
张扬道:“可惜他选http://www.hetushu.com错了对象!”
张扬道:“忘不了,在资本主义社会,每个政客的身后都有一帮资本家在支持,我也需要你们这帮资本家的支持,以后有用钱的地方,我还得张口求你呢!”
常涤天笑着抗议道:“张扬,没你这么埋汰人的,我可是好心好意的过来给你送行!”
张扬不屑道:“从竞选十佳青年那会儿我就得罪了赵洋林,他一直都想整我!”
李长宇道:“要注意和丰泽本地官员搞好关系,丰泽市市委书记沈庆华当年和我一起被组织部考察,他是因为年龄的缘故而落选,沈庆华官声很好,在丰泽很有威信,丰泽市基层干部几乎都是他提拔起来的,丰泽虽然是县级市,沈庆华却是副厅级别。”
张扬感觉到乔梦媛的忧伤,他安慰乔梦媛道:“作为一个局外人,我觉着他并不值得你去爱,他接近你,和你订婚,无非是看中了你的家世背景,他想依靠你迅速壮大力量,想利用你的背景和资源对付我!”
赵洋林这种政治老手一听就品出了其中的讽刺味道,赵洋林笑道:“没办法,我这辈子没有辣椒就吃不下去饭,跟毛主席学得改不了了!”他倒是蛮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张扬跟着乔梦媛来到南海厅,发现时维、苏小红、常海天全都来了,张扬不禁笑道:“高朋满座啊!我还以为就我们两个人吃饭呢!
张扬笑道:“李叔,您啥时候也喜欢看这些苦情剧了?”
赵洋林这帮人在乔梦媛眼里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以她的身份背景,无需照顾他们的情绪。
“够了!”乔梦媛尖声叫道。
徐彪道:“市长孙东强你应该很熟悉了,他去丰泽时间没有多久,不过从反馈来看,口碑还不错,毕竟有赵主任这个政治老手从旁指点,他的进步也是显而易见的。”徐彪不愧是搞组织工作的,他将丰泽的几个市常委如数家珍的说了一遍,张扬频频点头,他搜集了大半天资料还不如从徐彪这里得到的多,今天这顿饭没白来,连组织部谈话加上了解丰泽干部情况都有了。
张扬笑着叫了声:“葛阿姨!”
乔梦媛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方向盘:“听说……嘉勇离开江城之前和你见过面,我想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市委书记杜天野显然看出了这一点,他拒绝投票,更是因为他没有确然的把握,没有信心让这个提议得到通过。政治上果然没有永远的朋友,李长宇明白,无论张扬走还是留,江城的这场政治斗争都会不可避免的到来。
乔梦媛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只要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我都会帮忙!”
张扬前往丰泽市担任副市长的任命终于正式下达,消息很快传了出去,整个江城体制内一片哗然,羡慕的有,嫉妒的有,说闲话的更多,前来攀关系,请客的电话络绎不绝,张扬一概推辞,他前往小南湖的木屋别墅去住,还有两天就是上任之日,他想好好休息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听说了!”
张副市长的夺权之路……
李长宇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香烟,电视内正播放着一出台湾苦情剧,葛春丽给张扬倒了杯茶,马上就专注的投入到电视节目中去了。
这时候又有几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人竟然是副市长肖鸣,肖鸣看到张扬不由得一愣。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这边刚下车,乔梦媛就开着MINI风驰电掣的向远处飞驰而去。张大官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女人心海底针,果然是不好琢磨啊!还好滨湖路上出租车不少,他不用辛苦走回去。
张扬在新帝豪的门前遇到了人大主任赵洋林http://www.hetushu.com,虽然心里很不待见这个老家伙,可面子上的事情还需要顾忌到,张扬笑着主动走了过去,伸出手道:“赵主任,这么巧,您也来这儿吃饭?”
李长宇又道:“杜书记提名你为丰泽市副市长的时候,很多常委出来反对,我看这江城会越来越不平静。”
好在张扬也不跟她一般计较:“我说时维同志,说话要注意影响,随便诋毁一个党的干部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下车!你给我下车!”
张扬道:“说白了我就是一小官,其实啥权力都没有!”
乔梦媛先来到赵洋林面前打了个招呼,微笑道:“赵主任也来我们这儿吃饭!”酒店具体的事务乔梦媛是不管的,平日里,她除了吃饭以外基本不到这里来。
李长宇无奈的笑了笑道:“你葛阿姨非得让我陪着,说是给大脑放松,我一听剧中人说话,头皮就发麻。”他起身指了指外面:“咱们外面谈,别耽误你葛阿姨看电视!”
张扬道:“得,既然这么诚心送我,我也不客气,我多叫几个弟兄来,狠狠吃你们一顿!”张扬拿起电话,把姜亮、杜宇峰、苏强、江乐都叫了过来,这几个家伙恐足劲都想请他呢,张扬不好推,要是一个个去吃,又嫌麻烦,干脆借着这个场合一次都聚齐了,反正大家都是年轻人相五间也好交流。
李长宇笑道:“我现在已经教不了你了,以我的经验和阅历看你的行事,我几乎都要摇头,如果是我在你的位置,我肯定不会采用你的处理方法,可事实证明,你的方法十分的有效,还是按照你的本心去做事,总而言之,只要做到无愧于心,到任何的位置都能够做好。”
赵洋林经常来新帝豪,事实上,无论是谁请他吃饭他都到这里来,赵洋林是个注重细节的人,认为哪怕是一顿饭,也是对乔梦媛的支持,对乔梦媛的支持就走向乔书记示好。
张扬道:“我以为你想跟我单独吃饭呢,所以没叫人,来到了才知道已经有三个电灯泡了!”
张扬道:“不知道他有什么病没有?”
此时姜亮接到了局里的电话,说是有紧急任务,他和杜宇峰率先告辞离去。苏小红也起身告辞,她和弟弟要回店里看看。
张扬道:“估计人家是吃工作餐,已经散了!”
李长宇道:“去丰泽也不错,顾书记离任之后,平海的政坛肯定要面临一场风雨飘摇,丰泽算是一个避风港。”
张扬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哥们今天有种被你们给推出去的感觉,我啥也不说了,希望大家千万别把我忘了!”张大官人拿起面前的那一玻璃杯白酒,咕嘟一口给干了。
时维道:“你是恶名在外,谁不防着你啊!
李长宇道:“快请他进来!”
乔梦媛刚买了一辆宝马MINI,红色的,很惹眼,张大官人坐进车内,微笑道:“女孩子还是开小车好看!”
张扬听得有些糊涂,徐彪又是说放火不合适,又说低调不好,难道自己这个副市长只能偷偷放火?
乔梦媛他们看到张扬去而复返,都有些奇怪,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长宇不禁笑了起来,以他对张扬的了解,这小子到丰泽肯定要大干一场了,杜天野把他放到丰泽,明显是在制造矛盾,难道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已经准备对赵洋林下手了?
张扬笑了笑:“还是你厉害,那啥……晚上就咱俩吃饭?烛光晚餐?挺浪漫!”这厮从不放过调戏乔梦媛的机会。
张扬指了指身穿蓝色套裙的乔梦媛道:“乔总请我!”
赵洋林笑道:“我喜欢这里的环境,新帝豪菜肴的口味特别适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