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3章 难言之隐

张扬嘿嘿笑道:“王市长居然还不好意思!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倒也配合,转过身去。
徐光盛看到他可怜,去找了点冰块用纱布包起交给王广正,让他冰镇一下,这招还有些效果,可冰上去行,一拿开马上就痒了起来。
荣长志一脸暧昧道:“男人只要一点厉害就够了!人家年轻力壮,肯定比你厉害!”
张扬真是没想到徐光盛竟然是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的弟弟,他忽然想起了左援朝和左拥军兄弟俩,都是政治界和医疗界的组合,不过徐家兄弟是哥哥更为耀眼,而左家兄弟是弟弟更为夺目。
大家都把这次的学习当成是忙里偷闲,每年八月正是静海的旅游旺季,静海市政府除了给这些干部安排吃住旅游,还特地安排了一次全面身体检查。
张扬道:“你不去,我能有什么号召力?刚随便吃了点,看会儿电视睡觉。”
他的手机铃突然响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颤抖着手摸起了手机,声音也颤抖了起来:“谁……”
王广正道:“张市长……你……你没出去吃烧烤啊?”他倒还记得张扬邀请自己晚上吃烧烤的事情呢。
王广正道:“你先帮我止痒,我就快疯了,这一路,我一边开车一边挠,差点出了交通事故!”
张扬道:“别介啊!我真心请你!”
体检安排在静海人民医院,这帮领导干部得到了最高规格的待遇,静海人民医院院长全程陪护,王广正也是在统计人员名单的时候发现秦清已经回岚山了,这次培训班有六名副厅级干部,秦清是其中之一,王广正只不过是处级别,秦清当然用不着给他请假。
王广正笑道:“秦市长没跟你说啊?”王广正也是多嘴,没事多说了这一句,这帮领导干部来自平海各个地方,里面不乏消息灵通人士,有人已经将秦清和张扬过去的那点绯闻透露了出来,虽然张扬和秦清在静海一直都掩饰的很好,可这次学习休闲所占的比例太大了,人闲极无聊了喜欢干什么?喜欢聊天,聊天最喜欢八卦,什么八卦最能引起别人的注意?自然是男女之间绯闻,其实体制内绯闻之精彩纷呈一点也不比演艺圈逊色。
王广正来到汽车内,关上车门,第一件事就是把手伸入裤裆里狠挠了两把,皮都挠破了,痛痒交织的滋味难以形容。
张扬道:“现在这社会风气真是不好,得这种病的是越来越多了。如果任由资产阶级腐朽的东西发展下去,肯定会危及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危及全社会的长治久安。”
王广正转身把房门关上,这才道:“我下面痒得受不了……你帮我看看!”
王广正道:“今天,从医院体检完身体就这个样子了,我痒死了……这上面起了这么多的红疙瘩,我该不是染上了性病吧?”
张扬听完两人的对话,心头的火蹭地就蹿升起来,依着张扬过去的脾气,肯定要冲上去将两人痛殴一番,方解心头之恨,张大官人现在毕竟是丰泽副市长,这里是静海人民医院体检中心,学习班的成员是来自平海各地的处级以上干部,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王广正和荣长志打了,张扬就算有理也变得寸步难行了。
手拿出来的时候,指尖上都沾着血迹,皮肤都被他挠破了。
王广正打算今晚在33号别墅住一晚,徐光盛也想认识一下张扬,跟着王广正一起来到33号别墅。
卢琴道:“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起住宾馆了?家里住不开你啊?”
王广正在洗手间舒坦了两下,又出来了,刚巧听到张扬道:“徐主任,你们泌尿科是看http://m.hetushu.com性病的吧?”听到这话王广正打心底激灵了一下。这厮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的事情当真是他搞出来的?王广正现在是心虚,别人说什么他都觉着是说自己。
不过王广正还是找到张扬去问了一下。
徐光盛笑道:“久仰久仰!”
王广正一旁听着,越听越不是滋味。
王广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过了一会儿道:“我上午……做过一个尿检……对了,就是尿检后没多久痒起来的,张扬帮我拿的试管,难道是……”
王广正道:“我好的很,就是不习惯有人盯着我尿尿!”
王广正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除了向他问秦清的去向并没有干其他出格的事情,就算他和荣长志在背后议论了这厮和秦清一通,可那都是背着人,他应该听不到啊!王广正摇了摇头。
张扬望着王广正的背影,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笑容。
他往尿杯里尿的时候,王广正往他那儿看,王广正是抱着还债的心理看的,你他妈能看我,我也能看你,让你感受感受别人盯着你尿尿的滋味,可他看到张扬的,马上有点自惭形秽,人家的哪一点至少尺寸上比自己厉害,而且张扬心理素质超强,无需等待,很顺畅的把尿杯给尿满了,还不忘向王广正道:“王市长,年龄不大啊,怎么尿等待尿滴沥,八成前列腺有问题啊,回头做个超声波好好看看,是不是前列腺增生啊?”
荣长志的表情很奇怪,他是看到王广正在车里所以想搭个顺风车,可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心中觉着十分可笑,但是他也明白这种情况下并不适合发笑。
张扬压住心头火,想做点大事怎么都要忍一时之气,王广正和荣长志虽然说话很难听,可这还是给张扬提了个醒,自己和秦清之间的来往很多人都看在眼里,他们过去绯闻也早已传遍了。
王广正道:“我还是先回去吧,这会儿感觉好了一些,给我再准备两个冰袋,天热,这玩意儿化的快!”
王广正道:“那怎么好意思?”
王广正倒吸了口冷气,照徐光盛这么说,张扬非但懂医,而且还是个医国高手,王广正记得某本书上说过,医者可以解毒也可以用毒,可能是某本武侠小说上的,不过这会儿王广正痒得有点思维混乱,他居然联想到了这上面,王广正低声道:“难道是张扬害我?”
徐光盛道:“多谢张市长帮忙治好了我大哥的痛风病,为了他的病,我请教了不少专家,全都束手无策,想不到你帮着解决了!”
王广正充满警惕的看着荣长志,落下一点车窗:“荣部有事吗?”
徐光盛摇了摇头:“虽然不认识,不过我听说过他,他可是个奇人,我大哥的痛风病就是他给医好的!”
徐光盛道:“哪个张扬?”
王广正痒得再也受不了了,他转身冲向洗手间,再次出来的时候,向张扬道:“我拉肚子,我得赶紧去医院……”他生怕张扬再说出什么挽留自己的话来,拉开大门夺路而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停车场的方向狂奔而去。
王广正听着有些刺耳,可也不好说什么反驳的话,他把试管倒好了,也帮助张扬去拿试管。
两人回到静海的时候刚刚是晚上六点半,王广正现在这幅模样当然不敢回家,他老婆又打电话过来,这次徐光盛过来了,他刚好有了不回家的借口。
张扬和徐光盛谈话的功夫,王广正又痒得受不了了,他钻入了洗手间内。至于干什么,张扬和徐光盛都很清楚,可是两人都不说出来。
王广正痒得百爪挠心,在煎熬中等待和图书了半个多小时,徐光盛方才将病人处理完,笑道:“老同学,你不是最近很忙吗?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王广正点了点头,他向徐光盛告辞离去,徐光盛看到他走路艰难,害怕他路上出了交通事故,主动请缨送他返回静海,明天再回来。
来到别墅的时候,张扬穿着白色圆领衫,大花裤衩,瞪着一双沙滩鞋,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王广正回来,张扬笑眯眯招呼道:“王市长回来了!”他不认识徐光盛,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徐光盛道:“有些病的传播途径很多,我先给你做几项化验,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和徐光盛礼貌的握了握手道:“徐主任,幸会,幸会!”
王广正双腿紧夹在一起,强忍住难捱的瘙痒道:“我住在这儿啊,我怎么不能来?”
荣长志嘿嘿笑了起来:“广正,你也多事,你问他干吗?”
徐光盛戴上一次性手套,仔细看了看,皱了皱眉头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扬听到王广正的这句话有些不爽,他反问道:“我是个副处级,人家是副厅级,难道人家秦市长要倒着找我请假?”他对王广正也没什么意见,可这厮说话挺刺耳的。
徐光盛道:“岚山国家级开发区挂牌的时候,我大哥去岚山参加仪式,通过岚山市市长常颂认识了张扬,张扬帮助我大哥开了张方子,后来那方子我拿来看,给几个中医专家看,他们都觉着这方子很普通,可偏偏就治好了我大哥的痛风病,如果只有我大哥一个人还可能是凑巧,常颂的痛风比我大哥还要严重,也是他给治好的。”
王广正有些诧异道:“你也认识他?”
错误!超链接引用无效。王广正匆匆挂上电话,正挠得舒服,却看到荣长志出现在他的汽车外,贴着玻璃向里面看,王广正被吓了一跳,慌忙把手拿了出来。
王广正用力摇了摇头道:“光盛,你是了解我的,我生活作风向来严谨,除了卢琴,我外面根本没有女人,而且最近我们工作都忙,我有一个月都没跟她做过那事了!”
徐光盛微微一笑:“徐光然!”
“对不起,我有急事!”王广正踩下油门,汽车一溜烟向宾馆外驶去。
徐光盛笑道:“也许是过敏,远离过敏源之后,等会儿就好了呢!”
徐光盛也感到束手无策,他苦笑道:“我带你去皮肤科再看看!”
王广正低声笑了笑:“此地无银三百两,只是问了他一句秦清怎么没来?他就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俩过去的那点烂事。”
学习班一共有五十人,实到四十九人,像秦清这种有工作在身的干部又占去了十几个,真正能够全天候守在静海的也不过就是三十个左右。
体检结果要在三天后出来,可当天下午王广正就觉着不舒服,下体瘙痒,王广正开始的时候还觉着并不是什么大事,可越挠越痒,痒得王广正坐卧不宁,下午的集体观看录像,他也没有参加,不过他也没走远,进了33号别墅,全身上下洗得干干净净,可越洗干越痒,其他地方都好,偏偏集中在局部,两腿内侧的皮肤都挠出了一道道的血痕。痒得王广正恨不能拿起小刀将它一切了之,让王广正害怕的是,下体和双腿内侧的皮肤上长满了小疙瘩,王广正下定决心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了,自己怎么会突然这个样子,他虽然不是医生,可对有些症状还是听说过的,自己难不成是得了什么脏病?
王广正干笑了两声,把试管递给他。这厮却不急着接,舒服的抖了抖,这才耀武扬威的收了起来:“尿完尿真hetushu.com舒服,谢谢王市长给我拿了这么久!”他说这话的时候洗手间内有五名干部都在那儿准备尿样,都听到了,搞得跟王广正巴结他似的,王广正心中不是滋味,把试管递给他之后,匆匆离开了洗手间。
王广正将徐光盛介绍给张扬:“张市长,这位是我们南锡市第二人民医院泌尿科主任徐光盛,也是我的老同学!”
秦清虽然被这蜜月般的时光深深陶醉着,可是她仍然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在静海呆了四天之后,秦清就返回岚山去处理政务,连静海安排的干部体检都没参加。
张扬道:“徐主任,到底是徐书记的弟弟,政治觉悟就是高啊!所以省里组织的这个精神文明建设学习班十分重要,我们这些国家干部要珍惜这次机会,认真学习党的政策,王市长,你说对不对啊?”
张扬心里暗暗发笑,心说你久仰什么?你是搞医疗的,充其量也就是一市级医院的科室主任,我是混体制的,咱们俩之间能有什么交际?不过张扬还是很客气的:“过去咱们见过吗?”
徐光盛颇为不解的看着王广正,不知这位老同学怎么会做出这样的推解!他问道:“你得罪他了?”
王广正也没跟他客气,把试管交经张扬拿着,自己拉开裤门朝尿杯里小便,可他发现张扬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下面,王广正虽然是个老爷们,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小张,你……能不能转过身去,这样,我尿不出来!”
张扬道:“平时忙惯了,猛一闲下来,反而觉着有些不适应。徐主任,你们当医生的也应该很忙,今天怎么有空过来静海呢?”
张扬笑道:“互相帮助,等你尿完,再帮我拿着!”
徐光盛愣了一下,他指了指屏风,王广正来到屏风后把裤子给脱了,在病魔面前人的羞耻感会降到最低点。
张扬朝王广正笑了笑,很殷勤的说道:“王市长,我帮你拿着试管吧!”
荣长志望着远去的汽车,无奈的摇了摇头。
张扬笑道:“还洗澡了啊!你来得正好,我打算晚上约几个人去吃海鲜烧烤,王市长赏个面子吧!”
王广正拿着化验单蹒跚着出去了,他没办法不蹒跚,两条大腿内侧都被他抓得血糊糊的,每走一步都痛得难受,可偏偏还夹杂着钻心的奇痒,这滋味可真不是人受得。
王广正低声道:“那倒未必,银样镴枪头多了,我虽然年纪大了点,可某些方面还是经验丰富……”
王广正怎样的难受,张扬说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起身道:“坏了,我肚子又痛了!”
卢琴似乎听出了什么:“你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徐光盛道:“也看,不过现在这种病主要是在皮肤科。”
张扬笑道:“我也不习惯,不过是害怕女人站旁边!”
徐光盛道:“南锡和静海距离并不远,平时我一有时间就会到这里玩。”
静海距离岚山不过七十多公里的距离,秦清参加学习班也必须要兼顾市里的工作,这次发展精神文明建设培训班,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课程,加上参加这次培训的大都是各县市的处级以上干部,在纪律上也没有太多严格的要求,课程表倒是排了,每周学习六天,真正课程只有两天,其他的四天要么就是观看录像,要么就是去参观学习,说穿了这次就是带薪休假,就是给这些干部们安排的一次疗养。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他们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小,别人都听不到,可谁都想不到,张大官人何许人也,他那双耳朵修炼到何等地步。
徐光盛道:“原来是他啊!”
王广正准备了将近一分钟http://m.hetushu.com这才尿了出来,他从张扬手中接过试管的时候,笑道:“谢谢啊!”
徐光盛也听出张扬好像话里有话,他笑道:“物质文明发展的同时,精神文明建设必须跟上。”
张扬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不知道,秦市长走了吗?”其实秦清昨天离去的时候,去33号别墅里跟他请假来着,张大官人也明白工作应该放在第一位,儿女私情往后靠一靠,毕竟秦清只是回去几天,他们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相处的机会多了。
徐光盛看出他在犹豫,建议道:“现在就快下班了,你就算赶到东江也找不到专家看病了,要不,你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说?”
刚巧当天下午是徐光盛的专家门诊,徐光盛见到王广正不期而至也非常高兴,不过当时看专家门诊的病人很多,徐光盛让王广正先坐在一边等着。
王广正想来想去还是没敢去人民医院,他是静海副市长,一举一动都被别人关注,普通的病没什么可怕的,这次病得不是地方,他开车去了南锡,王广正有位老同学徐光盛在南锡市第二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两人相交莫逆,王广正之所以能够当上静海市副市长还通过徐光盛的关系,徐光盛的哥哥徐光然是南锡市市委书记。
徐光盛道:“你有没有不洁性接触史?”
“没……没什么……开会了,以后说!”
张扬道:“请问令兄是?”
徐光盛道:“姑且不论他到底有没有害你,不过你现在的情况要么去省皮肤病医院找专家看看,要么去找张扬,这个人对疑难杂症肯定有些办法。”
王广正叹气道:“这样下去,痒没治好,我又要被冻阳痿了。”
张扬点了点头:“我在她手下干过招商办,秦市长是我老领导!”
王广正满脸的不能置信:“就他也会看病?”
王广正实在受不了了,他叫苦道:“哪有过敏只局限在这部位的?”
王广正又把手伸进裤裆里了,一边挠一边道:“工作需要,对了,这两天我不能回家,你要多注意身体,有什么不好的,赶紧给我电话。”
徐光盛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仔细想想,这部位到底接触过什么东西?”
王广正有什么事情都会去找徐光盛,他认为这世上最值得信任的朋友就是徐光盛,所以这次也不例外。
张扬也来了句谢谢啊。
王广正越想越是害怕,可他并没有这方面的接触史啊?他正准备走的时候,张扬回来了,看来张扬心情还不错,吹着那首街头巷尾到处传唱的校园民谣走了进来。看到王广正有些惊喜道:“王市长,你怎么来了?”
张扬笑道:“小意思!”心中却对徐光然颇为腹诽,当初帮他治病的时候要求他严守秘密,可现在看来想让这帮政治家保守秘密根本是不可能的。
王广正的嘴角歪了起来,他想做出微笑的动作,可表现在脸上却有些变形:“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扬道:“小心点倒,别弄洒了,量本来就不多!”
王广正道:“真是想不通,寡妇清看上了他哪点?”
王广正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了,他一边抓挠着一边道:“我不管是什么病,你想个办法帮我止痒,那药膏根本不管用,再这么下去,我死的心都有了。”
徐光盛颇为同情的看着他,轻声道:“先到我办公室里坐一会儿吧!”
张扬和秦清在尚未知情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悄然炒作他们过去的那点绯闻,当然张扬只是被附带着提起,在这次的学习班中,秦清无疑是最吸引别人目光的。
张扬表面上还是谈笑风生,这笔帐先给他们两人记下了。
张扬和*图*书在开始的时候还算老实,毕竟秦清也在这儿,学习班刚开始课程也的确排得很密,张扬感受着秦副市长的温柔滋味,笑看潮起潮落,感受阳光海浪仙人掌的同时,还抽空学会了一首歌,正是时下最为流行的校园民谣,同桌的你,每当他唱到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秦清就会挽住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肩头,轻声告诉他,这辈子谁也没那福分,秦清倒是差一点嫁出去了,可最终还是变成了寡妇清,不过她现在是甜蜜而幸福的,这幸福是因为张扬,这甜蜜也是因为他。
徐光盛道:“我给你开点药膏先涂抹一下,你还是先去化验,结果没出来,我也不好说!”
徐光盛道:“你们这些政府官员平时日理万机,能够有个学习休闲的机会真是难得!”
王广正有些犹豫,可他已经将疑点锁定在张扬身上,认为可能是张扬捣鬼,不过他没有任何证据,省皮肤病医院的水准比起南锡也强不了多少,南锡看不了的病,到了省里估计也没什么好办法。
荣长志道:“没事……就是想搭个顺风牛……”
张扬邀请徐光盛坐下,给他拿了杯碳酸饮料。
电话是他老婆打来的,喊他今晚去母亲家里吃饭,王广正有些痛苦的咬着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卢琴……学习班这里忙,我得在一招住两天……”
可王广正千不该万不该给静海市委宣传部部长荣长志发体检表的时候多说了一句话,其实他离开张扬已经足够远,把表递给荣长志的时候,荣长志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小白脸得罪你了?”他的声音也很小。
王广正笑了笑,没多说话,张扬的难搞他也是听说过几次的,不过王广正认为,张扬的很多传奇都是人为添加夸大的,他的这种想法其实代表了多数人,没有亲自领教过谁都不会相信这个二十出头的副处级干部能有多大能量,认为他不过是靠着有一个当省长的未来岳父,才能爬到现在的位置。王广正心里看不起张扬,可嘴上并没多说什么,他把体检表发给张扬之后,就去忙其他人了。如果事情到此为止,张扬肯定会息事宁人。
王广正跟着徐光盛去了,他这会儿心理上安定了许多,化验结果证明他至少不是性病。可皮肤科专家看完之后也说不出是什么病,认为可能是一种不明原因的过敏。
医院里有人办事也容易一些,王广正的化验结果出来了,血清免疫学试验和尿检化验全都正常,徐光盛也感到颇为费解,他低声道:“难道是过敏?”
“丰泽市副市长……就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
徐光盛道:“张市长虽然不认识我,可是家兄在我面前提起你多次,对张市长推崇的很!”
张大官人的心胸并不狭隘,别人侮辱他能忍,可侮辱秦清,他就不能忍了,一时之气,在张扬的概念里就是一个小时,他忍了一个小时的怒气,尿检的时候,他和王广正一起来到厕所,每人手里都拿着尿杯和一根试管,按照程序,是自己往尿杯里尿,尿完之后再倒在试管里,贴好标签放在规定的试管架上。可手里又拿着尿杯又拿着试管,毕竟有些不方便,大家都很自觉地相互帮助。
男人成堆的地方喜欢谈论女人,男性干部也是一样,他们喜欢谈论女干部,尤其是秦清这样的美女市长,于是张扬被捎进去了,当然张扬只是他们谈论秦清情史的一部分。
王广正没奈何跟着他回到办公室,他本来控制住自己不去抓挠,可一走入办公室又挠了起来。
王广正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嘿嘿笑道:“张市长,我不是觉着你们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