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1章 只选最贵

张扬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你去丰泽考察怎么不找我?”
“最近查的很严,你小子还是别顶风作案。”
陈雪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吃!”
陈雪推开车门就奔了过去:“妈!”
王博雄没有这么多的感慨,他放下电话,老婆曹宝珠出现在他的身后,充满疑窦道:“谁的电话?是不是那个臭婊子?”
徐兆斌那边慢慢放下了听筒,他老婆于秋玲道:“谁的电话?”其实她已经听出是张扬打来的电话,两口子之间原不用这样绕弯子,可两人都是当官的,在人前虚伪惯了,到家里不由自主把那套毛病带回来了。
耿秀菊道:“张市长,打扰你了!”
身为女人的苏小红捕捉到了,公安局长荣鹏飞也察觉到了,看来这冷若冰霜的女孩子对张扬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同的。
李凡贵摇了摇头:“没……”
牛文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倒带啊,你别急着问!”
牛文强咔嚓一声按下了录音键。
于秋玲笑道:“其实是王博雄的小舅子找人坑她,故意设了个圈套让她钻,这傻女人还以为占了多大便宜。”
张扬笑了笑,手指有意无意的触及到了陈雪温软肉腻的手背,陈雪默默将手撤了回去。
张扬道:“少他妈跟我撒谎,我既然来找你,就已经把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没证据我会冤枉你吗?你老老实实跟我交代,是不是曹宝柱让你干的?”
张扬怒视牛文强:“我说你欠揍是不是,我是那种人吗?”
李凡贵苦着脸道:“牛总……您别吓我,我自问没有得罪你们的地方。”
陈雪跟在耿秀菊身边始终垂着头,耿秀菊道:“那……我们娘俩就走了,小雪,跟你张叔再见!”
张扬没好气道:“你不会重录?”
耿秀菊连连点头。
张扬道:“怎么解决的?”
牛文强道:“咱们眼光要放得长远,不能只看今年啊,今年旱,明年不会继续旱下去,就算明年旱,总不能连续旱三年,说起来我还是很赚的。”
张扬笑道:“你是李凡贵李老板?”
张大官人扬起手啪!地一个耳刮子就打了过去,打得李凡贵懵在那里,牛文强也懵了,他没想到张扬出手这么利索,牛文强皱着眉头道:“我这录着音呢!”
张扬点了点头,从耿秀菊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她应该没有说谎,耿秀菊的左眼有些发青,脸上还有些抓痕,看来是被人给打的。
徐兆斌的办事效率还是让张扬比较满意的,陈雪听到检察院方面同意放人,也是欣喜无比,她马上就要返回春阳和母亲见面,张扬道:“看你急的,把这碗米饭吃完,我送你回去!”
张扬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来解决,有李凡贵的联系方式吗?”
张扬自我介绍道:“我是张扬,专程为了耿秀菊的事情来的……”
张扬的语气马上就变了:“徐县长,看来这事不好办,那我去找沙书记?”
张扬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市委秘书长齐国远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一进门就嚷嚷着:“沈书记,不好了,不好了,富国路的水管爆了,那片都被淹了!”
张扬笑道:“你瞎激动什么?”
张扬道:“呛死你丫的活该!”
牛文强叹了口气道:“何苦呢?何必呢……”他又得倒带。
徐兆斌笑道:“说到底,谁把她给举报了?”
张扬向她点了点头,笑道:“太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张大官人也学会了注意影响,毕竟已经是凌晨时分,自己和耿秀菊虽然没什么,也怕别人乱说话。
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是不是提前就策划好了这件事,想陷害耿秀菊?”
张扬道:“李凡贵的事情,你不方便出面,我帮你把这件事搞定,至于你老婆那边,你自己管好,如果你和耿秀菊真没有什么的话,我不希望以后你老婆再找她的麻烦。”张扬放下电话,心中有些得意,想当年他在黑山子乡的时候,话语权掌握在乡委书记王博雄的手里。很难想象自己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可http://m.hetushu.com现在一切都已经掉了个个人生真是奇妙啊!
张扬笑道:“你什么你?我一国家干部还能怎么着你?起来,我有话问你!”
张扬笑道:“也就是一无赖,耿姐,你先在这儿住着,我尽快给你消息!”
小吃摊最贵的菜就是红烧排骨,牛文强十分庆幸的说道:“还好没请你吃海鲜!”
牛文强道:“去丰泽湖,又没去市区,所以没跟你联系。”
李凡贵愣了半天,他望着张扬,心中害怕到了极点,李凡贵有一点没说错,他胆小,不但胆小,而且贪财,他之所以去做这件事,因为曹宝柱和他的关系不错,又给了他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所以李凡贵就厚着脸皮坑了耿秀菊一次。
张扬和牛文强一起来到了金种子农药店,虽然耿秀菊被放了出来,可想要彻底解决这件事就必须让李凡贵改口。
耿秀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王博雄的老婆……”她随即又抬起头来:“张扬,我发誓,我和他真的没有来往了,你千万不要跟小雪说这些事,她已经很看不起我了。”
耿秀菊眼圈儿红了。
陈雪道:“真吃不下!”明澈的美眸中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暖意。
徐兆斌叹了口气道:“还有什么事?给耿秀菊说情的,真是想不到耿秀菊居然能和他攀上关系?”
于秋玲不屑的撇撇嘴道:“这个女人最喜欢的就是卖弄风骚,这次被人打,还不是因为和王博雄勾勾搭搭,藕断丝连。”
张扬笑道:“耿姐,你跟我客气什么?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关系,你出了事情,我肯定要帮忙!”苏小红对春阳的道路不熟,张扬主动承担了驾驶责任,他把车开到金凯越。
张扬跟上来,抬腿在李凡贵屁股上踢了一脚:“你他妈有毛病啊!跑什么?”
可苏小红也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张扬虽然殷勤,可陈雪却对他冷淡的如同路人,苏小红并不了解陈雪,其实陈雪生就的这个性子,见到张扬之后,心中踏实了许多,不过这种踏实外人是感觉不到的。
徐兆斌对这件事很清楚,他老婆于秋玲就是黑山子乡的乡长,他笑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只是调查情况,应该没什么大事!”
张扬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牛文强已经上车,开着汽车就追了上去,李凡贵跑得再快,也没办法和汽车相比,眼看汽车已经到了身后,他吓得双腿一软就扑倒在地上,牛文强一脚踩住了刹车。
徐兆斌道:“张市长,您放心,这件事我明天就去问。”
两人喝到凌晨一点才回去休息,张扬刚来到房门外,耿秀菊听到动静出来了,她怯怯叫了声张市长。
耿秀菊道:“我想把事情说清楚,李凡贵是我同学,他想拿那块地,让我帮忙联系,我看在同学的份上就帮他了,原本都联系好了,他作为感谢给了我两千块钱,我坚持说不要,可是他把钱丢下就走了,说是给孩子买衣服。可没过多久,他又说这块地不要了,我想把钱退给他,没等我退给他,就有匿名信把我给检举了。”
“什么事?”
李凡贵只差没哭出来了:“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和曹宝柱有生意来往,他欠我钱,让我帮他做这件事,做成了,就把钱都还我,我也是没办法啊!你们别找我,要找去找曹宝柱!”
李凡贵道:“她找我要的……”
牛文强委屈道:“我本来就是好人!”
张扬这次并没取得太大的成果,五百万对丰泽越演越烈的旱情来说根本起不到太多的作用,沈庆华掩饰不住内心的失望,叹了口气道:“你辛苦了!”
徐兆斌低声逞:“你早就知道?”
两人来到农药店前的时候,李凡贵开着一辆破夏利正在门口停车。
前面开车的苏小红并不知道后面的事情,轻声道:“张扬,到春阳办完事估计得凌晨了,我可不回去了!”
张扬道:“丰泽湖快干完了,你拿去种地吗?”
路上陈雪用张扬的手机给母亲打了传呼,连打几个快到春阳的时候,www.hetushu.com耿秀菊回了电话,她被放出来了,正在检察院门口的公话亭。
陈雪已经听出来了,张扬肯定知道了她家的事情,杜天野兜了一个圈子,还是让张扬管这件事,早知道还不如直接找他。
啪!又是一个嘴巴子,李凡贵被打的两颊高肿,委屈的看着张扬,只差没哭出来了。
李凡贵既然招了,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许多,张扬把录音带复制了一盘给王博雄送了过去,也没多说话,让王博雄自己听,他家里的事情,他自己处理。
曹宝珠积压许久的愤怒因为他的这句话而爆发出来,她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我跟你拼了,你这个陈世美!”
牛文强道:“你不是建议我把眼光放远点吗?听人劝吃饱饭,我前两天去丰泽考察了一圈。”
于秋玲道:“怪谁啊?怪她自己,下清河村的那块地皮出租,她帮着联系,联系就联系呗,还收了人家两千块的好处费,事情没办成,人家当然要告她!”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笑道:“李老板!”
牛文强道:“不知道,反正施工的基本上还是那些人,不过沙书记一上台,他们就愿意复工干活了,我门前的道路是先修好的,现在其他的道路也在抢修之中。”
王博雄冷冷看着这小子,咬牙切齿道:“你还有脸说,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是不是非要搞得我和你姐离婚你才高兴?”
李凡贵哆哆嗦嗦站了起来:“问……问什么?”
曹宝柱害怕,他听到刚才的录音带,知道如果这件事再搞下去,自己说不定真的要被送进监狱,再加上,他和姐夫的关系一直也算不错,他做生意还指望着姐夫帮忙呢,马上开始劝起姐姐来:“姐,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当初我就劝你了,都沉米烂谷子的事儿了还提她做什么?其实男人又有几个不风流的,我姐夫这么帅,有女人粘他也是正常……”
张扬道:“谁打你了?”
张大官人也不是当真生气,主要是牛文强这话太侮辱人了,咱好歹也是一国家干部,那么缺德的事儿,咱干不出来,张扬道:“本来就是你请客,气死我了,老板,什么菜最贵啊,来一份!”
张扬道:“胆小尽干缺德事!”
徐兆斌苦笑道:“找到我头上了,你说这个面子我能不给他吗?”
沈庆华面部的肌肉紧绷在一起,丰泽大旱,市区供水主干管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爆裂,老天爷是不是在故意作弄他们?
张扬笑道:“金凯越吧,我让牛文强这就准备房间。”
张扬笑着指了指苏小红道:“还有苏总呢,苏总没喝酒哦!”
王博雄怒吼道:“人家是想害我,你这个蠢女人,有点头脑好不好?以后再敢给我生事,老子跟你离婚!”
曹宝珠尖声叫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人家都跟我说了!”
李凡贵颤声道:“是……”
陈雪在前往春阳的路上,仍然显得有些不安,美眸在黑暗中看了看张扬,低声道:“对不起!”
牛文强道:“沙书记还是有一套的,朱恒这么长时间没搞好的县城道路问题,他一来就迎刃而解。”
张扬笑道:“人家的家务事咱们少管。”
徐兆斌一听这话就知道张扬火了,人家今天非得要把耿秀菊给放出来,如果不给他面子肯定就是得罪他了,徐兆斌陪笑道:“呵呵,好!好!好!张市长放心,我这就给检察院的打招呼,让他们放人,大不了我来担保!”
王博雄怒道:“你他妈有完没完,都跟你说了,我跟她没什么?”
耿秀菊在女儿的搀扶下含着泪走了过来,她已经从陈雪的简单叙述中知道是张扬出面救了她,一边抹泪一边道:“张市长,麻烦你了!”
“姐夫,我错了!”
张扬笑道:“也不算什么大事,原本就是他想陷害你,以后遇到这种事要注意了!”
张扬知道耿秀菊的事情让陈雪放心不下,当着陈雪的面给徐兆斌打了个电话,他之所以找徐兆斌,是因为徐兆斌这个人很会办事,还有徐兆斌的老婆于秋玲就是黑山子乡www•hetushu•com的乡长,耿秀菊出事,她当然清楚。
“我没干……”
张扬洗漱之后,把牛文强给叫了起来,向他打听李凡贵,牛文强也没听说过这个人,张扬于是给王博雄打了电话,王博雄这一夜也是心神不宁,接到张扬的电话才知道耿秀菊已经被放出来了,他向张扬道:“李凡贵这个人我知道,他和我小舅子曹宝柱关系不错,在春阳西关开了家金种子农药店。”
牛文强看到这厮吹胡子瞪眼的还真有点发毛,赔着笑道:“得,算我胡说八道,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那啥我请你吃饭,别生气!”
荣鹏飞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厮是想借着这件事敲打赵国栋,荣鹏飞笑道:“放心吧,我会搞清楚谁应该负主要责任。”他看了看时间道:“都九点半了,现在去春阳,等到了也得十点多,最近江城正在严打酒后驾车,你还是明天再去吧。”
张扬道:“我问你的每件事都要老老实实回答我,否则……”牛文强接着个大扳手从车里出来,满脸狞笑的向李凡贵扬了扬。
啪!
牛文强也笑了起来:“不那样做,他现在也干不了书记!”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压低了声音,张扬当然不需要顾忌,可他不行,在春阳做生意,千万不能得罪这位县太爷。
李凡贵点了点头。
张扬又问了一遍,这次李凡贵的回答让他满意了:“是……我……给了她钱,她是想退给我,可我没要,我举报了她,我跟她有仇,我恨她……我错了……”
王博雄哑然元语,当年耿秀菊差点没把性命丢了,对耿秀菊他的确充满了内疚。
张扬冷笑道:“李凡贵,我算看出来了,你这农药店是不打算再开了!”
张扬点了点头。
耿秀菊带着陈雪来向张扬告辞,耿秀菊道:“张市长,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
牛文强道:“得意个屁,我现在一心钻钱眼里了,哪顾得上风花雪月,哪像你,母女花,艳福不浅呢!”
张扬和牛文强知道王博雄把家务事搞定之后,两人都是哈哈大笑,其实这件事说穿了还是王博雄的家庭内政。外人不好做过多干涉,能有这样的结果也算得上皆大欢喜。
王博雄猝不及防被她打了个耳光,气得抓住她的手臂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曹宝珠呼天抢地的大哭起来。
张扬道:“耿秀菊十有八九是被你小舅子给阴了,这件事都是因你而起。”
牛文强端起啤酒杯道:“喝酒,你今晚能大驾光临,我还真的有些激动!”
张扬笑道:“这就证明,朱恒在位的时候,他是故意捣蛋!”
张扬指挥苏小红直接把车开到了那里,耿秀菊穿着蓝色套裙,头发显得有些凌乱,站在公话亭前向汽车望来。
张扬道:“为丰泽老百姓出力是我的责任,没什么辛苦的!”
苏小红就这样被张扬抓了壮丁,不过她还是心甘情愿的,毕竟杜天野把陈雪交给了她照顾,倘若张扬带着陈雪一起过去,她还真有点不放心。
于秋玲默然不语,张扬的厉害她是清楚的,这个面子徐兆斌必须得给。
苏小红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心说这都几点了。
王博雄道:“你姐就是一没脑子的人,别人是想借着这件事把我搞臭,现在好了,闹得税务局上上下下都在看我的笑话,我怎么抬头做人?你小子凭良心说,我这个做姐夫的亏待过你没有?你做生意打着我的旗号,赔了钱我还得给你擦屁股,可你倒好,到头来反咬我一口!以后你任何事别找我!”
徐兆斌道:“张扬!”
耿秀菊摇了摇头道:“我给他打电话,可是停机了!”
牛文强让服务员领着三位女士去了,他鼻子很灵,闻到了张扬身上的酒气:“喝酒了?”
张扬的话很直接很简单:“徐县长,听说你们检察院把耿秀菊给带走了,多大点事儿,至于这么大阵势吗?”
曹宝柱叫苦不迭道:“姐夫,我可没有那心思。”
徐兆斌给检察院打了个电话,耿秀菊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女人虽然贪财了有点,可是嘴巴很硬,到和_图_书现在都不承认自己收过钱。
牛文强接下录音键之后,张扬又道:“那两千块成是你给她的还是她主动找你要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看难,这五百万还是我求爷爷告奶奶给弄来的。”
张扬强颜欢笑道:“没事,反正我也醒了!”
张扬淡然道:“耿姐,陈雪不是那种人,做女儿的又怎会看不起自己的母亲,如果那样,她就不会知道你的事情,马上就从北京赶过来,也不会四处奔走,到处求人救你!”
张扬回到春阳也有些兴奋,跟着牛文强来到金凯越斜对面的小吃摊,牛文强要了几个小菜,一箱冰镇啤酒。张扬发现这条道路已经修整好了,有些奇怪道:“这次回来感觉春阳好像变了个样。”
张扬向牛文强使了个眼色,牛文强从车里抄出了一个双卡录音机,想找袖珍点的来着,可惜时间紧迫,只找到了这个牛文强道:“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作为承堂证供。你有权请一个律师,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我们能免费指派一名律师给你。你明白吗!”这厮把美剧上学来的东西用上了。
王博雄把老婆小舅子都喊到了家里,当着他们的面把录音带给放了,放完之后,王博雄道:“折腾吧,再折腾宝柱就得进监狱,我和耿秀菊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发生过的事情我抹不掉,你觉着能过,咱俩就凑合着过,觉着不能过,咱俩就离,反正我的名声也被你搞臭了,这辈子当个局长也就到头了。”
牛文强道:“我是小买卖人,可我从不作奸犯科!”
李凡贵又摇头:“不是……”
张扬并没有想到耿秀菊会这么早过来找他,还不到七点,耿秀菊就敲响了他的房门,张扬本想睡个懒觉的,无可奈何的开了房门。
牛文强一脸坏笑道:“陈雪是你侄女啊!”
张扬当然明白这厮笑什么,气得照着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
牛文强道:“厨子下班了,我让服务员给她下点水饺。”他把一切安排妥当,拽着张扬出门去吃夜市。
曹宝珠红着眼圈看了弟弟一眼,她骂道:“我算看穿了,你们这些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她捂着嘴巴去里屋哭去了,不过心里也已经接受了现实。
徐兆斌接到张扬的电话显得十分热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扬是他生命中的贵人,没有张扬,就没有他现在的位子,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对张扬很敬畏,春阳官场上的每个人都清楚前任县委书记朱恒是怎么下台的。
张扬和苏小红望着这对母女,苏小红道:“都是当妈的照顾女儿,怎么到了她们这里倒过来了?”
张扬道:“去干什么?”
张大官人还没未及出手呢,牛文强抢先给了李凡贵一个嘴巴子,牛文强怒道:“麻痹的,你他妈玩我啊?我录个音容易吗?涮傻小子玩呢?”
徐兆斌把事情落实好之后,马上给张扬回了个电话,告诉他,检察院方面已经同意放人了。
牛文强红着脸道:“我说哥们,不带这么害人的,我差点被呛死!”
“你不是那种人……才怪!”
母女两人紧紧抱在一起,耿秀菊哭了,陈雪却没哭,这充分显露出她坚强的一面。
徐兆斌有些为难道:“张市长,我看还是明天吧……”
牛文强道:“丰泽今年大旱,我认识一个客户,他在丰泽湖投资的水域全都干了,鱼苗鼓子全都完了,损失惨重,他和当地政府还有二十年的合约,这件事发生之后,他心灰意冷,不准备干下去了,想对外转让,价格很低,还不到当初的一半,所以我想拿下来。”
张扬笑道:“先欠着!”
张扬道:“嗯,冲她妈那边是该这么喊!”心中专盘算着,就算是冲着她叔杜天野那边更该这么喊。
牛文强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就在金凯越等着,看到张扬带着耿秀菊母女过来,还有苏小红,他笑了起来,这厮笑得很邪,张扬看着气就不打一处来:“笑得跟个土狗似的,你就不能装的像个好人?”
于秋玲道:“这么简单的事情谁会看不出来,她也真敢收!怎么和_图_书?张扬让你出面?”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靠,你这张破嘴能积点德吗?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抽你!”
王博雄尴尬道:“我知道,其实我跟她已经没什么了,不知道谁想害我,对我老婆胡说八道。”
耿秀菊点了点头道:“那好,明天早晨我找你!”
张扬道:“告耿秀菊的那封匿名信是不是你写的?”
牛文强刚喝到嘴里一口水,听到这话,一下就被呛着了,他咳得满脸通红,直到耿秀菊带着女儿离去,这口气方才缓过来。
李凡贵愣了下,他并不认识张扬,可他认得牛文强,牛文强在春阳商界是个名声显赫的人物,李凡贵有些迷惑道:“你是……”
张扬道:“没什么大事就把人给放了,别弄得人家一家老小担惊受怕的!”
李凡贵道:“我给她的!”
齐国远大声道:“富国路的供水主干管爆了,丰泽的西区出现大面积停水,正在寻找漏水点。”
张扬对陈雪轻声细语道:“刚从北京赶回来?累了吧,先吃点东西!想吃什么?”
牛文强道:“那就不能打人家主意了,下一代你就别祸害了。”
沈庆华点了点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看着陈雪吃完那碗米饭,他们一起出门,张扬和荣鹏飞分手前,低声提醒他道:“丰泽金店抢劫案的事情……”
李凡贵吓得脸都白了:“你……你……”
张扬道:“你给了她两千块钱?”
张扬道:“还明天啊,今儿就把人放了吧,一个女同志又没犯多大的猎误,就把人家给关了,这一夜还不得吓出毛病来?”
苏小红跟牛文强打了个招呼,她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道:“牛总,赶快安排房间,我得洗澡休息!”
听到这里,李凡贵拔腿就跑,他不认识张扬,可是他听说过张扬的名头,当张扬说出是为了耿秀菊的事情来的,他顿时感觉到不妙,顾不上多想,跑了再说,张扬强悍的名头在春阳广为传播,这厮也害怕。
张扬道:“我等你消息!”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沈庆华道:“小张,照你看,从市里还能活动点经费下来不?”
张扬不喜欢听他这些生意经,喝了杯啤酒道:“你只要正当经营,别搞什么阴谋手段就行,我算发现了,凡是做大生意的,就必须规规矩矩,作奸犯科的那都是小买卖人!”
曹宝柱道:“姐夫,以后对我姐好点!”
张扬笑道:“你不吃,我不管你的事情了,老板,炒两个下饭的菜,地皮炒鸡蛋、芦笋炒香干,再烧个酸辣汤!”
张扬笑道:“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听说最近感情生活很得意,说来听听!”
张扬大声道:“你说清楚,那两千块钱是你给她的还是她主动找你要的?”
苏小红眼光怪怪的看着这厮,难怪他这么吸引女孩子,这会子的表现,非体贴入微不能形容也。
徐兆斌道:“她倒是挺贪钱!”
张扬望着前方笔直的大马路,心中暗自感慨,这就是体制,这就是现实,沙普源明明有能力把县城道路施工的事情搞定,可他偏偏就不出力,因为他知道自己出了力等于给朱恒增添政绩,明明能给老百姓带来便利的事情,他就是不去干,他为的是要把朱恒搞下来,自己当上县委书记,这种人在体制内很常见,而且往往到最后还能如愿。
张扬道:“这事儿本不该我问,你们既然没什么,你老婆一家人还坑人家做什么?耿秀菊当年为了你也吃了不少的苦头。”
沈庆华双目圆睁道:“你说什么?”
李凡贵点了点头。
李凡贵颤声道:“别吓我……我这人胆小!”
张扬道:“所以才让苏总给送过来!”他向牛文强道:“让人给耿秀菊弄点饭送过去,估计晚饭还没吃呢?”
曹宝珠姐弟俩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有些害怕了,尤其是听说耿秀菊被放出来了,李凡贵还翻了供,心底都开始感到害怕,这件事折腾到现在,耿秀菊受了点教训,可受影响最大的是王博雄,曹宝柱毕竟和王博雄是两口子,她眼泪啪嗒的说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还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