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3章 反偷拍

吕燕将张扬一直送到大门外,她并不是害怕因为昨晚的事情牵累到自己,吕燕在白鹭宾馆只是一个客房部的经理,她也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她想上位,可是苦于没有关系,这位张市长的出现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虽然她不知能否接近张扬,可是她在尽力留给对方一个良好的印象。
沈庆华说完,常务副市长陈家年站起身来,真诚而充满忏悔的诵读了他的道歉书,到最后,他用一句感人肺腑的话结束了致歉:“各位领导,各位同志,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惭愧,我放松了对自我的要求,忘记了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国家干部应该遵守的准则,在此,我要向因为我的错误而伤害到的同志道歉,对不起!”陈家年深深一躬:“对不起!”他又鞠了一躬。“对不起!”第三次鞠躬。
张扬的笑声让吕燕有些心虚,她咬了咬嘴唇道:“张市长放心,以后我们宾馆会加强管理的。”
张扬躬下身,他临走时在房门的夹缝处不显眼的地方贴了一片透明胶带,如今透明胶带已经明显松动了,有人动过房门。这都是张扬从国安给他的间谍手册上学会的东西。
丘金柱对崔依云还是相当信任的:“她不敢乱说话,白鹭宾馆这边我也交代好了。
丘金松的任务就是守在303房间内,等丘金柱向他发出信号。接到信号之后,丘金松将事先安置在床下的袖珍录音机打开,然后迅速离开303房间。
“去哪里?”
所有人都看着他,市委书记沈庆华也看着他,如果说陈家年的道歉是刻意煽情,这厮的鼓掌就是存心故意,沈庆华居然露出一丝笑意:“小张,看来你从中得到了警示啊!”
“你确定?”
沈庆华道:“希望大家都要从这件事中得到教训!”他话锋一转,开始今天的主要议题,谈到了丰泽的抗旱工作,沈庆华道:“今年的旱情是文革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丰泽湖的水位出现了新低最近虽然有过几次降水,可是雨量太少,无法满足灌溉的需要。”他转向市长孙东亮道:“东亮同志,此前你们已经召开了市长会议,有没有具体的方案?”
桑塔纳旅行车启动之后,他远远尾随在后面。
丘金柱在不安中参加完了会议,会议结束之后,沈庆华先退场,张扬离开的时候刚好和赵国栋相遇,赵国栋笑道:“张市长好!”
吕燕不禁笑了起来,她在张扬的对面坐下,张扬看了看时间刚刚七点,距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
张扬有些奇怪的问道:“这些事不是张登高负责通知吗?怎么他没来?”
张扬笑道:“我打听好了,旁边有家百味鱼馆不错,到宾馆安顿下来,咱么就吃饭!”
郑波吐出一团烟雾,黑暗中看着丘金柱因为不安而不停闪烁的双目道:“张市长怎么说?”
丘金柱去实地勘察了一下情况,从六号楼的408房间可以清晰的看到张扬房间的窗口,他以调查案情为由,向服务员要来一张303的备用房卡,然后把408房间征用下来,丘金柱感觉到自己一个人无法完成这项复杂而艰巨的工作,他临时打电话,把他同在刑警大队的堂弟丘金松喊了过来,丘金松不知道堂哥要做什么,丘金柱只说有疑犯住在云河宾馆,让丘金松配合自己的行动。
这恰恰是丘金柱疏忽的地方,他害怕灯光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没敢开灯,可他没有想到恰恰是这件事让他的隐身处暴露了出来。
“好看,越看越爱!”
沈庆华的话说完,现场响起了阵阵掌声。
郑波道:“要不,你先跟赵局打个招呼,让他帮忙http://www•hetushu•com出出主意,万一张扬要是追究起来,赵局也能帮你挡一下!”
吕燕道:“我负责宾馆部,昨晚刚好是我值班!”
丘金柱开了辆红色夏利,这是为了不至于太招眼,来到云河宾馆没费多大夫就找到了那辆岚山牌号的旅行车,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等候。丘金柱等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一身休闲打扮的张扬,和身穿灰色运动装的秦清两人并肩走了出来。
丘金柱如释重负,他慌忙道:“张市长好,我是丘金柱,以后请多多指导我的工作!”
丘金柱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他妈真的不知道,我问过吕燕,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搞我,她说是前台值班人员随手发得房卡。”
警察的观察力都是很强的,赵国栋发现了丘金柱微妙的变化,他内心微微一怔,看来丘金柱和张扬应该认识,可过去并没有听这位老同学提起过这件事。
张扬原本打算今晚带着秦清入住白鹭宾馆呢,可是发生了昨晚的事情之后,他顿时打消了这个计划,人家都知道他的身份了,带着秦清去开房过夜,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丘金柱的计划很完美,如果一切顺利,他可以从窗口拍到一些张市长和那女郎的激情照片,万一拍不到的情况下,他还有录音带作为备用。
秦清拉上窗帘之后,张扬开始搜索室内有无异常,直到现在秦清还以为张扬有些过度紧张,当张扬在床下发现了那台袖珍录音机的时候,秦清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美眸圆睁,俏脸之上充满了愤怒。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见过!”
孙东强是最早离开会议室的一批人,常务副市长陈家年跟上他的脚步,和孙东强并肩而行,孙东强看了看陈家年,微笑道:“家年同志,身体恢复了?”
丘金柱宛如一个耐心的猎手,他今晚一定要有所斩获,他不敢过于接近百味鱼庄,害怕被张扬发现,确信张扬和秦清在百味鱼庄吃饭,丘金柱马上返回了云河宾馆,他要抓住这难得的时机,布置陷阱。
身穿黑色套裙的吕燕出现在餐厅,她今年三十一岁,保养得很好,来到张扬的面前,微笑道:“张市长,昨晚睡得还好吗?”
张扬带秦清去的地方是百味鱼庄,距离云河宾馆不到一公里的距离。
张扬悄悄走了过来,望着秦清的侧面,发现无论从哪个角度,秦清都是如此的无暇,如此完美,微风掠过,一缕秀发从秦清的前额上垂落下来,她黑长而蜷曲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眼角的金光瞥到站在一旁欣赏着自己的张扬,美丽的樱唇弯成一抹诱人的曲线。
秦清不无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我还没吃饭呢!”
张大官人一边鼓掌,一边站了起来,让他尴尬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响应,张大官人只能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太感人了!太感人了!”
张扬这一夜睡得很安稳,清晨起床之后,吕燕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早餐,张扬美美的吃了顿免费早餐,今天的阳光很好,张大官人的心情也很好,秦清在今天会来丰泽找自己,想起清美人性感的娇躯,纤长笔挺的美腿,张大官人的激情也随着朝阳一样冉冉升起。
陈家年道:“孙市长说得对!”两人的脸上都荡漾着温暖友善的笑意,可内心都充满了警戒,陈家年意识到,昨天的事情一定得罪了孙东强,以后和孙东强相处更要多加小心,恐怕这件事情不会就此善罢罢休。
孙东强暗骂,你他妈推得倒是干净,他今天看出来了,沈庆华对陈家年表面上进行了处理,其实不疼不痒,还是很回www.hetushu.com护陈家年的,毕竟陈家年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孙东强笑道:“我也不记得发生什么了!”昨儿陈家年当众辱骂他,孙东强嘴上说忘了,这笔帐却已经牢牢记在心底。
郑波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把情况告诉你了!”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叫我?”
秦清俏脸微微有些发红:“有什么好看,又不是没见过!”
张扬和秦清的晚宴进行的很开心,两人走下汽车,因为夜色笼罩的缘故,秦清主动挽住了张扬的手臂,张扬警惕的向四处看了看,自从上次他和秦清在翡翠谷遭遇岚山晨报社偷拍之后,他就变得谨慎了许多,他初到丰泽,认识他的人并不多,可张扬还是充满了警惕性。
张扬望着那张卡片,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贿赂,张扬绝不是那种拒腐蚀永不沾的干部,他接过贵宾卡,笑眯眯道:“免费倒不用,以后能给我打个折就行了!”
郑波叹了口气,从丘金柱紧张的情绪来看,他已经完全乱了方寸,郑波道:“我也不清楚,我对这个人不了解,他的传说很多,反正这个人很不好惹,你这次撞枪口上了。”
秦清看到张扬如此郑重,内心也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她点了点头。
张扬笑着点头道:“获益匪浅,获益匪浅哪!”他趁机坐了下去。
丘金柱离开白鹭宾馆的时候已经是速晨一点钟了,郑波的警车就停在外面等着他,他钻入警车。
秦清点了点头,启动汽车向外面的干道驶去。汽车拐入干道的时候,一辆警车和他们擦肩而过,那辆警车驶出一段距离停了下来,车内坐着的是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郑波,他也走过来洗车的,丰泽本来就不大,平时他们的警车都走到这座距离市政府不远的洗车场来洗,秦清的旅行车并没有贴膜,虽然是惊鸿一瞥,可是郑波却认出坐在车内的张扬,他鬼使神差的调转车头,远远跟着那辆红色桑塔纳旅行车。
郑波跟踪张扬纯粹是好奇心使然,跟踪对他这名老刑警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一直跟踪秦清的那辆旅行车来到云河宾馆,看着张扬和秦清拿着旅行袋走入大堂,这才拿起手机给丘金柱打了个电话。
丘金柱这才如释重负的站起身来,恭敬道:“张市长,我走了,不耽误您休息了!”
秦清穿着一身灰色运动装,戴着灰色棒球帽,坐在洗车场的长椅上静静等待着张扬,黑框眼镜遮不住她明澈的剪水双眸。
陈家年还想说什么,孙东强打断他的话道:“家年同志,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当务之急是带领全市人民搞好抗旱工作,切实贯彻执行沈书记的讲话,务求取得今年抗旱工作的全面胜利。”
张扬笑道:“你这话有点明知故问!”
在会议刚开始的时候,沈庆华先通报了对常务副市长陈家年的处理决定,沈庆华神情严峻,环视会场道:“昨天中午,在市政府招待所,发生了一件让人失望的事情,陈家年同志违反市委下发的禁酒令擅自饮酒,造成了很不好的社会影响,为了严肃组织纪律,提高我们干部队伍的自我约束性,经市委常委讨论决定,对陈家年同志处以党内警告处分,并扣发94年度职务津贴,希望我们在场的同志要引以为戒,不要因为自己身居官位,而麻痹大意,而放松对自我的要求,忽视党纪国法,我们要始终记得,自己是人民公仆,也是公众人物,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我党的荣誉,关系到我们这个政府的诚信。”
晚上八点,那辆红色的桑塔纳旅行车返回云河宾馆停车场和_图_书,丘金柱第一时间通知了丘金松。
丘金柱咬了咬嘴唇:“你跟我说这事儿干吗?”
沈庆华召开这次常委扩大会的主要议题是抗旱,春阳的旱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根据气象局的预测,和各方面反镇的种种迹象,今年的大旱无可避免,所以要提前做好抗旱工作。
丘金柱走后没多久,白鹭宾馆的值班经理吕燕就过来敲门,她首先对打扰了张扬休息表示歉意,然后提出给张扬换房间。
吕燕道:“好,一切都听张市长的安排!”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发现吕燕这个女人很聪明,这句话分明在撇开关系。
丘金柱信发誓旦旦道:“张市长,您放心,我一定严以律已,以一个人民警察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云河宾馆!我订好房了!”张大官人所说的云河宾馆也是丰泽市准三星酒店之一,他之所以选择云河宾馆,是因为云河宾馆位于丰泽南郊,距离市中心最远,位置最为偏僻幽静,在那儿不会遇到这么多的熟人。
郑波道:“怎么会这么巧?”
傅长征道:“张主任病了!”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知道这厮在做戏,多数人觉着好笑,可这种场合也不能笑,沉默就是最好的表达方式,可偏偏有人在这时候鼓起掌来,无他,唯张扬耳!
秦清在下午四点半就来到了丰泽,这次前来江城,她自己开车过来的,为了不被别人注意,她把那辆紫红色的桑塔纳旅行车开到了距离市政府不远的洗车场,洗车的时候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张扬漫不经心的问道:“丘金柱常到这里来吗?”
孙东亮道:“经过多方面征求意见,已经拿出了一些举措和方案,目前旱情较重地区的群众在当地党委、政府的组织领导下,积极参与抗旱自救。自流灌区抓住自流灌溉条件,普遍浇足了一次水。组织动员群众分级提水灌溉。水源缺少地区,充分利用潜水泵、轻型喷灌机等提水机械,抽取河岸塘坝内底水和各类的下水源井对农作物进行喷灌。部门联动,靠前服务。在调度好水源的基础上,派出五个督导组、五个抗旱服务队深入田间地头,充分利用技来、诞备优势,开展抗旱机械维修、机井配套和打井、洗井,指导群众抗旱浇灌。同时,加强时水利工程维修养护,加快河道、沟渠清淤疏浚堵漏,开挖大口井等水源工程建设,全面做好抗旱水源储备。接下来我们会动员农业、财政、电力、石油、农机、供销等部门,让各部门切实履行职责,主动深入一线,靠前服务,保障电力、燃油、机械、资金供应等,为我市抗旱工作提供服务。”
亮出他的警官证之后,前台服务员将张扬订下的房间号提供给他,5号楼303号房间。
张扬意味深长笑道:“我主管文教卫生,你们的工作轮不到我来指导。”
虽然得到了吕燕的承诺,可丘金柱仍然不放心,自己处在这个位置上,不出事便罢,一出事诸般麻烦只怕都会接蜂而来,他对张扬不了解,从刚才张扬打他的那一拳和夺枪的身手来看,这位副市长的传奇故事绝不是空穴来风,丘金柱用下跪获得了张扬的谅解,可是他心里没底,张扬究竟会不会放过他还很难说。
张扬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吕经理,这儿是你负责?”
秦清撅起樱唇,显得俏皮可爱,她拉低了帽檐:“就会甜言蜜语!”
丘金柱认为自己很聪明,他决定去跟踪张扬。
郑波皱了皱眉头:“他也真是,好好的市委家属院不住,跑到这里来了。”丘金柱道:“郑波,你www•hetushu.com说他会不会追究这件奎?”
吕燕拿出一张贵宾卡递给张扬道:“张市长,这是白鹭宾馆的贵宾卡,您以后要是来,带着这张卡就行。”
打开房门之后,张扬开启房内的灯,秦清则去拉窗帘,她拉上窗帘的时候,向外面看了看,对面的楼房之上都亮着灯,三四楼层只有一间房灯没有开。
张扬确信周围没人跟踪他们,这才放心大胆的揽住秦清的纤腰,他们走入五号楼的大堂,进入电梯的时候,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和他们擦肩而过,那男子向秦清看了一眼,秦清下意识的垂下头去。张扬和秦清走入电梯,他并不知道那男子就是丘金柱的堂弟丘金松。
此时秦清的旅行车已经洗好了,她过去交了钱,张扬跟着她进入车内。
张扬在市政府呆的气闷,正准备出去转转,秘书傅长征过来通知他下午开会,这次的会议是市委常委扩大会,除了几位市常委,所有副处级干部都要参加,其范围扩发展到部分单位的科级负责人。
秦清叹了口气道:“都看到当官表面的威风,谁看到背后的苦楚,拥有权力的同时就会受到同等的约束,权力越大,这种约束感和压力就会让你透不过气来。”
张扬笑道:“我说的是明天!”
张扬接到电话,马上就离开了市政府,什么组织纪律性早就被他扔到了九霄云外。不过张扬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他向傅长征交代道:“有人问我,你就说我去医院看病了!”
丘金柱闭上眼睛,脑袋向后靠在座椅上,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他答应不再追究了,说看我以后的表现。”
这个夜晚对丘金柱来说是无法入眠的,他从张扬那里道歉出来,并没有马上离去,吕燕给张扬换房也是他授意的,今晚阴差阳错,他就没想到有人把张扬安排在自己隔壁的房间,丘金柱害怕这件事张扬出去,反反复复向吕燕交代了几遍。对于这位刑警大队长,吕燕是不敢得罪的,她向丘金柱保证,这件事会严守秘密,绝对不向外泄露半点风声。
挂上电话,丘金柱的心眼就活动了起来,昨晚的事情之后,他始终处于极度不安之中,张扬虽然表示不追究,可这件事对丘金柱而言是个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人心虚的时候考虑问题往往容易误入歧途,丘金柱心想,你张扬不是抓住我的把柄了吗?现在轮到你了,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昨天我带女人开房被你抓了个现形,今天论到我抓你了,只要我抓住了你的把柄,以后你就不能威胁我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他低声道:“进去之后不要说话,你去拉上窗帘,我好好检查一下!”
郑波道:“怎么?你想灭口?”
张扬本不想麻烦,可看到她诚惶诚恐的样子,也只能点头答应,吕燕给张扬调换的是白鹭宾馆最高规格的套房,一晚上要388元,平日里都是招待贵宾用的,不过对张扬这是免费的,作为打扰他休息的补偿。张扬换房之后,很快就睡了,折腾了半宿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
张扬伸出手,覆盖住秦清放在长椅上的纤手,用力握了握,然后放开。
这问题让吕燕有些为难,她犹豫了一下方才道:“我跟他不熟!”
来到他们所住的303房,张扬看了看房门下方,眉头不禁皱了皱,低声道:“不对!”
丘金柱听到郑波传递过来的信息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张扬和一个女郎进入了云河宾馆,凭着刑警敏锐的嗅觉,他从这一消息中得到了很多的信息。
丘金柱苦笑道:“我都惨到这份上了,你就别消遣我了!”
秦清觉着hetushu.com张扬有些杯弓蛇影,小声道:“或许是服务员进去打扫了!”
丘金柱取出长焦相机,瞄准两人开始拍摄,张扬和秦清进入车由的时候,秦清把螓首靠在张扬的肩头,张扬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丘金柱狂拍了一通。
张扬这才知道张登高今天病假,隐约猜到张登高生病十有八九是昨天窝囊出来的,心里对这厮多少有了点歉意,昨儿把张登高坑的不轻。
张扬点了点头,目光看了看丘金柱,赵国栋道:“这位是我们的刑警大队长丘金柱,张市长认识?”
陈家年老脸一红,他低声道:“孙市长,昨天中午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我都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秦清用手指轻轻捏了捏他的手臂道:“看什么看?怕有人偷拍?”
张扬对他们的讲话都没有太多的兴趣,觉着沈庆华的发言和孙东亮有着太多的重复性,说来说去,无非是强调抗旱工作的重要性不过这种高调子的发言已经成为我党特色,就算枯燥无味,也得耐着性子听下去。
傅长征指了指挂钟道:“还差半个小时就下班了!”他的意思是不会有人问起。
丘金柱想了想,在他内心伸出还是抱有一丝侥幸的,他低声道:“等等再说,希望他能够信守诺言。”
张扬暗骂,你他妈少侮辱共产党员这个神圣的字眼了,他打了个哈欠道:“困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秦清道:“有什么不对?”
郑波掏出香烟,丘金柱抽出一支,拿起点烟器点燃了,用力的吸了两口,黑暗中他仍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还很剧烈。郑波道:“崔依云那边你要处理好,那种女人保不齐会说什么!”
刚刚来到办公室,卫生局长冯春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还是为了请张扬吃饭的事情,让冯春生失望的是,张扬今晚还没有空,倒不是张扬故意推辞,而是秦清来了,他的确没时间应酬冯春生。
沈庆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此次旱情持续时间长、干旱程度深、旱情发生范围广、造成损失大。目前,丰泽湖水位达到近二十年新低,内河、水库、塘坝可用蓄水量1600万方左右,我市水源缺口4000万方左右。干旱已经影响了大麦、水稻、蔬菜地正常生长,我希望各镇、各部门要充分认识当前旱情发展的严峻形势和抗旱工作的艰巨性,牢固树立抗大旱、抗长旱、抗大灾的意识,进一步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切实加强对抗旱救灾工作的领导;要突出重点,强化措施,迅速掀起抗旱救灾工作新高潮;要顾全大局,密切配合,落实责任,确保夺取抗旱救灾工作全面胜利!”
接下来,一些部门的负责人出来表了决心,这次的常委扩大会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抗旱动员大会,表决心大会。
丘金柱犹豫了好一会:“如果他把这件事说出去,我就完了!”
张扬笑嘻嘻走了过去,和秦清并排坐在一起,鼻息间嗅到秦清身上诱人的休香,恨不能将伊人现在就抱在怀中恣意爱怜。可光天化日之下,张大官人毕竟还是要顾忌身份,他和秦清都是公众人物,这决定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必须要低调。张扬道:“看你!”
因为会议进行的时间很长,张扬无聊之中四处张望,他在与会者中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赵国栋来了,丘金柱也跟看来了,张扬看丘金柱的时候,丘金柱的目光刚好在偷偷看着他,两人目光相遇,丘金柱有些心虚的笑了笑,又慌忙把头垂了下去。
郑波道:“我看清楚了,就是他!”
张扬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我发现了,这官做得越大,胆子越小!”
张扬站起身道:“不聊了,我得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