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2章 警察查房

张扬不说打车,傅长征只能陪着他慢慢走,两人走了近二十分钟来到了市委家属院,张扬看到家属院的大门,忽然犹豫起来了,王华昭和他女朋友曾丽萍今天晚上肯定还得继续鏖战,自己回去这不是找罪受吗?他向傅长征道:“小傅,这一带有没有条件好点的宾馆?”
丘金柱指着张扬道:“小子,你袭警……还抢我的手枪,你等着蹲大狱吧!”
张扬找到了丰泽电视台,播出新闻的两个主持人长得绝对属于歪瓜裂枣级别,张扬听了两句,画面上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沈庆华书记展开,顿时没了兴趣,他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秦清打来了电话,原来她已经回到江城探亲了。
刘强道:“我们丰泽的大学升学率是整个江城池区最高的,丰泽一中是省重点,去年江城的高考文理科状元都出在丰泽一中。”他通过这种方式在标榜自己的政绩。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外人的注意,很快白鹭宾馆的值班经理带着两名保卫冲了上来,值班经理吕燕是个女人,看到房内的情景也发出了一声尖叫,羞得满脸通红,张扬理直气壮道:“报警!这家伙私藏枪械,还影响他人休息!”
里面传来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张扬随手把灯光给摁亮了,看到床上的那对男女惊慌失措的分开,女的头发凌乱,抓起毛巾被裹在身上。这下那男的光溜溜暴露在人前,不过那男子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冷冷看着张扬:“你哪个部门的?”
杨思敏娇滴滴道:“张市长,我提前订的,让他们挑选了一个最大的,鱼头越大越好吃,您尝尝,他们的鱼头做得可是一绝!”
张扬这个怒啊,他打总台的电话投诉,可总台没人接,张扬穿好衣服,来到隔壁敲门。
杨思敏目送张扬远去,向身边的刘强道:“张市长比照片上还要帅!”刘强笑了笑,意味深长道:“张市长可不简单啊!”
郑波咬了咬嘴唇:“张市长很生气,你可真有种,不但骂了他,还用枪对着他!”
张扬还真是没想到这文文弱弱的傅长征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酒国高手,他感觉自己无意中捡到宝了,傅长征还有一个优点就是文笔不错,又能写又能喝,这样的人生就是干秘书的料。
张扬向郑波点了点头:“我就住在隔壁,他们两个叫得我睡不着,我过来给他提点意见,没想到这位老兄不但恶言相向,而且用枪指着我的头,他是警察啊?”
张扬道:“是啊,我还小,我想吃奶!”
张扬心中明白,他轻声道:“我等你!”
张扬笑道:“小傅,想不到你酒量还不错!”
梁艳也没想到刘强把杨思敏带来,她也明白刘强的目的,心中对刘强的做法有些不齿。
张扬道:“现代的教育不能只讲究成绩,要讲究德智体全面发展,要给国家培养出真真正正的栋梁之才,而不是高分低能。”看着刘强自吹自擂的样子,张扬忍不住给他泼冷水。
傅长征哪遇到过这种场面,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杨思敏又贴的很近,她身上的香味一阵阵钻到傅长征的鼻子里,傅长征一颗心跳的越来越快。
在市政府家属院,因为隔壁住的是王华昭,碍于面子,张扬不好意思提意见,可现在不一样,他花钱住店,自己是消费者,他理所当然能够抗议。这叫维权,张扬的方法也很简单,扬起拳头照着墙上嘭嘭嘭三拳,想利用这种方式提醒隔壁的这对男女收敛一些。
傅长征今晚被杨思敏灌了不少杯酒,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并没有带任何的酒意。
张扬眯着眼睛,一副漠然置之的样子:“你www.hetushu.com错哪儿?”
丘金柱咬了咬牙,把心一横:“我去给他道歉!”事到如今,唯有向张扬低头。
张扬道:“刚才是谁骂我来着?”
张扬来到前台,他提供了身份证,要了一间商务套房,房间并不贵,一个晚上五十如果长期订房还可以打折,张扬拿着门卡去看了看房间,房间很大,工作区和卧室是分开的,床褥雪白洁净,家具一尘不染,张扬对这里的环境相当的满意,毕竟和他在市委大院的蜗居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张扬道:“老师捐款就捐吧,没必要惊动学生,学生又没有收入,应该以学业为主,动员他们干什么?”
吕燕不知张扬什么来路,可对地上的那名男子认得很清楚,那男子正是丰泽刑警大队大队长丘金柱,女的是大世界歌舞厅的领班崔依云,两人是情人关系,经常来白鹭宾馆开房。
张扬笑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今晚也喝了不少了,再喝下去,明天的工作要受到影响了。”他一说话,其他人自然不好勉强。
张扬淡淡笑了笑:“有机会一定要欣赏一下杨主任的歌喉,今天太晚了,到此为止吧!”其实现在还不到八点。
张扬道:“杨镇长不舒服,咱们还是早点结束吧!”
张扬一听就火了,原本他也不想闹事,就是想提醒一下对方,可没想到对方出口伤人。张大官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抬脚就把房门给踹开了,大吼道:“警察查房!”
白鹭宾馆是丰泽仅有的三家准三星酒店之一,所谓准三星就是软硬件已经达到了三星标准,可并没有官方认证。白鹭宾馆的绿化很好,走入其中首先看到的是一个花园,道路两旁是停车场,停的车辆并不多,诺大的院落之中,分布着五座小楼,除了西边的餐厅之外,其他的都是客房。
杨思敏看到傅长征这么腼腆,觉着十分有趣,乘胜追击道:“好事成双,咱们来个出双入对,再来一杯!”
张扬道:“我呢?”
傅长征道:“市政府招待所,还有一家准三星白鹭宾馆,就在市委家属院后面,论条件要比市政府招待所强多了。”
看到郑波回来,丘金柱紧张的站了起来,冲上去抓住郑波的手臂低声道:“怎么样?”
丘金柱道:“我影响了张市长的休息!”
众人落座之后,梁艳笑道:“张市长,刘局想给您接风,让我给你打电话,我让他自己说,咱们张市长是最平易近人的!”
丘金柱摇了摇头道:“别声张了,你还嫌我不够丢人吗?”
刘强道:“张市长说得是,我们应该踏踏实实的干好本职工作,身为教育局长,我应该把教育工作放在第一位。”
杨峰摇了摇头,解释道:“这两天忙着抗旱动员的事情,吃饭不规律,所以胃病又犯了!”
梁艳跟张扬喝了杯酒道:“张市长,您写的那幅字我已经拿过去了,后天播出的抗旱专题片中就会用作片头。”
郑波小声提议道:“要不……你给赵局长打个电话?”
十分钟左右,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郑波率领两名亲信部下赶了过来,听说大队长在白鹭宾馆被人打了,郑波又好气又好笑,气得是有人敢打警察,好笑的是,丘金柱风流成性,整天在外面偷腥今天算是遭到报应了,他本以为这是场争风吃醋引起的斗殴,可来到现场才发现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张扬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自从来到丰泽之后,还是难得享受一次这样的沐浴,洗完澡,躺在床上,打开29寸的平面直角大彩电,啪嗒啪嗒摁着遥控器,就算没和*图*书啥节目好看,也是一种享受。
傅长征道:“我不行!”
傅长征一直坐在那里就不作声,这里也的确没有他说话的份儿,杨思敏乍一找到他,弄得傅长征有些惊慌,一不小心将杯中酒洒了,连忙陪不是。
杨峰从外面走进来,他脸色并不好看,挨着老婆梁艳坐下,梁艳给他倒了杯热茶,轻声道:“你没事吧?”
张扬愣了,我靠,自己这么倒霉,该不是遇到逃犯了吧?可咱张大官人是谁?要是倒霉也得轮到别人倒霉,更何况有人居然敢用枪指着他的头,这个人的下场注定要很悲惨。
秦清道:“神经啊,都十点多了,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多陪陪家人!”
杨思敏道:“张市长真是体恤这些莘莘学子!”
杀人不过头点地,张扬原本是想狠狠整整这厮的,可看到丘金柱如此诚恳的认错,又给自己跪下了,好歹也是昂扬七尺男儿,连膝下这点黄金也不要了,看来丘金柱是真吓傻了,张扬刚来丰泽,也不想做得太绝,毕竟今晚事情的起因是丘金柱影响了自己的休息,张扬叹了口气道:“丘队长,你是一个警察,要对得起自己的警微,你的生活作风问题,我不想多说什么,可你伴用职权,管不住自己的那把手枪却是不对!”
张扬点了点头:“好啊,专题片要做得好一点,要让全市人民认识到这次旱情的严重性,提高大家的忧患认识,展开全民抗旱运动。”
张扬笑眯眯看着杨思敏的表演,他发现这个女人不一般,风骚的女人他见过,可是敢于在市领导面前卖弄风骚的并不多见,杨思敏看来对自己的美貌相当有信心,可惜她低估了张大官人的品味,对付傅长征这样的生手还成,想要撩动情场老将张大官人,恐怕她还要多修炼修炼。
“不认识才好,幸亏来的是我,要是普通老百姓,岂不是就被你们以袭警抢枪的罪名给弄进监狱里去了?”
郑波的目光落在张扬脸上,顿时郑波的脸色就变了,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位袭警抢枪的犯罪分子居然是新任副市长张扬,内心咯噔一下子,郑波硬挤出一丝笑容:“张……张市长……您怎么在这儿?”
郑波道:“男的是我们刑警大队长丘金柱,他不认识您,还请张市长……”
丘金柱后悔不迭道:“我哪知道他是张市长,我……我……我他妈说什么都晚了!”
傅长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喝酒是遗传,我爸特别能喝,一顿能喝二斤多,所以后来身体不好,我妈平时就让我少喝酒,所以除了逢年过节我喝上几杯,平时很少沾酒。
郑波心说如果你真的是普通老百姓,今晚你可就倒霉了。他和丘金柱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丘金柱这个人除了好色一点还是很有能力的,平时对待同事下属也不错,所以郑波也是真心为他说好话,郑波道:“张市长,给他一个机会吧,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丘队的前程就完了,谁走到这一步都不容易,你看……”
张扬道:“你还用枪指着我的头,要把我弄进去关起来!现在又这样说,我究竟应该信哪句话?”
张扬道:“你能喝多少?”
郑波看了丘金柱一眼,丘金柱一张黑脸都变成灰脸了,他是硬生生给吓得,虽然他也是个副处级,可他的副处级跟人家没法比,他是通过赵国栋的关系才爬到现在的位置,人家的后台是江城市委书记,更何况,今天晚上,他和崔依云在这里开房就是搞不正当男女关系,这件事从哪儿讲也站不住理。最麻烦的是,他不但把这位新任副市长给骂了,还用枪指着他的头,想到http://www•hetushu.com这一层,丘金柱连话都不敢说了。
杨思敏风骚道:“男人哪有说自己不行的?”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笑了,傅长征的脸红的更加厉害。
丘金柱知道人家是要自己表明态度,如果自己认罪态度不诚恳,不深刻,张扬肯定饶不了自己,丘金柱明白今天闯了大祸,他骂了这位新任副市长,还用枪指着他的脑袋,今晚发生的事情传出去,自己就要身败名裂,就算赵国栋是自己的老同学,也护不住自己。丘金柱想到这里,想到自己的前程,想到自己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打拼,什么都顾不上了,他双膝一软跪倒在张扬面前:“张市长,我错了,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好好表现,好好工作,我再也不敢滥用职权了。”
张扬冷眼看着这对男女,他也觉察到这男子十有八九是警务人员,今天这事情赶巧了,好在这帮人没有人认出张扬就是新来的副市长。
“你警官证呢?”
刘强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是,是,我马上改正,马上改正!”
张扬不屑道:“就你这个熊样还是警察?简直侮辱了人民警察这个神圣的字眼,我等着,今儿我倒要看看,丰泽警察的办事效率!”
离开饭店的时候,杨峰想让司机送张扬回去,刘强其实也是带车过来的,不过他不敢过度张扬,毕竟市委市政府对用车有着严格的规定,连张扬这位副市长都是打车过来的。
丘金柱不断点头,张扬不让他起来他也不敢站起来。
张扬笑道:“我刚到丰泽,什么都没安顿好,只要有人请我吃饭我就来!”他故意向刘强道:“刘局,今儿这顿饭是公款呢还是你自己掏腰包?”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郑波跟着走了进来,关上房门。
郑波被训得满脸通红,他想想也对,自己给丘金柱说情肯定不够斤两,他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来到隔壁房间,丘金柱已经把崔依云打发走了,衣服也穿的齐齐整整,鼻血已经止住了,正拿着一支烟大口大口的抽,得罪了副市长,他可不敢走。
“别贪心,我们都有工作,身不由己!”
杨思敏丹凤眼一翻,颇为遗憾的说道:“还想请张市长去大世界唱歌呢!”她口中的大世界是丰泽最有名的歌厅。
张扬威风十足的抬起脚面在那男子半软不硬的东西上踢了一脚:“什么东西,居然敢用枪指着我!”
郑波充满同情的看着丘金柱,发生了这种事的确够丢人的,他也没主意了,看张扬的样子,这件事不会善罢罢休。
张扬发现杨思敏的酒量倒是很厉害,难怪刘强把她叫来陪酒,果然是有备而来,几杯酒下肚之后,杨思敏白净的脸上飞起两片红霞,显得越发妩媚,一双丹凤眼就快滴出水来了,她喝了一圈,论到傅长征了,柔声道:“傅秘书,我敬你一杯!”
杨峰昨晚喝多了,今天精神有些萎靡不振,连话都懒得说,气得梁艳在桌下不停的踢他,杨峰道:“张市长,我敬你!”除了这句话他也不会说其他的了。他这杯酒喝下去,马上感到冒里不舒服,慌忙起身出去了。
丘金柱的头垂得更低:“张市长,我有眼不识泰山,我错了,刚才骂人的话,全都是骂我自己,我罪该万死!”
她起身给张扬盛了碗汤,汤煲得很好,奶白色,张扬喝了一口,入口鲜香无比,真的很不错,又夹了块鱼肉,肉质细腻,咸淡适中,张扬赞道:“不错,味道很好!”他落筷举杯道:“来,谢谢刘局的盛情款待!”
张扬望着正中的硕大鱼头,不禁笑道:“太夸张了,鱼头这么大,hetushu.com鱼得多少斤?”
张扬算准了丘金柱会过来道歉,这会儿丘金柱穿上了衣服,倒也仪表堂堂。丘金柱来到张扬面前,低着头,躬着腰:“张市长,我错了!”
张扬笑了笑:“我也没你说得这么光辉,我只是认为,大家都该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手头的工作上,搞教育的就老老实实搞教育,搞卫生的就切实抓好医疗问题,也就是咱们常说的,该干嘛干嘛,每个人都把自己该干的事情搞好,我们的工作自然就会有成绩。”
刘强道:“张市长所说的正是新时代教育的重点啊!”
那男子光着屁股,躬着身子,捂着下体,狼狈到了极点。
丘金柱听到郑波对张扬的称呼,仿佛被一个炸雷劈在脑门上,脑海里顷刻间空空如也,手足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他没听错,人家是市长,是张市长!丘金柱白天还跟老同学丰泽公安局长赵国栋谈起新来副市长的事情呢,正说着有机会要去拜会拜会,没想到居然是在这种场面下相见,丘金柱死了的心都有,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偷个情居然都被副市长撞到,他不从自身上找原因,暗暗想道:“他跟踪我干什么?”其实张扬压根就没跟踪他,是他和崔依云玩的太疯狂,影响到张大官人休息了。
刘强不失时机的说道:“我已经让教育局下发通知,动员整个教育系统和各中小学,让全市师生开展抗旱募捐。”
刘强慌忙表白道:“我自掏腰包!”
张扬按照傅长征的指点,独自一个人溜达到了白鹭宾馆的门前,虽然白鹭宾馆和市委家属院只隔着一条街道,张扬却是头一次知道。
秦清笑了起来:“像个小孩子!”
让张扬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了,那男子竟然从枕下抽出了一把手枪,一把货真价实的手枪,手枪指着张扬的额头,那厮爆发出一声怒吼道:“给我放老实点,你是谁?你他妈到底是谁?”
张扬冷冷道:“你又不是他,少跟我废话!”
杨思敏咯咯娇笑,帮着他把酒倒满了:“来,咱们喝一杯!”
郑波陪笑道:“对不起,张市长,他真不认识您!”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你回去吧!”
在外人看来,张扬是顾忌身份,所以才拒绝下一步的娱乐活动,其实张扬是感觉到跟这帮人在一起很无趣。
丘金柱看到郑波带人过来,顿时来了底气,他大声道:“把这小子给我铐起来,他闯进来袭击我,还抢我的手枪!”
张扬双目一翻:“郑波,没劲了啊,他跟那女人折腾的事儿我不问,我就是提醒提醒他考虑别人的感受,他骂我干嘛?骂人还不算,居然用枪指我?给你们警察配枪是为什么的?究竟是跟犯罪分子作斗争呢,还是在老百姓面前耍威风?”
郑波暗叹丘金柱倒霉,他原本过来是给丘金柱解围的,可遇到这种情况,实在棘手,他向张扬笑道:“张市长,要不咱们隔壁说话?”
可张大官人的提醒并没有起到丝毫的效果,人家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运动的越发激烈起来。
张扬没有上杨峰的车,饱笑道:“我和小傅走走,吃得太饱,想散散步!”
“就一晚啊!”
张扬明白她所说的是自己委托她找房手的事情,可现在张扬已经转变了念头,梁艳这个女人太喜欢显摆,到底是干宣传工作的,自己的事情真要是被她知道的太多也不好,张扬道:“改天再说吧,我看杨镇长不舒服,梁大姐还是赶紧陪他回去休息。”张扬说完就和傅长征一起走了。
张扬冷笑道:“把身份证都拿出来!”
杨峰慌忙道:“我没事,喝口热茶好多了!”
张扬鼓励他道:“怕什么?大m.hetushu.com老爷们还喝不过女同志啊!喝!”
秦清的呼吸急促起来,她小声道:“我跟爸说的是明天晚上走,明晚我去丰泽找你,后天从丰泽离开!”
最清楚这件事的是杨思敏,她是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在教育局权力可大得很,除了局长刘强,说话最管用的就是她了,过去杨思敏是丰泽一中的音乐老师,她民歌唱得特别好,丰泽市有什么大型的文艺演出经常做压轴演出,电视上也经常露脸,调到教育局有两年时间了,从一个中学老师一跃成为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没有关系是不可能的,外面都风传她和局长刘强之间有暧昧,这也难怪,杨思敏天生一副狐狸精的模样,见到异性,一双丹凤眼就没完没了的放电,立场稍不坚定就得被她给迷惑了。
刘强把杨思敏安排在张扬身边坐了,张大官人心中暗乐,这刘强还挺有意思,看情形要跟自己玩美人计。
梁艳低声向张扬道:“张市长,你托我的事情有眉目了!”
张扬差点没笑出声来,狗日的,到现在这步田地,他居然还回避主要问题。你他妈乱搞男女关系不妨碍我什么,可你影响到我休息了,这就是大大的不对。
张扬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可睡了没多久,就听到隔壁传来男女欢爱的声音,张扬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仔细一听,那声音越来越大,床板晃动,床头撞击在墙壁上,张大官人真切的感受到传来的震动,他这个郁闷啊,麻痹的,这他妈什么事儿,我从市委家属院躲到了这里,怎么又遇到这种事?
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怒骂声:“敲什么敲?敲你麻痹!”
得到了张扬的允许,傅长征这才向市政府走去,他是要去骑车,回家还有十多分钟的车程呢。
梁艳看到丈夫战斗力如此之差,也唯有心中嗟叹。
张扬把抢来的那支枪扔给了郑波,懒洋洋道:“怎么回事儿?”
听到领导的命令,傅长征这才端起酒杯跟杨思敏干了一杯。
张扬不无埋怨道:“你回来也不早说,我这就回去看你!”
“十二斤!”刘强答道。
吕燕慌忙让人给丘金柱拿衣服,丘金柱忍着痛穿上裤子,这边就揭出手机打电话。
秦清被他说得心头热了起来,轻声啐道:“不要脸!”
傅长征老老实实道:“最多一次我自己喝了一斤半,当时心情不好,想把我自己灌醉的,可越喝越没感觉。”
张扬道:“从明天开始,我会抽空去各系统考察,了解实际情况。”
那男子以为自己掌控了大局的时候,眼前忽然一花,还没搞清状况,手枪就被张扬给夺了过去,然后就看到张大官人的拳头在他的眼前放大,蓬!地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他的鼻梁上,打得那男子直挺挺倒了下去,鼻血长流,惨不忍睹。
张扬道:“今晚的事情,我只当没有发生过,如果以后我再发现你有什么不称职的地方,就别怪我不讲面子!”
“你比脸重要多了,为了你,脸算什么?”
鱼头王最有代表性的菜就是鱼头,所用的鱼都来自丰泽湖,今年丰泽湖水位下降的很厉害,渔业受到了影响,花鲢的价格也涨了不少。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每个人心里都暗道:“信你才怪!”
放下电话,张大官人躺在大床上,心里别提多舒坦了,这儿环境还不错,回头就把这房间长期包下来,明天在这儿好好招待秦副市长。
那女人裹着毛巾被,看到眼前情景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她吓得连动弹的力量也没有了。
刘强趁机道:“杨主任可是我们丰泽的第一歌星啊!”
张扬哪会有警官证,他瞪大眼睛道:“少他妈废话,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