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4章 土霸王

张扬也没忘记冯璐他们提起的杨文月,他有杨峰的电话,和杨峰联系了一下,让他重点关注发生在车子河村的这件事,杨峰对张扬的要求自然满口应承。
姚建设听得有些不耐烦,瞪了女人一眼道:“你有完没完?”
徐福成慌忙摇头道:“我不认识你……”这句话说出来又觉着有些不妥,慌忙改口道:“我认识,认识!”
徐福成一旁介绍道:“张副市长,这就是车子河村的党支部书记姚建设!”
姚家几个兄弟都愣了,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丰泽的副市长,周围的村民也想不通,副市长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来到他们这个小村子?
那中年男子站了起来:“俺是她爹……”出于对女儿的担心,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张扬把目光转向冯璐,他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扬冷笑道:“看来你爹妈没教好你,做人要积点口德!我来教你!”张扬说完,手中菜刀来回挥舞,只听到劈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张扬用刀身侧面左右抽打姚建强的脸颊,用菜刀搧耳光多数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能用菜刀搧出这样的动静也只有张大官人才能办到。
这两辆警车是丰泽市局的,张扬和丰泽公安局长程焱东通话之后,程焱东马上派人调查这件事,他害怕张扬一个人来到车子河村可能有所闪失,于是让丘金柱带了一个调查组随后前来。
张扬虽然对冯璐说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可他仍然表现出十足的耐心,轻声道:“怎么了?”
张扬微笑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张扬道:“杨文月是怎么回事?人家好好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变成了那个样子?”
张扬从李当阳的手中将菜刀轻轻夺了下来,平静望着姚建强,反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副市长来了,正在村支部办公楼等着呢,镇派出所的徐所长也来了,让你赶紧过去!”
张扬来到急诊室一问,果然有个叫杨文月的女孩子在两个小时前被人送来了,现在已经进了手术室。
丘金柱带着八名警员来到这里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他让手下警员搜集现场证据。
姚建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张扬一脚给踹飞了,这张脸可挂不住,他吼叫道:“一起上,做了这狗日的!”
围拢他们的那群人轰然大笑起来,一个赤裸着上身,胸膛上纹着一条青龙的壮汉握着一条铁根站了出来,指着李当阳道:“麻痹的,什么玩意儿,你们这帮小兔崽子也敢上门找茬,信不信我把你们填到车子河里喂王八!”此人就是村支书姚建设的弟弟姚建强。
张扬点了点头,正准备走,又多问了一句:“谁啊?”
车子河村党支部书记姚建设此时正坐在空调房间内,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看着电视,他老婆在一旁唠叨着,无非是他只顾着兄弟几个不管她娘家。
冯璐点了点头道:“他们说我们的奖学金也应该纳税!”
此时村支书姚建设走了进来,他乐呵呵道:“张副市长来了,您怎么不通知一声,我好去迎接您!”他笑逐颜开的走上来想要和张扬握手。
张扬摇了摇头:“真吃饱了,我也不跟你客气,冯璐怎么没来帮忙?”
姚建强叫嚣道:“兄弟们,给我上,揍死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平时和姚建强要好的十多个村民挥舞着木棍铁锨冲了上来。
张扬笑道:“我吃过饭了,刚巧从这儿路过,顺便下来看看!”
张扬和冯璐听说杨文月没有生命危险都松了一口气。
姚建强道:“他们先打我的,那个穿蓝衣服的小子还想拿菜刀砍我!www.hetushu.com
姚建设一脸懊恼道:“我也是来到这里才知道的,我这几个兄弟脾气都暴躁了一些,不过他们还算老实,违法乱纪的事情从来都不干。”
姚建设道:“我家住的远,在家看电视声音开得又大,没听见!”
张扬还是没理会他,姚建设把那支香烟放在桌上,又给丘金柱上了一支,丘金柱也没搭理他。
张扬知道一定出事了,他停下汽车,向冯璐道:“你在车里等我,我不让你出来,不可以出来!”
徐福成这句话说的巧妙,他一是表明自己站在张扬的立场上,二是委婉的告诉姚建强,眼前这位是咱们的副市长张扬。
自打来到丰泽,这段时间是张扬最为春风得意的时候。
张扬道:“一个村支书怎么这么霸道?”这件事虽然可气,但是张扬毕竟不能只听两个学生的一面之词,他问明杨文月所在的乡镇,凑巧的是,杨文月竟然是柳集镇车子河村的,柳集镇镇长杨峰是丰泽电视台台长梁艳的丈夫,张扬和他们两口子很熟。
张扬道:“杨文月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七名学生来到你们村里,你们怎么不问清楚就打人?”
从冯璐那里知道,李当阳之所以这么愤怒,原因是他和杨文月之间有着朦胧的情愫,两人虽然没有正式确立恋人关系,可是在同学们的眼中早已经是一对。
张扬望着流泪的冯璐,心中有些内疚,如果当初自己能对这件事提起足够的重视,或许这次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他默默下定决心,杨文月的事情自己一定要彻底查清,如果其中真的存在黑幕,他绝不会放过这帮鱼肉百姓的村官。
姚建设气得把酒杯顿在茶几上。
姚建设老脸通红,在车子河村的地面上只有他训别人,还没有别人这么呵斥他。
梁方本身有些发福了,虽然路途不长,可这一路赶过来也让他气喘吁吁。听张扬说了杨文月的事情之后,梁方马上表示会尽一切努力进行抢救,费用的问题以后再说,他先请张扬去休息室等候,自己去手术室了解情况。
姚建强只觉着眼前寒光一闪,再看那刀锋距离自己的鼻梁不过半寸的距离,吓得姚建强泥塑般呆立在那里,手中的铁棍也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卓齐军配合的态度让张扬也很舒服,他交代了两句就挂上了电话。
姚建强一脸傲气道:“我他妈管你是谁,你们这帮小兔崽子一个都别想跑掉,来我们村闹事,打人,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不怕告诉你们,这柳集镇上上下下全都是我的关系,你们倒霉了!”
李当阳这会儿才憋出一句话:“谢谢张市长!”
张扬最近的心情是极其舒畅的,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拿丰泽的教育做文章,提起丰泽一中,听到的几乎全都是誉美之词。张大官人的图片新闻最近也经常在丰泽各大媒体上出现。
梁方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冯璐也回来了。
姚建设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耽误了这次高考,以杨文月的成绩也一定可以考上一类大学。
“你心里就只顾着你们家,你瞧瞧你家几个兄弟,整天不是打架就是闹事,好事都落在他们身上了,谁想着你?出了事情就想起你这个大哥来了!”
张扬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谁啊?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姚建设虽然在车子河村是一霸,而在张扬的眼里屁都不是。
税务局长卓齐军和张扬没怎么接触过,可对张扬的大名是听说过的,他也不知道有人要收两位高考状元所得税的事情,张扬一说完这件事,卓齐军慌忙道歉:“张市长,我真不http://www.hetushu.com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下面的人领会错了政策,我马上了解一下,您放心,奖学金怎么可能征税,我这就处理,这就处理!”
张扬笑道:“谢什么?有困难只管来找我!你们两个可是我们丰泽的状元啊!”
张扬直接来到手术室外,看到一群年轻人都坐在等待区,冯璐也在其中,几名学生正在劝一对中年夫妇,从他们的穿衣打扮看起来应该是农民。
前往车子河村的路上,张扬又给程焱东打了个电话,让他尽快联系当地派出所,避免不必要的流血冲突发生。
进入村口就听到一阵阵的犬吠声,张扬循着犬吠声来到了村委会前,看到那边人声鼎沸,几百号人都围拢在村委小楼前方的空地上。
徐福成顿时语塞。
姚建强也算有种,从地上爬起来,也是第一个冲了上来,他挥舞着铁棍想要一根将张扬扪倒,可没等他完成这个动作,张扬手中的菜刀已经劈向他的面门。
姚建设来到徐福成面前递烟,徐福成居然来了句不会。姚建设被张扬和丘金柱拒绝倒还罢了,毕竟级别上差的太远,徐福成也这么拒绝他让姚建设心头这个郁闷啊,麻痹的,什么玩意儿,你徐福成一天三包烟,平时我没少给你整条整条的送,这会儿装什么?可转念一想,人家大领导坐在这里,徐福成也是身不由己。
张扬看都没有看他,自然不会有跟他握手的意思。
姚建强慌忙闭上了嘴巴。
张扬正在读报的时候,秘书傅长征带着今年的两位高考状元来了,张扬笑眯眯放下报纸,以为冯璐和李当阳专门是来感谢自己的,他很亲切和蔼的说道:“坐!”
张大官人感觉自己渐渐适应了丰泽的生活节奏,别人也开始适应了他的存在。市长会议他想缺席还是可以缺席的,他上下班的时间也很自由,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张登高那里他永远都是全勤。
“我们刚刚听说,杨文月进医院的时候,李当阳就开始联系人了,他们走了应该有两个小时了。”
冯璐和杨文月过去就是很好的朋友,她含泪道:“文月很坚强,她不会自寻短见,我不相信她会失足落下,肯定有原因!”
张扬鼓励她道:“你说吧,没关系的!”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原来你认识我啊!”
张扬冷哼一声,手中菜刀挥舞出去,那菜刀在空中翻飞,钉在老二姚建国双腿之间的地面上,吓得姚建国双腿发软,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张扬一把抓住棍梢,冷笑道:“你还真是个人物!”
能让下级服服帖帖的给自己办事,这就是一种成就,张大官人也因为这种成就感而沾沾自喜。税务局果然没有再去找两位高考状元收税,张扬也渐渐忘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冯天瑜看到张扬过来,慌忙擦了擦手迎了过来:“张市长快请坐!”
徐福成道:“我只认识法律!”说完这句话,他也觉着张扬有点脸熟,借着灯光再仔细那么一看,内心咯噔一下子,徐福成虽然是个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可报纸新闻整天还是留意观看的,最近一段时间,张扬的新闻曝光率又太高了一点,徐福成很快就把眼前这位年轻人和他们的副市长张扬对上号了,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有些不确定的低声问道:“你是……张市长?”他过去没见过张扬的真人。
姚建强兄弟几个全都靠在墙角蹲着,姚建强虽然也受了伤,可是并没有人给他处理,脸上的血迹已经凝固,显得十分的凄惨。
梁方向张扬道:“张市长,病人双腿骨折,左臂骨折,脾脏破裂,所以出现了大量失血,目前和*图*书已经进行了脾切除,经术中输血情况已经基本稳定,目前进行骨折复位,生命不会有危险,不过恢复需要一段时间。”
姚建设虽然不知道副市长因何而来,可料想到肯定不是好事,他顾不上跟婆娘继续理论,换了身衣服,匆匆向村支部办公楼赶去。
冯璐乖巧的点了点头。
李当阳怒吼一声,提着菜刀就冲了上去,这位丰泽的文科状元竟然拥有着超强的胆气,姚建强也举起了铁根。
蹲在那里的姚建强道:“谁知道?可能她自己想不开跑到村委会来跳楼呢,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这厮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张扬本不屑和这种乡间恶霸一般见识,可这姚建强的这张嘴实在太臭了,张扬大步冲了上去。
姚建设再也忍不住,抓起酒杯啪!地一声砸在地上,白瓷酒杯被摔了个粉碎。
张扬面无惧色的看着他,姚建强竟然扬起手中的铁棍照着张扬的额头挥舞下去。
派出所副所长徐福成威严十足道:“你们全都给我住手!”他指了指张扬的鼻子道:“你!你们全都跟我回镇派出所处理!”
冯璐接过配血单:“我去,杨叔叔,你放心吧,我们都带钱了,钱不够我们先垫上!”她转过身,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张扬,冯璐咬了咬嘴唇,一双美眸有些发红,看得出她刚刚哭过,来到张扬面前,小声道:“张市长,杨文月跳楼了!”
姚建强在车子河村是出了名的一霸,他家一共弟兄五个姚建强是老四,老大是村支书姚建设。自从姚建设当选村支书之后,这弟兄几个更是横行霸道,村里的老百姓虽然对他们心存怨愤,可是大都敢怒不敢言。
李当阳目睹杨文月的惨状,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怨恨,集合了六名同学来车子河村找姚建强讨要说法,可他们都是一些学生,姚建设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还没说上两句就动起手来,姚家几个兄弟把这些学生给打了,学生们看到势头不对就夺路而逃,姚家兄弟带着人追,一直追到了村委会,接下来就是张扬赶到看见的一幕了。
姚建设来到村支部办公楼的时候,看到门前停了两辆警车,警车不是乡里的,几名警察正在楼前拍照。
张扬确信这七名学生没有什么重伤,这才回到了办公室,冯璐也从车上下来了,张扬让她去照顾同学。
官位的震慑力是极其强大的,很多村民听说副市长来了,吓得悄悄退走,姚家四兄弟是当事人,自然不能走。
张扬推门走了下去,听到冯璐在身后关切道:“你要小心!”
冯璐听到这件事也是花容失色,惊声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当阳冲到中途,斜刺里冲出了一个人,一把将他的手腕握住,李当阳杀红了眼,怒吼道:“放开我!”他想要挣脱,可是感觉到对方的手如同铁铸,根本移动不了分毫、这才认出来人竟然是张扬,李当阳吓了一跳。
冯天瑜的烧烤摊张扬又去了一次,这次是偶然路过,想起冯璐对自己的邀请,张扬停下皮卡车,推门走了下去,却发现烧烤摊前只有冯天瑜和冯玥父女俩在忙活,冯璐并不在。
张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丰泽税务局也太他妈有创意了,收税都收到高考状元头上了,他点了点头道:“没事,不用理他们,估计是他们没领会上级精神,我呆会给他们说一声!”
徐福成心说你他妈这次倒霉了,你惹不起,老子也惹不起,他板起面孔怒道:“姚建强,你搞什么?大半夜的,带着这么多人围攻张市长,你想造反吗?”
张扬这边正打着电话,门外冯璐的几个女同学冲了进来,惊慌失措道和_图_书:“冯璐,不好了,李当阳和我们班的那些男生全都去了柳集镇,说是要找凶手算账。”
张扬神情稍稍缓和:“你就是村支书?”
梁方又道:“病人好像是从三层楼上落下来摔伤的!”
李当阳和六名同学都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从镇医院赶来的医生正在为他们进行包扎。
姚建设笑道:“误会,我看都是误会!”
张扬来到的时候,一名小护士从里面出来:“谁是杨文月的家属?”
张扬笑了笑:“没听见,好,你几个兄弟纠集这么多村民殴打七名学生,还动用了铁棍铁锨等暴力工具,你知道吗?”
徐福成向张扬赔着笑道:“张市长,您看要不这么着,咱们先到村支部坐着,把事情问清楚?”
姚建强捂着猪头阿三一样的脑袋来到徐福成面前,含糊不清道:“徐所长,把他……他们……全都铐起来……”他一边说话嘴角还不断流血,看着真是凄惨。
张扬点了点头,大步走了过去,他从围观的人群中挤了进去,发现七名学生被围在中心,他们的身上都染满了血迹,李当阳站在七人的中间,头被打破了,鲜血流了一脸,不过这小子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畏缩,手里拿着菜刀,大声喊着:“姚建强,你出来,有种跟我一对一单挑!”
张扬道:“热血上头,逞一时之勇,有没有想过你的前途,你的未来?”
张扬和丘金柱两人在办公桌两边坐了,柳集镇派出所副所长徐福成站在丘金柱身边,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一共来了三名警察,给警察带队的是姚家老小姚建军,他指着张扬和那七名学生道:“就是他们,闯到我们村里来闹事,打人,还想杀人行凶!”
冯天瑜叹了口气道:“她同学进医院了,她去照顾了!”
姚建强不认得张扬,他大声道:“都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到我们村来闹事,知道我是谁吗?”
皮卡车的高通过性在乡间小路之上显现出了它的优势,张扬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就赶到了柳集镇车子河村。
冯璐又道:“还有一件事儿……”她显得有些犹豫。
张扬道:“是不是违法乱纪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靠,法律说了算!”
冯璐含着泪光道:“那天我们向张市长说过这件事之后,第二天村支书的弟弟就带人去杨文月家闹事,不但打了他们,还把他们家东西都给砸了,杨文月气不过去镇里告状,半路上被他们家人给劫了,后来就传出她从村委会小楼上失足落下的消息。”
姚建设的手尴尬的僵在那里,姚建设还是有他自己的智慧,脸上的笑容只是僵了一下,手马上收了回来,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热情洋溢道:“张市长抽烟!”
张扬点了点头,并没有马上问原因,而是道:“先救人吧,我马上给他们院长打个招呼!”
徐福成道:“杨文月自己失足从村委会办公楼上摔下去,还是我让人送市里抢救的呢……”
冯天瑜道:“再吃点吧,我给您烤点好吃的!”
把旭日职业学校特批给丰泽一中建立分校的事情也在常委会上通过,这件事张扬并没有出面,而是让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提出,陈家年跟着张扬沾了不少的好处,分了不少的政绩,这次刚好有个出力的机会,他自然甘心尽力。
办公室的房门,张扬想开就开,想关就关,不过因为最近天热,办公室内没装空调,他的房门基本上都是开着的。
冯璐跟着他走了出去:“张市长,我跟你一起去!”
张扬站起身道:“我去看看!”
姚建设感到越发的紧张了。
张大官人的右手也腾出空来,望着姚建强觉和*图*书着这厮越发的讨厌,扬手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姚建强一屁股坐倒在地,门牙也飞出了一颗。
姚家兄弟和当地派出所都很熟,几名警察自然在心中有些偏向他们,再者说,张扬这群人的确是来到车子河村滋事。
“要多少钱啊……”
姚建强来到张扬面前,凶神恶煞般瞪着张扬道:“滚蛋!”
丘金柱怒道:“问你了吗?让你说话了吗?”
张扬冷笑道:“失足?好好的怎么会失足?她一个高中生没事跑到村委会办公楼干什么?”
张扬道:“刚才村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出来制止?”
张扬点了点头,从丰泽市区到柳集镇车子河村,骑车需要一个多小时,他们现在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姚建设连连点头。
李当阳道:“杨文月和我一个镇,她家过去经济条件还不错,家里承包了村里的鱼塘,可自从换了村支书,村支书的弟弟就惦记上了,想让他把鱼塘转包给自己,杨文月一家人当然不愿意,谁想就被记恨上了,今年大旱,村支书借着抗旱的名义从他鱼塘里抽水,杨家鱼塘里几万块的鱼全都死了,杨文月他家里气不过去和村支书理论,结果一家人都被打了,杨文月也因伤没能参加高考。”
冯璐道:“昨天税务局通知我们要去缴税!”
“杨文月,从楼上掉下来了,正在市医院抢救呢!”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看了看那七名学生,低声道:“找医生过来,给这几个孩子包扎一下,他们村支部书记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见他露面呢?”
冯璐咬了咬樱唇:“坏了!”
冯璐之前就认识张扬相对从容一些,李当阳面对这位副市长还是显得有些拘束,两只手握在一起,坐在沙发上,双脚有些不安的动着。
小护士道:“病人失血很严重,需要输血!”
送走了冯璐和李当阳,张扬马上就往税务局打了个电话。
张扬缓步来到徐福成面前,平静看着他道:“你不认识我?”
冯璐临走时提出邀请,让张扬有机会去他家的烧烤摊吃饭,张扬笑着答应了下来。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警笛声,柳集镇派出所的警察赶到了。
姚建强的脸被抽的高高肿起,瞬间变得乌紫烂青,姚建强的两个哥哥看到兄弟受辱,拿养铁锨就向前冲。
冯璐去配血的时候,张扬给院长梁方打了个电话,梁方听说副市长大驾光临,慌忙来到了手术室,医院的家属宿舍就在隔壁,从接到电话到来到张扬面前也就是十分钟不到。
张扬听到杨文月的名字,不禁想起前几天冯璐和李当阳找他说起的事情,他和冯天瑜告别之后,脑子里始终在想这件事,不知为什么他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市人民医院。
张扬和梁方都听出这件事一定有问题,张扬马上给公安局长程焱东打了个电话,让他派人过来协助鉴定杨文月的伤情,顺便向杨文月的家人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冯璐这才道:“我们班有位同学叫杨文月,成绩也是很好的,如果参加高考,肯定能过一类本科线,这次不知为什么她没有来参加高考,后来我们才知道,高考之前她家里出事了。”
这一幕刚好被跑进来的他们儿子姚金龙看到,姚金龙愣了一下,然后来到父亲面前,附在他耳边道:“爹,不好了,市长来了!”
张扬一抬脚,将姚建强魁梧的身躯踹了出去,姚建强蹬蹬蹬蹬连退数步,撞在那帮冲上来的伙伴身上,又有两个人被他撞倒在地上。
张扬有些愣了,皱了皱眉头:“缴税?”
他老婆还没说过瘾:“就说今晚吧,几个学生都打到老四家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