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9章 强势作风

吕燕笑道:“我让厨房去准备,凉面怎么样?”
沈庆华笑道:“两个月,学习班位于南锡静海市,海滨小城,风景美丽得很,这次过去的基本上都是副厅级干部,你是个特例,要珍惜这个学习机会。”
张扬正想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常凌峰。
常凌峰道:“学校经过讨论做出决定,欢迎杨文月来我们学校免费复读一年,参加明年的高考。”
常凌峰道:“对了,两位高考状元都选择了去京城上大学,李当阳被北大中文系录取,冯璐上了协和医科大!”
常凌峰摇摇头。
张扬道:“孙市长,有句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常凌峰笑道:“按照你以往的脾气,沈庆华这么做,你肯定会拍案怒起,今天表现的这么淡定,证明肯定有玄机。”
马力道:“这就是缘分,这家万里汽修厂是我哥们开的,我也参股了,最近我在东江忙活汽车专营店的事情,刚才来换机油,刚好看到你的那辆皮卡车,我估摸着你就在这里,果然让我遇到了。”
张扬笑道:“这么悲观?”
马力道:“现在做生意的确不容易,那我来说吧,汽车贸易表面做的还行,可风光都是表面,背地里谁知道我欠了银行多少债务?时代在发展,过去那样小打小敲已经不行了,我必须要扩大规模,今年的三个汽车专营店已经让疲于奔命了。”
孙东强道:“赵书记,在刘强的问题上,你好像没有发言权!”
常凌峰道:“你是不是在做局?”除了常海心和杜天野之外,张扬没有向任何人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包括常凌峰在内。
余川和马力一直把他们送到车上,张扬的皮卡车也保养好了,想要给钱的时候,余川说什么都不收,非但如此,还专门送了一些汽车用品。
梁成龙和余川也认识,他的汽车平时都在余川那里保养。但梁成龙对余川这种级别的生意人打心底是看不起的,不过表面上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屑。
东江生意场上少有人不认识梁成龙,他一来到,余川就慌忙站了起来,余川没想到张扬的朋友是梁成龙,马力和张扬只是萍水相逢,对张扬的背景并不了解,听到余川介绍,这才明白,眼前的这几位年轻人全都来头不小。
吕燕道:“大同修车可是一把好手。”
张扬道:“你们千万别多想,就是正常学习,几位副市长都抢着去,沈书记考虑到我工作成绩突出,最近又实在太累,担心我身体出问题,所以才把这个疗养的机会交给我了,静海你们知道吗?好地方,海滨城市,风景宜人,我现在去正是时候。”
丁兆勇看了看时间:“对了丁斌和赵静刚走,最近他们两人趁着暑假都在我公司帮忙,我给他们开工资,还别说,你那个妹妹口才可真不错,来公司不久帮我谈成了两个大单,我刚奖励了她一台电脑。”
张扬吃过饭后和常凌峰一起来到了停车场,吕燕已经把他的东西放好了,旁边还有一个黑大个在帮忙。
吕燕自然不会当真,她笑道:“张市长这么好的顾客我们可不敢得罪!”
沈庆华微笑道:“东强同志,还没有轮到你发表意见,等我把话说完行吗?”他继续道:“关中亚同志担任企业改革办公室副主任!”
孙东强道:“我保留我的意见,关中亚绝不可用!”事实上孙东强已经做出了让步,僵持下去毫无意义,在丰泽的常委会上,沈庆华占有压倒性的优势,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太薄弱了一点,他让步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
程焱东道:“是不是因为抗旱救灾款的事情?”
常凌峰道:“丰泽一中分校区还等着你剪彩呢!”
纪委书记赵金芬道:“孙市长,难道国家干部就不会犯错?任何人都会犯错,总不能因为一件事就否认别人的成绩,让别人一辈子都在惩罚和自责中渡过!”
张扬道:“可文教卫生工作也很忙。”
张扬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把他约出来,我开导开导他!”
张扬看了看:“谁的?”
孙东强道:“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说!”连他自己都觉着好笑,他和张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无话不谈了?政治斗争果然是件奇妙的事情。
张扬听着这名字有些熟悉,可一时间想不起方大同是哪一个。
张扬道:“一说要走,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在白鹭宾馆我吃得好住得好,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都让惯坏了!”
孙东强也没说话,毕竟沈庆华的这一棒没有打向自己,为了常凌峰出头好像并不值得。
方大同道:“我这双耳朵还成,只要一听发动机的声音就能听出来,还有从尾气的味道也能闻出来!”
张扬笑道:“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习,怎么搞的我跟被流放似的?”
张扬道:“有麻烦吗?”
程焱东笑了起来:m•hetushu.com“静海我去过,那地方风景不错,现在这么热,去海边绝对是度假首选。听说旅游杂志搞了个中国最美丽的海滩评选,静海排名第五。”
在场人关注的共同焦点就是张扬,张扬免不了要多喝几杯。
张扬虽然很少求助于人,不过还是接受了常凌峰的好意,收好了常凌空的电话号码,他去的南锡的辖市,应该和常凌空没什么交道可打,再说了,南锡市市长夏伯达,市委书记徐光然他都认识,真要是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找他们也行。
张扬道:“最好不过了!”
张扬笑道:“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常凌空同志!”
孙东强心中的怒火无可遏止、沈庆华的态度充分显示出对自己的蔑视,他在向所有人表明,在丰泽的一亩三分地上,他沈庆华说话才算数,自己这个市长根本就是一个摆设。
丁兆勇来到他身边在他肩头拍了一巴掌:“总是这个样子,说出现就出现,让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方大同隔着窗户道:“张市长,你这车应该保养了!等到了地方一定要做个全面保养,不然伤车!”
张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离开丰泽,白鹭宾馆经理吕燕帮他收拾着行李,张扬刚才一直都在给家里打电话说自己外出学习的事情,母亲自然又千叮咛万嘱咐,正应了一句话,儿行千里母担忧,徐立华虽然不在儿子身边,可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他。
张扬坐下后笑道:“要不给绍斌打个电话,把他也叫来!”
程焱东道:“姚建设一家的案子已经水落石出了,法院过几天就会开庭宣判。”
张扬笑道:“多长时间啊?”
方大同很爽快的回答道:“没问题!”
丁兆勇道:“国内这么多半半拉拉的楼,全都是你们这帮奸商盖起来的。”
丁兆勇自己倒了一杯酒道:“反正我是不同情你,清红多好啊,又有钱又有能力,人又漂亮,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娶到她,现在倒好,跟白燕居然又玩出火来了。”
丁兆勇道:“我那是小生意,你梁总盖一套房子够我卖十年电脑的。”
常凌峰道:“我还以为你知道!”
余川好不容易才插上话,向丁兆勇道:“丁老板,我这边汽修厂也需要上几台电脑!”
张扬盘算着自己是应该请病假还是事假,可他没想到的是,沈庆华主动找上了自己,沈庆华显得很和蔼:“小张啊,省党校下月有个大力发展精神文明建设的干部培训班,我考虑了一下,还是你去最合适,年轻人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张扬点了点头道:“等我学习回来,以后保养啥的你帮着弄吧!”
余川和马力很快就看出来,人家几个人的层次并不是他们能够够得上的,他们说话陪着小心,尽量给张扬他们留下好印象,饭局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梁成龙就提议结束,张扬和丁兆勇也没有反对。
吕燕把行李收拾好,又帮助张扬泡了一壶茶,轻声道:“张市长,中午吃完饭再走吧!”
吕燕出门的时候常凌峰走了进来,吕燕冲着常凌峰笑了笑,最近常凌峰在丰泽的名气也是与日俱增,丰泽一中高考成绩这么好,身为校长,他的报道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之中,自然成为最近丰泽风头最劲的人物之一。
张扬道:“我身体挺好的!”这会儿他的心态已经调整了过来,虽然沈庆华的安排正中下怀,表面上还要装出不情愿的样子。
丁兆勇笑道:“在我们眼中,弟弟妹妹始终都是小孩子,其实他们已经长大了。”他摸出手机:“我联系下梁成龙、陈绍斌他们,今晚给你接风!”
吕燕道:“欢迎!”她又向张扬道:“张市长,我让厨房给您准备了路上吃得东西,回头给您放车里去!”
汽车交给修理工之后,张扬给丁兆勇打了个电话,这儿距离他的公司很近,横穿一条马路就到了。
张扬道:“怎么着?最近情绪不高啊!”
张扬哈哈大笑,常凌峰道:“听说孙市长在常委会上当场和沈书记吵起来了!”
孙东强道:“王华昭吧,他整天闲着没事做,本身和丰泽的牵扯不大。”
梁成龙道:“是比我有钱,她跟我结婚为了什么?你以为她爱我啊?狗屁的爱情,她看中的是我在平海的关系,女人现实,生意人现实,这女生意人尤其他妈的现实,她把我只是当成一个利用的工具,平海帮助天骄集团完成了二次腾飞,你以为是她林清红个人的能力?狗屁!没有我帮她,她能有今天?”
“期待你回来的那一天,向丰泽所有人宣布,我南霸天又回来了!”
梁成龙道:“还说呢,我那楼才盖到六层,何长安那边的资金链断了!”
张扬点了点头,那黑大个很恭敬的叫了声张市长。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简单点,给我下点面条就行!”m•hetushu•com
吕燕道:“也没帮什么忙,这里收入太低,你将就着干吧!”
吕燕接过钥匙去了。
梁成龙道:“何长安最近鬼迷心窍,一门心思钻到了黄金珠宝市场里,他在非洲买了几个矿,也拿下了黄金珠宝生产经营许可证,今年要大力扩展国内的市场,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开始学着星钻建设专营店,他的钱全都用在这上面了。”
梁成龙道:“我工程质量没问题,只是分成两次盖,总比不顾质量,拉起烂尾楼要强得多。”
张扬向吕燕道:“两碗凉面!”
孙东强道:“沈书记,企改办属于政府管理的范畴!”他这句话说得清晰无比,所有常委原本要走、屁股刚刚离开了板凳,又马上坐了下去,谁都听出孙市长火了,他在跟沈书记强调党政分开呢。
沈庆华却很淡然的笑了笑:“这件事暂时先这样吧,有不同的意见,私下找我!散会!”
张扬微微一怔:“怎么?”这件事他还从没听说过。
张扬即将外出学习的事惰在外人的眼中看来,是沈庆华对他的变相流放,因为张扬的原因,丰泽撤掉了五名乡镇党委书记,对丰泽这座小城来说,可谓是一场政治风暴。
吕燕咯咯笑道:“张市长,您放心,这房间您保留着,除了你之外谁都不让入住。”
张扬暗骂沈庆华老奸巨猾,不过由他提出来最好,孙东强方面也不能说自己临阵脱逃,自己离开丰泽,沈庆华和孙东强之间的矛盾肯定要变得更加直接和尖锐。
在场的常务都不禁在想,张扬要是知道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被撤,他心里会怎么想?
丁兆勇想起这事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谁都没想到孙东强和沈庆华之间的冲突来得这么快,事情从沈庆华的一桩提议开始,张扬的文教卫生工作暂时交给王华昭负责并没有任何异议,可沈庆华接着又提出了一件事:“现在党中央国务院提倡精简机构,我们也要响应上面的号召,我看丰泽有些职能部门就有些多余,比如说,这个文教卫生改革办?我认为没有存在的必要,教育局和卫生局本身就负有改革的职责,现在多出了文教卫生改革办?这分明是混淆职能,搞双重领导嘛,我看文教卫生改革办可以取消了!”
张扬道:“两个月,市里打算让谁代理我的工作?”
吕燕道:“就是上次把富国路水管给压断那个,幸亏张市长帮忙说话,他拘留了几天就出来了,那些货主也没找他的麻烦。”
张扬愣了一下,他还想主动回避呢,这倒好,人家沈书记看自己碍眼,想办法要把自己给支开了。
丁兆勇道:“你说的容易,他两口子这么有钱,单单是财产分配就是个大问题,林清红可不简单,梁成龙结婚后赚了不少钱,基本上都被她捏在手里,梁成龙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离婚的。”
张扬道:“应该的,听说杨文月成绩不错,如果不是这件事耽搁,也是一类大学的好苗子。”
孙东强其实也是这么想,他淡然笑道:“别把沈书记想得这么阴险!”
这一路顺利得很,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已经进入东江市区,张扬按照方大同的建议,先把自己的车开到东江有名的万里汽车修理厂,在那儿做了个保养。
张扬道:“真要是过不下去就离呗!”
孙东强冷冷看着沈庆华,他语气生硬道:“我反对!”
张扬和母亲聊了十多分钟,电话中母亲又抱怨赵静,小妮子放假之后只在家呆了两周,现在又回东江了,只说要趁着暑假勤工俭学,徐立华猜到她一定是去东江和丁斌谈恋爱去了。女儿大了,做父母的说什么她也不想听,徐立华让张扬抽空询问下妹妹的情况,最好和她见面聊聊,张扬连连答应。
张扬道:“我不习惯耍阴谋!”
张扬道:“精神文明建设跟我的工作有关吗?他为什么非得派我过去?”
看到张扬过来,吕燕笑道:“东西都放好了,吃得东西都放车里了。”
梁成龙喝了口酒道:“反正地面的六层已经起来了,香港恒源百货已经签约入驻,单单是他们一家,收回成本是没什么问题。方方面面的关系也已经做好,先搞经营,六层以上,等回笼部分资金以后再建设。”
孙东强道:“好,刘强的问题咱们不说,关中亚算什么?一个截留抗旱救灾款的干部,刚刚拿下,现在又要任用,这样的干部拿什么去取信于老百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一双眼怒视沈庆华,孙东强现在的底气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背后有一帮老常委给他撑腰,更重要的是,张扬给了他一张王牌,现在还不是他拿出王牌的时候。
张扬道:“什么惊喜?”
张扬的心情并不需要调整,暂时离开只是政治策略的需要,他走后,沈庆华和孙东强之间的矛盾势必会变得越发尖锐起来,这是张扬早就预见http://www•hetushu.com到的事情。离开丰泽之前,张扬抽时间把牛文强贷款的事情搞定,既然老朋友真心想要创业,张扬还是要尽心帮助他。
张扬微微一怔,他没想到沈庆华动作会这么快,自己还没离开丰泽,他就开始下手了,看来这位市委书记的报复心可真是不小。
丁兆勇道:“卖汽车可是大生意,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的收入会越来越高,你看着,要不了二十年,基本上每人都开得上汽车。”
丁兆勇道:“怎么不上我公司去坐?车坏了?”
张扬拉开车门,向远处的常凌峰摆了摆手,启动了汽车。
杜天野也不得不赞同他的这句话有道理,看到张扬信心满满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道:“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时候门外进来了一个人,直奔张扬就走了过来,那人乐呵呵道:“我说嘛,那辆皮卡车全中国就只有一辆,果然是你啊!”
张扬道:“你们的商业广场计划总不能扔在那儿!”
张扬神秘道:“请允许我暂时保密,天机不可泄露!”
梁成龙道:“我也没想到她能怀孕,而且这次是真的!”梁成龙有些郁闷的灌了一口酒道:“我现在是发现了,男人不能有钱,一有钱酒找不到真感情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梁成龙和陈绍斌现在也坐不到一块儿,两人心中有疙瘩,不容易解开啊!”
张扬道:“千万别把她惯坏了!”
张扬把马力介绍给丁兆勇认识,马力很热情的和丁兆勇握了握手道:“这样吧,晚上我请吃饭,大东海怎么样?”
所有常委都没说话,沈庆华这一棒子明显是打在了张扬的头上,谁都清楚文教卫生改革办是张扬努力下的结果,办公室主任常凌峰又是张扬的左膀右臂,沈庆华撤掉文教卫生改革办就是拿走常凌峰的部分权力。当初张扬成立文教卫生改革办的初衷,一是为了给常凌峰一个位置,而是为了更好的把文教卫生工作掌握在手中,还有重要的一点是,文教卫生办拥有独立帐户,也就是财权,张扬刚外出学习,沈庆华就来这么一手,他的动机不言自明。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哥们,我现在这心里,全他妈都是眼泪啊!”
常凌峰道:“相信你的能力!好好享受你两个月的假期吧!”
孙东强今天的表现也是相当抢眼的,他居然公开跟沈庆华提出党政分开的事情,说出这句话等于识破了脸皮,他和沈庆华已经恶劣的关系,以后更会雪上加霜,沈庆华在工作中表现出的霸道和强势已经让孙东强忍无可忍。
张扬道:“假期?我这人天生劳碌命,闲不住啊!”
梁成龙道:“生活逼迫的,我这人现在变得越来越偏激了!”
张扬这才想起来,笑道:“原来是你,怎么不开车了?改搬行李了?”
常凌峰道:“没什么麻烦的,文教卫生改革办只是一个空壳,账上没钱,丰泽一中有账户,那笔助学基金是独立账户,他们没理由打基金的主意。”
常凌峰和程焱东都意识到张扬外出学习,是沈书记表达对他近期行为不满的一种方式,两人凑巧一起来到张扬的住处询问情况。
张扬微笑道:“请孙市长去!”他是想露脸的事情都让给孙东强,越是这样,越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这时候万里汽修厂的总经理余川去大东海定位子。
张扬心说老沈啊老沈,你可真够狠的,一下就把我给发配两个月,精神文明建设干我屁事,你派个副书记过去就是,人有时候心理很奇怪,明明自己想走开,可一旦人家想支开他,心态就产生了变化,张大官人心里有些不爽。
张扬抬头望去,竟然是之前在路上遇到的天津飙风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力。张扬笑着站起身来和马力握了握手道:“这么巧?”
张扬道:“你吃饭没有?”
张扬问起梁成龙和林清红的事情,丁兆勇道:“一团糟,白燕怀孕了,林清红知道了梁成龙和她一直都没断,已经向他提出离婚了。”
张扬点了点头,虽然这次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可毕竟还是成功打掉了姚建设这个恶霸村支书,他感叹道:“他们家虽然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可杨文月的高考却被他们给耽搁了。”
张扬道:“我可不领你情,房间费我都付过一年的了,你要是让别人住进来,我得上消协告你去。”
沈庆华故意板起面孔道:“这次的机会很难得,别人想争取这个机会我都没有答应,小张,你一定要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好好学习,回来把学到的知识和经验在丰泽推广开来。”
张扬道:“我巴不得有人打基金的主意,谁敢打基金的主意,我就让他追悔莫及。”
张扬道:“从今天起我属于外出学习人员,丰泽发生的事情一概和我无关,你守好后方,丰泽一和*图*书中是我的根据地,咱们不能把根据地丢了,等我回来,那啥……”
常凌峰吃完凉面,在便笺上写了一行电话号码递给张扬。
张扬想起冯璐之前想要学医的事情,不觉笑了起来,以冯璐这种刻苦学习的尽头,日后极有可能在医学上有所成就。
梁成龙道:“不是悲观是事实,你们千万别学我,钱是赚到了一些,可感情呢?我他妈找不到感情了,白燕图什么?图我的钱,林清红图什么?她自己有钱,可还他妈图我的钱。”
张扬在贵宾休息室里喝茶看电视呢。
张扬离开丰泽,驶入省道,看了看里程表,已经就快一万公里了,还没有做过一次保养,难怪方大同会这样说。张扬的第一站是东江,打算在东江做短暂停留之后再前往南锡静海。
常凌峰道:“取消文教卫生改革办,成立企业改革办公室,刘强任企改办主任,关中亚担任副主任。”
梁成龙道:“说起这事儿,丁兆勇最近可发财了,到处都在推行办公自动化,他的电脑组装业务做得那个红火,红火的我都羡慕。”
张扬笑道:“矛盾是客观存在,终有一天会激化爆发,既往的经验告诉我们,爆发的越早越好,造成的危害会越小,如果矛盾始终积累,到了将来爆发的时候,只怕危害会更大。”
这边刚挂上电话,常凌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听说张扬没走,他让张扬在白鹭宾馆等着自己马上就到。
张扬道:“我觉着沈书记这么做是在搞分化,他认为抗旱救灾款的事情是我们联手在做文章,所以想分化我们,孤立我们之后然后逐一对付。”
吕燕带着服务员把凉面送上来,同时还上了四道小菜。
方大同道:“出了那事,谁还敢找我开车啊,我本打算去外地找活干,这一家老小又抛不下,幸亏吕经理让我在宾馆帮忙!”
丁兆勇道:“好啊,明天我让业务员过来!”
丁兆勇笑道:“这厮也能耐着呢,说动了白燕,现在白燕去向不明,他一口咬定自己和白燕没关系,坚决不同意离婚。”
丁兆勇道:“你这话有点不公道了,林清红比你有钱!”
路上已经打了电话,梁孜给他们留好了包间,张扬对这个地方本没有什么好感,上次为了陈绍斌在这里大打出手,丁兆勇道:“反正梁成龙有股份,看不顺眼继续砸!”
张扬道:“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说实话,就算沈书记不让我去学习,我也打算请假,最近一段时间我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自己的私事不好意思占用公家的时间,出去学习就不同了,这种学习,不过是打着学习的名目去疗养。”
丁兆勇已经约好了梁成龙,马力很爽快的说道:“都过来,大家认识认识,一回生两回熟,再见面就是老朋友了!”
这次不但是孙东强,与会所有人员都听出沈庆华这是在示威,不,这是在发飙,他在通过这种方式强调自己在丰泽的绝对统治权,老子就是说一不二。
张扬点了点头,王华昭无疑是个最好的选择,此人是个挂职副市长,眼看任期就要满了,他在丰泽市领导层内独来独往,和其他人都没有牵扯。
沈庆华道:“这阵子你工作的很努力,又是忙招商又是忙教育,我全都看在眼里,虽然你年轻,可身体也重要啊,都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要是累垮了,我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帮手去?”沈庆华这番话说得虚伪之极,他恨不能张扬离开之后,再也不要回到丰泽来,他算是看清了,这小子就是一扫把星,来丰泽专门是为了跟自己做对的。他之所以这么急着把张扬支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看出最近苗头不对,一向低调做人的孙东强有抬头的趋势,孙东强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权力欲,而且他和张扬之间似乎有种默契,这两个人要是联起手来,沈庆华肯定头疼,所以沈庆华想让张扬离开一阵子,利用这段时间,稳固阵脚。
吕燕道:“他是方大同!”
市长孙东强在经历了抗旱救灾款事件之后,他的工作作风变得越来越强硬了,这一点从他在常委会上越来越多的发言可以看出,他改变了低调忍让的作风,孙市长开始初露峥嵘。
张扬道:“梁成龙怎么说?”
张扬饶有兴趣道:“你怎么知道?”
张扬把车钥匙给她:“少放点啊!别弄得跟搬家似的!让服务员帮忙把行李也给我放好!”
常凌峰道:“也好,反正只是两个月,你权当旅游散心!”
张扬把这件事告诉了孙东强、装出非常委屈的样子:“沈书记分明是要把我给支开啊,这根本就是政治流放。”
常凌峰道:“出去调节下心情也好。”
至于关中亚同志,他的问题出现在认识上,他截留抗旱救灾款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挪作私用,而是为了未雨绸缪,作办柳集镇的抗旱基金。错误是严重的,但是我们不能因www.hetushu.com为错误,就抹煞他们过去的成绩和功劳,也要给他们一个改正错误和证实自己的机会。”
张扬道:“不是想,本来就是!孙市长,我敢保证,等我走了之后,沈书记肯定会针对你!”
张扬笑道:“我这次是路过,明天就得去静海报到!”
赵金芬被孙东强一句话噎得满脸通红,她原本就不大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孙市长,在场的所有同志都知道,我向来公私分明,我说这句话,不仅仅是因为刘强是我丈夫,而是从公平的角度来说,对于党内同志,我们帮助他们认识到错误,还要给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
可能梁成龙已经有了思想准备,所以没敢让他们两人去大厅,直接请到了包间里。
张扬笑道:“我是去学习,又不是长期工作,有什么好安排的?”
梁成龙道:“精神文明建设学习班,我说你们这帮官僚可真够腐败啊,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
孙东强虽然一直都不喜欢张扬,可最近一段时间,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共同的政治对手,让他们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了一起。孙东强道:“沈书记这个人心胸实在有些问题!”
抗旱救灾款事件之后,丰泽暂时陷入平静之中,只有身处局中,才能够体会到这种平静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酝酿过程。
孙东强又道:“沈书记,刘强在高考舞弊事件中犯了严重的错误,所以才被免去教育局局长的职务!”
常凌峰道:“我大哥,常凌空!”
张扬笑了起来:“沈庆华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我还以为他要过一阵子才动手呢?”
沈庆华仍然在笑,不过笑容显得有些冷淡:“东强同志,你是党员,难道不清楚党的领导地位?”他站起身,短促而有力的宣布道:“散会!”
常凌峰摆了摆手道:“别说,我期待惊喜!”
常凌峰道:“我对静海很熟,要不要我帮你打招呼安排一下?”
沈庆华笑道:“你这种有责任心的年轻干部真是难得,我会将你的工作安排好,放心吧,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学习回来还有更艰巨的任务,更重要的工作等着你。”
沈庆华的强势是与会常委人所共知的,可是他今天的表现却让很多人感到不舒服,沈庆华取消文教卫生改革办,还可以用精简机构来解释,可他成立企改办,重新任用刘强就有些凭喜好在做事了,至于启用关中亚为企改办副主任,这等于给公众传递了一个信号,他想用谁还是可以用谁的,这件事也冲淡了前些日子截留抗旱救灾资金事件的影响,意味着那帮干部犯下的错误并不严重。连关中亚这种人都可以重新被启用,那么其他的被免职的乡镇干部也有希望尽快上岗。
张扬摇了摇头道:“保养呢,说是四十分钟!”
孙东强道:“既然已经决定了,你就去安心学习两个月吧,反正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又不是永远留在静海。”
张扬笑了起来:“我说兆勇,你比我们这些体制内的还要乐观,二十年让每个人都开上汽车我看有点悬,不过每人都用上电脑问题不大。”
常凌峰一边吃凉面一边道:“好吃,想不到你们这儿的凉面这么好吃,以后我常来光顾!”
张扬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愤世嫉俗了?”
孙东强道:“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哪有什么针对不针对的?”心中却对沈庆华的作为相当的反感。他忽然想起张扬给他的那份材料,心中顿时安稳了起来,那份材料可谓是抓住了沈庆华的脉门,娄光亮那些人出去参观学习,是沈庆华批准的,沈庆华又是娄光亮的恩师,如果沈庆华敢针对自己,大不了将这件事捅出来。
梁成龙因为离婚的事情闹得心情不好,他早早结束并非是想回去,而是邀请张扬和丁兆勇去蓝魔方喝酒。
常凌峰道:“静海如果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你给我大哥打电话!”
沈庆华道:“刘强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问题,可以说在高考舞弊的事情上,应该承担责任的有很多人,但是刘强同志主动站了出来,要求承担责任,平息带给丰泽教育界的负面影响,这就是大局观,他的确有错误,可他也做出了实际行动去改正错误。
丁兆勇听说张扬到了,马上就从公司赶了过来,他每天走的很晚,基本上都是七点多才下班,最近随着个人电脑在国内的热度提升,丁兆勇公司的生意也是节节攀升,几乎每天都要加班。
常凌峰在张扬身边坐下,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喝完之后方才道:“沈书记把文教卫生改革办取消了!”
沈庆华又道:“成立企业改革办公室,我提议由刘强同志担任企业改革办公室主任!”
梁成龙苦着脸道:“张市长,您就别难为我了,谁家开店也不想被别人砸,陈绍斌现在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让我自在点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