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5章 截留公款

张扬猛然在茶几上拍了一掌,怒道:“你什么东西?当我什么?”
冯璐道:“文月,这就是张市长,你有什么委屈只管对张市长说,他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杨文月的眼圈红了,她咬了咬嘴唇,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过了好一会方才道:“那天姚建强他们突然闯进我们家,说……说我们来市里告状……把我爹给打了……我哥也被他们打得爬不起来,我气不过所以想去镇里告状……”她喘了口气又道:“半路上遇到了支书的儿子姚金龙,他说姚支书想跟我们协商解决,把这件事给私了了,让我们去村支部找他爹谈……我寻思他们姚家势力很大,镇里的领导多数都是他的朋友,就算告状也未必有什么结果,于是就跟他去了村支部,想着跟姚支书谈判,给我爹和我哥讨要医药费……可……”说到这里杨文月的眼泪落了下来,她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说不出话来。
娄光亮走了没多久,电视台台长梁艳也过来拜访,她这次前来是为了丈夫,昨晚杨峰回去之后,已经意识到这次的漏子捅大了,他把这件事情说给老婆听,梁艳一听顿时明白这次丈夫可能把张扬给惹火了,张扬把杨文月的事情交给杨峰处理,本意是让他将这件事协调好,可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
杨峰怒道:“你别叫我,看看你们家干出的好事!”
程焱东怒道:“诋毁你?我们没有证据的事情会说出来吗?姚建设,我不怕告诉你,张市长说得这些事,全都掌握了证据,你以为当一个村支书就能一手遮天?做梦!人家杨文月一个好好的女孩子被你们打得错过了今年的高考,这还不算,你儿子还想猥亵人家,逼得人家跳楼,险些一条人命就没了,你也是共产党员,也是一名党的干部,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有没有脸去面对自己的父老乡亲?”
张扬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过去不认识杨文月,对这个女孩子并不了解,不过从他今晚接触到的姚家兄弟来看,几个人绝非善类,如果这其中真的存在黑幕,他绝不会放过这群横行乡里的恶霸。
梁艳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张扬办公室的,这件事她越想越是害怕,如果姚建设真的有很严重的经济问题,最后说不定会把他们给咬出来,虽然两万块不是什么大数目,可也够判刑的了,自己原来还指望攀附上张扬这位老同学,两口子能仕途上更进一步,可想不到张扬会把火烧到他们两口子头上。
娄文亮真不知道这件事这么严重,他有些吃惊的看着张扬,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也不能只听一面之词!”
梁艳慌忙摇头:“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家那位胆子小的跟个芥子似的,作奸犯科的事情他可不敢干!”
张扬道:“对了,老杨有没有把学生找我告状的事情告诉姚家?”
程焱东道:“杨文月的事情虽然立了案,可姚金龙提前得到消息跑路了,我找杨文月的父亲了解了一下情况,杨树生胆子很小,想息事宁人!”
姚建设道:“我接到的通知就是每户二十元补助!”
梁艳见到张扬后马上道:“张市长,我昨儿把杨峰那个混球骂了一夜,他都后悔死了,您交代给他的这么点是小事他都干不好,真是个废物!”
姚建设点了点头道:“知道,知道,都说俺儿子把杨家丫头给逼跳了楼,你们找我了解情况的!”
张扬并没有想到快睡觉的时候会有人来拜访自己,姚建设来到白鹭宾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他是一个人和_图_书过来的,手里还拎着一个小黑包,笑容可掬的站在门外。
张扬点了点头道:“车子河村,那里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我帮忙处理了一下!”心中暗笑,娄光亮你有话说话,打什么弯弯绕啊!
张扬意识到,眼前的这位就是一个无赖,他点了点头,既然来了就听听他想说什么。张扬转身进了房间,姚建设跟着走了进去,反手将房门关上了。
张扬点了点头,这时候邱金柱也走了出来,冯璐悄然走到一边。
娄光亮老脸发热,心中暗骂,你他妈这不是当面损我吗?娄光亮也不好跟张扬翻脸,笑了笑道:“乡下人没什么见识!”
梁艳一颗心怦怦直跳:“他不敢!”心中此时害怕的不知怎么才好了。
娄光亮看了看张扬:“不是说两家人打架了吗?”
杨峰道:“姚建设,你马上把事情给我交代清楚,这次一定要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决不轻饶!”
娄光亮也不知道这件事,微微愣了一下:“金条?”
张扬道:“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说,你已经够判刑的了,你的几个兄弟也一样!”
姚建设道:“我可以赔偿杨家的经济损失!”
姚建设道:“他们家跟我有仇,当然要诋毁我!”
杨峰的一句话让姚建设顿时忐忑了起来,姚建设之所以能在车子河村说一不二,不但因为他的家族太大,还为他为人处事有关,姚建设这个人对该花的钱绝不吝惜,他信奉一个原则,这世上就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情,他相信这位张副市长也不会例外。
张扬道:“姚家把杨家人给打了这只是其一,杨文月想要去镇里告状,被姚金龙给骗到村支部,这混蛋东西想要猥亵人家,杨文月不甘受辱,从楼上跳了下去。”
张扬不耐烦道:“这都几点了?有事明天去单位找我!”他先关门,姚建设把脚探进来把门给挡住,仍然一脸的笑:“张市长,我有要紧事跟您说!”
张扬道:“你嘴巴还真硬,你是不是占用了村里的耕地给家里盖房子?车子河沿河的树林,那些树木是不是被你们一家人给砍了,卖了钱,把钱揣自己兜里了?你那几个兄弟占着村里的饲料厂,这些年有没有给村里一分钱?哪家哪户不是买你们生产的饲料?杨家鱼塘承包的好好的,你兄弟看到人家挣了钱,就红了眼,想要让人家把鱼塘转包他,杨家不愿意,结果你们就去打人,打人还不算,你借着抗旱救灾的名义把人家鱼塘里的水抽干,让人家蒙受数万元的经济损失。”
杨峰一直想跟张扬交流几句,可看到张扬阴沉的脸色,知道这位副市长正在气头上,自己还是别主动去触这个霉头的好。
常海心的话让梁艳萌生出一些希望,她邀请常海心来丰泽玩,常海心应承下来,说看过大哥之后,抽空会去丰泽拜访。
娄光亮坐下道:“张市长,听说你昨天去了柳集镇?”
张扬咬牙切齿道:“钱是我募集来的,我就有权监管这笔钱花在了什么地方,打着抗旱救灾的旗号,好不容易募集到了这么多钱,分发给下面竟然成了这个状况,要是被捐钱的个人和企业知道,人家会怎么看?我们怎么对得起人家的爱心奉献?你把姚建设给我提来,我亲自问他!”
常海心听着说是这件事,也犯了难,毕竟梁艳两口子的行为属于违纪,张扬如果真的查到他们两口子头上,他们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常海心也是党员干部,她也得维护法律的尊严,可梁艳毕竟是相处过一段时间的老大姐,在东江学http://m.hetushu.com习的时候,人家对自己非常照顾,常海心也不好一口回绝,只能安慰梁艳说,这件事未必会牵涉到他们头上,如果真要是牵涉到了,她会帮着说两句。
杨峰道:“这些话,你别跟我说,跟我说了也没用,你去找张副市长解释!”
张扬笑道:“坐!”
张扬安慰她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让人查清楚,一定会给杨文月一个公道!”
姚建设一颗心忐忑不安,他凑到镇长杨峰的身边低声道:“杨镇长……”
张扬冷笑道:“什么叫一面之词?现在杨文月就躺在医院里,杨家被砸得乱七八糟,这都是事实,都什么年代了,姚建设一家人仗着有些权势,欺压百姓,鱼肉乡邻,他们的作为根本就是恶霸,这种害群之马严重影响社会合谐,损害了我们党的光辉形象,不整治这帮人,怎么能让老百姓心服,又怎么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程焱东道:“那女孩很坚强,也很勇敢,已经决定要起诉姚建设一家。”
娄光亮道:“这件事还是先调查清楚,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因为程焱东提前打过招呼,娄光亮一进来张扬就知道他的目的,微笑道:“娄市长怎么有空过来?是不是有工作要安排?”
当晚张扬在事情平息之后离开了车子河村,有些事需要等杨文月的情况好转之后再说,这件事已经转交给邱金柱亲自处理,杨文月跳楼案肯定会有一个公道。
梁艳马上听出张扬的这句话有些不对,她在沙发上坐下。
第二天清晨,张扬买了一些营养品,前往丰泽市人民医院探望术后的杨文月。
张扬怒道:“一个村支书,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邱金柱低声道:“张市长,局里来电话了,杨文月醒了,说是被姚建设的儿子姚金龙给半路上拦住,骗他到这里私了,姚金龙对她动手动脚,想要猥亵她,杨文月不甘受辱,所以才推开窗户从三楼跳了下去。”
张扬怒道:“妈的,老子辛辛苦苦募集来的救灾款,竟然被这帮蛀虫给贪污了!这件事我得好好查查,我倒要看看这丰泽的天到底是清的还是浑的?”
冯璐道:“李当阳说杨文月不会自己跳下去,肯定是有人逼她!”
张扬皱了皱眉头,望着姚建设:“你什么意思?”
公安局长程焱东道:“张市长,我已经让人去办了,对了,娄副市长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情,我把事情推给你了!”
冯璐点了点头:“文月很坚强,不会自杀!”
程焱东道:“这件事好像不属于您分管的范畴!”
张扬道:“目前还不知道,不过我认为这个人有经济问题!”
娄光亮心里暗骂姚建设愚蠢,同时又生出不平来,这混账东西,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孝敬我?皱了皱眉头:“他敢搞不正之风,回头我得好好批评批评他!”
来到杨文月的病房,发现冯璐已经在那里了,还有两个女孩子都是杨文月的同学。冯璐没想到张扬会这么早到来,慌忙起身道:“张市长!”
听到张扬的声音,姚建设抬起头,他头发有些凌乱,嘴唇有点干裂,用力眨了眨眼睛道:“张……张市长……”
张扬看出杨峰现在的表现充满太多作秀的成分,凭直觉意识到,车子河村的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张扬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在走廊遇到了冯璐,他低声道:“你几位同学怎么样了?”
事情的发展比梁艳预想中还要严重得多,公安机关调查取证的时候,又有村民举报了姚家兄弟的恶性,诸如非法和-图-书占用耕地建设宅院,砍伐公有树林卖钱却装入了自己的衣兜,村里的饲料厂也被他们的兄弟几个非法占有,却从不缴纳费用。更严重的一件事是,市里发放的抗旱救灾款,被他们非法截留。市里给旱情严重的村子发放救灾补助,人均二十元,可到了车子河村就变成了每户二十元,就此一项,姚建设就贪污了两万多块。
张扬冷笑道:“什么人说情都不行,你只管秉公处理,其他的事情,我来担当!”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把手中的营养品放下。
丈夫捅了漏子放了火,做妻子的当然有责任为他灭火消灾,所以梁艳来找张扬,希望这回党校的老同学能给自己一些面子。
程焱东道:“姚建设,知道为什么把你弄到这儿来吗?”
张扬皱了皱眉头。
张扬道:“严重不严重我不清楚,反正,就凭姚建设的拿点收入,随便掏出两根金条送礼,这其中肯定大有文章,娄市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党和国家赋予我们权利不是让我们用来送人情的,而是让我们要踏踏实实的为百姓办事。我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作奸犯科的鼠辈!”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们这些学生实在是太冲动了,上了这么多年学好不容易才熬出头,如果真的做出违反法律的事情,后悔都晚了!”
这时候外面又响起汽车的引擎声,柳集镇派出所所长康尚干和柳集镇镇长杨峰一起赶到了,有人已经将副市长张扬亲临车子河村的消息告诉了他们。他们两人都住在丰泽市区,收到消息之后,两人联络了一下一起乘车赶了过来。
杨文月脸上擦破了多处,不过好在没有毁容,从她的轮廊依然可以看出,她就是个娟秀的女孩子。她听说市长来,无力的向张扬笑了笑。
姚建设这才意识到今天送礼选错了对象,他反应还算迅速,笑道:“嗯……我……我跟你开玩笑的……这……这是两根铜条,逗你玩呢!”
杨峰和张扬早就认识,之间还有梁艳这层关系。张扬最早问过杨文月的事情还是通过杨峰了解,可没想到杨峰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并不得力,非但没有能解决好这件事,后续反而闹出了杨文月坠楼的事情。
张扬真的有些惊奇了,一个村支部书记,他一年能有多少收入,竟然出手如此阔绰,这不是摆明了有问题吗?张扬心说,姚建设啊姚建设,你真是想死找窍门!
张扬道:“娄市长,你可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吧?”
程焱东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姚建设道:“事情是这样,他们家老杨家看我们家条件好,想着和我们家攀亲家,可我儿子没看上他们家闺女,他家闺女还死皮懒脸的粘着我们,下午又来办公室缠我们家金龙,金龙不愿意,她就用跳楼威胁。本来金龙以为她是说来玩玩,谁知道她真的跳下去了!”
望着姚建设慌忙逃窜的背影,张扬双目中掠过森然的寒气,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把冯璐和李当阳反映的情况当成一回事,正是因为他的忽略,才让事情不断恶化下去,杨文月跳楼肯定和姚家有关,而姚家又怎么知道杨文月告状?柳集镇镇长杨峰在其中到底充当了怎样的角色?姚建设一个普普通通的村支书竟然出手如此阔绰,竟然拿出两根金条来贿赂自己,他哪来的钱?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张扬深思。
张扬道:“马上把姚金龙抓起来!”
冯璐道:“伤得不重,幸亏你及时赶到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张扬在她身边坐下,和*图*书轻声道:“杨文月!伤口疼吗?”
杨峰不无鄙夷的看了姚建设一眼,心说人家什么身份,怎么会把你看在眼里,他低声道:“老姚,张副市长这个人最是认真,你自己掂量着,真要被查出什么事情,我也护不住你!”
张扬道:“没牵扯最好!姚建设这个人可能有经济问题!”语气平淡的一句话却让梁艳听得心惊肉跳,她对丈夫和姚建设的关系清楚得很,逢年过节姚建设可没少往家里送礼,姚建设的女儿送进了广播站还是她给弄的指标,因为这件事姚建设给他们家送了两万块,梁艳有种大厦将倾的感觉,她咬了咬嘴唇,很小心的问道:“姚建设的问题很严重?”
张扬道:“也不能这么说,歪门邪道他可懂得不少,昨晚还摸到我住处给我送金条来着!”
姚建设的笑容僵在脸上,他没想到张扬会突然翻脸:“张市长……”
张扬笑了起来,姚建设看到他笑,还以为他被金条打动,也跟着笑了起来:“以后,张市长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虽然相隔没几天,姚建设整个人宛如斗败了的公鸡,身上的那点精气神早已看不到了,他老老实实坐在方登上,双脚并拢,双手握在一起夹在双腿之间,耸拉着脑袋,不敢抬头。
梁艳道:“张市长,听说那女孩子摔得挺惨!”
张扬笑道:“梁大姐,坐吧,他是一镇之长,可能车子河村这么小的事情,他的确顾不过来!”
梁艳道:“一个村干部能有多大经济问题?”
公安局长程焱东为此专门来找张扬,把收集到的证据出示给张扬,愤然道:“这个姚建设简直就是个恶霸,欺压百姓,鱼肉乡邻,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情。”
姚建设满脸堆笑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梁艳越想越是害怕,想来想去,想到了常海心,过去她和常海心一个宿舍,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张扬和常海心关系非同一般,这件事常海心若是愿意出面,说不定张扬会放过他们。于是梁艳给常海心打了一个电话,巧的很,常海心和他二哥常海龙正在前往江城的车上,他们是过来探望大哥常海天的。
“可他不搭理我!”
姚建设也没多说话,拉开小黑包,从中摸出两根金条摆在张扬面前。
话说到这种地步,娄光亮明白已经没有交谈下去的必要了,人家不会给自己这个面子,娄光亮灰溜溜的离开。
娄光亮道:“我们俩平级,我怎么敢安排你的工作!”
张扬道:“市里下发的抗旱救灾款是怎么回事,按照规定每个人二十元补助,怎么到了你们村就成了每户二十元补助,剩下的那些钱呢?”
姚建设吓得只差没给张扬跪下了,连连点头道:“张市长,我……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我走了,不耽误你休息。”他说完起身就要走。
张扬道:“你放心吧,少不了赔偿,我有一点想不通,你一个村支书,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贪污救灾款,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梁艳支支吾吾的把整件事情说了,她只是承认过去收过姚建设的好处,至于多少也没交代实情,这次如果姚建设倒霉十有八九会把他们两口子给捎上,梁艳这也算是未雨绸缪,让常海心帮忙说情!
返回丰泽的路上,冯璐显得情绪有些低落,她是在为杨文月的命运感到不公。
张扬和娄光亮的关系并不好,因为招商办的权利归属问题,娄光亮对张扬很有看法,今天主动登门来访,是为了姚建设的事情,姚建设是他的远房亲戚,娄光亮不想去找张扬,他电http://m.hetushu.com话打给了程焱东,可程焱东把事情推到张扬的头上,娄光亮想了想还是自己直接来找张扬的好,他认为这件事张扬多少会给他一些面子。
杨文月小声道:“忍得住……”
姚建设点头哈腰道:“张市长,您不记得我了,我是姚建设,车子河村的党支书!”
张扬叫住她:“别忘了把你的铜条带走!”
张扬点了点头道:“车子河村支书那家人根本就是土匪恶霸,我正让人调查呢,杨文月的事情已经立案了,对了,你们家老杨不会跟姚建设有什么牵扯吧?”
张扬一听这还了得,在当今社会居然还出现这种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张扬怒道:“把他们兄弟几个全都给我拷起来,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
张扬道:“杨文月怎么说?”
程焱东大声道:“你少跟我耍滑头,今天把你弄到这里来,就是因为你自己有问题!”
张扬冷笑道:“逗我玩,你出门去打听打听,这江城地界上谁敢逗我玩?”
张扬和程焱东一起来到审讯室,张扬坐下后微笑道:“姚支书,咱们又见面了!”
张扬的秘书傅长征给她倒了杯茶。
姚建设看到张扬不说话,以为他被这两根黄灿灿的金条打动,在姚建设的概念里,就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情,他笑道:“张市长,我姚建设这个人从来都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认识的人也不少,我自认还有些眼力的,你这个人可交!”他将两根金条向张扬面前推了推:“还请手下!”
张扬的耳力何其灵敏,从梁艳突然变急的心跳已经料到梁艳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张扬也不细问,微笑道:“梁大姐放心吧,让你们家老杨安心工作,配合上级调查就行!”
冯璐接着她劝慰了好一会儿,杨文月方才重新镇定下来,她泣声道:“姚金龙把我骗到了村支部,我发现那里没人,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他把我拖到办公室里,说喜欢我,然后对我动手动脚,我害怕了,就喊救命,他动手打我,还扯我衣服,我走投无路……才推开窗户……从三楼跳了下去……”说完这件事的经过,杨文月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呜!地哭出声来。
公安局那边的调查结果也出来了,根据现场调查,杨文月的确是推开窗户跳下三楼,现场有打斗的痕迹,有村民听到了村支部的呼喊声,事后,也有人看到姚金龙从现场匆匆逃离。
娄光亮咳嗽了一声道:“姚建设跟我有些亲戚!”
张扬道:“姚建设,我不怕告诉你,你有什么关系只管冲着我来,你到底干了什么事情,我一定要查清楚,我见过的人也不少,胆大妄为的也多了去了,你这样的我可是头一次见到,公然行贿,有种,够胆色!”
姚建设低头不说话。
杨峰的心情也十分复杂,他来到张扬面前打了个招呼,然后指着姚建设劈头盖脸的呵斥道:“姚建设,你怎么回事?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带人围攻张市长?”
张扬这边挂上电话,那边副市长娄光亮就找过来了。
姚建设叫苦不迭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杨镇长,你误会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两根,比我大拇指还粗,你这亲戚可真有钱啊!”
张扬装出诧异的样子:“他是你亲戚啊!娄市长,这事千万别往外面说,有这种亲戚太丢人,影响你的形象!”
“我有啥问题?”
张扬听完杨文月的经历,早已怒火填膺,如今的时代竟然有姚家这样的恶霸存在,真是让他忍无可忍,想起昨晚姚建设的作为,张扬更加确认,此人不会是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