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9章 隔山打牛

张扬小声道:“这事儿防不胜防!哪年高考没有作弊的啊!”他从心底还是没把这件事看得多严重。
宋怀明忍不住道:“张扬,你这是什么态度,出了问题就去找别人的毛病!你是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出了事情先要考虑到自身的责任,如果你切实的把教育工作给抓好,把高考当成一件重要事去办,会发生这种事情吗?”
理清楚这件事的头绪之后,张扬先给陈绍斌打了个电话,现在这么多记者汇集丰泽,大有要把高考舞弊事件宣传成为新闻热点的势头,这可不好,舆论声势一旦造出去,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严重,想要解决事情的难度就会变得越来越大,这是张扬从多次突发事件之中得出的结论。
赵季廷淡然道:“哦?”他对这起事件还是很了解的。
宋怀明虽然把这件事看得很透,可是他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惊动省委书记乔振梁。当天的省常委会议要结束的时候,乔振梁提起了丰泽高考舞弊事件,乔振梁道:“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在平海发生了一件让我们整个平海教育界蒙羞的事情,有五名替考者被当场抓住!”
宋怀明的这一手起到了明显的作用,高考进入第二天,平海省有七个城市被查到33作弊事件,涉及人员41人,其中代考4人,这一数字让平海省教育厅厅长薛国元一筹莫展,所有人都看出两位大佬在借着丰泽高考舞弊事件进行博弈,可倒霉的是,他们为什么把着眼点选在了教育这一块,为什么要选择自己的领域?你们两人闹是你们两人的事情,没必要伤害这么多的无辜,薛国元认为自己很无辜。
张扬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虽说宋怀明是自己的未来老岳父,可毕竟是未来的,自己遇到麻烦找人家总不是那么回事儿。
张扬道:“是不是只有这五名替考者?”
欧阳如夏自杀之后,赵海卫因为策划绑架入狱,后来经过审讯证明他和轮奸欧阳如夏一案无关,可他仍然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赵季廷的妻子李萍因为知道儿子入狱的消息,精神倍受打击,原本控制住的病情再度恶化,上个月已经去世了。
张扬和陈绍斌通话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决定给宋怀明打这个电话,如果事情限制在江城范围内,他可以不必惊动宋怀明,可这件事已经被直接捅到了平海教育厅,这已经超出了张扬的个人能力范围之内,他必须要借助其他的力量,未来岳父宋怀明无疑成为了他的第一选择。
赵季廷反问道:“领导者需要一碗水端平吗?又有哪个领导者能够真正做到一碗水端平,如果他想做一件事,需要向你解释吗?”
薛国元道:“宋省长下达的这个通知起到了他想要的效果,现在平海大部分城市都抓到了作弊的事情,应该论到乔书记棘手了,身为领导者,一碗水必须端平了,丰泽的事情如果处理过重,宋省长就会有话说。”
宋怀明淡然道:“责任是一回事,斗争又是另外一回事,政治斗争也是一门艺术!”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点了点头。
程焱东叹了口气道:“哪有那么容易?不过……”
张扬道:“警察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可政治很多时候不需要证据!”
张扬玩味着莫须有这三个字,唇角露出一丝深不可测的笑容。
张扬内心微微一怔,旋即就明白了宋怀明这番话的用意,假如被剧毒的毒蛇咬中手指头,如果第一时间切掉被咬中的地方,毒性不至于蔓延到身体的其他部和_图_书位,至少可以保全性命。宋怀明在提醒自己当机立断,弃卒保帅。
钟培元一旁听着,心中知道,省长大人生气了,他这一手不仅仅是为了严肃考场纪律,似乎还有另外一层的目的,舞弊事件每年都有,这件事是根本不可能杜绝的,宋省长特意强调考场巡视,作弊者会不会越抓越多。钟培元想到这里,忽然明白,宋省长就是想借着这件事把事情捅大,你乔书记不是想在丰泽舞弊案上借题发挥吗?我就给你来一个变本加厉,只要铁下心去查,我不信在平海查不到其他的作弊事件,你说丰泽的事情让整个平海教育界蒙羞,我就让你看看,平海教育界蒙羞的事情不止这一件。
赵季廷道:“作弊本身就是不对的,严格考场纪律,狠抓这些违纪行为是应该值得提倡的!”
程焱东点了点头道:“应该说这种可能性最大,我查过赵福成历届带高考毕业班的成绩,在丰泽一中十分的突出,近六年来他年年都被评为丰泽市先进教师,还被评为江城先进教育工作者三次,这样的优秀教师可以说是丰泽一中的代表人物。”
赵季廷没说话,夹了颗花生放在嘴里慢慢咀嚼。旁观者清,身为省常委,他目绪了乔振梁和宋怀明之间兵不血刃的战争,自然能够看透这次高考风云的本质。乔振梁强调对丰泽舞弊案严格处理绝不姑息并没有任何的错误,作为领导者理应作出这样的决策。宋怀明下达通知要求平海省内加强高考纪律,严格监察巡视制度也没有错。舞弊本身就不值得提倡,可是这样一来却让整个平海教育界风声鹤唳,连累的这帮主管分管领导人人自危。
倒上三杯酒,三人喝了一杯,赵季廷开门见山道:“你们两人来得这么突然,应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常委们心知肚明,丰泽主管教育的是张扬,而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乔振梁借着这件事敲打张扬,那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要借着这件事给宋怀明点颜色看看,让平海体制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平海的一把手是谁?
宋怀明道:“今天怎么有空给我电话?”
程焱东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反正赵福成承认的就这么多!”
薛国元苦笑道:“平时让他们提升教学质量不见这么厉害,抓作弊倒是很有本事!”
宋怀明道:“一定要处理好运件事,稳定师生的情绪。”他停顿了一下忽然道:“假如你在荒野中,突然被剧毒的毒蛇咬中了手指头你怎么办?”
陈平潮有些奇怪,停下脚步,宋怀明却没有减慢他的步伐,继续向前走去。
薛国元道:“到领导家里来做客,哪有空手的道理?”李新元跟着点了点头:“带的东西不多,构不成行贿!”
赵季廷淡然道:“再大的事情从发展的观点来看,只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保持好自己的心态,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宋怀明叹了口气道:“你啊!”
宋怀明道:“有什么事情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李新元和薛国元一起去找了常务副省长赵季廷,他们三人当年都是老书记顾允知提拔起来的,彼此的关系很近,赵季廷自从欧阳如夏死后,在政治上就一蹶不振,可他的位置毕竟摆在那里,三人的关系也没有因此而疏远,平时一有时间就会聚在一起小酌几杯。
张扬道:“如果赵福成作弊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搞,那么孟宗贵对这种事会不会知情?”
公安局长程焱东的调查仍然没有太多的进展,他专门来张扬的办m•hetushu•com公室向张扬汇报:“赵福成已经承认了,是他策划了这次的替考事件,几名找他联系这件事的学生家长也被我们找到了,赵福成一共收取了五万块钱的好处费,如果那些学生顺利考上大学,每位替考者都可以获得一万人民币的报酬。”
张扬抿了抿嘴唇道:“我从不逃避责任!”
张扬道:“我不管什么被动不被动,这辞职信你给我拿回去,平海哪年不出几件高考作弊的事儿,今年发生在丰泽,拿作弊说事,好!我倒要看看,这些阴谋家能够闹出多大的动静!”
赵季廷道:“我知道,你们都很郁闷,这次高风波肯定会涉及到你们,作为主管和分管领导,你们是没办法逃避责任的,可既然你们认清了主要矛盾,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赵季廷笑道:“看来你们教育系统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真的抓出成效了。”
李新元叹了口气道:“顾书记退得太早了!”这句话等于把事情挑明了,他对现在两位大佬之间的博弈很有怨念。
张扬道:“宋叔叔,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处理好,尽量控制住影响,让丰泽的高考秩序稳定,作弊者和相关人员已经被控制了,具体案情正在进一步调查中,至于责任,等到高考之后,我绝不会推卸!”
赵季廷笑了笑依然没有说话。
张扬摇了摇头道,把辞职信推给常凌峰道:“我不接受,现在你辞职等于认输,这件事摆明了有人在背后做文章,这个举报者处心积虑的搞出这场风波,其目的就是想让你下台,让我难看。”
李新无道:“说句不该说的话,丰泽分管教育的是张扬,他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乔书记在会上强调严格处理绝不姑息,真正的用意大家都清楚。”
张扬道:“现在就剩下了一种可能,赵福成自己泄露了消息!”
张扬礼貌的叫了声宋叔叔。
赵季廷心中明白李新元想问的是什么,可嘴上却装出不明白的样子:“什么我怎么看?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
三人的关系很熟,都没有掖着藏着的必要,李新元叹了口气道:“还不是高考舞弊的事情给闹的?昨天丰泽抓到了五个乔书记要求严办,宋省长勒令要严格考场纪律和监察巡视,通知下达之后,今天就起到了效果。”
李新元和薛国元都沉默了下去。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我同意乔书记的说法,一年一度的高考在全国的影响都很大,丰泽出了这样的事情,让整个平海为之蒙羞,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亡羊补牢,高考还要继续进行,以后还有两天的时间,我们要从中吸取教训,确保同类的事情不再发生!”
程焱东继续道:“还有一种可能是替考的这些大学生走漏了风声,这也可以基本上排除,这些大学生和拿生家长有着惊人的类似,也是和赵福成单线联系,他们彼此之间虽然认识,可都是走入考场之后才知道对方也是来替考的,被抓住之后的后果他们都清楚,谁也不敢拿这件事当儿戏。”
张扬陷入短时间的沉默之中,程焱东分析的很有道理,如果说替考作弊是教育界的潜规则,担任丰泽一中校长多年的孟宗贵显然熟知这一规则,他虽然离开了校长的岗位,未必代表他不知道赵福成在做什么?自己在丰泽教育界的仇人并不多,孟宗贵应该算得上一个这次矛头直按指向自己,这厮显然具有着极大的可疑性。
程焱东轻声道:“那不就是莫须有?”
乔振梁静静看着宋怀www.hetushu.com明,想要管理好一个省,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当好一把手,仅仅依靠平易近人是不够的,以德服人那是对待老百姓,对于这些政治上的高手,最有效地办法就是立威,想要立自己的威风就必须要挫他人之锐气,平海唯一能和自己对抗的就是宋怀明,乔振梁并非是有意树敌,这是必经的步骤,他要让宋怀明安于现在的位置,要让宋怀明老老实实的当好自己的副手,乔振梁对张扬是没有任何敌意的,可在舞弊这件事情上,他仍然要大张旗鼓的敲打一下,敲打的真正目标并非张扬,而是省长宋怀明,张扬只是一个道具而已,隔山打牛,目标虽然是牛,可这一拳却要真真正正的落在山体之上。
张扬道:“凌峰,高考每年一届,哪年不出几个作弊的?又有多少校长因为作弊事件而辞职?”
赵季廷才四十五岁,却在这短短半年之间老去,过去乌黑的头发也已经花白,精神也大不如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从未有过的低调,要知道他过去曾经是雄辩之才,顾允知最欣赏的就是他的口才。
宋怀明要求教育厅加强各地考场巡视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乔振梁的耳朵里,乔振梁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笑了起来,乔振梁有个特点,开心的时候会笑,不开心的时候也会笑,两者最大的不同是,他不开心笑的时候,眼睛很冷,没有丝毫的笑意。宋怀明很不简单,他识破了自己的意图,在这件事上,他想要保护张扬,却又不好做得那么明显,所以他才想出这个办法,其用意是查出更多的高考舞弊事件,分散公众的注意力,让处于风口浪尖的张扬得以喘息。
薛国元道:“今天查出了33起作弊事件!涉及人员已经达到了41人!”
程焱东道:“我随便说说罢了,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们做警察的本不该乱说!”
张扬明白常凌峰的意思,常凌峰是想牺牲他自己来保全张扬,避免这件事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化,以至于牵涉更多。其实在和宋怀明通话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意思。
回到办公室,宋怀明向秘书钟培元道:“小钟,我让你查的事情查清了没有?”
程焱东道:“虽然不知道谁是举报者,可这个举报者一定很清楚替考的内幕,有三种可能,一是学生家长泄露了消息,这一点经过我的审讯首先可以排除,这件事关乎于他们孩子未来的前途,他们都是单线和赵福成联系,彼此之间互不知情,我相信消息从他们这边泄露出去的可能性很小。”
宋怀明淡然一笑:“既然压不住,何须要压?顺其自然就是!”
常凌峰道:“这次不一样,五名学生替考,全都发生在丰泽一中,现在记者们的文章已经开始在教育制度上找根源了。”
常凌峰道:“省教育厅刚刚下了加强各地高考考场监察及巡视的通知书,这就证明,事情已经惊动了省里,如果我们不能作出及时的反应和应对,局面会变得越发被动。”
李新无道:“问题是我们现在是坐在船上,风浪太大了,只怕坐不稳!”
常凌峰道:“既然你看得这么清楚,为什么还要反对?我辞职之后,从根源上就解决了这件事,舞弊事件的责任我来承担,那些想要搬弄是非的小人就不再有机会。”
陈绍斌在上次辞职风波之后,就投入股市期货中,经过上次的事情,他和张扬的友谊更加深厚,张扬只要开口,他自然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利用老爷子省委宣传部长陈平潮的影响力,让舆论方面尽量控制尺度。
散会的时候,hetushu.com宋怀明和陈平潮并肩离开,宋怀明道:“听说丰泽博高考舞弊事件已经成了新闻热点?”
乔振梁道:“这件事一定要严格查办,涉案人员必须严加处理,对相关责任人员绝不姑息!”乔振梁的这番话宛如重锤般击落在每个人的心底。
张扬道:“我知道不是小事,可这件事有些蹊跷,举报者早就知道有人替考,可他非得要等到事情生之后再举报,明明可以提前阻止这件事,他偏偏不去做,根本是想制造事端!”
赵季廷笑了一声,情绪却不是那么高涨,邀请两人来到餐厅坐下,赵季廷果然准备好了小菜,让保姆把他们两人带来的菜拿去厨房内装盘。
张扬在省教育厅并没有熟人,和陈绍斌交流之后,陈绍斌提醒他,可以去找宋怀明,毕竟宋怀明是他的未来岳父,就算不方便出面,指点张扬应该怎么做还是可以做到的。
程焱东道:“各行各业都有潜规则,隔行如隔山,我不知道!”他这句话说得很委婉,可已经在向张扬暗示什么。
副省长李新元也很郁闷,他分管的是教育口,每年高考他都很紧张,生怕出什么岔子,毕竟只有到高考的时候,全社会才会把目光都聚集在教育上,领导们也真真正正的去重视教育,好在平海的教育一直都走在全国前列,别的不说,高考录取分数线就能表现出来,就算是大专过线生放在西南西北地区,肯定就是北大清华的苗子,可今年的高考刚刚开始就出了丰泽舞弊案,宋省长震怒之下要求加大监管巡视,这倒好,事情越查越大。李新元从昨天开始就吃不下睡不香,不知怎么,他忽然想起了康熙辛卯科场案,两者性质虽然不同,可他总把两件事往一处想。
来自高层的任何风吹草动,在下面表现出的就可能是惊涛骇浪。张扬接到省教育厅下通知的同时,常凌峰也将辞职书递到了他的手里。
张扬的本意并不想求助于宋怀明,可现在事情已经越闹越大了,张扬也相信乔振梁本身对自己并无成见,可是他要利用自己敲打宋怀明,宋怀明对他的保护并不仅仅走出于袒护和关爱,在政治上,身为平海省长的宋怀明绝不会轻易认输。
张扬看了看这份辞职书:“现在不是工作时间!”
宋怀明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办公室内,他的秘书钟培元拿着重要的文件让他批示。宋怀明听到张扬的声音,摆了摆手,示意钟培元从办公室先出去。
宋怀明虽然嘴上没说,可是他心底却赞同张扬的阴谋论,这次的舞弊案没有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次有蓄谋有计划的行为。
突然增加的舞弊数字让张扬意识到,宋怀明开始行动了,他在用这种曲线的方式巧妙的保护自己。
常凌峰道:“有什么分别,反正都是这个结果。”他将整件事看得很清楚,这场风浪蓄谋而来,如果自己不做出果断的选择,只会连累张扬。
张扬这才把发生在丰泽的事情简略向宋怀明说了一遍,宋怀明并不知道这件事,心中颇感差异,他皱了皱眉头道:“高考舞弊,这可不是小事!”
李新元和薛国元两人带了酒菜过来,赵季廷把两位老朋友迎入房内,微笑道:“你们来还带怎么东西,我准备菜了!”
李新无道:“季廷,政治斗争的结果有很多种,有胜败,也有打和,如果这次的事情打和了,就得有人出来背这个黑锅,事情闹得越大……”说到这里他停下了,又叹了口气。
李新元叫苦不迭道:“抓违纪是不错,可咱们省这么一搞,全国教育界都把目光放在咱们这儿了和*图*书,到今天已经抓住快五十名作弊者了,明天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被抓!平海教育水平过去一直都是名列前茅,这下好了,成全国教育界的笑柄了。”
张扬低声道:“焱东,你这么一说,我倒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张扬绝不会坐以待毙,无论乔振梁和宋怀明之间谁胜谁败,身为丰泽分管教育的副市长,他都将承担一定的责任,他的脸上也不会好看。张扬不怕承担责任,可他咽不下这口气,他要找出背后的这个阴谋者,他要把举报者挖出来。
张扬道:“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坚持认为这件事是个阴谋,而且他们冲的并不是你,就算你辞了职,某些阴谋家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也不会罢休,这么多新闻媒体都一窝蜂的来到丰泽,目的就是为了制造影响,让我难堪,壮士断腕、弃卒保帅,谁都懂,可事情没发展到那种地步。”
张扬冷冷道:“现在证明,他的成绩水分很大!”他起身在办公室里走了两步,低声道:“焱东,赵福成这个人有什么朋友?”
宋怀明内心一怔,这件事的确性质严重,可也没严重到让乔振梁在常委会上拿出来讨论的地步,宋怀明很快就意识到,乔振梁提出这件事的本意,自从乔振梁来到平海之后,两人之间表面上还是相安无事,乔振梁大面上表现的极其和蔼,平易近人,可宋怀明却明白,乔振梁出来平海,他必须要有一个了解适应期,在了解情况之后,必然会展开手段显露出他的威势。乔振梁重点提出丰泽高考舞弊事件,很可能要由这件事入手立威。
丰泽舞弊案并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事件,从举报开始,一切都在向影响更大化发展,张扬在体制中打拼也有不短时间了,这样的事情他并非第一次经历,宋怀明和乔振梁之间的博弈,虽然借口是因为他,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他们之间的矛盾早晚会爆,两个强势的人物在一起必将火花四溅。
张扬道:“有没有查到举报者是谁?”
在平海两位大佬的悄然博弈之下,平海有史以来最严厉的一次高考整风行动开始了。
程焱东道:“他和丰泽一中原校长孟宗贵的关系很好,很多人都认为,他能够获得这么多的先进称号,成为丰泽一中树立的典型和孟宗贵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赵季廷道:“有什么好笑?每年高考,哪个省市没有作弊的?照你的话说,严格考场纪律反而是不对了,反而是要落下笑柄,难道放任考生去作弊才值得提倡吗?
薛国元道:“咱们都是多年的朋友,有些话不该说,可我还是说出来,这次教育系统之所以掀起这么大的风浪,从根本上是因为乔书记和宋省长在暗中角力!”
宋怀明点了点头,拿起电话,他拨通了省教育厅厅长薛国元的电话,宋怀明的意思很简单,贯彻乔书记的指示,让省教育厅加强高考考场秩序监测,在平海各地大力加强考场巡视,严肃考场纪律,务必要保证接下来两天的高考顺利进行。
张扬看了看他,用目光鼓励他接着说下去。
李新元抿了口酒,摇了摇头道:“季廷啊,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你怎么看?”
陈平潮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道:“压不住!”虽然张扬通过儿子给他打了招呼,可陈平潮从刚才的常委会上已经感觉到了风雨欲来的征兆,他如果干预的大明显,说不定会触怒乔振梁,这件事让陈平潮感到很棘手。
钟培元点了点头道:“查清楚了,平海近五年内都有高考舞弊事件,不过集体替考的事情还是在七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