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8章 暗算

市委书记沈庆华的心情不好,不过他一向都是不苟言笑的样子,别人也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异常,市委秘书长齐国远将江城这次要前来观礼的主要领导名单递给他,沈庆华看了看发现除了副市长李长宇以外,还有副市长肖鸣、招商办主任肖桂堂,沈庆华道:“左市长不来?”
齐国远道:“会场布置还行,具体的筹备工作都是由张副市长主持的,我也不好做太多过问。”
“刚刚,去超市问路的时候,遇到张扬买东西!”
张扬道:“咱们的主题一是招商二是赈灾,只把好的一面展示给人家,好像和我们本来的目的不符,人家看到的都是最好的一面,谁还支持咱们呢?”一句话把孙东强噎得够呛。
张扬最近的事情还是很忙的,就算他不去彩排现场,一样有事情找到他。
沈庆华道:“张扬不是说过他来负责吗?”
董欣雨算不上什么美女,可笑起来很甜,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陈市长,什么叫赖账啊?我们用服装来抵广告费,价格按照出厂价估算,说起来还是大会占了我们的便宜。”
海兰抿了口咖啡,这才把王准要她过来救场的事情说了,轻声道:“我们都是前来为他做义工的。”
海兰忍不住想笑,可又觉着并不适含笑,轻声道:“哦!刚好,你给我们安排在一起住吧!”
她棕色的眼眸望着张扬,主动伸出手去:“张市长,久仰大名,我是董欣雨,丰泽东方皮革制衣厂厂长!”
张扬笑了笑,仍然用报纸挡着脸:“我是掌控大局的人,方向定好了,就没我什么事了,具体该怎么做,不是还有你们吗?”
张大官人觉着这事儿实在窘迫到了极点,真是没办法解释清楚,他将卫生巾交给了海兰,把房间的门卡也给了她:“那啥,我得赶紧回办公室一趟,你们姐妹俩先聊,等会儿我再过来!”
张扬道:“大热天的,你那些皮衣也都是库存货吧!”
孙东强道:“我听说沈书记特批了五十万的会务费?”
孙东强道:“沈书记,有些话我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张扬笑道:“大夏天的,谁要他们的皮衣啊?”
孙东强道:“有件事我很不明白,在富国路路口有交通岗,当时正处于交警值勤的时间,为什么一辆重型载货汽车,可以堂而皇之的驶入富国路,值班交警干什么去了?这么大一辆车,他看不到吗?我还听说,当时从富国路通行的大货车不止这一辆。现在生事情了,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司机身上难道就公平了?”
沈庆华道:“时间本来就很仓促,准备工作有不足的地方也是在所难免!”
市长孙东强在下午召开了一个市长碰头会,张扬接到通知后,不得不放弃在常凌峰这里偷闲的念头,回到了市政府。
陈家年道:“这两天你辛苦了啊!”
何歆颜也没想到从门外进来的会是海兰,吓得呀地一声尖叫,随即一张俏脸红了起来,热的就像火烧一样,然后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垂下头,小声道:“海兰姐!”
常凌峰道:“我们一中的节目已经准备好了,特煽情,先看过的老师都掉眼泪了。”
孙东强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道:“这次的经贸洽谈会对丰泽十分重要,我希望我们在场的每一位领导,都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同心协力,办好丰泽硌这次经贸大事!”
孙东强道:“沈书记放心,财务方面我会让人严格把关的,我只是担心张扬过去在江城大手大脚惯了,如果这次故态复萌,恐怕会造成不好的hetushu.com影响。”
齐国远道:“邀请函都发了,左市长没有时间!”
常凌峰道:“经贸洽谈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看起来好像很清闲啊!”
孙东强道:“沈书记,我的出发点是为了丰泽的将来考虑,身为丰泽市长,我希望丰泽的领导层团结稳定,而不是拉帮结派,画小圈子!”他起身道:“沈书记,我没有诋毁任何人的意思,有件事我可以确定,江城市公安局介入丰泽的事情,是有人偷偷起了作用。”
说话的时候,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郎走了过来,她穿着丰泽夏季经贸会的T恤,牛仔短裤,可能是长期在户外工作的缘故,肤色棕黑,脑后扎了个小辫,走起路来一翘一翘的,她就是丰泽皮革制衣厂的厂长董欣雨,说起她来还颇有点传奇色彩,过去她父亲就是丰泽皮革制衣厂厂长,后来厂子因为经营不善要倒闭,她大学毕业之后原本可以留在江城工作,听说这件事坚持来皮衣厂,承包皮衣厂,短短的两年期间竟然扭亏为盈。在丰泽也成为知名企业家,传为一时佳话。
陈家年当然感觉到了金磊的目光,他知道金磊正在向自己求助,在他和孙东强发生正面冲突之后,陈家年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无疑又增加了不少的份量,陈家年道:“孙市长说得对,我们这些领导干部应该首先检讨自己,我们的工作还存在很多不足啊!”他这句话说的很模糊,可是却很巧妙,你孙东强不是追究责任吗?大家都有责任,谁也别想抹干净。
张扬道:“夏季经贸会正在按照领导们的指示,紧张有序的进行中!”就这么一句话等于汇报完了全部情况。
常凌峰隐约猜到张扬的烦恼十有八九和最近红粉知己接踵而来有关,不过常凌峰对张扬还是有些了解的,这厮最大的长处就是会哄,在别人不可能应付好的事情,他做起来却是游刃有余,烦恼只是暂时的。
孙东强脸上一热:“沈书记,我和张扬的确不合拍,但是我决没有公报私仇的意思,我看不惯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做事的手法,他太喜欢以个人为中心,拉帮结派,来到丰泽没多久,他就成立了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把编外人员常凌峰、章睿融弄来当他的左右手,过去他在江城招商办,这两个人就是他招聘过去的,虽说黑猫白猫逮着耗子就是好猫,可是我们也不能职能不分吧?现在其他的副市长都很有意见,张扬同志分管文教卫生,现在他又主管了招商,过去主管招商的一直是娄光亮同志。”
海兰红着脸道:“你少说一句能憋死?”
孙东强目光一亮:“爸,我明白了!”
几位副市长全都不说话,自从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在常委会上公然向孙东强发难之后,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公开化,陈家年在丰泽多年,拥有一定的威信,他抽出一支烟点上了。
张扬和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一起出现在了彩排现场,因为演出临近彩排已经搬到了丰泽人民体育场,体育场内的会场布置已经基本完成,陈家年视察了一下会场布置情况,基本表示满意,他向张扬低声道:“市里拨给的那五十万够吗?”
董欣雨道:“我们皮衣厂可是丰泽的地方企业,作为丰泽市领导,你们支持地方企业也是应该的吧,张市长,开经贸会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把我们丰泽的企业推广出去,借着这个机会让更多人认识我们丰泽东方皮革制衣厂也是个难得的机会,更别说我们还给了广告费,陈市长和图书,您说是不是?”
孙东强一听是经贸会准备工作的事情,他笑了起来:“刚刚开过市长碰头会,讨论的就是这件事!”
沈庆华点了点头,心中暗想,十有八九左援朝看穿了他们想要利用经贸会募捐的本意:“准备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孙东强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他要扭转目前越来越尴尬的处境,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丰泽还有一位市长,除了沈庆华之外,另外一个拥有话语权的人应该是他。
张扬道:“没困难,多大点事儿,我能克服!”这句话一说彻底把孙东强的后话给堵上了。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你不懂我的境界,这世上也没人能懂!”他的这句话倒是实话,可惜没人会相信。
孙东强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这种忐忑中,直到电话铃声将他惊醒,他拿起电话,电话是他的岳父江城市人大主任赵洋林打来的。
海兰心说我是打算给你一个惊喜来着,想不到你先给我惊喜了。她轻声道:“王准给我电话了,他对主持人很不满意,如果我有时间让我来帮忙,刚好我在京城有个专题,先过来一趟,帮忙救救场!”
孙东强的这个会议也和经贸洽谈会有关,丰泽最近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可这些事几乎都和他没有关系,孙东强发现自己很杯具的被排斥在外,相比晚到的张扬而言,自己融入丰泽体制的速度明显要慢上许多,别的不谈,单单是这次的经贸洽谈会,张扬已经利用这次的盛世,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如果经贸会成功,这小子在丰泽的政治地位就会从此变得稳固起来。
海兰温婉一笑,将张扬委托她带回来的东西交给何歆颜,轻声道:“那个坏小子当了逃兵!”
金磊道:“富国路的送水主干管正在进行全部更换,预计二十天内可以全部完工,停水施工放在晚上,尽可能的不去影响群众生活。”
孙东强走后,沈庆华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他一直都在怀疑,赵国栋的落马太突然,让他没有任何的准备,孙东强有一点并没有说错,张扬来到丰泽之后,正在有意识的扩大他的职权范围,在经营同僚关系上,他也表现出相当的水准,他的野心不小啊!沈庆华闭上双目,靠在椅背上,如果说赵国栋的下马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那么这小子的心机比自己预想的还要高明许多,这样一个人留在身边绝不是好事。
海兰望着仓皇逃窜的张扬,心中颇为无奈,对张扬的多情,她早就了解,不过海兰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任何的妒意,她和张扬之间已经经历太多的生生死死分分合合,海兰可以看淡一切,唯一看不淡的却只有张扬,能够和他相知相守就已足够,海兰别无所求,她知道张扬逃离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何歆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不知道你要来!”
陈家年和董欣雨看来很熟,他笑道:“小董,听说你赖账啊!”
孙东强道:“总之这次夏季经贸会期间,领导嘉宾云集,我们一定要把丰泽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他们,让大家对丰泽的未来充满信心。”
海兰望着张扬手中的卫生巾:“真是巧啊!”
沈庆华已经习惯了这厮动不动就喜欢喊口号,皱了皱眉头道:“有什么话你说吧!”
李忠道:“现金他们拿不出这么多,可以给付五万,剩下的十万用产品等价支付!”
陈家年笑道:“小董说得也有些道理,张市长,我看就这么定了,皮衣就皮衣吧,卖了也是钱!”
金磊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孙东强是和-图-书什么意思,他下意识的向常务副市长陈家年看了一眼,方才低声道:“肇事司机已经被拘留了,至于水厂方面负责管道维护的相关责任人也已经被停职。”
常凌峰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我说你今儿是怎么了?尽问些奇怪的问题!”
听到岳父沉稳的声音,孙东强一颗心顿时平静了许多,他低声道:“谈了!”
张扬摇了摇头:“拉了不少赞助,咱们丰泽的地方企业对这次的经贸会热情很高,会场布置灯光服装啥的全都没花钱。”
海兰打开房门,听到何歆颜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张大官人有些哭笑不得:“我说董厂长,这大夏天的,我给人家演员发皮衣,人家不得把我当成神经病看?”
沈庆华怒吼道:“够了!”
常凌峰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全都喷了出去,他咳嗽了好半天方才缓过气来,指着张扬道:“我说市长大人,咱可不带这么害人的,我差点没被你呛死!做人要厚道,不带这么显摆的!”
张扬道:“就是说你喜新厌旧!”
张大官人此刻正坐在常凌峰的校长办公室里。
孙东强道:“把什么缺点都展示给别人,肯定要把投资商都吓跑了!”
孙东强道:“这次的经贸会虽然仓促,可是既然是以丰泽市的名义举办,就代表着我们丰泽的形象,我们丰泽政府官员就要尽最大努力把这次经贸会办好,让各方来宾满意,取得口碑和效益上的双丰收。”
张扬道:“让他们先把钱给付好,别打白条,经贸会要开三天,资金支出方面肯定不少,这些钱放在账户上,咱们才能有备无患!”
沈庆华透过老花镜看了孙东强一眼,扶了扶镜架道:“和工作有关的都可以讲!”
何歆颜接过卫生巾逃入洗手间,等她换好衣服之后走出来,海兰已经冲好了咖啡,递给她一杯,女人的心理是极其微妙的,其实她们都明白彼此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可是这层纸始终没有戳破,过去都可以伪装的很好,装出若无其事,互不知情,现在却已经摆在明面上了。
李忠道:“多谢张副市长教诲!”
孙东强在沈庆华对面坐下,恭敬道:“沈书记,我刚才了解了一下情况,经贸会准备工作进行的并不理想啊!”
张扬发现这董欣雨倒是挺能说的:“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些皮衣我们要了有什么用?”
张扬笑着跟她握了握手,发现董欣雨的手很有力量。
孙东强现在想透了一件事,你们不是想排挤我吗?想把我隔离起来,没门,越是这样,我越是要过问,我是丰泽市长,我真要是想插手,你们谁都拦不住,他话锋一转,提起前两天富国路水管爆裂的事情,孙东强道:“老金,富国街道水主干管爆裂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张大官人陪着海兰前往白鹭宾馆的时候,厚着脸皮解释道:“那啥……歆颜……来了……”这厮一语双关。
赵洋林道:“步子迈得太大容易跌倒,在中国的历史中已经无数次被证实,这次也不会例外!”
沈庆华明显有些不高兴了:“让他主管招商工作是我的决定!”
沈庆华强压怒火道:“东强同志,你是一市之长,要秉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说话办事,不可以听风就是雨!”
张扬道:“你跟我说实话,除了小章,你心里还有其他人吗?”
董欣雨道:“当然有用了,可以当成演出服装赞助啊!”
孙东强道:“沈书记有些话我窝在心里已经很久了,今天我必须要说出来,有些人最擅长的就是讨价还价,利用自身的关系背景,在政治上和_图_书索求无度,这在我们社会主义体制中是不正常的,公安局新任代局长程焱东和他的关系也十分密切,我还听说正是因为他要把程焱东扶上局长的位置,才暗中动了手脚……”
陈家年道:“负责这次经贸会的是张市长,张市长同意,我们就答应!”陈家年这句话表面上听起来是在推卸责任,实际上是在提醒。
金磊没说话,孙东强的这番话指向性很强,其实所有人都清楚,这次水管爆裂不仅仅是那名肇事司机方大同的原因,可这件事要一查到底的话,市政、路政、供水、交通,每个单位都难辞其咎,归根结底他这个副市长责任最大,金磊向来缺乏独当一面的魄力,也缺乏勇于承担的勇气,孙东强的问诘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每到这种时候,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望向陈家年。
张扬最烦的就是别人唱高调拉官腔,孙东强显然是这方面的强者。
沈庆华和陈家年联手的敲打,让孙东强意识到,自己在丰泽并不受欢迎,过去他的原则就是保持低调,尽可能平稳度过这两年的时光,可现在看来自己的低调在别人的眼中变成了懦弱和不作为,这让孙东强感到愤怒,更让他恼火的是,这次的经贸洽谈会已经完全将他摒弃在外,他认为张扬正在利用手段,有意识的孤立自己。他不能任由情况这样继续发展下去,沈庆华对他并不感冒,正因为此,连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也敢公然挑战自己的权威,现在张扬正在悄然崛起,作为丰泽市市长,自己的权力在不断地被弱化的同时,形象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这是怎样的悲哀。
孙东强道:“最近有很多部门向我反馈了不少的意见,在经贸会的准备过程中,组织者模糊了各职能部门的概念,举个例子说吧,像这种级别的经贸会,应该由政府招待所出面接待,可现在承担接待任务的是白鹭宾馆,经贸会的开场演出还请了港台演员,和很多国内知名演员,据我所知这些人的出场费都十分惊人,以后这些钱究竟有谁埋单?”
常凌峰没想到他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愣了愣道:“没怎么样啊?还是过去那样!”
孙东强道:“我问的是处理结果!”
张扬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的电话响了,张扬接通电话,却是梁艳邀请他过去看彩排的,张扬说自己忙着呢,没时间!
张扬又道:“依我看,应该把丰泽最真实的一面展示给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让他们看到我们丰泽发展前景的同时,也认识到我们目前面临的困难,虽然有困难,毕竟是暂时的,我相信任何一个真正拥有长远目光的投资者,绝不会因为这暂时的困难而却步!”
陈家年也笑了起来:“小董也是个滑头,他们厂的效益不是挺好的吗?我就不信他们拿不出这点钱来!”
孙东强原本以为他还有下文,可听完这句话下面没了,这厮的工作汇报也太简单了,孙东强心中这个气啊,可表面上没有流露出来,微笑道:“张扬,实际工作中有什么困难没有?”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率先鼓掌,其余副市长也跟着一个个鼓起掌来。
张扬以为海兰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又道:“她身上来了!”
沈庆华笑道:“我也听说了,他挺能花钱的,不过这次我批给他的经费并不多。”
孙东强被他突然的一声大吼吓了一跳,却见沈庆华脸色铁青,额头的青筋都暴了出来,显然已经动了真怒。
常凌峰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这厮突然就跑来自己的办公室里,好像又没什么事情,坐在那里拿着报纸http://www•hetushu.com,从他的眼神就能看出他并没看报纸,只是呆呆出神。
合上电话,张扬忽然问:“我说凌峰,你跟小章怎么样了?”
海兰白了他一眼,对他手中的这包卫生巾明显充满了好奇。
沈庆华的这句话说得不可谓不重。
孙东强道:“治安方面的压力也很大,最近警察系统变动这么大,内部情绪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这次的经贸会是个巨大的考验啊。”
张扬笑道:“我问你话呢,你回答我!”
常凌峰正想分辩,却听这厮道:“你说我这人怎么就这么重情义,喜新不厌旧,对每个女孩子都这么好,对谁我都割舍不下,我真是太善良,太痴情了!”
何歆颜接过咖啡喝了一口,轻声道:“海兰姐什么时候到的?”
张扬笑道:“真疼我!”
孙东强看到没有人接话,微笑道:“张扬,你先谈一下经贸会的准备情况吧!”
这时候招商办主任李忠走了过来,笑眯眯给两位领导打了招呼。
董欣雨道:“库存也是合格品,还有不少是我们今年的新款,等夏天过去就会推向市场,到时候价格至少要高出三成!”
何歆颜咬了咬樱唇,点了点头,目光和海兰相遇,彼此都明白对方的心理,脸色都有些发红,心中的那点窘迫,最终都化成了无奈的笑容。
张扬笑了笑,这厮也是个见风使舵的主儿,不过他听说李忠和沈庆华的关系密切,对李忠也算客气,张扬道:“会场广告招拍情况怎么样了?”
市长们全都到齐之后,孙东强道:“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来,目的是了解一下丰泽夏季经贸会的准备情况,还有部署我们下一步的抗旱方针。”
李忠道:“还是领导们辛苦,你们动的是脑子,我就是跑跑腿,不累!”
李忠道:“丰泽皮革制衣厂把广告牌全都给包下来了,按照之前商定的价格,十五万!”
孙东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番话能够起到怎样的效果,如果被沈庆华当成是对张扬的一种诋毁,因此反而看低他,反倒弄巧成拙。
常凌峰道:“过去有过,不过现在心里早已淡了,你知道的,时间能够冲淡一切。”
张扬笑道:“只顾着跑腿可当不好招商办主任,要动腿、要动嘴、要动手、要动脑!”
沈庆华向齐国远使了个眼色,齐国远知趣的退了出去。
沈庆华点了点头:“这么大的经贸会,没有活动经费根本搞不起来,招商引资也需要先投资嘛!”
这时候市长孙东强来了,齐国远笑道:“孙市长了解情况!”
赵洋林的笑声很爽朗:“打开天窗说亮话也是一种政治手段,东强你太保守了,那小子又太激进,他的三板斧很漂亮,可惜砍在了老沈的痛处!东强,人不能永远低调下去,过去低调,在别人眼中不认为是一种涵养,而是一种退缩!”
张扬道:“怎么过来也没给我打个招呼?”
董欣雨笑道:“张市长,我们用产品来支付广告费行吗?”
沈庆华从孙东强的这番话中已经听出他对张扬充满了怨念,可沈庆华的耳根子并不软,他知道张扬的身上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毛病,但是目前他看到的是张扬身上的优点,这次的经贸会必须依靠张扬方方面面的关系,这厮有这个能力。沈庆华望着孙东强的眼睛道:“东强同志,我知道你和小张之间在过去可能有些矛盾,但是我希望你们私人矛盾不要影响到工作,一切要以大局为念,不要让那些个人的事情影响到丰泽的整体利益。”
赵洋林的声音很平静:“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