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0章 积极应对

章睿融不无嗔怪的看了张扬一眼,归根结底常凌峰还是被他连累。
常凌峰笑道:“身为一校之长,我当然要承担责任!”
孙东强皱了皱眉头道:“我没这个意思,出了问题,大家一起商量,找出最好的解决办法,不是让哪一个人去承担责任,却背黑锅的问题。”他的这句话听起来还多少有那么点阶级感情。
张扬这才指了指沙发道:“坐!”
刘强点了点头,笑道:“刚刚接到消息,今天平海全省一共发现了33起作弊事件,目前涉及人员已经达到41人。”
孟宗贵看到两人的模样,吓得魂不附体,两腿不断打颤:“你们是谁?抓……抓我干什么?我……我没钱……没钱……”
章睿融将录音带在他面前摇晃了一下:“有了证据是不是要利用一下?”
张扬道:“沈书记可否说得明白一点?”
沈庆华正在盘算着怎样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张扬来了,按理说教育系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早就该来向沈庆华当面交代情况,可他回来已经是第三天了,这才想起来到市委书记面前交代。
张扬照着孟宗贵的脑袋很拍了一巴掌:“麻痹的,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做坏事之前也不称称你自己的斤两!”
张扬道:“我前天就回来了,您去了江城开会,所以没机会向您汇报,昨天又忙着调查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所以也没来!”
章睿融也发现了,反转刀背在孟宗贵脸上狠扇了一下,打得孟宗贵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恶心,废物!”
“那你为什么不在事情出现之前举报,非要等作弊发生之后才进行举报?”
张扬反问道:“什么怎么办?”
“跟谁谈判?”
孙东强连连答应。
孟宗贵道:“我没打算害人,我就是看不惯高考作弊……我是一个教育工作者,我对这种……这种不正之风深恶痛绝……我……”
程焱东走出办公室刚好和刘强相遇,笑着向刘强点了点头。
“当然是我们的沈书记!”
章睿融怒道:“这个举报者太可恶了,他明明可以制止这起作弊,却偏偏听之任之,非要等到作弊成为事实才去举报,他根本是处心积虑制造事端。”
孟宗贵哆哆嗦嗦道:“你是谁……你……”
张扬淡然笑道:“沈书记,您先别忙着往我头上扣帽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我不会推卸,可这件事明显有人在捣鬼!”
孟宗贵刚一恢复自由就没命叫道:“救命……救命……”
刘强内心一怔,慌忙解释道:“张市长,出事之后,我第一时间赶去了现场,因为你在出差,所以不想打扰你,本以为我可以处理这件事,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如此严重,这才给你打了电话。”
沈庆华道:“还是推卸责任,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到现在你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想到的都是别人的错误,外部的原因,我们共产党员的作风不应该是这样,小张,你还是从自身找原因吧,我问你,舞弊事件发生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你有没有任何的处理措施?有没有相应的应对方法?”
张扬咧开嘴笑道:“这年月干绑匪不如当干部有前途!”
章睿融抽出军刀作势要向孟宗贵刺下去,吓得孟宗贵惨叫一声,紧紧闭上了双眼,刀锋在距离孟宗贵还有两厘米处停下,张扬闻到一股骚味儿,垂目望去,发现孟宗贵竟然被吓尿了。
章睿融向张扬道:“他说不知道!”
刘强道:“事情发生在丰泽一中,丰泽一中就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张扬指了指桌上的黑和*图*书丝袜:“我要找出举报人!”
可随即张扬又道:“我没答应!”
“行动?”章睿融有些迷惑。
张扬道:“正常程序了,影响这么大,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肯定是要进去蹲几年,最可怜的是那几名学生,一个轻率的决定,把自己的未来全都葬送了。”
张扬道:“不能确定,不过八九不离十!现在手头还缺一些工具!”张大官人坏坏一笑:“你比我懂行,手里应该有些常用的谍报工具吧?”
从张扬返回丰泽,孙东强还没有和张扬正式谈过,昨天的市长会议,张扬也没有参加,孙东强的态度还是很和蔼的,接连经历了几件事之后,他开始明白,自己没必要急于把张扬推到敌对的立场上,历史的经验告诉他,张扬没那么容易被打倒,这次发生在丰泽一中的舞弊案,显然是针对张扬的,按照孙东强过去的做法,这种时候,他十有八九会选择落井下石,可自从和岳父谈话之后,孙东强的心态已经悄然产生了变化,他宁愿采取静观其变的策略,不到最后一刻,还真不好做出抉择。
常凌峰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他抬起头,这才看到章睿融站在门外,手中端着饭盒,俏脸之上的表情充满了关切。常凌峰向她笑了笑:“小章,进来!”
孟宗贵吓得魂飞魄散:“我说……我全都说……是我……是。”
“你不想帮他干嘛找我兴师问罪啊?”章睿融顿时语赛,俏脸憋得通红。
张扬道:“回头找个公话亭报警,让公安把他带回去!”
张扬笑道:“你来的正好,我今晚想采取行动,还缺一帮手!”
张扬对这厮的来访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开心,皱了皱眉头道:“找我有事?”
夜色笼罩丰泽一中的整个校园,常凌峰依然坐在校长办公室内,他的辞职被张扬拒绝,可他却清楚,无论张扬的意愿如何,这次的事情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张扬是个不肯服输的人,他之所以拒绝自己的辞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常凌峰的目光落在墙上七月八日,明天将会是高考的最后一天,顺利完成高考之后,无论张扬坚持与否,他都会辞去校长之职,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张扬所面临的压力。
孟宗贵鼻涕眼泪一起都流了出来:“两位大……大……哥……你们饶了我,要多少钱,我……我砸锅卖铁也给你们凑出来……”
开车的是章睿融,她不禁笑道:“想不到你绑架水准还真是专业!”
章睿融点了点头道:“他应该记不起今晚发生的事情。”
刘强这边刚走,市长孙东强的秘书翟亮过来请张扬,被张扬敲打了几次之后,翟亮乖巧了许多,进门之前首先敲了敲门,走进来后礼貌的叫了声张市长,张扬对他目前的表现还是满意的。
“没有我看到的这么简单?那你说说有多复杂?有了点成绩就沾沾自喜,出了问题就忙着脱开关系,推卸责任,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章睿融掏出手枪抵在孟宗青的脑袋上:“说,你还有什么坏事没交代!
张扬道:“影响已经扩大化了,那帮记者早就把这件事给捅出去了,省内大小报纸全都报道了,电视台昨晚也把新闻播出来了!”说起这件事张扬不由得有些着恼,陈绍斌的话显然没起到太大的作用,他老爷子平海宣传部长陈平潮应该没有过问这件事,对新闻的放任才造成了眼前的局面。
打开孟宗贵的手铐,张扬和章睿融两人来到面包车内,张扬道:“那针有效吗?”
张扬道:“你认为这hetushu.com次的事情仅仅是针对赵福成的?”
沈庆华道:“常凌峰是你推荐的,他根本就是一个外行,用一个外行担任丰泽一中的校长,本身就埋下了隐患,现在你仍然让他在丰泽一中校长的位置上呆着!连一个说法都没有,是不是一种袒护?是不是一种不作为?”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心中却道:“你狗日的十有八九想害我!他轻声道:“算了,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解决问题,照你看,到底是谁举报的这件事?”
章睿融认为常凌峰之所以想要辞职全都是要替张扬承担责任,她为常凌峰感到委屈,为常凌峰感到不值,所以她找上了张扬。
孟宗贵惨叫道:“不要……我知道错了……我恨得是张扬……我和常凌峰没仇没怨的,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害他……”
张扬道:“你好像很高兴?”
张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时间差不多了!行动!”
看到章睿融气呼呼的表情,张扬就猜到了她此来的目的,不禁笑道:“找我有事?”
孟宗贵哀嚎着想跑,被章睿融照着肚子狠踹了一脚,痛得孟宗贵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张扬道:“你搞清楚情况再来兴师问罪,他找我辞职了,被我拒绝,这件事是冲我来的,又不是冲他,凭什么让他承担责任?”
望着丰泽一中校园内的灯火,孟宗贵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这笑容中包含了说不出的怨毒,带着怨毒的心情,孟宗贵走入了教职工宿舍楼,刚刚走进楼道,他就感觉到身体被人点了一下,然后他软瘫着倒了下去。
章睿融敲开张扬在白鹭宾馆的房门时,张扬正在准备。
章睿融道:“如果不是为了帮张扬,咱们才不会来到丰泽这个鬼地方呢,什么丰泽一中的校长,我们根本不在乎!”
章睿融惊喜道:“你知道是谁?”
张扬走后,孙东强马上请示了岳父大人。
孟宗贵道:“我没……没得罪你们啊……”
刘强压低声音道:“仅仅处理赵福成一个人是不够的,公众不会满意,上级领导那里也很难交代!”张扬顿时明白了这厮的目的,他佯装糊涂道:“你给我个建议!”
刘强道:“大家都出事,这样外界的目光就不会只盯住丰泽!”
张扬冷笑了一声:“该怎么处理,我知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确保高考最后一天顺利进行,不要出任何的差错,至于该承担怎样的责任,等高考进行完之后,我们再谈!”
一句话把孙东强问得愣住了,过了好半天,他方才点了点头道:“我也觉着这件事有些不正常!”
章睿融冷冷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处心积虑的策划这件事,无非是想报复,你也曾经是一校之长,为人师表,怎么可以干出这么卑鄙无耻的事情?”
刘强从心底打了个冷颤,张扬的这句话等于表明了他的态度,他绝不会放过自己,张扬强调这次的作弊事件是整个丰泽教育界的事情,已经在暗示,他刘强的责任绝不会轻,刘强越想越是郁闷,甚至连留下来的勇气都没有了,他站起身道:“张市长,我先走了……局里还有个会要开!”
高考的第三天,平海省内的各大媒体都热闹了起来,最开始的时候是丰泽,现在整个平海作弊事件层出不穷,两位大佬的悄然博弈已经成为了自爆家丑,教育系统严格监察,媒体也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自由度,宣传部长陈平潮这次干脆听之任之,乔振梁和宋怀明之间的角力,自己可不适合参与,对媒体放任本身就是http://m.hetushu.com他的一种态度,你乔书记不是想严格处理,绝不姑息吗?现在平海省本届高考出了这么多的舞弊事件,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处理,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今次我就要让平海的媒体把家丑宣扬出去。
刘强慌忙道:“我知道我有责任,我会公开向全社会道歉……”
张扬目光古怪的看着刘强,在他的目光下,刘强显得有些不自然,干咳了一声道:“张市长知道了?”
章睿融道:“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你校长被免职了,所以你心里抱有怨恨,你想报复,利用这件事让常凌峰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张扬冷哼一声:“尽管叫,喊破喉咙也没人帮你!”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嘶哑,这是用了章睿融给他的变声喷雾剂后的效果。他抓起孟宗贵的头发粗暴的把孟宗贵从车上拖了下去。
张扬道:“沈书记,我是来向您汇报高考舞弊事件的!”
孟宗贵吓得额头上布满冷汗,张扬来到他面前,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身体压下去,望着飞速旋转的电锯,孟宗贵吓得大声惊叫起来:“我……我全都说……我全都说……”
一名黑衣人悄声无息的冲了上来,一把将孟宗贵的身体抱住,早已等候在楼前的面包车开了过来,黑衣人像抓小鸡一样把孟宗贵架起,拉入了面包车中,关上车门,低声道:“走!”
张扬冷冷道:“不送!”
面包车一直行驶到丰泽西郊一座废弃的家具厂,这是张大官人偶然发现的地方,周围没有人居住,家具厂的老板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现在厂里连一个人都没有了。
章睿融道:“要钱?你有多少钱啊?你这条命又能值多少钱?”
张扬忽然道:“作弊的事情发生之后,为什么你没有马上通知我?”
孟宗贵是个篮球爱好者,他当晚在丰泽体育馆打篮球,离开体育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从体育馆到丰泽一中并没有多远的距离,他一边走一边想,自己离开校长的位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沈庆华已经决定让他前往科委任职,孟宗贵对丰泽一中有着很深的感情,他认为丰泽一中之所以有今天,全都是因为自己努力的结果,现在的丰泽一中如同一棵硕果累累的果树,可是就在即将采摘的季节,他被从果园中赶了出去,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张扬。
沈庆华道:“有必要调查吗?事情不都是明摆着吗?小张!你这个假放得可真够长的,我并不想跟你谈什么组织纪律性,可你至少要把本职工作做好,身为文教卫生的分管领导,在高考这个节骨眼上,你请假去了京城,一去就是这么多天,你可能真的有急事去做,可在走之前,怎么也要把高考的准备工作搞好,现在好了,丰泽教育成了平海的一个大笑话,过去我们丰泽的教育水平始终位于江城前列,丰泽一中更是省重点中学,是我们丰泽的骄傲,代表着我们丰泽的形象,高考舞弊,五名学生代考,我们经营这么多年的教育形象,被这一件事就给彻底毁了!”
章睿融瞪了他一眼道:“你都不是组织上的人了,凭什么用组织上的东西?”
常凌峰淡然笑道:“我这个校长只是代理,还有一天,高考结束后,我就会交出我的权力!”
程焱东起身道:“我也该走了,我会继续查下去,希望能够再找到一些线索!”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强也笑了笑,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不错。
刘强道:“这我可猜不到,说不定赵福成得罪了什么人!”
张扬道:“这件事不仅仅是www.hetushu.com常凌峰一个人的责任,也不仅仅是丰泽一中的事情,而是丰泽整个教育界的事情!”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这厮的胆子实在太小了,他向章睿融使了一个眼色,章睿融拿出针筒扎在孟宗贵的脖子上,孟宗贵哆嗦了一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黑衣人掀开脸上的黑色丝袜,赫然露出年轻而英俊的面孔,这个突袭孟宗贵的不是别人,正是丰泽副市长张扬。
章睿融咬了咬樱唇道:“凭什么要你来承担责任?作弊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张扬拉下电锯的电源,电锯因为长期没有使用已经锈蚀,运转时发出刺耳的声音,张大官人拿起一根木棒,往电锯上一凑,那木棒瞬间变成两截,张扬故意道:“想不到这电锯还能用,不知道你的脖子比起木棒的硬度如何?”
“我凭什么要帮他?”
刘强道:“张市长,这次会怎么处理赵福成?”
孟宗贵涕泪直下:“赵福成过去就干过……我知道……”
章睿融笑得越发欢畅。
章睿融道:“你打算怎么办?”
沈庆华皱了皱眉头道:“真及时啊!”这句话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张扬道:“不跟他废话,这种人渣留在世上也是多余,我把他脑袋给切了!”他作势要摁孟宗贵的脑袋。
孙东强道:“沈书记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针对这件事做出表态!”
张扬淡然道:“你认为该怎么反应?”
张扬道:“大不了把我交代出去呗!”
沈庆华静静翻阅着报纸,平时他都喜欢先看人民日报,然后平海日报、江城日报、丰泽日报这样逐级阅读,可今天他的阅读顺序倒了过来,丰泽、江城、平海的媒体都重点报道了丰泽的这桩舞弊案,不过今天除了报道丰泽之外,还附带了其他城市的一些情况,江城也出了一桩舞弊事件,丰泽这个小老弟终于不孤单了。人倒霉的时候如果不能马上找到解决办法,就恨不能别人都和他一样倒霉,这心理很正常。沈庆华现在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一方面他因为丰泽舞弊案感觉到脸上无光,一方面又觉着这次是敲打张扬的好机会,你张扬是做出了一些成绩,可这次的失误就已经将你之前的功劳全部抹煞,我要把交给你的权力一样样的拿回来。
陈平潮对乔振梁的低头是迫不得已的,他虽然低头,可并不意味着他对乔振梁服气,乔振梁这次在丰泽舞弊案上的处理方法,仍然是借力打力隔山打牛,要处理张扬是假,给宋怀明点颜色看看是真,可宋怀明不是自己,人家有的是胆气,宋怀明就敢借着乔振梁的东风,把火给烧起来。陈平潮需要做的就是作壁上观,身为宣传部长,不约束媒体就是支持,陈平潮对媒体人士的能力很有信心,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火星,在他们报道之下也会成为燎原大火。
张扬冷冷道:“你他妈少跟我转移概念,到底是谁举报的?说!”他又将孟宗贵的头向下摁了一些。
张扬重新将丝袜套好,章睿融也学着他的样子用丝袜蒙面,张扬扬起手,啪!地就是一个大耳瓜子落了下去,打得孟宗贵一声惨呼,同时用手指一戳解开了他的穴道。
张扬道:“沈书记,我不是来推卸责任的,可这件事并没有你看到的这么简单!”
刘强跟着叹息了两声。
孟宗贵此时已经被吓得几乎崩溃,哀嚎道:“我……我还收过钱……谢德标盖教学楼的时候……给了我五万块……我……有罪……”
赵洋林对女婿目前的表现表示满意,他低声道:“越是风雨飘摇的时候,越是要把握好自己,要学m.hetushu•com会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待问题。”
孙东强听完道:“张扬,这件事要加紧处理,避免事件的影响扩大化,否则只会越来越难以收拾!”
刘强心头一松。
章睿融来到他面前,将为他打来的饭菜放在办公桌上,不无嗔怪道:“工作要紧,饭也要吃!你身体本来就不好,饿坏了身体,谁来管理学校?”
沈庆华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善,倘若是丰泽的其他干部看到沈庆华这幅模样,肯定会心惊肉跳,可张大官人不是普通人,沈庆华那点官威还真没被他当成一回事儿。
张扬大吼道:“说!”
陈平潮在内心中对乔振梁是充满怨念的,上次儿子陈绍斌和乔振梁的侄子乔鹏飞发生冲突,最终以他低头妥协而告终,可儿子要比自己这个当老子的硬气得多,陈绍斌辞了职,经历了这一事件,这小子仿佛像变了一个人,长大了许多。
张扬道:“你不想帮常凌峰?”
赵洋林冷笑了一声道:“他是个政治老手,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应该保持沉默!东强,丰泽舞弊事件闹得很大,省里都知道了,乔书记在常委会上公开表示要严格查办,绝不姑息,宋省长也下达了严肃考场纪律的通知,事情最后究竟发展到何种地步,很难预见,所以你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卷入无谓的斗争中。”
章睿融道:“你做过什么亏心事你自己清楚!林方白那孩子得罪你了?你举报他干什么?”林方白也是五名替考者之一,章睿融这么说意在套出孟宗贵的实话。
章睿融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了,俏脸不觉一红,声如蚊呐道:“你吃饭吧,我先走了!”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常凌峰的办公室。
刘强有些不自然的坐下了,两只手握在一起,他的不自然是因为张扬的目光而引起,只觉着张扬的两道目光宛如刀锋一般刺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到如坐针毡。
常凌峰道:“政治就是这个样子,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秘书傅长征进来通报说,教育局长刘强来了。
张扬笑道:“这种证据见不得光,不过有了它就有了谈判的资本!”
章昝融道:“你还知道!你说,这件事到底怎么办?”
张扬拖着孟宗贵来到车间里,章睿融铐住他的一只手,另外一只手铐在铁柱上。
孙东强问了一下事情目前的进展情况,张扬简略的向他汇报了一遍。其实情况孙东强大都了解,但是他还是享受张扬向他汇报的过程,心说你丫牛逼是不?再牛逼也得老老实实向我汇报工作,再牛逼也是我下级,这多少有点精神胜利法的味道,但孙东强也只能从其中找到一些安慰。他掩饰的很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得意,否则张大官人要是看出来了,少不了又要给他难堪。
刘强的表情又化成愕然。
刘强沉默了下去,瞎子也能看出来这次的矛头直指张扬,直指整个丰泽的教育界,他低声道:“张市长,丰泽一中的这件事影响很坏,外界舆论都集中在这件事上,我们应该有所反应了。”
张扬道:“常凌峰找我辞职了!”
常凌峰听到章睿融一口一个我们,心中生出一阵温暖,患难之时能有伊人相伴,这种幸福感是难以形容的。
孟宗贵颤声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章睿融道:“你凭什么拿常凌峰当挡箭牌?”
孙东强叹了口气道:“一定要尽快处理,给公众一个交代,给全社会一个交代!”
张扬道:“孙市长,你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公平的说,你认为这件事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捣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