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4章 新旧衙内

此时张扬抓了药回来,看到乔梦媛和安语晨两人都到了,不觉一怔,他笑道:“都来了啊!”
乔鹏举道:“过去在体制中混了几年,可惜一事无成,我爸说我不是当官的料,于是我就下海经商,想当新时代的弄潮儿,可惜我又不会水,整天被水呛!幸好到现在还没被淹死!”
张扬很老实很拘束,可以说自打顾允知认识他以来,都没有见到他这么拘束过,顾允知没让他坐,他连坐都不敢,恭敬道:“顾书记,佳彤姐没事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张扬跟着她们一起去了蓝魔方。
顾允知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他对你也算不错!”
安语晨道:“顾书记,您不能只顾着夸自己人,难道我长得很丑吗?”
望着神志不清的顾佳彤,张扬顿时将诸般烦恼事扔到了一边,脱衣服也是要境界的,张大官人此时面对一丝不挂活色发生香的顾佳彤,脑海中可没兴起半点儿色欲,不是顾佳彤的肉体不够吸引,是因为他要救人,张扬扶着顾佳彤在浴缸内坐好了,以双腿将她护住,潜运内力双掌紧贴在顾佳彤无瑕美背之上,内力源源不断的注入顾佳彤的体内。
张大官人本来也有些累了,可看到安语晨兴致这么高,也不好意思败兴,再说今天和乔梦媛的大哥会会面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乔振梁明天即将成为平海省委书记,和他儿子认识下,就算成不了朋友,也不至于成为仇人。
陈绍斌指了指远处的乔梦媛道:“你和乔梦媛的关系不错?”
陈绍斌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大家都往钱看,我不往钱看就得落后,落后就会挨打!”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有是有,不如你的富态!”
女郎端着一大杯扎啤放在张扬面前,这时候外面传来笑声。
乔梦媛笑道:“我们吃过饭才来的!”
“苦大仇深,真是苦大仇深!”张扬忽然意识到陈绍斌之所以兴起下海经商的念头十有八九和这件事有关。
梁成龙道:“保外就医,现在每天都得老老实实汇报去向。”
张扬道:“亦友亦敌!”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望着乔梦媛道:“那得问问乔总!”
张扬道:“不恶心人你会死?”
张扬笑道:“什么混蛋逻辑!”
张扬笑道:“怎么?你和梁成龙的疙瘩还没解开?”
张扬笑了起来,丁巍峰是平海政法委书记,他能够提出这件事实属不易,要知道赵静和丁斌都在读书,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丁巍峰提出见面,等于是认同了两人的亲事,单从赵静的父母方面而言,两家地位悬殊太大,可张扬无疑为赵静的身份增添了一个重要的砝码。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早就忘了,我算想通了,黎姗姗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就算不通过梁成龙,见到有赋的男人一样会像苍蝇一样钉上去!”
顾允知笑道:“原来是乔书记的女儿,真是漂亮!”
梁成龙笑道:“乔哥真是谦虚,我正要向你讨教生意经呢!”
“常海心!”张扬听到常海心的名字顿时不言语了。
陈绍斌呵呵笑了一声,收起了自己儒雅的宝贝,接着刚才的话题道:“现在搞金融贸易,股市期货的,又有几个真正懂得这些专业,无非是有内幕消息罢了。”
丁兆勇笑道:“他们两人感情挺好的,现在每到周末赵静都到我家里来吃饭,我爸妈都挺喜欢她的。”
顾允知因为女儿好转也心情大好,他向几个年轻人道:“你们聊,我在这儿你们说话也不方便!”
张扬就在顾书记目光的注视下,抱着顾佳彤出了医院,抱着她上了车,抱着她回到了代表平海省内最和-图-书高权力的9号小楼,又抱着她进了洗澡间。
陈绍斌跟着乐曲的节奏轻轻晃着脑袋,张扬被他晃得心烦:“我靠,你别扭得跟个龟头似的!”
张扬也是一丝不挂,身上水淋淋的,他笑了笑展开臂膀将顾佳彤温软的娇躯揽入怀中,顾佳彤又羞又急:“胡闹,这是在我家!”
张扬笑道:“谁啊?”
梁成龙他们几个也没想到张扬会和乔梦媛一起出现,不由得愣住了,可随即他们相互望着都笑了起来,这帮人都是高官子弟,也都是人精儿,顾书记到点了,乔书记来了,谁都会想方设法的把握机会,和乔家子女处好关系,这是将来在平海继续发展的根本,从他们身上就能够看出他们父辈的动向。
张扬的内力在顾佳彤体内运行三个周天,慢慢收回内力,顾佳彤缓缓睁开美眸,只觉着昏沉沉的头脑在瞬间恢复了清明,她眨了眨明眸,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地方,竟然身无寸缕的和张扬浸泡在浴缸之中,更让她羞不自胜的是,他们竟然是在自己的家里。
陈绍斌差点没笑喷了:“我日,你就别玩深沉了好不好?”
丁兆勇开了一瓶芝华士给张扬他们倒上,张扬道:“我喝不惯这玩意儿,弄扎黑啤吧!”
乔梦媛笑道:“我大哥的!”
张扬点了点头,虽然一直到现在他对丁斌当初的懦夫行径都有些耿耿于怀,可既然是赵静做出的选择,他也不好说什么,更何况现在他和丁兆勇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面子上怎么都要顾忌一下,张扬道:“成,我回去问问父母的意思。”
乔鹏举笑道:“你别忙着拍马屁,我爸这会儿不在!”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张扬心中暗叹这些人的现实,可在梁成龙他们看来,张扬比他们还要高明,他们想通过乔鹏举拉近和乔书记的关系,人家张扬已经走了捷径,直接和乔书记的女儿攀上关系,这种手段这厮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可人家就是有这个本事。最羡慕张扬的要数陈绍斌,他实在对张扬的女人缘佩服的五体投地。都是男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梁成龙对这段过去发生的事情显然不想再提起,叹了口气道:“咱们这么久没见,就不能聊点开心的?”
张扬笑眯眯伸出手去和乔鹏举握了握:“我好像和乔先生没见过面!”
乔梦媛点了点头,父亲前来东江上任,不但她过来了,她大哥乔鹏举今天也来到东江和父母见面。
顾允知心里真是哭笑不得,百般滋味全都涌上心头,这他妈什么事儿,女儿跟这小子到底叫什么关系,真是斩不断理还乱。顾允知知道自己也管不了,也问不了,随他去吧!
顾允知道:“坐!”其实顾书记原本想说辛苦了来着,可是想想这句话又不太合适,这小子把女儿抱进洗澡间脱衣服,自己总不能向他道声辛苦了。张扬觉着别扭,顾书记也觉着别扭。
乔鹏举道:“当然是真的,我这个当大哥的什么时候骗过你?”
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陈绍斌跟他一起出来了,陈绍斌道:“乔鹏举那个人很有能耐,在京城太子党图里也很有名气,为人也很仗义,人称新时代的孟尝君。别看梁成龙生意做的大,可跟乔鹏举比起来,他那钱赚的就太辛苦了,乔鹏举股市期货全面出击,和他朋友和搞了一个新纪元金融公司,听说每年收入都以亿计!”
安语晨道:“我爷爷始终都记着自己是家乡人,为家乡出力,帮助乡亲致富是他最大的愿望,虽然他老人家不在了,我会继承他的遗志,完成他的愿望。”
“你大哥和图书?”
张大官人听着这笑声十分的熟悉,他循声望去,却见梁孜身穿蓝色绣花旗袍走了进来,张扬也认识梁孜,知道她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的小姨子,张扬记得她接下了周云帆的百乐门,想不到,这家蓝魔方也是她开的。梁成龙和她关系不错,一直都是姐弟相称,难怪到这里来。
张扬和梁成龙碰了碰杯道:“我听嫂子说你出来了!”
顾佳彤听父亲这样说,仔细想了想,惊声道:“是啊,那天我去西樵验收房子的时候,在后院里乘凉,一只蜈蚣爬到了我的脚上,我用杂志拍死了它,当时并没有什么异样,想不到竟然是它的缘故。”
乔鹏举道:“你可是个风云人物,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也听我爸提过你!”
张扬怒视这厮道:“打住了,剩下的话给我咽回去,哥们什么人?你以为人品都跟你一样龌龊?”
张扬和乔鹏举没见过面,可是对老乔家没太多好印象。他上了车在副驾坐下,安语晨坐在他身后,扒着座椅的靠背,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咱们喝酒去不?”
顾佳彤道:“如此说来,我还要弄些杀虫剂,好好的把西樵老宅清理一遍。”
张扬也不由得咋舌道:“这么有钱?”
安语晨和乔梦媛两人都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儿,乔梦媛挺欣赏天堂乐队的音乐,谈得正高兴,凭空杀出了一个陈绍斌,然后场面就乱了,安语晨护着乔梦媛让到一边。
乔梦媛笑道:“刚听我爸说你病了,所以去医院看你,可到了医院,又听说你已经回家了,所以我和语晨一起过来了。”
丁兆勇要了杯啤酒,跟张扬碰了碰,喝了一大口道:“什么时候有空,请阿姨和叔叔过来,两家人见见面!我爸的意思!”
听到父亲的这句话,顾佳彤心中暗喜,正琢磨着替张扬说两句好话的时候,有客人到了,前来探望顾佳彤的是乔梦媛和安语晨,乔梦媛和父母见面之后,听说了顾佳彤突发急病的消息,联想起张扬急匆匆前来东江的事情,马上推测到张扬过来必致和顾佳彤有关。乔梦媛和顾佳彤的交情虽然一般,可是毕竟也算得上谈得来的朋友,于情于理她都该去探望一下,而且父亲也建议她过来看看。
乔梦媛把安语晨介绍给大家,一群人坐下之后,乔鹏举道:“蓝魔方今天请了天堂乐队,我想起你平时最喜欢听他们的CD,所以把你叫过来听现场!”
安语晨道:“师父,没见过你这样的,顾小姐有病了,你说一声嘛,搞得神神秘秘的,别忘了我们也是朋友!”
顾允知道:“赶快去吧!”
张扬在顾允知的身边坐下,其实对面有位子,他应该坐在对面,不过张扬害怕看到顾书记的眼神,深邃的目光能够一直看到自己心里,要是在顾书记目光的注视下,岂不是如坐针毡,就算是坐在一旁,心里也不好受。
顾佳彤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出去,芳心一惊纷乱如麻,今天的事情该怎么向父亲交代。
顾允知嗯了一声,看到女儿没事,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顾佳彤也在父亲的身边坐下,正巧坐在刚才张扬坐的位置,她是不好意思看父亲的眼睛。
乔梦媛道:“我酒量不行,喝醉了,谁来开车?再说今天也累了,咱们明天再说吧!”说话的时候,她大哥打来了电话,却是让她去东江步行街新开的蓝魔方去玩。乔梦媛放下电话,将大哥的意思说了。
张扬道:“不是玩深沉,真的,你应该知道,她未婚夫许嘉勇和我不对乎!”张扬之所以这样说,是不想别人把他和乔梦媛往一处扯,陈绍斌的这张嘴还是很厉害的www.hetushu.com
顾佳彤看了看时间已经就快晚上九点了,她轻声道:“你们吃饭了没有?”
陈绍斌差点没把那扎啤酒泼到张扬脸上去:“有这么骂人的吗?小心我告你人身攻击!”
张扬道:“一种很厉害的毒虫,不过也有克制的方法!”他起身道:“顾书记,我出去为佳彤姐抓一些药,这样才能彻底肃清她体内余毒。”
顾允知整个过程中出奇的冷静,沉默,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陈绍斌道:“我爸也没几年干头了,我在单位没多少前途,你知道的,我运人自制力又不怎么样,容易被外面的事物所诱惑,所以还是趁着现在有关系的时候尽早离开,抓紧挣点银子才是正途!”
乔梦媛欣喜万分道:“真的?”
张扬笑了笑,梁孜的记忆力倒是挺好的。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始终没有问起乔鹏举是干哪行的,他微笑道:“乔先生在哪里高就?”
顾允知摸了摸女儿的额头,确信她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内心宽慰无比,轻声道:“张扬说,你被七星蜈蚣咬了?”
顾允知深感庆幸道:“幸亏张扬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不然的话,你的病情就耽搁了!”说到这里他不禁想起了省人民医院的那帮医生,怒道:“什么专家教授,我看全都是一帮庸医,如果不是张扬过来,他们到现在都查不出你是什么原因才发烧。”
张扬笑道:“你也该有点约束了!”
顾佳彤引着她们来到父亲面前,把她们介绍给父亲认识。
丁兆勇端起酒杯想要跟张扬再喝一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骚乱,两人抬头望去,却见乔梦媛和安语晨座位那边乱了起来,天堂乐队的几名成员全都冲下了舞台。
张大官人笑了一声,这件事只能回头再向顾佳彤解释了,他从浴缸里爬了出去,这厮考虑的很周到,顾家不可能准备衣服给他换,所以要脱得光光的进入浴缸,张扬在淋浴下冲了冲,看到顾佳彤俏脸通红缩在浴缸里,倘若是他们单独相处,张大官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鸳鸯浴的好机会,可那也得分时间地点,这会儿顾书记在外面虎视眈眈,就算借给张扬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在里面胡天胡帝,张扬穿好了衣服,向顾佳彤道:“我先出去了!”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跟你比人品,那是对我的侮辱!”
这时候丁兆勇出来找他们,凑到张扬身边:“张扬,你可不够仗义啊,来东江都不打个招呼!”
顾佳彤沐浴之后,换好衣服出来,俏脸之上仍然蒙着一层羞色,来到父亲面前低声道:“爸!”
梁成龙叫了服务,不一会儿,一名衣着性感的兔女郎走了进来,张大官人望着那兔女郎惹火的装扮,不由得有些愣了,这俱乐部看起来多少有些擦边,什么人敢在东江这么玩?
顾允知深表赞许的点了点头:“平海的发展离不开你们这些从家乡走出去的爱国商人!”
众人都笑了起来,安语晨气得跺了跺脚。
顾佳彤点了点头,她刚刚肃清毒素,的确有些倦了,再加上,她也不想乔梦媛她们看出自己和张扬的关系。轻声道:“我送你们!”
张扬怒道:“看什么看?你自己没有啊?”
陈绍斌道:“乔梦媛真是不错,凭你的本事……”
张扬笑道:“你他妈有毛病,人家聊聊天罢了!这点自由都没有吗?”
乔梦媛道:“不用了,你病刚好,还是留在家里歇着,我车就在外面!”
乔鹏举道:“你这么年轻已经是副市长了,以后的前途还是不可限量的。”
于是她和安语晨商量了一下,两人来到顾家。
陈绍斌附在张扬耳边小声道:“这家俱和_图_书乐部,梁成龙也有股份!”
张扬笑骂道:“有你这么形容的吗?我这叫威猛!”
乔鹏举和他父亲的和蔼不同,此人气宇轩昂,身材魁梧,不等乔梦媛给他介绍,已经哈哈大笑着向张扬走了过来,主动伸出手去:“张扬!我认识你!”
张扬为顾佳彤脱衣服也不是第一次了,可这次的心情最紧张,省委书记就在外面,自己竟然敢在洗澡间内脱他女儿衣服,这胆子也忒大了一点,张大官人深刻理解了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和顾佳彤之间的那点事,瞒也瞒不住,总有一天会昭然日下。
安语晨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一听要去玩,顿时欢呼雀跃。
顾允知道:“佳彤是中毒?”
顾佳彤道:“论到医术,这世上又有谁能和张扬相提并论?”
陈绍斌还想说什么,目光却定格在远处,张扬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原来是天堂乐队的那名主唱歌手正在乔梦媛和安语晨的身边搭讪呢。
陈绍斌苦笑道:“我他妈是被梁成龙拉来凑数的!”
张扬道:“乔书记很平易近人的!”
陈绍斌喝了点酒,话自然就多了起来:“当然有意见,但凡我看上眼的女孩子,都喜欢用你的标准来衡量我,你说我心里能平衡吗?”
顾佳彤周身冒出水汽,浴室内蒸汽腾腾,宛如烟云笼罩。
张扬道:“太早了吧!”
顾允知放下报纸,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从他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正因为如此,张扬才越发的没底,他和顾佳彤的事情今天是彻底向顾书记摊牌了,虽然过去顾允知也知道他们的私情,不过那时候毕竟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有戳破,如今什么都戳破了,张扬顿时感到不好意思了。
乔梦媛开了辆奔驰吉普车过来,张扬不无羡慕的拍了拍吉普车的引擎盖:“好车啊!乔总真是有钱!”
张扬解释道:“突然决定的事情,打算明天再跟你们联系呢!”
张扬道:“哪有那么多开心的事情?”
乔鹏举微笑道:“我做生意不行,和几个朋友一起做期货,自己从不过问,好在他们都很厉害,我只等着收钱!”
张扬对着小便池抖了抖,陈绍斌忍不住探头向他看了看。
张扬发现这厮言语中透着不平,洗了洗手道:“绍斌,你该不是真的想下海吧?”
梁孜和乔鹏举聊了一会儿,方才留意到张扬,她向张扬扬起酒杯道:“张主任,我们又见面了!”
顾佳彤看到她们来看自己,笑着迎了上去:“你们怎么来了?”
陈绍斌往自己脸上贴金道:“我这叫儒雅!”
顾允知哈哈大笑,他听顾佳彤介绍安语晨是港商安老的孙女,顾允知很热情的邀请她们两人坐下,微笑道:“过去安老来平海的时候,我跟他也见过面,你们安家投资江城,对家乡的贡献很大,是港澳同胞的楷模。”
张扬道:“我就奇怪了,你对我是不是有意见?”
张扬关上洗澡间房门的时候,有些心虚的向顾书记笑了笑:“顾书记,我不叫您,千万别进来!”
顾允知道:“老宅里蚊虫很多,你还是要注意一些。”
张扬把草药放下道:“不聊了,天很晚了,我们得告辞了,佳彤姐,回头你把草药煎服了,一共是三付药,每天吃一付,这样就可以彻底治愈了,那一大包是我买的驱虫药,让人拿去西樵老宅,在房子里点燃,用烟火熏一下,燃尽的草灰可以洒遍整个院落,普通的蛇虫就不会再靠近宅子了。”
丁兆勇端着酒杯凑了过来,搂住张扬的肩膀道:“比如说,你当了丰泽副市长!”
顾允知觉察到女儿的话语中充满了自豪,他向女儿看了看,顾佳彤也觉着自http://www•hetushu.com己的话有些过了,不好意识的垂下头去。
事情的起因是陈绍斌,这厮最近一直心气儿不顺,再加上今晚喝了点酒,看到天堂乐队的主唱和乔梦媛、安语晨两人聊得开心,一股邪火莫名升起,他来到桌前,抄起酒瓶就把那主唱给开瓢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舞台上几名天堂乐队的成员看到主唱平白无故被打,全都冲了过去,围着陈绍斌就是群殴。
陈绍斌道:“我他妈都干腻歪了,这辈子我顶天混个行长,还得担心哪天一不小心贪污受贿,把我给逮进去了,人家都能经商,我也经商。”
其实自从张扬赶到医院,顾允知的一颗心就放下来了,他对张扬的医术十分了解,张扬既然能够治好小女儿的双腿,佳彤的病情自然不会成为问题。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在蓝魔方他不但见到了乔鹏举,还见到了几位老朋友,其中有刚刚保释出狱的丰裕集团总裁梁成龙,省工商行信贷部主任陈绍斌,还有丁兆勇。
张扬对股票金融期货啥的只是听说过,懂得并不多,可是从乔鹏举那辆价值百万的奔驰吉普车来看,乔鹏举的身价也非同一般。
张扬离开浴室,壮着胆子来到客厅,看到顾允知正坐在那儿看报纸呢,张扬心中明白,顾书记肯定也是装的,自己和他女儿脱光了在浴室里疗伤,顾允知就算心理素质再好,肯定也得有思想激动。
两人出了洗手间,陈绍斌拉着张扬去了吧台,重新叫了两扎黑啤,陈绍斌满腹的话想对张扬说,张扬也不想进去,梁成龙那帮人都在奉承乔鹏举,人家才是众星捧月的中心点,张扬也不想去当陪衬。
张扬点了点头,看来梁成龙已经从体育场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梁孜很善于交际,跟乔鹏举趁机攀了攀关系,张扬不觉想起了尚在狱中的顾明健,以后东江的公子圈必然因为省委书记的更替而重新洗牌,乔鹏举必将成为这个圈子的核心。
这边张扬和丁兆勇已经冲到眼前,张扬大吼道:“别打!别打!操你大爷的,我让你别打!”这厮哪是拉架,连出两拳已经把键盘手和贝司手放倒在地,然后抓住鼓手的小辫,一拖一拽,那鼓手近一米八零的大个凌空就飞了出去,惨叫着摔倒在舞台上,脸先着地,标准的狗吃屎。
安语晨将手中的营养品放下:“顾小姐没事就最好了!”
远处小舞台上,天堂乐队正在演奏着轻音乐,听起来很舒服。
陈绍斌道:“哥们,有人想挖你墙角!”
乔梦媛和安语晨都是见惯场面的人,并没有觉着尴尬,事实上有乔鹏举在,这帮人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七星蜈蚣?”顾允知对这些毒虫没有研究。
张扬道:“谁跟你是朋友,你是我徒弟,你是我下一代!”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那个副市长听起来好听,实际上就是一副处!”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我说哥们,你们的风向转得可真快,明儿乔书记当政,今天你们就攀上了乔家大公子,以后这平海还是你们这帮人的天下。”
张扬笑了笑,现如今高官子弟经商的现象很普遍,陈绍斌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
张扬点了点头:“初步断定应该是七星蜈蚣咬的!”
此时外面天堂乐队已经开始演出,乔梦媛和安语晨一起出去看演出。
张扬的目的是将伤口处的余毒先行肃清,然后你用内力将顾佳彤体内残留的余毒通出去,浴缸内的水很快就变成了淡粉色,随着张扬内力的催吐,水色越来越深。
张扬和顾佳彤对望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睛深处的不舍之意。张扬害怕露出破绽,率先离开。顾佳彤将他们送到了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