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9章 缠绵

在得到何歆颜的肯定答复之后,冯玥激动万分,慌忙去找了自己的笔记本,过来请何歆颜签名,何歆颜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
路过冯天瑜的烧烤摊的时候,张扬忍不住看了看,发现今天烧烤摊又开了,却想不到海兰和何歆颜两人看到烧烤,居然都想吃,于是张大官人就把皮卡车停下,带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冯家的烧烤摊。
张扬道:“我说王导,你境界可有点低啊,募捐是一方面,可并不是主题,捐款全凭自觉自愿,您不想掏,我总不能伸手到你兜里掏钱是不是?”
张扬知道他心里抱怨,呵呵笑了一声,拿了一瓶水朝何歆颜走了过去。
张扬道:“你什么意思?不分开住,你还打算跟席小姐住一个房间?”
肖桂堂道:“肖市长,千年集团我们已经接触了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就要达成签约意向了,怎么突然他们就决定落户丰泽了?”
王准和刘德政一起也出来了,张扬趁机介绍他们相互认识,王准听说周云帆就是那位印度宝莱坞大亨,也是十分的激动,最近香港电影业开始走下坡路,王准急需找到新的投资商。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你说她来就来吧,怎么带来这么多吃白饭的?”
见到张市长带人过来,冯璐慌忙迎了上来,欣喜道:“张市长,您来了!”
王准道:“我还没吃饭呢!”
周云帆笑着跟他握了握手:“大车坐着舒服!”
香港方面的两大明星刘德政和席若琳也在同时抵达,王准亲自前往机场把他们两人接了回来,张扬和他们两人也算上老朋友了,过去就打过交道,刘德政这个人不错,身上没有太多大明星的架子,一向表现的很亲民,不过席若琳就不同了,明星气派十足,单单是随行的人员就有七个。
王准眉开眼笑,张扬真的没骗他,这个假印度人看来很有钱,不过并不像张扬说的钱多人傻,看起来精明的很。
张扬道:“丫头,这是官场,你当是小孩子过家家,说升官就升官,我混了这么久,到现在也就是一个副处,想往上是一步难呐!”
张扬知道胡茵茹一向将周云帆当成父亲看待,所以心中虽然不怎么待见周云帆,也没有在胡茵茹面前流露出来,他低声道:“周云帆财大气粗,这次多少得捐点儿!”
张扬正想寒碜他几句,王准把他拖到一边:“张市长,这件事得安排,席若琳是我好不容易才给哄来的,本来就不高兴,要是得罪了她,明天的演出就黄了。”
胡茵茹和周云帆一起在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抵达了白鹭宾馆,他们是开车过来的,周云帆,不,应该说是印度人拉兹这次开了辆加长悍马过来的,这辆车一停下马上引来了所有人的注目。
张扬道:“怎么个情况?有什么不满意的?”
海兰挣脱道:“不行,你别胡闹……啊……”
张扬道:“走咱们吃饭去!”他本想邀请陈家年一起去,陈家年推说有事。于是张扬就带着王准、海兰和何歆颜三个开着他的皮卡返回白鹭宾馆。
没过多久时间王准就找了过来,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席若琳的助理乔治,明明是一个大老爷们,却穿着紧身衣,带着耳环,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香水味,他是来找张扬抗议的:“张先生,我们是一个团队,怎么可以分开住呢?”
冯天瑜因为手臂骨折没好就坐在一边陪着,烧烤摊只有冯璐和冯玥姊妹俩在忙活,今天的生意也不是大好,只有两桌人在那里吃。
肖鸣笑道:“张市长想多了,肖主任才没有那么小心眼呢!”
胡茵茹摇了摇头:“从东江跟着周叔的悍马车过来,我睡了一路,不累!”
想起张扬带着自己腾空飞跃到鸿雁塔顶的情景,海兰的芳心一阵热,她紧紧搂住张扬,张扬轻声道:“我带你飞!”
海兰雪样洁白动人心魄的娇躯宛如鲜花般盛放在张扬的面前,他轻轻抚摸着海兰的娇躯,毫不犹豫的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
张扬提醒他道:“你也少吃点,眼看着腰围就超过身高了!”
海兰走了过来,她也换上了夏季经贸会的广告衫,穿着牛仔短裤,一双白生生的美腿毫不吝惜的暴露在外,齐耳短随着夜风轻舞,活力十足。
“我们之间还用得上说这两个字吗?”
冯玥正是追星的年纪,认出了海兰,激动的尖叫起来,自从张扬来了之后,冯天瑜只是笑了笑,一直没好意思过来m•hetushu•com,张扬帮了他这么多,到最后,他跟孟宗贵家私下和解,始终觉着亏欠张扬,见到女儿有些兴奋过度,方才过来斥责冯玥:“小玥,别耽误客人吃饭!”
王准连连点头。
王准已经宣布当晚排演到此结束,他来到张扬面前道:“明天下午大牌演员就陆续到了,我想让他们晚上走走场,就算这帮人久经沙场,见惯场面,必要的是场也是需要的。”
张扬从他脸上可没看到任何高兴的成分,微笑道:“肖主任有些言不由衷吧?我怎么看你不是那么高兴呢?当领导的,眼光要放得远大一点,丰泽和江城本来就是一家,别分得这么清楚!”
李长宇在经贸会开始的时候,代表江城市委市政府领导讲了话,并和沈庆华一起剪彩,经贸会以招商为主,他原本对丰泽的招商并不看好,可很快他就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儿。
席若琳不认识他,冷冷扫了他一眼,并没有把手伸出来,乔治阴阳怪气道:“请你不要骚扰席小姐!”
周云帆笑着端起茶杯跟他碰了碰,喝了一口茶,扬起手看了看腕表道:“该吃饭了,茵茹怎么还没回来?”
肖鸣没说话,看到张扬笑逐颜开的向他走了过来,肖鸣迎了上去,很热情的和张扬握手道:“张市长,经贸会搞得很成功啊!”
胡茵茹撅起樱唇,小声道:“不虚伪你能死吗?”
海兰道:“张扬,这次你们的主题到底是招商还是赈灾啊?”海兰之所以会这样问,因为概念模糊的很。
胡茵茹望着镜中的情景,俏脸上的表情羞涩难耐,她的纤手绕到身后,在张扬结实饱满的臀部捏了一下:“讨厌死了,我这个样子怎么出门?”
席若琳刚才脸上的冷淡早已不见踪影,眼前的这个印籍华人看来是真有钱,普通人可开不起那辆加长悍马。
冯玥家教很好,直到父亲点头方才敢收下这两张票。
海兰笑着把王准拖到一边:“行了,你别吓着人家!”她向冯璐解释道:“你别怕,他是电影导演,见到漂亮姑娘就想拉着去当演员。”
离开房间,张大官人露出会心的微笑,他发现自己是个假公济私的人,打着为丰泽抗旱赈灾的旗号,先解决的是自身的旱情。
王准笑道:“我知道,他是借着招商的名义把大家都忽悠过来,然后募捐,你想想大家都来了,谁好意思不掏点钱啊!”
张扬道:“你们不要只看到弊端,其实像我这样的好官还是占绝大多数的。”
王准又道:“香港方面的大牌我能搞定,内地的,需要你来压台面。”王准知道哪儿的大牌都不好伺候,所以还是提前做好准备。
张扬点了点头:“明天我来安排这件事!”
张扬道:“我发现世上最容易的是做官,最难的是做官,最无趣的是做官,最有趣的还是做官,我要做出自己的风采来!”
好不容易把这帮明星的情绪给安抚下来,张扬暗自感叹,还是经验不足,早知道这帮明星相互攀比,就不该把他们安排在同一宾馆入住。
井上靖的一番话让张扬明白了为什么中岛川太会选择丰泽建厂,在此之前他已经考核了不少地方,包括江城开发区在内他都进行过接触,韩国蓝星集团在江城设立生产基地之后,江城的电子生产业展迅,中岛川太在综合考虑生产成本之后,决定把生产基地设立在政策更宽松,建厂成本更低廉的丰泽开法区。这绝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张扬笑了笑道:“肖主任对我们的经贸会怎么看?”
周云帆笑道:“就知道你把我骗来没什么好事儿,席若琳没来吧?你故意骗我!”
张扬接到李忠的通知后革一时间来到了签约现场,中岛川太和张扬是老相识了,到现在体内还留着张大官人送给他的跗骨针呢,张扬心说该不是因为这根针的存在,所以中岛川太下血本来向自己表忠心吧?可仔细想想应该不是,日本人狡猾狡猾的,看不到利益回报的投资,人家才不会干呢。
胡茵茹的房间就安排在海兰她们隔壁,张扬帮她将行李放进去之后,胡茵茹道:“我和佳彤联系过,这次的经贸会她来不了了。”
席若琳美眸一亮。
冯璐俏脸一红,这张哥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何歆颜笑道:“你少跟人家小姑娘套近乎!”她这么一说,冯璐脸红的更加厉害。
胡茵茹点了点头,感觉张扬和-图-书紧贴自己的部分开始起了微妙的变化,她挪了挪娇躯,张扬却贴得更加紧了,胡茵茹咬了咬樱唇道:“又不老实了!”
张扬的大手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
海兰啐道:“歆颜还在……”
“深更半夜,你不怕被人看到说闲话?”
明天就是丰泽商贸会正是开幕的日子,各方嘉宾已经陆续到来,张扬让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张登高前往江城机场,负责接待。招商办主任李忠负责丰泽这边的接待,他自己负责统筹。
张大官人嘿嘿笑道:“没办法,熟能生巧!”
从陈家年的表现已经可以看出他和董欣雨关系不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既然提出来了,这个面子张扬得卖给他。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行,就这么办吧,不过都得是合格品,等值估价,千万别以次充好。”
张扬笑道:“才刚刚开始!”他看了看肖桂堂道:“肖主任也来了,伤养好了?”这厮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上次肖桂堂因为被章睿融打伤休息,已经引为奇耻大辱,张扬故意提起这件事羞辱他来着。
张扬骂道:“扯淡!”
张扬道:“你想我老实吗?”
经贸会刚刚开幕,一个让所有人惊叹不已的消息就已经传了出来,日本千年集团看中了丰泽开发区,他们现场签约了二百亩地,要在丰泽开发区建厂,从事家电生产,这件事根本没有任何征兆,甚至连张扬都没有准备,他本来是想打着招商的旗号,抗旱赈灾来着,却想不到日本人真的看中了这块地方的商业价值,投了个生产基地。
这时候席若琳在助力乔治的陪同下迎着他们走了过来,周云帆一眼就认出了席若琳,他笑着迎了上去,主动说道:“席小姐你好!”
海兰的四肢忽然收拢,紧紧盘绕在张扬的身躯之上。
王准是出汗最多的一个他拿着毛巾一边抹汗一边向张扬他们走来,张扬扔给他一瓶冰镇矿泉水。
章睿融道:“原本没什么,可是她知道香港明星住的是顶级套房,她的房间不如人家的,所以就生了气,要求咱们给调房,不然她马上就回京城。”
张扬道:“人家可是丰泽一中的高材生,马上高考了,肯定是名校的苗子,你真有这个心思还是等人家高考之后再说,别耽误人家学业。”
千年集团的初期投资额将会是五亿人民币,后期还会追加投资,这一投资额让所有人感到震惊,在丰泽干部感到欢欣雀跃的时候,江城市副市长肖鸣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要知道他之前曾经和千年集团接触过,想让他们的生产基地落户江城经济开发区,想不到千年集团突然决定落户丰泽,这让包括肖鸣在内的江城市干部倍感失落。
周云帆皱了皱眉头道:“我这是表示友好!”
王准端起茶杯道:“以茶代酒,预祝我们的合作能够取得成功!”
张扬道:“如果不严重,谁花这么大精力搞这一出啊?”
周云帆提出邀请道:“晚上一起吃饭吧!”他是想和席若琳多亲近亲近,王准则抱有从他这儿吸取投资的念头,双方可谓是各怀鬼胎一拍即合。
胡茵茹道:“我们广告公司刚刚成立,资金并不宽裕,这次恐怕帮不上多少忙!”
张扬笑道:“不凉!热乎着呢!”
张扬对这个乔治也是极其讨厌,周云帆毕竟是他请来的客人,他向席若琳介绍道:“席小姐,这位是印度宝莱坞投资商拉兹先生,他可是你的影迷哦!”
王准道:“想想办法吧!”
张扬一把将海兰抱了起来,海兰吓得娇呼了一声,张扬道:“记不记得在春阳的时候,记不记得鸿雁塔?”
张扬点了点头道:“她要陪顾书记,养养就快放暑假了,可能要一起回来吧。”
王准哈哈笑道:“腰围过裤长是真的!”他望着远处正在忙着的冯璐道:“这小姑娘不错,很清纯,如果愿意,我可以帮她包装一下。”
张扬这边还没想出办法呢,那边章睿融也过来了,看到她面孔板着,显然情绪不太好,来到张扬面前道:“毛文英对房间不满意!”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自吹自擂!”
王准宛如现新大陆一般,凑了上去:“小姐,你贵姓啊,可以和你聊聊吗?”
胡茵茹道:“只要你振臂一呼,平海内外,有实力的投资商全都争先恐后的前来,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号召力。”
海兰温婉笑道:“没什么,小妹妹挺可爱的和图书,我很喜欢她!”
张扬将陈家年介绍给海兰认识,陈家年微笑道:“多谢海主播对家乡人民的支持。”领导说话当然带着官腔。
张大官人原本还准备控制来着,可是胡茵茹的动作让这厮的控制能力急剧下降,他一把将梳妆台上的东西全都推到了地上,胡茵茹低声娇呼,娇躯却整个扑入张扬的怀抱之中……周云帆对电影的兴趣很大,他和王准很投契,最近香港电影武侠风又卷土重来,王准打算翻拍一个武侠系列,苦于资金方面有所欠缺,周云帆不缺的恰恰是资金,他对王准的想法很感兴趣,一边抽烟一边道:“我在宝莱坞拥有一家电影公司,目前并没有影片拍摄,主要致力于将香港的功夫片翻译后推向印度市场!”
张扬笑道:“你看到哪个今生意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了?在咱们这个国家里,生意做得再好,跟官也没法比。”
张扬道:“我代表丰泽人民爱你,回头你多捐点钱啊!”
海兰道:“绝对的权利带来绝对的腐化,缺乏一个有效的监督机制才是官员问题层出不穷的根本。”
张扬神秘一笑:“这次胡总要多多帮忙,丰泽的经贸会全靠你了。”
张扬搂住她的纤腰,在她柔唇上吻了一记,胡茵茹向后退了退,后面就是梳妆台,退无可退,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张扬道:“我也是为丰泽着想!”
此时宾馆部经理吕燕过来了,她问明情况之后,也显得十分为难。
江城市招商办主任肖桂堂望着签订合约的场面,愤愤然道:“搞什么?这不是自己人挖自己人墙角吗?”
周云帆哑然失笑:“印度算个屁!”
王准苦笑道:“现在的大牌谁没有三五个助理?反正你又不给人家出场费,住宿方面安排好一些。”
胡茵茹望着镜中,双手捂住俏脸道:“快出去,羞死人了!”
“坏蛋……”夜色随着海兰的轻声吟,变得越暧昧,暧昧的味道如此之浓,浓得无法化开……清晨何歆颜醒来的时候,海兰早已回到了房间,一张俏脸红扑扑的,就像雨后的海棠。何歆颜笑道:“海兰姐,你脸好红!”
张大官人有些惭愧并悄悄幸福着。
张扬笑道:“没问题!”
冯玥得了海兰和何歆颜的签名,欣喜万分道:“谢谢,谢谢!”
“没有!”
何歆颜笑道:“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你是不是又能升官了?”
王准的一双眼睛在冯璐身上瞄来瞄去,这厮的星探本色又作了,冯璐的底子不错。
周云帆笑道:“我在印度宝莱坞的电影公司注册资金是五千万……”他停顿了一下,又道:“美金!”
张扬忍不住揶揄他道:“那你该弄辆大巴车!”
“真的没有!”
他们贴得如此之近,可以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心跳和呼吸声,张扬轻吻着海兰诱人的樱唇,低声道:“谢谢你能来!”
何龄颜道:“我就搞不懂你了,你为什么非得要在官场里混,做生意不是挺好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张扬出一声愉悦的低吼,忽然道:“丰泽的旱情肯定会缓解的!”
张扬向她挤了挤眼睛:“叫我张哥!”
胡茵茹咯咯笑了起来,张扬很虚伪的伸出手去握了握胡茵茹柔嫩的小手:“胡总来了,欢迎,欢迎!”
张扬不无嘲讽道:“肖主任肚量那是出了名的大!”张扬从来都不喜欢肖桂堂,肖鸣过去和他关系不错,可最近肖鸣倒向赵洋林阵营,让张扬和他之间的关系也不如昔日那样亲密默契。张扬懒得应付他们,借口有事走开了。
他们坐下之后,张扬让冯璐来了二斤肉,又挑选特色烧烤点了一些,要了一桶扎啤,如果在平时何歆颜肯定陪着他们喝,可今天是生理期不方便,只能看着了。
王准道:“我看过丰泽旱情的录像,的确很严重!”
张扬提前让白鹭宾馆给他们两人准备了顶级套房,可来这么多随行人员却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只能临时让吕燕为那帮跟班的准备房间。
张扬看到周云帆从车里钻出来,不禁笑着迎了上去:“我说拉兹,用不着这么招摇吧?”
肖鸣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很不舒服,他低声道:“丰泽也是江城的一部分,选择丰泽就是选择江城!”话还是很大度的。
王准拧开灌了一大口道:“热死了!”当天的气温已经达到了35℃,陈家年慰问道:“王导演辛苦了!”
海兰有些莫名奇妙,不知他为什么会突然说hetushu.com出这句话,如痴如醉的美眸有些迷惑的看着他。
张扬笑了笑,海兰感觉到自己的衣裙随着他手的动作悄然褪去。
肖桂堂冷冷道:“多谢张副市长关心!”
王准道:“印度的电影市场还是以歌舞片为主,香港功夫片在那边的行情一般!”
周云帆道:“我一直都想投资电影,对功夫片最感兴趣,你刚才跟我谈的这个武侠系列很好,你写一份详细的计划书,我这次回去会好好考虑一下,如果真的有钱赚,我肯定会投资!”
张大官人坏坏一笑:“你来了,就不缺水了!”
胡茵茹打趣道:“像你这么不爱国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张扬看到冯天瑜总是躲避自己的眼神,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微笑道:“冯老师,一起喝两杯!”
何歆颜伸手接了过去,果然那矿泉水热乎乎的,却是张扬利用内力将矿泉水的温度提升,张大官人的体贴入微让何歆颜芳心一暖。
胡茵茹趴在梳妆台上望着镜中眼神迷离的自己,张扬伏在她的身上,紧紧接着她的娇躯,满腔的激情全都倾洒了出去。
乔治的手极其妖娆的在空中虚摆了一下,娇声道:“什么话嘛!我是说,我们距离席小姐的房间太远,我们希望能够安排在一起的房间。”
从北京过来的一帮大腕级演员也在17号下午全部抵达,这些人都是通过罗慧宁的关系请来的,其中最大的明星要数歌唱家毛文英,张扬将接待毛文英的任务交给了章睿融,小妮子见惯场面,背景也非同一般,接待毛文英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席若琳和刘德政都在一旁坐着,席若琳忍不住问道:“拉兹先生准备拿出多少钱投资电影?”
张扬道:“我说拉兹先生,你代表宝莱坞的形象,千万别把你们印度商人的脸面给丢了。”
冯玥送菜来的时候,忍不住在多看了何歆颜几眼,终于忍不住问道:“请问水之韵广告是你演的吗?”
王准笑眯眯道:“独一份!”
何歆颜道:“她才是明星,过去你们江城的主持人!”
张扬依依不舍得在她玉臀上轻轻拍了拍,这才整理好衣服走出门去。
从舞台上刚刚下来的何歆颜并没有去接他手中的矿泉水,小声道:“我不能喝凉的!”
胡茵茹笑了起来,转身伸出手指在张扬的鼻梁上点了一下:“你啊,就惦记着别人的荷包!”
海兰笑道:“没什么问题,王准大导演还是很有水平的,只要走走场就行了,我这边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张扬这才放开海兰的樱唇,手掌离开,嘴唇却凑了上去,贴住海兰的柔唇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热吻,海兰一颗心怦怦直跳,手臂揽住他的脖子,拥吻良久方才分开,柔声道:“看来偷香窃玉你已经是轻车熟路。”
胡茵茹笑道:“不过也不能空手来,我们出资拍了一个公益广告,算是给丰泽贡献一份力量吧。”她在梳妆台前坐下,张扬来到她身后帮她按摩了一下双肩,关切道:“累不累?”
张扬心说你这话可有点够大的,他和陈家年在招商办主任李忠的陪伴下继续前行,来到彩排现场,张扬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舞台上方排舞的何歆颜,小妮子一身绿裙,宛如一个绿色精灵般在五米高的舞台上方随着音乐起舞,舞姿曼妙,感染力十足。
张扬吻了吻她晶莹的耳珠:“她睡了!”
胡茵茹的手伸了下去,握住这厮不安分的地方,轻声道:“你现在已经是丰泽副市长了,要懂得控制!”
王准道:“别的我不敢说,你这样的官员,可谓是蝎子拉屎……”
市委书记沈庆华虽然知道张扬有些能力,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夏季经贸会能够吸引这么多的人前来捧场,他和市长孙东强陪同江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一行在经贸会现场参观。
王准对烧烤赞不绝口:“肉很好吃,味道很鲜美!”
王准叹了口气道:“我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说到官文化,国内是最复杂的!”
张扬笑着抱紧了她,在她的粉颊上轻轻吻了一记:“洗个澡休息一下,我先出去帮你解释!”
王准道:“没办法,谁让我认识张市长呢!”话里充满了无奈,被这厮绑上了贼般,想要下去就难了。
周云帆充满豪气道:“如果这次我们的合作能够谈成,我会先拿出一亿港币出来投资电影,不过我有个要求,席小姐一定要做我电影的女主角!”
张扬道:“能来就行了,我可没打算从和图书你们兜里往外掏钱!”
张扬道:“房间事先都安排出去了,总不能为了迁就她一个人,让别人搬走?”
丰泽夏季经贸会终于隆重拉开了帷幕,前来丰泽的嘉宾很多,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副市长肖鸣、江城招商办主任肖桂堂,江城市几乎所有的大型国企都派出了代表,乔梦媛、安语晨、常海天、林清红这些投资商的代表,甚至梁成龙也专程从东江赶来给老朋友捧场,北原方面林秀也来了,她是代表楚嫣然和贝宁集团过来的。
何歆颜从她的表情上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小声道:“昨晚我们房间有没有人来过?”
肖桂堂故意叹了口气道:“厉害啊,很成功啊,我们努力了这么久,千年集团都没有谈下来,张副市长一出马就让千年集团落户丰泽了,真是可喜可贺!”
海兰有些惊慌道:“有吗?”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面颊,依然火烫,脑海中回放着和张扬激情缠绵的场面,唇自不由得泛起一丝会心的微笑。
海兰气得凑上去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轻轻地,舍不得用力。
夜如此寂静,海兰和何歆颜在房内聊了一会儿,都有些倦了,何歆颜已经睡去,海兰起身去关窗,窗帘一动一个黑影出现在她的眼前,海兰吓得想要尖叫,嘴巴却被捂住,张扬嬉皮笑脸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这厮竟然利用壁虎游墙术贴着宾馆的墙面爬了过来。
王准和周云帆去聊天的功夫,胡茵菇让张扬带她去找海兰、何歆颜,她们三人是生意伙伴,在香港注册的这家广告公司都有股份,等来到海兰和何歆颜的房间才知道她们两个仍然在彩排现场没有回来。
月光如水,张大官人抱着海兰,宛如暗夜精灵般飞掠在宾馆的外墙,回到自己的房间,海兰的娇躯已经如同常春藤般紧紧缠绕在他的身体上。
张扬之前并没有想到这帮明星这么难搞,他挠了挠头:“不就是住店吗?房间有大有小,可招待标准都是一样的。”
房间已经安排好了,现在调房是对客人的不尊重,席若琳的要求实在有些过份。
张扬微笑道:“去我房间!”
“恶心!”海兰和何歆颜同时斥道。
周云帆道:“我发现我挺可悲的,我爱中国,可惜中国不爱我,我不爱印度,却成了印度人!”
张扬道:“我是那种人吗?”
张扬和王准对望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一丝苦笑。
“真的没有?”
张扬笑道:“海主播,排练情况怎喜样?”
外商方面也有不少重量级的人物前来,平海日本商会的中岛川太,居酒屋的美鹤子和丈夫井上靖也随着日本商团一起前来,韩国蓝星集团也派来了代表,一时间小小的丰泽云集四方客商。
周云帆道:“席小姐呢?”
章睿融道:“你是这么看,可人家认为你把最好的房间给了香港明星,摆明了是不尊重他们,大家都是来赈灾义演的,你凭什么分成三六九等?”
席若琳听到张扬的介绍,这才留意了一下周云帆,周云帆还是很有富贵气的,单单是手腕上的那块百达翡丽的限量腕表就得好几百万。
董欣雨笑道:“我们皮衣厂就没有次品!”她对自己厂子的产品表现出极大的信心。
那边王准宣布当晚彩排结束,演员们纷纷来到场边喝水休息。
何歆颜也挺喜欢这单纯的小姑娘,她拿出两张开幕演出的赠票递给冯玥道:“后天演出,和你姐姐一起过去看!”
冯天瑜摇了摇头道:“不耽误你们聊天了!”他是于心有愧,不敢面对张扬,不过张扬也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根本没提过去的事情。
胡茵茹道:“他这人就是这样,不过心地还算善良。”
毛文英的事情好办,张扬主动表示把自己的套房让出来给毛文英住,这样一来毛文英的房间就空出来了,安排席若琳的助理去住,不过席若琳要四个相邻的房间,张扬让王准再跟她说说,实在腾不出房间,让她迁就一下。
同样是飞掠而起,可目的的却不相同,上次是去鸿雁塔顶,这次则是来到张扬的房间内。
张扬笑道:“周云帆好像对席若琳有意思啊!”
海兰一双美眸灵动的转了转,示意张扬何歆颜还在房内,张扬笑眯眯凌空虚点,点中了何歆颜的昏睡穴,何歆颜原本就已经累了,此时睡得更沉。
冯玥道:“就是,我可喜欢你了,你真人比广告上还要漂亮!”她又向海兰道:“我看这位姐姐也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