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4章 放下骄傲

查薇虎视眈眈的看着张扬:“我长相过得去?你有眼不识金镶玉,本小姐怎么看也是一大美女,真是质疑你的审美观!”
王学海呆呆站立在那里,过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心中分不清是喜是忧,懵懵懂懂的上了汽车,虚弱无力道:“开车……”
张扬道:“咱们俩虽然是干兄弟,可我对你了解的并不多,就凭着我对你的那些肤浅了解,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个理智的人,大概任何人都会有钻牛角尖想不开的时候。你在对待秦萌萌的感情上进入了一个误区!”
张扬虽然好奇,可还是遵从了陈雪的意见。
张扬道:“很正常啊,两个男同志见面不握手,难道还要拥抱啊?”
查薇道:“我这么好请?我打算和光亚一起过去呢?”
张扬道:“你太骄傲,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正是你的骄傲让你放下了理性和冷静!”他指了指后视镜道:“你照照镜子,现在的你究竟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等王学海走后,查晋北道:“他的运气不错,误打误撞居然找到了一个聚宝盆!”
张扬道:“都说人生来是平等的,可我不这么认为,从一个人出生起,就已经被打上太多社会合时代的印记,家庭出身,天赋如何都已经融入你的血脉之中,这就是常说的血统,我听人常说中国没有贵族,可中国有一个特殊的族群!”
张扬呵呵笑道:“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干脆你就从了呗,仔细看看,查薇的长相也过得去!”
文浩南道:“张扬,你对我和秦萌萌之间的事情怎么看?”
张扬和文浩南离去的时候,发现王学海在停车场等着自己,张扬走了过去,微笑道:“学海兄在等我?”他有点明知故问了。
查薇下午还有课,率先离去,临走之时和张扬约定一起去平海驻京办后面的小街去吃刘老德爆肚,张扬让她把顾养养和江光亚几个同学都约着,既然来了干脆都打个招呼。
张扬叹了口气道:“红颜祸水啊,女人全都是惹祸精!”
张扬点了点头,伸手不打笑脸人,王学海这么诚心诚意的过来,自己也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绝,他指了指翡翠阁内道:“正主儿都在里面,进去再说!”
陈雪道:“上面全都是甲骨文,这些东西排列起来可以组成一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我怀疑是一个机关,所以不敢触动!”
张扬笑道:“保你一年之内没事!”说完他转身走向文浩南的吉普车。
王学海微微一怔,马上明白张扬所说的是截阳掌的事情,他斟酌了一下方才回答道:“就是心口疼,去医院检查了几次也查不出什么毛病!”
文浩南道:“早就知道你是说客!”他把车靠路边停了,掏出一盒香烟,点燃了一支,低声道:“我就是想不通,我可以不计较她的过去,她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张扬找到工具撬开地板,下面露出水泥地面,再次敲了敲,可以听到空空的声音。
查晋北微笑道:“别人的事情跟我们无关。”
查薇道:“还想着晚上一起去唱歌呢!”
张扬知道顾佳彤陪同父亲去坝上旅游散心,却不知道顾养养也跟了过去。
张扬一想就明白了,啤酒利尿,查薇是害怕老往厕所跑,他笑道:“那你喝白酒,我喝啤酒,大热天的喝白的燥得慌!”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其实我这舌头生吃最有味道,烤熟了反而不好吃!”这句话就带有明显的调戏成分了。查薇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嘴上却不肯服输:“你咬下来给我!”
张大官人对查薇的调戏被手机铃声打断,他拿起电话,电话和图书中传来陈雪紧张的声音:“张扬,你快回来,我……我发现了一件事……”
邱凤仙道:“王先生有空可以提供一些样品看看!”
张扬道:“这世上就没有一厢情愿的事情,秦萌萌不但想保护秦欢,也想维护自己的秘密,就算她接受了你的感情,你能保证一辈子不问她秦欢的父亲是谁?”这句话问在了点子上。
张扬道:“如果我是你,我会搬回家里,玲姐已经那副样子了,你现在又这样,对干爸干妈他们两人肯定是很大的打击,他们都是不轻易表露感情的人,有什么心事也不会说出来,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就不难过,干爸要处理国家大事,日理万机,还要为了你的事情而心烦,从大面上来说,你这个党员不合格,你这个国家军人不合格,尽给咱们文总理添心事,往小的方面说,你身为人子,让父母担心牵挂,也不是那么回事吧?”
张扬坐在修好的地板上,心中却还在想着下面的秘密,一边吃着香喷喷的面条,一边向陈雪道:“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查晋北端起酒杯目光和邱凤仙接触在一起,两人心领袖会,王学海到这边来敬酒果然不是单纯的冲着文浩南和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按照陈雪指引的顺序,将那些字重新排列,排列之后,只听到喀嚓一声,显然是机关打开的声音,张扬小心启开了木盒,里面是一张图纸,凑在灯光下一看,那图纸竟然是藏书室的结构图,上面重点标记了某处,张扬按照地图所指找到标记的位置,轻轻敲了敲地板,因为地板下面铺设了龙骨,所以敲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张大官人赞道:“你看人家智商还挺高,居然能够猜到我们说她坏话!”
王学海道:“多谢关心!”旋即又叹了口气道:“最近我在西南的金矿刚刚启动,方方面面的事情实在太多,想放假是没有可能啊!”
张扬道:“顾明健就快出狱了,你自己应该明白怎么做!”
江光亚道:“不知道,可能是大熟了,薇姐不喜欢我这样的,把我当成弟弟看,我也把她当姐姐看,我不骗你,其实我们两家的大人过去倒是有这个意思!”
张扬道:“这里房间众多,你留下来住就是,收拾起来也方便一些。”
文浩南道:“你说的话很有道理,可是有一点没说对。”
到了张扬这里,张扬喝完了两杯酒道:“王总身体最近怎么样?”
查晋北道:“这个人的确很有实力,可是他想要踩到我们的地盘上就是他的不对,不管是谁,我一样让他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
王学海等得就是这句话,他又向邱凤仙和查晋北敬酒后告辞离开。
张大官人心说这不是废话吗?我都两度为人了,比起你肯定要强出许多。
张扬邀请陈雪一起去吃饭,陈雪不喜欢这种场合,表示要留下继续整理先生留下的古籍,张扬原没抱有什么希望,陈雪的性格就是如此,她不喜欢人多的公众场合。
邱凤仙道:“何长安的手伸得太长,怎么突然对珠宝黄金这么感兴趣?”
江光亚在一旁只是笑,张扬对江光亚一直印象都不错,这小伙子虽然出身名门,可身上没有任何的纨绔气,张扬伸出手去和江光亚握了握手。
文浩南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你很了解我?”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陈雪不想他继续探察下去,他低声道:“我很好奇!”
文浩南低声道:“我承认,在秦萌萌拒绝我之后,我对她的感情反而更加无法自拔了!”
这次查薇并没有邀请太多的同学过来,只有www•hetushu.com她和江光亚两个张扬颇盛意外:“怎么?今儿不打算玩车轮战了?”
江光亚笑道:“我爸妈定下来的,我做不了主!”
查晋北和邱凤仙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将刚才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邱凤仙低声道:“这个王学海好像很怕张扬!”
张扬道:“想听我说句真心话吗?”
邱凤仙道:“你对王学海的金矿怎么看?”她将手中的一小块金砖递给查晋北,查晋北接过金砖在手中抛了抛:“没有人嫌钱咬手,我听说何长安想把王学海的金矿给吞了,这才是王学海主动找我们合作的真正原因。”
江光亚笑道:“薇姐的性子就像个男孩子!”
查晋北笑而不语。
查薇想了想道:“说不清,反正不是好人!”
文浩南虽然心里不怎么待见王学海,可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和王学海喝了两杯酒。
王学海笑道:“查总别客气,我们都是老朋友了,倒是和文师长、张市长他们很少见面,我过来敬酒是应该的,希望没有打扰你们的酒兴。”
张扬知道陈雪这风波不惊的心态和她修炼的内功有关,为她擦去脸上的污痕,及时收回手道:“那些书整理好了?”
王学海苦着脸道:“没什么消息,我已经很尽力的去查了!”
陈雪道:“你何时返回江城?”
查薇道:“紫金阁的饭菜不好吃,你怎么不去金王府?”到底是她叔叔开的,时刻不忘替自家人宣传。
陈雪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明白这下面是空的,难道天池先生在这下面还藏有玄机。
江光亚却摇了摇头道:“明天我去不了,我姑父来京城,明晚我们一家人要去紫金阁吃饭!”
查薇咯咯笑了起来,上次江光亚就在这里丢了钱包,显然心有余悸,查薇生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笑道:“你坐着,要是他们敢偷我钱包,你们两个帮忙过来打人!”
张扬内心一怔,从陈雪的声音中听出她有些慌乱,张扬道:“我马上就来!”他挂上电话向两人告辞。
文浩南道:“给我个建议,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陈雪轻声道:“尊重别人的秘密,就是尊重我们自己!”
张扬道:“放了秦萌萌就是放过你自己,浩南哥,你听我一句劝,无论是因为面子也罢,因为感情也罢,这件事就此作罢!”
张扬冲入院落之中,看到藏书室内的灯光,方才放心下来。
张扬道:“做生意运气只能靠一半吧,头脑才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
张扬笑道:“我刚好缺个女伴,你陪我一起过去就是!”
张扬这才想起陈雪已经就要放暑假了,张扬笑道:“没问题!”
张扬道:“这些古籍属于你,这房子如今属于我,其实我们可以去探查一下!”
“你说我太骄傲,放不下自己的面子,我发誓,我对秦萌萌的确动了真情!”
查薇笑道:“对付你这种人还用得上车轮战吗?”
查晋北和王学海很熟悉,不过他们之间的交情远没好到他和文浩南的份上,查晋北让服务员取了餐具,安排王学海在自己的身边坐下,微笑道:“学海兄,我还没顾的上去给你敬酒呢,想不到你先过来了。”
查晋北道:“时代发展的速度是惊人的,国内珠宝黄金市场每年都以数倍数十倍的惊人速度发展着,随着老百姓手里的钱越来越多,对珠宝黄金的需求量也是越来越大,何长安肯定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想要分一杯羹。”
将撬开的地板重新修复之后,已经是午夜时分,在张扬工作的时候,陈雪去厨房下了两碗面条,作为他们的夜宵。和_图_书
江光亚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抿了口冰镇啤酒道:“这扎啤味道还不错!”
陈雪摇了摇头,淡然笑道:“不属于我的东西,我没兴趣知道!”
张扬冷笑了一声。
“下不去嘴,要不你来!”
“哪一点?”
查晋北不了解两人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他关切道:“学海兄要多多注意身体,我们这些商人应酬酒场太多,如果不注意锻炼,很多病就会不知不觉的找上来!觉着身体不好可以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
王学海道:“出产的黄金品相纯度都是一流,可惜我在这行只是个外行,缺少这方面的渠道,给我一座金山,我也发挥不出它的真正价值。”言语中已经流露出要和查晋北合作的意愿。
陈雪道:“一个人死后,被埋葬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关于他生前的所有秘密,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这个世界,你希望别人去掘开你的坟墓,探索你的秘密吗?即使他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诸如考古又或是探秘?”
文浩南把烟蒂摁灭。
张扬道:“这件事是文夫人在张罗,具体的情况我没过问,不过明天拍卖的只是天池先生的部分作品,一共二十幅!”
“后天!”
王学海道:“我真的没有设计害他!”
文浩南的内心被深深刺痛了,他咬了咬嘴唇,转过脸望着车窗外。
张扬点菜的功夫,查薇去对面的新疆烧烤摊去买羊肉串了,江光亚不忘提醒她道:“小心钱包!”
江光亚笑道:“谁跟你同志,我性取向正常啊!”
张扬道:“我是哪种人?”
可巧查薇这会儿就回来了,看到两人嘀咕着,从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没什么好话,柳眉倒竖凤目圆睁道:“你们两个说我什么坏话呢?”
拉开王学海送给他的手包,里面果然放着五根黄灿灿的金条,张扬不禁笑了起来,黄金虽然珍贵可是和生命相比不值一提,势力如王学海,也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张扬将五根金条摆放在书案之上,越看越感觉那金条显得俗气非常,他将金条纳入手包之中,低声道:“先生,我不该让这俗物沾染了这清雅之地!”
陈雪泡了一壶苦丁茶端了出来,放在张扬身边的石几子上,张扬睁开双目,望着陈雪清丽绝伦的俏脸,忽然笑了起来。
张扬这些天来心情第一次感到如此放松,天池先生虽然走了,可他们的生活仍将要继续下去。几杯酒下肚,查薇提起明天天池先生书法义卖的事情。
张大官人笑道:“免了,再玩车轮战那一招我可不去了!”
查晋北眉峰一动,轻声道:“义拍的时候,我一定过去捧场!”
张扬顾不上向他们解释,驱车就驶向香山别院。
查薇看了张扬一眼道:“便宜你了,我这个大美女明天陪你出席慈善拍卖会!”
张扬继续道:“你不能继续纠缠在那份感情中了,秦萌萌有秦欢,有她自己的生活,人家好不容易才获得了安宁,你就让她落个清静,你想想,她上次的麻烦还不是因为你才引起来的?如果你们交往,不知要有多少人会拿这件事做文章,你要是真对她好,就把人家给放了。”
陈雪性情清冷,平素寡言少语,愿意和张扬说这么多话已实属难得。
文浩南点了点头。
张扬来到天池先生的书房内,陈雪抽出时间将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书案光可鉴人,张扬抚摸书案,在书案前坐下,不觉想起昔日和先生一起高谈阔论的情景,他低声道:“先生,学生有些话还没有来得及向你说……”天池先生走出世之人,而张扬却是两度入世,他有份孤独一直http://m.hetushu.com深埋在心中。天池先生去世让张扬感触如此之深,是因为天池先生的很多见解能够让张扬感觉到豁然开朗,两人之间有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
张扬道:“谁他妈敢,我化成厉鬼也不合放过他!”
陈雪轻声道:“再有两天应该可以全部清点完毕!”
张扬回答的也很干脆:“好着呢,说是在美国过得乐不思蜀,打算带着儿子移民了,嫣然正在帮她办理!”
查薇抓起桌上的铁签子:“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串起来烤了吃!”
查薇道:“明天的慈善拍卖会,我叔叔也收到了请柬,我也想跟着去看看热闹!”
查晋北哈哈大笑,他端起酒杯跟张扬砸了磁道:“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诚信,缺少这两个字的人,就算得意一时,也无法得意一世。”
文浩南笑了笑:“故意打击我,让我死心是不是?”
张扬有些奇怪道:“我说光亚,你们两人青梅竹马,看起来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怎么就不来电呢?”
文浩南笑道:“我生气又能拿你怎么着?我是你哥,说吧!”
张扬想了想,陈雪的话不无道理,天池先生虽然将这座宅院送给了自己,自己仍然无权揭开这个秘密,不过他将藏书室送给陈雪,是不是算准了陈雪看的懂甲骨文,可以解开木匣上的拼图机关,发现其中的地图,找到这个藏在地下的秘密。
查薇虽然开朗,这会儿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啐道:“少来!”
张扬道:“你别生气啊!”
邱凤仙道:“听说王先生的金矿品质不错!”
文浩南长久的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有些事我心里明白,可是做起来却很难!”
张扬笑了起来,江光亚难得幽默了一次,他们三人来到刘老德爆肚,捡了张小桌子坐下,张扬本想喝啤酒,可查薇摇头,坚持喝白酒。
文浩南咬了咬嘴唇,竟然无言以对,他无法保证,每每想起这件事,他的内心都如同被毒蛇咬噬一样痛苦。
陈雪被他笑得有些莫名其妙,轻声道:“你笑什么?”
张扬指了指脸上,陈雪洁白如玉的俏脸之上抹上了一道污痕。
王学海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离他远远的,就算是迎面遇到,我也装出不认识他!”
张扬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我就闹不清了,你一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就这么想不开?”
晚上虽然交通顺畅,可是从他吃饭的地方赶到天池先生的住处也花了近40分钟的时间。
陈雪看到张扬回来,神情明显放松了许多,她带着张扬来到里面的书架,她是在整理书架的时候发现的,在靠墙的书架第二层之上有一个狭长的木盒,盒上有拼图,木盒隐藏在古籍之后,不拿开这些图书是看不到的。
张扬心中暗乐,本来就没什么毛病,他哪里会用什么截阳掌,只不过是吓吓王学海罢了,不过这厮生性多疑,对张扬用截阳掌伤他倒是深信不疑。
邱凤仙点了点头道:“最近何长安频频出手拿下了几座金矿,听说在非洲还拿下了一座钻石矿藏的开采权,来者不善啊!”
文浩南的这句话还是让张扬心中一暖,他清了清嗓子道:“你的条件太优越,你长这么大,应该没有遇到太大的挫折,所以秦萌萌拒绝你,才让你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挫败,说穿了就是你太爱面子,也许你本来对秦萌萌用情没有深到这种地步,可人家越是不搭理你,你越是觉着要挣这个面子,你始终放不下的是面子,不仅仅是感情!”
陈雪擦了擦,却没有擦掉,张扬伸出手指尖轻触到她的俏脸之上,陈雪芳心一颤,然而她的表情却没有www.hetushu.com任何的变化,剪水双眸宛如古井不波,单单是这份镇定功夫,在同龄少女之中已经很少可以见到。
张扬和文浩南总算有了单独谈话的机会,文浩南低声道:“她还好吗?”这个她指的自然是秦萌萌。
江光亚笑道:“他帮着咱俩撮合呢,还说你长相也过得去……”说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驱车返回天池先生的寓所,这座宅院如今已经属于他了,陈雪这两天都会过来清点整理先生留下的古籍,她表示不会接受先生的馈赠,征求罗慧宁的同意之后,这些书在她整理完毕之后,会捐赠给国家图书馆。
查薇忍不住揶揄道:“逢人就握手就是你们官场中人的臭毛病,你官虽然不大,可这些毛病学得倒是挺快。”
文浩南笑了起来,他知道张扬想说的是什么,低声道:“难怪我爸妈这么欣赏你,你对很多事的认识比我要深刻的多。”
张扬挥拳想要再度砸落下去,却被陈雪一把抓住手臂,陈雪没有说话,一双美眸静静望着张扬,慢慢摇了摇头。
查薇恶狠狠瞪着江光亚道:“光亚,他刚才说什么?”
王学海笑着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给张市长带了点东西!”他把一个手包递给张扬,张扬入手却是极其沉重,虽然没有打开已经猜到十有八九就是黄金。张扬当然不会跟王学侮客气,收下之后道:“让你查的事情怎样了?”
陈雪小声道:“就算是秘密,那个秘密也是属于天池先生的,我们还是尊重他老人家,让这个秘密永远保持下去。”
王学海来到张扬身边,陪着笑道:“张市长,我来给你们敬酒了!”
张扬举起那一大扎啤酒道:“来,让我们一起敬绝世大美女查薇查大小姐!”他声音太大,引得周围人都向这边看来。
张扬道:“听说这种场合很正式,那啥,咱是不是穿着正式一点,你叔叔饭店的工作服就别穿出来了!”
张扬看不懂上面的文字,自然不明白陈雪为什么会如此紧张,他皱了皱眉头道:“就是一个拼图,有什么不对?”
张扬和查薇在门口说话的时候,王学海端着酒杯走了过来,身后的服务员还端着一瓶三十年茅台,查薇看到有人来了,向张扬摆了摆手道:“我上完课给你电话,你少喝点啊,晚上我多找几个漂亮女生陪你喝!”
张扬道:“你是我的干哥哥,秦萌萌是我的干妹妹,就我个人而言,你们如果可以走到一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照我看,你在感情上很不成熟,而秦萌萌对待感情已经相当的理智,在她心中,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越秦欢的位置,这就决定,她永远不可能投入感情中去。她可以放下你!却放下不了她的亲情,你觉着自己放不下她,其实是放不下自己的骄傲!”
张扬在院内的葡萄架下坐了,躺在天池先生平时常睡的躺椅子上,感觉先生仿佛就在身边未曾离去。
张扬在书房内呆了一个下午,直到查薇打电话过来,查薇约好了江光亚,她没有找到顾养养,说顾养养昨天启程去坝上写生了。
陈雪点了点头道:“如果你不介意,我搭你的车一起回去!”
张扬道:“明天吧,拍卖会结束我请客!”
张扬懒得听他解释,在他肩头之上拍了拍,王学海只觉着半边身子钵麻不已,然后一股冰冷的寒气从他的肩头涌入他的体内,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吓得脸色苍白,以为张扬又在他的身上动了什么手脚,颤声道:“你……”
张扬道:“不了解,可是我从干爸干妈的身上能够看出一些事,他们的冷静和智能多少会遗传给你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