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5章 问题隐现

孟宗贵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可人家主管市长既然把话说出来了,自己也不能拒绝,孟宗贵引着张扬他们这群人上了楼,他家住在一单元301,三室一厅,93平米。
张扬走向学校大门,丘金柱担心他有什么闪失,带着警察跟着张扬一起过去,张扬笑着抬起手,示意他们不要跟上来,走到门前,向那些学生道:“大家好,我是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张扬,你们有什么不满,有什么意见可以向我说,我一定会为大家解决。”
张扬又重复道:“那栋楼是学校的吗?”
这边丘金柱带领两名警察已经如狼似虎的冲了上去,老鹰抓小鸡般将那学生给揪了出来,那学生吓得哇得一声大哭起来。
一个愤怒的声音道:“学校凭什么把我们冯老师给抓起来?”
这话让张扬抓住了毛病:“你们都有责任,怎么把冯老师给弄到派出所里了?你反倒没事?”
孟宗贵后背上全都是冷汗,今天这位副市长好像认定了他,处处跟他作对。他故意道:“时候不早了,就快上课了,我们还是回去准备一下,看看下午考试的情况!”
张扬对这厮没有好印象,冷笑道:“我不来,你能控制住局面吗?”
傅长征道:“冯天瑜带过我的数学,是个很有学识很负责的人,不过他的家庭负担很重,老婆有肾病,母亲糖尿病并发症双目失明,两个女儿都在上学,全家人都指望着他的工资生活。”
张扬道:“孟校长是双职工?”孟宗贵当然不是双职工,他老婆在烟草公司工作。
孟宗贵心里没底,他和刘强不敢靠近,远远站着,直到张扬和那些学生说完话,方才向他们看来。
教育局长刘强道:“当务之急是让学生尽快复考复课,不要把恶劣影响扩大化。”
冯天瑜的一通话激起了许多人的同情心,可把校长孟宗贵惹火了,当着市长的面这么说话不是给他难看吗?孟宗贵道:“你三月没发工资,我也三月没领工资,全校教职工还不是一样?搞得跟就你一人这样似的,你不要忘了,自己是人民教师,你动不动就闹情绪,怎么对得起这些学生?你给学生们留下了什么印象?金钱至上吗?”
张扬道:“咱们出去看看!”
孟宗贵一张脸紫的跟猪肝似的,他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想不到被张扬抓住了把柄。
孟宗贵提出邀请道:“张市长,已经中午了,一起去学校食堂吃饭吧!”
孟宗贵道:“谁知道他要吃学生食堂?教职工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刘强看到张扬带着警察到了,胆子也大了起来,打开了汽车的中控,从里面钻了出来,一时半会表情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明显带着恐惧,声音也显得干涩紧张:“张……市长,您来了!”
两人不敢耽搁太久时间,回到食堂,看到十多名学生围着张扬正说话呢,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不过从传来的阵阵笑声来看,谈得应该很开心。
张扬坐在汽车内向身边的傅长征道:“小傅,孟宗贵这个人怎么样?”
不少学生都流露出畏惧之色,学生时代最害怕的就是喊家长,别看他们闹腾的欢,一听家长两个字就收敛了许多,再说,来的这位是副市长,在他们的眼里副市长已经是神级的存在,每个人身上都有官威,但是官威也分大小,刘强的官威压不住阵脚,可张扬能震住,这就是气场。
张扬看不惯这厮的强势,打断他的话道:“孟校长,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过来就是为了搞清问题,冯老师,你说说,到底是因为什么?”
“调查情况?你把冯m.hetushu.com老师扣了一夜,情况调查清楚了没有?”
孟宗贵被张扬说得老脸通红,他讪讪闭上了嘴巴。
刘强拿出手绢擦了擦冷汗道:“我这就带您去!”
傅长征过去曾经去过冯天瑜的家,他点了点头道:“就在南关!
冯天瑜道:“张市长,我们这些老师有三个月没发工资了,我们也是七尺男儿,我们也要养家糊口,我们不能一边饿着肚子教书育人,一边还要想着家里没米下锅……”
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听话,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张扬是副市长,就在张扬走向教育局长刘强的那辆标致车的时候,一个学生端着一盆污水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朝着张扬就泼了过去。张大官人何等身手,岂能让他得逞,足尖一点,身躯倏然向前跨出一大步,那盆水顿时落空。
孟宗贵叹了口气道:“我们也没办法啊,上级不拨款,我就是想改善学生食堂的伙食,也有心无力啊!”
张扬道:“我明白了,你们两人发生纠纷,然后派出所把冯老师给带走关起来了,这件事传出去,引起了广大师生们的愤怒,所以才闹出了今天的罢课罢考事件,是不是?”
张扬道:“这座楼住的全都是双职工了?”
张扬在三点钟的时候离开了学校,他并没有做过多的表示,但是孟宗贵明白,这件事不会到此为止,望着张扬坐着汽车离去,他向教育局长刘强道:“刘局长,张市长是不是生气了?”
孟宗贵道:“拖欠工资也不是我想要的,局里不给钱,我有什么办法?你们让我们盖教学楼,树立丰泽教育界的标杆形象,答应要给我们学校一笔拨款,可到现在也没有兑现!”
张扬并不相信孟宗贵的话,市里拨的教育经费少是个不争的事实,可这并不足以成为食堂饭菜恶劣的理由,张扬指了指新盖的教学楼道:“教学楼很漂亮!”
张扬看了看手表:“我时间不多,那些孩子的时间更加宝贵,你们身为教育工作者,耽误了孩子们考试,今天的事情会在他们的心中留有怎样的印象?也许会影响到他们以后对社会的认知,严重的影响到他们的人生观,对他们造成一生的影响,现在谁可以向我解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导致了今天的这场事件吗?
教育局长刘强和司机躲在汽车内,吓得脸色苍白,围了这么久,倒是没有学生砸车,可标致车上用墨汁和颜科画得五颜六色,上面连写着缩头乌龟,贪官污吏,更有甚者还在上面写下了乌龟王八蛋。
张扬笑道:“听听他们的意见,学生正该长身体的时候,你们学校的伙食是不是大差了?”
张扬笑道:“做管理的就是比做教学的辛苦,孟校长分到好房子是应该的!”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心说老子不来你都成缩头乌龟了,指着你这事情不得闹到天上去?他问道:“校长室在哪儿?”
孟宗贵道:“市里答应财政划拨的两百万只给了五十万,还差一百五十万没有到账!”张扬点了点头,向傅长征道:“小傅,你把这件事记下来!”
孟宗贵愣了一下,装出没有听到似的:“张市长,先去办公室坐一会儿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
孟宗贵猜到张扬的目的之后,回答问题就小心了许多:“五口人,我们两口子,还有两个孩子,我爸也住在这里,这会儿去下棋了。”
丰泽一中的这片宿舍由一栋红色砖墙的三层小楼,和十多排平房组成,冯天瑜的家就住在6排12号,张扬在门外水果摊上买了些水果,这才跟傅长征一起来到冯天和图书瑜家门前。
孟宗贵慌忙道:“没事,没夸,快请进!”
张扬道:“算了,今天闹了这一出,你再让那帮学生去考试,也考不出水平,还是先让他们稳定稳定情绪吧!”张扬望着孟宗贵道:“昨天你和冯老师为什么打架?”
刘强悄悄向孟宗贵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要懂得审时度势,这边又赔着笑邀请张扬坐下。
来到门前,张扬却摇了摇头道:“咱们还是别进去了,别踩坏了孟校长家的地板!”
孟宗贵嘴很硬:“我已经着重强调过,教职工有不满,可以向我提,我解决不了可以去找教育局,可他们不听,利用学生的冲动善良,掀起了这场动乱,我查到幕后是谁在怂恿,一定会追究他的责任。”
张扬脸色陡然一沉:“我问你了吗?”
张扬想了想,留下来吃顿饭,看看学生的伙食情况,丰泽一中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他不能就这么算了,张扬笑道:“好,去吃饭!”
孟宗贵马上出来表决心:“各位领导放心,我马上着手复考复课!”
回到学校,张扬等到全校开始考试之后,抽空去各年级考试现场转了一圈,因为冯天瑜的事情得到了解决,教师和学生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现在都投入到考试中。
张扬笑道:“算了,不进去了,省得回头打扫卫生麻烦,对了,孟校长家里几口人啊!”
张扬皱了皱眉头:“刘局长,怎么回事儿?”
一句话说得孟宗贵满脸通红,他是第一次和这位副市长接触,想不到这位年轻的副市长这么不讲情面,孟宗贵在丰泽也是风云人物之一,他的声望和底气完全是因为丰泽一中一流的教育水准和超高的升学率造成的,他多次当选为省市级先进教育工作者,是江城教育界的旗帜性人物之一,就算是教育局长刘强对他也相当的客气,可张扬根本不理那套。
张扬看了看手表,才刚刚一点钟,他笑道:“不急,咱们去孟校长家坐坐,喝杯茶!”
校长孟宗贵的情况比起刘强好不到哪里去,他被学生给堵在了校长室里面,正气得嚷嚷着:“反了!反了!以为是文革吗?今天参与闹事的学生,我一定要追究他们的责任,绝不放过一个!”
孟宗贵道:“他是单职工,不符合我们的分房要求!”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知道他家在哪儿吗?我想去他家看看!”
这时丘金松带着那名被派出所扣押的老师回来了,老师是高三的数学代课老师,名叫冯天瑜,四十多岁,人长得又黑又瘦,如果不是带着个黑框眼镜,跟普通的农民没啥分别,滑稽的是他的一条眼镜腿上还贴着胶布,那是因为昨天和孟宗贵撕扯的结果,跟冯天瑜一起过来的还有辖区派出所的所长陈大力,他本来就在现场维持秩序呢,听说副市长来了,也吓得不轻。
孟宗贵听说市长来了,慌慌张张开门迎接,他满脸堆笑向张扬道:“张市长,您怎么来了?”
学生们一听他是市长,顿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张扬笑道:“你们一起说,我听谁的是?这样吧,我去学校,你们商量一下,派代表来跟我谈!”
陈大力僵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难堪到了极点。
孟宗贵走了过来:“张市长,和学生谈话呢?”
张扬道:“不会影响封学生的成绩发挥吧?”
孟宗贵叫苦不迭道:“张市长,学校账上没钱,市里不给,我有什么办法?”他还算给刘强面子,没有把责任全都推到教育局。
张扬突然问道:“孟校长家也住在这里?”
刘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十http://www.hetushu.com分了,他向孟宗贵使了个眼色,提醒他到吃饭时间了。
教职工宿舍一共七层楼,三个单元,每单元十四户,一共是四十二家,这座宿舍楼和教学楼几乎同时兴建,竣工要早一些,从学校有一个偏门可以进入教职工宿舍,这是为了方便老师进出。
借着上厕所的功夫,刘强向孟宗贵道:“你怎么回事?知道张市长来视察,伙食还搞这么差?”
傅长征道:“我不清楚,不过听说他还是很有能力的,过去是个政治老师,担任丰泽一中的校长已经有四年了,我当年在这里读书的时候,他还是副校长。”
张扬道:“学校管理层和老师的矛盾怎么会波及到学生?你怎么当校长的?”
孟宗贵道:“一定有人在背后挑唆!”
张扬继续向校门口是去:“我已经让人去接冯老师了,具体情况,我会调查清楚,你们堵住学校大门,焚烧试卷,影响不好吧,目前你们的行为还没有触及刑法,万一触及了刑法,法律一样会对你们进行制裁,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种,同学们不要采用这种激进的方式,电视台和报社的马上就会来到这里,如果你们现在的行为被拍摄进去在电视上播出,你们的家长看到会作何感想?”
刘强听得有些头疼:“我说老孟,你是要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了?”
张扬停下脚步:“怎么回事?”
张扬笑道:“到底是当老师的,肢体冲突,嗯,用词倒是挺恰当,到底怨谁啊?”
丘金柱这才放开那学生,这么一折腾,学生们越发胆寒,很多人已经悄悄退去了,张扬走向刘强那辆标致车的时候,这些学生自动让开一条道路。
教育局长刘强及时为孟宗贵解围道:“孟校长是给学校做过突出贡献的人,据我所知学校分房成立了分房委员合,对每位职工进行了综合打分,孟校长的分数在全校处于前十名!”
副市长留下吃饭,刘强自然要留下陪同,丘金柱则收队向张扬告辞离去。
张扬转向孟宗贵道:“孟校长,我不管你和冯老师生了什么纠纷,为什么不发工资?为什么要拖欠教职员工的工资?”
刘强指着孟宗贵的鼻子道:“你啊,今天的事情不会这么容易了结,你自己看着办吧!”
冯天瑜大声道:“我没挑唆,我也不希望影响到学生的正常学习考试!”
陈大力吓得脸都绿了,这位新来的副市长分明是要拿他开刀啊!
孟宗贵脸有些红了:“没打架,就是发生了点肢体冲突!”
张扬道:“去年发生在江城教育局的事情你们都听说过吧?”
孟宗贵道:“到现在还欠着施工方八十多万工程款呢!”
知道内情的人都清楚,住在这里的只有孟宗贵两口子,他的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他父亲在丰泽不错,可是并不住在这里,因为他父亲和他老婆合不来,所以老爷子一个人住在丰泽南关,也是丰泽一中的教职工宿舍。
冯天瑜面露惭愧之色,他咬了咬嘴唇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孟宗贵最害怕的就是问到这件事,他点了点头。
一群人跟在张副市长的身后走出食堂。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拄着拐杖坐在院子里正晒太阳,听到脚步声,低声问道:“谁啊?”
张扬笑道:“哦!盖得也不错,走,咱们去看看!”不等孟宗贵说话,他已经先行向教职工宿舍楼走去。
张扬在教育局长刘强,丰泽一中校长孟宗贵的陪同下来到学校食堂,按照刘强、孟宗贵这帮人的意思是要请张扬进教职工食堂的包间吃饭,可张扬今天做得和*图*书很平易近人,他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微笑道:“既然未了,咱们就去吃学生食堂吧,看看学生食堂的饭菜怎么样!”
孟宗贵怒吼道:“你一句没想到就完了?今天的期中考试全都搞砸了,学生罢课罢考,把试卷都烧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陈大力被问得满头大汗:“这……”
以张大官人养尊处优的性情来说,让他吃这样的饭菜,比吃药还难受。教育局长刘强,校长孟宗贵这些人陪着他,看到张扬的表情,巳经知道今天触到了张副市长的逆鳞,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孟宗贵道:“我……我……当时是这么回事儿,我在开全校教职工会议的时候,冯老师起来提出工资的事情,还带头闹事,我他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他冲上主席台攻击我,所以我就报了警!”说完他望着冯天瑜道:“冯老师,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孟宗贵道:“工资暂时发不下来的又不止我们一个学校,我不是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件事吗?知道你家庭困难,我上月还给你批了救济款,可你是怎么做的,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撕扯我的衣服,还恐吓……”
刘强道:“你少发牢骚,工资的事情我想办法尽快给你们解决,你也要从自身的管理上找原因。”
张扬看到眼前的场景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堂堂一个教育局局长竟然被人吓成了这番模样,真是把干部的脸面前给丢光了。
因为是中午,孟宗贵家里没人,打开房门,可以看到房间内全都铺着光可鉴人的木地板,家具也是红木的,不管主人的身份,一看家里装修的档次就可以推断出这家的经济条件很好,孟宗贵很热情的请张扬进去坐,心里却在滴血,他已经意识到,这位副市长不会平白无故提出来自己家看看的,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难道张扬的这把火要从自己的头上烧起。
丘金柱的配合让张大官人心头暗爽,人就得敲打敲打,不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他不会这么听话。
张扬听得也有些心酸,这冯天瑜是够可怜的。
陈大力支支吾吾道:“我是想调查情况!”
丘金柱点了点头,一脸严肃道:“张市长放心,我们会认真调查这件事,如果查到问题,对当事警员一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刘强马上道:“张市长,我马上协助学校处理这件事,争取在最短的时伺内解决拖欠教师工资的问题。”
刘强道:“市里财政困难,最近主要的财政都用于农业生产,所以教育拨款有所耽搁……”
孟宗贵道:“我们都有责任!”
孟宗贵不说话了,刘强他是不敢得罪的,沉默了一会儿方道:“学校存在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拖欠教职工工资的也不止我们一个学校,要业绩要面子的时候,把我们推到前面,可现在出问题了,又要把我们推出去,凭什么啊?”
冯天瑜家门前有一个十多平方的小院,院子西边搭建了一个小厨房,因为大门没锁,张扬走了进去,傅长征拎着水果跟在他的身后。
张扬一步步走向校园内,丘金柱望着这位副市长,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单单是这份勇气和气势很少有人能够及得上,自己栽在他的手上不冤,想到这里,丘金柱心里居然好过了许多,这就是精神胜利法。
张扬道:“真不知道你这个派出所长是管什么吃的,你的责任是调解缓和矛盾而不是激化矛盾,丰泽一中今天的事情,你负有很大的责任,丘队,你们公安局内部的事情我就不插手了,你回去把情况向赵局如实反映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道:“冯天瑜那个人你了解吗?”
http://m.hetushu•com扬又指了指校园东侧的一栋楼道:那栋楼市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这时候教导主任陈祥林走了进来,他满面喜色的向张扬汇报道:“张市长,师生们的情绪已经平复下去了,通过我们的说服教育,学生们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已经让文印室加紧时间印刷试卷,下午考试就能够正常进行。”
张扬转向陈大力道:“你凭什么抓人?”
说话的时候学生散了,张扬在教育局长刘强、刑警大队长丘金柱的陪同下来到了校长室。
张扬冷笑了一声,心说,你他妈先把自己的责任理清楚再说。
学生食堂都是大锅菜,张扬去看了看,菜有六个种类,还马马虎虎过得去,不过菜的质量就不敢恭维了,他要了一份萝卜烧肉,一份青菜豆腐,萝卜烧肉有些糊了,里面全都是些肥肉块,这还是因为他是客人,那些学生打得菜往往不到他一半,想从中挑出一块肥肉都很难。米还有点夹生,不是什么好大米,吃了几口就咬到了沙子。
教导主任陈祥林道:“应该不会,我们经过考虑之后,做出考试日程的调整,下午考得都是副课。”
孟宗贵笑了笑:“多数都是!”
派出所所长陈大力道:“是这么回事儿……”
几个人都沉默了下去,江城教育局长郑先泰在教育系统内非法集资,挪用集资款,在整个江城教育界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郑先泰最后的结局所有人都知道,张扬提起这件事是对他们的警示。
丘金柱让堂弟丘金松去办这件事。
问题已经无法逃避了,孟宗贵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那是教职工宿舍楼!”
冯天瑜道:“我知道你给我批了救济金,100块钱的救济金,你让我怎么感谢你?我三个月的工交都没着落,这一百块钱就能解决我家的根本问题了?我老婆长期生病,我两个孩子都在上学,我老娘双目失明,我们一大家子人就挤在26平方的平房里,我说这些可能你们不会理解,你们这些领导干部有新的宿舍楼住着,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你三个月不开工资,一样有钱吃饭,我不行,我就指望着那点工资,我老婆拖着生病的身子每天去商场门口帮人修补衣服赚点钱贴补家用,我两个女儿连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孟校长,你不懂,你孩子都有一份好工作,我孩子还在上学,我刚刚才知道,她们每天放学后都要去大街上捡废纸、易拉罐,想帮家里减轻一些负担,不是她们学习不好,我大女儿高三全年级成绩第一,我小女儿初三也是班级前三名,这么大的姑娘了,谁不爱美,谁不爱面子,可她们发生在我家,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就得让她们跟着我受苦,看着她们……我死了的心都有……我是个男人,我是个父亲,我知道我是个人民教师,可我现在,活得连个人样都没有,我……”冯天瑜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他摘下眼镜,眼圈红了,扭过脸不停的抹泪。
刘强没好气道:“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好好检讨一下,这件事一定要在教育系统内好好检讨一下。”
冯天瑜道:“是,是我先攻击的你,可我只不过是提出讨要工资,你也不能让我滚出去,你是领导不错,可也不能不考虑别人的尊严!”
丘金柱望着他们,心头越来越舒坦,这就是人的劣根性,自己倒霉了,巴不得别人都比他还要倒霉。
张扬皱了皱眉头:“我说孟校长,你能不能给别人一个说话的机会,回头该你说的时候,自然会让你说!”
张扬故意道:“环境不错嘛,这宿舍楼挺不错的,怎么冯老师刚才说住房条件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