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9章 切入点

孟宗贵最担心的就是杜玉丽,再精明的女人一旦进了公安机关,也会害怕,万一杜玉丽被人家吓唬住了,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岂不是麻烦大了?孟宗贵于是想起了赵国栋,赵国栋是沈庆华的小舅子,孟宗贵是沈母的干儿子,他和赵国栋平时关系就很不错,赵国栋也没少往学校送关系发生。
张大官人不屑笑道:“老刘,咱们心知肚明,孟宗贵辞职绝不是因为身体原因。”
沈庆华颇为无奈,强压住怒火,向母亲挤出一个笑容道:“妈,没事儿,我们开玩笑呢!”
孟宗贵充满委屈道:“哥,自从这个张扬来了,他就盯住了我,处处跟我作对!”
“别叫我哥!”沈庆华怒吼道。
刘老太太笑眯眯看着孟宗贵道:“你这孩子就会说宽心话。”她起身道:“晚上都别走了,中午我刚杀了只母鸡,正在炉子里炖着,老母鸡汤香着呢,你俩先坐着,我去看看!”
教育局长刘强一双眼睛向声音的发出处瞪去,他想找出这个捣乱者是谁?
杜玉丽检查了一下保险柜,完全放心下来:“应该没少什么东西!”她想要关上保险柜的时候,丘金柱一把将柜门拉住,向身边的助手道:“清点一下保险柜内地东西!”
丘金柱道:“嗯,那是为了了解情况!”
张扬道:“现在可以算证据确凿了吗?”
孟宗贵深思熟虑之后,他终于决定主动辞职,他的理由很常见,因为身体原因无法适应校长的工作,所以主动退下来。
丘金柱在审讯中途被赵国栋请了过去,赵国栋的脸色不善,他刚刚接到孟宗贵的电话,孟宗贵很害怕,他意识到杜玉丽被带走是个不祥的兆头,这次财务科失窃案极有可能把他潜在的小金库给暴露出来,丰泽一中有两个账本,一个公开,一个隐秘,隐秘的这个账本只有孟宗贵和杜玉丽知道。
赵国栋居高临下的训斥让丘金柱打心底感到不舒服,丘金柱对赵国栋的怨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多年以来他活在赵国栋的阴影下,甚至连自己的荣誉都被这厮抢去,表面上丘金柱对赵国栋很服气,很配合,可心底却恨到了极点,过去他一直压抑着仇恨,可自从张扬出现之后,丘金柱对赵国栋的仇恨也开始复苏。
杜玉丽摇了摇头,坚决道:“我敢保证,保险柜里没有丢失任何东西,财务科内也没有丢东西!”
孟宗贵点头道:“明面上一本,背地里有一本,现在不但是我们,我敢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企业都是这么做的,咱们丰泽大酒店不停的开,上档次的酒店几乎家家爆满,又有几个是拿自己钱吃饭的?公款吃喝,帐怎么走,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小金库。
常凌峰仅仅用一个小时就看出了这份账本漏洞百出,凭借这份账目就可以证明丰泽一中的财务极度混乱,丰泽一中应付审计的账目和这份帐有着很大的出入,常凌峰道:“孟宗贵这个人的胆子很大,从这份账目就能够看出,他隐瞒了不少收入。”
常凌峰道:“这份账目已经能够让他下台了!”
刘老太太一听就慌神了,一把抓住孟宗贵的手臂道:“宗贵,你干啥去?”
张扬道:“孟校长因病辞职,咱们丰泽一中暂时处于群龙无首的局面,一个团队,没有人出来领导,很难产生凝聚力,没有凝聚力就无法搞好工作,所以经过我和教育局各位负责人的协商,做出以下决定!”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丘金柱揣着明白装糊涂道:“赵局,我没添乱啊,人家报失窃案,我去例行调查,这小偷去偷丰泽一中财务科,我要是不问,人家不又得说我渎职?”
杜玉丽道:“不用,保和-图-书险柜没动过!”
孟宗贵听说财务科被盗整个人惊出了一身冷汗,正应了一句老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丰泽一中的事情还真不少,接到消息之后,孟宗贵匆匆赶到了学校,警察正在现砀勘查,刑警大队长丘金柱负责在现场指挥调度。
赵国栋道:“听说你把财务科长给弄来了?”
刘强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之前他们的确协商过,可自己提出范道文接替孟宗贵的工作,被张扬否决了,然后这件事就此搁置,现在他又说协商?这厮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孟宗贵一旁道:“哥,我错了,我现在就去纪委交代错误,你放心,我做的事情跟你无关!”
赵国栋道:“老丘啊,你还嫌丰泽一中不够乱,跟着添什么乱啊?”
沈庆华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听完之后他手指着孟宗贵的鼻尖道:“你胆子可真大啊!”
孟宗贵心中窃喜,他知道沈庆华肯定是要出手帮助自己了。
丰泽一中的期中考试在波折中结束,校长孟宗贵的职责也到此终结,副市长张扬、教育局长刘强专门去丰泽一中参加了这次的全校教职工大会。
看到沈庆华进来,孟宗贵慌忙站起身来叫了声:“哥,你回来了!”
赵国栋这才打断丘金柱的审讯,把他中途叫了过去。
赵国栋道:“老丘啊,赶紧把杜玉丽放回去,别搞得人心惶惶的。”
在学校礼堂内,教育局长刘强当众宣布了孟宗贵因病辞职的消息,这消息对丰泽一中的教职工来说很突然,刘强宣布之后会场上一片哗然,老师们纷纷在下面窃窃私语,孟宗贵的突然辞职让大家不能不多想。
“不要用也许这两个字,我们警察办案讲究的是证据,如果他只是为了弄乱衣间,这个窃贼实在是恶作剧到了极点,杜科长,我希望你对我们说实话,任何的隐瞒和掩饰都对案情没有帮助。
杜玉丽愣了一会儿方才道:“这些事和案情有关吗?”
杜玉丽上车之前,无声的对他说了几个字,孟宗贵从杜玉丽的口型中猜到,她说的是……出事了!
这句话马上浇起了广大教职工们的不满,这位张副市长根本是在回避最主要的问题。下面纷纷开始议论起来,老师们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刘强看到场面乱了起来,拍了拍主席台道:“肃静,肃静!”
辞职书递到了教育局长刘强的手中,刘强片刻没有耽误,又把辞职书送到了副市长张扬的手里,张扬看到这份辞职书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在他看来,孟宗贵这是以退为进,撤到安全的地方先做好防御。
丘金柱道:“打开保险柜检查一下!”
刘强笑了笑道:“听说纪委和审计正在联手调查这件事,事情没有明朗之前,不好说。”他老婆是纪委书记,听说自然是听他老婆说。
老师们的目光这才聚焦在礼堂的一角,常凌峰微笑着站起身来,会议开始的时候,他就坐在礼堂的一角,静静倾听着周围老师的谈话。常凌峰是不想当什么校长的,可他和张扬在一起,很多事根本由不得他选择,正如他当初也不想来丰泽,可最后终究还是来了,张扬认为目前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常凌峰,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主任,兼任丰泽一中的校长没啥不合适的,常凌峰要学历有学历,要管理有管理,更何况现在张扬已经通过江城的关系帮助常凌峰搞定了科级待遇,当丰泽一中校长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孟宗贵道:“妈,我去吧!”
丘金柱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必要隐瞒,但是我怀疑财务科丢了东西,每个单位都会有账目,你身为财务科长,这方面是你的专业和图书所长,我相信你的账目应该更加清楚,现在我手里有一个账本,只要让审计部门介入,一切很快就可以清清楚楚,杜科长,我希望你照实说出来。”
杜玉丽咬了咬嘴唇,看到丘金柱阴沉的面孔也不敢跟他辩驳。
丘金柱的面孔顿时沉了下来:“杜科长,究竟你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我负责这件案子,我有责任把事情调查清楚,现在你站到一边去等着,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找你!”
赵国栋皱了皱眉头,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杜玉丽掌握了一个小金库,难怪孟宗贵表现的那么紧张,赵国栋虽然想到了这一层,可是他并没有想到更深的一步,这次的失窃案是张扬联手丘金柱布下的一场局。
刘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杜玉丽急得就快哭出来了:“我发誓,真的没丢东西,什么都没丢!”
丘金柱笑道:“杜科长,现在的窃贼很厉害,他们可以破解保险箱的密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里面的东西窃走,你不打开保险柜,我们就无法调查清楚整件事,万一丢了什么东西,我可不负责啊!”
张扬道:“经过我们的慎重考虑,决定由文教卫生改革办主任常凌峰同志暂时代理丰泽一中校长之职,常校长是留日博士发生,在教育学和经济学方面有着极深的造诣,更有出色的管理才能,现在我们欢迎常凌峰同志!”
张扬道:“常言道事不过三,今天是我来到丰泽一中的第三次,我希望从今天开始能够带给丰泽一中好气象,能够让大家的运气都变得好起来!”下面一个声音道:“张市长,我们的工资怎么解决?”
老太太这边进了厨房,沈庆华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孟宗贵看到他的表情。内心中充满了忐忑,小心道:“哥……”
沈庆华冷哼了一声,吓得孟宗贵打了个寒战。
沈庆华笑道:“我怎么觉着自己跟客人似的!”
刘老太太听到动静从厨房内走了出来:“怎么回事?你当市委书记就了不起,连这个弟弟都不认了?”
可孟宗贵没想到财务科会出事,听闻财务科出事之后,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的小金库,听说保险柜里搜出了五万现金,他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这个蠢女人,为什么要在保险柜里存放这么多的现金,这不是等着别人抓把柄吗?可怜自己昨天下午还苦着脸向全校职工表示正在努力筹款,请大家耐心等待,工交一定会发下来的,这下人家有话说了,你保险柜里就有五万块,你为什么不发?为什么还跟我们说你没钱?
常凌峰不打算常干,张扬答应他,把这段时间过渡过去,只要把丰泽一中的问题解决了,找到合适的替代人选,就让常凌峰卸下这个包袱,作为对常凌峰的回报,他把章睿融弄过去暂时代理丰泽一中财务科长,章睿融不是嚷嚷着让他给装个空调吗?财务科内现成的,不但财务科有,校长办公室也有,张大官人此举可谓是一举两得。
孟宗贵道:“哥……”
刘老太摆了摆手道:“你们哥俩聊天,我一个人张罗就行!”
院门大开着,几只母鸡在院子里啄食,刘老太太坐在椅子上,她的干儿子孟宗贵搬了个小马扎坐在她的身边,一边给她捶腿,一边陪她说着话,看得出老太太很开心,被逗得不停的笑。
张扬笑容不变:“我的话还没说完,我有一个重要消息宣布,这件事和大家以后的工作直接相关!”听到张扬这样说,所有人又静了下来。
张扬对纪委和审计的调查结果并没抱有太大的希望,这正是他宁愿动用丘金柱而不愿通过纪委的原因,他已经意识到整个丰泽的体制就是一个巨大的www.hetushu.com铁桶,他们守望相助,首尾呼应,外人很难得其门而入,孟宗贵递辞职书,绝不是宣告失败,他是在构筑起另一道防线。张大官人看得很清楚,甚至在此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孟宗贵会有如此举动。
沈庆华自然不信孟宗贵的这番话,他闭上眼睛,想了想,慢条斯理道:“你说有两本账?”
张扬敲了敲话筒,笑了笑道:“大家好,可能你们对我还不熟悉,我叫张扬,刚刚来到丰泽任职不久,市里让我分管文教卫生,之前我来过学校两次,一次是因为罢课罢考,一次是因为包工头带农民工过来闹事,这两次都不是什么好事儿!”台下响起笑声,的确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丰泽一中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丘金柱将杜玉丽放回去了,可是账本没有给她,这本帐交到了张扬手里,张扬和丘金柱一样,也是看不懂账本的,可他的身边有常凌峰,所以任何问题都瞒不住他们。
孟宗贵傻眼了,沈庆华等于宣布他校长生涯从此结束,孟宗奇心有不甘道:“哥,丰泽一中的升学率在江城第一,我的管理……”
沈庆华怒道:“你自己屁股擦不干净,居然还赖起了别人!”
下面一个声音嚷嚷道:“大道理谁都会说,来点实际的!”
保险柜里的东西还真不少,不但有五万块现金,还有存折和账本,初步点算一下,仅仅存折的数目就达到了三十三万元,至于那个账本上面写的什么丘金柱不太清楚,毕竟他不是搞审计专业的,他把账本作为证据收了起来,然后向部下道:“请杜玉丽同志跟我们回公安局协助调查!”
张扬浏览了一遍辞职书就扔到了一边,向刘强道:“你怎么看?”
沈庆华怒视孟宗贵:“说清楚!”
刘强接下来又宣布了免除杜玉丽财务科科长职务的决定,今天两位当事人都没有到场,孟宗贵已经提前住进了医院,杜玉丽也请了病假,他们都不想面对这样尴尬的局面。
孟宗贵道:“哥,我错了!”
刘强道:“孟宗贵同志退下来的意愿很坚决,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好,高血压、糖尿病,如果我们还坚持让他继续搞管理工作,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沈庆华最怕母亲伤心,慌忙上前扶住母亲:“妈,您别这样我又没说不管他!”
刘老太太看了儿子一眼,意味深长道:“你每天来一趟,屁股还没沾着板凳就走,宗贵每天来都得陪我唠嗑,什么时候把我逗开心了,什么时候才放心走,我这个干儿子比亲儿子还贴心!”
常凌峰在所有人的注目下走向了主席台,他微笑道:“大家好,我是常凌峰,过去担任过江城招商办副主任,目前在张市长领导下的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担任主任,我先向大家解释一下,我的主要任务是负责文教卫生改革,这个校长,我是暂时代理,有合适的人选,我马上让贤,但是我保证,只要我在这个职位上一天,我就会踏踏实实的做好工作,让老师得到实惠,逐步改善老师们的待遇,以后就算我不在丰泽一中工作,我仍将致力于文教卫生的改革!”
“学校怎么回事?三天两头的出问题,现在到处都在传说你学校保险柜里有钱,却捂着不发给老师工资,是不是真有这件事?”
有了这样的认识,张大官人处理起问题就显得游刃有余,他微笑道:“有没有合适的接替人选?”
丘金柱一脸虚伪的笑容:“好,我这就把她放回去,这个杜玉丽不简单啊,居然在保险柜里放了五万块!”丘金柱这番话是故意说给赵国栋听得。
孟宗贵满脸通红的闭上了嘴巴。
掌声稀稀落落,老师们的热情普遍不高www•hetushu•com,孟宗贵离职也罢,继续干下去也罢,对老师们来说谁当校长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工资能够及时下发。
沈庆华叹了口气道:“你给我坐下,我还没问完呢!”
杜玉丽一听就慌了:“不用……”
财务科长杜玉丽先于孟宗贵赶到,警察完成现场拍照取证之后,由丘金柱亲自陪同杜玉丽检查清点现场损失,杜玉丽仔仔细细在房内检查了一遍,最后来到保险柜前,她看到保险柜并没有被撬开,长舒了一口气道:“丘队,我看应该没丢什么重要东西。”
张扬笑道:“未必全都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我看还是暂时从丰泽一中内部挑选接替人选!”张扬不认识范道文,自然谈不上什么好恶,可是既然是刘强推荐的,他就有些抵触感,丰泽这个地方太讲究人情关系,刘强不会平白无故推荐范道文的,肯定是他们两人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这一点张扬并没有猜错,范道文和刘强是同学关系。刘强想趁着这个机会,提拔一个自人!想不到却被张扬干脆利索的否决了。他心中暗自奇怪,孟宗贵因病辞职,现在丰泽一中没了校长,如果没有替代人选,丰泽一中的情况只会更加混乱,难道这是早有盘算?
沈庆华嗯了一声,孟宗贵殷勤的去搬了张椅子:“哥,你坐!我去给你倒茶!”
孟宗贵亲眼看着杜玉丽被带上了警车,他有些不安的去问,丘金柱给他的解释是协助调查案情,可孟宗贵从杜玉丽的眼神中读懂了内在的惶恐,他感觉到有些不妙。
杜玉丽内心虽然忐忑,可表面上表现的很镇定,她微笑道:“协助公安机关调查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孟宗贵端着茶出来了,将茶放在方凳上,笑道:“妈,你别这么说,我哥工作忙,丰泽的大小事情都要让他管,就算他这么忙,每天还得过来看您,已经不容易了。”
丘金柱笑了笑,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把杜玉丽弄了个措手不及:“根据我们的清点,保险柜中有五万块现金,存折三十三万,请问你这么做符合财务制度吗?”
杜玉丽有些生气了,她尖声道:“我为什么要掩饰?根本就没有丢东西,你让我配合调查,我全都说的是实话,我有必要隐瞒吗?”
刘老太太道:“宗贵虽然是我干儿子,可我把他当亲儿子看,他比你孝顺我还要多一些,他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不帮他,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说到这里,老太太眼圈一红,转过身去。
丘金柱哈哈大笑道:“杜科长,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昨晚窃贼潜入财务科之后,没有偷走任何东西?他只是弄乱了房间,然后就逃走了,是不是?”
刘强道:“丰泽第三中学的范道文不错,干了很多年管理工作了,有经验有热情有能力!”
杜玉丽对丘金柱的话将信将疑,可她毕竟心里没底,还是打开了保险柜,里面的东西全都在,让所有人都深感惊奇的是,保险柜内竟然放着五万块现金,这显然违背了相关财务制度。
丘金柱幸灾乐祸的本性又开始作祟了,这厮内心中产生了无穷快感,那个报案电话是张扬打的,不用问这场冤案就是张副市长一手策划而且身体力行的,跟杜玉丽相比,咱还算幸运啊!丘金柱不禁暗暗庆幸,虽然经受了折辱和磨难,可最后自己很幸运的站在了正确的位置,能为张副市长办事,那是怎样的荣幸!
杜玉丽支支吾吾道:“也许……”
孟宗贵慌忙摇头道:“哥,我没拿过公家一分钱,设立小金库也是为了帮助老师搞搞福利,平时办事也要用钱,总之我全都花在公家的身上,没有为自www•hetushu.com己谋过一分钱的福利。”
沈庆华每天下班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到母亲这边嘘寒问暖,老太太出院没几天,这两天精神还没有完全恢复。沈庆华来到小院外就听到母亲的笑声,他不禁也露出一丝笑意,母亲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
这两天孟宗贵一脑门子心思,学校拖欠教职工工资压得他就快透不过气来,他向杜玉丽提出要从小金库拿出钱来先应应急,可杜玉丽劝他不要这么做,如果这么做,别人肯定会追问这大笔钱的来路,小金库的财富积攒起来不容易,已经瞒过了大家的耳目,现在你想把钱拿出来,等于向所有人宣告你在财务上做小动作,整天向外哭穷都是假的,孟宗贵经过杜玉丽的提醒,也认为很对,小金库中的钱见不得光,慢慢挥霍也罢,悄悄味了也罢,总之这笔钸见不得光。
张扬笑道:“我刚刚说过,我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我负责统筹,负责全局,具体的事情,由你们的校长负责。”
沈庆华道:“你把问题交代一下,账目搞清楚,我跟纪委方面打个招呼,先休息一段时间吧,以后再考虑工作问题!”
丘金柱开始时候的盘问还很循规蹈矩,他微笑着向杜玉丽道:“杜科长,你不用惊慌,我们叫你过来,只是为了协助调查,为了尽早搞清楚案情!”
张扬也没有考虑过要穷追猛打,追打孟宗贵没有任何的意思,丰泽体制内,各部门的关系盘根错节,纠缠颇深,自己在没有搞清楚具体情况之前就盲动冒进,只会让自己陷入围局。
丘金柱道:“我想知道除了这五万块以外,保险柜中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沈庆华的母亲就住在市委家属院内的平房内,这倒不是因为沈庆华不愿和母亲一起住,而是因为老太太喜欢自己有一个小院子,闲来无事在院子里养鸡养鸭,虽然市委家属院明令规定不可以饲养家禽家畜,可谁也不会去干涉老太太的这点爱好,谁也不敢管。
丘金柱心情不错,微笑向赵国栋道:“赵局,找我有事吗?”
沈庆华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道:“你管理水平再高,又能怎样?搞小金库,瞒报学校收入,拖欠老师工资,哪一样都够处理你的,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是自己走,还是让别人把你赶走?”
刘强懵了,老师们更懵了?常凌峰这是何方神圣,这丰泽一中是什么地方?总不能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能当校长!张扬已经率先玫起掌来:“让我们欢迎常凌峰同志上台讲话!”
老太太返回厨房之后,沈庆华方才道:“你从公家拿了多少钱?”
刘强宣布完这两个重要消息之后,把话筒交给了张扬,他郑重道:“接下来,我们请张市长讲话!”
“你不会在学校了解情况?把人家给弄上警车带到局子里,别人还以为她跟失窃案有关呢,办案子也得多用用头脑,知道什么叫人性化不?多顾忌一下老百姓的感受。”
张扬抿了口茶道:“听说没有,财务科失窃案,从保险柜里搜出了五万块现金,三十多万的存折,还有一个秘密账本,丰泽一中不是没钱,不是发不起工资,是他私设小金库,趁机中饱私囊,欺上瞒下,大搞不正之风。”
孟宗贵这才将自己设立小金库的事情原原本本向沈庆华交代了,至于学校的两本账,他也丝毫不隐瞒,账本已经让丘金柱给弄走了,隐瞒也没有任何必要,孟宗贵知道这件事肯定要被抖出来了,他要先下手为强,于今之计,只有获得沈庆华的谅解,自己方才能能够躲过一劫。
张大官人也没说实话,他来丰泽一中可不止两次,他把那个月黑风高之夜,孤身一人潜入丰泽一中财务科的事情给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