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0章 阴的就是你

丘金柱笑着叫了声赵局,赵国栋只当没有听见,昂首阔步的走了过去,郑波充满同情的看了丘金柱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谢德标苦着脸道:“你问我?我问谁啊?那个副市长阴我,跟我去的两个人都能作证,我根本就没抢钱!”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真的有些生气了,自己是丰泽市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谢德标在被自己教育之后,现在仍然不知死活,分明是一个无赖。张扬道:“谢德标,你这人记性是不是不好?”
掌声雷动,困扰老师们这么久的问题在常凌峰到任后的第一天就得到了解决,这些老师的兴奋劲就别提了。
张扬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强道:“刘局!你看到什么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居然拿了张信笺:“谢德标,丰泽一中该你多少钱?”
谢德标来到财务科的时候,教职员工的工资已经发得差不多了,他拿着张扬给他的那张条子,来到章睿融面前微笑着递给她,谢德标之所以表现出如此的礼貌,是因为心情好,一百三十万,拖欠了这么多天,张副市长说给就给了,这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
赵金芬的确有几分铁娘子的味道,来到张扬办公室的时候,脸上不见任何笑容,很严肃的说道:“张市长!”
谢德标离开院长办公室之后,张扬拿起电话:“小章啊!去了个无赖,你明白应该怎么做?”
当着刘强的面,张扬假惺惺道:“凌峰同志,以后丰泽一中这幅重担我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努力工作,根除学校内存在的弊端,让这座古老的学校焕发新颜!”
赵国栋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孟宗贵这次辞职显然是被逼无奈,他肯定心有不甘,挑唆谢德标去要帐,利用这种方式泄心中的不满。
谢德标挥舞着双手分辩道:“是张市长……给……给我条子……让我来收工程款的!”
张大官人拿捏出一副深表诧异的表情:“干什么?干什么?好好的为什么要打起来?”
谢德标道:“一百三十万!”
赵金芬道:“什么意思?”
会议结束之后,老师们都排队去了财务科,在不影响正常工作的前提下,财务科下发当月工资,张扬批准动用财务科的小金库,杜玉丽被免职,所有权力上缴,章睿融临时代理财务科科长的工作。如果深挖下去,肯定会查出杜玉丽和孟宗贵的更多经济问题。
张扬笑眯眯看着常凌峰,原本这个消息应该由他宣布的,他考虑了一下,感觉还是由常凌峰宣布更为恰当,常凌峰来丰泽一中代理校长,如何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树立威信?发放工资显然是最好的方式,张大官人并不是个一味喜欢出风头的人,他开始学会考虑全局。
刘强咬了咬嘴唇:“我刚来,什么都没看到!”
率先冲进来的就是丰泽一中保卫科的人员,因为发工资的时候,他们就在财务科门外负责维持秩序,两名保卫人员可不知道里面发生的具体事情,苦熬了几个月,好不容易才发了工资,老师们刚刚发完,等会才轮到他们后勤,听说有人居然敢打劫,再看到满的散乱的现金,两名保卫眼睛都红了,他们怒吼着冲了上去,拳脚如同暴风骤雨般向谢德标打去。
谢德标道:“我让孟宗贵给坑了!”
刘强越听越不是滋味,那七套房他交出来也是迫于无奈,现在都成了人家捞取政绩的工具了。刘强惦记的是那二十万,那二十万是教育局借给丰泽一中的,不是白给的,现在房子还回去了,钱还在人家手里,如果自己不提出来,这笔钸很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hetushu.com,刘强正犹豫是不是要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骚乱,却是谢德标带着两个人来到了门外。
“蚊子再小也是肉!国外亿万富翁跑到超市里偷窃的多了,现在这个社会,心理变态者比比皆是!”丘金柱说完这番话就离开了房间。
章睿融看了看那张字条,笑了笑,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钞票,一万块递到谢德标的手中,谢德标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只是有些纳闷,要是一百三十万都用现金的方式结账,恐怕要去找一个麻袋来装。可人家既然给他钱,断断没有不接的道理,谢德标伸手去接那沓钞票,手刚刚握住钞票,章睿融一拳就砸在他的眼睛上,打得谢德标蹬蹬蹬蹬向后退了散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中的那一万块钞票散乱的到处都是。
赵金芬看着傅长征,内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市委书记沈庆华命令禁止副市长配备专职秘书,可这小子不但用上了,而且看起来还用的不错。
谢德标一双眼睛差点没从眼眶里蹦出来:“啥?你是市长,你怎么能翻脸不认账呢?刘局也在……刘局你看到了……”
张大官人自从有了省纪委借调的经历,对纪委的工作流程已经有所了解,他的眼界也因此而提升了不少,对于这种县级市纪委书记,打心底瞧不起。想跟我谈,你得来找我,想让我去你那儿没门!
谢德标握着那张信笺,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他连连道:“张市长放心,拿到钱我就走,我绝不会再找学校的麻烦!”
赵国栋摸出烟盒,点燃了一支香烟,又抽出一支扔给了谢德标,谢德标噙在嘴里,赵国栋伸手帮他点上,慢条斯理道:“现在人家有人证有物证,一口咬定你抢劫,谢德标,不是我吓你,这次你的麻烦大了。”
常凌峰对这号人物已经听说过,他平静道:“今天我第一天上任,欠款的事情我会抽时间和你谈,现在请你先离开好吗?”
张扬又道:“还有一件事,刘局长带头把分得的七套福利房缴了出来,你和学校的相关领导商量一下,把这七套房分给最需要的同志,我看那个冯天瑜家庭条件就很差,应该好好照顾一下。”
陪同赵国栋的还有刑警大队长副队长郑波,看到谢德标进来,赵国栋向郑波使了个眼色,郑波和那名押送谢德标进来的刑警一起出去了,房间内只剩下赵国栋和谢德标两人。
张扬点了点头道:“去财务科吧!”
来到停车场,丘金柱打开车门,程焱东跟了过来:“老丘,捎我去丰泽金店去一趟。”
谢德标叹了口气道:“我能有啥办法?”
谢德标情绪激动道:“他们是官官相护!”
谢德标眼前一黑差点没昏倒过去,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官官相护了,恼怒之下,他也顾不上什么民不与官斗了,指着张扬的鼻子吼叫道:“你他妈阴我!”
“赵局,你帮我,我不想坐牢,我是冤枉的!”
张扬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眨了眨眼睛道:“做什么证?我什么时候给过你条子?”
刘强笑眯眯看着他们,心中却暗骂,装逼,谁不知道你常凌峰是张扬的亲信!你们两人就是一伙的!
张扬笑眯眯道:“赵书记找我有事?”
谢德标倒吸了一口冷气,丘金柱充满威胁的话让他不寒而栗,他刚开始只是觉着委屈,这件事明明是张扬设了圈套让自己钻,这么简单的一个圈套,毫无技术含量,可自己偏偏就钻了进去,更让他苦恼的是,偏偏有这么多人相信张扬,站在张扬的那一边,原因很简单,人家是丰泽副市长http://www•hetushu•com,人家说话的可信度高,自己虽然有几个钱,可没几个人相信自己的话,谢德标想起了刘强,那个王八羔子,明明将全过程看得清清楚楚,竟然说什么都没看见,可恶,可恶到了极点。
财务科的动静马上就吸引了教学楼内的教职员工,刚刚领到工资的那些老师,也闻声赶来,也活该谢德标倒霉,这厮在丰泽一中的口碑本来就不怎么样,老师们又把拖欠工资都归结到建设教学楼上,听到有人打劫,再看到又是谢德标的时候,几名年轻气盛的老师已经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有冤的伸冤,有仇的报仇,在这种形势下,谢德标和他的手下只有吃亏的份儿,三人很快就落入了群起而攻之的境地。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唯一能做的只有惨叫。
谢德标愣了,他这才想起自己把条子交给章睿融了,他转向张扬道:“张……市长……你给我作证!”
张大官人带着刘局长、常市长赶到财务科的时候,谢德标和他的两名手下已经变成了三个猪头。
一石激起起千层浪,没有比这个消息更加振奋人心了,所有老师都兴奋了起来。
丘金柱离去不久,公安局长赵国栋提审了谢德标。
常凌峰哈哈笑道:“那好,我直接进入下一个话题,通知大家一个重要消息,今天会议开完后,大家就可以去财务科领取当月工资!”
丘金柱道:“教育局长刘强当时也在现场,你说张市长阴你,可刘强能够为张市长作证!”
赵国栋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儿?”
赵国栋道:“你老实告诉我,谁让你今天去丰泽一中要钱的?”
丘金柱从他话语中听出了怨念的意味,他透过后视镜悄悄观察着程焱东,发现程焱东也正在看着他。丘金柱道:“程局,刚才你也看到了,头儿生我气呢!”
谢德标在门口经过了一番犹豫,终于还是鼓足勇气走了进来。
教育局长刘强的脸色很难看,他认为自己被张扬给耍了,常凌峰担任丰泽一中校长这么重要的事情,事先根本没有和自己通气,虽然张扬是副市长,可自己毕竟是教育局局长,说一声也算是对他的尊重,更可气的是,之前张扬还假惺惺的跟他商量,原来人家心里早就有了人选,不带这么玩人的!
赵金芬点了点头道:“我是为了丰泽一中的事情来的?丰泽一中的财务出现问题,按照正规的程序应该由审计部门出面,教育局配合彻底查清楚学校账目中不清楚的地方,在此之前,学校的账户应该给予暂时冻结,可据我所知,丰泽一中方面不但动用了现金,而且将所有的存折提现,财务的交接过程根本没有通过监管部门的介入,这是很严重的违规行为。”
刘强和常凌峰都明白了,张副市长要阴人,而且这次人家懒得自己动手,招呼已经打过了,自有人会出手,刘强不知道章睿融的身手如何,常凌峰却是清楚的,他相信这次在张副市长的授意下,章睿融出手绝不会轻,也就是说这个谢德标倒霉了。
谢德标等到房门关上,哭丧着脸道:“赵局,你得帮我,我被张扬给坑了!”
丘金柱冷笑道:“谢德标,你说话最好掂量着点,什么叫副市长阴你?就你这样的,人家眼皮都不夹你一下,你说你没抢钱,丰泽一中财务科长可以作证,丰泽一中那么多老师可以作证。”
谢德标点了点头道:“有事!”他咽了口唾沫道:“我今天把丰泽一中欠我工程款的账目全都带来了!”
丘金柱内心一凛,程焱东这个人虽然年轻,可是做事相当的沉和*图*书稳,他既然这么说,就肯定得到确切的消息,前方已经是丰泽金店,丘金柱缓缓停下警车,转向程焱东道:“程局,可不可以说清楚一点?”
章睿融冷笑道:“条子呢?”
程焱东叹了口气道:“麻烦,没有比在丰泽当公安更麻烦的事情!”
望着身陷囫囵的谢德标,丘金柱打心底感到说不出的快慰,幸灾乐祸,这厮已经把幸灾乐祸当成是一种享受了,他拍了拍谢德标的肩膀:“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张扬笑道:“赵书记,您是负责纪委工作的,我是负责文教卫生的,可能我们的理解上有所不同!”
赵金芬道:“张市长工作太忙,没时间去我那里,我只能抽时间到你这里来了。”她的这句话中充满了怨气,张扬虽然是副市长,她却是市委常委之一,你张扬居然让我屈尊到你的办公室来,赵金芬的心理有些失衡也是正常的。
常凌峰很配合的说道:“张市长放心,我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张扬看着站在门口的谢德标,感觉挺有意思,无论在哪里总有人不怕死,谢德标看来没有从上次的事情中得到教训,他居然还敢来,这个人还算是有些勇气。
他壮着胆子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张扬正在忙,电话中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丘金柱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没把这件事说出来。
赵国栋道:“你也是没事找事,明明知道今天这么多重要人物在丰泽一中,你还去闹事,人家不整你整谁?”
章睿融道:“这人谁啊?冲进来就想抢钱,我这儿可都是工资款,赶紧报警抓他!”
张扬这才站起身来,笑着邀请赵金芬在沙上坐了,向一旁整理文件的傅长征道:“小傅,去给赵书记泡茶,特级龙井啊!”傅长征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谢德标来到校长室外,看到张扬在内,他不由得愣了一下,那天张扬一拳把他放倒的情景他还记得,人家是副市长,谢德标在心底多少有些畏惧,嘴上再强硬,可心底实实在在的感觉骗不了自己。
赵金芬又发现张扬一件违规的事情。
“我真没抢钱!”谢德标说完又补充道:“我不缺钱,我账户上还有三百多万呢,我怎么会去抢那一万块?”
赵国栋返回办公室的造中遇到了刑警大队长丘金柱。
谢德标冷静下来之后,越想越是害怕,现在对他很不利,假如丰泽一中方面咬死口诬陷他抢劫的话,自己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常凌峰给张扬一个建议,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这件事做完必须要有个消化的过程,一口吃不成胖子,这也是张大官人暂时放过孟宗贵的原因之一。
张大官人装作才看到她的样子,笑眯眯道:“赵书记,什么风把您吹到这儿未了,快请坐!快请坐!”表面上张大官人还是很客气的,毕竟人家赵金芬是市常委,在丰泽体制中的地位比自己要高。
别人想不通,谢德标更加无法想象这件事居然会这么顺利,张扬把那张信笺交给他的时候,嘱咐道:“谢德标,我把工程款交还给你,以后,你不可以再到丰泽一中闹事,不然我会提请公安机关,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捕你。”
程焱东的话让丘金柱的内心笼上一层阴影,他先想到的就是赵国栋,自己最近的出手已经让这位公安局长不爽,赵国栋要搞自己也很正常,可丘金柱自问没有太多的缺点,能让别人诟病的只有他的生活作风问题,他和大世界的领班崔依云是情人关系,当初张扬正是抓住了他的这一把柄,才让丘金柱慢慢屈服。
谢德标犹豫了一下方才道:“孟宗贵!”
鼻青脸肿的谢德和_图_书标捂着脸,挤吧着眼睛,说话也变得含糊不清了:“他们……打人……”
丘金柱看了看远去的赵国栋,心底暗暗骂道:“你他妈牛逼什么?老子忍够了!”
“谢德标,你最好配合一点,我提醒你,抢劫可是重罪!你不是法盲吧?别说是抢一万块,抢个西瓜都有被判死刑的!”
程焱东道:“知道他生气,你还敢这么干,真是佩服你的勇气。”
谢德标也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还带着两名帮手呢,今天他是抱着讲道理的态度而来,可谢德标也是见惯风浪的人,他懂得保护自己,带两名帮手的目的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安全,以防万一,他这边叫起了救命,他的两名帮手闻声冲了进来,和两名保卫厮打在一起。
傅长征不多时就泡好了茶送了过来,他出门的时候,按照张扬的意思把门给关上了。
丘金柱道:“瞎子放驴随他去吧,我没觉着自己做错什么,走到今天这个位子,我是一步步辛苦走过来的,我得对得起帽壳上的警微!”
程焱东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笑道:“总之你小心就是了!”
采用现金方式发放工资是常凌峰自己的主意,老师们已经好久没有拿到工资了,真金白银发到他们的手里,那种实在的感觉和去银行看到存折上增加的数字全然不同,常凌峰要利用好这个机会,他又道:“我还有一个消息向大家宣布,在张市长和有关部门的努力下,我们的工资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拖欠大家的工资会在三天内打入大家的工资账户!”
赵国栋道:“现在说那些都没用了,你不想坐牢,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别让人家告你!”
刘强看不懂了,张扬这种人怎么会突然转性,一百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说给就给了?
章睿融大声道:“打劫了!”
谢德标这才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原原本本讲了一遍,他愤然道:“我就没见过这样的国家干部,比流氓还流氓,比无赖还无赖,哪有这样凭空捏造的,我比窦娥还他妈冤!”
刘强不等别人说话,率先开口道:“你有事吗?”
丘金柱苦笑道:“谢德标跑到丰泽一中财务科抢钱,张副市长亲自报警,我不抓他怎么办?我要是不抓他,人家就得告我不作为,告我渎职!”
谢德标咽了口唾沫道:“为什么要改天?你们丰泽一中又不是没钱,我都听说了,你们有钱发工资,还有小金库,为什么没钱还我那笔工程款?”
丰泽市纪委书记赵金芬是丰泽教育局长刘强的老婆,还是丰泽公安局长赵国栋的远方堂姐,在丰泽体制内有铁娘子的称号,这称号的由来据说是因为她铁面无私六亲不认。
张扬不屑笑道:“麻痹的,什么东西,我今儿就阴你了,你敢怎样?”
谢德标道:“我是听到他们发工资才去的,他们有钱发工资没钱给我工程款?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要账有错吗?”
副局长程焱东恰巧将刚才的情景看了个清清楚楚,丘金柱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向楼梯口是去,他也不想别人看到自己吃了冷脸。
刘强这个郁闷啊,他暗骂谢德标,你他妈被人阴了,你拉着我干吗?
常凌峰心中雪亮,可这当口儿是必须要配合张扬表演的,他望着柳眉倒竖的章睿融道:“怎么回事?”
丘金柱启动了警车,汽车驶出市局,丘金柱道:“怎么?金店抢劫案还没有眉目?”
赵国栋道:“刘强那边我去问问,如果你说的都是实话,这件事应该还有回旋的余地!”
程焱东苦笑道:“咱们头儿把这件事压给了我,市里已经下了限期破案的死命令和*图*书,再找不到线索的话,就要拿我开刀了。”
丘金柱拿着卷宗照着谢德标的脑袋上拍了一记:“我说谢老板,你怎么又进来了?”
谢德标道:“他们是蛇鼠一窝!”
张扬接到丘金柱电话的时候,纪委书记赵金芬就在他的办公室内,原本赵金芬是想请张扬过去问话的,可张扬根本不吃她那套,赵金芬无奈之下只能自己登门造访。
程焱东道:“你怎么又把谢德标给弄进来了,他和赵局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不是公开给赵局难看吗?”
程焱东笑了笑没再说话,从刚才的对话中,他已经察觉到丘金柱在这段时间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厮的胆气比起过去不知壮大了多少,能让他产生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找到了靠山,他们这些当公安的分析这种事情实在太过小儿科,程焱东轻易就判断出丘金柱的靠山就是张扬,程焱东低声提醒道:“老丘,有些事还是小心为妙,我听说有人想对你不利!”
张扬不屑笑道:“一百三十万,我还当一千三百万呢!”他拿起钢笔,在那张信笺上写下一行大字:“请财务科配合,偿还谢德标一百三十万元整!”
丘金柱忽然产生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有了功劳,赵国栋肯定站在头排,可一旦出了事情,他们这帮人就很悲剧的被推出来了,丘金柱道:“想开点,咱们是共产党员,吃苦在前,享受在后!”
谢德标摊开双手道:“张市长,我今天来不是闹事的,我只是就事论事,丰泽一中拖欠我的工程款不给,现在材料商都逼到了我家门口,我有家不能回,就快被人给逼疯了,我也不想闹事,我只想拿钱,听说丰泽一中领导换了,连工资都发下来了,为什么不能把工程款给我?”
谢德标又被抓进了公安局,不过上次是扰乱社会治安罪,这次是涉嫌抢劫!性质比上次不知道要严重多少,唯一相同的是,抓他的人还是丘金柱。
张扬会议后兴致勃勃的来到了校长室,常凌峰担任丰泽一中校长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可在张扬看来却意义非凡,他来到丰泽两手空空,然后建立文教卫生改革办,进而将丰泽一中的管理权纳入手中,可以说在教育上,他终于找到了切入点,在沈书记的绝对权力下,自己撕开了那么一点点的裂口,向丰泽的体制内吹进了一缕新鲜的空气,这是一个好兆头,张大官人深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自己要学做春雨,润物细无声,悄然渗透这丰泽沉闷的体制。
丘金柱还担心郑波,他和郑波的私交不错,可是郑波和赵国栋的关系更好,人家赵国栋是公安局长,如果真的到了选择立场的时候,郑波毫无疑问会选择赵国栋,上次在白鹭宾馆,丘金柱被张扬抓现形的事情,郑波知道内情,如果他把这件事抖出来,恐怕……丘金柱越想越害怕。
张扬道:“教育局刘局跟您是两口子吧,赵书记应该听说,丰泽一中最近发生的事情,老师们都多少个月没开上工资了,这一连串的事情,全都是因为老师们有怨气,咱们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想,谁也不能饿着肚子工作。”
丘金柱愣在那里,很快就明白了,赵国栋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自己的不满呢,自己抓了谢德标,谢德标是他罩着的人,这等于是给他赵国栋作对。
刘强和常凌峰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扬,不知道他怎么会如此顺顺当当的就把一百三十万还给谢德标,要知道前两天,张扬还一拳把谢德标打得气息全无,连法医都认定谢德标已经,看来这人世间的事情真是变化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