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2章 冷静

杜天野道:“就算不跟丰泽比,我们和自己比,今年的招商成绩可以用惨淡两个字来形容!”
赵国华叹了口气道:“小梅,你哥就是这个脾气,娘最近身体不好,你千万别去给她老人家添心事!”
杜天野道:“马主席说说自己的看法!”
张扬笑道:“随他们怎么说,钱在人家腰包里,人家愿意往哪儿投我也左右不了!”
张扬笑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已经知道了?”
杜天野这边走出会议室,那边市长左援朝就追赶了上来:“杜书记!”
听老爷子这样说,杜天野不禁笑了起来:“为什么要偷跑回来?”
杜天野看到父亲意愿已决,也就不再勉强他,轻声道:“我送您回去!”
陈崇山笑道:“我偷跑回来的!”
杜天野笑道:“最近工作不是太忙,再说了,什么事情也不如您老的事情重要!”
赵洋林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丰泽,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张扬!”
“说你用人不擅啊!”
吴建新转身将房门关上,低声道:“哥……”
听到岳父这句话,孙东强忽然明白了,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沈庆华,在丰泽他才是那棵最高的大树,他自以为可以在丰泽遮天蔽日,却想不到周围已经是风声鹤唳,只怕想看他笑话的不仅仅是自己。
杜天野道:“爸,您老年纪大了,山上条件艰苦,身边又没有人照顾,我不放心啊!”
马益民道:“既然杜书记提到了丰泽的夏季经贸会,我也谈谈这件事,诚然,丰泽的夏季经贸会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可我们也要看到,这些成绩都是建立在何种基础上,日本千年集团之前已经达成了在江城开发区建立生产基地的初步意向,可现在签约却是在丰泽,对江城地区来说可能是没什么损失,可对江城开发区来说呢?我可以不客气的说,这是一种不良竞争,是自己人挖自己人的墙角,这带给江城各辖属市县怎样的影响?”
丰泽人民医院院长梁方道:“张市长,我刚才和左院长初步交换了意见,也基本达成了联合的意愿,如果我们能够实现联手,以后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可以在医疗技术上给我们很大的指导。
“指向我什么?”
杜天野道:“丰泽夏季经贸会的成绩值得肯定!以后没必要拿这件事做文章,有这个时间,还是想想怎么搞好江城的招商工作,种好了自家的梧桐树,何愁引不来金凤凰?”他转向肖鸣道:“老肖,招商办的肖桂堂能力是不是有问题,你要加紧对干部的考核,年终的时候如果招商工作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我可要追究你的责任!”
沈庆华道:“工作上的事情,别让女人掺和,是非黑白,早晚都会有个公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深邃的双目中迸射出坚定而笃信的光芒!
冯春生赞道:“好!张市长的这句民强则国更强说到我心坎里了。”
左拥军和冯春生、梁方全都是老相识了,在过去这些医院的管理者都将主要的注意力放在医院自身的建设上,最近才意识到医疗市场拓展的重要性,正如常凌峰所说他们应该取长补短,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发挥他们的技术优势,丰泽人民医院可以发样他们病员上的优势,两者如果能够联合成功,对于江城池区未来医疗发展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赵洋林意味深长的笑道:“还是站位,最关键的是站在合适的位置上,只有确保你的站位正确,方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发挥出最关键的力量!”
两人边说边聊,玩政治的人都是这样,明明心里对对方不爽,可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团和气,杜天野已经意识到,左援朝正在常委中拉帮结派,和人大主任赵洋林形成了默契,可表面上对左援朝还是很客气的。
沈庆华指着吴建新道:“你给我进来!”
杜天野道:“火车站改建工程正在进行中,城区道路改造也在进行中,相信假以时日,江城的交通面貌会有根本上的改变。”
杜天野愣了一下,从父亲紧张的神情他意和_图_书识到这旅行袋一定相当重要。
左援朝点了点头道:“机场扩建工程的事情怎么样了?
沈庆华叹了口气,充满同情的看着吴建新包裹着纱布的脑袋,关切道:“伤重不重?医生说要不要紧?”一句宽慰的话差点没把吴建新的眼泪给问出来。
“他说在市委对面的饺子馆等您!”杜天野想不到父亲居然来到了江城,他向江乐交代了一声,就向对面赶去。
杜天野道:“算了,我去春阳!”
沈庆梅摔开丈夫的手臂道:“你怕,我哥怕,我可不怕,我明天就去市政府找他,他凭什么打人?他是国家干部还是流氓?在工作单位打人就是犯法,我要告他!我就不信……”
沈庆华冷冷道:“关上门!”
丰泽卫生局长冯春生起身给张扬倒满酒,他虽然年纪比张扬大了不少,可级别摆在那里,礼貌和谦恭是必须要表现出来的。
孙东强道:“这个人太猖狂,沈庆华毕竟是老书记了,他说翻脸就翻脸,一点面子也不留!”
苏小红道:“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最近实在太累,找个借口给自己放松一下。”
孙东强道:“关键是把握时机!”
杜天野道:“他现在只怕没工夫写字了,精力全都放在当市长上了,在丰泽干得不亦乐乎。”
孙东强倒吸了一口冷气,看来张扬并不糊涂,自己也没有那么聪明。
赵洋林道:“张扬去丰泽的时间不长,可是他除了自己分管的文教卫生外,还将公安系统牢牢团结住了,无论沈庆华情愿与否,丰泽的招商工作已经落入他的掌握之中,沈庆华为什么要刁难他,就是因为意识到这小子实力扩展的太快,他要挫一挫他的锐气!张扬为什么要打吴建新,是因为张扬让丰泽体制内的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敢打沈庆华的脸,而且他有打脸的实力!”
孙东强道:“张扬就是一个无赖!”
沈庆梅哭得越发伤心:“人家当哥哥的都护着妹妹,可他倒好,我去找娘评理去!”
陈崇山道:“不想给你添麻烦,你饿不饿?顺便吃点饺子?”
吴建新用力摇了摇头道:“不疼,医生说没啥事,就是……就是我这心里堵得慌……”
杜天野笑道:“看来真是同路,送我们去清台山,我刚好不需要动用公车了!”
沈庆华不耐烦道:“哭!哭!哭!整天就知道哭,你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干部,除了哭鼻子你还会什么?”
左拥军和于子良这次前来是为了谈医院联盟的事情,丰泽卫生局长冯春生、丰泽医院院长梁方全都前来接待,谈到医院的实力,江城第一人民医院是江城池区当之无愧的第一,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医疗系统内部的竞争也很激烈,江城的几所大医院都将目光放在了江城辖属市县,要知道最广大的病员都是来自周边地区,而不仅仅限于市区人口。
会场上的火药味顿时弥漫起来,人大主任赵洋林乐得旁观,他一言不发,静静看着杜天野。
张扬笑眯眯走进来,他的表情镇定平和,根本不像刚刚发过火的样子,张大官人的心胸才没有那么狭窄呢,多大点屁事,让敌人在愤怒和恐惧中颤抖吧,咱还得潇洒面对人生,那啥……身在其位,需谋其政,咱得为丰泽文教卫生事业的改革继续努力。
常凌峰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其实早就知道这个道理,最近你表现的太突出,我听说了一些风声,市里那帮老家伙又在蠢蠢欲动,说你为了捞取个人政绩,不惜损害江城的利益,把原本江城的投资都拉到丰泽了。”
杜天野道:“怎么突然就从北原回来了?也没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我也好去接您?”
张扬笑道:“你们只管去做,政策上我们丰泽市政府肯定会全力支持!”
张扬在六点半准时到达了松鹤厅,他向来都是个很守时的人,不喜欢别人迟到,自己也不喜欢迟到。
张扬哈哈大笑,他拉开冰箱从中取了两瓶冰镇矿泉水,将其中一瓶扔给常凌峰,自己拧开瓶盖灌了一口道http://m.hetushu.com:“说真的,对今年的高考你怎么看?”
张扬笑着和左拥军、于子良一一握手,他在左拥军的身边坐下道:“左院长是我的前辈,于博士是我的好朋友,两位都是我很尊敬的人!”
常凌峰道:“沈庆华这次被你弄得很没有面子。”
陈崇山本不想上车的,可是儿子既然让他上车,他也只好坐了上去。苏小红递给老爷子一瓶矿泉水:“陈叔叔,您拿着路上喝,天热要多补充水分!”
孙东强默默无语,将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都丰联起来,仔细去想一想,就会发现张扬做事绝非是意气用事,他做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目的,甚至将下一步提前盘算好了。
吴建新头上缠着纱布,表情委屈的看着沈庆华,他的妻子卫生局科医政处主任沈庆梅不停的哭,嫂夫人赵国华在一旁劝慰着小姑子。
父子两人走出了饺子馆,杜天野掏出手机准备叫司机开车过来的时候,苏小红开着红色奥迪车缓缓在他们爷俩面前停下,笑道:“杜书记,去哪儿啊?要不要我送您一程?”
吴建新来到书房内,垂着手低着头,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
赵洋林笑道:“他对张扬的脾气估计不足,没想到这厮是个一点就着的火爆脾气,沈庆华闹了个自找难看!”
张扬威震财政局的当天,孙东强返回了江城,晚饭的时候他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告诉了岳父赵洋林,赵洋林一边听,一边笑,张扬还是过去的张扬,就算到了丰泽,仍然没有丝毫改变。
陈崇山笑道:“可我看,这小子怎么都不像一个当官的,他居然已经是丰泽市长了!”
孙东强静静望着岳父。
吴建新有些胆怯的咬了咬嘴唇,沈庆梅推了他一把,想要跟他一起过去,沈庆华怒道:“没叫你,让他一个人进来!”
肖鸣老脸发热。
赵洋林道:“张扬这个人表面急躁冲动,可内心却是缜密非常,前些日子杜天野陷入困境,是谁帮助他解除危机?春阳县委书记朱恒为什么会被突然拿下,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都和张扬有关。”
沈庆华又叹了口气,吴建新心里堵得慌,他何尝不也是这样,沈庆华道:“你受委屈了,这件事先这样,行吗?”
陈崇山还想坚持,杜天野已经伸手去拿他的旅行袋,陈崇山慌忙道:“不用,我来拿!”
杜天野微微一怔,江乐口中的陈老先生就是他的父亲陈崇山,老爷子现在应该在北原静安,跟老战友楚镇南在一起。
常凌峰道:“你把丰泽一中校长这个帽子给我扣上了,我现在是骑虎难下,考评学校管理者的水平和其他行业不同,多数人只会去看升学率。如果今年的高考上线率低于去年,人家对我就会有说辞,矛头就会最终指向你。”
杜天野有些奇怪道:“你去春阳干什么?”
常凌峰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沈庆华在丰泽经营这么多年,你想把他扳倒可不容易。”
孙东强道:“我看沈庆华也不是真的不想给他,就是想拖延一下消磨一下张扬的锐气!”
杜天野道:“同样的一块地,在丰泽和在江城成本不同,开出的条件自然不同,看到大家这么关心和维护江城的利益,我很欣慰,可是我也想提醒某些同志,在维护江城利益的同时,要好好的下功夫去做功课,不要求你对每个领域都了解精深,可是一些外行话就不要说了,免得贻笑大方!”杜天野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向马益民和左援朝看了一眼,他的意思很明显,你们两个根本就是搞经济的外行。
真正让杜天野担心的还是市长左援朝,在工作中,左援朝和他的分歧越来越多,这对江城来说肯定不是好事,杜天野试图消除分歧,可左援朝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主动。政治上如果无法让对方认同自己,就必须要让对方屈服于自己,这是杜天野在中纪委工作的时候,某位上级领导对他说过的话。
陈崇山道:“我要回清台山,这次过来,我就是想看看你,青和图书云峰开发,老道士前两天专门跑到山下乡里给我打电话,说紫霞观翻修,他在后山弄了几间草屋,约我回去做个伴,我知道他也是寂寞了!”
杜天野起身道:“散会!”
沈庆华瞪了妹妹一眼,转身去书房了,随手将房门重重关上。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应该这么做,今年的高考一定要抓好,丰泽一中连续几年过线率都是江城第一,今年仍然要第一,不然肯定会有人说闲话。”
左拥军道:“张市长,除了在常规医疗方面我们进行广泛合作之外,我们打算联手开展一系列高精尖的手术,用最先进的手术来提升我们的联合品牌,已经初步准备从器官移植手术开始!”
赵洋林道:“东强,这世上最聪明的民族是犹太人,可最具有政治智慧的是中国人,犹太人把他们的聪明放在对金钱的追求上这是小智慧,我们中国人才是大智慧!这种智慧在政治中才能充分表现出来。”他拍了拍女婿的肩头道:“知道顺水推舟、借力打力的诀窍是什么吗?”
沈庆梅道:“我不管,建新这么老实的人,不能白白给人家欺负,他副市长怎么了?我一样要告他!”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刚才梁院长还说起这件事,吴建新到医院去看病了,他要求验伤,可能是想要个验伤报告啥的,可他伤得不重,后来又打消了念头,处理了一下伤口就走了。”
吴建新慌忙去拉她的手臂,示意她别再说下去了,其实今天吴建新被张扬打得胆战心惊,如果不是老婆沈庆梅硬拉他过来评理,他说什么是不敢来的。
书房的房门被拉开了,沈庆华怒目圆睁出现在门外,看到他真生气了,沈庆梅吓得剩下的半截话也咽了回去。
张扬笑着反问道:“谁说我想扳倒他?我也想跟他相安无事,可他非得挑事儿!”
江城常委会上,市委书记杜天野对江城地区今年上半年的工作进行了概括和总结,其中重点指出了丰泽夏季招商会的突出成绩,他微笑道:“丰泽的招商成绩让江城这个老大哥汗颜啊,今年江城的招商似乎停滞不前,招商引资的额度还不到丰泽的一半!口口声声都说自己取得的成绩,可成绩不是靠嘴说出来的,是要比出来的!”
孙东强道:“我不会和沈庆华发生正面的冲突!”
杜天野道:“递上去了,中央军委方面要审核,我估计最快也要到年底能有眉目。”
李长宇正要说话,市长左援朝开口道:“我看过丰泽和日本千年集团的合约,比起江城开发区,条件优厚许多,换句话来说,这次丰泽在利益上让步不少,我想问问在座的常委,丰泽牺牲的是谁的利益?”
梁方点了点头道:“我们医院会在今年进行肾移植手术,左院长已经答应在技术上给我们全力支持。”
吴建新明白了,沈庆华这样说就是让他不要继续把事情闹大,暂时把事情放一放,他心里有些失望,可是仍然点了点头道:“哥,我都听你的!”
丰泽医院是江城辖属各市县中最有实力的一个除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之外,江城其他的几所大医院也和他们接触过,现代医院的管理建设开始注重纵深联合,医学技术上做到互补,这样才有助于他们拓展医疗市场。
马益民道:“我并不是因为千年集团落户丰泽而生气,只是觉着这样的事情不值得提倡,这是一种内耗!”
“副市长!”苏小红纠正道。
张扬道:“他是自己把头磕破的,跟我没关系!”
张扬笑道:“您是看着我走过来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赵洋林道:“丰泽公安局的这场变动是谁搞出来的?赵国栋是沈庆华的小舅子,丰泽公安局办公大楼竣工都有三年了,谁把这沉迷烂谷子的事情挖了出来?赵国栋下台,谁才是利益的获得者?常凌峰为什么要去丰泽,丰泽开创平海体制之先,搞出了一个文教卫生改革办,难道这一切都是张扬的兴之所至,率性而为的结果吗?”
晚餐之后,常凌峰来到张扬的房间内,和-图-书他笑道:“你终究还是动手了!”
杜天野微笑望着马益民,内心中却充满了不屑,在平海最高领导层完成新老交替之后,杜天野在政治策略上也采取低调维稳的方式,避免江城政坛上矛盾再次激化,他心中明白,矛盾可以暂时冷却,绝不会消失。从他了解到的情况,马益民、袁成锡、赵洋林这些人已经形成了常委中的反对派,他们之所以敢向自己公开发难,是因为找到了政治上的靠山,副市长肖鸣当初曾经是杜天野想要团结的对象,可在杜天野前些日子遭遇政治危机的时候,肖鸣表现出的模糊立场让杜天野非常失望。
张扬冷笑道:“他自找的,经贸会我帮他办起来了,抗旱救灾款也到位了,他居然翻脸不认人,在会务费的事情上刁难我,不给他点教训,他还真以为我好欺负。”
赵洋林却摇了摇头:“东强,你真的认为他只是一个无赖?”
陈崇山笑道:“你认识我?”
杜天野欣喜非常的在他对面坐了,低声道:“爸,您来了怎么不去我办公室?”
左拥军笑道:“张市长过于抬爱了,听你这么说,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文教卫生改革办主任常凌峰促成了这次的见面。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笑道:“马主席,你用不着这么激动嘛,丰泽夏季经贸会,我参加了,我认为自己应该有些发言权,经贸会搞得很成功,我们这些当领导首先要肯定人家的工作成绩,至于千年集团的事情,在没有签约之前,谁也不能肯定地说人家就一定会选择江城开发区,丰泽是江城的一部分,我们应当站在大江城的角度上,而不是从局限出发。”
陈崇山呵呵笑道:“这小子可没跟我说过,不过每次他去我那里,总会找我要几幅字!”
不过肖鸣这个人还是很会搞人际关系的,常委中和他关系不错的人很多,江城市常委,政协主席马益民道:“照我看,造成今年江城招商成绩不佳的原因很多。”
副市长肖鸣的表情很尴尬,现在招商和企业改革工作都由他负责,今年取得的成绩的确上不了台面。
杜天野点了点头,要了半斤水饺,陈崇山已经吃过了,他表示不用,要了杯茶,坐在那里看着杜天野吃饭。陈崇山的目光中充满了慈祥之色,这是他的儿子,他的骨肉。
左援朝道:“还是希望机场扩建项目能够尽快得到批准!”
两人在电梯前分手,杜天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江乐见到他回来,低声道:“杜书记,刚才陈老先生打电话过来!”
陈崇山笑道:“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也过来了,也养成了孤僻的性子,你让我跟外人打交道,我反而不适应了,我年纪虽然大了,可身体还硬朗着呢,山里条件虽然艰苦,可是空气好,我不喜欢大城市,空气里都是一股子废气的味道,山里的空气清新,生活在山里,感觉自己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心里面踏实。”
左援朝叹了口气道:“咱们江城经济发展的速度很快,现在交通运输,航空航运都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了。”
苏小红道:“您老字写得真是好!”她嘴巴乖巧,说话极讨人喜欢。
赵洋林道:“沈庆华这个人权力欲太强,既然把部分权力放给了张扬,就应该把这件事善始善终,不该在会务费的小事上刁难他。”
杜天野道:“他怎么说?”
苏小红道:“我也去春阳,上来吧!”
陈崇山道:“张扬的字才叫好,你应该找他求两幅字才对!”
杜天野笑道:“楚伯伯那个人脾气就是那个样子,一刻都闲不住,您老喜欢清静,跟他呆不长!”他想了想道:“这样吧,您老跟我回家去住,反正我就一个人,平时也没有人打扰,您老高兴了我就陪您喝两口,想写字我给您准备笔墨纸砚,这样,我也有个说话的人。”
张扬道:“你这个人越来越多疑了,对了,教育系统的事情怎么样了?”
陈崇山摇了摇头道:“不用,我去东华市场坐长途车回去,你工作忙,市里离不开你!”
杜天野放m.hetushu•com慢了脚步,等左援朝跟上来,微笑道:“左市长找我有事?”
杜天野道:“是啊,江城的确缺少一个现代化的机场,目前的机场已经无法满足时代发展的需要了。”
赵洋林笑了笑:“东强,换成是你,你怎么处理?”
常凌峰看到他,不禁笑了笑,这厮威震财政局的事情已经在丰泽沸沸扬扬的传开了,常凌峰发现任何人都猜不透张扬的想法,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这厮往往会选择最让人不可思议的一种,也许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标新立异,可仔细想想,张扬的做法有他的聪明之处,丰泽经贸会的成功证明不了什么,沈庆华和张扬之间的矛盾也不会被这场成功所掩盖,归根结底,两人矛盾的产生还是权力之争,沈庆华是丰泽的掌权者,而张扬的出现已经在不断危及着他的地位,沈庆华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力肯定和张扬之间会产生战争,只是这场战争本不该来得这么早,是张扬有意识的将战火点燃。沈庆华喜欢用温水煮青蛙的阴招儿,可张大官人对形势的判断却出奇的警觉,不等沈庆华将水烧热,就用冷水泼了他一脸。
常凌峰道:“丰泽一中的老师都很敬业,教学水准很高,虽然模拟考试的成绩并不能让人满意,可是最近丰泽一中发生的事情太多,师生们或多或少受了影响。”
常凌峰道:“我想了个法子,把今年的过线率和老师的奖金直接挂钩,以此刺激他们的积极性,虽然这不是什么好办法,可在短期内,这个方法是最有效的。
肖鸣的笑容异常尴尬,杜天野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敲打自己,明显是对自己很不满意,他点了点头道:“杜书记放心,我一定会重点抓好招商工作。”
左援朝心中不是滋味,这番话对马益民可能适用,杜天野凭什么这么说自己,左援朝一向自认为在经济上研究颇深,算得上一个专业人士,你杜天野才是外行!左援朝道:“是啊,外行话就不要说了!”
苏小红道:“认识,我办公室里还有您的一幅字呢,是张扬帮我找您求的!”
孙东强之所以说张扬是个无赖,更因为他对张扬的反感由来已久,他看不起张扬,却又不得不承认张扬在很多方面的能力超出自己太多。
张扬笑道:“好,咱们一起干了这杯酒!”在他的提议下,所有人一起干了这杯酒,张扬又道:“任何改革都是一个摸索的过程,我们是个社会主义国家,在我们之前并没有太多的成功经验可以模仿,所以很多事情都要靠我们开拓创新,只要我们认清目标,更好的提升我们的医疗技术水平,更好的服务于全民健康事业,让整个民族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越来越强,民富国强,民强则国更强!”
常凌峰道:“沈庆华这次吃亏是因为他对你的做事方法缺乏了解,小心他以后给你使绊子。”
沈庆梅红着眼睛道:“嫂子,我就不明白了,他是副市长,连个常委都不是,我哥怕他什么?”
常凌峰道:“对此我还是有些把握的,不过整体过线率超过去年,要靠点运气了!”
左拥军笑道:“应该说是强强联手,我们两座医院各有各的优势,在技术上我们占有优势,可在病源上你们有优势,以后我们取长补短互通有无,争取把医疗市场做大做强,树立起品牌优势,让我们两所医院的竞争力都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马益民道:“当然是国家的利益,江城开发区开出的条件要比丰泽合理得多!”
陈崇山道:“你楚伯伯那个人太热情,整天弄来一帮人过来,他喜欢热闹,闲不住,我喜欢清静,静安该玩的我都玩过了,该看的也都看了!”陈崇山有件事并没有告诉儿子,他之所以前往北原,目的就是去亡妻邱敏的墓前拜祭,这次他把邱敏的骨灰也一并带回来了,他要带着邱敏去清台山,把邱敏葬在大儿子身边。
陈崇山在饺子馆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穿着一身军装,是楚镇南送给他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空盘子,军用旅行包就搁在他的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