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5章 乐与路

张扬陪何歆颜离开岚山之前,先给干妈罗慧宁打了电话,罗慧宁在秦清的陪同下正在翠云湖游玩,她订在今晚离开岚山返回北京,张扬打电话说自己有急事要去东江。
这场纠纷也算解决的皆大欢喜。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
张大官人车把摇晃了一下。
张扬道:“没什么,就是想跟你和好。”
刘文军的态度很好,他笑道:“何先生,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出来,咱们可以商量。”
何歆颜俏脸一红,啐道:“就知道你跟我来到东江没安好心!”
何歆颜轻轻点了点头。
何卓成道:“我刚才和会计初步算了算,我的医药费连同误工费、各项损失费加起来得五万块。”
何歆颜很快就搞明白了,弄了半天,是刘光让人把自己的父亲给打了。刘光也知道了何卓成原来是何歆颜的父亲,搞得好不尴尬。
何歆颜道:“真不行,摄制组都在那儿等着呢,广告到期交不了工,茵茹姐和海兰姐都要骂我的。”
刘文军不敢跟他打交道,起身道:“我也该走了!”
何歆颜道:“上午十点多的飞机,从东江起飞。”望着张扬,她的美眸之中也流露出一丝不舍得神情。
张扬骑到了下坡,自行车速度也越来越快了,他低声道:“我也是……”
张扬道:“我对公安系统办案的效率没多少信心。”
张扬笑道:“刘社长,才几天没见你就结巴了?”
张扬道:“多谢杨院长关心,我弄了把小剪刀自己解决了。”
张扬道:“看来你也没多大事儿,没事就好,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也别老呆在这里了。”
何歆颜冷冷道:“你自己少惹事就行了。”
张扬道:“这么久没见了,我是望穿双眼,别急着走嘛,多陪我两天。”
何卓成不无骄傲道:“我女儿的男朋友,别看他年轻,很有本事呢!”
张大官人豪情万丈道:“啤酒一箱!”
何卓成点了点头:“好!”
张扬对刘文军而言,乃是一个近乎妖魔般的存在,接到电话,当他知道是张扬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刘文军吓得差点没从办公椅上滑下来。他哆哆嗦嗦道:“张……张市长找……找……找我有事?”
常凌空笑了笑道:“背后说领导的坏话,小心以后领导给你小鞋穿。”
何歆颜咬了咬樱唇道:“流氓,当了市长你还是个流氓!”
张扬道:“那是他们先惹我。”
何歆颜柔嫩的指尖轻轻触摸着张扬的疤痕,美眸之中闪烁着心疼的泪光:“你就是不小心,如果你有了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
刘文军忍气吞声道:“那你说个数。”
何卓成被打的事情并不难查,当天打架的时候有目击者,有几人都是当地的小混混,张扬让常海龙帮自己问问这件事,常海龙问了当地派出所很快就有了结果,这件事是一起因为生意竞争引起的报复事件,那些打何卓成的小混混,是受了何卓成竞争对手的雇佣,派出所没过问,原因是何卓成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鸟,也没受什么重伤,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打何卓成的那一方是报业广告公司的刘光,说起这个刘光倒是有些背景,他父亲是岚山晨报社的社长刘文军。
杨洪正看到张扬微笑道:“张市长,刚才还想起你呢,怎么没过来拆线?”
张扬道:“剥龙虾壳不是我的强项,剥衣服我最擅长!”
张扬知道何歆颜素来工作认真,他点了点头道:“明天什么时候走?”
张扬得到罗慧宁的应允,这才放心跟何歆颜一起离和图书去,两人来到停车场的时候,正遇到岚山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杨洪正。杨洪正曾经帮助张扬取过子弹,算是张扬的恩人,张扬主动打招呼道:“杨院长好!”
何卓成一脸无奈的看着张扬,张扬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好好干吧,做出发点成绩,父女关系总会改善的。”
何歆颜道:“我是精神上!跟你有本质的区别。”
张扬啧啧称奇,想不到里面有这么多,看来就算自己离开国安那段时间,人间也少给他一分钱工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以后看来要为国安好好尽力才是。
何歆颜道:“广告还没拍完,明天我还得回去,赶都赶死了。”
酒店生意很好,他们来到的时候房间订出去差不多了,只剩下几套豪华房,张大官人挑选了顶层的套房,一个晚上就得要1888人民币。预付押金的时候,张扬忽然想起一件事,自己还欠那个中年妇女钱呢,说好了人家骂孔源,给人家三千块,可他只付了l500元的订金,还差1500元没给,再加上打孔源一耳光的一万块,自己欠了人家一万一千五,张大官人可不是赖账的人,更何况人家这件事做得如此漂亮,不但打了孔源一巴掌,还泼了他一头一脸的可乐,自己没把尾款结清实在是太不对了。
张扬也想起唐兴生的事情,他低声道:“唐兴生的案子有眉目了吗?”
何歆颜看到他拿着钱包呆呆出神,以为他带的成不够,轻声道:“没带这么多钱?我来!”
何歆颜道:“吃小龙虾,就得配冰镇啤酒,那种感觉别提多爽了。”她将其中一瓶啤酒递给张扬。两人相互碰了碰酒瓶,何歆颜道:“比比看,谁先把这瓶喝完?”
刘光红着脸道:“歆颜,我真不知道他是你父亲,要是知道,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做这件事。”
张扬道:“我倒是想,可我是国家干部,又是共产党员,出国哪有那么容易。”
张扬一直都不怎么待见何卓成,可看在他是何歆颜父亲的份上,怎么都要过问一下,他驱车前往岚山市人民医院,在门口买了些营养品,来到急诊室询问后才知道,何卓成已经被收治入院了,住了耳鼻喉科。
望着张扬的背影,何卓成的两位朋友不禁好奇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好像很有本事似的。”
刘光的态度转变却是因为何歆颜。
抵达岚山之后,张扬先去汽修厂取了自己的皮卡车,他本想中午去跟罗慧宁会合,可突然接到了何歆颜的电话,何歆颜的语气显得很焦急,原来她父亲何卓成被人给打了,正躺在岚山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呢,何歆颜身在塞班,现在动身回来,让张扬先去父亲那里看看,她虽然和父亲的关系不好,可毕竟是骨肉亲情,父亲出了事情,她仍然忍不住要担心。
刘文军是害怕张扬,他知道那是个惹不起的角色,自己已经吃过亏了,当然不想儿子再跟着吃亏。所以当接到张扬的电话后,表现的处处让步。
刘光愤愤然走出门去,在门前跟刚刚赶回岚山的何歆颜走了个对面,两人都是微微一怔,刘光惊喜道:“何歆颜!”
刘文军慌忙道:“我自己管教,我自己管教!”
何歆颜很快就恢复了欢快的情绪,汽车驶出岚山之后,她要求和张扬换位置,她来驾驶,这皮卡车改装的太牛了,何歆颜忍不住跃跃欲试。
常凌空不由得笑了起来,光脚不怕穿鞋的,这厮要是抱着这个心理,孔源拿他也的确没有什么办法。常凌空现在m.hetushu•com是相信关于张扬的传言了,难怪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巴巴的将他送出来学习,这厮就是一个祸害啊!到了哪儿,哪儿就别想太平。
何歆颜叹了口气道:“我同学在这医院里当护士,他挨打送来的时候,人家看到了,所以打电话通知我,真是服了他了,这么大的人,整天在外面惹是生非不务正业。”
何歆颜向张扬介绍道:“这位是刘光,我的初中同学,就是他把我爸给打了!”
张大官人笑道:“皮外伤,有什么好看?”
刘文军虽然觉着这厮有些狮子大开口,可不好说什么。他儿子刘光忍不住了,刘光根本看不起何卓成这号人物,认为何卓成只不过是一个地痞无赖罢了,他搞不懂为什么父亲会对他如此客气,刘光怒道:“你这分明是讹人啊!五万块,你都不值五万块!”
搞清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张扬也不禁笑了,难怪说冤家路窄,这个刘文军跟他是老相识了,过去这厮曾经派人盯过自己和秦清的梢,搅乱了他们翡翠谷温泉之旅,后来被自己摁在翠云湖里,差点没把他给淹死,想不到他儿子又把自己老丈人给打了,张扬也没采取太激进的方法,一个电话打给了刘文军。
张扬也不是想赖账,只是一早被罗慧宁催促去岚山,把这件事给忘了。
何卓成向刘光道:“小子,看看你们家老爷子,你也多学着点,我就纳闷了,亲爷俩个,怎么做人的差距这么大?”
何卓成道:“天地良心,这次真不是我惹事,是他们看到生意被我抢走了,所以想报复我。”
张扬道:“好了,你安心养伤吧,这件事我帮你问问。”说完他就告辞离去。
自从他来到南锡,政法委书记唐兴生事发外逃,省组织部长孔源当众被打耳光,这才几天啊,如果这厮再呆下去,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动静。
何卓成道:“我也不知道,我没得罪人,前两天去蒋先生那里,因为你的介绍,他给了我五十万的灯箱工程,我们刚刚开始干,在建设路装灯箱的时候突然来了一群小混混,他们不由分说上来就打。”
刘光道:“这世上喜欢管闲事的人多了。”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跟罗慧宁、秦清一起前往岚山,现在学习班里根本没有人敢过问他的去向,别说是去岚山,就算他再也不回来,只怕也没人敢给他打旷课。
何歆颜先下了楼,在门前的花坛等着张扬,见到张扬走出来,忍不住道:“他跟你说什么?”
张扬笑道:“咱俩出来哪能让你掏钱啊!”他把银行卡交给前台服务员,这张卡是国安给他的工资卡,里面有多少钱他也不清楚,张扬随口道:“帮我查查,里面还有多少钱?”
张扬倒也干脆,马上把T恤给脱了,赤裸着上身让何歆颜检阅。他左肩被子弹打中的地方,如今已经愈合,不过新生的嫩肉还是呈现出粉红色。
刘光正要说话,父亲刘文军却道:“两万就两万,咱们就这么定了,我们拿出两万赔偿,你得写个保证书,再也不能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何歆颜道:“我发现我对你上瘾了,怎么看你都不腻,越看越是喜欢。”
刘文军当然明白,放下电话没多久,他就带着儿子刘光去医院了,刘光心底当然是不情愿的,可碍不住老爹的要求,只能跟着父亲来到何卓成的病房,刘文军很真诚的向何卓成道歉,当场表示要负责何卓成的全部医药费。
张扬呵呵笑道:“我福大命大造化大,遇到任何危险都会逢凶化吉。和*图*书”他重新穿好T恤,启动了皮卡车。
常凌空哈哈大笑:“你和公安大概八字不合,来到我们南锡,和公安可没少发生冲突。”
那服务员答道:“五万六千元!”
常凌空道:“没有唐兴生的消息,不过朱俏月的案子已经重新立项,一切都在调查中,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
何歆颜美妙的歌声被这厮的红高粱唱法给打断,听得有趣,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笑声过后,她紧紧抱住张扬的身躯,小声道:“我爱你!”
张扬道:“你是不是欠人钱啊?”
张扬道:“我对你也上瘾了。”
刘文军慌忙拉着刘光走了。
张扬安慰何歆颜不要惊慌,先给飞捷公司的蒋奇伟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蒋奇伟倒是知道一些,何卓成前两天通过张扬介绍来找他,蒋奇伟给了他一些做灯箱的广告业务,可活刚刚开始干就出了这档子事儿,据说打何卓成的是生意竞争对手。
张扬想起过去何歆颜骑车带自己的情景,内心不由得升起一抹温馨,他和何歆颜相识之初,那时候她还是一个骑着自行车到处赶场打工的啤酒妹儿,现在的何歆颜已经成为广告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明星。
这次是张扬骑车带着何歆颜,沿着爬满青苔的古城墙,张扬慢慢骑着自行车,他的骑车水准的确有些糟糕,何歆颜侧身坐在二等座上,一双美腿悠闲的晃荡着,手臂紧紧搂着张扬的腰背,俏脸贴在他的后背,静静倾听着他的心跳。他们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享受过两人间的世界,夕阳将他们相偎相依的身影投射在古城墙上,光影和沧桑相互交织,成为一首优美的无声旋律。
何卓成笑着凑到女儿身边:“女儿啊,你真是关心我,大老远从国外飞回来。”
张扬道:“我是对你精神上肉体上双重上瘾。”
何卓成道:“鼻梁骨折,脑震荡……”
在道路上堵了四十多分钟,交通方才疏导畅通,他们来到明武门旁边的蓝枫大酒店住下,这是一间五星级酒店,刚刚落成后不久,软硬件设施在东江都算的上一流。
张扬道:“随他去吧,我给他介绍了点业务,希望他这次能真去做点事情。”
何歆颜咬着樱唇,双手托腮深情的看着张扬。
杨洪正啧啧称奇:“受了枪伤,这么快就复原如初,我从事医疗工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
何歆颜唱得婉转低柔,深情款款。张大官人听得是热血澎湃,感触良深,啥叫爱情,这他妈就是爱情,张大官人听到动情之处,也引吭高歌:“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
何歆颜道:“就知道你境界低!”她利索的拿出两瓶啤酒,瓶盖对在一起,干脆利索的将酒瓶盖儿打开,过去这手开啤酒的功夫仍未生疏。
张扬笑道:“这么巧啊,早知道这样,也轮不到我出面了。”
张扬笑道:“好,咱们这就去!”
“是,是!我广告公司那边业务繁忙,马上我就出院。”
张扬道:“挺惨的,谁干的?”
何歆颜道:“刘光啊刘光,你可真行,做生意不择手段啊!”
何歆颜道:“早就说过让你别问他的事情,干嘛给他联系生意?”
罗慧宁笑道:“你去吧,这边有秦清陪我,我们聊得很投机,你跟着也不方便。”
常凌空看了看时间,起身道:“太晚了,不耽搁你休息了。”
何卓成想了想道:“两万,一个子儿都不能少了。”
何歆颜剥了一只小龙虾,将虾米送入张扬的嘴里。张扬学着她的样子,也剥hetushu.com了一只给她,却剥得不成样子,何歆颜笑道:“笨死了,连吃龙虾都不会。”
何歆颜偎依在张扬的肩头,她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事情,轻声道:“塞班好美,你要是没什么事,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好不好?”
张扬点了点头把营养品放下道:“伤得重不重?”
刘文军气得瞪了他一眼道:“你给我滚出去,这件事我说了算。”
两人离开酒店,张扬本想开车,可这里距离美食一条街并不远,何歆颜指了指前面的租车亭道:“那儿有自行车出租,咱们骑车过去。”
刘光怒道:“我不同意……”
何歆颜道:“你的事情跟我无关!”她转身走了。
张扬将常凌空送到门外。
张扬直奔耳鼻喉科,在36床找到了何卓成,现在的何卓成极其狼狈,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肿的跟猪头似的,鼻梁也有骨折。张扬走进病房的时候,听到他正跟两个朋友嚷嚷着:“妈的,岚山地盘上有人敢动我,八成是不想活了,我只要查到谁干的,我灭他全家……”何卓成说这句话的时候,也看到张扬了,有些尴尬的僵在那里,脸上很不自然的笑了笑道:“张……张先生,来了。”
张扬赞道:“业务真是熟练。”
张扬道:“你儿子叫刘光吧!”
岚山到东江本没有多远的距离,一个多小时的功夫他们就已经来到了东江市区,进入市区正逢下班的高峰期,东江的道路很堵,皮卡车的性能虽然强劲,可也不能把前面的车撞开。
华灯初上,夜市内已经人潮涌动,张扬和何歆颜还是来到他们过去常常吃饭的地方,要了一盘臭豆腐,一大盆小龙虾。
张扬道:“我也是!”
何歆颜见到张扬,俏脸之上浮现出一丝妩媚动人的笑容,女为悦己者容,何歆颜的欢颜也是为张扬所展露。
何歆颜看到父亲也没有多大事,刘光当即表示多拿五千块钱营养费,何卓成原本伤得就不是太重,又多得了五千块,自然心满意足,居然表示要出院了。
何歆颜睁开美眸,有些不开心的撅起缨唇,电梯已经抵达了36楼,他们来到自己的房间,房间是欧式装修,风格十分奢华,让何歆颜最喜欢的就是浴室内超大的按摩浴缸。
何歆颜轻声唱道:“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如果没有遇见你,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然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何歆颜啐道:“我才不信,我是对你人上瘾。”
何卓成叫苦不迭道:“没有啊,倒是有两家公司欠我钱。”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何歆颜听到张扬受了枪伤,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等到他们告别杨洪真,上了自己的车,何歆颜马上道:“你伤哪儿了?让我看看!”
张扬笑道:“你让我管他的,对了,这件事我还纳闷呢,你不是没给他电话吗?怎么他挨打你马上就知道了呢?”
刘光不认识张扬,看到何歆颜的表情,隐约猜到张扬和她的关系,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了几分嫉妒。
何卓成本来就是一个无赖,他看到对方的态度软化,顿时强硬了起来,大声道:“赔医药费就算了?你们砸了我的灯箱,害得我家工人停工,给我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这该怎么算?”
张大官人从身后搂住何歆颜和_图_书,在她俏脸上轻吻了一记道:“要不咱俩先洗个鸳鸯浴?”
张扬道:“刘光让人把我朋友给打了,做生意有竞争不怕,正当手段解决呗,干嘛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刘社长,你是打算自己管教儿子,还是我帮你管教?”
何歆颜抱得越紧了:“张扬,我爱你!”
刘光又要发火,刘文军慌忙把儿子制止了,他低声道:“何先生,五万块也太多了,这么着吧,连医药费加上所有损失,我们给你一万块,你觉着怎么样?”
张扬听出这厮语气不善,可也没把他当成一回事儿,向刘文军道:“你们家儿子,有些个性啊!”
几个人正说话的时候,张扬到了,刘文军看到张扬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刘社长来了!”
何卓成冷笑道:“小子做人别这么猖狂,中国是个法治社会,你打人还有理了?你不给我赔偿,我就告你,年纪轻轻的是不是想吃牢饭?”
张扬道:“错,这是好事儿,怎么叫没安好心呢?”
张大官人振振有辞道:“我习惯光脚,没有穿鞋的习惯。”
张扬道:“我送你去东江,今晚就在东江歇着,明天送你去机场。”
张扬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郊区找一家酒店住下,南国山庄就不错,话虽然这么说,可他也不敢带着何歆颜公然入住那里。
何卓成现在对张扬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从床上下来道:“张先生,这次多亏你了。”
何卓成瞪大眼睛道:“你当我叫花子啊?”其实一万块已经不少,何卓成医药费满打满算也就是一千块,他是想借着这件事多讹一点。
“是……”刘文军听到他提起自己的儿子,越发的感到害怕了。
何歆颜挽着张扬的手臂走入观光电梯,张扬随手接下36层的按键,电梯启动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入大堂内,竟然是星钻集团的首席设计师刘庆荣,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助理,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向前台。
刘文军这哪是结巴,他是硬生生被张扬吓出来的毛病,现在一提到张扬的名字,他就想起那晚被张扬浸在翠云湖里的情景,周身就忍不住发抖。刘文军强迫自己稳定住情绪,低声道:“张市长……有事吗?”
刘文军看到两人吵了起来,慌忙劝道:“争吵解决不了问题,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就应该朝解决问题的方向发展。求同存异,方才是正确的处理方法。”他毕竟是个干部,说出话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的道理。
何卓成有张扬撑腰,底气足了不少:“小子,你他妈说话给我放干净点!”
何歆颜也怔了一下,微笑道:“刘光,原来是你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两人过去是初中同学,刘光一直还暗恋着何歆颜,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时隔多年再次见到何歆颜,发现何歆颜出落的越发美丽了,刘光望着何歆颜,一颗心怦怦直跳,心中的激动难以形容。
何歆颜道:“不,我就得看!”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两人同时举瓶对饮,何歆颜虽然是女中豪杰,可比起张扬还是差上不少,但是张大官人向来都会怜香惜玉,他很好的掌握了喝酒的速度,跟何歆颜同时将那瓶啤酒喝完。
刘光道:“骂你怎么着?五万块,你当我冤大头啊,我明白告诉你,医药费之外我再给你两千,多了一个子儿都没有。”
张扬道:“被他打得人叫何卓成,应该怎么做,你心里明白。”
何歆颜道:“我还饿着肚子呢,今晚咱们去吃臭豆腐,小龙虾!好久没吃了,我都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