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8章 制造现场

常凌峰扬了扬那封匿名信道:“如果这上面所说的一切属实,孟宗贵这三年来一直都在招收计划外的学生,自费生和转校发生中,基本上他们的成绩都没有达到丰泽一中的招生线,低于这个标准怎么办?钱!”
张大官人嘿嘿冷笑了一声,那边丘金柱顿时睡意全无,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我靠,这厮真敢搞啊!
张大官人这边紧锣密鼓的准备调查孟宗贵的时候,丰泽市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也挂牌成立了,市委书记沈庆华点头应允之后,张扬就让张登高准备了一间办公室,张登高针对这件事专门去请示了市长孙东强,孙东强居然表示全力支持这件事,孙东强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表态是因为市委书记沈庆华已经批准了张扬的申请,张扬在江城的关系孙东强清楚,沈庆华点头,江城那边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孙东强看出了苗头,张扬要在丰泽兴风作浪,孙东强比张扬早一步来到丰泽,他对丰泽的政治形势认识的比张扬还要清楚,来到丰泽之后,孙东强一直都奉行着低调做人的原则,在任何公开的场合,他都牢记沈庆华才是丰泽的一把手,岳父赵洋林教给他的政治理念是韬光隐晦,做大事者必须要有耐心,今天的低调忍耐是为了日后的扬眉吐气。
张扬也没有和沈庆华争执,虽然他刚刚接手工作,可是既然负责这一块,出了问题,人家当然要找自己,张扬道:“沈书记放心,我会尽快整顿丰泽一中的事情!”
孟宗贵暗自叹息,他低声道:“事情已经闹出来了,我怎么办?现在工资还没有着落,这些老师一个个看我的眼神都有些虎视眈眈恨不能把我给吃了,这样下去,一定会出事。”他停顿了一下道:“刘局,你是我的主管领导,你一定得帮帮我。”
“真的假的?”
张扬道:“沈书记,丰泽一中出了这么多的事情,绝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弊端早就存在,积累下来,刚巧在这两天爆发,想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从根本上对教育制度进行改革。”
孟宗贵道:“这两天学校的事情就没断过,工资如果不能及时发下去,老师们肯定还要闹事!”
关于孟宗贵的第二封匿名信又寄到了张扬的手中,这次是举报孟宗贵生活作风问题的,信中指出孟宗贵和丰泽一中财务科长杜玉丽两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张扬感觉到丰泽一中的问题很严重,他把刑警大队长丘金柱招了过来,并把两封匿名信交给了丘金柱,丘金柱看完之后,不由得苦笑道:“张市长,这件事轮到纪委轮到检察院就是轮不到我管。”
孙东强也有着自己的政治智慧,他相信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沈庆华在丰泽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孙东强虽然是市长,可是他也不得其门而入,在这片地方只有沈庆华才有话语权,孙东强表面上虽然恭顺,可内心中还是极不平衡的,新近发生的事情,让他有了利用张扬的想法,如果张扬能够撕破这张网,对他而言也未尝没有好处。
张扬道:“我准备建立一个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对教育卫生系统内的落后现象进行改变,现在文教卫生系统内拖欠工资的现象很严重,民以食为天,老师和医生也要吃饭,他们拿不到工资,生活受到了影响,当然心中也会产生不满。我认为改革的关键在于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让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都能够到得到提升。”
沈庆华点了点头道:“想法不错,可是实行起来未必容易。”
张扬道:“文教和_图_书卫生也需要招商,我这点权利还是有的,我都想好了,准备成立一个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你就担任办公室主任,章睿融担任办公室副主任,怎么样,我给你们俩创造机会,公私兼顾,你怎么感谢我?”
张大官人可不是神经病,章睿融的提醒让他豁然开朗,当晚这厮就穿了身黑衣服,头戴丝袜,在这身经典造型的掩护下潜入了丰泽一中,张扬的目的很明确,财务科,凭他的轻功,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财务科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张扬道:“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查查这个孟宗贵,一个中学校长,我还不信他能在丰泽只手遮天!”
丘金柱身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啊?大半夜的!”
张扬拉了张凳子在章睿融桌旁坐下,低声道:“我总觉着你姑妈没那么容易放过我,之所以把你留这儿,就是为了监视我!”
沈庆华道:“我批准了,但是有个前提条件!”
孟宗贵的语气软化了下来:“刘局,我建宿舍楼也是为了改善教职员工的居住条件,这也是为了提高老师们的福利,我费了这么多的辛苦把两栋楼建起来,现在反倒落了不是,我冤不冤啊?”
张扬刚开始的时候也没想到沈庆华会这么痛快就批准了自己成立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的申请,只要沈庆华点头,江城那边的手续自然不在话下。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从无到有,张扬费了一些心思,这次要为常凌峰谋一个正式编制,要让常凌峰名正言顺的成为体制中人,常凌峰虽然对体制没有任何兴趣,可张扬认定了他,一定要把他绑定为自己的幕僚,常凌峰无可奈何,只能暂时接受他的安排。
张扬点了点头:“我还当多大点事,你先说,我看看你的主意值台空调不?”
张扬笑道:“嫌疑?在警察眼里每个人都是嫌疑犯!”
张扬道:“这你就别管了,我让市组织部批准,杜天野那边也不会有问题,回头我就去找沈书记,把这件事告诉他!”
常凌峰道:“过去就听说丰泽市委书记是个两袖清风的官员今天一看,果然如此。”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他起身迎了过去,一把抓住常凌峰的手:“你总算来了!”
张扬道:“我都没有空调,你还是暂时别想了,小城市,大家都将就点!”
张扬知道她是在激自己,笑眯眯道:“你放心吧,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等一切上了轨道,我第一个给你们改善办公环境。”
孟宗贵道:“当初建设教学楼的时候,你们都说要树典型,要给学校全力支持,建成现代化科技化的新时代中学,可现在谁都不愿意给钱!”
张扬首先考虑到的是利用上层的关系给赵国栋以压力,他和江城市公安局长荣鹏飞关系很好,让荣鹏飞向赵国栋施压并不难,可仔细想了想,自己刚到丰泽,现在他是丰泽副市长,这么早利用外力恐怕难以服众,更何况赵国栋的解释听起来也有几分道理,人民内部矛盾协商解决,就算他把谢德标给抓起来,至多也就是个拘留。
张扬笑道:“那是,我在斗争中不断进步!”
章睿融白了他一眼,虽然这厮如今已经当上了副市长,可章睿融心里压根没有什么上下级的观念。
孟宗贵道:“宿舍楼你们也有份啊!”
章睿融抬起美眸,目光和常凌峰相接,流露出几分羞涩。常凌峰笑了笑,他总是这样,为人温文尔雅,充满了绅士风度,章睿融和他相处越久,从心底就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她意识到,自己之所以安于现状,和常凌峰m.hetushu.com有着极大的关系。
张扬道:“我正愁身边没帮手呢,你总算过来了!”
章睿融道:“我给你出个主意!”
“张市长,有人找您!”傅长征前来通报道。
刘强的面孔因为愤怒而涨红了,孟宗贵的这句话分明是要拖他下水,幸亏当初他将风险算的很清楚,这也多亏了他身为纪委书记老婆大人的提醒。刘强道:“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七套房子我已经交给了张副市长,现在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孟宗贵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刘强的脸上带着撇开关系的得意。
张扬嬉皮笑脸道:“别啊,你要是死了老常该多伤心啊!”
张扬笑道:“这叫运筹帷幄!
章睿融不禁莞尔道:“谁跟你万年长,您是市长,我们可高攀不起!
张扬点了点头道:“当然有事!”他为的是丰泽一中的事情,他想来想去,丰泽一中财务科长杜玉丽都是一个突破口,可丘金柱没有什么证据,也不好调查她,于是张扬把算盘打到了国安身上,国安的这帮人能耐很大,窃听偷窥啥的,是他们最为檀长的。
刘强道:“你还用我帮啊,只要沈书记说句话自然没事!”
常凌峰苦笑道:“我倒是不想来,可想想您的手段,我还是老老实实听话为好!”
在门口险些和打印文件回来的常凌峰撞了个满怀,常凌峰充满迷惑的看着他,等他走远,方才向章睿融道:“发生了什么,把他高兴成这样?”
张扬道:“我想彻底调查一下丰泽一中的事情,这些匿名信不会平白无故的寄过来,孟宗贵这个人很可能有问题。”
张扬笑道:“你也没有那个本事,这种整人的事情,我来做,你只要帮我想出办法,怎样让教职员工能够发上工资,不要整天伸手找政府就行了。”
孟宗贵道:“沈书记那个人的脾气你知道,他谁的面子都不会刘强道:“老太太呢?沈书记可是一个大孝子啊!”
身穿深蓝色西服的常凌峰缓步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箱子:“张市长,是我!”
章睿融道:“你不是都已经退出组织了吗?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张扬道:“小傅,这里没你事了!”傅长征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张扬理直气壮道:“我又不欠组织的,是组织亏欠我,帮我做点事补偿一下也是应该的。”
张扬向章睿融神神秘秘道:“那啥……最近和组织有没有联系过?”
章睿融听张扬说完他的事情,不禁笑了起来:“张市长,你可真敢想,这种小事情你也想动用组织?”
刘强也是一脑门子心思,他听说孟宗贵的目的之后,双手摊开道:“老孟,不是我不帮忙,现在教育局哪有钱?财政局不给拨款,我能有什么办法?”
张扬笑了起来:“沈书记难道忘了,过去我干的就是招商办!”
章睿融没好气道:“你当我乐意留在运儿,穷家破院的,我是上了贼船,想下都下不去了,现在他们不让我回去,估计是被你连累了,如果让我一辈子蹲在这办公室里,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常凌峰道:“成立部门哪有那么容易,你说成立就成立?”心里却对张扬勾画的未来充满了懂憬。
丘金柱道:“丰泽公安系统内,我说了不算,如果我把孟宗贵带走,赵局肯定要找我晦气,他们的关系很不错。”
章睿融道:“张市长,您还有事吗?”小妮子居然下起了逐客令。
常凌峰道:“现在南方出现了不少的私立学校,私人资本介入教育,想要提高老师的待遇,就必须引进外来资本。”
常凌峰道:“你们先和图书聊着,我去打印一份文件!”
张大官人眼圈一转,制造犯罪现场!当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张扬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只要制造一个犯罪现场,警方就能够理所当然的介入,到时候把丰泽一中财务科的账目一网打尽,然后顺势调查调查杜玉丽,只要从她身上打开缺口,丰泽一中的事情自然明朗了。
章睿融道:“张市长,眼看这天一天天的变热了,能不能给我们装个空调,要不,等到三伏天都要热死在这里了。”
依着章睿融的脾气她是不甘心在丰泽这种小地方呆下去的,可是在江城招商办经历变故之后,章睿融变得成熟了许多,她变得安于现状,至少在表面上没有流露出对目前处境的不满,当初加入国安的时候,她充满热情,可姑妈却将她派到了江城,在出访欧洲之后,她的回归就变得遥遥无期,可章睿融的心态却渐渐平和起来,她甚至忘记了自己国安特工的身份。
教育局长刘强的反应很快,他把七套房子交给了张扬,并代表七名分到房子的领导向张扬道歉,虽然刘强的做法充满了以权谋私的味道,可是在具体程序上却挑不出太多的毛病,这和他的妻子是纪委书记有关,刘强的每一步都算的很清楚,他知道应该怎样规避政治风险。
章睿融被他说得满脸通红,轻声骂道:“滚!”
沈庆华道:“处理?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那些学生正在期中考试,这接连发生的事情搞得人心惶惶,肯定会影响到他们的成绩,现在已经有不少学生家长投诉到我这里了!”
丘金柱道:“我们公安局的办公大楼就是谢德标承建的!”
张扬道:“我倒是想走正规程序来着,可是仔细想想,我对他们都不信任,我接触到的人中,你是最让我信任的一个!”
常凌峰将手头的一份资料交给章睿融:“小章,你帮我整理一下,这是几分有兴趣投资办学的商人名单!”
章睿融摇了摇头:“没有!”
张扬乐呵呵走了进来:“两位,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常凌峰道:“张副市长最擅长的就是单打独斗,根本不用帮手!”
常凌峰出去了。
沈庆华道:“市里的财政很困难!在经济上不会提供给你太大的帮助!”
张扬道:“来了就送礼,真有你的!”他让傅长征把酒放到自己的书柜里。
张扬道:“赵国栋的人脉很广,他和孟宗贵不错可以理解,毕竟孟宗贵是沈母的干儿子,他们算得上沾亲带故,可赵国栋和谢德标好像也不错啊!”
常凌峰道:“这丰泽官员的办事效率我算领教了,回头我先自己掏腰包吧,还有这办公室太破了,就算有人想投资办学,看到咱们这穷家破院的恐怕也得被吓走了。”
张扬嘿嘿笑道:“寒碜我是不是?我这个副市长听着好听,也就是个副处级,跟过去没啥两样,你们千万不要心里上产生距离,我还是很平易近人的!”
常凌峰跟着张扬来到沙发区坐下,环视了一下办公环境道:“张市长的办公环境挺简陋,居然连台电脑都没有。”
章睿融道:“这种事情我要是报上去,恐怕要被人家笑掉大牙,不就是调查一个财务科长吗,这还不好办?”
张扬道:“这足以证明,我看重你们的能力,咱们是革命友谊万年长!”
就在张扬紧锣密鼓的盘算着教育改革的时候,一封匿名信寄到了他的手中,这封匿名信是举报丰泽一中校长孟宗贵的,信中列举了孟宗贵在教学楼建设过程中收受回扣,还利用丰泽一中自费生大做文章,因为丰泽一和*图*书中的升学率高,江城池区不少人都将子女送往这里上学,学校从前年开始对外招收自费插班发生,这些学生缴纳的学费为学校带来了相当丰厚的创收,而且在转学招生的过程中,孟宗贵大肆收受财物,仅今年下半学期,经过他点头转来丰泽一中的就有十七名学生,信中指出,每个转来的学生都给他送礼。
自从罢课罢考事件发生之后,孟宗贵的日子并不好过,屋漏偏逢连夜雨,罢考的事情还没处理完,这边又闹出了谢德标要账事件,从种种迹象孟宗贵看出,这位新来的副市长对他没多少好感,孟宗贵有些害怕了,他找到了教育局长刘强,为的是解决拖欠教职工工资问题。
张扬笑道:“废话,一个好汉三个帮,我当然需要帮手!”
张扬望着沈庆华。
在夜色的掩护下,张大官人撬开了财务科的防盗门,进入财务科,把里面的东西搞得一片狼藉,张扬什么都没带走,他的目的就是制造现场,制造行窃过后的现场,完成任务之后,他心满意足的收工离去。
常凌峰道:“根据这封匿名信分析,丰泽一中应该有个小金库,只要把他们的会计弄来问问,事情就会清楚了。”
张扬道:“沈书记那个人很古板,要是让私人资本介入教育,他肯定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常凌峰笑道:“有没有搞错,据我所知你现在负责的是文教卫生,招商不归你管!”
傅长征泡了两杯茶送了过来。
张扬道:“我想从杜玉丽入手调查这件事!她是财务科长,丰泽一中的账目都掌握在她手里,只要让她说实话,丰泽一中的事情肯定清清楚楚。”
“说吧什么条件,只要体运主意好,能够达到我调查她的目的,同时你的条件又不过分,我就答应。”
常凌峰道:“你想动他?”
张大官人故意板起面孔道:“有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没规矩,反了你还!”
张扬笑道:“算你识趣!”
沈庆华这次见到张扬脸色并不好看,不等张扬说话,沈庆华就劈头盖脸的问道:“小张,你们教育系统到底怎么回事?过去丰泽一中不但是丰泽教育界的代表,也是江城教育界的代表,是我们的光荣,这两天接连出事,你是分管副市长,有了问题,我就得找你!”
常凌峰道:“我来到这里,名不正言不顺,你打算让我干点什么?”
张扬道:“他是沈书记的干弟弟,我要走动了他,等于现在就跟沈书记对着干,没掌握确实证据之前,先让他乐几天。”
张扬道:“洗耳恭听!”
张扬扬了扬眉毛:“谁啊?”
常凌峰道:“看来张副市长早有预谋!”
刘强叹了口气道:“老孟,有句俗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张副市长出来丰泽,他想要树立威信,火肯定要烧的,他分管的是文教卫生,火自然要从这里烧起,很不幸,你就在这当口儿出了事,他不拿你开刀过能拿谁?”
安全撤离现场之后,张大官人看了看手表,凌晨三点三十分他拨通了刑警大队长丘金柱的手机:“丘大队,丰泽一中财务科被人给撬了,赶紧行动吧!”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妈的,张登高办事效率这么差,我让他把打印机电脑都给配齐了,这都几天了,办公室里啥都没有!”
章睿融道:“服了你了,就你这头脑,组织上还这么看重你,把你当成宝!”她向张扬凑近了,低声道:“你说杜玉丽是丰泽一中的财务科长,想调查她,又不想惊动检察院和纪委,有个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犯罪现场!”
刘强愤然起身道:“闹事又怎么了?他们闹事跟教育和图书局有关系吗?
张扬一脸坏笑道:“此地无银三百两!”
沈庆华道:“改革?你打算怎么改?”
丘金柱道:“冲着张市长对我的这份信任,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厮不失时机的表露忠心。
丘金柱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他也明白,张扬信任自己,是因为自己有把柄握在他手里,如果张扬想毁掉他,随时都能够做到。
章睿融道:“早就跟你说过他是个神经病!”
于是丰泽市政府内又多出了一个新的部门……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这一部门直属副市长张扬领导,目前办公室成员有两个主任常凌峰,副主任章睿融。
常凌峰把箱子随手放下:“里面是刘厂长让我捎来的两瓶酒,说是酒厂今年研制的新产品,给你尝尝!”
章睿融道:“我说张市长,你自己来这里受苦受累,也要把我们折腾过来陪绑,有意思吗?”
张扬道:“怎么好办?纪委检察院我都信不过我要查她,还要不惊动别人,还要做的理所当然,有难度,难度很大!”
章睿融叹了口气道:“张市长,我看您是没啥话语权,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到!”
章睿融道:“这件事不是很简单吗,你说想动用警方调查,又缺少证据,没有证据你不会制造证据?”
张扬一头雾水道:“什么意思?”
常凌峰笑道:“谈工作呢!”
张扬道:“我认为这封信有着相当的可信度,孟宗贵那个人我接触过几次,感觉不怎么样,身为校长,他能和老师生冲突,又在冲突之后,把老师送到派出所关起来。”
丘金柱有些尴尬的笑道:“张市长,警察也是要讲究证据的。”
张扬道:“我看孟宗贵不是差钱,而是钱不知被他用到了什么地方,这个人必须要好好查一查!”
张扬看了看室内的环境的确是有些寒碜,可丰泽从市委书记开始都是这样,谁的办公室内也不富裕。
张扬道:“沈书记,我刚刚接手工作,现在正在处理!”
张扬越想越是得意,起身大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丘金柱道:“张市长,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我总不能明目张胆的把杜玉丽带走问话,毕竟人家没触犯刑法?也没有任何犯罪嫌疑。
常凌峰道:“我负责的是文教卫生改革,查人的事情不归我管!”
张扬道:“还是招商呗!”
沈庆华道:“不仅仅是丰泽一中,我希望丰泽的整个教育系统都要保持稳定,一定要杜绝同类事件的发生。”说完这番话,沈庆华的神情稍稍有所缓和,他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张扬道:“想法再好,如果不去做永远只能是一个想法,我希望沈书记能够批准我的这个申请,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用实际行动来验证想法的正确性。”
“嗬!到底是当市长了,说话严谨多了!”
张扬收到这封信之后,把常凌峰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常凌峰看完这封信,想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这封信虽然说得很清楚,可是并没有提出任何确实的证据!”
刘强怒道:“我说老孟,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教育局还不是拿出了二十万支持你们搞建设?市里也答应拨款了,只不过是分成几次给付,你不能总想着向国家伸手吧?国家让你盖得是教学楼,谁让你盖宿舍楼了?”
张扬明白了,如果谢德标和赵国栋只是一般关系,肯定不可能拿下公安局的基建工程,丘金柱在通过这种方式暗示自己。
张扬道:“这里不比江城,咱们沈书记不喜欢办公自动化那一套。”
章睿融道:“可我这主意不能给你白出!”
章睿融道:“给我们办公室装台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