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0章 纯天然绿色食品

姜亮道:“一起开过几次会,也吃过饭,并不很了解,不过我听说丰泽金店的劫案影响挺大,荣局在我们局内部会议上提过几次了,对丰泽公安系统的办案效率很是不爽。”
张扬点了点头:“团结这词儿我懂!”
张扬马上就给王博雄打了个电话,王博雄也在外面喝酒呢,听到是张扬的电话,他慌忙出了房间。
“张主任放心,绝对野生的,纯天然绿色食品!”
荣鹏飞道:“丰泽一中可是咱们江城最有名的学校,这所学校老师的待遇都这个样子,其他学校就更不用说了。”
姜亮道:“丰泽的经济在江城下属市县中是最强的一个号称江城的粮仓,鱼米之乡,伸手找市里要钱的时候可不多。”
张扬道:“这儿没外人,我也就不避讳了,其实我也很纳闷,我去丰泽之前,几乎所有人都夸沈庆华书记是个好官,是个大清官,可我去了丰泽,发现这个人倒是清廉,清廉的有些过分了,所有财权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大小事都要他批准。”
张扬笑道:“我最惦记的就是红姐这几坛酒!”苏小红微笑道:“那就尽快喝完了,喝完就不用惦记了。”
张扬一想,可不是嘛,因为自己这个副市长,还不知多少人在杜天野背后说他任人唯亲呢。
张扬道:“孙东强真不是个好东西,霸着市长的位子,就没见他做什么实事,有了事情就往外推,这次推到了我身上。”
杜天野说完这句话,他的手机响了,走到一边接了这个电话,回来之后,就向张扬他们道:“我有急事,得先走了!”
杜天野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我马上了解一下这件事,陈雪,这么晚了,你就别回去了,一个女孩子回去我也不放心。”
杜天野道:“轮的上你吗?老实交代!”
他的预感很快就被证实了,晚上和杜天野见面的时候,杜天野听说他想让市里划拨更多的抗旱资金的时候,马上就摇起了头:“政策上的支持,我可以给,要钱没有,真没有!”
荣鹏飞看在眼里心中暗乐,敢于在杜天野面前这么恶搞的,整个江城可能只有张扬一个。
张扬忽然想起赵国栋,他向姜亮道:“赵国栋这个人你们熟吗?”
杜天野道:“中国现在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高速发展必然会带来重重的弊端,不过我们要看到取得的成绩,不能一味的看到弊端,因噎废食的事情不可以做!”
陈雪咬了咬樱唇,是爷爷让她来找杜天野的,她向来都听爷爷的话,不过至今陈雪还不知道江城的这位市委书记就是她的亲叔叔。
苏小红道:“这好像是独裁啊!”
姜亮对江城的大小事还是很关心的,他摇了摇头道:“我看这件事难啊,今年江城各地普遍都出现了旱情,每个地方都在抗旱,市里搞了几个大型重点工程,最近对外招商工作搞得也不怎么出色,财政方面很吃紧。”
苏小红道:“我算看出来了,你是反正都有理。”
苏小红道:“我用弟弟当总经理,前提是他有管理能力,朝鲜老金家还世袭呢,你怎么不说?”
张扬就纳闷了,一个黑山子乡,穷家破院的能出多大点经济问题,他感觉王博雄有些闪烁其词,笑了一声道:“王局,咱们兄弟俩不外,有什么话还是说明白,你要是知道情况,就明白的对我说!”
张扬道:“算了,等你想出办法耿秀菊把牢底坐穿了!我出面吧!”张扬对春阳的事情还是有相当的把握,春阳县委书记朱恒就是他一手搞下来的,如果不是他和图书摘掉朱恒,当前县委书记沙普源就不可能顺利上位,而代理县长徐兆斌也没运气顶缺,说穿了,这些人都欠他人情。
张扬喊苏小红过来的初衷是惦记她的那坛酒,而不是有意撮合她和杜天野的会面。但是杜天野并不这么想,他想多了,害怕苏小红来后可能面对的尴尬局面,于是又给荣鹏飞打了个电话,让荣鹏飞一起过来喝两杯。
张扬笑道:“沈书记这个人很严肃,什么事情都一丝不苟,几乎每天都要查岗,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他的监视之下。”
姜亮道:“去丰泽工作还适应吗?”
张扬直截了当道:“耿秀菊怎么回事?”
几个人的话题主要围绕着张扬进行,这厮本来就是个话题人物,荣鹏飞看来听说了他的不少事,笑道:“张扬,你还真是有本事,去丰泽没几天,居然能把丰泽一中的事情给搞定。”
杜天野怒道:“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当校长?”
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杜天野道:“少往脸上贴金,我问你,前两天去东江干什么去了?”
王博雄叹了口气道:“张老弟,我不瞒你,事情是我老婆搞出来的,她不知道哪里听到的风声,带着她的几个娘家人把小耿给打了,还向检察院举报小耿的经济问题。”
张扬道:“我可不是虚伪,我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你们,其实我到东江没干啥好事,罪大恶极,罄竹难书,荣局在这里,咱们不方便说,喝酒,喝酒!”
杜宇峰有些惊奇道:“我说姜亮,你一个警察,政治嗅觉还是相当的灵敏。”
张扬道:“她怎么知道耿秀菊有经济问题?”
荣鹏飞道:“张扬,我劝你还是收回刚才的话得了,什么正直坦诚不虚伪,这会儿怎么在你身上看不到呢?”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临行前又向陈雪道:“你别担心,有了消息,我马上通知苏总,放心吧,不会有什么大事!”
张扬道:“我这叫保持淳朴本色!”
姜亮笑道:“每天看报纸,平时常听荣局的教诲,耳濡目染,想不知道都不行。”
苏小红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是啊,青菜都打农药,水果都用催熟剂,鸡鸭鱼肉全都用特种饲料,东西看起来光鲜了,产量也上去了,可味道却越来越差。”
杜天野道:“别怕,你把事情详细说给我听一遍!”
杜天野笑骂道:“你小子从来都没有正形!”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这纯天然绿色食品还真成了饮食业绝佳的宣传语。
张扬笑道:“每个人都有权保留自己的秘密,再问就侵犯我的隐私权了!”
苏小红和杜天野之间很少见面,虽然苏小红始终关注着这个男人,这个和自己曾经有过密切关系的男人,可是她从不主动和杜天野联系,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不想因为自己而给杜天野带去任何的困扰,在她看来杜天野善良、正直、无私,却又容易受伤害,而她却是个不祥的女人。
杜天野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他望着市政府家属院大门前,路灯下一个女孩站在那里,夜色中显得十分孤单寂寥,抱着手臂,在路灯下不安的踱步。
杜天野认出那女孩是陈雪,他的侄女,刚才就是陈雪的一个电话让他突然离席来到这里。
杜天野笑道:“工作还顺利吧?”
苏小红点了点头,开车向市内驶去。
张扬可不想把矛头指向李长宇,他咳嗽了一声道:“其实拖欠工资的事情和学校领导人有关,校长孟宗贵没钱发工资,却有钱盖教学楼、教http://m.hetushu.com职工宿舍楼,财务科保险柜里存着个小金库,我把他的小金库给充公了。”
荣鹏飞笑道:“这样好,如果人失去了本色,就会变得虚伪。”
杜天野走下车,陈雪是他的亲侄女,耿秀菊是他大嫂,虽然父亲和这位大嫂的关系不好,可他让陈雪来找自己,就证明老爷子还是关心这个儿媳的,杜天野想了想,这件事还是张扬出面最合适,他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杜天野道:“市委家属院!”
两人一路都保持着沉默,直到看见市委大院门前的灯光,杜天野方才道:“还好吗?”
陈雪的表情显得有些犹豫,苏小红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在场的缘故,她笑道:“你们聊,我下去走一走!”
杜天野道:“没事儿,苏总是自己人,你说吧!”杜天野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苏小红从心底生出一种温暖,这是对她的尊重,以杜天野的身份和地位原不用如此。
苏小红笑道:“是,张大市长,对了您副处转正了没?”张大官人老脸一热,现在的人怎么都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苏小红望着那黑黝拗的一根,不禁笑了起来,杜天野有些尴尬的看了她一眼,苏小红不知为何脸红了起来。
苏小红启动了奥迪车,轻声道:“去哪里?”
张扬在途中又给苏小红打了个电话,让她带一坛窖藏的美酒过来,杜天野听到他给苏小红打电话,心里没来由加跳动了两下,这细微的动静没有瞒过张大官人敏锐的耳朵。
酒还是一如既往的醇香,苏小红显得越俏丽娇艳了,杜天野和她的目光相遇,两人的神情都出现了短时间的不自然,可他们毕竟都是善于控制情绪的高手,转眼之间已经恢复了平静。他们认为自己的表现很正常,很自然。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张扬是个高手,他可以从呼吸心跳改变得节奏,从生理上的微妙变化推测心理上的变化。而荣鹏飞身为一个资深警察,更善于把握微妙细节。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你小子什么态度?如果地方上遇到一点事情就找上级部门要资金,那么还要你们这些市领导有什么用?聋子的耳朵,摆设吗?”
张扬接到电话的时候,仍然和荣鹏飞喝着呢,他正在引起荣鹏飞对丰泽公安系统现状的关注,总之他看赵国栋很不爽,自从赵国栋利用谢君绰对付他之后,张大官人已经将赵国栋视为必须铲除的异己之一。荣鹏飞只是笑眯眯听着,很少发表意见。
杜天野看着这厮的表情,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指着张扬的鼻子骂道:“沈庆华倒是知人善任,怎么把你这个无赖给派来了!”
王博雄道:“我也不知道,其实小耿没犯什么大错,无非是收了点回扣,我听说这次是因为租地的事情,她帮着联系下清河村的一片地,中间收了回扣,后来事情没谈成,人家把她给告了。”
秦白好奇道:“今儿不是周末,你怎么就回来了?”张扬将市里派他过来沟通关系,多申请点抗旱资金的事情说了。
和杜天野说话的时候,苏小红带着陈雪过来了,陈雪从北京一路来到江城,直到现在还没有吃饭,俏脸苍白,让人看着不禁心发生怜意,陈雪并没想到张扬会在这里,张扬向她笑了笑,向电话中道:“嗯,你别管了,她们过来了!”挂上电话,慌忙让老板给添了套招呼,张扬对女孩子的关心和体贴那是自然而然,毫不作伪。
苏小红笑了起来:“怎么你总是问我这句话?”
张扬道:“这钱也忒少了一点,每年丰泽可没和*图*书少往市里缴钱,可等到要钱的时候怎么这么难呢?”
张扬道:“一言难尽,走吧,咱哥俩出去喝一杯!”
苏小红道:“是她?”
张扬接到杜天野的这个电话,也是一愣,没想到陈雪来了,这丫头,母亲出了事情不找自己,去找杜天野,这不是和他生分吗?可转念一想,人家杜天野是陈雪的亲叔叔,不找他找谁?
杜天野点了点头,低声道:“你去把她叫上车!”
杜宇峰哈哈笑道:“以你的脾气,不得把你憋死?”
杜宇峰道:“丰泽离江城并不远,最近怎么很少回来,工作很忙吗?”
杜天野道:“沈庆华同志是经历党考验多年的好干部,你在我面前说这些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如果别人听到,还不知要怎么看你。”
张大官人拿起公筷,把老鳖头给夹下来放在杜天野的围碟里:“杜书记,您是咱们江城的一把手,这头得您吃,吃了之后,你更好的发挥领头精神,带领我们江城各级干部,带领我们江城所有的老百姓更快更高的发展,早日实现小康。”
张扬道:“去南湖吃农家菜吧,一阵子没吃了,挺想的,那地儿也偏僻,你把眼镜框给戴上,再不行再卡一棒球帽,就你模样扔人堆里没几个认得出来。”
张扬道:“荣局说得对,我这个人就是正直坦诚不虚伪!”
杜天野道:“张扬,我看你和沈书记是人生观不同,沈书记传统保守一些,你的思想又太活跃,这次沈书记让你过来争取救灾款,足以证明他还是知人善任的嘛!”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的走了过去:“我说红姐,咱好歹也有官衔了那啥,公众场合,能给点面子吗?”
张扬道:“说穿了就是一个钱字闹得,人民教师也是人,也得吃饭过日子,总是拖欠工资,弄得人家连饭都吃不上了,罢课罢考也正常。”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所以说现在到处都提倡什么纯天然绿色食品,现在的人心大浮躁了,光顾着提升产量,却忽略了质量控制,杜书记,我们说的对吗?”
杜天野道:“这一个星期,我收到了三十多份申请报告,全都是找市里要钱的,江城池区普遍出现旱情,我知道丰泽的旱情相对来说重一些,可是对江城来说,我们要一碗水端平,给了这家,就得给那一家,前些日子抗旱救灾款我们已经划拨了下去,丰泽还是最多的。”
张扬问清楚并没有什么大事,这才放下心来。
杜天野让张扬先从侧面了解一下情况,他是市委书记,耿秀菊只是黑山子乡的一个办公室主任,自己贸贸然去问这件事并不合适,张扬就不同了,这厮本来就是从黑山子乡出来的干部,而且和耿秀菊还有那么一点交情。
张扬道:“可不是嘛,今年丰泽旱情真的很严重,丰泽湖都快干了,沈书记派我过来找市里化缘,争取乡下拨点抗旱资金。”
杜天野道:“丰泽缴钱,江城也不能留着自己用,还得给国家,在政策上,一直对丰泽都很宽松,丰泽这几年的经济一直都在持续发展,每年的经济收入都摆在那里,我不相信一个小小的旱灾就能把丰泽给击垮了?要挥你们这些市领导的主观能动性,要抗灾自救,而不是凡事都依靠别人,一出了点事情就向上级部门伸手。”
张扬道:“说起这件事,我得感谢孙东强,是他推荐我的!”
苏小红颇为无奈的看着这厮,张扬见到美女献殷勤,她已经是见怪不怪。
他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这是个苦差事,可沈庆华找上了我,人家是市委书记和_图_书,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
姜亮的这番话让张扬意识到这次的化缘任务很重,想从市里要走更多的资金很难。
张扬道:“刘金城不是要了点样品回去研制吗?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荣鹏飞慌忙声明道:“我什么都不会说,杜书记你别影射我!”
苏小红笑道:“说句我不该说的话,其实谁不喜欢用自己的人呢?都说知人善用,用一个人必须要了解一个人,人的接触层面是有限的,我们了解最多的就是亲戚朋友,不用自己人还能用谁?”
苏小红道:“这么着吧,让陈雪跟我回去住,我房子大得很!”
荣鹏飞道:“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杜天野提醒张扬道:“你千万不要到处树敌,工作上一定要注意团结!”
张大官人嗤之以鼻:“五百万……杯水车薪,能打几口井啊?”
杜天野倒也干脆:“这样吧,我回头在常委会上说一声,考虑到丰泽的特殊情况,再给你们划拨五百万的抗灾款,这已经是市里能够提供的最大帮助了。”
听说耿秀菊有事,张扬马上就联想到这件事十有八九和王博雄有关,王博雄在黑山子乡当乡党委书记的时候,他和耿秀菊就有一腿,后来两人之间的关系随着王博雄升迁担任春阳县税务局长而告一段落,可那是明面上,谁知道背地里他们有没有来往?
几个人都被张扬的总结逗笑了,秦传良道:“如果每个当官的都能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咱们中国发展的速度还会加快不少。”
王博雄表示:“张老弟,你放心,我在想办法!”
这时候苏小红的奥迪车也到了,她落下车窗向张扬道:“张扬,过来帮我把酒拿下去!”
杜天野笑道:“谁让你虚伪来着?”
张扬乐呵呵道:“几十公里,说来就来的事儿,还整什么接风洗尘,太客气了!”
店老板端着刚刚烧好的野生甲鱼送了进来,他也有日子没见到张扬了,笑道:“张主任来了!”
杜天野道:“真有事儿,你们喝吧,张扬,把你车钥匙给我!”
张扬道:“别介啊,刚喝到兴头上!”
陈雪道:“我妈出事了,爷爷让我来找你!”
杜天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教育系统的改革还是不够,抽空我要和李市长好好谈谈。”
张扬道:“顾书记和乔书记领导班子新老交替,这么重要的时刻,我怎么得去参观一下。”
王博雄道:“我也不清楚,有人举报她有点经济问题!”
张扬道:“还好吧,现在渐渐适应了,每天早晨到时间准醒,生物钟已经形成了,你让我迟到都不会了。”
这个结果虽然不理想,可张扬对沈庆华方面总算有交代了。
苏小红起身道:“还是我送你吧!”
张扬道:“市委书记也不能骂人啊,我既然来了,这抗旱救灾款您多少也意思意思吧,我也不瞒你说,牛皮我已经吹出去了,你总不能让我回去没脸见人吧?”
苏小红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陈雪面前笑了笑。陈雪也向她笑了笑,不过笑容中仍然带着一股清冷的味道,苏小红看到陈雪没有半分瑕疵的俏脸,虽然是女人也不禁惊叹,这女孩竟然长得如此美丽,只是给人的感觉太冷,缺少寻常人的烟火气。
张扬一张脸顿时耷拉了下来,他从沈庆华那里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自己是信心满满的,他认为凭着自己的能力和关系,从市里申请多一点抗灾款,不存在任何问题,可今天见到的,先是左援朝给自己来了个拖延战术,到了市委书记杜天野这里和图书,人家干脆就一口拒绝,张扬这个郁闷呐:“我说杜书记,你应该去丰泽实地考察一下,丰泽湖都快干了,不但灌溉用水无法保证,连老百姓的饮水问题都出现了困难!”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你这甲鱼是野生的吗?”
杜天野道:“喝完之后,以后没有这么好的酒喝了,岂不是更加悲哀?”
荣鹏飞最晚接到电话,却是最早到达的一个张扬他们来到南潮农家菜,荣鹏飞已经把菜点好了,见到张扬和杜天野过来,他笑道:“今晚我请客,给张市长接风洗尘!”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张扬,没凭没据的事情你不要瞎说,你能说别人,别人一样也可以说你。”
“杜书记在车里!”
陈雪点了点头跟着苏小红来到车里,杜天野让陈雪坐在他身边,轻声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要慌,对我讲!”
张扬道:“可不是吗?更过分的是,我发现丰泽体制中很多重要部门的干部全都是他亲戚,丰泽一中前校长孟宗贵是他母亲的干儿子,财政局长吴建新是他妹夫,公安局长赵国栋是他小舅子,纪委书记赵金芬又是赵国栋的堂姐,她丈夫刘强又是教育局局长,真是举贤不避亲,丰泽的官场快成他自己家开的了。
“懂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杜天野知道这小子滑头着呢,现在正是顾允知和乔振梁新老交替的关键时刻,好在江城最近没闹出什么事端,杜天野也不希望看到丰泽领导层出事。
杜天野和荣鹏飞对望了一眼都笑了起来,他们已经猜到了,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肯定是沈庆华先找上了孙东强,孙东强一定是感觉到事情棘手方才推给了张扬。在这件事上,张扬无疑是受害者。
张扬道:“听您话这意思是不打算给钱了?”
杜天野忍不住笑了,他点了点头道:“好,就去南湖吃农家菜。”
苏小红明白,这是因为杜天野害怕被别人看到影响不好,心中暗想,当一个市委书记还真不容易,干什么都得小心翼翼的,领导干部中,张扬那种人物毕竟是异类。
荣鹏飞道:“现代的很多东西,工艺提升了,产量也上去了,可是却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味道。”
张扬先给杜天野回了个电话,表示没什么大事,让杜天野无需出面。
陈雪这才将事情说了一遍,原来她的母亲耿秀菊在春阳县城被人打了,然后又爆出她在担任黑山子乡办公室主任期间贪污公款的事情,检察院已经把她请了进去,陈雪听说之后,马上从北京赶来,她本想找张扬,可跟爷爷联系过之后,陈崇山让她直接来找杜天野。
荣鹏飞奔来想说结束的,可看到苏小红站起身,他这句话就咽了回去,张扬望着杜天野和苏小红离去的背影,低声道:“怎么个情况?”
张扬道:“真没啥事儿!”
张扬和荣鹏飞都看出了一些端倪,可两人谁都不会把这件事摆在台面上,荣鹏飞喝了口酒,忍不住赞道:“好酒!”
张扬道:“哪儿都差不多,中国的官场就那么回事,不是我踩你,就是你踩我!”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算了,还是在家里吧,出去喝酒让人看到影响不好。”
荣鹏飞在省市级官场中都混过,张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猜到了张扬的目的,不禁露出微笑,看来张扬对沈庆华有些不满,这小子的确是个惹祸精,到哪儿都闲不住!
张大官人做郁闷状:“那啥,我这才走了几天,你们几个怎么就一致对外了,还真把我当成外人了?”
张扬笑道:“这就是你用苏强当总经理的原因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