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0章 赈灾

左援朝笑道:“大哥,你不用担心,晓晴是个孝顺孩子,她走到哪里也不会把你们忘了!”
沈庆华道:“怎么可能呢?你这次为了丰泽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我正准备奖励你呢,小张,一码事是一码事,公是公,私是私,我们一定要分得清清楚楚!”
张扬叹了口气道:“席若琳,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你能来丰泽帮忙赈灾义演,我很感激你,可你来了还心不甘情不愿的,整天摆臭脸,我也忍了,可你找借口欺负我的阶级姊妹就他妈不对了!”
张扬笑道:“多少自愿,你就是不捐我都很感激你了,能过来给我捧场,就是对哥们工作的最大支持!”
江城招商办主任肖桂堂道:“江城丰泽应该互通有无,而不是互挖墙脚!”
孙东强笑了笑:“肖主任,似乎不看好我们这次的经贸会!”
沈庆华听说是这件事不由得笑了笑道:“丰泽也是江城的一部分,肥水不流外人田,千年集团的投资也没有落到别家去。”
沈庆华知道李长宇和张扬的关系很好,自然不会说他的坏话,笑道:“很好,年轻,有冲劲,有能力,这次经贸会这么红火,全靠了他!”沈庆华这番话倒是由衷之言,这次的夏季经贸会的确是张扬一手搞起来的,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搞出这样的场面,放眼江城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可以办到。
齐国远一边笑一边点头。
沈庆华笑容不变:“小张,你别急嘛,我又没说不给,可任何事都得有程序,我们是党的干部,花每一分钱都要有据可查,飞机票车票我们给报销,可是怎么也要有票根,每笔支出都要有单据,不然的话,我们钱花到哪里?以后跟同志们怎么交代?跟丰泽的老百姓怎么交代?”
海兰和何歆颜脸上都是一热,俏脸垂了下去,芳心中都有些羞不自胜,心中暗责这厮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席若琳微微一怔,不知她什么意思。
安语晨她们去拿了饮料都在遮阳伞下面坐了,安语晨道:“我和常凌峰谈了,打算拿出一笔钌办学校!”
张扬道:“白鹭宾馆的招待费我欠着呢,演员是义演不假,可人家的来回机票车票什么的我得给报销,这些投资商、领导什么的咱们也是免费招待,沈书记您不是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要让来到丰泽的所有嘉宾都满意,我让他们都满意了,这次招商签订的合同就有十几亿,善款也募集了两千九百万,怎么这一百三十七万的招待费反倒出问题了?不就是八十七万吗?常委们怀疑什么?”这厮有点气不打一处来,麻痹的,老子帮你们把场面撑起来了,这会儿刁难起我来了。
“如果我不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恐怕活得会更辛苦!”
张扬点了点头。
王准苦笑道:“她还是有些关系的,只怕这件事以后会引来一些麻烦。”
张扬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
李长宇对常海天很熟悉,他笑道:“常厂长也来了,有没有什么计划?”
沈庆华答应的很好,可经费申请递上去一个星期了,仍旧如同石沉大海般杳无音讯,张扬终于忍不住前往沈庆华的办公室找他。
看着电视机屏幕下不断滚动的捐款数字,女人们不断出惊呼。
张扬笑道:“我也没想到日本人居然看中了这块地力。”
席若琳冷冷道:“不要问我,你们的服务实在是太差了!”
张扬道:“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进行的怎么样了?”
何歆颜听他这样说不禁咯咯笑了起来:“真的有几分道理呢,茵茹姐还姓胡呢!”
何歆颜也在用毛巾擦着身上的雨水:“招商、抗旱、求雨全都成功了,张扬,你这次是三喜临门!”
张扬道:“怎么样?签字了吗?”在张扬看来,签字是理所当然的,自己给丰泽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这点会务费通过审批肯定没有任何的问题。
乔治也是陪着席若琳过来吃夜宵的,他发火的原因是嫌饭菜的味道不好,不但当场摔了杯子,还打了服务员一个耳光,被打的女服务员捂着脸在一旁默默流泪,因为白鹭宾馆很重视这次的接待,要求每个服务员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她只能忍气吞声,吕燕赔着笑向乔治道歉。
沈庆华喃喃道:“下雨了,真的下雨了!”
马益民道:“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对你说了,以后你自己要多加小心,辛辛苦苦为党和国家工作了一辈子,千万别在阴沟里翻船。”
安语晨道:“时维,你怎么老跟我师父作对啊?今天这么高兴,你说两句好听的不行吗?”
等乔梦媛、何歆颜这帮丫头换好衣服又耽搁了半个多小时,张扬带着六位大美女来到富贵厅坐下,他笑着向服务员道:“别管热菜凉菜了,一起上来!大家都饿了!”
来到车内的时候,他们全都成了落汤鸡。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好,我马上过去。”
梁成龙道:“在咱们国家做生意,不懂得政策,不吃透上面的精神,只有死路一条!”说到这里,他看到安语晨、乔梦媛、时维三人朝他们走了过来,梁成龙笑道:“乔总,谈了什么项目?”
乔梦媛笑道:“没发现什么好项目,刚才在看千年集团的签约仪式,五亿元的大单,张扬你这次的经贸会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吕燕道:“对不起,我这就给你们换人!”
整个过程中张扬根本没有出手,他欣赏的看着这帮女将,心中怎地一个爱和图书字得了,何歆颜的那一巴掌打得好,安语晨的一脚踢得好,乔梦媛的那张支票写得好,麻痹的全他妈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女人啊,张大官人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这么好的女人要是自己不能拥有,岂不是要抱憾终生?
丘金柱看到张扬,心中顿时明白了,张大官人闹事,自己不想管,也管不了,他只当没看到没听到,笑了笑道:“张市长,有麻烦吗?”
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的传来,向来严肃的沈庆华也不禁笑逐颜开,抛开晚上赈灾义演的效果不言,单单是日前经贸会取得的成就已经大大超过了他的预期。
张扬并没有把席若琳的投诉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席若琳只是一个欠缺素质的三流明星,尽管带着所谓影后的光环,可是距离德艺双馨这四个字实在差的太远。她或许在香港有点能量,可在咱们地大物博的祖国母亲这儿,还没有她说话的份儿。
沈庆华冷静想了想,还是往市里打了个电话,沈庆华和江城市常委,政协主席马益民是老朋友,他想通过马益民了解赵国栋的情况。
梁成龙这次前来一是给张扬捧场,二是为了汇通厂房竣工交付。张扬和他来到了遮阳伞下坐了,秘书傅长征送来了两瓶饮料。
张扬道:“乔鹏飞做事太过分了些!”
马益民道:“日本千年集团原本已经准备在江城开发区落户了,这次你们可抢走了江城的一笔大投资啊!”
沈庆华点点头,他忽然意识到,张扬正在通过这一系列的活动不断增加着自身在丰泽的影响力,经过这次经贸会和募捐之后,张扬在丰泽的影响力无疑将大大增强。
海兰以激动的声音道:“这次的赈灾义演到此结束,相信在党的正确指引下,在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带领下,在丰泽市全体民众的共同努力下,在来自社会各方面热心人士的支持下,我们一定能够取得这次抗旱战争的胜利,让我们共同高唱《明天会更好》,迎接属于丰泽更加美好的明天!”
张扬道:“乔总,你这样说就不厚道了,我是那种人吗?这些善款又不是往我个人兜里装,你不是说了吗?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全都用在老百姓身上,也算是帮你们这些有钱人积点功德。”
左拥军对丰泽的这场赈灾义演并不了解,有些诧异道:“是张扬组织的?”
梁成龙望着张扬道:“包括你在内?”
张扬笑道:“我早就说过,你们来了,旱情就化解了!”
张扬道:“怎么想起办学校?”
当晚的经贸会开幕演出在丰泽人民体育场举行,万人体育场内座无虚席,李长宇和沈庆华例行讲话之后,演出正式开始。
梁成龙道:“说真的啊,最近我资金紧张,不给你捧场又不好,今晚赈灾演出,我打算现场捐二十万,多了没有!”
张扬笑道:“真是惨啊,全身都淋透了!”
何歆颜道:“是因为你们这些当干部的缺少诚信!”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大雨不停下,而且暂时没有停歇的迹象。
沈庆华内心一凛,马益民的这句话意有所指:“老马,有什么话你直接说!”
蒋心慧从丈夫的目光中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心虚的垂下头去。
乔治正想走,却被闻讯赶到的何歆颜拦住了去路,何歆颜道:“你必须道歉!”
整个江城都在关注着丰泽的这场晚会,晚会由丰泽电视台、江城电视台联手直播。
梁成龙道:“陈绍斌原本用不着辞职,可他不肯低头,不肯承认现实,所以才会走到这一步。”
沈庆华道:“老马,国栋是我看着长大的,这孩子本性并不坏!”
张扬道:“辞职对他而言未必是什么坏事!”
身边沈庆华也和常海天亲切握手道:“希望你们这些企业家把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思路带给丰泽,政策上需要我们地方政府帮助的地方,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
梁成龙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办法,他现在把我当成仇人看!”
梁成龙笑道:“你别在运儿唱自在腔,其实你早就看出来了,如今的平海看似平静,其实暗潮涌动,这场政治斗争早晚都要来。”
董欣雨赞助的那些皮衣引起了天骄集团总裁林清红的兴趣,张扬把董欣雨找来,介绍她和林清红认识,随着国内皮衣市场的升温,林清红最近在加大这方面的投入,她和董欣雨谈起了合作。
时维充满鄙夷的看着她道:“我表姐问你出场费多少?”
这个数目把张扬吓了一跳:“三百万,这么多?”
常委会进行完之后,孙东强特地留了下来,他神情凝重的将昨晚白鹭宾馆发生的事情向沈庆华汇报了一遍,他的这一版本就是港星被打,席若琳已经表示要追究相关人士的后续责任。
马益民道:“从全局观点来看是这样,可是在有些部门看来并不是这样,我听说杜书记和左市长都很不高兴。”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张扬这个人太爱出风头,你用他不错,他也的确有些能力,可是你要注意,小心被他给拖下水啊!”
张扬摆了摆手道:“这里没你事!你带人把大门守好,不要让闲杂人等随便进来。”
席若琳咬了咬嘴唇,眼泪在眼图里打晃,这可不是因为她演技好,是因为她的的确确被吓到不行,乔治走到刚刚被他大耳光的女服务员面前低声道:“对……不起……”在人屋檀下不得不低头,这不男不女的家伙也知道这个道理。
梁成http://www.hetushu.com龙不无羡慕的叹了口气道:“真是想不到那块地皮如今成了江城的热点。”
张扬灌了口饮料方才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上次事情你的立场让大家很失望!”
左援朝道:“晓晴暑假回来吗?”
海兰俏脸烧得越发厉害,难道冥冥之中都已注定?
时维点了点头道:“我赞同何小姐的观点,现在很多基层干部很腐化,很不负责任!”
孙东强笑道:“常厂长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这时候,林清红过来找梁成龙,他们这些人全都是老朋友了,林清红跟众人打过招呼之后,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她刚刚和丰泽东方皮革厂签下了合作意向书。
安语晨道:“这次募得的善款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接近三千万呢,一定要确保善款的使用,我听说内地经常发生挪用捐款的现象。”
江城市长左援朝也坐在家中欣赏着这场赈灾晚会,当晚他大哥左拥军,嫂子蒋心慧都在他家里做客,吃完饭后一起看了这场演出。
梁成龙道:“其实绍斌只是一个牺牲者,凭他老爷子的身份地位,应该能够保住他,可乔鹏飞追着绍斌一味的穷追猛打,什么原因?根本原因就是得到了乔书记的首肯,乔书记是利用这种方式给陈部长一个下马威,也给平海的那帮干部提个醒。”
左拥军道:“还没定,这丫头很久没回来了,我都害怕她把我们当父母的给忘了。”
何歆颜忽然咦了一声,她指向右侧的屋枯下,却是冯璐、冯玥姐妹俩站在那儿避雨。张扬把车靠了过去,招呼她姐妹两人工车。
沈庆华正在盘算的时候,脸上忽然感觉到一丝凉意,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了摸……水,有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他以为是谁不小心甩出的汗水,可马上又有一滴水落在他的额头,沈庆华有些愣了。
梁成龙也参与了部分的土建工程,他笑道:“乔总的财运真是让人羡慕啊!”
市委书记沈庆华首先总结了经贸会进行到现在的成果,对取得的成结表示了充分的肯定。
左援朝道:“张扬还是有些人脉的!”
海兰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笑道:“歆颜的舞跳得太好,把老天爷感动了,真的下起雨来了。”
“沈书记,这次一共募集到两千九百六十万善款!”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在核实了善款数目之后,激动的来到沈庆华身边汇报。
那服务员红着眼睛看着乔治,忽然抡起手掌一个耳光打了回去,打得乔治脸上五个指印高起,她泣声道:“打你是为了让你知道,我们中国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沈庆华批下来的五十万会务费明显是不够的,根据初步估算,还有八十七万的资金绕口,所以经贸会结束之后,张扬马上就让傅长征起草了一份经费申请,找市长孙东强签字之后,送到了沈庆华的手里。
在所有人都没有做出反应的时候,一场瓢泼大雨突然而至,李长宇、沈庆华和那些站在舞台上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的演员们顿时落入这场暴风骤雨之中。
沈庆华抿着嘴唇,很遗憾的摇了摇头:“常委们一致认为,会务费大高,要求你出具一个详细的会务清单,然后重新审核一下。”
乔治尖声叫道:“滚开!信不信我报警抓你……”话还没说完呢,何歆颜已经出手了,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乔治被打的懵在那里,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三八……你敢打我!”他不顾一切的向何歆颜冲了上去。安语晨在一旁早就准备好了,不等乔治冲上来,一个侧踢踹在他的小腹上,安语晨的武力是这帮女孩之中最为优秀的一个,她的侧踢能够踢倒一头牛,更何况是不男不女的乔治,乔治惨叫着倒飞了出去,撞在餐厅的落地玻璃窗上,只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不断响起,这厮躺倒在碎裂的玻璃窗上,身上多处被划伤,流出了不少的鲜血,实在是惨不忍睹。
马益民道:“你放心吧,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一定会尽力帮他,老沈啊,你们丰泽最近这个经贸会搞得很轰动,整个平海都被震动了!”
马益民道:“老沈,我也不瞒着你,我听说赵国栋下台就是因为丰泽公安局内部有人举报,丰泽公安局现在的局长副局长全都是张扬向荣鹏飞极力保荐的,这个年轻人很有一套。”
张扬点了点头,安语晨表面上虽然大咧咧的,可却是一个极有爱心的女孩子,想起她未知的命运,张扬心中不禁生出怜意,目前仍然没有想到治愈她天生绝脉的方法,希望上天能够多给她一些时间,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自己能够想到彻底治愈她的方法。
席若琳看到警察过来,胆气又壮了不少,她尖声道:“我要报警,他们威胁我的人身安全,还殴打我的助理!”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对不住,这娘们太嚣张了!”
看到何歆颜和安语晨她们都来了,张扬乐得旁观,向后退了一步,低声向安语晨道:“小妖,该怎么做你们自己掂量!”
送冯璐姐妹俩回家又耽搁了不少的时间,等他们回到白鹭宾馆已经快到十一点钟了,下车的时候他们的身上都被雨水打湿了,宾馆部经理吕燕正忙活着迎接返回的嘉宾。看到张扬回来,她悄悄把张扬请到一边,低声道:“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又闹事了,把我们大厅的花瓶给推倒了,真是难伺候。”
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欢呼声和*图*书,毛文英的歌声获得了在场观众的一致喝彩,她不停道谢,参加这次赈灾义演的全体演职员也都出现在中心舞台上向大家致谢。
张扬闻声走了出去,望着席若琳道:“怎么回事?”
张扬笑道:“没事儿,我也想拿十万块钱摔她脸上,可惜我两袖清风,拿不出钱来!”
乔梦媛和时维她们也觉着这场雨来的突然,安语晨道:“幸亏避场雨在赈灾义演之后下下来的,不然募捐就没了理由。”
张扬愣了下:“办学校?”
张扬笑了笑道:“你们两个怎么样了?”
梁成龙道:“过去上学的时候常常谈到人生观的概念,我现事物是不断展变化的,人生观也是不断展变化的。”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就她那点能量,把她弄死都翻不出丁点的浪花!”
张扬道:“你不是一个生意人吗?什么时候变成了政治家?
安语晨道:“你忘了,我爷爷生前在春阳建设了许多红旗小学,其实我小时候人生理想就是当一位老师,现在也算是完成我的夙愿吧。”
梁成龙道:“商者以逐利为先,有了这个概念,我就不得不去做很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明明心底看不惯,可我的嘴上却不能这么说。”
乔梦媛淡然一笑,这笑容宛如清风般醉人,张大官人不觉有些痴了。
自从东江一别,两人也没有再联系过,梁成龙道:“陈绍斌辞职了,搞了个金融投资公司,据说是在炒股!”
王准对张扬的手段还是很了解的,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此时刑警大队的丘金柱也闻讯赶来,经贸会期间,他驻守在白鹭宾馆,负责前来贵宾的人身安全,所以听到动静及时赶到了。
张扬道:“我发现你们对党和国家的干部缺乏信任度!”
胡茵茹道:“很难放心的下,我记得前年云安河水灾就发生过官员贪污善款的事件,最后的处理也是不疼不痒,为此还引发了一场媒体的口诛笔伐。”
各位常委也表现的相当乐观。
左援朝点了点头:“这小子是个人才,经贸洽谈会、抗旱赈灾义演,两件事都能搞得有声有色,不容易,真是不容易!”
时维向张扬翻了翻眼皮:“跟他没有好说的!”
席若琳哭了起来:“你们全都是一群无赖,我要投诉你们!”
张扬道:“因为这事你就打人?”
安语晨点了点头道:“常凌峰跟我谈教育改革的事情,想在丰泽一中搞个试点,引入民间资本办学,我看了他的计划书,很不错,如果办学可以实现盈利,我可以利用同样的模式搞下去!”
抗旱赈灾义演在毛文英慷慨激扬的歌声中落下了帷幕,随着歌声响起,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心中的石头也算落地,一切都进行的如此顺利,如此完美,夏季经贸会还有两天,可在第一天就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赈灾义演募集到了两千九百万的善款,这一数额是极其惊人的,有了这笔钱,丰泽的抗旱救灾工作会变得顺利许多。而这一切全都是张扬一力促成的,沈庆华望着不远处的张扬,张扬正在常凌峰的陪同下和日本商团的人交谈着,双方谈得很愉快。这小子的能力真是不可估量。
肖鸣叹了口气道:“桂堂同志,你也少说两句,不然要让别人当成酸葡萄心理了。”
乔梦媛道:“主要是江城百货大楼改造,对江城商业的影响很大,江城市民的购物需求并不会因为百货大楼的改造而停滞,所以我们南林寺商业广场的一期开业正是时候,如今已经有三个大型商家入驻,商业广场的地价自然水涨船高。”
安语晨道:“全都交给梦媛姐负责,我懒得管!”
张扬道:“人活到你这份上是不是很辛苦?”
沈庆华心中警示暗生,低声道:“老马,今天你的话怎么有些高深莫测啊?”
张扬明白了,这老东西认真是假的,刁难自己才是真的,他点了点头道:“好,常委们要清单,我就给你们清单,可人家每位前来的嘉宾,不一定都把机票车票寄回来,这笔钱怎么办?沈书记,您打算让我自己掏腰包吗?”
现场响起《明天会更好》的乐曲,市委秘书长齐国远悄悄凑近沈庆华,提醒他和江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一起去和参加赈灾的全体演职员见面。
张扬走后,李长宇向沈庆华道:“沈书记,小张怎么样?”
海兰的主持声情并茂,乐曲声中,何歆颜以让人惊艳的开场舞《雨》拉开了这茬我能够赈灾义演的序幕。
乔梦媛忽然道:“多少?”
挂上电话,沈庆华陷入长久的沉思之中,种种迹象表明,赵国栋的落马和张扬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自从张扬到来之后,他领导下的丰泽已经被撕扯开一条缝隙,而张扬也在不停索取和扩大着自身的权力,他来得时间虽然不久,公安局、教育局的内部格局已经悄然改变,这个年轻人不会满足于此,他的下一步将要选择哪里?
满身是血的乔治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是被安语晨这一脚给踢怕了,一瘸一拐的来到席若琳身边:“席小姐在外埠登台全都是十万……乔梦媛已经掏出了支票簿,在上面写下了十万元整,交给时维,时维拿过去扔给了乔治:“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十万块!”
这时候外面传来吵闹声,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么晚了外面一个男子尖利的声音尤为刺耳,能发出这种腔调的人不多,所以张大官人轻易就锁定在乔治的身上。
乔治尖声道hetushu.com:“我都喊了三遍倒水,她听不到啊?聋子吗?如果在我们香港,这种低素质的服务生早就被辞退了!你们大陆的服务业真是落后。”
时维道:“你把大家骗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抗旱救灾吗?”
提起经贸会,沈庆华还是有些欣慰的:“还不错,取得了很大的成果!”
时维柳眉倒竖:“用不着你来教训我,当副市长了不起啊!”
乔梦媛冷冷道:“现在你们可以道歉了!”
李长宇在丰泽生物制品厂的展台前停下,对他们生产的生物制品很感兴趣,丰泽生物制品厂利用丰泽特产银杏、牛蒡等特产制作了系列保健品。李长宇拿起一盒银杏口服液,详细询问了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情况。
外面的雨还在下,时维向窗外看了看道:“这下丰泽的旱情缓解了,没必要募捐了!”
马益民提醒沈庆华道:“张扬前往丰泽担任副市长之前,被省纪委借调了一段时间,春阳县委书记朱恒就是被他给搞下台的,前车之鉴不能不防啊!”
乔梦媛笑道:“语晨是个福将,南林寺商业广场那片地今年价格不断攀升,目前开项目只不过三分之一,可是预售已经让我们收回了全部成本,利润颇为可观!”
沈庆华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马益民的话不能不让他多想,难道张扬来到丰泽并非是当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这么简单?
乔梦媛从他的目光中意识到了什么,轻声道:“太晚了,我们回去休息了!”
沈庆华心情大好,点了点头道:“多谢领导们的支持,我们丰泽市委市政府一定把抗旱救灾工作落到实处,早日打赢这场和大自然的战争!”
席若琳看到眼前情景也吓得花容失色,她起身道:“你们太过分了!”
乔治抓着那张支票,一时间不知是忧是喜,呆呆站在那里。
张扬笑道:“你别怕,我犯不着跟个三流明星一般见识!”
马益民道:“有句话我要提醒你,挖自己人墙角的事情可不能干!”
席若琳一听这话就害怕了,警察非但不站在她这一边反而要帮着张扬把门,她颤声道:“你想干什么……”
张扬道:“政治斗争真是太复杂了!”
沈庆华最近的事情很多,像这种小事,他的确没有精力去过问,回到办公室,老婆赵国华的电话又追了过来,自从赵国栋被江城市提走,妻子就跟他不停的吵,说他没本事,说他不管自己娘家人的事情,沈庆华被闹得好不头疼,总算把老婆给安抚下去。
吕燕看到真的打了起来,生怕事情闹大,慌忙劝道:“算了,算了,都是误会!”
乔梦媛自然不会猜到张扬此刻的想法,她向张扬歉然笑道:“不好意思,今晚的事情可能给你带来麻烦了。”
沈庆华的笑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实在无法想象,这场雨怎么就突然来了,来得毫无征兆,在此之前,气象台明明预报近期没有降水,看来这气象台的天气预报就没有准确的时候。
左援朝微笑道:“难得的是她还能这么慷慨!乔书记的这个女儿真是不简单呐!”
左拥军道:“一千三百万了,想不到丰泽的这次赈灾义演这么成功!”
乔梦媛笑道:“时维,别这么说,你把张市长给吓着了,以为我们要赖账呢!”
李长宇考察的同时,江城制药厂的厂长常海天也对这些产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过去他就关注过丰泽生物制品厂的产品,随着时代的发展,老百姓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于营养保健越来越重视。在常海天今年的计划中,进入保健品市场就已经被他当成重点提出,不过从产品的外包装上,常海天就已经看出丰泽生物制品厂无论是生产工艺还是规模上都十分的落后,常海天动了和丰泽生物制品厂联营的念头。
安语晨冷冷道:“不要打着香港的旗号出来耀武扬威,你们代表不了香港,道歉!”
沈庆华笑道:“小张,你别多想,就是个常规的程序,不是针对你!”
梁成龙道:“张扬,你们几个心中是不是特不待见我?”
乔梦媛道:“你的工程款也应该给付了,这次来江城刚好把汇通的工程款给你结清!”
席若琳这会儿真的害怕了,这时候王准和刘德政都赶到了,可惜丘金柱把住了大门不让他们进来,王准扯着嗓子叫道:“张副市长,看在我面子上,这件事算了……”
雨下得太大,乔梦媛的车仍然停在那里,张扬的皮卡车驶到面前的时候,乔梦媛向他闪灯,张扬拿起电话拨通了乔梦媛的电话道:“你跟在我后面!”
李长宇笑道:“工作要紧,搞好这次的经贸会才是正本!”
常海天笑道:“对他们开发的一系列保健品有些兴趣!”
沈庆华和李长宇相互谦让着走向舞台,李长宇道:“赈灾义演很成功,这下丰泽的抗旱工作应该顺利许多了。”
张扬自有他的逻辑:“一个姓何一个姓海,什么旱情也得在你们面前却步!”
沈庆华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世上果然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经贸会带来的喜悦也不由得被冲淡了几分,他向孙东强道:“这件事你处理吧,本着批评教育的态度,尽量不要把事情间大。”
马益民还是帮沈庆华打听到了不少内幕消息,他向沈庆华道:“国栋已经承认在公安局办公大楼建设过程中收取贿赂,目前纪委检察院都已经介入,正在进行贪污数额的认定,不过根据我目前的了解,可能不会太严重,国栋的认罪态度比较好和-图-书,只要贪污款项能够及时上缴,法院会酌情处理的。”
张扬知道她说的是席若琳的助理乔治,笑了笑道:“明天就走了,算了,损失记下来,回头我给你们一起结账。”
乔梦媛道:“误会就能随便打人吗?人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不尊重别人,就是不尊重你自己!席小姐,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你们刚才的作为是在为自己的形象抹黑,你应该为你们刚才的行为道歉!”
席若琳叫道:“你们这些大陆仔全都是骗子,把我骗来演出,又不给出场费……”
张扬陪着梁成龙和林清红两口子也过来了,他笑着跟李长宇打招呼道:“李市长,我今天太忙,顾不上招呼您!等回头吃饭的时候我多敬您两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无论社会地位怎样,无论财富的多少,人的那份尊严是不允许践踏的,席若琳道歉之后带着乔治灰溜溜逃走了。
乔梦媛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
李长宇道:“好!好!好!就是要样你们这些大型企业的带头作用,发挥区域优势,带领江城池区的地方企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特色发展道路。”
他们一边说笑着一边走上了舞台,夏夜虽然炎热,可沈庆华此时内心却宛如吃了冰激淋那般痛快,大胆启用张扬是他的一手妙棋,不过他也明白对张扬的任用必须谨慎,这小子如同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为自己披荆斩棘,用不好很可能会伤到自己。
张扬举手投降道:“得,我不跟你们争,咱们吃饭!”
孙东强来到肖鸣的身边问候,肖鸣望着眼前热闹的场面,酸溜溜道:“东强同志,你们这个经贸会搞得好啊,很多有实力的投资商都被你们拉到丰泽来了。”
乔治叉着腰,瞪着眼睛道:“打她是为了给她一个记性,让她改进服务质量!”
沈庆华见到张扬表现的还是很和蔼的:“小张,找我有事?”
左拥军道:“张扬真是不错!”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向妻子看了看,如果当初不是妻子反对,现在张扬和女儿左晓晴的感情应该发展的很好。
肖桂堂毫不客气道:“我当然希望丰泽夏季经贸会能够取得成功,可是我看不惯有些人急功近利的行为,为了捞取个人政绩,不惜损害大家的利益,损大家,利小家,这就是挖墙脚,也许能够取得短时间的成结,可是从长远来看一定是不好,不利于发展,不利于团结!”
乔梦媛她们离去之后,王准这才走了过来,他也是一脸的无奈,席若琳是他从香港请来的,发生了这种事,他脸上很不好看。
张扬道:“沈书记,咱们开了三天的会,办了一场明星荟萃的义演,什么都加上一共是一百三十七万,这笔会务费不多,你们嫌会务费高?让我出具会务清单,什么意思?怀疑我从中贪污吗?”
吕燕小声道:“还没吃饭吧,我在富贵厅准备了一桌饭。”
席若琳懒洋洋道:“算了,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了,咱们走!”其实这件事席若琳才是罪魁祸首,她虽然碍于王准的面子来到丰泽,可是对出场费方面很不满意,通过这种方式发泄着对主办方的不满。
王准道:“强将手下无弱兵,你的那几位红颜知己真是强悍啊!”
沈庆华道:“我哪儿都不去,我就在这里看着,这场雨到底能下多久!”沈庆华担心这是一场车辙雨,生怕时间过于短暂,对缓解丰泽的旱情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沈庆华装出很努力回忆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方才笑道:“你看我这记性,讨论过了,讨论过了!”
张扬先把乔梦媛、安语晨、时维、胡茵茹她们送上了汽车,然后直接把自己的皮卡车开到了休息室的后门,从那里接了海兰和何歆颜。
张扬关心的还是抗旱赈灾,对他们的生意没有太多兴趣,乔梦媛道:“这次的抗旱赈灾,我们汇通公司打算拿出三百万的善款,张市长看怎么样?”
张扬纠正道:“那叫正义感!”
张扬笑道:“顾书记退了,现在平海当家的是乔书记,所以你要重新树立自己的人生观?”
李长宇抬起头望着天空,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要下雨吗?”他的话音刚落,一道光彩夺目的闪电撕裂了漆黑的天地,将整个体育场瞬间照射的亮如白昼,随后一连串沉闷的雷声滚落在低空之中。
此时屏幕上主持人宣布第二批捐款的名单,第一个就是捐赠三百万元的乔梦媛,蒋心慧出一声惊呼:“乔梦媛真是有钱啊!”
人们开始退场,开始去寻找避雨的地方,只有沈庆华还站在雨里,他仿佛呆了一样,无法相信眼前生的一切会是真的,市委秘书长齐国远一溜小跑来到他的身边,不知哪儿弄来了一把伞撑起后为沈庆华挡住瓢泼大雨,大声道:“沈书记,我们去避雨!”
张扬点了点头:“沈书记,我上次递给您的那份经费申请,您说要拿到常委会上走走程序,请问批下来了没有?”
丰泽的这场雨一夜未停,第二天召开常委会的时候,雨仍然在下,每个常委的脸上都带着喜色,他们都知道这场雨意味着丰泽的旱情在很大程度上会得到缓解。
张扬笑道:“什么话一到你嘴里就变得这么功利,我说时维,你得跟你表姐好好学学,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做生意的最高境界那是回报社会,而不是一味的从社会索取。”
张扬笑道:“放心吧,回头我会重点提出这件事!”
沈庆华道:“国栋自己做错事,怨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