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3章 试压供水

赵国栋心头火蹭得一下上来了:“丘金柱!他是你上级我是你上级?咱们公安系统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他管了?”
冯璐一双美眸顿时明亮了起来,她并不贪钱,可是家里窘迫的生活条件,却让她不得不过早的为生活奔波,如果真的可以得到十万块的奖学金,那么对他们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意味着一笔巨大的财富。
陈家年想了想,他们都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必要,三个人中最年轻的就是张扬,张扬主动承担现场指挥的任务最合适,他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和金磊先去指挥部里休息,你要是累了,我们再来替换你。”
陈家年道:“老金,坐下来吃点!”
三位副市长通过商议之后决定,在调拨抢修力量假如的同时,让现场抢修工人进行轮班休息,市委书记沈庆华下了死命令,他们必须要在明天中午之前保证供水主干管畅通,恢复居民区的正常供水。
张扬道:“这件事可能有点麻烦,他驾驶重型货车驶入禁行区,是这起事故的直接责任人,肯定会追究他的责任,现在市里领导都在关注这件事,只怕不好说话。”
赵国栋点了点头:“肇事司机找到了,他违章开着重型载货汽车驶入禁区,压坏路面,道路下面的送水主干管因为受到碾压所以出现断裂,我看这次的事情和工程质量有很大的关系。”赵国栋这句话充满了推卸责任的意思,如果这件事全都归结到交通责任,那么他身为公安局长就要负有主要的责任,一句工程质量,涉及到水管施工,路面施工,城市规划各方面的问题,分担责任人就多出了许多,他所需要承担的责任自然就少了许多。
张扬安慰他道:“不用怕,咱们是法治社会,还轮不到这些地痞无赖横行霸道,你放心吧,警方很快就会把他们缉拿归案。”
他的大女儿冯璐从里面走了出来,俏脸之上也有一道明显的淤青痕迹,让人看着不禁生出怜意,她小声道:“我爸左臂骨折了!”
张扬打了个哈欠道:“我去休息了,这件事我帮你问问!”
张扬道:“爆裂的主干管已经整根更换过,如果一切顺利,很快就可以试压送水了!”
工人们挑灯夜战,陈家年、张扬和金磊三位副市长也没闲着,在周围溜溜转转,媒体记者都在,适当的让人家拍几张照片,这都是政绩!
张扬笑了笑,喝了口茶道:“陈市长、金市长都跟我一起在现场受着,老百姓吃水是大事,如果不能及时修复,对市民的生活工作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抢修负责人道:“当然要承担责任,张市长,您看这路基,连跟钢筋都看不到,车辆从这样路面上驶过,肯定会对下面的管道造成压力,我们勘察过现场情况,这条富国路多处路面损毁,车辆经行给地下设施造成极大的压力,再加上那辆重型载货车违章驶入禁行道路,所以才导致了这场故障的发生。张扬将这番话牢牢记在心里。
陈家年道:“睡不着,水管没有修复,心里总觉着不踏实。”
让赵国栋想不到的是,丘金柱竟然拒绝放人,而且还振振有辞的说:“赵局,孟小兵已经触犯了刑法,这件事领导高度关注,我们现在不好放人吧。”
张扬笑道:“我可不想上新闻,学校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好事儿!”
陈家年拿起话筒道:“同志们,这是对我们的考验,我相信人定胜天,只要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努力,这世上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陈家年的话虽然很有鼓舞性,可这些抢修工人为了修好主干管已经超负荷运转,从水管爆裂到现在不眠不休的工作了接近十五个小时,每个人都疲惫到了极点,就在他们以为取得成功的时候,水管的爆裂将他们从云端打了下去,所有人都开始泄气了。
孟宗贵叹了口气道:“昨晚就找他了,可直到现在小兵还没被放出来!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
金磊脸上的笑容宛如霜花般凝固住了,他懊恼的抱住头,死命的揉搓自己的头发,他实在无法相信眼前生的一切,祸不单行,果然是祸不单行。
好不容易等沈庆华骂完,赵国栋打算把火气泄在交巡警大队长的身上,拿起电话还没有来得及拨号,公安局副局长程焱东走了进来,赵国栋满腔的怒火冲着程焱东就了过去:“谁让你进来的?敲门了吗?”
赵国栋在现场呆了一会儿就走了,这儿没他说话的地方。
金磊道:“不累!”这话明显是在硬撑着。
冯天瑜摇了摇头道:“皮外伤!”
果然不出常凌峰的所料,张扬当即就给丘金柱打了个电话,那天晚上闹事的几个小青年丘金柱也见到了,他让丘金柱亲自过问这件事,把打人的几个凶手全都抓回来,这对丘金柱来说不算什么难事,那几个小青年全都是那一带的小混混,只要想抓,他们一个www.hetushu.com都逃不掉。
张扬道:“最近市里的麻烦事层出不穷!”
常凌峰道:“你放心吧,具体的方案正在制定中。”
常凌峰道:“今晚的新闻看到你了!”
漏水点找到之后,接下来就是修复工作,根据现场情况分析,维修人员决定整段更换爆裂的主干管,工人们沿着管道进行挖掘工作,将整条输水管进行更换,完成更换焊接任务已经是凌晨三点半。
陈家年欣慰的点了点头。
孟宗贵叫苦不迭道:“沈书记,我发誓,我真的没让他这么干,这孩子可能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你是了解小兵的,这孩子没什么坏心眼儿,又特别孝顺,干娘最疼他了,要是知道小兵被抓起来了,指不定要急成什么样!”
冯璐摇了摇头道:“还是那天晚上吃烧烤不想给钱的那几个人,他们昨晚过来吃饭,吃完之后说是要结账,我爸过去,他们操起啤酒瓶就砸在我爸头上,然后把摊子也给砸了……”说起昨晚的委屈,冯璐眼圈有些红。
丘金柱道:“赵局,您别让我为难,反正人我已经抓了,要放您自己去放,我可不敢担这个责任!”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金磊道:“更换所有送水管,涉及的工程量相当大,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当务之急是把爆裂的主干管先修好了。”
陈家年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好!尽快修复,完成任务之后,我给你们每个人都记上一功。”
三位副市长中,压力最大的要数金磊,这次水管爆裂涉及到多个部门,可每个部门都和他有关系,他就算想推卸责任也推不掉,金磊今天也累得不轻,不但在现场指挥抢修,还去东区多个居民点视察市民的饮用水供应情况,顺便安抚民心,找到漏水点之后,他才稍稍放下心来,整个人累的有些虚脱,就快瘫倒在的上了。
常凌峰道:“工资下去之后老师们的情绪已经稳定了,那七套教职工宿舍,根据我们初步的考评也决定了分配人选?”
张扬道:“负责修路的承建商也要承担责任喽?”
丘金柱道:“赵局,张市长亲自过问这件事,他说如果我擅自放人就追究我的责任,您别让我难做!”
陈家年的鼓劲还是起到了相当的作用,工人们的干劲明显提升了许多。
现场传来欢呼声和掌声。
张扬道:“省高考状元一万块,真的不少了!”
沈庆华道:“被打教师怎么样?严不严重?”
恢复正常送水之后,张扬和金磊获准回去休息,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却还要参加下午的常委会。
“嗳!”孟宗贵慌忙答应。
张扬来到抢修现场,看到路面薄薄的路基层,那名抢修负责人也站在那里,叹了口气道:“这条路去年下半年才修过,根本就是偷工减料,这么薄的路基根本承受不住大型车辆的碾压。”
张扬点了点头,吕燕所说的事情的确值得深思。张扬道:“你放心吧,市里也是讲究事实证据的,不可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方大同的身上,这件事很复杂,涉及到多个部门,责任都会一一落实。
赵国栋听到现在有些听不下去了,他厉声道:“照你这么说你们水厂本身没有责任?既然知道管道老化,为什么不及时进行更换?为什么不进行及时维护?出了事情就往别的部门推卸责任,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
没过多长时间,常凌峰就开着丰泽一中的金杯面包车过来了,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哟嗬,配上专车了!”
程焱东就不吭声的退了出去,一张面孔已经从红变白,心中对赵国栋怨念到了极点,其实他走过来向赵国栋汇报丰泽金店劫案的最新进展的,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知情人,目前正在审讯之中。
现场工作仍然在加班加点的进行,维修工人们虽然很疲惫了,可是看到两位副市长不眠不休的陪着他们,心中也十分的温暖,表现的十分卖力。
沈庆华道:“孟小兵到底是不是主谋?”
张扬没说话。
抢修负责人看着手表道:“一分钟后,水流将通过这条管道!”
张扬抬头看了看吕燕,马上就意识到她对这件事有些过于关心:“你认识那司机?”
赵国栋的态度让程焱东感到心寒,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
常凌峰道:“那是当然,一万块足够上大学的费用了。二三等奖也在讨论之中!”
从快乐的巅峰马上跌落到失望的低谷,这巨大的心理反差容易让人感到失望,即便心理素质如张扬这般过硬者,也无法掩饰脸上失望的表情,他狠狠向空中挥出一拳,眼看都已经成功了,可主干管的再次爆裂让他们再度陷入困境之中。
赵国栋向陈家年保证尽快恢复庆丰路的交通,这边刚挂上电话,他姐夫市委书记沈庆华又打来了电话,劈头盖脸又是一统训斥,赵国栋的这个早晨过得无比郁闷。
吕燕和-图-书道:“张市长,你看能不能帮忙说一声,就算人放不出来,那批货先给放了,不然单单是损失他们家都赔偿不了。”
常凌峰笑道:“司机请假回老家了,我只能自己开车了!”
赵国栋道:“什么事实?分明是推卸责任!”
副市长金磊回来了,跟着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公安局长赵国栋,今天的事情赵国栋也没有闲着。他进来后向陈家年和张扬打了个招呼。
张扬提醒常凌峰道:“也不能只关注尖子生,助学基金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多的帮助学生完成学业,要重点关注贫困学生。”
时间一秒秒过去,当抢修负责人确信水流已经顺利通过,他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一溜小跑来到三位副市长的面前,充满自豪道:“报告三位市长,富国路送水主干管爆裂故障排除,修复成功!”
富国路的限行让周围路段交通压力倍增,早晨上班的时候,相邻的庆丰路出现交通阻塞,熬了一整夜的陈家年火气也大了不少,他拨通赵国栋的电话就是一通大骂,赵国栋被骂的有些冤枉,其实他提前加强了富国路周围路段的交通疏导,可仍然出现了交通阻塞,过去富国路是最主要的通行路段,现在富国路被封,庆丰路的交通压力增加了数倍,原本庆丰路就偏于狭窄,上班的时候,车流人流集中,阻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张扬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他刚刚打开手机,常凌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常凌峰是专门告诉张扬,助学基金已经成立了专有帐户,由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具体管理,教育局、财政局、审计局协同监督,目前财政局已经将那一百五十万划拨回来。
“有!”在场工人异口同声道。
市委书记沈庆华在得知送水恢复正常之后,也长舒了一口气,他肯定了陈家年、金磊、张扬三人的工作成绩,对陈家年提出的马上更换富国路主干管表示赞同,他让相关部门做出规划,争取在一年内更换城区所有的送水管道,避免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冯天瑜对这件事却惶恐的很,他害怕以后那帮人还会报复自己,所以不想追究。
赵国栋道:“我尽可能的调拨了干警,协助消防车分配饮用水。”
又过了半个小时,爆裂主干管更换完毕,张扬让傅长征上楼把金磊也喊了下来,马上到了试压送水阶段,在这个关键时刻,金磊应该在场。
程焱东满脸通红,其实他敲门了,过去的习惯都是轻轻敲两下然后推门而入,赵国栋自己没听见,可赵国栋这个人过于霸道,丰泽公安局几乎成了他的一言堂,从不顾忌别人的颜面。程焱东虽然是他的下属,可怎么也是一个公安局副局长,赵国栋训斥他如同训一个小孩子,让程焱东更难以接受的是,赵国栋瞪大了双眼,怒吼道:“出去,看不见我正处理事情吗?”
张扬道:“想在丰泽做出发点成绩,还真有不小的难度!”
好在这次只是试压送水,水压比正常送水的时候减小了许多,否则危害肯定更大。
常凌峰已经买好了水果,两人来到冯天瑜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冯天瑜一家老小都在,听说校长和副市长都来了,常凌峰激动的迎了出来,他脸上肿了多处,头上包着纱布,左臂还吊着,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激动道:“张市长……常校长……你们怎么来了?”
赵国栋道:“那几个打人的无赖全都一口咬定是他主使的,孟小兵自己倒是没承认!”
张扬望着他的惨状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怎么回事?伤得重不重?”
陈家年笑着走了过去,张扬看到陈家年停下说话,笑道:“陈市长醒了?”
吕燕道:“张市长,给您添麻烦了!”
抢修负责人道:“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有如下几个原因,一,管材年代久远老化,爆裂的主干管是已经铺设20年的灰口铸铁管,二,随着丰泽的发展和人口的急剧增加,对供水的需求不断增加,主干管必抵要增压和超负荷运行,这加重了它的损耗,三,这条富国路交通状况很不理想,去年起才被划为货车禁行路段,可仍然有货车不断从这里经过,主干管长期受到来往车辆的碾压,而且……”他犹豫了一下又道:“管道没有具体的规划图纸,给我们的检修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沈庆华听到孟宗贵把老娘搬了出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提醒孟宗贵道:“这件事不要让妈知道,她年纪大了,禁不住事儿。”
张扬既然这么说了,冯天瑜也只能表示感谢。
常凌峰道:“是,他的烧烤摊被人给砸了,人家把他打了一顿,两个女儿也受了轻伤。”
张扬道:“没什么好谢的,改善教师们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条件原本就是我们的责任,冯老师放心吧,随着丰泽教育制度的改革,你们的收入会大幅http://m•hetushu.com度提升的,到时候家庭条件也会越来越好。”他又向冯璐道:“市里刚刚成立了助学基金,你学习这么优秀,可以申请助学金!”
冯璐看到爸爸激动的说不出话,替父亲致谢道:“多谢张市长,多谢常校长!”
“好!”
几个人同时站了起来,找到了漏水点等于找到了这起事故的关键,陈家年充满兴奋道:“好,咱们去现场看看!”
赵国栋一听就火了:“你也不听指挥?”
陈家年主动端起了那杯茶水:“小老弟,咱们不但要做好同事,也要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同心协力把咱们丰泽的建设搞上去!”张扬喝了杯啤酒。
还没有走到现场,就听到工人的欢呼声,管道抢修负责人看到几位市领导过来,慌忙迎了上去,笑容满面道:“陈市长、张市长,我们找到漏水点了,目前正在抽水,预计半个小时后就能将水抽干,然后进行主干管修复工作。”
“抽干水开始作业,大概需要四个小时吧!”
常凌峰把自己所在的地点说了,他距离白鹭宾馆不远,张扬决定跟他一起过去看看。
回去的路上,常凌峰道:“冯天瑜的两个女儿学习都十分优秀,这次的模拟考试冯璐又取得了全年级第一,很有希望获得丰泽一中的高考状元。”
张扬一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冯天瑜也太倒霉了,好不容易才开了个烧烤摊,一转眼不但摊子被人砸,人还挨了打,想起冯天瑜的家庭处境,张扬道:“你去看过没有?”
金磊回到指挥部就睡着了,陈家年一直没睡踏实,三点多的时候又穿上衣服下来看情况,正看到维修即将结束,张扬戴了顶安全帽和抢修负责人在那里说话,他精神得很,一晚上没睡,竟然没有丝毫倦意。
张扬怒道:“真是太不像话了!肇事者抓到了没有?”
张扬帮着他检查了一下手臂的伤势,冯天瑜照片子了,骨折处并没有移位,修养一阵子就会好,冯天瑜的老婆最近在做透析,烧烤摊又被砸了,家里的经济越发捉襟见肘。张扬了解到具体情况之后,向常凌峰道:“学校可以给一些适当的救济!”
张扬笑道:“好了好了,纠缠这些小事有什么意义,还是赶快把水管修好,让老百姓的供水早点恢复正常。”
张扬道:“你们都回去吧,反正抢修工作还得进行一阵子,我现在这儿盯着,等差不多了,我上楼去叫你们!”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会在办公会上提出讨论一下,给救济是肯定的。”既然张扬已经认同了分房方案,常凌峰把学校准备分给冯天瑜一套三居室的事情说了,冯天瑜激动的连感谢都忘记说了,工作这么多年,他总算有了套像样的房子。
张扬对于工程上的事情了解不多,他向抢修负责人道:“好好的水管怎么会突然爆了?”
张扬愕然道:“受伤了?”
丘金柱暗骂这帮地痞全都是软蛋,还没怎么用手段,就全都招了出来,事情越扯越大,现在又把孟小兵给扯进来了,丘金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又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张扬回答也很干脆,把孟小兵抓起来,别管他老子是谁?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有,他的问题作为重点提出来的,排在分配人选的首位,不过他受伤了!”
赵国栋怒道:“你什么意思?哪位领导高度关注?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陈家年的一句张老弟瞬间将他和张扬的距离又拉近了一层,张扬道:“陈市长,您年纪比我大,管理经验比我丰富,又是我的上级领导,以后还望您多多照顾!”
常凌峰微笑点头道:“张市长说得对,我们的助学金奖励方案已经出来了一部分,今年丰泽的高考状元,我们会给予5000元的重奖,如果能够夺得省高考状元,还会有5000元的追加奖励,好好努力,如果能够得到这笔奖学金,你大学的费用完全不用愁了!”
常凌峰心中暗笑,冯璐告状可找对人了,张扬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再加上他对冯天瑜的家庭情况比较同情,这件事一定会为他们讨还公道。
抢修负责人道:“陈市长,我看富国路的多数管道都存在老化的问题,今天的主干管连爆绝对不是偶然现象,除非彻底更换主干管,否则这样的水管爆裂事件一定还会发生!”
金磊摆了摆手道:“我先去冲个澡,你们先聊!”说完就一头扎进了洗手间。
赵国栋道:“对台戏就对台戏,我怕他吗?”
郑波道:“赵局,您别忽略一个事实,孟小兵的的确确是犯法了,现在证据确凿,如果把他放了,人家可能会借着这件事做文章!”
常凌峰道:“刚去医院了,扑了个空,听医院的人说,他嫌医药费大高,回家了,我正准备去他家呢!”
张扬道:“你在哪儿?”
维修人员进行了最后的检修工作之后,确信没有什么遗漏,这www.hetushu.com才通知东区水厂试压送水,所有人都围在这刚刚更换的管道处,他们等待着,等待着。
张大官人义愤填膺,怒道:“还反了他们了,他们眼里有没有党纪国法?”
陈家年看出金磊无论精神还是身体都处于透支的状况中,有些同情的说道:“老金,回去休息一会吧,这儿由我和张扬盯着!”
冯天瑜悄悄把常凌峰叫到一边,他想尽早回去上课,毕竟在家里休息会影响到他的工资奖金,常凌峰让他安心休养两天,等伤势稳定了再去上班也不迟。
陈家年正想说话,秘书傅长征兴冲冲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欣喜无比道:“陈市长、张市长、漏水点找到了!”
抢修负责人通知水厂停水之后,来到他们面前,陈家年急切的问道:“怎么样?这条管道什么时候能够修好?”
金磊一脸疲惫,他出去视察居民区饮用水情况了,张扬从江城借来了这么多消防车,金磊也不好意思留守在这里,主动要下去视察供水情况。从下午出去直到现在才回来,的确累得够呛。
郑波道:“赵局,不是我不听指挥,孟小兵让人打了丰泽一中的老师,那帮打人的小痞子已经把他给供出来了,张副市长已经盯住了这件事,我们现在把人放了,等于公然和他唱对台戏!”
抢修负责人道:“我只是说事实……”
赵国栋道:“了解过了,伤得不算重,人家自己都不想告,是张副市长咬住这件事情不放!”他嘴上称呼张扬为张副市长,可却用了一个咬字,足见心中对张扬怨念到了何种地步!
张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知道中国的关系网是最复杂的,只要是想战,总能找到一定的关系,谁没有几个亲戚朋友啊?
陈家年道:“我和张市长、金市长一起,我们会坚守在主干管抢修的第一线,主干管不修好,我们绝不会离去,你们加班加点,我们也陪着你们不眠不休,咱们风雨同舟,同舟共济,尽快尽好的完成市里交给我的任务好不好?”
吕燕道:“是啊,我们宾馆今天就接到了不少投诉,客人们没有水洗澡,弄得我不停道歉,给所有客人的房费打了五折。”她充满好奇道:“听说是一辆重型载货车压坏了管道,所以才造成了这次大面积停水,那司机岂不是倒霉了?”
张扬美美的吃了顿饭,吃完饭吕燕专门泡了一壶上等的龙井送了过来,白鹭宾馆受到停水的影响,刚刚才恢复供水,吕燕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了张扬的镜头,关切道:“张市长昨晚一夜没睡吧?真是辛苦!”
张扬热情的邀请赵国栋坐下。
赵国栋可以不接孟宗贵的电话,可姐夫沈庆华的电话他不敢不接,一听沈庆华问孟小兵的事情,马上就把张扬数落了一通:“姐夫,这位张副市长的权力真大啊,不但抓文教卫生,还抓市政建设,连我们公安口的事情他也插手。”
吕燕暗暗佩服张扬敏锐的洞察力,她点了点头道:“张市长,我也不瞒您,那司机是我们家老邻居方大同,一家人全靠他挣钱养活呢,昨天出了那件事之后,就被警察给拘留了,现在家人也见不到面,汽车也给扣了,货主逼着他们家赔偿损失呢?”
张扬笑了笑道:“没事儿,放心去吧!”
陈家年伸出手去和张扬、金磊击手相庆,就在他们庆功的时候,忽然听到蓬的一声闷响,距离他们大约五十米的路面上冲出一道水龙,所有人都呆在那里,谁都没有想到,这边的管道刚刚修复,在另外一处又出现了水管爆裂,陈家年的脸色变了,他大吼道:“马上停水!”
沈庆华道:“你怎么不去找赵国栋?”
孟小兵被抓走之后,最为担心的是他的父母,孟宗贵给赵国栋打完这个电话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他的妻子催促他去找沈庆华,可孟宗贵不敢再这么晚打扰自己的干哥哥,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孟宗贵才给沈庆华打了个电话,沈庆华的母亲带过孟小兵,一直把他当成亲孙子看待,沈庆华也非常喜欢孟小兵,听说孟小兵被抓,颇为错愕,他问明了情况,知道孟小兵是因为找人殴打冯天瑜才被抓的,忍不住批评孟宗贵道:“你平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自己工作上遇到了问题,怎么可以让儿子通过这种手段解决?”
张扬返回白鹭宾馆,刚好是吕燕值班,张扬让吕燕给自己准备了一份商务简餐,熬了一夜,张大官人没有喝酒的心情。
再次爆裂的送水主干管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于上午十一点前更换维修完毕,这次试送水没有发生昨晚再度爆裂的悲剧,也许是经历了一次失望的缘故,这次的成功并没有让大家感到过度的惊喜,陈家年当场做出了一个决定,对富国路的主干管进行彻底更换,更换主干管和道路修整同步进行,至于城区其他的方的送水管道更换,是一个极其巨大的工程,必须提请常委会讨和图书论。
赵国栋心里这个火啊,麻痹的,丘金柱体居然敢挂我电话!看老子不修理你!他拿起电话本想打回去,可想了想,丘金柱现在明显抱上了张扬的大腿,就算打过去,这厮也不会听话,他考虑了一会儿还是给刑警大队副队长郑波打了个电话,让郑波去把人给放了。
丘金柱很快就打来了电话,几个殴打冯天瑜的肇事者已经找到了,目前正在审问。张扬道:“一定要公事公办,不管他们有什么背景都不能讲人情,太可恶了!”
陈家年和张扬都意识到赵国栋这句话的目的,张扬没说话,陈家年道:“到底什么原因,以后再说,当务之急是把漏水点找到,尽早把送水主干管修复,恢复东区老百姓的正常供水。”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沈书记已经给我们下了死命令,明天中午之前如果不能恢复秩序正常,就直接追究我们的责任。”
快十一点钟的时候,市委书记沈庆华还特地打来了电话,询问现场抢修情况,陈家年很欣慰的告诉沈庆华,漏水点已经找到,积水基本排空,现在正在进行损毁管道的修复工作。沈庆华听到这个消息也放下心来,事情还算顺利,现在找到漏水点,连夜抢修,意味着明天清晨之前能够恢复供水,对老百姓的生活影响较少。
沈庆华的电话打完没多久,市长孙东强也打电话过来问情况,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明显就没有那么配合了,他回答的很简单,只是说正在抢修中,情况不容乐观,寥寥数语就挂断了电话。
陈家年脸上没多少笑容,他向赵国栋道:“事故的原因调查清楚了吗?”
孟小兵被抓走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赵国栋那里,孟宗贵直接找到了赵国栋,想通过赵国栋的关系放人,赵国栋也没觉着是什么大事,当即就给丘金柱打了个电话,让丘金柱把人给放回去。
吕燕充满失望道:“那就算了,张市长,其实这件事也不能都算在他头上,富国路虽然是禁行区,可每天从那里经行的货车很多,交警从来对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是遇到了,也只是罚款罢了,富国路的路口有岗亭,生事情的时候,岗亭就有交警站岗,为什么他要放任货车进入禁行区呢?”
陈家年郑重道:“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明知道是打补丁,我们也必须先把补丁打好,我会在常委会上提出全面更换城区供水管道的问题!”他的心中颇为无奈。
沈庆华明白,赵国栋之所以不接电话肯定是因为这件事很棘手,他让孟宗贵不要着急,自己会找赵国栋问问情况。
常凌峰笑道:“也不尽然,其他学校还是有不少尖子生的,总之,这次的第一笔奖学金要给高考状元,消息很快就会公布出去,面对整个丰泽地区,激励应届毕业生的学习热情。”
郑波的提醒让赵国栋忽然清醒了过来,他只想着和张扬争一时之气,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孟小兵犯罪了,自己如果把孟小兵给放了,就是包庇嫌犯,如果张扬利用这一点做文章,会搞得他很被动。他和孟宗贵的交情虽然不错,可并没有到两肋插刀的地步,明知是个围局,自己没必要跳进去。
常凌峰微笑道:“乱世出英雄,越是事情多,出政绩的可能就越大!”
所有人都停下说话,屏住呼吸望着那条刚刚更换的主干管,其实他们用不着担心,主干管刚刚更换过,在承受压力方面肯定超过了其他的管道。
丘金柱的审讯没花费太大的力气就有了结果,可结果却让丘金柱感到难做,这帮人竟然是有蓄谋的闹事,他们供出了一个幕后的人物,孟小兵,孟小兵是前丰泽一中校长孟宗贵的儿子,他之所以让这帮人烧烤摊闹事,是因为他把父亲被免职的责任归咎到冯天瑜身上,认为是冯天瑜向上级举报才导致父亲下台,所以偷偷找了帮人给冯天瑜一个教训。
张扬道:“丰泽一中在江城地区综合教育水平第一,丰泽第一岂不就是江城第一?”
赵国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终于决定暂时不去过问孟小兵的事情。
张扬道:“有冯天瑜吗?”
郑波一听也犯了难,他低声道:“赵局,我看这件事不合适!”
陈家年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九点半,也就是说最快也要到凌晨了,他让傅长征找来了一个话筒,在现场鼓劲道:“大家好,我是陈家年,今天东区水厂的送水主干管爆裂,让东区十五万居民面临无水可用的困境,我们之中,肯定有不少人家住东区,有不少人的父母亲人,兄弟姐妹住在东区,我们一刻不能修复主干管,他们就一刻没有水用,我们此刻的工作不仅仅是为了丰泽,更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家人,为了他们能够早点用水正常,我们必须要加班加点,完成这个任务,大家有没有信心?”
陈家年认同的点了点头道:“照你们预计,修复漏水点大概需要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