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9章 抗旱建议

张扬笑得阳光灿烂,走入办公室内,在孙东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向一旁站着的翟亮道:“小翟,给我泡杯茶,今天早点有点咸,口渴!”一个小秘书,老子要当着你主子的面消遣你。
梁艳眉开眼笑的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孙东强看到翟亮的表情也明白了,他也无意再为难这个秘书,拿起电话拨通了张扬办公室的号码。
翟亮看了看孙东强,孙东强压住心矢的火气,大清早的,发火好像有点不合适,再说现在自己是市长,胸怀还是应该放宽一些,孙东强道:“小张,你很忙啊!”他也不叫张扬张副市长了,我级别比你高,我就有资格这么称呼你。
这时候市长秘书翟亮来到了门前。
张扬没让程焱东送自己上楼,目送警车远去,这才掏出钥匙向楼上走去,打开自己的房门,习惯的伸手去按墙壁开灯,却按了个空,张大官人这才想起房内是拉线开关,他摸索到那根细绳,把客厅灯打开,反手关上房门,望着这简陋的蜗居,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王华昭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自己来吧,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女朋友曾丽萍!”又向女朋友道:“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张扬!”
梁艳离开之后,张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不屑的看了看,还是不接,出门到厕所小解之后,这才慢吞吞的向孙东强的办公室走去。来到孙东强的办公室门前,张扬装模作样的在门板上敲了敲。
张登高哭笑不得,点了点头,正想着是不是回去自己给他写一份送上去的时候,电视台台长梁艳前来拜访张扬了。
孙东强有些后悔了,自己干嘛大清早就找这个晦气,这厮就是个歪搅胡缠的角色,狗撕羊皮,反正都是他的理儿,对这种无赖自己应该由着他自生自灭,招惹他干嘛?孙东强越想越郁闷,他皱了皱眉头道:“小张啊,我这还有事,你先出去吧!”
张扬道:“这东西还得先拿给孙市长过目,等他看完了让张主任给你送去!”
正准备结账走人的时候,看到副市长王华昭和他女朋友走了过来,王华昭的女朋友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不高,圆脸,齐耳短发,长得挺恬静,挺健康,穿衣打扮也很时尚,脸色白里送红。
你他妈留下,我走!张大官人望着空白的墙壁,两只眼睛就快喷出火来了。他之所以决定另找居处还有一个原因,以后过来找他的女孩子肯定不少,如果他也把她们带过来,闹出的动静肯定比这要大得多,张扬很注重个人隐私的,他可不想被别人听到。
小高转身去了,不一会儿带着毛笔墨汁宣纸过来了,把东西交给张扬,不忘让张扬在办公用品领取单上签字。丰泽市政府从上到下每一道程序都如此的分明,让张扬很不适应,身为副市长,连领点办公用品都要签字,也太寒碜人了。不过张扬并没有难为小高,人家只是一个跑腿的小秘书,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小高道:“我们是秘书科的,平时都是张主任给我们分派任务。”
梁艳哪能让张登高给倒茶啊。她笑呵呵道:张主任您去忙吧,我自己来,我和张市长是老同学了,也没啥客气的!”这话等于向张登高表明自己和新来副市长的交情不错了。
张扬笑道:“不早,不早,我正有事情想跟你谈呢!”
张扬又叫住他:“小翟!下次再有什么事,记得先敲门,连点基本的礼貌都不懂!”
张扬淡淡笑了笑,梁艳这个女人有些势利,没有太多城府,政治上火候欠缺的很,张大官人的政治素养在飞速提升着。
孙东强耐着性子道:“什么事?”
张扬摇了摇www.hetushu•com头道:“梁大姐,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啊?权当我给抗旱工作做贡献了,要不,你把劳务费当成抗旱捐款帮我捐了!”
张扬笑道:“还不是贯彻你孙市长下达的任务,我刚在和电视台的梁台长交代工作,让她做好抗旱宣传,提高全市老百姓的危机意识,让大家都明白这次旱情的严重性,让我们的宣传深入人心,争取把全市人民都动员起来!”
在院子里遇到了锻炼回来的市委书记沈庆华,张扬向他笑了笑,却发现沈庆华闭着眼睛,一边走一边摔着两只手,应该是某种健身方式,人家没看到他。
张扬内心一动,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梁大姐,你是说,他们彼此间互有通气!”
张登高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张市长,忘了跟您说了,市委市政府办公期间不允许关门的!”其实昨天他就让人给张扬说过了,可张扬依然固我。
张登高道:“好,我先去拿其他人的!”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吃过了,你们吃什么,我请客!”
翟亮面露为难之色,他已经预感到,只要自己敢去喊张扬,面临的必然是又一场折辱。
“这幅字怎么样!”
梁艳昨天晚上带了点酒意敢说丰泽的诸般不足,可今天头脑清醒了一些,再加上又是在市政府内,她说话明显小心谨慎了许多,笑了笑道:“我可没说什么,不过了解犯罪分子分布情况也是警察职责的一部分。”
张登高感觉到张扬的抵触情绪,心里明白自己昨天没答应帮他写抗旱报告,十有八九把这位爷给得罪了,他赔着笑道:“随便写两句!”
梁艳道:“有啊!回头我给您送来!”
“多谢孙市长夸奖!”
张大官人听得浑身燥热,欲火焚身,这次猎奇的心理没大有了,只巴望着他们的这场战斗能够早早结束,可他们两人仿佛故意跟张扬作对,这次的时间格外久,张大官人听得实在受不了,只能爬起来去厕所中又冲了个冷水澡,提醒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张扬道:“他倒是很有本事啊,短短几个小时就能把这件案子给破了!”
可张大官人并没有很快睡去,因为他听到了一些声息,这栋老楼的隔音本来就不怎么好,又遇到了耳力超强的张大官人,深夜之中这些微弱的声息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
翟亮苦着个脸离开了。
孙东强的市长办公室距离张扬的办公室不远,翟亮满肚子的委屈,回到办公室,孙东强看到张扬没一起过来,翟亮的表情又有些不对,诧异道:“张副市长呢?”
张扬在市政府旁边的早点铺吃了点油条豆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丰泽的天空似乎比江城要蓝一些,大概是没有那么多大型重工业的缘故。
“昨晚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我看到一个人推着你的车送到八珍居去!”
孙东强怒道:“让他马上过来!我有重要事找他!”
张扬道:“孙市长觉着怎么样?”
张扬也没有继续追问,他把话题转向抗旱宣传工作,梁艳道:“没问题,市委宣传部也针对这件事开过几次会了,我回去后就会派出报道组前往各乡镇,深入第一线进行旱情报道,争取让全市人民都意识到这次旱情的严重。”她停顿了一下又道:“这次专题报道的片头就用您写的那幅字!”
张登高兜了一圈回来,他把其他五位副市长的抗旱建议都收齐了,过来拿张扬的建议书,看到那八个大字,张登高差点没把眼珠子掉出来,虽然知道张扬是用这种方式发泄对孙东强的不满,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张扬这八个字写得漂亮,漂亮归漂亮,可这玩意儿送上http://www•hetushu.com去,自己不得被孙东强给骂死。张登高苦着脸道:“张市长……这……”
梁艳当然猜到是张扬写的,她笑道:“这幅字真是不错!我们电视台正要做一个抗旱的专题片,张市长这幅字送给我们做片头吧!”
好在这声音十多分钟后就平息了下去,张大官人看了看表,还不到十分钟,九分三十二秒,这厮不屑的撇了撇嘴,就这水准怎么当上市长的?难怪是个挂职。
张扬道:“写得再多有个屁用,空口白话谁都会说,可抗旱跟写字有个鸟关系,如果写个百万长篇就能把丰泽的旱情给解决了,我这就回去埋头写字!”
张登高走后,梁艳自己泡了杯茶,在张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张市长,我过来是反应点情况的!”
王华昭看到张扬笑着走了过来:“张扬,来吃早点啊!”在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还是直呼其名的好。
梁艳微微一怔:“你想找房子?”
梁艳进来后就被桌上的那幅字吸引了过去,拿起来看了看,赞叹不已道:“这是哪位书法家的墨宝,写的真是太好了!”
梁艳道:“幸亏遇到了赵局长,不然这车子刚买就没了!”
张扬道:“我说小翟,你没看到我正在谈工作吗?你先回去,让孙市长等一会儿!”
张登高道:“张市长写的!”
曾丽萍很大方的伸出手去,张扬礼貌的跟她握了握:“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去上班,有机会我做东请你们吃饭!”
孙东强气得两眼圆睁,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在旁边倒水的翟亮听到这里忍不住了,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张扬把计划书放在一边,他笑道:“你的金鸟找回来了?”
张登高老脸发热,这位张副市长可真不是省油的灯,这不是在点自己吗?他笑道:“我倒忘了,我来!我来!”
张扬内心对王华昭好一通腹诽,然后重新入睡,睡了一个多小时后,隔壁的呻吟声再次响起,张大官人这个郁闷呐,看来自己小视了王华昭,这厮居然还有梅开二度的本领,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王华昭这次的表现显然比上次发生猛了许多,大概是夜深人静让他们的胆子大了起来,他们的叫声明显比上次大了,而且对话也开始丰富多彩起来。
张扬道:“孙市长,咱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我这个人怎么样,你应该有些了解,我喜欢务实,不喜欢搞虚的,口号喊得再响,话说得再漂亮,跟实际工作没多少关系,再说了,我刚来丰泽,我实话实说,我对丰泽的旱情不了解,让我对不了解的事情提出建议,那不是扯淡吗?您要是真想听我的建议,等一阵子,等我踏踏实实了解丰泽的情况,就算你不让我说,我也得说!”
梁艳拿出一份报告书,这报告书早就做好了,是关于建设新电视台和修建电视塔的,早在一年前梁艳当上台长之后就做好了这份计划书,可是一直没有得到市里的批准,她给张扬送这份计划书,也没指望能够获得通过,不过是当成一个必走的程序。
张扬也没好意思出口打招呼,他看到沈书记穿的那身球衣已经洗得发白,膝盖处还烂了一个破洞,一双回力鞋倒是洗刷的很白,望着闭着眼睛边甩手边走的沈书记,张大官人内心中由衷叹道一真他妈清廉啊!
张扬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有毛笔吗?”
张扬心说,你他妈把我弄来想跟我耍威风,威风耍不成这会儿又下逐客令了,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张扬道:“我还有事汇报呢!”
张扬今天提前二十分钟来到了市政府,看到已经有不少人过来上班,丰泽的纪律制度看来要比江城还和_图_书要严格,张扬到了办公室,首先闭目养神,直到张登高过来敲门,他才睁开双目。
张登高走后,张扬向小高道:“小高,你们平日里都干什么工作?”
张大官人铺开宣纸,用茶杯当镇纸,拿起毛笔饱蘸墨汁,在宣纸上写下了一行大字,抗旱救灾刻不容缓!放下毛笔不无得意的托起下颌,麻痹的,你孙东强跟我摆谱,让我写建议,老子就给你写,我这八个字可漂亮着呢!
梁艳坐不住了,张扬刚才对翟亮的呵斥她看的很清楚,继续呆下去并不明智,梁艳虽然政治悟性一般,可这种摆在面上的事情她还是能看出来的,她可不想被战火波及,起身告辞道:“张市长,我得先回电视台了,今天上午台里还有个会,我会把您交代的抗旱宣传工作好好部署下去。”
张扬不到六点半就出门了,临走前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的眼皮有些浮肿,眼睛布满血丝,太他妈急人了,咱也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咱也有需要,张大官人满腹怨气的离开了住处。
孙东强反问道:“什么怎么样?”
王华昭笑道:“我请你才对!
因为这厮昨天没给自己写抗旱建议,张扬对此人的印象大打折扣,反问道:“出去办事也不关门吗?”张登高笑容依喝道:“那倒不必!”
张扬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我还没写!”
翟亮咬了咬嘴唇:“他说他正忙呢,让您等一会儿!”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脾气,翟亮心说我惹不起你,我不信孙市长也惹不起你。
孙东强道:“小张啊,你能不能认真点!”
张扬道:“我刚到丰泽来,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你让我从何入手?”
孙东强面对油盐不侵的张扬,也没有太多办法,他对张扬是了解的,如果自己话说重了,搞不好这厮会让自己下不来台,想到后果,孙东强打算就此打住,他叹了口气道:“你看看别的副市长,人家最少都写了一千字,提出了很多中肯的建议!可你倒好,就八个字,我不是说你的字写的不好,可这态度跟其他几位副市长还是有差距吧?
虽然在张大官人看来,王副市长的表现很一般,很小儿科,可是人家这断断续续的战斗过程,严重干扰了他的睡眠,张扬只能选择打坐静养,或许是换了新环境的缘故,张扬的定力格外差,脑子里根本做不到一片清明,出于风度,他也没好意思去敲王华昭的房门,提醒王副市长把动作的幅度放小一些,所以张扬来丰泽的第一夜过得很不好。
张扬抬起头道:“翟秘书有事?”
张扬压根就没事,他刚来丰泽能有多大事,能想起的就是刚才梁艳向他提的那件事,于是他慢吞吞把电视台申请建设新广播大楼和电视塔的事情说了。
梁艳向门口看了看,敞开门办公有个最大的坏处,就是想说句悄悄话都担心被别人听到,梁艳低声道:“这些偷车贼在哪儿活动也是有范围的,他们当公安的清楚得很,只要想找,肯定能找到!”
梁艳眨巴眨巴眼睛,点了点头。
张扬补充道:“距离市政府不要太远,环境幽雅、清净,面积最好大一些,配套设施完备一些!”他是个享受型的人物,在市委家属院居住了一夜就有些吃不消了。其实张大官人不是没过过苦日子,可最近这两年,好日子过多了,再回头去过苦日子,已经不习惯了,相当的不习惯!
张大官人下面的一句话差点没把孙东强给气晕过去:“小高只给我拿了一张宣纸,我倒是想多写点,可纸不够!”
张扬点了点头,他又想起一件事:“梁大姐,丰泽城内哪儿居住环境比较好?”
张登高点了点头。
张扬嬉皮笑脸和_图_书道:“孙市长刚刚不是夸我工作努力吗?”
“有啊,毛笔宣纸全都有!”
这时候秘书小高过来送开水,顺便帮张扬泡茶,张扬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特级龙井,向小高道:“用我这个!”
张大官人听到了电话铃声,这厮猜到电话十有八九就是孙东强打来的,他偏偏不接。
孙东强听到这句话方才意识到自己被张扬给绕进去了,原本是打算批评他的,怎么变成夸他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孙东强心里暗暗骂着,他把张扬那幅字拿了出来:“这就是你的抗旱建议?”
张扬笑道:“说吧,我刚来,正想了解我分工范围内的工作情况呢,广播电视刚好属于我的管辖范围。”
翟亮一张脸涨的通红,他觉着挺委屈的,自己也没说啥,只是传个话,你张副市长至于这么大反应吗?他转身就走。
嗯……紧接着是一阵急促喘息的声音,混杂着男女的呼吸声,唇舌交结的声音,很快就传来床板晃动的声音,女人极度压抑的呻吟声。
张登高提醒张扬道:“孙市长让我来收抗旱建议,不知张市长……”
孙东强早就接到过这方面的申请,目前丰泽的电视台的确又破又旧,电视塔的发射功率也无法适应播出要求,市委宣传部长在常委会上提出过一次,当即被市委书记沈庆华否决了,沈书记的态度很明确,这种劳民伤财的项目要少搞,孙东强也想不明白什么叫劳民伤财,改进电视台的基础设施也是为了配合日益发展的宣传需要,可沈书记既然这么说了,大家也只能接受。
张扬道:“等会儿你再过来拿,让我想想!”
梁艳道:“我帮你留意!有了消息马上给你电话!”
张登高内心这个无奈,看来人家认真了,非得要把这不同寻常的建议书给孙东强送去,这不是主动挑衅吗?可张登高转念一想,自己夹在中间为难干什么?干我屁事,他早就听说市长孙东强和张扬在江城的时候素有不和,看来传言是真的,张副市长上任伊始就要向孙市长的权威发起挑战了。
翟亮一言不发,闷着头走了回去。
小高笑着走过来接过张扬的茶叶,帮他把茶泡好。
孙东强心里的火都撒在了他的头上,怒视翟亮:“这里没你事,出去!”
张扬道:“随便写两句?”
这番话孙东强是挑不出什么毛病的,他点了点头:“工作很努力啊!”
张扬听到这厮这么说话,心里大为不爽,麻痹的,你一个市长秘书,跟我说话也不注意点,叫我副市长无所谓,居然连个请字都不说,让我过去,孙东强只不过比我高了半级,你他妈也敢对我呼来喝去?张扬很爱面子,尤其是梁艳还坐在这里,他瞪大了眼睛,脸色立时变了,梁艳率先感受到张副市长凛冽的杀气,禁不住打了个冷颤,站在门口的翟亮也感觉到了,他马上明白自己刚才的话可能得罪了这位新来的副市长,可孙市长的确没说请字,自己总不能擅自给他加上吧。
张扬笑道:“随口问问,在市委家属院里住出来进去都是熟人,感觉不太方便!”
梁艳进门就咯咯笑道:“张市长,我来的是不是早了点?”
孙东强气得脸色通红,这小子真是太嚣张了,自己是市长,他只是个副职,连常委都不是,居然在自己面前出言无状。孙东强道:“我是说你的态度有问题!”
“这……”
隔壁住的是挂职副市长王华昭,这声音肯定是从他那里发出来的,联想起他今天去接女朋友的事情,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王华昭正值壮年,和女友这么长时间没见面,见到了缠绵一场,大战一场也是再正常不过张大官人奔着理解万岁的心思http://www.hetushu.com重新躺下,可隔壁的声音仍然不停的传了过来,这对寂寞中的张大官人而言无疑是一个莫大的刺激,这厮在床上辗转反侧,我靠,想不到来丰泽的第一天就受到了这种非人的折磨。反正也睡不着,张扬乐得旁听,两人的表现并无太多可因可点之处,只有呼吸呻吟,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对话。
张扬洗完澡出来之后,已经做好了辗转难眠的准备,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王华昭当晚状态发生猛,这样的惹火战斗在凌晨五点钟又打响了一次。
孙东强听到这句话,无名火蹭!地就上来了,他对张扬一直都充满了反感,自从十佳青年评选事件之后,两人之间的梁子就结下了,孙东强前来丰泽担任市长,没多久张扬就尾随而至,孙东强把张扬的到来视为是对自己的挑战,他已经做好了以后要和张扬针锋相对的准备,可他没想到张扬到来的第二天就开始向他刚刚建立起的权威发起了挑战。孙东强来到丰泽的这段时间表现是亲民和低调的,因为丰泽的话语权牢牢地掌握在市委书记沈庆华的手里。在沈庆华离休之前,他很难真正树立起自己的权威,不过孙东强的优势在年轻,对他而言,两年的时间并不长,这两年他只要表现的不过不失,到时候,就会顺理成章的接替沈庆华,完成他仕途上的一次重要腾飞,可是现在张扬来了,让他的未来出现了一定的变数,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岳父赵洋林都认为,张扬来丰泽就是为了和孙东强作对!
孙东强道:“字写得不错,可空洞无物,没有实质性内容!”
房间内没有淋浴器,张大官人原本想洗个热水澡的愿望顿时落空,习惯了优越生活络初始时并没有留意这些细节,厕所内只有根橡皮管,张扬将就着,用冷水冲了个澡,在外面吃饭,身上难免沾染到烟酒的味道,带着这股味儿睡觉可不舒服。
洗澡出来,发现电视机也有了,不过是台旧的,让张扬气闷的是,这电视机居然还是黑白的。好在被褥床罩全都是新买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打开电视,用手拧了圈频道,终于找到了一个图象清晰的丰泽电视台,可惜声音却不清楚,张扬郁闷的把电视机给关上,回到床上躺好,心里盘算着明天的事情,市委市政府内该拜会的已经拜会过了,明天应该去下属单位看看,把卫生局、教育局、体委、科委、计生委之类的下属单位的领导召过来谈谈,张扬这才意识到自己虽然是个副市长,可管理的单位还真不少,心中又开始得意起来,内心的满足感战胜了对眼前环境的失落,他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准备进入梦乡,迎接明天的工作。
张登高从梁艳手中接过那幅字:“好,我这就把建议书给孙市长送去,等他看完了,再给电视台送去!”张登高想走,却被张扬叫住:“张主任,小高呢?来客人了都没人帮忙倒茶!”
当天光破晓的时候,他内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今晚说什么不回来住了,迫使他下定决心的原因是,他听到王副市长的女朋友,在高潮时叫道:“昭……我要留下来陪你……”
张大官人不禁邪恶的想,这红色是不是昨晚激烈运动的结果。
张扬开玩笑道:“有劳务费吗?”
翟亮道:“张副市长,孙市长让你过去一趟!”
程炎东把张扬送到宿舍楼下,这才离开,他跟看来的目的就是看看这位新来的副市长住在哪里。
孙东强正拿着电话拨呢,看到这厮进来,重重把听筒顿了下去,一张脸明显的多云转阴。
张扬笑道:“给我拿点过来,我要用!”
张扬笑眯眯道:“你让我随便写两句,我就写了两旬,我的字还过得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