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3章 犯贱

罗慧宁笑道:“想不到你看得倒是通透。”
周围一群干部都跟着点头。
罗慧宁刚刚吃完早餐,正和姑母坐在花园中享受着清晨的阳光,刚刚生出的好兴致又被这帮地方官吏打断,她不想见这帮人,又担心他们的纠缠,自己是来探亲,可姑母却是长居于此,若是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打扰她老人家的清静,自然不是什么好事,罗慧宁向保姆道:“秦妈,你去把张扬叫出来,让他去应付。”
张扬笑道:“干妈,我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干部,您可别乱说话,影响我党的干部形象。”
秦清道:“静海这两年发展得不错,在旅游上做出特色了。”
秦清啐道:“少来,公众场合,注意你的干部形象。”
张扬道:“我还发现,官当得越大反倒越没有架子,芝麻大小的一个官反倒官气十足。”
张扬看出罗慧宁情绪不高,微笑道:“干妈,怎么?还是为了修文的事情生气?”
袁国普慌忙伸出手来,张扬笑了笑没跟他握手,袁国普的手僵在那里,当着自己人的面好不尴尬。
罗慧宁道:“好多了,表面上似乎恢复了过去的样子,工作甚至比过去还要努力,根据上级领导的反映他表现还算出色。”
张扬道:“可哪国的官迷都不如中国多。”
秦清点了点头道:“省组织部长过来视察,怎么都要来参加,留给上级领导一个良好的印象。”
张扬道:“浩南最近怎么样?”
秦清明知这厮充满歹念,却也要装出若无其事,点了点头道:“那就要看你以后工作认不认真,凭你的天分,以后提升的空间肯定很大。”
罗慧宁道:“一个未婚女孩子担任副市长,肩头的担子比起男同志要重上许多,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更多的辛苦。”
罗慧宁道:“你别忘了,咱们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官员的比例自然要比其他国家多。”
张扬看到老徐表情复杂,还以为他担心那辆奔驰商务车的维修费,笑着安慰他道:“老徐,车的事情不用你过问,我会向海龙解释。”
罗慧宁笑道:“老了,保养的再好,现在还是一个老太婆。”
秦清矜持笑道:“孔部长好,我是岚山市副市长秦清。”
老徐才不跟他客气,一把将皮包接了过来。
下午三点的时候,省组织部长孔源到了,孔源过去曾在中组部任职,平海省内的干部对他并不熟悉,其人五十二岁,身材不高,略显富态,长得倒是一团和气,在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常务副市长常凌空的陪同下到来,这样的一位官员是谁都不好怠慢的。其实孔源一早就来到南锡,在南锡吃过午饭之后才由他们陪同来到静海。
袁国普也没想到今天张扬这么好说话,心中也踏实了许多,他对张扬倒是没有任何的恨意,因为他不敢恨,对方的身份背景又岂是他能够相比的。
罗慧宁道:“你们这些基层干部啊,问题还真的不少,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她这句话当然不是冲着干儿子张扬,而是因为这两天经历的事情有感而发。
罗慧宁叹了口气,目光投向车窗外。
罗慧宁自然不知道这对小儿女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打情骂俏,她笑道:“那就好好干,认真干!”
罗慧宁道:“秦清,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张扬心中暗笑,这厮太小看罗慧宁的心胸了,昨天如果不是裘文胜惹事,这场冲突本来可以避免,张扬道:“事情过去就算了,不过那个姓裘的警察太嚣张了,国家给他那身警服并不是让他作威作福的。”
和-图-书扬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秦清弹性十足的美臀,柔声道:“害怕被我骗吗。”
袁国普和杨海亮见到张扬他们出来,慌忙迎了过来,杨海亮满脸堆笑道:“老同学,是我啊!”
张扬道:“算了,老人家不喜欢外人打扰。”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入酒店信道,信道两侧全都是巨大的水族箱,里面游弋着各种各样的海洋生物。秦清也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欣喜道:“想不到这里的装修如此别致。”
那人吓了一跳,转身想跑,可手里的皮包掉在了地上,他慌忙去捡皮包的时候,张扬和老徐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原来这人竟然是青阳镇派出所所长裘文胜。
在座谈会之前,孔源亲切的和各位学员握手。来到张扬面前的时候,不等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介绍,孔源就亲切笑道:“你就是张扬吧!”
裘文胜鼻青脸肿,戴着墨镜,鼻梁上还贴着一块胶布,样子说不出的狼狈,看到张扬和老徐来到面前,他知道自己躲不掉,咧开嘴笑了笑,露出被张扬打豁的牙齿,说实话这笑比哭还难看。
张扬道:“你今天过来也是为了孔源的事情?”
袁国普喝了口茶道:“昨天市委梁书记狠狠批评了我,说我大搞铺张浪费,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会让老百姓产生不好的看法。”他之所以提起梁天正是为了在张扬面前表露和梁天正之间的关系,希望张扬能看在梁天正的面子上既往不咎,放他一马。
两人走入电梯,张扬灼热的目光让秦清俏脸一红,轻声啐道:“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
罗慧宁这段时间的心情一直都不好,女儿文玲始终不醒人事,儿子文浩南虽然在张扬的劝说下回到了家里,可和父母之间始终有一层隔阂。
张扬道:“没有春阳,哪有我们,我怀念春阳的时光。”
罗慧宁道:“十月萌萌会不会回来?”
杨海亮被他说了个老脸通红,尴尬道:“老同学,你误会了,不是用公款,修车让肇事者自己负责,从它们的工资奖金中扣除。”
袁国普说:“张市长,昨天的事情实在太抱歉了,我正式向您道歉!”
老徐跟在张扬身边底气也是足了不少,他大声道:“我们的车被砸了怎么办?”
杨海亮将袁国普介绍给张扬道:“老同学,这是我们县委袁书记。”
罗老太因为喜欢清静,平日家里很少会有访客,保姆很警惕的在门前盘问了一会儿,方才过来禀报。
裘文胜摆了摆手道:“你们别误会,我……我是来赔偿车钱的。”
罗慧宁又道:“别动不动就挥拳头,到哪儿都要搞出动静来。”
袁国普和杨海亮同时点头,人家是在告诉他们,不希望它们打扰老太太的宁静。临分手前,袁国普和杨海亮很客气的跟老徐打招呼告辞。
张扬道:“中国官场历史几千年,特权主义思想早已深植人心,当官的嘴上说是老百姓的公仆,可真正把自个儿当成公仆的又有几个?老百姓对当官的也是陪着小心,谁都把当官的高看一眼,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哪朝哪代没有这样的事情?”
张扬眼皮都没翻一下,转身就走,向老徐道:“老徐,你留着吧。”
杨海亮道:“警车开道是我安排的,本意也不是开道,是看到当天来送殡的人太多,所以让警察过来帮忙维持秩序,以免影响到老百姓的正常生活,谁曾想它们越维持越乱,反而帮了倒忙。”
张扬却道:“老杨啊,你这话我可不赞同,车子被砸了,的确让人和*图*书恼火,可也不能用公款修车啊,公家的钱还不是老百姓纳税得来的,怎么可以动用公款呢?”
张扬安排罗慧宁在静海最新建成的颐尚海洋花园酒店入住,这里是整个静海最高档的酒店,罗慧宁抵达酒店之后,有些疲惫,早早休息了,张扬也在海洋花园给老徐安排了房间,让他随时听候罗慧宁的调遣。
张扬道:“孔部长既然觉着我年轻有为以后就多提拔提拔!”胆敢这么明着要官的也只有他张大官人一个。
张扬道:“上次我去京城跟浩南谈过,我觉着他还是一个很洒脱的人。”
秦清暗骂这厮无耻,当着长辈的面居然也敢用话来挑逗她,可她却只能点了点头道:“干得很不错……”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时心跳加速。
袁国普道:“张市长,平云社的早茶不错,咱们一起去喝茶吧。”
两人走到罗老太的宅子前,发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站在那辆商务奔驰车前,老徐现在的胆气壮了,大吼道:“什么人!”
袁国普等张扬坐下了,方才跟着坐下,司机老徐有生以来第一次跟这么多的官员坐在一起,心中感到有些新鲜,又感到几许兴奋。
“那您担心什么?”张扬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猜到罗慧宁担心的是什么,她担心的仍然是文浩南的感情归属。
裘文胜道:“张市长,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我刚刚找人看过了,这车连钣金带喷漆估计要两千多块,我带来了三千块,如果不够,我再补上。”他把皮包递了过去。
裘文胜还不忘道歉:“对不住了,徐师傅,谢谢啊,谢谢啊!”
“干妈,您这是骂我吧?”
孔源接着向下走去,王广正负责为他一一介绍,来到秦清面前的时候,孔源笑得越发和蔼,他微笑道:“这个也不用介绍,我认识,秦清,我们平海省的美女市长!”
张扬道:“可惜你在春阳呆的时间太短了。”
张扬居然接受了他的这个邀请,老徐也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平云社,青阳镇的这座小茶社已经开了几十年,前来喝茶的都是当地人,他们到的时候,店里没有多少人,袁国普因为父亲在青阳镇定居的缘故,对这间小茶社很熟悉,他抵达之后,茶社老板直接将他们引入了雅间,也是这茶社内的唯一的一间。
秦清温婉笑道:“我在春阳并没有做出什么成绩,现在想想还有颇多遗憾之处。”
袁国普连连点头,他恭敬道:“已经处理了。”
罗慧宁笑道:“其实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有热衷权力和官位者。”
孔源伸出手去握住秦清的柔荑,转向徐光然道:“秦清同志能力很强,我虽然刚来平海,就听到她的不少事迹,岚山开发区的兴旺发展小秦功不可没,我们平海就需要这样的干部。”
秦清恨不能冲上去扭住他的耳朵,这个无耻透顶的小混蛋。
张扬道:“还是那句老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相比静海,春阳还没把清台山吃透。”
张扬道:“算了,事情过去了就不要提了,我们也只是修文的过客,生老病死,谁都躲不过这道坎儿,袁书记身为人子,尽孝也是应该的,闹事的也是那些警察,事情说开了就好。”他这会儿表现的倒是大度,主要原因是罗慧宁已经说过不必继续追究,张扬也不能去违背干妈的意思。
罗慧宁道:“也不能总是干副市长啊,你以后的道路还很长,还有机会干市长,干省长,部长!”
孔源望着秦清道:“多好的同志,有http://www.hetushu.com了成绩却没有丝毫的骄傲,这样的谦虚是值得我们其他同志学习的,也是日前我们很多年轻干部缺少的。”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笑声中却没有多少亲近的含义,这并不是因为张扬目中无人,而是这帮人前来的动机,他已经很明白。
孔源呵呵笑道:“我早就听说过你,你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很有能力,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袁国普道:“我已经命令追究昨天几名肇事警察的责任,还请张市长不要放在心上。”
张扬笑道:“我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不打我,我怎么都不会动拳头。”
秦清谦虚道:“岚山开发区是市领导集体努力的结果,我只是其中的一份子。”
秦清道:“清台山的资源不错,如果能够顺利发展,一定会成为平海乃至全国的旅游热点。”
罗慧宁道:“做人要阳光一点,应该看到我国的多数官员都是好的。”
“滚!”素来优雅的秦副市长也忍不住爆粗了。
孔源在讲台上给学习班成员们讲了大概半个小时的课程,他的演讲水平很高,谈吐幽默,倒也博得满堂掌声。应全体学员的要求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也说了两句,接下来就是座谈会。
罗慧宁向张扬道:“你以后要向秦清多学习学习!”
秦清欣喜道:“我也在静海,你在哪儿。”
“多谢孔部长栽培!”张扬也知道,孔源这番话不作数,可还得感谢。
张扬接口道:“贪污受贿,违法乱纪的也比其他国家多。”
张扬道:“干妈,可能你们接触的好官员多,那帮贪污受贿,违法乱纪的全都被我给遇到了。”
老徐跟着张扬打心底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自己活了一辈子还从没像这两天那么威风过。
杨海亮本来不想来,可袁国普硬拉着他,理由是他和张扬是同学,见了面好说话。杨海亮后悔今天没一早逃回静海上课,袁国普不是拉他露脸来了,分明是临死拉着一个垫背的。可杨海亮仔细想想,跟着过去也不算什么坏事儿,反正出殡的是袁国普,惹事的也是他,说到责任,自己根本不用承担什么。
说话的时候,张扬穿着中式小褂,浅蓝色牛仔裤,瞪着一双白色网格运动鞋走了出来,笑道:“姑奶奶早,干妈早!”
张扬纠正道:“是贼床不是贼船!”
罗慧宁道:“以后的世界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
张扬听到他一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也有些得意,毕竟人家是省组织部长,这么大的干部都认识自己,证明自己在平海已经有了相当的知名度。张扬伸出手去跟孔源握了握,恭敬道:“孔部长好,我是张扬。”
张扬淡然笑道:“袁书记客气了,你们修文的警察很厉害啊!”
秦清是当事者,她当然意识到这位孔部长好像有些过度热情,她轻轻的向外抽了抽手,没抽出来,孔源握得还真够紧的。
张扬道:“袁书记的孝心可嘉,可在这件事的处理上的确有欠考虑。”
杨海亮笑道:“老师傅别生气,那辆车我们负责维修,所有修车的费用,我们都会承担。”
当天下午,张扬和秦清都去了静海市一招,新任省组织部长孔源下午过来视察,他们不好缺席。组织部长负责干部工作,关系到平海省这么多干部的升迁调任,每个人都很看重和孔部长的这次见面,学习班的成员全都到场了,自从开课以来,今天是最全的一次。
老徐由衷道:“谢谢张市长。”
张大官人厚颜无耻的点了点头道:“生命hetushu.com不息战斗不止,我会认真的把副市长干好。”
茶水和点心上来之后,袁国普亲自起身给张扬倒了一杯茶,然后端起来敬给张扬,他的举动让张扬也不禁为之一怔,这个袁国普不简单呐,身为修文的一把手,昨天当众向自己下跪还可以理解,毕竟是孝子身份,今天给自己倒茶认错,这种能屈能伸的人,心胸绝不寻常。
袁国普道:“张市长,其实当领导的也不容易,我自问做官清清白白,公正廉洁,从政以来,时刻严以律己,可有些事并非我能控制,拿我父亲出殡这件事来说,我只想从简办理,也只通知了少数几位亲朋好友,可没想到昨天赶来的竟然这么多,或许是因为我这个县委书记的身份,属下基层干部们都想借着这个机会在我面前有所表现,人家来了,我总不能赶他们走,至于警车开道,根本不是我的安排,我甚至都不知道,若是我知道,我一定会阻止。”他说的这番话大半都是实话,可也有谎话,警车开道他早就知道,不过也没反对。
秦清身穿白色亚麻长裙,宛如一朵绽放的白莲花,亭亭玉立,优雅无限。
秦清幽然叹了口气道:“已经上了贼船,害怕又有什么办法?”
罗慧宁向他招了招手道:“修文的书记和县长都来了,你过去看看,跟他们说,昨天的事算了,让他们以后不要来打扰老人家的清静。”
张大官人望着秦副市长白嫩的肌肤咽了口唾沫,低声道:“恨不能一口吃掉你。”
张扬却发现了一件事,这位组织部长握住秦清的手到现在都没放下,这他妈什么意思?老子女人的手,岂是你随便握的?张大官人内心中开始感到不爽,而且越来越不爽,麻痹的,你不是犯贱吗?
杨海亮厚着脸皮凑了上去,低声道:“老同学,我们是特地登门道歉的。”
错误!超链接引用无效。罗慧宁猜得不错,昨天的事情发生后,她在修文就不再有清净,第二天一早,修文县县委书记袁国普,县长杨海亮一起登门致歉。
张扬摇了摇头:“不知道,嫣然没提过。”
罗慧宁道:“或许是,不过在感情上他绝不像你能够拿得起放得下。”
罗慧宁笑道:“你这孩子,我像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罗慧宁小憩了一会儿就已经醒来,听说秦清来访,她很开心的接待了秦清,握着秦清的手来到观海平台上坐下,微笑道:“秦清是越来越漂亮了。”
罗慧宁原本想在修文多呆两天,可心情被修文的这些地方官吏给扰乱了,仅仅呆了一天,就决定离开,张扬提议去陪她去静海散心,罗慧宁答应了下来。
说来也巧,他刚刚安排完这些事,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就打来电话,王广正通知他今天省组织部长孔源今天下午要到学习班视察,问他能不能过来,张扬答应回去看看。放下电话没多久,秦清也打来了电话,也是为了这件事,张扬笑着将自己已经来到静海的消息告诉了她。
杨海亮道:“要不我们进去说话。”
一抹胭脂般的红晕一直浸染到秦清的粉颈,秦清啐道:“你就是嘴巴甜,知道我容易被你骗。”
张扬轻声道:“怎么看都看不够,怎么吃都吃不腻。”
张扬差点没笑出声来,那一棒子下去至少得好几千块,姓裘的一年能挣多少,这下要肉疼了。
秦清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文夫人保养的才好呢?”在罗慧宁面前,秦清总有一种被看得很透彻的感觉,她和张扬的情愫早在张扬为文玲治病的时候,就已经被罗慧宁知道。以罗慧宁和-图-书的智慧当然不会点破两人之间的这种关系,可罗慧宁对干儿子处处留情的作为还是有些无奈的,凭心而论,罗慧宁并不认同张扬的这种做法,可她也没想去影响改变张扬,所以现在的态度是任其发展,张扬身边的女孩儿她也接触多个,无一不是才情过人美貌出众的女孩子,罗慧宁有时候甚至会联想到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这么多的出色女孩儿都一窝蜂的迷上了张扬呢。
张扬道:“我也看过类似的报道,老外看起来一个个没心没肺的,可没心没肺也有没心没肺的好处,今儿是总统,明天当平民,没有这么大的心理落差。”
张扬为她们泡了一壶茶端了上来:“干妈,您就算老太婆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老太婆。”
张扬接过了他递来的茶盏。
张扬笑道:“没问题!”
周围学员都笑了起来,孔源也笑得越发开心:“好,我的职责就是培养并提拔省内有能力的年轻干部,我会优先考虑你的。”
张扬道:“学习什么?她是副市长,我也是副市长,目前我这个副市长还干的不错,清姐,你说是吗?”
秦清道:“在体制中干了这么多年,也适应了这样的工作。”
司机老徐也从楼下客房里走了出来,张扬向他道:“老徐,跟我一起去,我帮你要修车款去。”
张扬道:“这儿和一招各有各的优点,一招位置好是个观海的好地方,这里设施现代化,配套更为完善。”
老徐应了一声,跟在张扬身后出了门。
张扬不无嘲讽的笑道:“怎么今儿开窍了?”
老徐怒道:“你又想看什么,想划车?”他担心车子,紧张的去检查车身。
杨海亮又跟张扬套了几句近乎,张扬敷衍了几句,就起身告辞,几个人一起下楼,走出茶社的时候后,张扬不忘叮嘱他们道:“昨天的事情大家只当没有发生过,罗老太太年事已高,喜欢清静独居,不喜外人打扰,我的意思两位应该明白。”
时常有人形容沮丧的心态,说某某比死了亲爹还难过,袁国普前两天很难过,因为亲爹死了,可从昨天冲撞了罗慧宁的坐车,这厮真真正正体谅了一次什么叫做比死了亲爹还难过。
张扬笑道:“秦市长也未能免俗啊!”
张大官人笑眯眯望着秦清:“清姐,你觉着我有机会吗?”他脑手子里想的是,秦清当了市长,自己就能够干市长,奏清当了省长自己就能够干省长。
张扬倒了杯茶递给罗慧宁,秦清接过茶壶,给张扬和自己也倒上。
罗慧宁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孩子,从来都是你的理儿。”
罗慧宁道:“过去我和你干爸出国访问的时候,经常看到国外有些领导人,退休之后马上就回归平民老百姓的生活,和周围百姓打成一片,其乐融融,丝毫看不出他们过去的身份,那样的退休生活真是让人羡慕。”
罗慧宁笑道:“骂你做什么?我看到那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围着你团团转,我这个做妈的都为她们不值,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都看上了你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
“颐尚海洋花园酒店。”
张扬淡然笑道:“没那必要,事情都过去了,谁还老想着不开心的事情啊?”
罗慧宁咯咯笑了起来,指着张扬道:“老太婆还谈得上什么漂亮?你小子就会睁着眼说瞎话。”
秦清点了点头道:“还不错,几位领导都挺照顾我的。”
十五分钟后,秦清已经出现在海洋花园酒店的大堂内,张扬笑着迎了出来,这厮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刚刚自己用剪刀把肩头的线给拆了,走起路来虎虎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