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6章 仗势欺人

张扬摇了摇头,低声骂了一句:“麻痹的,跟我玩大场面啊!”
一旁徐光盛道:“那栋别墅的确有点邪性,在静海一招位置最好,风景最好,可偏偏没有客人愿意入住,我问过王广正,他说前任政法委书记朱向贵也死在那里。他的秘书刘宇飞在那住了一夜,第二天就跑到明辉大厦33层跳了楼。”
张扬看了看他的警员编号,冷笑道:“就算王伯行过来,他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们这帮孙子是不是欠揍?”
午宴之后,徐光然率先告辞离去,张扬本来想走,常凌空挽留他一起饮茶休息,徐光盛也留下来陪他,盛情难却,张扬只好多留一些时间。
曹明把刚才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孙成海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张市长是咱们徐书记的好朋友,可这不是咱们南锡人的待客之道啊!”
周围警察看到形势不妙,赶紧上来帮忙,可他们加起来也不是张扬的对手,但见张大官人身法变幻,转瞬之间已经将前来的六名警察尽数击倒在地,很不屑的弹了弹裤脚的尘土。走到那名带队的警察前面:“回去告诉你们头儿,想了解情况,让他自己来找我!”
常凌空哈哈大笑道:“说起来咱们中国还不算大,走到哪里都有熟人啊!”
因为朱俏月的事情,张扬自然对唐兴生这个人留意了一些。
曹明道:“张市长,我们不知道你的身份……”
徐光然内心一惊,他安慰张扬道:“小张,你不要慌,把电话给他们的负责人,我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常凌空道:“这么说,我们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有机会常来南锡,我一定做好接待工作!”
张扬本来没有多大火气,最近也很少冲动了,可今儿不一样,刚才看到那两名便衣警察栽赃朱俏云有些恼火,宋怀明的那个电话又让他有了足够的底气,他怎么会把这帮小警察放在眼里,张扬冷笑道:“我犯法了吗?用得着这么对我?”
小警察咽了口唾沫,他被张扬逼人的气势所震慑,可当着这么多同僚的面也不想示弱,大声道:“你给我老实点,转过身去,双手放在车上,双腿分开,快!”
张扬道:“可能是他们立功心切,把我当成小偷了。士可杀不可辱,我二十多年的清誉不能就这么毁了,所以我一急就动起手来。”
张扬推开车门,双手高举,他虽然勇猛无双,可这会儿也不敢轻举妄动,万一哪位不开眼的一不留神走了火,在自己身上留下俩洞,那该有多冤枉。
常凌空点了点头,看到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几个人起身去餐桌前坐下,徐光盛叫他大哥,徐光然对钓鱼极其痴迷,如果没有人提醒,只怕他会一直钓到日落西山。
张扬笑道:“我今天原本是想过来拜访你的,可路上遇到了这档子事儿,真是不顺啊,来到这地面上警察就针对我。”
徐光然嗯了一声,挂了电话给曹明打了过去。
时间才刚刚十点,宾馆方面已经安排好了房间,常凌空和张扬、徐光盛来到碧水阁的水榭平台上饮茶,招待市领导的茶叶都是上好的新茶。
徐光盛笑道:“巧合,纯属巧合,张市长学习班的同学王广正是我过去的同学,就这么认识了!”
张扬呵呵笑道:“我性情外向,凌峰性情内向,我冲动,他内敛,我们一文一武搭档也算默契。”
徐光然道:“好好处理这件事,如果让我知道你们有任何的违规行为,你和今天所有参加行动的警察全都给我回家!”说完徐光然就挂上了电话。
常凌空皱了皱眉头,这件事他也http://www.hetushu.com知道,事发的时候曾经轰动一时。他低声道:“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咱们共产党人才不会信这个!”
那名被张扬狠狠搧了一耳光的小警察走过来,眼里充满了愤怒和不解,半边脸肿起老高,他实在纳闷,分局长为什么要对这个公然袭警的坏分子这么客气。
小警察扁了扁嘴,没敢说话,可心里透着委屈。
张扬抿了口茶,当真是唇齿留香,轻声赞道:“好茶!”
常凌空道:“徐书记最近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的领导都会去静海,咱们这边需不需要去跟他们见个面?”
徐光然道:“你这一说,我反倒忘了,今天应该把唐兴生叫过来的。”
常凌空道:“他们敢?再遇到什么麻烦,你直接给我打电话。”
被张扬打倒的六名警察也来到了现场,他们看到分局副局长陪着笑脸和张扬说话,已经知道这件事风向变了,曹明此时回过身去,向他们道:“谁拿了张市长的驾驶证和行驶证,赶紧送回来!”
安济区公安局副局长曹明是现场指挥,听到张扬的话,他害怕有诈,用话筒道:“我的电话是90835118!”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孙成海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他接过那条鲤鱼放在水中的丝网中。
常凌空笑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随它去,误会解释清楚就行了,有机会我把唐局叫来大家一起坐坐,一笑泯恩仇。”
张扬忍不住道:“精神文明建设学习班,是不是我们在静海的学习班?”
徐光盛道:“大自然对她的每个子女都是公平的!”
西麓宾馆是南锡市政府第二招待所,不过其他软硬件设施在南锡各大宾馆中是条件最好的一个,宾馆背靠西平山,西临苏明湖,依山傍水,风景绝佳。
常凌空道:“凌峰是个很有才华的人,无论头脑还是眼界都比我这个做大哥的强上许多,可惜他身体不好,年纪轻轻就产生了厌世消极的情绪,我一度以为他想要遁入空门,如果他真的做出这样的选择,对我年迈的双亲来说肯定是深重的打击,庆幸的是他遇到了你。”
张扬察言观色的本领早已非昔日可比,他也适时表达歉意道:“其实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他们,我也有责任,这两天可能是水土不服,火气大了些。”
张扬在南锡街头暴打警察,顿时吸引了无数的围观者,张扬在众人的注目中走入了他的那辆皮卡车,他的皮卡车刚刚启动,就听到了警笛声四面八方响起,十多辆警车都向这边围拢上来,素来治安良好的南锡还是很少出现这样壮观的场面。
三杯酒过后,每个人都主动和张扬喝酒,张扬又回敬了一圈,这种场合自然不能开怀畅饮,张扬的酒量有所保留。
常凌空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常市长,您这么多政务要处理,我怕是耽误了你的工作。”
电话中一个阴沉嘶哑的声音道:“张市长,想活得久一点就不要多管闲事。”
警察们这才明白,感情这句话是冲着自己人说的啊。举着枪的警察一个个将武器放下,每个人心中都明白,这位主儿不好惹,刚才说徐书记的电话不是骗人,是真的。有警察已经低声嘀咕着:“也不看看车牌号码,没点底气谁敢这么玩的啊!”
张扬道:“我入住的33号别墅闹鬼,有几天晚上都能够听到女人的哭声,后来我听说那栋别墅里死过人,一个是江南春的老板朱俏月,还一个是傅连胜,好像是你们南锡公安系统的和图书。”
这帮警察可能不知道省长是谁,可省厅厅长王伯行的名字他们每一个人都牢记在心,听到张扬说话这么猖狂,所有的警察都愣了一下,可马上转为愤怒,张扬的强势正在践踏他们的自尊。小警察第一个冲了上来,他想拿住张扬的右手,张扬看出他的目的,直接把右手递给了他,小警察成功抓住他的手腕,正准备给他上手铐的时候,忽然觉得对方手臂上的力量陡然增加,他根本拿捏不住,张大官人抡圆了手臂,一个大耳刮子搧了过去,小警察被他一巴掌打的倒飞出去,张大官人不屑冷笑,不开眼的小东西居然敢骂我,打的就是你!
这儿的环境比起江城的雅云湖犹有过之,虽然只是一江之隔,可江南的明秀是江北无法比拟的。
徐光然的声音曹明是熟悉的,曹明甚至不用怀疑他的身份,这份雷霆万钧的气势是普通人模仿不来的,曹明颤声道:“徐书记……我们只是想调查一下情况,这个人和一宗盗窃案有关,可能是……”
孙成海笑着道:“徐书记让我过来看看,还让我代表他向张市长提出邀请,今天中午徐书记做东,请张市长去西麓宾馆吃饭!”
孙成海笑道:“应该是误会,张市长是我们南锡的贵客,我们欢迎都来不及呢,怎么敢针对你!”当秘书要做到八面玲珑,孙成海显然是称职的。
先一步抵达这里的徐光然正在湖边垂钓,张扬知道后并不打算马上去打扰他,在徐光盛的陪伴下,漫步在苏明湖畔,欣赏着山水秀色,张扬感叹道:“南锡的环境真是得天独厚,山清水秀,谈到山水之俊美平海首推清台山,可是若轮到山水之秀美南锡当属第一。”
张扬冲着电话道:“徐书记,你都听到了,他不敢接,让你给他打电话,电话号码是90835118!”
徐光然笑道:“他能说出什么来,小孙都说你多少回了,别动不动就溜须拍马,你当我没有鉴别能力啊!”
张扬笑道:“我对常市长的大名也是久闻,一直都想见上一面。”
张扬道:“徐书记,您忙你的,我和常市长随便聊聊!”
张扬向前方望去,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向他们走来。面貌看起来有些眼熟,徐光盛的话让他想起一个人来,这男子长得和常凌峰有几分相似,来人正是常凌峰的亲大哥,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常凌空。
常凌空和徐光盛两人一起将张扬送上了车,张扬开着他的皮卡车离开了西麓宾馆,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半了,朱俏云自从离去之后,知道现在都没有和他联系过,想起白天的遭遇,张扬不禁有些为她担心,如果真的有人要对付她,朱俏云现在的处境无疑是极其危险的。
他拿出手机翻开朱俏云的来电号码,全都是公用电话,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把张扬吓了一跳。
其实这也难怪,人家曹明把张扬当成歹徒看待,谁敢冒着风险去接电话啊,刚才张扬一个人就干翻了六名警察,如果过去,万一被他劫持当成人质该怎么办?
徐光然哈哈大笑,他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道:“想不到你这么能打,当街打倒了我们的六名警察。”徐光然虽然一直没提这件事,并不代表他没放在心上,他还是让秘书孙成海去详细了解了情况。
曹明带着手下人收队,这边徐光盛将孙成海介绍给张扬认识,张扬笑着和孙成海握了握手。
张扬的这个电话让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感到有些意外,他正在弟弟徐光盛家里玩,刚刚听徐光盛讲完张http://m•hetushu.com扬捉弄王广正的事情,这边就接到了张扬的电话,因为张扬为他治好了痛风病的缘故,徐光然对张扬还是很客气的,他笑道:“小张,来南锡也不早点和我联系,也让我略尽地主之谊!”
张扬笑道:“那时候年轻气盛,什么都想争个高低,如今我也知道以和为贵了。”
徐光然在电话中也听到了这个号码,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阴沉,心中暗骂,这是哪个混蛋,我的面子都不给。
徐光然记得当初岚山市国家开发区挂牌的时候,张扬把南锡市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蔡承业当场给喝多的事情,不禁笑道:“小张啊,我记得你酒量很厉害的,当初把蔡承业给当场喝趴了,今天怎么这么拘谨。”
曹明电话一响,马上就接了,没等他说话呢,徐光然就愤怒的大吼起来:“你是谁?哪个部门的?是不是不想干了?光天化日之下,搞什么?十几辆车,几十杆枪对着我们自己党内的同志,你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
徐光然道:“盗窃案,你是不是傻子?我告诉你,你们围住的这个人是丰泽市副市长张扬,你把他当成小偷,好!我回头问问唐兴生,他平时都是怎么教你们的!”
常凌空道:“虚伪,我弟弟把联系方式给了你,你来南锡这么久怎么不见你联系我?”
曹明今天的感觉就是窝囊,说不出的窝囊,他陪着笑道:“麻烦孙秘书向徐书记解释一下,我们也是想维护南锡的社会秩序。”
常凌空让人准备了两盒上好的龙舌送给张扬,张扬笑道:“常市长太客气了。”
张扬不慌不忙,他开着皮卡车缓缓前进,两辆警车并排拦在他的前方,有警察通过话筒向他喊话:“车里的人听着,马上停下车辆,举起双手走出来,不然的话,我们会对你采取行动!”
曹明也窝火,心说你他妈一个县级市的副市长牛逼什么,如果不是徐书记发话,我一样不会怕你,在这么多的手下面前曹明也不能表现得太过示弱,他向张扬道:“张市长,也许其中有些误会,希望你能够跟我们去分局了解下情况,好不好?”曹明的话已经够婉转了,他已经做出了足够的让步,只要张扬跟他回一趟警局,他的面子也圆了,台阶也下了,至于事情怎么处理,一切好说。
徐光盛道:“别站在这儿了,都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了,咱们走吧!”
张扬笑眯眯接过驾照和行驶证,向那名小警察道:“兄弟,不好意思,刚才我出手有点重了!”
孙成海道:“这鲤鱼可是吉祥征兆!”
曹明的背脊上满是冷汗,身边负责喊话的警察,拿着话筒继续喊叫道:“举起双手,趴在地上……”曹明一把夺过了话筒,声音干涩道:“放下武器……”
张扬笑了起来,他停下车,却没有从车里出来,从手机上找到了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的电话。
常凌空道:“你见到女鬼了?”
徐光盛一直在旁边品茶,常凌空道:“徐主任,你们两个又是怎么认识的?”
常凌空笑道:“在我看来,凌峰是个当军师的材料,你能够让他甘心辅佐你,证明你是个不错帅才!”
张扬道:“凌峰对我的帮助很大,我勇猛有余智慧不足,它恰恰弥补了我的缺点。”
徐光然举杯道:“来,咱们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好客气的,能喝多少,就喝多少!”
和常凌峰相比,常凌空更为健壮魁梧一些,他身高一米七八,腰板挺直,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古铜色,走起路来虎虎生威,嗓音洪亮道:“徐书记招我前来,我不敢不来!”他和-图-书的目光落在张扬的脸上,脸上浮现出友善的笑意,主动向张扬伸手道:“张扬!我是常凌空!”
曹明吓得双腿都软了,这他妈什么事儿,他带队赶过来是因为接到汇报,有人当街袭警,有六名警察被他打伤,所以才派出这样的阵仗,谁能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丰泽市副市长。
张扬不耐烦道:“有那必要吗?整件事都是你们搞起来的,我一没违法,二没乱纪,你还想怎样?要不要我带你去徐书记那说理去?”既然利用徐光然压了曹明一次,张扬就不介意用同样的办法压他第二次。
张扬点点头。
曹明想起刚才徐光然的态度,内心不由得一阵发憷,今天看来只能自认倒霉了。
徐光盛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常凌空道:“这次准备在静海待多久?”
张扬道:“我被十多辆警车困在凤鸣路,几十名警察用枪指着我,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怎么得到了这种待遇?”
张扬这才邀请两人上车,徐光盛道:“昨天请你来南锡你不来,今天来了就闹出这么大动静,张市长,你可真够折腾。”
张扬正准备上车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在附近停下,市委书记徐光然的弟弟徐光盛从车上下来,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徐光然的秘书孙成海,因为事发地点距离他家不远,所以他们俩过来了一趟,曹明也认识徐光盛,看到市委书记的弟弟和秘书亲自过来了,也知道张扬和徐书记的关系非同一般,他挥了挥手,示意手下收队,孙成海先到曹明面前,问道:“曹局,发生了什么事?”
徐光盛道:“什么吉祥的征兆?孙秘书说来听听!”
张扬哈哈大笑道:“哪有什么女鬼,根本就是一直流浪的野猫!”一句话惹得几个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五十多天吧!”
孙成海道:“散了吧,这件事我会帮你解释。”
徐光然道:“他们来是为了视察精神文明建设学习班的情况,又不是专程来南锡视察……不过面还是要见的,你留意一下具体的时间,最好你能请他们到南锡来看一看。”
常凌空道:“你和凌峰是好朋友,又是好搭档,说起来我真的要替家人好好感谢你。”
张扬道:“听说过。”
张扬道:“徐书记,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跟您蹭饭的,可你们南锡市人民警察对我可不怎么友好啊!”
徐光然今天的表现还是不错,爽快的放下了鱼竿,他宴请张扬不仅仅因为张扬为他解除了病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张扬是现任省长宋怀明的未来女婿,这个面子他必须要给,他之所以把常凌空叫来相陪,是因为他对常凌空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也有所耳闻,常凌空的弟弟是张扬的左膀右臂,而常凌空又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徐光然是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注重友情和亲情。
徐光然道:“凌空,回头你找唐兴生好好谈谈,他手下的这帮警察到底怎么回事?总不能平白无故就抓人。还有这帮警察的水准也太差了点,六个人居然还打不过张市长一个!”徐光然的这番话是笑着说的,不过他其中蕴含着的信息很多,即责怪南锡警务系统的无理行为,也婉转的指出这件事张扬也有责任。
张扬虽然第一次和常凌空相见,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不仅仅因为常凌空兄弟俩外表上的相似,更因为常凌空的热情爽朗给他留下了相当不错的第一眼印象,张扬和常凌空握了握手,常凌空一只手在张扬的手背上拍了拍道:“能让我那个恃才傲物的弟弟心服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哈哈,张扬,你的传说我可www•hetushu•com听说的太多了!”
常凌空笑道:“你怕我招待不起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让张扬这么走了,曹明可定会成为众人的笑柄,他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道:“张市长,还是去把问题解决清楚吧!”
张扬拿起电话:“喂!”
常凌空道:“苏明湖和西平山的特殊地理环境造就了茶叶最为适宜的生长环境,我们这儿最为盛产的龙舌过去都是进贡宫廷的贡品。”
张扬笑道:“徐主任的话里充满禅机!”
张扬起身道:“我得告辞了,再待下去又该吃晚饭了。”
带队的警察道:“你最好配合一下,刚才你在客运站协助嫌犯拒捕,打伤警察,我们怀疑你是她的同伙,现在给我转过身去。”
张扬道:“世界很小,现在都提出地球村的概念了,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
张扬道:“不是这个意思,今晚我得赶回去,明天上午还有课,晚上赶路我还真有点不放心,万一你们南锡的警察再把我给围起来,我可说不清楚。”
这会功夫十多名穿着防弹衣的警察已经举着枪瞄准了他的皮卡车。
常凌空道:“咱们是自己人,两盒茶叶算不上什么。”他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道:“在静海生活的还习惯吗?”
张扬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在静海一招遇到了点新鲜事。”
他们四个人加上秘书孙成海一共五人在碧水阁坐下,南锡的菜式以清淡为主,因为人不多,所有上菜的种类不多,可每样菜都十分的精致,徐光然钓上来的那条鲤鱼也让厨师做好送了上来。
张扬一直都把这次的精神文明建设学习班当成公派旅游了,看来这帮上级领导也要与民同乐,不想错过旅游旺季。
可张扬根本不给他这个面子,张扬道:“我没时间,还有重要事情去办,你想了解情况可以给我打电话,可以去静海一招找我,我暂时不会走。”说完他就想上车。
徐光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轻声道:“怎么回事?遇到神麻烦了?”
两人向前方慢慢走着,徐光盛忽然停下脚步,因为他看到前方有一个人迎着他走来,徐光盛道:“常市长,这么巧,你也在啊!”
张扬乐呵呵道:“徐书记实在太客气了!”
他的手下泛起了迷糊,嫌犯并没有武器啊?曹明向左右看了看怒道:“让你们放下武器!”
几个人都走了过去,徐光然也兴奋的面泛红光:“呵呵,总算有了收获!”
张扬笑道:“不管我是什么身份,如果我犯了法,一样逃不过法律的制裁,现在我明明没犯法,你们想抓我,我当然不服气。”
张扬道:“感谢我什么?”
张扬道:“谁是负责人?市委徐书记的电话!”他这一嗓子可够响的,声音远远送出去了,别说是警察,就是围观的老百姓们也都听到了。
常凌空道:“无论他经商也罢,从政也罢,只要积极面对生活,我们就放心了。”
徐光然向常凌空道:“小常帮我陪陪张扬,今天我运气不错,多玩一会儿,等中午咱们一起吃饭。”
常凌空道:“是啊,你们的学习班是省委党校、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三方联办的,所以各部门的领导会先后过来视察。”
曹明整理了一下警服向张扬走了过去,张扬很悠闲的靠在皮卡车上,用上位者的目光看着曹明,其实人家曹明的级别并不比他低,可是曹明身后这么多警察,也比不上一个市委书记的气势,张扬依仗的正是徐光然的气势。
远处听到秘书孙成海夸张的叫声,他们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却见市委书记徐光然从湖里钓上来一条足有六斤多重的鲤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