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7章 改装

张扬笑道:“梁叔叔把我当成炭了,那好,今儿我就燃烧自己照亮别人,不过这三伏天你们得做好中暑的心理准备。”
赵军向张扬介绍道:“全套减震都更换了,驱动系统也改成了四驱,变速箱发动机全都换了一遍!”
张扬笑道:“你该不是打算把这个侄女就留在我身边做事吧?”
查薇的俏脸上充满了惊喜和幸福,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个女孩子不期待这样的场景?
拿起那份名单看了看,丰泽市副市长娄光亮赫然在列,上面记录的很详细,连娄光亮何时去的澳门,去的哪家赌场,几点进门,几点离开,输了多少都记录的清清楚楚,张扬小心收好了这份证据。
郭瑞阳诚惶诚恐道:“不敢当,不敢当,打明儿起,我还是锻炼吧!”
他跟着梁天正来封房间内,梁天正的秘书泡好茶后离开,梁天正也没有做太多的掩饰,直奔主题道:“张扬,我想问一些成龙生活上的事情。”
章碧君道:“放心吧,药片只是造成她对昨晚的一段记忆模糊,不会影响她的身体。”她想起了一件事,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份名单:“最近国内有不少干部前往澳门赌博,我们掌握了一些资料,丰泽市也有干部在前往香港考察期间进行贻博,这份名单,对你应该有些帮助。”
张扬笑眯眯道:“没关系,我明天再走,反正有你的吉普车先开着,轮胎给我装个胎压监测,安全,喷完漆别忘了做一个全车封釉!”
查薇揉了揉太阳穴道:“我记得好像是在船上……”
邢朝晖扬了扬下颌道:“喜欢吃什么,只管点,正宗的法国菜!”
赵军道:“比如说换个发动机,改改排气,增强下车身结构,车内加装个导航定位,还有……”
张扬道:“您先打住了,吃人家的嘴软,咱们还是先把话说明白喽,免得我这顿饭吃得不踏实!”
张扬道:“既然他和王展认识,你怎么就能肯定他不是王展派来查我的害我的?”
赵军笑了起来:“放心吧,你这皮卡车需不需要改装一下?”
星光之下,这对年轻的男女翩翩起舞,他们的舞姿曼妙,和乐曲夜色交融在一起,共同演绎出一曲完美的浪漫旋律……查薇端起酒杯:“张扬,谢谢你带给了我一个这么美好的夜晚!”
郭瑞阳慌忙解释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这时候他的秘书过来,通知午饭已经准备好了,郭瑞阳拉着张扬一起起身去吃饭。
于小冬道:“我就不耽误您了,估计今天中午郭主任肯定要安排,要不,晚上来春阳驻京办吃顿饭吧,故地重游,现在都流行怀旧!”
张大官人笑道:“喜欢什么?海浪、沙滩、仙人掌还是我这位老船长?”
张扬道:“我不认识什么刘庆荣,对他也没有兴趣!”
平海省副省长、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几乎和他们一起来到了餐厅门前,梁天正看到张扬颇有些意外。张扬笑道:“梁叔叔,不好意思,我来蹭饭了!”他这声叔叔是冲着梁成龙喊的。
章碧君笑道:“这件事并没有什么风险,只是让你帮忙搞清他们的底细,你知道的,邱凤仙是台湾商人,又是台湾最大珠宝商丘作栋的女儿,而查晋北是查部长的弟弟,身份也是极其敏感,我们必须慎重对待。”
张扬发现菜谱全都是法文,他皱了皱眉头:“玩我啊?明知我不懂法文,还拿鹅肠子给我看!”
郭瑞阳给张扬倒了杯茶:“前两天顾书记来京城,我想邀请他在这里住,可顾书记说什么都不愿意,说是自己退了就不能占公家的便宜,还是在外面住下了,我清他吃了顿饭,顾书记真是好人hetushu.com啊!”
大家又笑了起来。
张扬道:“其实我不喜欢吃西餐,用不惯刀叉!在我的概念里,刀是用来杀人的!”
章碧君和邢朝晖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们的心态早已永大不变,张扬的话根本没有激起他们的情绪波动。
梁天正道:“你和成龙是好朋友,我想你劝劝他,这件事必须要好好处理!”
他轻抚查薇额前的发丝,柔声道:“丫头,做个好梦!”
赵军道:“你放心吧,我一定让他们照最好的改装!”
张扬端起酒杯,红酒在杯中摇曳:“干杯!”
郭瑞阳点了点头道:“了解过一些,查晋北是中组部副部长查晋南的亲弟弟,国内最大的珠宝商,星钻联盟就是他的产业,好像是和台湾合资,怎么突然问起这些?”
于小冬道:“找郭主任的?”
章碧君道:“所以才让你调查,调查清楚刘庆荣的底细,这样才可以防患于未然,我好心提醒你,不然人家杀到你家门口你都不知道呢!”
查薇点了点头,她端庄而娴静的坐在张扬对面,轻轻碰了碰杯,少女期待并享受这种浪漫,她们甚至幸福的忘记去问这浪漫的由来。查薇的眼波如天上的星光一般温柔轻声道:“我好喜欢……”
略去的词语中包含着太多的意义。
梁天正道:“我听说成龙和清红的关系并不太好,两口子正在冷战,你知道吗?”
张扬笑了起来:“成,你帮我准备准备,晚上我约几个朋友过去喝酒,今晚就住在你们那儿,明晨出发返回江城。”
查晋南伸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你不发烧啊!”
章碧君摇了摇头道:“很难查,落网的劫匪也只是从电话中得到清息,并不知道是谁把消息透露给他们的。”
梁天正看出张扬在犹豫,继续道:“我听说是省歌舞剧院的独唱演员,好像叫白燕!”
梁天正笑道:“没问题,哪天你喝死了,我给你算因公殉职,再追认一个烈士!”
陈雪收拾好东西之后也来到了春阳驻京办,她准备明天一早搭张扬的车一起返回江城,她不喜欢人多的场合,一个人在外面吃了点面就回房间休息了。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把章碧君的这句话当成了危言耸听。
张扬倒是没想到梁天正来了,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张扬就是奔着饭时来得,他点了点头道:“好吧!”
查薇咯咯笑道:“都有!”她转向一旁拉琴的琴师道:“来一首莫扎特的小夜曲!”
张扬道:“匹功夫无罪怀璧其罪!”
查薇点了点头:“我……怎么回来的?”
张扬笑了起来,无论他们今晚的目的如何,这种场面张扬还是第一次见到。
章碧君道:“这孩子的性情棱角分明,需要多多磨砺,我只有一个侄女,不想她太过冒险!”
张扬大喜过望,章碧君的这份礼还是那么回事儿。
张扬笑道:“生意场上逢场作戏也是难免的!”
服务生送上精美的法国菜,有蜗牛、有龙虾、有牛排。
梁天正低声迄厂:“那个女演员怀孕了!”
章碧君笑道:“我帮你点!”
舒渡而悠扬的小提琴声轻轻响起,一名身穿燕尾服的男子悄然奏响了浪漫的夜曲。
张扬本来对刘庆荣没什么兴趣,可是听到王展的名字不由得内心一震,张大官人的欧洲之行,王展留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张扬咕嘟喝了一大口水,这不是让他出卖自己哥们吗?虽说梁天正是梁成龙他亲叔叔,这件事也不能随便说。
张扬从冰桶里拿出红酒,很潇洒的打开了瓶塞,微笑道:“这里,就是香榭丽舍大酒店!”
赵军后http://www.hetushu.com悔了,自己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怎么当着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提起了这件事。他是好心,可人家不跟自己客气啊,赵军咳嗽了一声道:“那啥……还是先钣金补漆吧,别耽误了你回江城!”
张扬有些奇怪道:“为什么会挑中我?我和他们只不过是刚刚认识!”
梁天正道:“豆腐可撞不死,老郭就是狡猾!”他端起酒杯道:“你们干驻京办的,躲酒的功夫都是一流,来,咱们喝两杯!”
张扬道:“我答应了,不过你们总得给我一点好处!”
郭瑞阳笑道:“我难过,都五十大几的人了,还是一厅级干部,我想找块豆腐撞死!”他的话又引来满屋笑声。
张大官人两眼放光,我靠!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他连连点头道:“要!要!要!我还要全套真皮运动坐椅,机头音响改造,必须加个低音炮,空调不太好用,最好全部换新的,对了,我看那007电影里面,汽车能装机关枪火箭炮啥的,要不也给我装上两台!”
张扬抿了口茶笑道:“这话可别被乔书记听到!”
离开章碧君的办公室,张扬去找赵军去要自己的皮卡车,皮卡车虽然领回来了,可汽车撞得面目全非,赵军陪着他将车开列了国安的秘密工厂。
张扬点了点头:“梁叔叔请说!”
张扬喝了口茶道:“你对查晋北这个人有了解吗?”
赵军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见过谁家的皮卡车装剪刀门的?”
张扬微微一怔,最近他一直忙于丰泽的事情,对梁成龙的感情事并没有太多关注,梁天正这么一说,他也有些奇怪,低声道:“前两天丰泽夏季经贸会的时候他们两夫妻一起来的,我看挺好的,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张扬道:“是该强调强调!”
张扬不得不佩服国安的能耐,无论今晚是不是章碧君事先的一场布局,这个人都是相当的有心。制造了一场如此浪漫的星光晚餐。
章碧君道:“星钻不久以后会在江城开一家专营店,这是平海第二家店,按照他们以往的经营方式,专营店的一切全都会有刘庆荣亲力亲为,你和他接触的机会肯定很多,再说,你和查晋北的侄女这么熟悉,以你现在的身份取信于他并不难。”
章碧君道:“我们长话短说,我得到消息,刘庆荣是台湾谍报人员,这个人和你认识的王展在欧洲曾经有过接触!”
房门被轻轻敲响,她的父亲中组部部长查晋南走了进来,微笑道:“醒了?”
为了车辆的改装,张扬又在京城多呆了一天,这厮抽空去了平海驻京办,和郭瑞阳打个招呼,巧的是,平海各下属市县驻京办来这里开会,张扬在门口遇到了于小冬。
张扬点了点头,于小冬扬起手中的文件道:“刚给我们开完会,强调驻京办自律性的!”
梁天正知道张扬前来的目的,他轻声道:“我昨天去过文总理家,听文夫人说起了这件事,慈善义拍这种事,我也想支持,可惜我们这些国家干部,两袖清风,心有余而力不足!”
章碧君道:“你在欧洲和王展结下了很深的仇隙,就算你不对付他,恐怕他也不会放过你!”
张大官人笑眯眯摸了摸车身的烤漆:“这漆喷得不错,看起来跟新的一样!”
张扬再次跟她碰了碰酒杯,看着查薇将红酒喝了下去,查薇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模糊,她用力眨着美眸试图看清楚面前的张扬,试图让浪漫的情景留的更久一些,可很快她就无法支撑下去,趴倒在餐桌之上,失去了意识。
张扬点了点头道:“梁叔叔,你放心,我会找机会劝劝他们和图书!”
“好嘞!”
郭瑞阳一旁悄悄看着亲切交谈的梁天正和张扬,心中对张扬是越发佩服了,这厮如此年轻,就能够和上上下下打成一片,的确有过人的能力,人的官途运道不同,自己在驻京办主任的位置上可能已经到头了,张扬这个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
章碧君道:“这件事睿融并不知道,所以我希望你暂时瞒着她!”
赵军道:“左边,正副驾驶座椅都改成了八方向电调,带电加热!”
张扬心中暗乐,这邢朝晖还是不失老狐狸本色,什么事情都把别人往前推,自个往后退。想想邢朝晖是四局的主任,章碧君过去还是他的副手,新近才担任了十局的主任,可从邢朝晖的表现来看,他一直都对章碧君颇为尊敬,这可不是什么绅士风度,这让张扬看不透,章碧君在国安内部的地位或许高于邢朝晖。
邢朝晖向章碧君道:“还是章主任说吧!”
查薇悠然醒来,她揉了揉眼,眼前的一切才从模糊渐渐变成清晰,看到张扬那张阳光灿烂的笑脸,查蔽这才安定下来,她坐直了身子,望着眼前的一切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哪里?”
张扬被梁天正的话吓了一跳,之前白燕曾经搞过一出这样的事情,本以为这件事就此过去,想不到事情居然会再度重演。
“天窗,天窗!要大,开一全景的!”
梁天正道:“成龙在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章碧君摇了摇头道:“只是得到了一些消息,如果确实我们就对他采取行动了!”
查薇站起身围着餐桌在甲板上走了几步,她感受到迎面吹来的海风,静夜中的海浪声,还有海水咸腥的味道,查薇兴奋的原地转了个圈儿:“我们在船上!我们在海边!”
郭瑞阳其实从窗口就看到张扬来了,换成平时他早就迎了出去,可这次不同,平海省内各县市驻京办的主任副主任散会还没有走完,自己一个厅级干部去迎接张扬这个副处,让别人看到肯定笑话,郭瑞阳也害怕影响。
张扬叹了口气,章碧君给他的药片果然给力。
赵军又道:“空调系统已经重新更换过,带有等离子空气净化器,以及葡萄多酚过滤器,音响给你换上了11个扬声器组成的BOSE音响系统,SHAWA全时四驱系统,车身重新经过加强,所有玻璃都更换过!”
张扬笑道:“慈善义招很成功,当场募集了一千多万,按照天池先生的意思,全都捐给希望工程,以后每年还会拿出一部分作品拍卖,我打算下次拍卖的时候,把梁成龙他们全都拽过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赚了这么多钱,也该他们回报社会了。”
章碧君道:“希望你尽快把这件事查清楚!”
梁天正点了点头道:“我估计清红也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两夫妻现在是面和心不合,作为长辈,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他们夫妻因此而分手!”
于小冬准备的很丰盛,张扬邀请的客人有邢朝晖、赵军、还有辖区分局的局长程志伟和副局长梁联合,邢朝晖和程志伟是老战友,梁联合却是八卦门的,他和张扬算得上不打不相识,过去曾经因为小师弟乔鹏飞的事情闹过不快,曾经闹出过率队围堵春阳驻京办的事件。不过现在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已经得到改善,居然可以坐在同一张桌子旁喝酒了,人生真是奇妙啊!
一群人全都跟着笑了起来。
一阵子不见,于小冬显得更加时尚了,这也并不奇怪,她现在已经融入了京城的生活圈,变成了大半个京城人士,于小冬看到张扬,眉开眼笑的迎了上来:“张市长,您什么时候来的北京,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和*图*书
赵军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打开引擎盖,不无骄傲道:“5.0升V8发动机,最大功率431马力,最大扭矩500Nm,七速手自一体变速器,电子制动力分配的四通道防抱死制动系统、紧急制动辅助系统、胎压监控系统、智能巡航控制系统。”
梁天正这两天来京城办事,一直处于连轴转的状态,今天上午方才把事情解决,所以中午想好好放松一下。
张扬皱了皱眉头:“你不是怀疑她是台湾间谍吧?”
张扬道:“那个刘庆荣到底是不是间谍,你们有没有确定?”
章碧君将预先准备好的一些资料交给张扬:“昨晚的事情已经全部解决,那起抢劫事件并非偶然,有人提前泄露消息给这帮劫匪,说当晚查薇会戴玫瑰之光赴宴,所以这帮劫匪才会跟踪查薇中途下手。”
张扬安道:“说得我跟趋炎附势似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有没有查到幕后主使?”
张扬一听顿时来了兴趣:“怎么改装?”
午饭之后,梁天正邀请张扬到自己的房间喝茶,张扬知道梁天正肯定有话单独跟自己谈。
邢朝晖安道:“所以说,你适合留在国安!”
张扬将天池先生去世的事情说了,其实郭瑞阳早就猜到了这一层,驻京办工作,别的不敢说,京城大小事,他们都会听到一些风声,罗慧宁是天池先生的亲传弟子,张扬是罗慧宁的义子,想通了这一层关系,他过来吊唁再正常不过郭瑞阳道:“天池先生的确是一代大家啊!”
张扬拉开车门,车厢内座椅内饰也全部更换一新,全黑内饰,打孔真皮坐椅,中控台也明显更改了,新增添了卫星导航系统。
章碧君知道这厮坐地起价的老毛病又犯了,不觉笑道:“行政级别上我们不适合帮你,活动经费上可以相对宽松一些,昨晚的法国菜和红酒不错吧?”
张扬笑着跟他握了握手:“来京城办点事,特地过来跟老大哥打个招呼!”
郭瑞阳道:“这个人可交,不但背景深厚而且财雄势大!”
查薇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麻醉的药效即将过去,她就要醒来了,章碧君将一颗药片交给张扬,起身向他眨了眨眼睛道:“和查小姐一起好好的享受这顿法国大餐吧!吃完饭,别忘了给她吃药,让她做个好梦!”说完,章碧君和邢朝晖、赵军一起离去了,赵军临行时将吉普车的钥匙放在餐桌上。
一位身穿白色衬衫黑色马甲的侍者走了过来,将菜单放在张扬面前。
张扬笑道:“希望你给我的药片不会杀死查薇太多的脑细胞!”
赵军和邢朝晖开着张扬的皮卡车过来,皮卡车驶入大院,张扬就走了过去,皮卡车已经重新喷漆,焕然一新,四条轮胎轮毂也重新换过,赵军和邢朝晖走下皮卡,关门时发出蓬蓬的闷响,这车重新做了隔音。
琴师礼貌的向查薇示意,然后奏响了莫扎特的小夜曲。
张扬笑道:“自己看!”
张扬道:“别麻烦了!”
张扬笑道:“来办点小事儿,明儿就是了!
郭瑞阳邀请张扬在茶海前坐下,亲自起身去沏了壶碧螺春,他笑道:“今天中午哪儿也不能去,留下来吃饭!”
查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她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房间内,头脑昏昏沉沉的,努力去想,依稀记得自己和张扬在星光下起舞的情景,至于其他却都不记得了。
张扬道:“他自己知道吗?”
郭瑞阳正色道:“怕什么?就算乔书记在这里我一样会这么说,谁也不能忽略顾书记对咱们平海的贡献啊!”他问起张扬这次前来京城的原因。
查晋南道:“你叔叔和邱小姐把你送回来的和*图*书,说你喝多了酒!”
郭瑞阳陪梁天正喝了两杯道:“我真不是躲酒,进入今年酒量不停往下掉,前两天去医院体检,脂肪肝、胆囊炎、血压高、血糖高,我也明白,自个儿的毛病全都是公款吃喝落下的,可我的工作就是吃喝搞关系,不吃不喝什么事儿也办不成,梁省长,您得给我做主,省里是不是给我算个工伤啊!”
他们一桌七个人坐下,郭瑞阳让人先拿了一箱五粮液,梁天正也是出了名的海量,让所有人把杯子都满上,先干了三杯,梁天正向张扬亲切道:“我来京城之前,和宋省长喝了一场,席间提起你,宋省长也是倍感欣慰啊!”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所以梁天正会这样说。
张大官人喜孜孜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双手伏在双向盘上,习惯性的伸手向下拉想去调节座椅。
梁天正笑着点头道:“好提议!”
张大官人苦思冥想,逮着这种机会,不要白不要:“那啥……我看见剪刀门也不错!”
章碧君道:“这次我们并不要求你从事太危险的工作,你只要帮我们调查清楚刘庆荣到底在进行何种行动,查晋北、邱凤仙两人和谍报工作有没有关系?这件事对你并不困难吧?”
章碧君递给张扬几张照片,第一张是查晋北,第二张是查晋北和邱凤仙的合影,第三张是查晋北和一名男子手挽手站在埃菲尔铁塔下的合影,照片上的查晋北笑得很开心,另外那名男子张扬并没有见过,章碧君道:“查晋北和邱凤仙你应该认识,邱凤仙是台湾钻石王朝当家人邱作栋的女儿,她的爷爷是国民党知名将领丘鹤生。”
张扬笑道:“梁叔,您别夺我,我惭愧着呢,到现在才混了个副处,进步太慢!”
张扬笑道:“老一套,又用这种方法恐吓我!”
“你不想她冒险,倒是挺喜欢把我往火坑里推!”
梁天正哈哈大笑,上前抓住张扬的手:“我正说呢,这帮驻京办的没有一个好酒量,郭瑞阳的酒量也每况愈下,你陪我喝,真是雪中送炭!
张扬伸出手去:“小姐,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张大官人是个很懂情趣的人,这厮的表现只会让氛围更加的完美,在查薇的心中编制一个最完美的景象。
张大官人对在这里修车还是很有抵触的,天知道这帮人会不会在自己车内装上摄像头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在赵军面前他也没必要掩饰,提醒赵军道:“千万别在我车上动手脚啊!”
章碧君用手指着第三张照片上的男子:“这个人你没见过,他叫刘庆荣,是星钻集团的首席设计师,查晋北在欧洲求学时候认识的,刘庆荣出生在台湾,三岁时随同父母移民法国,在少年时就表现出过人的艺术天赋,十六岁时就进入法兰西国立艺术学院学习,后来又先后前往美国、意大利、等多个时尚之都深造,二十五岁的时候认识查晋北,并和他成为知己好友,查晋北成立星钻集团,和台湾钻石王朝合作,刘庆荣居功至伟。”
郭瑞阳道:“不麻烦,梁副省长也来了,刚好一起吃饭!”
查薇望了望阳光明媚的窗外,怅然若失道:“难道……只是一个梦?”
梁天正哈哈大笑:“你才多大就已经是副处了,你要是惭愧,我们中的有些人不得更加难过?”
张扬去国安总部面见了章碧君,审慎考虑之后,他决定接受国安的任务,这也早就在章碧君的预料之中。
张扬走入主任办公室,郭瑞阳装出喜出望外的样子,伸出双手迎了上去:“张老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张扬笑道:“星钻将分店开到了江城,他在店址方面遇到了一些麻烦,我帮他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