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6章 立场转变

张扬正色道:“公事公办,我不能白住!”
巧的是,当晚白鹭宾馆的值班经理还是吕燕,原本并不是她值班,因为当值经理有事临时和她换了一下。
离开大香港,张扬让傅长征先走了,他上了丘金柱的警车,丘金柱恭敬道:“张市长,您去哪儿?”
张扬笑道:“用不着这么隆重啊!”
梁方尴尬笑了起来,想不到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把自己给绕进来了。
张扬道:“这样吧,咱们去白鹭宾馆喝!”
吕燕介绍道:“这是宾馆最好的房间,环境优雅,位置稍稍偏僻一些,不过很清静!”
冯春生和梁方都笑着道:“真是年轻有为啊!”心中却都很不服气,一个卫校毕业生怎么就混成了副市长,这老天爷八成是看走眼了。不管他们心中怎么想,脸上却是不敢做出一丝一毫的不敬。
张扬举起酒杯道:“谢谢吕经理的盛情款待,还是自己人在一起喝酒舒心,不怕外人说闲话!”
冯璐咬了咬嘴唇,她当然听说过张副市长去学校的事情,不过她并没有亲眼见到,想不到这位市长大人居然来到了他们家里,她怯怯道:“张市长好!”明澈的双眸中流露出几分惶恐。
冯春生今晚请张扬吃饭,目的是和他缓和关系,从张扬的表现来看,人家应该没把他迟到说的那些话当成一回事儿,冯春生内心也就释然起来。
张扬起身道:“你放心,我马上就能找到证据!可如果我找到了证据,你准备怎么办?”
梁方道:“张市长,医院虽然总收入很多,可医护人员的工资并不高。”
张扬道:“开始我也这么觉得,不过现在看来,丰泽的干部也不是那么辛苦!该吃肉的吃肉,该喝酒的喝酒,只不过是躲在沈书记看不到的地方罢了!”
张扬问道:“陈大力的事情怎么说的?他平白无故把冯天瑜扣了起来,有没有说出原因?”
吕燕看到张扬和丘金柱并肩到来的时候,内心实在可以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那天晚上,张扬惩治丘金柱的情景她是亲眼看到的,可这才过了多久,两个人居然谈笑风生的并肩走来,难道真应了不打不相识那句话?吕燕虽然心中不解,可仍然笑容满面的迎了过去:“张市长,丘大队,你们来了!”
孙东强沉吟了一下道:“这件事尽量不要张扬,必须要谨慎,一定要证据确凿才可以向上汇报!”他所说的向上汇报就走向市委书记沈庆华汇报。
丘金柱则回到车里从后背箱抱了一箱清江特供,最近江城酒厂的生意不错,清江特供基本上占领了江城池区的酒水市场。重新回到房间内,看到张扬正在观看丰泽新闻,张大官人过去是不喜欢关注新闻的,可他发现杜天野、宋怀明、顾允知,甚至副总理文国权他们这些人都喜欢看新闻,于是认为看新闻是了解时局把握大势的重要途径,过去自己可以不关注,可现在必须要关注,那啥……咱已经是副市长了,必须要关注国家的时政大局了。
吴建新的话没有什么漏洞,张扬让他把近两年来用于教育系统的拨款详单整理一下送来。
丘金柱把吕燕拉到一边,让她去准备一些酒菜。
吴新建离去之后,市长孙东强让秘书瞿亮过来请张扬过去,他也听说了发生在丰泽一中的事情,这件事已经在丰泽沸沸扬扬的传开了,其热度甚至超过了当前市委市政府的重中之重抗旱救灾,教育是张扬分管的工作,孙东强不找他找谁?
张扬不无狡黠的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张扬笑道:“这江城真是很小啊,绕了一圈子,卫生系统的领导全都是同学!”
冯春生道:“和图书市里几家医院相对来说好一些,可是乡镇基层医院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市里在这方面的财政支出并不多……”
丘金柱马上就明白了,张市长是想套自己的话呢,他笑道:“公安系统的事情我最清楚,教育系统的事情,我都是道听途说。”
冯璐道:“考完了,回家看奶奶!”
张扬想了想:“送我去白鹭宾馆吧,市委家属院那边睡得不踏实。”
说实话,丘金柱打心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他那天被张扬痛揍的情景全都被吕燕看到了,虽然吕燕这个人很精明,可丘金柱仍然担心她把那件事泄露出去。张扬笑道:“觉着你们这里住着舒服,所以打算长期开房了!”
“我怀疑丰泽一中拖欠工交款的背后存在着严重的经济问题,我建议提请纪委介入,帮忙调查看看里面有没有贪污腐败的行为。”
张大官人脸色不善,冲口问道:“教育系统的工资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拖欠了三个月?”
吕燕道:“去餐厅吧,我让厨师长给你们做几个拿手的好菜!”
孙东强道:“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实现完完全全的公平化,不可能搞平均主义!”
张扬道:“我已经让人查的清清楚楚,房产登记的名字怎么会有错?”
张扬反问道:“梁院长究竟是医术精湛呢还是管理出众?”
丘金柱笑道:“成!”
张扬笑了笑,这女孩儿身上有几分陈雪的味道,不过缺少了陈雪的沉稳和冷静。他心中顿发生好感,微笑道:“下午不是要考试吗?怎么回来了?”
老太太道:“我儿子的好朋友啊,那你可得说说他,让他别这么辛苦,每天备课都到夜里,太辛苦了,赚不了几个钱,万一再把身体熬坏了,我们一家老小可怎么办啊!”
张扬向吕燕笑了笑道:“不瞒你说,市里给我分了一套房子,可条件实在太艰苦,我这个人不太能吃苦,宁愿自己掏腰包改善改善居住条件。”
张扬道:“我对医院管理不在行,过去还在春阳妇幼保健院当过几天书记,别人都把我当成外行!”
孙东强看到这厮脸上的坏笑,顿时明白,自己还是中了他的圈套。看情形这厮是要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如果事情闹大了,势必会触及到丰泽一部分人的利益,张扬刚才的那番话用意就是逼着他表态,这是政治绑架。在这件事情上,张扬想把他绑架到一条船上。
吕燕带着一名服务员送了四道凉菜过来,小推车上面放着菜,下面还带了一箱茅台。
孙东强也被他激的热血上头:“你只要找到了确凿的证据,我出面处理!”
张扬当然能够听出来,他笑道:“好啊,一个医院的医疗水平虽然不能用收入多少来衡量,可是这毕竟是一个重要标准,只有收入多了,才能够购买更先进的医疗设备,才能够提高职工的收入,收入高了才能吸引更多的医疗人才假如。”
丘金柱把那箱酒放在墙角。
张扬笑道:“清江特供,你也喝这酒?”
孙东强愣了一下,这件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他有些吃惊的看着张扬,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说的这件事可有证据?”
吕燕笑了起来,市委家属院的条件她是知道的:“沈书记要求很严,整天都把艰苦朴素挂在唱上,所以江城各县市的干部没有比丰泽更辛苦的。
老太太道:“哪位市领导啊?”
吕燕道:“不隆重,今天算我请客,我给您接风,平时我是没这种机会的!”
再往里是大衣柜,和布帘子组成的隔断,后面的空间内放着一张双人床。
吕燕笑道:“欢迎之至,和图书荣幸之至!”她去迎宾台拿了贵宾套房的钥匙,亲自带着张扬来到房内,这间房大概有六十多平,有卧室,还有办公会客区。
张扬一脸坏笑道:“低调?我怎么没发现?”
丘金柱没想到张副市长会主动邀请自己吃饭,他难以形容内心的激动,在和张扬的两度交锋之后,他对这位新任副市长已经产生了说不出的畏惧,他原本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如何和张扬相处,可今天他有些明白了,自己的身上还有可利用的东西,这正是张扬为什么没有把他一打到底的根本原因,人一旦知道了自我价值,内心就安稳了许多,丘金柱虽然处处落在张扬的下风,可他今天在丰泽一中看到张大官人的表现,马上明白,在丰泽能够比张大官人强势的不多,自己败在这个人的手下,并不丢人。
张扬微微一怔,他混迹体制也不是一天,也见识过无数次相互推来推去的扯皮现象,他盯住吴建新道:“丰泽一中的教学楼,市里是不是答应了二百万的拨款?这笔钱有没有全部到位?”
有些事不查则已,一查问题顿时都出来了,丰泽一中的教职工宿舍竟然有七套都在教育局领导的名下,连教育局长刘强都有一套,是可忍孰不可忍,张扬看完那份资料就火了,他拍着桌子站起来道:“都什么玩意儿?这七个人跟丰泽一中有什么关系?他们是代课了还是出钱了?他们凭什么分到丰泽一中的教职工宿舍?”
孙东强被这厮噎得满脸通红:“我怕什么?我说我怕了吗?我是在强调,任何事都要讲究事实证据,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不可以惊动纪委方面!”
冯春生道:“梁院长是两样都很厉害,在医学上他是呼吸科专家,在管理上,他把丰泽人民医院搞得有声有色,在江城所有综合医院里面,去年的总收入排名第四,除了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江城二院,和江城军分区医院,就数我们丰泽人民医院了,今年一季度的收入又比去年同期攀升不少,照这样下去,今年有望在江城医疗系统排名前三了。”
张扬也不客气,招呼吕燕和丘金柱坐下,丘金柱开了瓶茅台,吕燕笑着把酒瓶夺了过去:“丘队,这可不是你的专业,我来倒酒,你陪张市长喝好了就成!”
张扬对房间表示满意,他向吕燕道:“一天多少钱?”
傅长征慌忙解释道:“这位是张市长!”
梁方笑道:“那倒不至于,我们从没有拖欠过医护人员的工资。”
听到这句话丘金柱脸上一热,其实吕燕这句话是无心的。
丘金柱道:“局里已经决定暂时把陈大力停职,这次丰泽一中的罢课罢考事件和他有着很大的关系,如果不是他把冯天瑜抓起来,矛盾也不会激化到这种地步。”
他和傅长征来到汽车前,迎面一个老头儿提着鸟笼走了过来,傅长征低声向张扬道:“那位老爷子就是孟宗贵的父亲!”
吕燕点了点头,出门去准备了。
张扬道:“酒还成,你这是45度的,口感稍差了一点,改天我让刘金城送点陈酿给你尝尝!”丘金柱受宠若惊的点点头。
丘金柱也有他的小智慧,他本以为被张扬逼到了绝境,可眼前又浮跳出一线生机,他明白自己怎样才能过得更好。
张扬点了点头,他和傅长征也没有久留,起身告辞,冯璐把他们送到门外,小声说了句:“谢谢张市长!”她指的是张扬把她父亲从派出所放出来的事情。
冯春生趁机道:“是啊,我上次去也没见到!”张扬笑了笑,探望领导的亲属,这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张扬道:“你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http://m.hetushu.com你没去现场,如果你看到孟宗贵家体三室一厅,你再看看冯天瑜五口人挤在26平方的平房内,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张扬故意道:“沈书记母亲的病怎么样?重不重啊?”
孙东强道:“我说不解决了吗?可你也不能只凭着表面看到的几件事就断定人家一定有问题!”
张扬笑道:“大娘,我是教育局的,跟冯老师是好朋友,路过这里过来看看您!”
这样的事情并不难打听,傅长征很快就打听出来了,孟宗贵的父亲就住在孟宗贵过去的房子里,是个大户,也是三室一厅,只不过户型稍稍老了一些。
张扬对自己的过去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淡然笑道:“我是江城卫校毕业的!”
丘金柱和吕燕陪着张扬喝了这一杯,两人心头都因为张扬的这句话而变得暖烘烘的,尤其是丘金柱,他感觉到这世上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议,昨天他还和张扬处于斗争的对立面,心中恨极了张扬,怕极了张扬,今天心理上想明白了立场,一旦站在张扬的身边,感觉自己的命运也不是那么悲惨,人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
梁方是个很有眼色的人,菜一上来,他就忙着倒酒,笑道:“我听说张市长最早也是学医的?”
傅长征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丘金柱启动了汽车。
吴建新道:“市里是答应了这笔拨款,可是当时写的清清楚楚,这二百万是分成四年付清!已经给过一部分了!”
赵洋林沉吟片刻,说了一句话:“东强,你是丰泽市长,凡是他做得对的事情你一定要支持,凡是他做错的事情,你也要支持,支持是一回事儿,表态又是另外一回事,只要掌握好度,知道什么时候站出来就行了!”
张扬一听就火了,这孟宗贵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一家三口人霸着两套三居室,冯天瑜一家五口人才挤在26平方的蜗居内,这哪有什么公平可言,回去的路上,张扬给了傅长征一个任务,去查一下丰泽一中职工宿舍的资料,看看这四十二套房子究竟都分给了什么人。
张扬并不是吴建新的上级领导,他也不管财务,可他毕竟是副市长,听到他的召唤,吴建新还是颠颠的跑了过来,吴建新还有一个身份,他是市委书记沈庆华的妹夫,在丰泽坐拥财政大权,是个潜在的实力人物。
丘金柱道:“现在江城地区都在喝这酒,江城酒厂这两年宣传做得不错,酒还是过去那个味儿,不过包装水平上来了,广告铺天盖地,销量也上去了!”
吴建新也听说丰泽一中罢课罢考的事情了,丰泽并不大,这种极具新闻价值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吴建新道:“张市长,老师的工资款我从来没有拖欠过,财政局每一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沈书记一直强调教育的问题,所以,我们的教育拨款从来都是提前下发的,至于为什么会拖欠工资跟我们没有关系,是他们教育系统自身的问题。”
张扬害怕冯春生趁机找他要钱,慌忙岔开话题道:“我说冯局啊,咱们还是别谈这个问题了,工作上的事情上工作时间谈,今晚咱们只谈感情不谈工作!”
吕燕笑道:“张市长别考虑这方面的事情了!”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还吃啊!刚刚冯春生请得那顿还没消化呢!”
傅长征看到张扬发火了,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其实这种事情在各系统中并不少见,张扬生气的原因在于今天看到冯天瑜和孟宗贵的巨大反差,再加上中午刘强在他面前装的若无其事,背地里竟然干这种勾当,张扬越想越气,他感觉到今天罢考罢课的事情没那么简单,拖欠教职和_图_书工工资的事情也没那么简单,他把财政局长吴建新叫到了办公室。
老太太眼睛瞎了,耳朵还好用,她向后侧了侧道:“你用不着这么大声,我听得到!”
丘金柱倒也爽快:“张市长想听,我就说给您听,这样吧,我请您去吃饭!”
当晚是卫生局长冯春生请客,他请客的地方在大香港,丰泽很多的酒楼以地名命名,诸如大香港、金台北、南澳门、大上海,大香港是其中最为有名的一家,以经营粤菜为主,冯春生这次请客和丰泽市人民医院院长梁方一起过来的,他们两人是大学同学,还有一个重点就是,梁方负责结账,张扬这边带着秘书小傅、刑警大队长丘金柱。
梁方听说了这件事,他和冯春生几十年的交情,当然不忍心看到老同学受窘,笑着替冯春生解围道:“老太太的病情不重,支气管炎,经过治疗已经缓解了,沈书记不想这件事传出去,所以严令禁止别人探望,她住了半个月的院,我也只去过一次。”
张扬却道:“我看这儿就挺好!”他指了指外面客厅的小桌道:“弄两个小菜,我们就在这里吃!”
张扬道:“道听途说也行,有道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你说给我听听,我从中也能了解一些情况。”
冯春生满脸笑容的把他们给迎了进去,几个人坐下之后,冯春生让服务员上菜,他们相互做了个介绍,张扬没见过梁方,梁方主动跟张扬套近乎,他和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左拥军事同学。
张扬笑了起来,丘金柱上前把那箱茅台抱下来。
“这怎么是平均主义呢?这是我亲眼所见,同为丰泽一中的职工,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好,这件事我先不提,丰泽一中教职工宿舍住的应该是学校的教职工吧?为什么会有七套房在教育局领导的名下?”
张扬道:“孙市长,我感觉这件事里有猫腻,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调查一下?”
吕燕道:“要不,先记账吧,等月底一次结账!”
冯春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们这些人都快五十岁了,熬了这么多年都有了一定的经验积累,所以当领导的也多一些。”他说得倒是实话,老的退了,年轻的还没有跟上,他们主政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张扬道:“别告诉我你们也拖欠工资啊!”他今天被丰泽一中拖欠工资的事情搞得头大,可不想卫生系统也出现同样的事情。
张扬皱了皱眉头,中午的时候,孟宗贵明明说过他父亲跟他一起住,看那老头儿提着鸟笼上了楼房,张扬道:“你去打听打听,他是不是住在这里。”
张扬火上来了:“你不用怕,出了事我负责!”
张扬点了点头:“我刚来丰泽,很多事情都没搞清楚,你在丰泽干了这么多年,看问题应该比我明白!”
冯春生想不到张扬上来就揭短,老脸不禁一红,他之所以请张扬吃这顿饭就是想当面向张扬道歉,那天张扬用免提那一招把他坑得够呛,他当众说出了是沈庆华重要还是张扬重要的话,摆明了看不起这位新来的副市长。
张扬离去之后,孙东强越想越不是滋味,他拿起电话给岳父赵洋林打了过去,赵洋林不仅仅是他的岳父,更是他仕途上的老师,孙东强将这件事一五一十的向赵洋林禀报了一遍,他是想从岳父那里获得指点。
张扬对沈庆华并没有什么顾忌,在他看来,你沈庆华再大还能大过杜天野?他对孙东强的态度有些不满:“孙市长,你顾忌什么?这么大的问题如果我们不去处理,教育系统肯定还会出事,现在是罢课罢考,下次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不及时解决问题,只会出现更大的问题。”http://www•hetushu.com
张扬陪着老太太说了几句话,说话的时候,一位长相秀美的女孩儿走了进来,她是冯天瑜的大女儿冯璐,冯璐身材高挑,皮肤白哲细腻,五官精致,却是一个不可多见的美人胚子,想不到黧黑削瘦的冯天瑜竟然能够生出这样水灵的女儿,冯璐满脸迷惑的看着家里的这几个陌生人:“奶奶,你在跟谁说话?”
张扬把水果放下,走到门前向里面看了看,冯天瑜没有说谎,他一家五口人,目前就住着二十六平方的屋子,外面隔出了一小部分放着两张桌子,那是他晚上备课和女儿学习的地方,再往里摆着一张小床,一个上下铺,小床是老太太睡得,上下铺是两个女儿住,上下铺拉了两道布帘,女孩子们用这种方式守护着她们不多的隐私。
丰泽新闻的主角仍然是市委书记沈庆华,张大官人原指望能看到丰泽一中的新闻,可看完这新闻,压根没提到丰泽一中罢课的事情,看来丰泽的宣传工作做得很到位,这些不利于社会安定的新闻根本没有播出。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亲眼看到的还有错吗?”
丘金柱道:“我听说张市长酒量特别高,今晚看您没怎么喝酒,我请您喝酒吧!”他是真心想拍张扬的马屁。与其提心吊胆的站在张扬的对立面,还不如乖乖听话,充当张副市长的马前卒,丘金柱从昨晚到今天,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终于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对丘金柱来说,这是人生的重大抉择,也是一次重要的思想转变。
孙东强道:“你想怎么查?”
张扬的话马上得到了在场众人的响应。
一句话把两人都给说乐了,丘金柱道:“在丰泽当干部必须要低调!”
傅长征上前道:“刘大娘,市领导来看您了!”
张扬把今天去丰泽一中了解到的情况向孙东强简略汇报了一遍,孙东强听着听着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意识到这件事很麻烦,稍有不慎就会和反腐倡廉联系在一起,反腐倡廉就意味着要大动干戈,要得罪人,上任伊始,孙东强对丰泽的情况还不太清楚,孙东强不敢轻易做出大动作。
傅长征身为秘书,表现的很拘谨,丘金柱表现的也很拘谨,他到现在为止都摸不清张扬的路数,他害怕张扬,生怕一不小心又得罪了这位新任副市长。
孙东强道:“你才来丰泽几天?你敢说自己对这里的情况全都了如指掌吗?具体情况没有搞清楚之前,你就要大张旗鼓的出动纪委对人家进行调查,万一搞错了,你怎么交代?”
梁方笑道:“其实管理都是相通的,做医院的领导未必要精通医术,同样,一个医术精湛的大夫未必可以做好医院的领导。”
张扬对这种形式的宴请控制得很好,这不仅仅体现在酒量上,也体现在时间上,吃了一个多小时,还不到八点,他就提议吃饭结束,当领导的最大好处是能够充分把握话语权,张扬说什么,别人很少去反对。
看到眼前的情景,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心酸,冯天瑜的日子过得也太惨了点,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会和校长孟宗贵发生冲突。想想孟宗贵家里的豪华装修,和冯天瑜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张扬内心中暗自叹息,看着冯璐身上的衣服已经浆洗的发白,这样一个花季少女竟然要承受如此的生活重压,真是可怜。
冯春生不但在鼓吹梁方的业绩,同时也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
孙东强道:“教育系统拖欠工资的事情很常见,不单单是丰泽,你还记得江城吗?教育系统曾经拖欠了半年之久,因为拖欠工资你就要纪委介入调查,未免有些小题大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