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1章 市长醉酒

张扬转身向那帮下属道:“都看什么看,快上班了,各取各的单位。”
张扬笑道:“我还当怎么回事,我们没违背规定啊,你可以去调查调查,我们这么多人吃饭,是不是补了三百五十块钱,自费吃饭算不上违反规定吧?而且我们也没喝酒,中午喝得是雪碧可乐,你也可以去调查,对了,孙市长也能作证!”
刘强会意,人家是害怕影响不好,他在一旁为张扬引路,傅长征跟在后面,直到现在傅长征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自己的位置,怎么就忽然成了张副市长的秘书呢?
孙东强气得浑身抖:“陈家年,你喝多了!”这下连这位市长大人也不给陈家年面子了。
陈家年红着脸道:“沈书记,这么多年了,你什么时候见我喝过酒?我沾酒就醉,这么低级的错误我不可能犯,再说了,您定下的规矩,我啥时候违反过?肯定是那杯雪碧有问题。
陈家年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沮丧,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违反了禁酒令,更因为他当众辱骂了新任市长孙东强,他对孙东强的确不满,可表面上一直都做得很好,可刚才借着酒劲什么话都说出来了,等于撕破了脸皮,矛盾摆在明面上。陈家年低声道:“沈书记,我错了,可……可那杯雪碧有问题,肯定有人在里面掺了酒!”
孙东强皱了皱眉头,以张扬的行事作风而言,这种事情应该干得出,不过孙东强嘴上却道:“登高同志,没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容易造成同事之间的矛盾!”
张扬道:“张主任,刘强请我晚上吃饭,一起去吧?”
沈庆华又哼了一声,甩下一句话后转身离去:“陈家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张扬道:“国远同志,您这话我可不爱听,影响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上午把分管工作范围内的部分负责人召集到市政府开会,目的是大家相互认识一下,初步了解丰泽文教卫的现状,以便更好的开展工作。会议开完已经是中午下班了,大家总得吃饭,所以我们就安排了会餐,会餐的标准也是严格遵照市委市政府规定,多出来的部分是我们自掏腰包,这有什么影响不好的?”
孙东强微微一怔,这厮所答非所问,把矛盾往自己身上引了过来,孙东强道:“陈市长喝多的那些话别当真,我都没当一回事儿。”
张大官人此时闪到了一边,他才不去触霉头呢。
陈家年垂头丧气的跟着离去,孙东强向张扬看了一眼,这厮双手插在口袋里,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好像整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孙东强也说不出什么,摇了摇头,转身去了。
张登高再也忍不住了:“可那瓶雪碧是放在我们之间的!”
张登高望着洋洋得意的张扬,忽然感觉这厮长着一副贪官的嘴脸,就算是吃请也要避讳点,哪有像他这种不加掩饰的。
张登高本想说是张扬来着,可仔细想想自己也没证据,他委婉道:“那瓶雪碧放在我和张副市长之间!”
孙东强道:“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自己人一定要团结!”
陈家年脑海中一片空白,他实在想不起自己刚才说过什么,干过什么?
此时的陈家年已经是六亲不认,他死死盯住孙东强:“滚蛋!你他妈什么东西!”
张大官人第一个走到了常务副市长陈家年的身边,装出关切万分的样子:“陈副市长,您生病了?”随手递给陈家年一叠餐巾纸,转身向张登高道:“张主任,倒杯水来给陈副市长漱漱口!
这帮人虽然走了,hetushu.com可现场人却不少,市政府招待所的工作人员听到动静都被吸引了过来,他们不敢围到近前,都站在远处,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偷笑。
孙东强嗯了一声,等张登高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开口道:“登高同志,让张副市长到我这里来一趟,我跟他谈谈!”
孙东强越听越是恼火,这厮含沙射影分明在指自己,他不耐烦道:“算了,这件事不提了,总之,你以后要搞会餐,搞气氛,最好换个地方,市政府招待所这么近,有什么动静,市委大院的人全都知道了,影响不好。”
冯春生慌忙道:“那就明天,张市长,你看明天行吗?”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意识到今儿有热闹瞧了,孙东强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陈家年辱骂,身为丰泽市长,这面子也大过不去了。他厉声道:“家年同志!”
张登高坐在办公室里,脸都绿了,自己这不是倒霉催的吗?干嘛去给陈家年倒酒?刚才回来得路上迎头遇到了陈家年,他主动打招呼,陈家年根本不理会他,看来是把这笔帐算在自己头上了。
张扬和傅长征打了一辆黄面的,在六点十分左右抵达了鱼头王门前,卫生局长刘强一早就站在门口等着了,看到张扬从车上下来,慌忙快步迎了上去,满脸笑容的招呼道:“张市长,您来了!”
张登高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他来到孙东强办公室里,哭丧着脸道:“孙市长,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张登高道:“张市长,我回头找招待所的相关人员问一问。”
可话说出来又收不回去,陈家年乜着一双眼,恶狠狠的盯着张登高,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放屁,我……没醉……”
张登高和傅长征冲了上去,每人架着陈家年的一条胳膊,想要把他劝走,陈家年酒劲上头,身体向前挣着,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老高:“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帮干部子弟……你们有什么工作成绩?有什么本事?无非是发生得好……出身好,我呸!都他妈任人唯亲……我呸!”
真相只有张大官人心知肚明,这事儿跟谁都不能说,王华昭一问,他就叹道:“张登高把我给害惨了!”
张登高道:“孙市长,那杯雪碧是我倒的,可我真的没往里面掺酒!”孙东强心说,谅你也没那个胆子,他把玩着手中的钢笔道:“那是谁干的?”
孙东强今天平白无故被陈家年骂了一顿,心情也不爽,听到张登高这样说,他有些不耐烦道:“登高同志,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何必揪着不放!”
张扬作壁上观,刚才递给张登高的那瓶雪碧是他悄悄动了手脚,他原来只是想恶作剧,弄点白酒陷害陷害张登高,想不到陈家年居然没有喝出雪碧里有酒味,更没有想到陈家年的酒量如此不堪,最多也就是掺了一两多酒,就把他弄成了这幅模样,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位丰泽的副市长正在上演着一出意外的惊喜。
“张登高!”
张扬示意张登高把房门关上,然后道:“张登高,我没得罪过你吧,你怎么这么坑我?”
齐国远点了点头道:“我也就是提醒一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反正希望同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了。”他也知道张扬不是个好缠的角色,起身告辞离去。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不用问,这厮是因为白天的事情,害怕得罪自己,所以晚上摆酒赔罪的。张大官人道:“下班时间谈什么工作?”
张扬听他这样说自然不好和图书勉强,笑道:“有机会再一起吃饭吧!”
陈家年摇摇晃晃,挑衅十足的用手指点着孙东强的胸口:“我就是骂你怎么着?你他妈什么东西?如果不是有个人大主任的老岳父,你这个小白脸凭什么当丰泽市长……呃……”这厮又打了个酒嗝。
张扬那边差点没笑出声来,孙东强气得拳头都握起来了,他也有脾气,他也有血性,如果不是顾忌这个市长的身份,他肯定要冲上去对陈家年饱以老拳。
齐国远笑了笑:“我是说陈副市长喝醉的事情。”
张扬叫上傅长征还有一个目的,他初到丰泽人生地不熟的,找饭店也没那么容易,有了傅长征的带领,一切就容易了许多。
“那好,晚上六点,我在鱼头王推云阁恭候张市长大驾!”
张扬道:“我不知道啊!我刚刚到任,没想到陈副市长对你有这么大的成见!”
“谁给你的?”
张登高现在的心情很矛盾,他犹豫是不是要找张扬问个清楚,可左思右想,就算这件事是张扬诬陷他的,他也是哑巴吃黄连又苦说不出,但是任由别人这么诬陷自己,他又很不甘心,他得找个人诉说一下委屈,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市长孙东强,当时市长孙东强看到了全过程。他应该向孙东强解释。
在场人都看到了陈家年惨不忍睹的一幕,也闻到了那浓烈的酒气。孙东强马上得出了一个结论,肯定有人往陈家年喝得雪碧里掺了白酒,他盯住张登高,刚才给陈家年倒雪碧的就是张登高,所以他是最大的嫌疑人。
张登高欲哭无泪,真他妈贼喊捉贼,这世上还有没有公理可言?他咬了咬嘴唇:“我没干,清者自清!”
直到现在孙东强都没有闹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陈家年怎么就糊里糊涂的醉了?他也怀疑张扬动了手脚,可这种怀疑毫无根据,只是根据个人好恶作出的判断。
张登高一脸的无辜,可他身边的那个雪碧瓶已经空空如也了,证据毁灭了。
张扬摇了摇头:“你问我,我问谁?市里三令五申中午禁酒,我们会餐喝得都是可乐雪碧,这么多人,也没见有一个醉酒的,再说了,陈副市长的那杯雪碧又不是我倒的,对了,我给你倒可乐了,你醉了吗?”
刘强欢天喜地道:“我派车去接您?”
张扬放下电话,张登高仍然老老实实坐在那里,张扬正准备邀他同去,可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这次打电话过来的是卫生局长冯春生,冯春生也邀请张扬晚上吃饭的,人不能做错事,否则肯定心虚,刘强和冯春生都是这样,他们因为白天的事情都十分后悔,虽然这位新来的副市长看起来似乎没有介意,可他们心里仍然不踏实,想有所表示,当面向张扬道歉。
张扬打心底看不起孙东强,狗日的还跟我摆官架子,甩臭脸,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
与此同时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正被市委书记沈庆华训了个狗血喷头,陈家年是沈庆华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今天他的所作所为率先违反了沈书记的规定,让沈庆华大为光火。
孙东强的回答言简意赅:“家年同志喝多了!”这话的确是在讲事实,但是于平淡中包含着他对陈家年的深深不满和怨念,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孙东强这个人的心胸本来就不是太宽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陈家年辱骂,这口气,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沈庆华愤愤然道:“自己放屁瞅别人!”
张登高委屈,他认为自己目前的困境全都是张扬造成的,苦于又没有hetushu.com证据,可向孙东强解释了半天,似乎也没起到任何的作用,这个黑锅看来只能自己背了。
张扬刚刚回到办公室,挂职副市长王华昭就溜了进来,他也听说了中午的事情,过来凑热闹的。
遇到这种热闹,谁不想看,可张扬这么一说,谁也不好意思继续留下了,那帮干部悄悄走了,临走时还不忘再看一眼酒疯的陈副市长。
沈庆华从鼻息中重重哼了一声:“成何体统!”
齐国远道:“你们没喝酒,怎么陈副市长会醉成那个样子?”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当众出丑了,虽然他喝的是雪碧,可吐出来的却充满了刺鼻的酒味。
张扬这么一说,张登高觉着张扬似乎也应该是无辜的,除手中途去厕所,没见他出去几次,再说了,中午根本没有安排白酒,这白酒是哪儿来的?难道是招待所内部有人在整他们,或者说是想整张扬,陈家年无辜的撞在了枪口上?
“你去吧!”
张扬道:“登高同志,我知道你心里憋屈,我也一样,窝囊的很,咱们这次聚餐,最后弄成这个地步,你说,会不会有人故意借着这件事整我?”
张扬愣了下,才把刘强和教育局长对上号。
此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张扬拿起电话,听到里面恭敬的声音:“张市长,我是刘强啊!”
张扬道:“他喝醉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会餐,他和孙市长刚好过未吃饭,看到大家,就过来打招呼,气氛本来很好,谁知道他怎么就忽然醉了。”
张登高离去之后,张扬把傅长征叫来,让他晚上跟着自己一起过去,傅长征当然不敢拒绝,副市长让自己跟着去吃饭,那是看得起他。
沈庆华向后靠在椅背上,破旧的藤椅出一阵刺耳的吱吱嘎嘎的声音:“你是说张扬?”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杨思敏的声音很软很柔,充满了撩拨人的味道,他握手的时候忽然想起,前两天看过一部三级片,里面的女主角就叫这个名字,当时张扬留有最深印象的就是那女主角颤颤巍巍的双峰,不由自主向杨思敏多看了一眼,此杨思敏非彼杨思敏,不过看起来波涛汹涌,丝毫不次于那位三级明星。
临下班的时候,张扬把张登高叫到了办公室里,张登高心中对张扬不满,脸上还得陪着笑,谁让他是下属呢,可笑得实在难看。
沈庆华皱了皱眉头,他也相信陈家年的说法,他认识陈家年十几二十年了,从没有见过他喝一滴酒,今天生的这件事的确有些反常,可张登高为什么要往陈家年的饮料里掺涌?没理由啊?张登高这个人八面玲珑的,平日里谁也不得罪,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干这种事情啊!陈家年也这么认为:“张登高没这么大胆子!肯定是有人指使他!
陈家年道:“有可能,不过我觉着还有一个人更有嫌疑!”
张登高千不该万不该说了一句话:“陈市长您喝多了……”说完他就感觉自己说错话了。
张登高道:“我只是怀疑,反正这件事我没干!”
张扬道:“我和陈副市长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我坑他干嘛?是我拉你们过来吃饭的不假,可这笔帐总不能算在我头上,你怀疑,我还怀疑呢,是不是有人看着我不顺眼,故意导出这么一出,挑拨我和陈副市长之间的关系?”
张扬道:“问清楚最好。”
张登高整个人瞬间石化,僵在那里了。谁让他乱说话,把陈家年的火都引到了自己身上。
张扬揣着明白装糊涂道:“招待标准?”
张登高传话之后,张扬没多久就来到和-图-书了孙东强的办公室,他笑眯眯道:“孙市长,找我有事啊?”
陈家年正在胡言乱语的时候,市委书记沈庆华在市委秘书长齐国远的陪同下来到了,他不知从哪儿弄了一杯冷水,朝着陈家年兜头盖脸的泼了过去,陈家年被冷水浇得打了个激灵,张口欲骂:“你他……”当他看到眼前是沈庆华的时候,整个人僵在那里,周身瞬间布满了冷汗,陈家年酒醒了,他的身体软绵绵的瘫了下去,幸亏张登高和傅长征扶着他,陈家年颤声道:“沈书记……”
来到推云阁,张扬才发现所有人都到了只差自己一个,电视台台长梁艳、柳集镇镇长杨峰、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杨思敏。
陈家年的脑袋耷拉着,如同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沈庆华没有说话,可他已经明白陈家年指的是谁,沈庆华低声道:“小陈,一个领导班子想要有战斗力,必须要有凝聚力,要团结,我不希望有任何的不团结发生在丰泽。”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件事你要在常委会上深刻检讨一下,我会按照规定对你进行处罚!”
张扬知道冯春生和刘强的目的相同,可他答应刘强在先,冯春生那里就不能去了,他笑道:“老冯啊,今晚我有事儿!”
杨思敏的一双美眸柔光四射,时不时在张大官人的脸上流连一圈,张扬明白这就是常说的放电,好在张大官人见多识广,阅人无数,围绕在他身边的红颜知己哪个不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所以杨思敏的妩媚眼神丝毫没有撩动他的心弦。站在张扬身边的傅长征却被无辜波及了几次,他的耐受力显然不能和张副市长相提并论,被杨思敏看得脸红心跳,连头都不敢抬了。
孙东强示意他坐下,然后叹了口气道:“小张啊,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中午的聚餐是你安排的,陈副市长的雪碧是你倒的!”
望着张扬的背影,张登高咬着嘴唇,两道稀疏的眉毛拧在一起,表情像极了被凌辱后的良家妇女,直到张大官人消失不见,他方才低声向傅长征道:“小傅……刚才那瓶雪碧是张副市长递给我的不?”
刘强微微一怔,马上又道:“那就增进一下感情!电视台梁台长也去!”
齐国远看到问不出什么头绪,也只能作罢,他叹了口气道:“张副市长,今天的事情影响很不好!”
张登高向张扬望去,他怀疑张扬,虽然没有任何证据,可他还是怀疑这位新任副市长,可他也记不清,这瓶雪碧是谁教给他的,只是记得雪碧放在他和张扬之间,他随手就上拿起来给陈家年倒上。
陈家年这会儿酒气上头,用力一抖手臂,王霸之气迸射而出,酒精可以麻痹一个人,可以让人撕掉伪装,暴露他真实的内心世界,常务副市长陈家年素来是滴酒不沾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酒量太浅,只要一沾酒,准保误事,可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一点。
刘强道:“张市长,晚上有没有空,我在鱼头王定了位子,想向您汇报汇报工作!”
“我没看见!”
孙东强冷眼看着张扬,你少他妈挑唆,老子还不知道你什么德行,他强忍着没骂出来,平静道:“我是想问,那瓶雪碧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登高转过身,眼中透着惊喜,他以为这代表着孙市长要替他出头了,对张登高这种地位的人而言,最明智的的就是抱大腿,市委书记沈庆华的大腿他抱不上,退而其次他可以抱孙东强的大腿,这也是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对他颇有微词的原因。
张扬不无嘲讽道:“孙市长的m.hetushu.com胸襟真宽,正可谓宰相肚里能撑船,这事要是搁在我头上,我可忍不了!”
齐国远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强调道:“四菜一汤,中午禁酒,这是沈书记定下来的。”
张登高慌忙端着水跑了过去,陈家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酒,感觉面子丢尽了,他沾酒即醉,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人醉了往往情绪就会变得激动,虽然陈家年没喝多少酒,可他醉了,常务副市长醉了一样会撒酒疯,他一抬手,啪!地一巴掌将张登高递来的水杯打得飞了出去,水泼了张登高一脸,玻璃杯也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张登高和傅长征也豁出去了,用力拖着陈家年,陈家年醉得一塌糊涂,一屁股坐在地上,赖着不走。
张扬也走了。
张登高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没这个意思,我真没这个意思!”
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让张大官人好不受用,他故意沉吟着:“明天啊……”他这边沉吟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冯春生正在承受着煎熬,张扬道:“明天应该没啥事,电话联系吧!”
张扬笑了笑:“进去再说!”
张扬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和张扬坐在一起,那瓶雪碧放在他和张扬之间,可陈家年杯子里的雪碧是自己给倒的,人家不怀疑他,还能怀疑谁?
张登高现在哪还有喝酒吃饭的心思,他摇了摇头道:“不了,我老婆生病了,我得回家给女儿做饭!”
张扬故作糊涂道:“是吗?”他仔细想了想:“好像是,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在雪碧上动了手脚?”
张扬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市委秘书长齐国远过来找他谈话,谈话的内容是围绕今天中午这顿饭,齐国远道:“张副市长,你们中午在市政府招待所大吃大喝,难道不清楚我们市委市政府的招待标准?”
陈家年慌忙点头,他怀疑和孙东强也有关系,他对孙东强一直抱有深深的怨念,陈家年本以为自己担任丰泽市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他没想到孙东强会中途杀出,让他当丰泽市长的美梦顿时成为泡影,这时陈家年不啻一个深重的打击,虽然孙东强到任之后,他一直笑脸以对,可那都是强颜欢笑,内心中对孙东强怎地一个恨字得了,所以醉酒后,将满腹的怨念全都爆了出来,他之所以怀疑孙东强,是因为张登高的缘故,自从孙东强来到丰泽担任市长,张登高就贴得很近。
孙东强顿时无语。
沈庆华向孙东强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了,我自己去!”
张扬听到刘强把梁艳搬了出来,心中已经明白,肯定是梁艳把他们的同学关系对外大肆宣扬了,这女人真是没什么水准,他有些后悔委托梁艳帮自己找房子了,张扬道:“好吧!”
“嗳!”冯春生欢天喜地的放下电话。
这么多人看热闹,孙东强不说句话也不成了,他上前装出关心万分的样子:“老陈,你是不是生病了,走,我送你去医院!”他过去想要搀扶陈家年。
初听杨思敏的名字,张扬觉着有些耳熟,一时间想不起在那里听过,说起来杨思敏还是杨峰的远房表妹,算是沾亲带故,杨思敏长得很漂亮,衣着打扮也很时尚,主动将白嫩温软的手伸向张扬,娇滴滴道:“张副市长,您的大名对我来说可是如雷贯耳!今天总算有机会见到了!”
张登高满腹委屈的站起身来,他向孙东强鞠了一躬道:“我走了孙市长!”
张扬道:“那你得去问他,反正他在我们那桌没喝酒,我也奇怪来着,他是不是在别的地方喝了酒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