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6章 血总是热的

张扬并没有想到事情发展的会这么严重,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有没有这么夸张?”
袁文丽也笑道:“张市长,刚从外地赶回来啊?”袁文丽对张扬客气得很,想当初这小子只是在县人民医院实习的卫校生,想不到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丰泽副市长,人家现在的级别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袁文丽自然要对他表现出一定的恭敬。
张扬道:“还没找到治疗方法?”
徐立华虚弱笑道:“傻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赶快出去,我没事,医生说我得的是传染病,万一传染你就不好了。”
看到张扬,赵立军欣喜道:“三弟回来了,这么快!”他们爷三个轮班在医院候着,自从张扬发达之后,母亲在这个家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这就是常说的母凭子贵。
杜天野道:“你有没有办法治疗这种病?”
“我也是!”
张扬转身望去,却是春阳县县长徐兆斌和卫生局的几位干部。
盛义军道:“我没钱,我有条命,你母亲生病住院,我们没治好是我的责任,我现在也被传染了,我随时都可能向你母亲一样因病去世,我的命给你,你拿去!”
这时候他大哥赵立军陪着医院科教科科长袁文丽走了出来,两家是老邻居,所以听到徐立华患病之后,袁文丽也过来探望。
一名护士上去想劝他们去医务处反映情况,刚刚走过去,就被一名大汉搧了一耳光子,那护士委屈的捂着脸哭了起来。
张扬道:“妈,您安心在这儿养病,我每天都会过来看你!”
韩大力道:“好!”他上前一步指着盛义军的鼻子道:“我妈活生生的送进医院,你们怎么把她给治死了?我要你给我个说法。”
张扬冷笑道:“不客气,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
赵铁生知道韩大力是个混混,是个有名的狠角色,他慌忙去拉张扬的手:“三儿,这事情你还是别管了!”
张扬闻声走了过去,却见病区楼下站着几十口子人,有人将两个花圈堂而皇之的摆在了病区的大门口,扯着嗓子哭号起来。
徐立华点了点头,心中因为儿子的孝顺而暖融融的。她轻声道:“回去吧,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这病传染,你没事少往医院跑,这里有医生护士照顾我,你只管放心。我现在已经好多了,过两天就能出院,回家给你做饭吃。”
杜天野道:“我已经给全体常委召开了动员会,提升江城的预警级别,对车站、机场等公众场合进行重点监测,有关专家已经提出建议,发现可疑病例就地隔离,张扬,这次的事情必然会对江城的工农业生产造成严重的影响,想要减轻影响,就必须早点找出疾病的治疗方法。”
跟张扬一起过来的赵铁生认识他们几个,是邻居韩大妈的儿子韩大力和他社会上的一群朋友。
盛义军向前走了一步,吓得韩大力向后退了两步:“你……你别过来……你……”
赵立军坐在门口等着张扬,他脸色也不好看,看到张扬过来,低声道:“三弟,蛮吓人的。咱们一片的邻居病倒了三个……”
杜天野听张扬这样说,不由得有些失望,他低声道:“要是你也没办法,这次的事情麻烦就大了。”
徐立华拿起手机,打开电话。
那大汉叫道:“麻痹的,你们什么医院?我妈好好的送进来,被你们这些庸医给治死了,揍死你们这帮废物,害人精!”他一吆喝,十多名汉子跟着他一起冲了上去,m.hetushu.com轮着棍子对着那几名医务人员挥舞过去,吓得几名医生护士转身就逃。
盛义军道:“我相信我们的职业是纯洁的,我相信我们的队伍是最勇敢的,让我们证明给所有人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医者!”
张扬对自己的药方也没有确然的把握,他根据母亲的症状开出了方子,母亲刚刚服药,至于效果怎样还需要时间验证,他和徐兆斌分手之后,回到自己家里,多余的草药煎好之后,让继父赵铁生,二哥赵立武都喝了,权当是预防措施,毕竟老大赵立军现在已经住院了。
张扬道:“不用,该怎么看就怎么看,别搞特殊化。”高占远点了点头。
现实比张扬意料到的更加严重,当天晚上,春阳因为高烧住院的病例已经达到了32人,连他大哥赵立军也病倒了,春阳小城因为这件突如其来的灾难而笼罩了一层浓重的阴云。
袁文丽道:“在隔离室外面看看吧,这种病传染性很强,千万别被传染上了。”
这时候医院保卫科和辖区派出所的都赶到了,县里已经明文规定要保障医院的正常秩序,韩大力带领这帮人在这种非常时期来医院闹事显然是不明智的,这群人一哄而散,不过领头的韩大力没有跑成,被派出所当场抓住,这次至少是个拘留。
沙普源道:“我们春阳县面临着一场空前严峻的考验,从现在起,我们春阳县全体干部,上上下下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一定要打赢这场仗,一定要保障老百姓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他向高占远道:“给战斗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要增加福利待遇,他们就是冲锋在第一线的战士,返场战斗能否取得胜利,关键就在他们的身上。”
春阳县的干部少有不认识张扬的,徐兆斌和张扬更是老相识,他笑着走了过来,很热情的和张扬握了握手,关切道:“张市长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到医院来了?”
杜天野心情沉重,此时连笑的心思都没有了,他叮嘱张扬道:“一定要重视这件事,帮我解决了这个难题,我给你记大功。”
沙普源眉头紧皱,虽然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在江城各市县都有疫情发生,可情况最严重的就是他们春阳,全市唯一的死亡病例也出现在他们这里,沙普源道:“有没有查清,这种病到底是什么?”
张扬来到袁文丽面前,关切道:“袁姐,我妈怎么样?”他之所以没问大哥赵立军,是因为他知道赵立军为人糊涂,就算问他也问不出什么结果。
张扬这才离去,医院的隔离病区除了医生护士已经很少人愿意来,张扬走出住院部的时候,听到有人叫道:“张市长!”
徐兆斌道:“听说病死了人,谁不害怕?老百姓有些恐慌情绪也是难免的。”
袁文丽先领着他来到隔离室前,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室内躺着三名患者,徐立华就躺在靠窗的位置,正在输液,张扬轻轻敲了敲窗户,她转过身来,看到儿子回来了,徐立华的眼圈红了,随即又浮现出会心的笑容,她是害怕儿子担心。
张扬道:“妈,等您好了,我带你出去旅游。”
“看谁都得要办手续,这里是传染病区。”小护士的语气十分生硬,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江城市卫生局召开了紧急会议,下达了对高热病例和疑似病例进行马上隔离的对策。
张扬甩开赵铁生的手,大步走了过去:“我他妈就不信了,http://www.hetushu.com法治社会还容得你们这帮混混猖狂。”
张扬回到春阳的时候,母亲已经被送往了春阳县人民医院传染病房隔离起来。
徐兆斌道:“我刚询问过专家组,说是呼吸道病毒感染,通过空气传播,不但咱们春阳,现在江城其他地方都发现了病例,如果控制不及时,疫情一定会进一步蔓延。”
卫生局长高占远道:“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这种病是通过呼吸道传播的,我们无法将空气隔离开来,从根本上杜绝是不可能的,只能尽最大能力做好疾病的预防工作,唤醒老百姓的防疫意思,做到勤洗手,勤通风,做好个人卫生工作。公共场合尽量做到勤打扫,勤消毒。老百姓尽量避免去公众场合,发现疑似病例要尽快隔离,做到早隔离早诊断早治疗。”
徐兆斌微微一怔,卫生局长高占远也过来跟张扬打了个招呼,过去张扬曾经在他手下干过几天,担任过妇幼保健院党支部书记。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张扬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了,还是丰泽的副市长,而他还是止步不前。
高占远摇了摇头道:“我们已经取了病人的生化标本送往江城市人民医院和传染病院,希望那里的专家能够帮助我们。”
杜天野道:“张扬,你的医术我清楚,这次真的不一样,你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找出治疗疾病的方法,并在社会上进行推广,疫情的蔓延速度很快,春阳的情况不容乐观,可江城方面疫情的发展更快,从今天早晨发现第一个病例,到现在为止已经有21人入院隔离了。”
杜天野叹了口气,低声道:“阿姨病情怎么样?”
张扬并没有能够将他的假期继续下去,在机场送何歆颜的时候,二哥赵立武打来电话,他母亲徐立华得了急病,高烧不退,现在已经被送到了春阳市人民医院,张扬最关心的就是母亲,听说这件事,他马上联系了妹妹赵静,却想不到妹妹和丁斌一起去了黄山旅游。张扬只能打消了带她一起回去的念头,也没把这件事告诉她,反正赵静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何必让她跟着担心?他送完何歆颜就匆匆驱车赶回春阳。
话还没说完呢,张扬一棍就砸在他的头顶,张大官人力量控制得当,这一棍砸得那汉子头破血流,眼冒金星,摇摇晃晃,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张扬道:“我身体棒的很,没关系,袁姐,你帮我说说,就让我进去吧!”
韩大力道:“犯法的事情我不会做,我要钱!补偿我们的心理损失。”这厮就是一个无赖,借着这个名目想讹诈些钱财。
和常海天打完电话,张扬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倘若不能尽快找出治疗疫情的方法,社会上的恐慌情绪肯定会愈演愈烈,这对整个江城的安定团结都将造成损害。
张扬道:“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赵铁生埋怨道:“都怪那个韩大喇叭,没事儿东家窜西家,自己有病了还传染别人。”
张扬伸手摸了摸母亲的额头,烫得吓人,体温至少有三十九度。
盛义军大吼道:“不是讨还公道吗?好,你们来打我,来把我的命拿走!”
赵立武道:“爸,您就别说了,韩大妈都死了。”
盛义军躬身扶起那个被打得低声啜泣的小护士,他的眼睛也红了。那小护士充满委屈道:“盛主任。我不干了,我辞职……”
袁文丽叹了口气道:“还没查明原因,不过有一点已经肯定了,是传染病,今天已经有七名和*图*书同样的病例送来了。目前医院方面也是对症治疗,隔离已经感染的患者。”从袁文丽的表情可以看出张扬母亲的病情不轻。
张扬道:“发烧咳嗽,正在治疗中。”
韩大力红着眼睛道:“赵叔,他们把我妈害死了,我找他们讨还公道来了。这事儿跟您没关系,您忙您的去。”
张扬道:“我已经回来了,就在春阳,我妈病了!”
听说盛义军也感染了疾病,韩大力吓得内心一惊。
徐兆斌是来医院了解情况的,他和张扬并肩向停车场走去,徐兆斌叹了口气道:“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是什么病,从发现疫情到现在不过36小时,病倒了二十多人,三十多名可疑病例,已经死了一个。”
盛义军道:“你要什么说法?要钱还是要命?”
一名汉子拿着木棍砸在一名护士的肩头,那小护士疼得哎呦一声蹲在了地上,那汉子举起棍子想给小护士第二棍,张扬及时冲了上去,一把将棍子抢了过去,那汉子瞪大眼睛怒吼道:“妈的,你他妈找死……”
常海天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这样的国难财我们不想发,谁不想老百姓都健健康康的,听说春阳疫情闹得很重,现在各地对春阳出来的车辆都严防死守了。”
张扬笑道:“这话怎么说的?我又不是卫生局长,我也不是什么妙手无双的神医,你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张扬道:“我来看我妈!”
徐兆斌道:“目前就是号召全民提高防范意识,尽量做到通风消毒。”
张扬懒得跟她一般见识,点了点头道:“需要办什么手续你只管说!”
医院的防范隔离措施越来越严了,根据最新出台的规定,所有人员禁止前往隔离病房探望,张扬也不好违反院方的规定,他让人把中药给母亲送进去,隔着窗口亲眼看着母亲将药喝了,这才放下心来。
张扬点了点头,那小护士看到科教科科长跟张扬认识,也就忘了让他登记那一茬儿,一旁干其他的事情去了。
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打来了电话,他第一句话就是:“张扬,你马上给我回来!”危急关头他马上想起自己的这位老朋友了,张扬的医术他是清楚的,在江城的医学专家们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杜天野首先想到的就是张扬,他相信张扬的医术,相信张扬能够找出克制疾病的方法,拯救江城的老百姓于水火之中。
张扬第二天一早煎好药就送去了医院,母亲的情况虽然没有多少好转,可也没有加重,体温又稍稍升高了一些,目前38.2℃,张扬看着母亲将药喝完,又去给大哥赵立军送了一付,药刚刚送进去,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骚乱。
高占远道:“我回头跟院方打个招呼,让他们重点关照一下。”
一旁高占远道:“目前全都是对症治疗,还没找到特效药,我们的医护人员也有三人感染病倒了。”
县长徐兆斌道:“这种病传杂性很强,据我所知现在送入医院的都有过疾病接触史,这样蔓延下去不是办法,必须要采取果断措施,切断疾病的传播途径,从根本上杜绝疫情的进一步加重。”
赵铁生走过去道:“大力,大力,你这是干啥?”
张扬贴着窗口掏出手机,他也给母亲留了一部手机。
张扬想要去探望母亲,在病区门口却被护士给拦住了:“你哪儿的?办手续了吗?”
张扬道:“社会上已经产生了恐慌情绪,我刚才去药店发现体温计和板蓝根都卖断货了。www.hetushu.com
走廊尽头忽然传来悲不自胜的大哭声,却是6床的病人因抢救无效死亡,赵立军面如土色,他颤声道:“6床是咱们邻居韩大妈,就是她传染的咱妈……”
赵铁生闭上了嘴。
杜天野道:“先解决问题再说!”他现在可没有跟张扬讨价还价的心境。
张扬皱了皱眉头,一个普普通通的感冒怎么会这么严重?
张扬看到母亲明显憔悴了许多,眼窝陷了下去,嘴唇也有些干涸,他抿起嘴唇,向袁文丽道:“我必须要进去看看!”
韩大力正要发火,这时候呼吸科的老主任盛义军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气得浑身发抖,他大声道:“韩菊芬是我的病人,想报仇你找我,不要伤害无辜!”
张扬内心一惊,常海天刚刚提供的数据还不是最新的。
张扬也没给医院方面制造麻烦,表现的十分配合。他知道人家医院也是按照规程办事,他换好隔离衣,戴上口罩走入隔离病房,来到母亲的床边,握住母亲的手道:“妈!孩儿不孝,让你受苦了!”
几名医护人员闻声赶到了现场。
袁文丽道:“你别急,我帮你问问。”
这群耀武扬威的混混一听说盛义军也被传染了,一个个吓得都向后退去,春阳的疫情早已成为老百姓心中的恶虎,谁都害怕感染。盛义军也只是出言恐吓他们,不过这一招行之有效,证明这帮医闹全都是纸老虎。
张扬也没瞒着他:“我妈生病住院了,在传染病区隔离着呢?”
他为母亲诊了诊脉,发现母亲的脉象澎湃有力,和昔日迥异,张扬道:“等会儿我煎些中药给你送来,妈,你还想吃什么?”
张扬道:“别介啊,我要求不高,解决了这件事,你帮我弄个正处就行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春阳的老百姓处于惊恐之中,张扬根据母亲的脉象,在中药铺抓了中药,在家里煎好,然后送往医院。
张扬道:“你们肯定发财了。”
一个传言遍布于春阳的大街小巷,这是一场瘟疫,老百姓们谈之色变,事情并没有停歇的任何迹象,当天晚上,相隔不远的江城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有三名高热病例被发现并隔离。
徐立华笑道:“好了,你赶紧回去吧!”她挂上电话,向张扬摆了摆手。
常海天道:“江城方面也不乐观,我刚刚得到消息,江城现在高热住院的病例已经增加到13人了,常委们都在开会。我看如果疫情继续发展下去,别说抗病毒冲剂,连体温计、口罩、白醋都得脱销。”
入夜春阳县委县政府大院仍然灯火通明,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春阳县委书记沙普源,县长徐兆斌,几位县常委,县卫生局长高占远全都在场,高占远首先就目前的疫情进行了通报:“目前我们春阳县发现这种高热病例22人,可疑病例31人,已经全部收治入院,在县人民医院和县传染病院成立隔离区,对所有医务工作者和进出病区的人群习行登记。根据现在的治疗情况,死亡1人,重症5人,目前感染入院的病例仍然在不断增加中。”
张扬道:“你放心吧,就算你不找我,我也会尽力而为的,刚才我和江城制药厂方面联系过,只要我能够找出可以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马上就让制药厂方面进行推广,反正是中药,也不要什么药监局啥的批准,掺和在抗病毒冲剂里面就是。”
徐立华的体温控制的还算不错,现在已经降到37.5℃了,精神也恢复了许多,她隔着窗户向m.hetushu.com儿子挥了挥手,脸上露出微笑。
韩大力没想到中途杀出个程咬金,仔细一看,是邻居家的老三张扬,张扬家刚搬过去不久,张扬平时也不在家里住,所以韩大力跟他不熟,不过他也知道张扬混得不错,好像是丰泽的副市长,韩大力道:“张扬,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少多管闲事,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徐立华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张扬察觉到母亲的紧张,微笑道:“妈,你放心,有我在,你一定没事。”
一旁的医生介绍道:“从昨天开始突然有了许多高烧病人,他们最初的症状都是上呼吸道感染,然后高烧不退,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有过感冒病人接触史……”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名小护士匆匆赶来,紧张道:“刘医生,6床病危!”
张扬率先鼓起掌来,这才是真正的医生!虽然社会上对医生有着这种或那种的偏见,可这支队伍中还是有不少讲究医德和良心的人存在,人心是肉长的,血总是热的。
在场的医生护士眼中都闪烁着激动的泪光。
张扬道:“根据我妈的脉象我给她开了个方子,疗效还很难说。”
经过袁文丽的交涉,医院方面总算同意张扬进去探望母亲,不过有个前提要穿上隔离衣,戴上口罩,这也是处于保护探视者的考虑。
那医生顾不上多说话,转身就向隔壁病房跑去。
张扬道:“听医生说这病开始都按照普通感冒治疗的。”
张大官人早已流氓成性,他跟何歆颜也从精神上的探讨最终来到了实质上,事实证明,何歆颜对张扬的迷恋也是双重的全方位的,当张大官人压在她身上勇往直前攻城略地的时候,何歆颜雪白修长的美腿常春藤般缠绕住了他,咬着他的耳朵低吟婉转道:“我对你上瘾了……”
张扬道:“都早点休息吧,这两天尽量少去公共场所!”他回到自己房间,给常海天打了个电话,常海天身为药厂的厂长,当然也听说了春阳疫情的事情,不过他并不知道张扬回来了,听说张扬已经回来,常海天道:“今天来药厂提货的药商络绎不绝,我们库存的抗病毒冲剂都已经卖完了,目前让工人加班加点的生产。”
张扬道:“您一天病不好,我一天就没心思工作,想让我好好干,您就赶紧恢复健康。”
徐立华道:“三儿,你工作忙,就别过来了,我好多了。”
盛义军摇了摇头,望着身边的下属,他低声道:“同志们,我不会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身为科主任,我没能保护好你们,是我的责任,我对不起你们,我知道你们心里委屈,可我心理何尝不是委屈呢,但是你们想想里面躺着的病人,我们辞职了,我们不干了,他们怎么办?难道我们要把病人扔在这里,让他们自生自灭吗?我们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但是我们可以对症治疗,减轻他们的病症,延缓病情的发展,我不是共产党员,可我是一个医生,我有我的道德,我有我的准则,谁不怕死,谁不怕被感染?但是我们选择了这个职业,我们就要对得起这个职业,白衣战士,这四个字的神圣你们明白吗?如果你们过去不明白,现在可以真真正正的体会了,我们的职业是神圣的,我们中间一样有英雄,别人怎么看我,别人怎么想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看得起自己,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徐立华摇了摇头,这会儿她烧得有些昏昏沉沉。护士走过来为她进行酒精擦浴,张扬起身离开了隔离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