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1章 信仰

张扬摇了摇头。
杜天野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件事轮不到我们操心,张扬既然拒绝了何长安,就有他自己的理由,是我把新机场项目交给张扬去做的,我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我对张扬拥有足够的信心,你们讨论这件事我欢迎,可是谁要是否定张扬,就是否定我,就是不相信我的眼光,我说过,新机场的建设管理权现在属于张扬,这件事没有讨论的必要,长宇同志的一句话说得好,我也没见到过这么厉害的商人,敢用财势威胁政府,一个对江城政府不尊重的商人,是不可能考虑到江城老百姓利益的,他再有钱,又能有多少钱,富可敌国?那只是传说中的字眼,我们江城的财政虽然紧张,可是还没到看别人脸色的地步,我相信,我们就算不用他的钱一样可以将机场建起来。
张扬点了点头。
胡茵茹也清楚官场上处处都是陷阱,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别人抓到把柄,周云帆的确如张扬所说,底子不干净,用了他的钱,难保以后会不出事。张扬随着在官场上呆的时间越来越久,他的政治警觉性也随之提升了不少。把柄很多时候都是自己给别人的,这次新机场工程是江城瞩目的焦点,他必须要做到小心谨慎,这不仅仅关系到他的前途命运,也关系到杜天野的政治前途,马虎不得。
赵洋林却依然不动声色,他微笑道:“总能想出办法的,大家发挥集体智慧,求同存异,想出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嘛!”政治老油条的本色表露无遗。
常凌峰道:“别把她扯进来,她跟这件事可没关系。”
杜天野缓缓落下茶杯道:“赵主任,你是新机场项目的副总指挥,你说说自己的意见。”
杜天野道:“他的确有这个实力,可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他注资新机场项目必有所图。”
徐彪也不爽,他心直口快:“自古以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想两头讨好根本是不可能的。”他这句话明着是在说会议讨论的事情,可所有人都听出他连带着讽刺了赵洋林的政治立场,一个个心里都暗暗发笑。
杜天野也知道张扬所说的的确是事情,他点了点头道:“这样吧,你跟他先谈一谈,这两天合适的机会安排我们见见面,你要时刻谨记自己的党性原则,千万不能让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受到损害。”
何长安微笑道:“你是个顾全大局的人,我相信你会同意。”
杜天野笑道:“你掌管具体的事务,我负责统筹,这种小事我还是别干涉了。”
左援朝心中暗骂,赵洋林已经完全成了个和稀泥的,这老头子现在只想着为他女婿争取最大的政治利益,根本不敢得罪杜天野了。
何长安道:“难道我在电话中阐述的还不够明白?你们缺钱,也缺乏相关的管理经验,而这两样我全都有。”
胡茵茹起身去给他冲了杯咖啡端了过来。
何长安道:“根据我的了解,建成这样规模的机场,将物价建材上涨因素计算在内,估计要十二亿到十三亿之间,请问张市长,你们现在的资金筹备情况如何?”
“日本人啊?”张大官人从名字上就判断出来了,这也难怪,常凌峰就是从日本留学过来的,他同学之中当然日本人居多。
电话是何长安打来的,他开门见山道:“张扬,我是何长安,听说你们江城正在筹建新机场项目,我很有兴趣!”
政协主席马益民道:“左市长说的话我赞同,何长安是国内有数的富商,他拥有丰厚的资金,有了他的资金注入,我们建设江城新机场的事情就能够迎刃而解,我们这些领导干部,都是老百姓的公仆,要时刻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杜天野笑了起来,所有常委都对他的笑感到莫名其妙,一个个都盯住杜天野的面孔,等待着他的解释。
张大官人坚决果断的摇了摇头道:“不行!”
江城市最高领导层也因为何长安的出现而分成了两派,其中一和_图_书派是以左援朝为首的支持派,他们支持的不是张扬,而是何长安。
常凌峰笑道:“你是我领导,我就是骂你也得在背着你的时候。”
胡茵茹道:“新机场建设项目不要将目光局限于江城,你应该放眼平海,放眼全国,甚至可以考虑吸引海外投资,这个世界上不乏有眼光的商人存在,放着这么一块蛋糕,他们不可能视若无睹的。”
张扬又道:“你说我们要是请一日本工头,该不会给有心人落下话柄吧?”
赵洋林本不想说话,可杜天野既然点了他的名,他也只好说说,赵洋林咳嗽了一声道:“我觉着大家说的都有道理,开拓思路吸引投资是对的,可坚持党性原则,照顾政府形象也是对的,我在想怎么才能将两者更好的结合起来,做到两全齐美。”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大官人的心情因为何长安的这个电话顿时豁然开朗,第二天一早他就去了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杜天野。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急,先说说话。”
组织部长徐彪道:“那也不能不顾党性原则,什么都是他说了算,我们政府的颜面何在?”
张扬道:“怎么没关系,你的蜕变就是从她身上开始的。”
何长安叹了口气道:“我出资,却没有话语权,你们觉着对我公平吗?”
何长安焉能听不出张扬话里的嘲讽意味,他却没有生气,哈哈大笑起来,张扬比他想象中更加难以对付,他本以为资金问题严重困扰到张扬,可没想到他在工程指挥权上寸步不让。
左援朝道:“那你们什么意思?放着一大笔投资,放着建设新机场最好的机会不要,咱们眼睁睁看着这个机会溜走?改革同样需要变通!党性原则我们不能忘,可是管理城市本身就是一种经营,我们考虑的是在不违反党性原则的情况下让老百姓获得最大的利益。”
胡茵茹咯咯笑道:“可以这么说,对了,我帮你联系一下周叔,看看他有没有兴趣。”
张扬端着酒杯道:“欢迎何先生到江城来做客!”
何长安笑道:“好,明天上午我到江城,咱们见面详谈。”
马益民道:“小题大做,哪有那么严重!”
这句话说得丝毫没有给马益民面子,说得马益民老脸通红,恨不能冲上去抓住杜天野的衣领理论,可他不敢,杜天野才是江城的第一领导人,抛开职位不言,杜天野的体格也比他健壮多了,方方面面都要胜出自己许多,如果跟人家硬僵硬,那纯属自找难看。
张扬充满欣赏的看着何长安,这个人果然非同凡响,他这次前来的确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打无把握之仗。张扬微笑道:“何先生,现在你已经明白我们的情况了,可我对您的情况却仍然一无所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优势?”
张扬道:“你所说的这些权利都属于我的职权范围,我答应了你的要求,就等于把我权利双手奉送出去,你以为我会同意吗?”
胡茵茹欣喜道:“真的?”
张扬笑道:“亚运那叫盼盼,你是我的办办!”
张扬笑道:“要是这次的谈判成功,新机场建成之后,你的荣誉市民包在我身上。”
李长宇笑道:“我还没见到过这么厉害的商人,他居然敢利用财势来威胁政府。”
左援朝道:“我看是好事,改革开放首先要求我们这些干部要开拓自己的思维,眼光远一点,胆子大一点,前怕狼后怕虎是干不好革命工作的。新机场建在咱们江城的地盘上,不怕他何长安搞花样,就算将管理权交给他,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一样可以起到监督作用嘛!”
胡茵茹道:“机场搞好之后,会成为平海北部最大的机场,而且临近的北原省西部城市,荆山、楚梁的旅客全部都会来这个机场,江城的区域中心优势会变得越发的明显,这不仅仅是提升城市形象的问题,还会让江城的经济得到飞跃和发展。和*图*书
何长安笑道:“你应该清楚,我是一个商人,商人以逐利为先,不过我和其他的商人不同,他们首先考虑到的是经济利益,而我考虑经济利益的同时,也考虑到良好的社会效益。我投资机场,当然不是白白投资,我不是雷锋,我做不出舍己救人不求回报的事情,我也有我的条件。”
常凌峰道:“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抠门了。”
私下里张扬尊他一声何叔叔,可在这种正经场合还是叫何先生。
赵洋林有些同情的看着马益民,马益民今天表现的实在有些太过激进了,赵洋林忽然明白,正是自己在立场上突然采取了中庸之道,才让左援朝、马益民这个团队出现了慌乱,他们少了一个主心骨,赵洋林不免有些得意,事实证明了自己的重要性,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继续玩政治游戏了,女婿孙东强的前途命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在新机场上他所采取的妥协态度,正是他和杜天野之间政治利益的交换。
常凌峰微笑道:“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再说了,原则上的事情退让不得,你有句话说的很对,他投资飞机场就想要机场建设的管理权,他要是投资兴建市政府,难不成要把市委书记让给他?他没搞清楚自己是干什么的?他是一个商人,咱们搞得是政府工程,政府不是请求他援助的,而是政府可以给他挣钱的机会,他之所以表现的这么强势,就是因为他号准了我们的脉,他以为咱们现在无钱可用,所以想争取最大的利益最优惠的条件。”
杜天野又道:“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同志,没有彼此的信任,我们的团队就谈不上真正的凝聚力。”
胡茵茹道:“是不是很缺钱?”
张扬喝了口咖啡道:“这两天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乱成一团,今天姜亮的那番话提醒我了,新机场项目到底有什么吸引力?我都没有想过。”
何长安对张扬的安排表示满意,何长安方面带来了一位助理,张扬这边把常凌峰带上了,因为是谈正经事,饮酒方面知识浅尝辄止。
何长安微笑道:“一言为定,我的记性很好,你千万不要忘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免了,他底子不干净,这件事政治性太强,不能让他跟着掺和。”
张扬道:“何先生,你要搞清咱们的社会体制,按照你的逻辑,你投资兴建新机场,我们就要把新机场工程所有的管理权都交给你,那么我劝你去投资建设市政府,那么整个江城的权利就应该交给你。”
杜天野没说话,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他将目光投向李长宇,是希望李长宇在这种时候说话,提出一些他的意见。可李长宇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低头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常凌峰道:“你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啊,你过去做事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
张扬道:“什么都从了他,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可咱们现在手里的确没有这么多钱可用。”
何长安微笑道:“为什么不信?”
常凌峰笑了起来。
张扬道:“改革就得大胆,没钱想融资就得承担一定的风险性,什么事都瞻前顾后的,那就什么事都办不成,杜书记,我也是没别的办法了,何长安是目前遇到的最好机会,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上哪给你弄十几亿去?”
会场上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何长安笑道:“谢谢张市长盛情,我这次来江城可不仅仅是为了做客,我准备扎根江城,至少要得到一个荣誉市民再走。”
张扬放下电话,乐的孩子一样的抱起胡茵茹原地转了三圈。
“日本人要是一工头,得多少钱啊?”
何长安的这番话充分表明他已经对江城新机场的项目有了足够了解,和轻易不出手,出手就要将这个项目拿下,这就是何长安的做事风格。
左援朝微笑道:“老徐,你是觉着颜面重要还是老百姓实打实获得利益重要?”
常凌峰可不敢跟和*图*书他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岔开话题道:“学校就要开学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得去丰泽,筹备的事情,我只能帮你物色幕僚组建团队,至于资金方面,还得你自己想办法。”
从开会到现在始终没有说话的李长宇终于发言了,他平静道:“大家忽略了一件事,何长安有钱不错,可是他利用手里的这一优势,正在向我们江城施压,他想得到新机场建设管理权,其背后真正的目的是要在新机场建设上获得最大的利益,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我们要是答应了他的条件就是屈服!”
张扬道:“我怎么听出你好像在骂我呢?”
在和何长安分手之后,他们各自上了自己的汽车,张扬对常凌峰今天的表现很是不解,他不禁道:“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叫你来就是让你帮我敲敲边鼓的,可你倒好,整一个闷葫芦。”
张扬听得头大:“得!干脆我把他带来,你亲自跟他谈。”
荣鹏飞道:“有件事我需要提醒各位常委,何长安是个商人,将新机场的建设管理权交给他,谁能保证他会将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这个电话对张扬来说可谓是及时雨,何长安什么经济实力,只要他想加入,根本不用其他人插手,这机场项目就能建起来,张扬心中这个乐啊,可嘴上却道:“何叔叔,你知道的,新机场建设是江城市政府的重点工程,对引进私人资本还是采取保守的态度,这件事我得跟市里面商量。”
胡茵茹笑道:“其实这根本不用你去操心,有眼光的商人,绝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江城的财政也不会永远困难,如果你把江城看成一只股票,那么这支股票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十倍二十倍甚至百倍的升值空间,在现在投资江城,以后的回报必然会是丰厚的,在新机场这个大好机会面前,瞻前顾后的商人才是最愚蠢的。我敢断言,不用太久的时间,有些人就会因为错过这次机会而后悔。”
胡茵茹咬着樱唇,红着脸儿啐道:“又开始耍流氓了是不是?”
杜天野笑道:“哪儿变了?”
张扬道:“我最烦你们当领导的这个样子,没钱的时候,你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压力全都转嫁给我,现在有人愿意出钱了,你有瞻前顾后的,怀疑人家有谜底,这些生意人,投资必然想要回报,你当人家傻啊,没事就把钱往江城扔着玩?”
荣鹏飞道:“我倒觉着李副市长说得不错,何长安在用商业的手法跟我们政府做生意谈条件。”
“那叫成熟!”
张扬抚摸着胡茵茹的秀发,深情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舒服多了,原来我用不着去求别人,敢情我捧着一个聚宝盆,别人不往里投钱是他们的损失!”
张扬道:“何先生,有一点我必须要向你说明,你来江城也不是为了跟我争争论公不公平的,你想投资新机场,就证明你对江城的经济前景十分看好,看好江城就要看好我们江城市委市政府,就要给予我们充分的信任,你的钱投资在江城,绝不会打了水漂。”
“你变得越来越滑头了!”
何长安愕然道:“为什么不行?”
胡茵茹笑道:“你啊!新机场为什么要搞,你肯定知道。”
常委会上,左援朝代表这一团体提出了他的观点,左援朝道;“我觉着何长安愿意出资是一件大好事,人家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修建新机场,给人家管理权和话语权也是应该的,我们做领导的,应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看问题的时候要站得高一些。”
张扬道:“何先生请说!”
胡茵茹笑道:“瞧你开心的样子,怎么?问题解决了?”
张扬从一开始就没有与把何长安当成单纯的商人看待,何长安的手腕和能力他是清楚的,张扬也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何长安认准的事情不会轻易放弃的。张扬不想放弃管理权,可是他还惦记着何长安手里的钱,这两件事还是很有些矛盾的。和*图*书
张扬道:“没法不抠门,咱们可用的资金就这么多,都是求爷爷告奶奶才弄来的,钱到用时方恨少。”
张扬道:“你说的我全都明白,可是我怎么能说动别人,投资机场是一件回报丰厚的大好事呢?这些商人、企业家、银行家,谁的钱都不是白来的,人家拿出钱来就是想见到效益,我怎么说动他们?最好的方法是用利益去打动他们,可我也搞不清他们投资对他们会有什么好处?”
张扬道:“这件事还得请示,我这边问题不大!”
“当然是真的,茵茹,你真是我的吉祥物。”
张扬想来想去,还是安排何长安去吃南湖农家菜,何长安什么场面没见过,你请他吃大酒店,放眼江城,最高的也不过是个四星,那套菜没啥吃头,请他去南湖,弄了艘机动木船,桌椅饭凳都摆在船上,上菜之后,沿湖形式,欣赏一下南湖风光,喝酒品菜,不亦乐乎。
张大官人对何长安的做事手法早有领教,刚才他的那番言论并非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受到危及,而是他从江城市委市政府的方面来考虑,绝不可以牺牲政府的利益。
何长安知道任何合作都会以讨价还价开始,现在他和张扬之间就是,他不会退让,因为目前只有他才能够提供江城市政府想要的那笔资金,他坚信,张扬最终会向自己低头。
张大官人的信仰是什么,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他信仰的是自己,但是对何长安可不能这样说,这番话充分的体现到了张扬的政治素养,他已经可以站在江城利益的角度考虑处理事情,他要维护这个集体的利益,团队的利益。
胡茵茹对这厮的形容词感到说不出的别扭:怎么说话呢?
张扬笑道:“很顺利,社会各界都很支持我们。”这句话分明就是打肿脸充胖子了。
张扬道:“看来我要跟何长安这只老狐狸好好周旋一番了。”
马益民还没从尴尬中恢复过来,杜天野已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散会!”
何长安道:“这就是个相互信任的问题,你们也对我缺乏信任。”
张扬有些郁闷道:“老杜,我感觉你变了。”
张扬道:“我们的信仰是党,你的信仰是钱!”
左援朝暗自叹了一口气。
何长安道:“我很遗憾,其实无论管理权在谁的手中,只要新机场建成,受益的不都是老百姓吗?”
张扬道:“何先生打算无偿援助江城?”
左援朝看了看马益民,又看了看赵洋林,他的心中充满了无奈和不满,赵洋林这只老狐狸已经彻底不能指望了,此消彼长,杜天野最近的风头已经变得越来越劲,这样发展下去,以后的江城再也没有他说话的权力,他决不能任由事情发展下去。
杜天野对何长安还是有所了解的,何长安在京城生意圈里的名气很大,这个人不但有钱而且和中央部委的很多领导关系都很不错,杜天野和他见过几次,都是通过文国权夫妇,不过他跟何长安之间没有深交。
当晚的酒宴散了之后,张扬和胡茵茹一前一后返回南湖木屋别墅,两人进了门之后,胡茵茹挽着张扬在沙发上坐下,柔声道:“累了吧,我去准备热水,好好洗个澡。”
张扬道:“不是钱的问题,是我觉着有些乱。”
杜天野哈哈笑道:“知道滑头在政治上的名称吗?”
杜天野笑眯眯道:“马主席,你做政协工作的,不懂经济!”
杜天野笑道:“你小子脾气见长啊!新机场项目是政府重点工程,事关重大,搞好了,不但促进江城的经济发展,提升城市形象,也能为我们的政治成绩争光添彩,可要是搞砸了,不但是你,就连我也要跟着倒霉。”
张扬道:“是个人都知道。”
张扬朝着常凌峰道:“学坏了,不用问,全都是跟章睿融学得。”
马益良道:“杜书记,我还是觉着这次的机会很难得,错过了就实在太可惜了……”
常凌峰笑道:“有些成是必须要花的,把钱花在刀刃上,和图书方能无往不利。”
何长安哈哈笑道:“张扬,你大概不了解我做生意的习惯,我做任何事之前,必须要经过周密的调查,确信这件事有可行性,我才会去做,冲着咱们的私交,我也不瞒你,江城新机场项目我盯了很久了,我也知道你缺少启动资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的确很有能力,可再有本事也不能凭空将一座新机场建起来,这方面我有经验,就算你聘请国内的建筑公司,也很难保证他们能够高效高质的完成任务,知道为什么吗?我了解了这次投标的有关公司,就拿梁成龙的丰裕集团来说,他有过承建机场的经验吗?就算他能够确保施工质量,在没有专业人员知道的前提下,他能够把飞机跑道修好吗?我在这方面拥有别人没有的优势,我有资金,还会聘请国外的设计管理团队,你们想在97年7月1日之前完工,也只有我才能够做到。”
何长安一身灰色的中式打扮,这个人到哪里给人的感觉都是很平和很随意,看来做生意和修炼武功也没有多大的分别,最高境界都会返璞归真。
常凌峰笑道:“急什么,走一步是一步,咱们大方向不变,招标会照揭不误,何长安说自己有钱,说他可以请来先进的管理团队,钱我们目前的确没有这么多,可有经验有效率的管理团队我们一样可以请来,我有位老同学叫龟田浩二,一直都在从事建筑管理方面的工作,曾经在多个国家参加过机场建设工程,负责工地指挥工作。”
张扬道:“我们市委市政府来建机场是一件惠民工程,何先生能够抱有像我们一样的心理吗?我不信。”
何长安道:“张市长还是把我当成外人,咱俩都面对面坐在这里了,谁也别绕弯子了。我知道你们从江城五家银行贷到了2.5个亿,这笔钱可以应付启动了,但是你们的资金缺口还是很大,真要启动这么大的工程,手里有了2.5个亿就仓促开工,明显是对工程缺乏责任心,因为谁都无法预计到明天会发生什么,如果中途资金链一旦出现问题,工程就会面临停工。”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得商量,你愿意投资我们双手欢迎,可是你要管理权,我不会同意,江城市委市政府方面也不会同意,新机场建设是江城重点工程,代表着江城市的政府形象,何先生,您想把政府的权利给夺了,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
张扬道:“我听说日本人工贵,你让他过来,薪酬恐怕不菲吧?”
何长安道:“资金上的问题我来操作,但是我要在机场建设上拥有一定的权利,涉及到用钱的地方不用你们过问,但是在材料的使用,建筑机械的购入,在人员调配各个方面我都要有相应的权利。我要参加招标评审组,换句话来说,我要加入机场建设的管理层,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我是出资方,我理当拥有这样的权利。”
张扬喜形于色的点了点头道:“何长安要拿下新机场的项目,资金技术他全部提供,明天上午来江城我面谈。”
马益民道:“商人之中也有爱国商人,据我所知何长安是个慈善家,就算他打算从这一项目中获得利益,可我们现在缺少资金,单靠政府财政,根本负担不起这么大的项目,机场建设指挥部也筹备了一段时间,可除了几家银行的贷款以外,我没看到太多的进展,资金方面还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缺口。何长安愿意出钱,我们可以本着互利互惠的原则跟他合作,其实我们的眼光不要只看眼前,新机场项目代表江城市的形象不假,可是如果建不起来,永远只能是空中楼阁,望而兴叹。杜书记多次强调要将新机场项日作为向香港回归致敬的贺礼,可工程到现在还没有启动,资金迟迟不能到位,那些想法只能是空谈,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没理由错过。”
张扬道:“守着梧桐树不愁引不来金凤凰!”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