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7章 谈条件

陈家年道:“一老一小较劲,咱们都惹不起,还是别跟着掺和了!”
齐国远不屑道:“只不过是张扬利用的一个棋子而已!”
张扬笑道:“狐假虎威而已!”他向常海心笑了笑:“海心,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想给我突然惊喜啊!”
梁艳两口子多数时间都在听他们的谈话,不是他们不想说,是人家的对话他们根本插不进去嘴,好不容易梁艳才有了和张扬说话的机会,她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同学,我听说市里刚刚成立了一个调查组!”
齐国远道:“无论他愿不愿意,我也得去找他,沈书记下达的任务,我总不能推辞!”
陈家年道:“你以为那个女学生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引起省电视台的注意?专门为她的事情做新闻专访?”
杨文月接受省台专访的事情的确是张扬一手策划的,在抗旱救灾款被贪污一事上,沈庆华含糊不清的态度让张扬不满,他将这件事交给纪委赵金芬处理,已经证明,沈庆华并不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件事,沈庆华在丰泽呆得时间太久,基层干部多数都是他提拔起来的,这件事查下去势必损害到他身边人的利益,在沈庆华看来,这是一种政治上的自残行为。
坐下之后,张扬让常海心给常海天又打了个电话,常海天刚刚忙完厂里的事情,正从江城往这边赶呢,电话里让他们先开始不必等他。
常海心道:“梁大姐准备的,你要是觉着不方便,我就推了!”
当晚张扬安排常海天三兄妹在白鹭宾馆住下。
张扬转向常海心道:“海心,怎么样,秘书工作干得还顺利吗?”
张扬笑道:“恭喜!恭喜!”端起酒杯向常海龙表示祝贺。
张扬哈哈大笑:“应该是跟着常市长走!”
齐国远道:“杨文月专访的事情……”
常海心笑道:“我们兄妹俩只怕引不起你的惊喜!”
江城市方面并不是张扬捅上去的,市长孙东强被沈庆华排除在这件事之外也颇为怨念,这次他和张扬坚定的站在了统一战线上,他要拿着抗旱救灾款的事情做文章,不但要给老百姓一个公道,也要给自己一个公道,发挥自己在丰泽政坛上应有的作用,从而获得他本来就应该拥有的政治权利,一举两得的事情,孙东强自然上心。
陈家年道:“小张提出的这件事也很有道理,回头我们去找沈书记反映一下。”
张扬道:“你已经是科级了吧?”
齐国远道:“我们不掺和,有人跟着掺和!”
梁艳也从饭店里迎了出来,一路小跑来到常海心的面前,握着常海心的手就不放,梁艳这个人本来就性格外放,不过太过热情了就显得有些夸张,她摇着常海心的手道:“海心,想死我了!”
张扬不屑笑道:“赵书记?她这么有本事,为什么首先被露这件事的不是她?之前车子河村民就有过上访,往信访局往纪委都有过举报,为什么到今天她才去抓这件事?丰泽最近出事的干部不少,公安局长赵国栋、丰泽一中校长孟宗贵、还有教育局长刘强,又有哪个是纪委查出来的?别人的错误她没发现可以用工作疏忽这个理由解释,可刘强是她男人,她男人的问题她也毫无察觉?说出去谁信?”
常海龙和常海心上了车,张扬也上了自己的皮卡车,梁艳两口子跟了过来,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杨峰可怜巴巴叫了声:“张市长……”
第二天常海天、常海龙兄弟俩都回江城工作去子,常海心因为梁艳的邀和*图*书请又在丰泽逗留了一天。
张扬点了点头。
齐国远低声道:“沈书记对丰泽的这些基层干部没有信心吗?”
张扬接到通知之后不觉露出会心的微笑,沈庆华屈服了,不过老沈还是采取了一些手段,将孙东强摒弃在调查组之外。
齐国远道:“话虽然这么说,可这种负面新闻毕竟对丰泽没有任何的好处,张市长,你看能不能把这则新闻给撤下来?”
耿六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跟张扬说,在场人太多,只能作罢。
杨峰听到这里,一口水呛到了,剧烈的咳嗽,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平息下来,低声道:“张市长,我……我有个情况想说明。”
旁观者清张扬知道她俩虽然一个宿舍住过,可也没到亲如姐妹的份上,常海心在党校期间,除了睡觉,基本上都跟自己在一块了,想到这里,张大官人不觉有些惭愧,好好的怎么想到睡觉上了?常海心是秦清的秘书,是常颂的女儿,也是常海天、常海龙的妹妹,自己怎么就能联想到睡觉的事情,哥们这思想有些龌龊了。
张扬道:“你们兄妹三个感情真好,一有时间就过来探望你们大哥!”
傅长征离开办公室之后,张扬道:“有什么话,说出来吧!”
张扬向他笑了笑,没说话,低着头快步走入了包间,今时不同往日,张大官人也不是初到丰泽那个少有人认识的副市长,随着他在丰泽日久,做过的几件事已经深入民心,民间都知道这位副市长很有本事,而且大有来头。
梁艳骂道:“瞧你那点出息,你又没犯啥大错,让你去找他,你就去,大不了把事情全都交代了!”
梁艳挽留道:“这才刚刚开始,要不请你大哥他们都到这里来!”
张扬道:“成立调查组是为了更好的查清抗旱救灾款的落实问题,江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要求我们市必须在限期内将救灾款的使用去向搞清楚,不排除江城直接介入。”
常海龙笑着跟他握了握手:“来看我们大哥,顺便到你这儿拜访拜访,听说张市长在丰泽很威风!”
齐国远道:“沈书记也难做,最近他提拔的干部接连出事,这次少不得又有人被牵涉进去。”
常海心笑道:“一定!”
齐国远不解道:“为什么?张市长,难道你不清楚,这件新闻播出之后会对我们丰泽市的整体形象造成怎样的影响?会影响到我们政府的公信力!”
常海心不说话了。
常海心莞尔笑道:“我说的是谁,你比我清楚!”
齐国远道:“反腐倡廉没有什么不对,有句话我早就想说,纪委的工作效率一直都不怎么样,纪委赵书记毕竟是个女人,心胸方面差了点。”
张扬正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程焱东的时候,常海龙和常海心兄妹俩从门外走了进来。
齐国远和陈家年两人离开张扬的办公室,齐国远苦笑道:“你说这一老一小较劲,把我给难为坏了!”
张扬道:“不出事怎么都行,可出事了性质就不一样了。他们两口认为过节收点礼是正常行为,姚建设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过节送东西是行贿,是巴结领导,这件事也不算多严重,可是柳集镇最大的问题是截留抗旱救灾款,这么大一个镇,每人五元,镇里就截留了三十二万,他杨峰难道不知情?身为镇长难道不要承担责任?”
杨峰跟在张扬身后进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说话,张扬的秘书傅长征进来了,傅长征道:“张市长,纪委赵书记通知和图书你去第四会议室开会!会议九点钟开始。”
张扬道:“我不是想抹黑丰泽的形象,也不是为了跟谁过不去,丰泽的抗旱救灾款是怎样募集到的,你们应该都清楚,这笔钱是用来干什么的?大家心里谁都明白,可钱募集到了,却发不到老百姓的手里,成了少数人敛财致富的途径,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我很生气,这帮蛀虫在盘剥老百姓,在挑战政府的尊严,他们才是给党旗抹黑的人,已经抹黑的地方想要盖是盖不住的,除非我们下定决心将他们彻底清除掉!”
张扬的话说完杨峰的脸色顿时变了。
张扬道:“明天你来我办公室找我!”
杨峰有些不安道:“我也是刚刚到,看到张市长的车过来,所以就在这里等着了。”
张扬点了点头:“快请进,咱们进去说话!”
张扬惊喜道:“什么风把你们兄妹俩给吹来了?”他起身乐呵呵迎了出去。
常海心道:“我不像你,对官场这么热衷,我也没有主政一方的能力,能在秦市长身边踏踏实实的做个副手就行,政治这碗饭并不好吃,没有超人的意志是不可能在政坛上走下去的。”
张扬让白鹭宾馆的值班经理安排了几样特色菜,其实他们刚才都没吃好。
沈庆华皱了皱眉头:“你赞同成立联合工作组?”
齐国远道:“未尝不是好事,借着这件事整顿一下纪律,沈书记可以亲自挂帅,副组长由赵书记和张扬担任!”
常海龙笑道:“你还不知道吧,我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看望大哥,我们金典刚刚再江城接了一个装修工程,我是来监工的!要呆一段时间!”
张扬道:“哦,哪里的工程?”
杨峰听到纪委两个字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陈家年道:“有些官员的确应该教训一下了,张扬有句话没说错,就我们纪委那办事效率,这件事真要交给他们,还不知要弄成什么样子。”
张扬道:“别个咱们都是自己人,关起门来不用这么客气!”
常海心看到眼前的状况,知道饭局不适合进行下去了,她故意弄响了手机,装出接电话的样子:“什么?哦……知道了!”
梁艳何尝不知道人家只是托辞和借口,可她也不好继续挽留,只能道:“那你一定要在丰泽多留几天,抽时间咱们姐俩好好聊聊。”
沈庆华抿起嘴唇,过了好久他方才叹了一口气道:“我一直强调清廉二字,可还是有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对我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他紧紧攥着那支钢笔,低声道:“成立调查组,告诉张扬,由他担任调查组副组长!”
齐国远和陈家年对望了一眼,两人都从张扬的这番话中意识到了什么,沈庆华将张扬排除在这件事之外可能才是触怒他的根本原因。
杨峰道:“柳集镇截留部分抗旱资金并不是我的主意,是党委书记关中亚做出的决定,我在柳集镇只是二把手。我承认,过去弄收过姚建设送得一些东西,我错了,我会把那些财务退回去。”
沈庆华眼皮翻了翻:“你有什么意见?”
张扬道:“本来没他什么事,可姚建设被抓后开始乱咬人,他过去逢年过节都给杨峰送礼!”姚建设虽然咬了杨峰,可是并没有把女儿进乡广播站给他们两口子送钱的事情说出来,他也不傻,明白万一把女儿牵进来,搞不好女儿的工作都得丢了。
张扬道:“齐秘书长、陈市长,你们可能不清楚杨文月的事情,一个十八岁的女www•hetushu•com学生,对她来说,高考无疑是人生最重要的转折,可因为姚家的殴打,她不得不放弃,看到父兄多次被打,她想要去申诉,又遭遇非礼,如果不是她选择了跳楼,可能已经遭到了姚金龙的凌辱,你们都是有孩子的人,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你们孩子的身上,你们还要保持沉默,还会口口声声的说要注意影响吗?”
齐国远看到沈庆华许久没有反应,低声道:“他说,新闻专访晚上八点钟才播!”
陈家年听出他说的那个人就是孙东强,陈家年道:“有人从其中看到了政治利益,想趁着这件事树立威信,不过这次机会选的还真的不错!”
张扬道:“主客在那边,你搞清楚好不好!”
常海心道:“任何人不一样,有些人就算当副手,他们一样能够将权力把握在手中,有些人就算当了一把手,仍然只是一个摆设。”
张扬笑道:“你说的是曹操和汉献帝吗?”
梁艳两口子把他们送出门,耿六也跟着出来送张扬:“张市长,我给您准备的特色野味您还没吃呢!”
张扬把车停好了,笑着道:“都没吃饱吧?”
常海心却道:“不用了,已经准备好了,八珍居,你人过去就行了!”
常海心道:“我大哥还要处理一些事情,晚一会才能过来!”
张扬笑道:“改天再来!”
张扬看在眼里,嘴上却说:“咱们还是别谈这件事了,喝酒,今晚的主题是给海龙和海心接风洗尘!”
齐国远苦笑道:“有些事大家都明白,没有人给她撑腰,事情闹不了这么大,可这样搞下去,对丰泽没有好处,贪污抗旱救灾款的事情影响太坏,这件事传出去,我们丰泽市委市政府还有什么公信力?”
陈家年也急了:“你还笑得出来,你也是丰泽市政府的一员,出了事情,你也不好看!”
陈家年和齐国远都沉默了下去。
常海心也知道这件事有些为难张扬了,但是碍于面子她不好拒绝梁艳,好在张扬也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悦,很愉快的跟着他们兄妹俩一起去赴宴。
张扬道:“贪污腐败好比病毒,你如果不去及时处理它,它会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在发现之后,必须要采取果断坚决的措施,姚建设的贪污不是个别现象,根据我们初步调查,仅仅是柳集镇就有五个行政村发生了克扣救灾款的事情,虽然名目不同,可性质全都是一样,截流公款,中饱私囊!”
常海天道:“我到现在都没吃饭,怎么可能吃饱?”
张扬点了点头。
望着两辆车一前一后走了,杨峰喃喃道:“完了,完了,这下张市长要拿我开刀了!”如果不是老婆还在身边扶着他,他只怕要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陈家年道:“我跟你去,不过话得你来说,我帮着敲敲边鼓!”
张扬把傅长征叫来:“小傅,给白鹭宾馆打个电话,让他们准备一桌饭!”
齐国远没说话。
杨峰看到张扬的皮卡车到了,慌慌张张跑过去给他开门,常海龙兄妹俩的奥迪车反而被他忽略。
他越是这样说,杨峰心里越是没底,他先把那杯酒干了,都说酒能壮胆,可这杯酒喝到肚子里,杨峰还是没有丝毫的胆气。
张扬道:“我不相信赵金芬能够处理好这件事,这件事涉及面很广,很复杂,正确的处理方法是多部门成立调查组,彻底查清这件事,身为这一事件的亲历者,我必须是调查组成员之一!”
张扬道:“这次杨文月的新闻专桩是针对姚建设这个土hetushu.com霸王,而不是针对我们丰泽市委市政府,采访稿我都看过,有可能影响丰泽形象的问话全都被过滤了!”
齐国远明白,张扬这是在提条件,齐国远觉着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很尴尬,在沈庆华和张扬之间充当传话人,他看了看陈家年。
杨峰些提醒道:“咱们进去吧!”
杨峰支支吾吾道:“也没啥……”
张扬马上配合:“咱们这边吃得也差不多了,赶紧过去吧!”
齐国远道:“谁让咱们俩关系好呢!”
常海心道:“这件事可大可小,过节送礼也算不上什么大罪!”
张扬笑道:“梁大姐的消息很灵通嘛,今天才决定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常海心道:“梁艳这个老大姐还是不错的,过去一直都很照顾我。”她看了看张扬道:“她老公的事情严不严重?”
杨峰尴尬的笑了笑,这才走向常海龙兄妹,常海龙并不认识杨峰,微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张扬这个怒啊,他站起身瞪着杨峰道:“老杨啊老杨,你好大的胆子!”
张扬道:“你们截留的钱呢?”
常海龙道:“说起来还是要多谢你们这帮朋友的帮助。”
八珍居的老板耿六一直都站在门口等着呢,张扬经过的时候,耿六笑着迎了上来:“张市长,来了,今晚上特地弄了几道野味给你尝尝!”
常海龙道:“早知道他们两口子那样,还不如不去八珍居!”
陈家年颇为不满道:“你自己难为,干嘛把我捎上?”
梁艳生怕他酒后失言,在下面不停用腿碰他。杨峰有话不能说,别人说话他又插不进嘴去,搞到最后就成了一个人喝闷酒。
陈家年道:“你少跟我套近乎,还是赶紧找沈书记交差吧!”
别人听不到,可张扬的耳力何其厉害,他听出常海心在演戏,心中暗乐。
杨峰还想说什么,张扬已经关上车门启动了汽车。
常海天道:“我说,咱们吃饭能不谈公事吗?海心,你是岚山市的干部,怎么操心起丰泽的事情来了?”
梁艳连连说是,手伸到坐下悄悄捏了杨峰一把,杨峰端起酒杯,手都颤抖起来:“张……张市长,我敬你……”
齐国远不无感慨道:“张扬这小子还真有能耐,他闹了这一出,沈书记有点骑虎难下了!”
沈庆华唇角泛起一丝冷酷的笑容:“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嘛!一个负责文教卫生的副市长,现在居然要插手纪委的事情,你说可不可笑?”
常海心笑道:“不了,我大哥那个人脾气不好,要是我们兄妹俩不过去,他肯定生我们气!”
沈庆华听齐国远汇报完,手中不停玩弄着那支钢笔,他现在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张扬和孙东强这次明显是同气连枝,两人联手向自己发难,他将这件事交给纪委,就是要排斥孙东强,可他们不但将事情捅到了市里,还想利用省台新闻将这件事张扬出去,沈庆华不可能没有压力,可以说,自从他担任丰泽市委书记以来,最近一段时间是他压力最大的时期,张扬本身就是个混世魔王,他来到丰泽好像专门是为了跟自己作对来的。现在一向低调处事的孙东强也蹦跶起来了,孙东强自身的能力虽然不如张扬,可是他的背后有江城市的一帮老人撑腰,其实力也不可忽视。
梁艳小声道:“最近对这些事的确是关注了一些。”
张扬道:“晚上八点才播出呢,不急!”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相当明确。
张扬也点了点头:“对,赶紧进去,站在这外面人来人往的多招眼啊!”
和_图_书梁艳夫妇俩今晚宴请的主宾表面上是常海心,实际上却是张扬,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他们开始的话题都围绕为常海龙兄妹俩接风洗尘开始。
梁艳两口子在八珍居借着为常海心接风叙旧的理由,其实是想探探张扬的口风,顺便想找张扬说说情。
张扬来到办公室发现柳集镇镇长杨峰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他笑道:“杨镇长,怎么不进去坐?”
常海龙道:“星钻江城专营店,乔总介绍的,他们本来想用统一风格装修,可是他们的设计总监刘庆荣认为要做出特色,在统一格调中要寻找不足,他是珠宝设计师,心中有个大概的构想,可是在实施上还存在问题,我来和他沟通之后、按照他的构想和我的设计理念出了一份设计图,让他们很满意,星钻方面将江城专营店的装修交给我们,如果装修效果让他们满意的话,以后全国各大专营店的装修全都交给我的公司负责,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啊!”
张扬道:“很惊喜!海天呢?”
陈家东道:“谁利用谁还很难说,也许是相互利用,但是有一点应该肯定,反腐倡廉是对的,咱们沈书记也说不出什么不字来。”
张扬笑道:“好,喝酒不谈工作!”
张扬和常海心喝了一杯酒道:“你也不可能永远当副手,总会有独当一面的时候。”
齐国远道:“可这件事的处理还是尽量不要惊动省里为好!沈书记也很重视,让纪委赵书记亲自抓这件事,力求在短期内将这件事查清楚!”
陈家年叹了口气道:“我对这些腐败分子也是深恶痛绝!”
齐国远和陈家年两人针对杨文月的事情去找张扬,当齐国远说出自己的目的之后。
杨峰望着老婆,只差眼泪没掉出来了常海心回到车上就给大哥打了电话,让常海天不必来八珍居了,直接前往白鹭宾馆跟他们汇合。
齐国远道:“我们谁也不想看到这种现象出现,可是沈书记的意思是要照顾大局!”
他们到白鹭宾馆的时候,常海天也刚刚到。
张扬道:“市里成立调查组,我九点钟就要参加会议,调查组由沈书记亲自桂帅,我和纪委赵书记担任副组长,连同检察院、审计局、公安局、财政局共同调查抗旱救灾款的使用问题。”
常海心挂上电话道:“不好意思,我哥到了,被他几个老同学拉着在白鹭宾馆吃饭呢,让我们也过去。”
张扬微微一怔,马上就意识到十有八九是梁艳两口子准备了那桌饭,在党校的时候,常海心和梁艳住一个宿舍,现在杨峰遇到了麻烦,梁艳可能想通过常海心这层关系找自己说情。想到这里,张扬不禁笑道:“我是地主,应该我准备才对,你怎么可以抢我的先?”
沈庆华道:“市里要求我们把抗旱救灾款的支出明细报上去,还会派审计人员核查。”
张扬的回答让两人瞠目结舌,张大官人很坦诚的回答道:“杨文月的专访是我安排的!”
梁艳那边还在煽情,眼圈居然有些红了,不知是真想常海心,还是这阵子被杨峰的事情给堵的,反正看起来很动情。
张扬笑了起来。
常海心道:“我爸最喜欢批评我,还是跟着秦市长好过一些。”
张扬笑道:“有什么不方便,吃饭而已,去!”
杨峰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那笔钱已经支付镇办公大楼的工程费了!”
张扬让傅长征给杨峰倒了杯茶,杨峰坐在沙发上,不知从哪里说起。
常海心点了点头道:“跟着秦市长走,反正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