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0章 侠客行

丁兆勇明白了,怒道:“套牌啊!”
张扬笑眯眯道:“第一回合就打和了,我靠,忒没劲了!”
张扬道:“我本不想说你,可你最近这状态也太差了点,就算你和林清红闹矛盾,也不能自己作践自己啊!”
陈绍斌道:“把我们当猴耍呢!”
柳玉莹道:“你们爷俩聊着,我去做饭!”
梁成龙哈哈大笑:“你都不认识我!怎么会爱我?”他又塞了一张钞票,心中却泛起一丝难言的失落。
丁兆勇道:“找不到他,电话也没开机,我是接到了林清红的电话,她正从云安往这儿赶呢,你说梁成龙这混蛋东西,早不关机,晚不关机,偏偏这时候关机!”
梁成龙冷笑道:“要是相信这帮演艺圈的会动真感情,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梁成龙见到林清红心里多少有些惭愧,他低声道:“清红……”
丁兆勇有些无奈的看着张扬,张扬没说话,抿了口酒。
乔振梁引着张扬来到书房,这才把那幅卷轴递给张扬。
张扬和丁兆勇约定这就去省人民医院,半碗云吞面也不吃了,结了帐匆匆向省人民医院赶去。
他们两人居然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梁成龙道:“我正和客户谈生意,刚刚接到电话……”
梁成龙道:“咱们之间用得着分得这么清楚吗?妈被人撞了,我也担心啊!”
众人退出病房,梁成龙愤愤然道:“谁他妈肇事逃逸?让我查出来,我非弄死他不可!”
张扬道:“上次的事情给您带来麻烦了!”他说的模糊,宋怀明能听明白,张扬指的是丰泽高考舞弊的事情。
庄晓棠躺在病床上,脸色十分苍白,额头之上布满冷汗,手术过去一段时间了,麻醉的效力也逐渐消失,所以疼痛开始变得剧烈起来。
张扬道:“你们都在这儿等消息吧,我们去去就来!”
张扬将卷轴徐徐展开,却见里面根本不是什么书法,而是一幅山水画,张扬不禁苦笑道:“乔书记,您不是让我品评书法的吗?”
梁成龙道:“我后悔了!”
林清红在下午四点的时候匆匆赶到,她来到的时候,刚巧在停车场遇到梁成龙,梁成龙昨晚喝多了,跟那个身材娇小的陪酒女郎一起开了房,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手机也没电了,所以丁兆勇他们一直都打不能电话,梁孜知道内情,打了那陪酒女郎的电话,这才找到梁成龙。
乔振梁见他要走,让他等一等,给他拿了两盒上好的毛峰。
几个人同时望向他,丁兆勇道:“只要那车是东江的,他就跑不了!”
“爱!我爱你!”
宋怀明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客套话了?”
林清红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气,还夹杂着一股香水的味道,林清红厌恶地皱了皱鼻子,她冷冷道:“你走开!”
梁成龙得意的向张扬和丁兆勇点了点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女人,这他妈的就是感情!”
张扬道:“好在庄校长没事,你先给林清红打个电话,让她别慌!”
乔振梁看到张扬运笔如飞,本来酝酿好了情绪本着壮怀激烈去看的,可张扬写得却是……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乔振梁的目光明显的闪烁了一下,心说你小子行啊,让你写满江红,你给我来侠客行,这首诗该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吧?到了乔振梁这种级别,随便一件小事人家也会分析出其中蕴含的深意,他从中看出来了,张扬十有八九是在埋怨自己在之前高考舞弊案中对他毫不留情,痛下杀手的事情。但是乔振梁的注意力很快还是被张扬飞扬跋扈豪气外放的书法给吸引了过去。
丁兆勇道:“梁成龙的手机还是打不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在声,回头林清红到了可怎么交代!”
梁成龙一拳就打了过去,张扬在一旁本来能够拦住,可他居然无动于衷。
陈绍斌道:“要是撞了我岳母,我他妈是不能忍!”
看到张扬过来,柳玉莹笑着向他挥了挥手:“张扬,刚才和你宋叔才提到你,这会儿就来了!”
张扬慌忙把车靠边停了,推开车门,规规矩矩叫道:“乔书记好!”
宋怀明道:“别忘了你的主要任务是学习!”
梁成龙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我要享受人生,我要享受他妈的人生!”他叫了服务,很快梁孜就带着三名惹火女郎走了进来。
丁兆勇道:“出事了,梁成龙他老岳母庄晓棠被汽车给撞了和*图*书,人送到省人民医院正抢救呢,咱们过去看看吧!”
丁兆勇道:“阎国滔的儿子阎飞!”
丁兆勇也跟着他走了出来,低声道:“梁成龙喝多了!”
宋怀明道:“是药三分毒,我还是不吃了!”
人很多时候都需要宣泄,梁成龙和陈绍斌之间的矛盾已经积攒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次他们打了一架,把心中的怨气都发泄出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反倒融洽了许多。
张扬把T恤的领口立起,脖子往里面缩了缩,似乎想要找寻到一丝温暖:“人在很多时候分不清自己究竟是醒还是醉!”
乔振梁感叹道:“张扬,你不去当书法家可惜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张扬在上午抽空去拜访了宋怀明,丰泽高考舞弊事件中,宋怀明为他顶住了不少的压力,虽然没有直接出面,可是这场有史以来最为严厉的高考监察行动却是因他而起。
柳玉莹在他身边坐下,张扬帮她诊了诊脉:“柳阿姨,你虚火有点旺盛,我帮你开个方子,你去抓来煮茶喝!”
张扬和丁兆勇都没有说话,梁成龙考虑的的确比陈绍斌多得多,虽然梁成龙的理由足够充分,可是张扬扪心自问,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还是不会忍。
庄晓棠笑道:“你这丫头……我都不记得……你上次掉眼泪是什么时候了……别哭……妈没事……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
柳玉莹去洗手的功夫,张扬已经洗好了茶具,把乌龙茶给泡上了。柳玉莹抱怨道:“这天闷得跟蒸笼似的,昨天一场雨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安顿好了庄晓棠,丁兆勇和张扬来到病房外轮番拨打梁成龙的电话,可怎么打都是关机。丁兆勇叹道:“林清红估计下午就能赶到,她要是看到梁成龙不在这里,准保要气疯了!”
张扬道:“这东江的衙内真是一拨接着一拨,一代新人换旧人,你们这帮老衙内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庄晓棠的目光落在梁成龙脸上:“你有没有欺负我女儿?”
张扬道:“这个梁孜跟梁成龙什么关系?”
张扬道:“我帮您诊诊脉!”
梁成龙拿出一张一百的钞票塞到她的乳沟里:“爱我吗?”
乔振梁呵呵笑道:“你小子想给我送礼,不怕我让纪委查你?”
那女郎紧贴在他的身上:“我过去不相信这世上有一见钟情,可见你我才相信!”
梁成龙理亏,居然没敢接话。
陈绍斌对梁成龙还是很了解的。”想找他还是跟梁孜联系。”
张扬道:“书法家比当官有前途吗?”
陈绍斌站起身道:“你等等,我跟你一起过去!”关键时刻,革命情义显现出来了。
张扬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咱们谁也别勉强谁,今儿谈谈你和林清红的婚姻,我在北京跟你叔叔吃了一顿饭,他很担心你。”
陈绍斌道:“哪儿找去?警察正在调查,现场倒是有个目击证人,看到了车牌号!”
宋怀明对张扬的医术是了解的,他笑道:“也帮我看看,最近我睡得不踏实!”
几个人边喝边聊,丁兆勇此时接到了交警队的电话,这次处理事故的是他朋友,再说丁兆勇的父亲是平海政法委书记,撞的又是梁成龙的丈母娘,人家自然尽力。
丁兆勇道:“我也去!”
乔振梁笑道:“你未来岳父大人又对你进行革命教育了吧?”
张扬道:“梁成龙跟她不会有什么暧昧吧?”
梁成龙听到丈母娘的这番话,心头忽然感到一阵内疚,身边的林清红哭得越发厉害了,梁成龙上前握住岳母的手道:“妈,你放心,我和清红一定会白头偕老,相敬如宾的,她对我很好,我很知足……”
陈绍斌对此知道不少,他冷冷道:“梁孜没出几个钱,多数都是梁成龙出资,梁孜出面经营,利益两人均分。”
医生来到病房内看到庄晓棠已经睡着了,自然不用再给她打止痛针,那名女教师也觉着奇怪,明明刚才痛不欲生,可一转眼就睡了过去,她并不知道,张扬悄然对庄晓棠做了一些手脚,帮她止痛入睡。
几个人聊得热烈,陪护庄晓棠的那位老师走了出来,她有些紧张道:“庄校长有点疼得受不了,还是让医生过来一趟。”
梁成龙道:“她不会流啊?”
丁兆勇和袁波想上去拉架,张扬却道:“别管他们,帮忙抬桌子,给他俩挪开点空,小心打烂了东西!”
林清红点了点关和图书,她现在还算镇定,可一走进病房,看到母亲苍白的面孔,林清红眼泪就落了下来,梁成龙伸手拍了拍她的纤腰表示安慰,却被林清红厌恶的躲开。
几个人都明白陈绍斌是什么意思,都暧昧地笑了起来。
陈绍斌刚刚问过警察了,义愤填膺道:“肇事司机也太他妈没有道德了,撞了人家老太太开车就走!”
宋怀明轻轻哦了一声,他放下茶盏道:“文夫人过来的时候,你通知我,作为地主我怎么都要招待她。”
他的这句话又引来乔振梁的一声大笑。
宋怀明点了点头。
张扬道:“说是国庆回来!”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妈的,提起这个女人我就头疼,找我要一千万,我他妈哪有这么多钱!”
乔振梁道:“你来得正好,帮我审审这幅字!”
梁成龙有些尴尬道:“昨晚喝多了,手机又没电,所以断了联系!”
陈绍斌道:“你应该不止这个数吧!”
丁兆勇道:“确定,被套牌的车是轻工局的,轻工局内部举报的!阎飞的那辆车买来没几天,手续正在办理,他一直都在套牌行驶!”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事故大队去找他了,他来了个一口否认,那辆凯迪拉克也不知被他弄哪里去了,找不到车就没证据指证他。”
女郎脸儿红红的低声道:“爱!”
说起来这两盒乌龙茶还是张扬从杜天野那里得来的,邱凤仙送的礼物自然不会差。
张扬本来想赶在中午抵达静海的,可省委书记提出了要求,他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道:“那我看看!”
林清红用力摇头。
陈绍斌讥讽道:“你自己犯贱怨谁?”
三位女郎风情万种的来到他们的身边坐下,梁成龙将那个身处娇小的搂入自己怀中,大手在她胸膛上肆无忌惮的揉搓着:“你爱我吗?”
陈绍斌道:“应该没有,不过蓝魔方经营的时间不长,可名气很大,隐然有超出当年百乐门的势头,里面漂亮姑娘这么多,梁成龙可方便了!”
张扬道:“我没去过静海,这次借着学习培训的机会,我要在静海好好享受一下海滨风光。”
乔振梁道:“《满江红》!我也要《满江红》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可没有二百万!”
两人说话的时候,陈绍斌和袁波都来了,他们和梁成龙两口子的关系都不错,陈绍斌虽然和梁成龙最近有些芥蒂,可林清红是他的老同学,冲着这层关系他也不能装作不知道。
乔振梁取出文房四宝,亲自帮着张扬磨墨,张扬发现书画这玩意儿的确是接近领导人的绝佳途径,难怪官场上通过字画这种方式送礼的人比比皆是,他忽然想到,自己给乔振梁写字算不算某种形式上的贿赂呢?
梁成龙和陈绍斌扭成一团,当着几个人的面你一拳我一脚的打了起来,可打架这活特耗体力,不一会儿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对方,梁成龙率先松开了手,陈绍斌也放开了梁成龙,两人都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毯上,几乎同时哈哈笑了起来,梁成龙骂道:“都不是东西,一个劝架的都没有!”
张扬道:“昨晚才到,我这次是中途经过,刚去宋省长家说了点事,正准备去静海呢?”
丁兆勇经他一提醒,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道:“你看我这脑子,怎么就没想起梁孜呢!”他没有梁孜的电话,陈绍斌有,把梁孜的号码告诉丁兆勇。
袁波道:“都去我店里吧!庄校长住院期间吃饭的问题我承包了!回头让厨子多买点大补的食材做出来。”
宋怀明摆了摆手道:“马上就修剪完了,修草坪也是个技术活,你没干过,不行的,先跟你柳阿姨进屋去喝茶吧!”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们都多少日了,怎么彼此间的感情还这么脆弱?”
柳玉莹道:“可能是年纪大了,最近气闷的很!”
梁成龙端起酒杯把酒喝完了,起身道:“我去找他!”
丁兆勇和陈绍斌望向张扬道:“怎么了?”
张扬来到省人民医院手术室的时候,丁兆勇已经赶到了,林清红因为人在云安还没有来到,让张扬奇怪的是梁成龙也不在,他充满诧异道:“梁成龙呢?”
张扬道:“月底我干妈还要来平海,让我陪她去修文去一趟。”
梁成龙道:“找目击者好好问问,给他们点钱也行,要是有人能够提供线索,我重奖五万,妈的,居然撞到我妈头上来了,我要让他跪在我妈面前磕头认错!http://www.hetushu.com
梁成龙很配合地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张扬也就是那么一说,跟着乔振梁来到他居住的一号小楼,这一号小楼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为了迎接乔振梁的到来,这里重新装修一新,乔振梁的妻子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这会儿正在诵经礼佛。
梁成龙今天一肚子气,别人说他他还忍了,陈绍斌说他,他火蹭地就上来了,他指着陈绍斌的鼻子骂道:“你丫说谁啊?我他妈早看你不顺眼了!”
丁兆勇道:“身在福中不知福!”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暴雨,张扬站在蓝魔方的大门外,望着瓢泼的大雨,路灯下奔走的行人,内心中忽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丁兆勇道:“这话你应该冲着林清红说!”
袁波知道张扬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他叮嘱道:“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千万别冲动!”
陈绍斌道:“你看我不顺眼?我他妈看你还不顺眼呢!”
张扬道:“真的,不是客套!”
庄晓棠有些惊奇的睁大的双眼,张扬向她微笑道:“睡吧,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他的声音似乎有种魔力,庄晓棠听了之后只觉着昏昏沉沉,竟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张扬道:“我也给您写一幅,乔书记喜欢什么?”
来到病区前,林清红停下脚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让我妈知道!”
陈绍斌和梁成龙同时向张扬竖起了中指。
林清红稳定了一下情绪,她轻声道:“这里用不着那么多人,你们都辛苦这么久了,去吃饭吧,梁成龙你去招待他们!”说完她转身进了病房。
张扬道:“为什么?”
乔振梁本想留张扬在家里吃饭,张扬婉言谢绝,在省委大院里熟人太多,他不想落人闲话,陪着乔振梁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开。
这时候手术室的灯灭了,主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丁兆勇和张扬两人迎了过去,丁兆勇道:“薛主任,庄校长的伤势怎么样?”东江农业大学的几名领导也围了上去。
“先生,当着这么多人,怎么好意思说……”
张扬道:“各花入各眼。”
梁成龙也不再说话,跟在她身后慢慢走着。
宋怀明道:“小事而已,我没帮你什么,一切都是按照规章办事,你也承担了应该负担的责任!”他不想谈工作上的事情,话锋一转:“嫣然在美国怎么样?”
柳玉莹诧异道:“去哪儿?”
所有人都望向丁兆勇:“谁的车啊?”
张扬闭上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方才运笔,不过他写得却是李白的那首脍炙人口的《侠客行》。
张扬对乔书记的这份礼物接受的心安理得,毕竟自己给他写了一幅字,乔振梁付出发点报酬也是应该的。他本想在乔振梁面前说点丰泽的事情,可话到唇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从乔振梁接着高考舞弊事件通过自己打压宋怀明,就能够看出乔振梁这个人将私人感情和工作分得很清楚,张扬看不透乔振梁,不知道他的是非标准,面对这样一位领导,还是别将自己的意图暴露的太明显为好。
林清红只叫了一声妈,就泣不成声了。
张扬道:“既然结婚了就得有责任心!”
张扬道:“我过去看看!”
张扬哈哈大笑:“乔书记,您就别拿我开涮了,何长安花二百万买我的字,根本是为了找回面子,我多少斤两自己还不清楚吗?乔书记不嫌我的字丑陋,我就厚着脸皮给您写一幅!”
丁兆勇走到一边去打电话,回来的时候表情轻松了许多:“梁孜去找他了!”
梁成龙苦笑道:“看到没有,把我当小二使唤。”
丁兆勇接完这个电话,表情显得有些严肃,他向梁成龙道:“肇事车辆查到了!”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乔振梁哈哈大笑,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或许可以两者兼顾,毛老爷子的那手字也很漂亮。”
陈绍斌道:“你跟白燕现在怎么样了?”
张扬这才将他要前往静海参加精神文明建设学习班的事情说了,宋怀明一听就知道张扬这是被人给暂时放逐了,他不觉笑了起来:“你可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两个月学习,你能安下心来吗?”
林清红怒道:“谈什么生意,什么生意比我妈的事情重要,你不必骗我,我对你的事情不感兴趣!”
梁成龙道:“现金!我公司帐上哪有这么多现金?好说歹说跟她讲到了三百万,昨天给她了,喜孜孜拿着那笔钱下深圳去了!”
http://m•hetushu.com兆勇斥道:“你小子少说两句!”
张扬道:“我尽量!”
林清红用纸巾擦净了眼泪,冷冷看了梁成龙一眼道:“别装了,我家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张扬离开宋家,还没有开到大门口,就看到省委书记乔振梁迎面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幅卷轴。
宋怀明道:“最近你在丰泽闹出的动静也不少,离开一阵子,让自己冷静一下是好事,别说是你,任何人都需要充电!”
柳玉莹道:“张扬帮我诊诊脉,顺便给我开了付清火茶!”
柳玉莹道:“是啊,我也有日子没见她了!”
庄晓棠点了点头道:“成龙,过去……我一直都不喜欢你,因为我害怕女儿跟着你吃亏,今天……发生了这事儿,我忽然明白了,无论我喜不喜欢都不重要,只要清红喜欢,只要清红能够过得快乐,我这个当妈妈的也就快乐……我的女儿,我知道,她性子倔了些,好强了一些,你小事上要忍着她……让着她,要看到她的优点……如果她欺负你了,你来找我……我批评她……”
梁成龙道:“我很看重和你们的友情,包括绍斌,对一个生意人来说,能交到几个朋友不容易!”
乔振梁道:“不能在这儿看啊,走!去我家,你还没到我家里来过吧?”
所有人都放心下来,张扬和丁兆勇跟着把庄晓棠推到病房。因为庄晓棠目前并无亲人在身边,所以农学院派了一名女教师暂时照顾她。
宋怀明轻声道:“有日子没见到这丫头了!”
梁成龙道:“林清红很会做人,我叔叔婶婶都很喜欢她!”
袁波道:“生意伙伴关系!梁孜的能耐很大,她姐夫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梁成龙通过她在省电力系统接了不少的工程,蓝魔方是梁成龙和她一起开的。”
张扬道:“别管这么多,先救人再说!”
林清红心中无比怨念,可脸上却挤出一丝笑容道:“妈,你放心,我们好着呢!”
在乔振梁家里这么一耽搁,张扬离开东江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他索性找了间快餐店,填饱肚子再前往静海。一碗云吞面还没吃到一半,丁兆勇就打电话过来了,他问张扬走了没有,张扬告诉他自己还在东江呢。丁兆勇听说之后,马上道:“你今天别走了!”
张扬道:“这个梁孜的确有些本事!”
袁波笑道:“烟消云散,咱们抬桌子吃饭!”
宋怀明笑道:“好!泡好茶等我!”
梁成龙的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妈,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我对她好着呢!”
柳玉莹道:“静海是个好地方,这个月初我和你宋叔叔刚刚去过,他们新开发的那片黄金海岸比起海南的沙滩也不逊色。”
梁成龙内心一怔,阎国滔是新任省委秘书长,省办公厅主任,还是省委常委,省委书记乔振梁的班底。
乔振梁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张扬会出现在这里,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张扬!你什么时候到东江来的?”
梁成龙道:“我发誓,我以后认认真真的生活,再不过花天酒地的日子!”
张扬将手里带来的礼物放下:“宋叔叔,我帮你弄吧!”
丁兆勇道:“看到车牌号就能找到人!”
两人来到病区走廊,张扬丁兆勇一帮人全都站在门外等着呢,看到他们过来了,丁兆勇迎了过去:“危险期已经度过了,庄校长在里面睡了!”
张扬笑道:“我给您带来了两盒上好的乌龙茶,刚好泡了给您尝尝!”
陈绍斌道:“你把公安想得太有能耐了,肇事车辆是一辆黑色凯迪拉克,可那车牌号属于一辆桑塔纳,那辆桑塔纳停在轻工局车库里都半个月了。”
张扬一听也吓了一大跳,庄晓棠不仅仅是梁成龙的岳母,林清红的母亲,更是玛格丽特的好朋友,既然知道了怎么都得去看看。
袁波道:“我去叫医生!”
陈绍斌挨了一拳,怒吼一声冲了上去,搂住梁成龙把他摔倒在地上。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这位省委书记居然还有点小顽皮,想出来这种法子把自己骗到这里来写字。
丁兆勇慢慢落下酒杯道:“成龙,不是这个问题,我们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当时你没有站在朋友的立场上!”
张扬道:“你们两个的老爷子都是省常委,你们去了,别人肯定会多想,这是三个省常委的家人联合去欺负阎秘书长的儿子,性质就改变了,这么着吧,我跟梁成龙一起过去,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张扬帮他诊了诊脉,宋怀明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和_图_书。张扬道:“宋叔叔是忙于政事,辛苦了一些,我给你开些安神补脑的药物。”
陈绍斌道:“这叫自甘堕落,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梁成龙道:“确定?”
陈绍斌不屑道:“什么本事?还不是靠她姐夫,如果不是刘晓忠一直罩着她,她在生意场上也不会有现在的成绩,你们知道吗?外界传言刘局对这位小姨子可是比对她老婆梁红好得多。”
丁兆勇道:“不是说她怀孕了吗?”
上菜这后,丁兆勇忍不住问:“梁成龙,你小子跑哪儿去了?”
张扬来到床边,微笑道:“庄校长,我来看您来了!”
张扬道:“这事儿你们谁都不适合去!”
张扬笑道:“正在热的时候!”
这里距离吴越人家不远,几个人也没开车,步行来到吴越人家,这间店是袁波发家的根本,当初张扬认识他也是在这家店,记得当时还是通过了方文南,可现在方文南正在狱中服刑,已经是物是人非。
张扬写药方的时候,宋怀明走了过来,他乐呵呵道:“怎么?看大夫呢?”
乔振梁笑道:“我那是借口,让你过来不为别的事情!”他指了指书桌正对面的墙壁:“那儿缺一幅字!”
丁兆勇道:“已经让人去查了,套牌车,不过那辆凯迪拉克应该能够找到!”
乔振梁道:“你在京城拍卖会上的威风事迹我可都听说了,你给何长安写了一幅《满江红》,何长安捐出了二百万!”
“那就好……那就好……”庄晓棠点着头竟然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那位薛主任欣慰笑道:“还好,没什么内伤,只是左股骨干骨折,人年纪大了,骨质相对疏松一些,不过愈后应该不存在任何问题。”
柳玉莹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那我教你个打坐的方法,每天你抽半个小时练习一下,对你的身体肯定有好处!”
张扬道:“赶紧去里面看看去吧!”
张扬陪着宋怀明夫妇聊了一会,宋怀明有个习惯,不喜欢在家里谈论工作上的事情,所以他们谈论的大都是家庭的事情,这样也好显得更加亲近。
陈绍斌望着梁成龙道:“你不是要把人家给弄死吗?怎么?哑巴了?”
梁成龙道:“我知道你们心里都生我气,觉着我这人势利,上次陈绍斌那事儿,我没站在他那一边,你们觉着他委屈,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是个生意人,我得在平海做生意,我叔是梁天正,可乔鹏飞的伯父是乔振梁,从小都是我叔叔把我养大,没有我叔叔,就没有我梁成龙的今天,到现在为止,我没给过我叔叔什么,可是我不能给他添堵,我这么大人了,不能再让我叔叔跟在我身后给我擦屁股,陈绍斌他牛逼,人也打了,气也出了,可最后呢?如果不是他家老爷子向乔书记低头认错,这件事能算完?”
听话听音,张扬明白宋省长这是想见闺女了,他马上表示尽量安排他们父女见上一面,这可不是张扬想巴结宋省长,人家本来就是父女,骨肉亲情摆那儿呢,楚嫣然虽然到现在都没解开心中的结,可也不至于反目成仇,从最近楚嫣然的表现来看,父女间的关系也在一点点缓和,至少可以坐在一张桌上吃饭了。
乔振梁对书法颇有研究,不过他眼力虽好,自己的字写得却是一般,乔振梁对张扬的这幅《侠客行》深表叹服,难怪何长安肯花大价钱去买张扬的一幅字。张扬的书法虽然不错,可是他的那幅《满江红》也值不了二百万,何长安当初用二百万换取他的那幅字更是为了向查晋北示威。
张扬握住她的右手,悄然将一股内息送了过去,庄晓棠只觉得一股清凉的气流顺着她的经脉很快行遍全身,刚才难忍的疼痛感顿时消失。
张扬来到宋家的时候,宋怀明正在整理院子里的草坪,妻子柳玉莹在花园里松土。
也许是感觉到了周围的细微动静,庄晓棠缓缓睁开双目,看到女儿,她的唇角浮起一丝苍白的笑容。
乔振梁搬过来不久,张扬当然没有来过,他故意道:“乔书记,我来的匆忙,也没给您带礼物,你看!”
张扬道:“不了,我等会儿就走!”
梁成龙又塞了一张进去:“大声一点!”
庄晓棠想要挤出一丝笑容,可疼痛却让她无法完成这个简单的动作。
袁波道:“先别管这件事了,重要的是庄校长没事!”
张扬这才想起车祸的事情:“怎么回事儿?肇事司机找到了吧?”
张扬轻轻推开了贴到自己身边的女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